處女教師

處女教師(6)

雅美露出驚慌的神色看涉澤,然後認命似的向門口走去。

『去道場做什麼呢?今天應該有低年級的學生在做練習的……』

強烈的不安感,使雅美心跳得連呼吸都困難,可是無法抵抗。

為了避免讓操場上的學生看到,涉澤從後門把雅美帶入道場。

聞到汗臭味,雅美皺眉頭走進去時,看到一年級學生跪坐一排,佐伯等三年級的學生手持竹刀站在四週。

『老師,正等著妳來。』

聽到佐伯這樣說時,涉澤推雅美的後背,向那裡走過去。

跪坐的一年級學生,全部都露出十分緊張的表情。除佐伯和涉澤以外的三年級學生也從雙眼露出淫邪的神色。

『難道……全體要對我……』可怕的預感使全身的血液逆流。

『那是不可能的……不會有那種事……』雅美急忙打消那種想法,露出驚嚇的表情。

『佐伯同學……到底有什麼事……』

佐伯看著一年級的學生們說:『老師,這些一年級的小子們都認為練習太辛苦,想退出空手道,可是那樣我會有困難,所以想要他們知道留在這裡,能享受到特別好的事情。』

『什麼……什麼事情……』雅美的聲音充滿不安感。

『我要讓他們知道不退出去就能看到老師的脫衣舞,還能和老師打砲。』

『……』

雖然有預感,但從佐伯的嘴裡明確的說出來,雅美的大腦好像受到猛烈的衝擊,說不出話來。

一年級的學生們也露出驚愕的表情看雅美。

『不要!不要!』

(不管怎麼說,太殘忍了。在眾人面前赤裸身體,還被輪姦……)

可是佐伯向涉澤和尾也使眼色時,兩個人跑過來,從左右抓住雅美的手臂。

『這是幹什麼!快放開我!』雅美大叫。

可是兩個男生的手孔武有力,手臂被扭動。關節如脫臼似的疼痛。

(他們是認真的,真的想要一年級的學生姦淫我……)雅美嚇得大叫:『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們……不要!』

看到雅美的態度,涉澤用急燥的聲音說:『學長,揍她幾下吧!』

『不用。還不如……』

佐伯阻止涉澤,然後走過去,把一名一年級生拉出來。

『老師這樣不肯答應,我就沒有辦法。用這個一年級的小子來代替老師受罪吧。』

『你說什麼?!』

『老師一定不忍心看到學生為妳受罪吧。』說完,一拳打在一年級生的肚子上。

『噢!』一年級生發出慘叫聲,倒在榻榻米上。

『佐伯……不要這樣……』

『盯田,我知道你在鼓吹大家退出空手道部!』佐伯又踢盯田的肚子。

『沒有……我沒有……』

佐伯用腳踩盯田的臉,繼續用腳踢,道場內充斥著慘叫聲。一年級生看見如此悲慘的私刑,臉色都蒼白了。

雅美的臉色也早已失去血色,忘我的大叫:『不要啦!會死的!真的想殺死他嗎?』

雅美一面叫,一面顫抖。慘不忍睹的情景,使雅美幾乎要昏倒,可是佐伯沒有立刻停止毆打。

『不要啦……求求你……』雅美不停的喊叫。

佐伯仍舊毫不留情的繼續打盯田。

雅美賞在看不下去了。一股火衝上心頭,不顧一切的說:『好了,我答應。不要打了……』

佐伯聽到後,露出得意的笑容:『嘿嘿嘿,這就對了。吉永老師真是模範老師。』

佐伯說完,把滿臉都是血的盯田拖到道場的角落。

『他的傷要……』雅美不放心的說。

『不要緊,這種程度每天都有,讓他在那裡躺一會兒就沒事了。老師,可要遵守諾言。』

雅美聽後,淒然欲泣。

『啊……我怎麼說出那種話來……』雖然感到後悔,但實在不忍看到盯田繼續挨打。

『好吧……我答應了……』雅美的臉充滿悲壯感,雙眼瞪得大大的,雙眉仰起。

雅美的這種表情反而使佐伯感到興奮。

(又不是為了愛人,只不過是一個學生,老師為了救他,寧可犧牲自已。)這種念頭使佐伯更激動。

『好吧,吉永老師,現在就脫衣服吧!』

佐伯發出命令,涉澤和尾也放開雅美的手臂。

『好吧……』一切都認命的雅美,伸手到自已的衣服上。

全體學生都摒息凝視雅美,不只跪坐的一年級學生,就連佐伯等人也一樣。

『可以對老師做這種事嗎?』

一年級的學生都低下頭,但還是偷看雅美。

『佐伯主將太過份,老師真可憐。』

一方面如是想,一方面又想看到老師的裸體。

上課時從衣服上想像豐滿的肉體,一面手淫,一面幻想雅美老師的學生,現在看到雅美老師要脫衣服了。對一年級學生們而言,沒有比這更興奮的事。

而且,因為實在看不過去而要求停止的話,一定會遭到和盯田一樣的命運,被揍一頓倒在那裡。所以他們一方面產生罪惡意識,一方面又充滿期待的看著雅美。尤其雅美老師已經被佐伯姦淫,任由他擺佈的事實,使他們更激動。

佐伯看到一年級學生們的表情,就露出得意的笑容在涉澤的耳邊輕聲的說:『嘿嘿,一年級的小子們現在是這種表情,等一下眼色都會變了。』

『學長,你怎麼知道盯田是他們的中心人物呢?』

『我也不知道。因為他離我最近,拉出來打一頓而已。』

『原來如此。』

說完,兩個人相視而笑。

雅美在空手道部的學生們注視下,終於把上衣褪下。羞恥和屈辱,使雅美的全身顫抖,心臟跳動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雅美慢慢拉下裙子拉鏈,讓裙子落在腳下,然後慢慢的解開襯衫的鈕扣。羞恥心更激烈,火熱的血液集中在臉上。

一年級的學生見狀,不由得吞下口水。

『那是多麼悲哀的表情,但又是那樣的性感……』

看到雅美充滿悲淒和憂傷的表情,一年級的學生們覺得自已的心都痛了。但不知為何,另外還有讓她更悲哀,更受到佐伯欺凌的願望,此一願望也使他們的罪惡意識更強烈。

雅美脫下雪白的襯衫,滑落於地,雅美的身上只剩下內衣。

所有男生的眼睛都冒出光澤。只剩下乳罩和三角褲的肉體豐滿而均稱,讓看到的人不由得嘆息。

蕾絲刺繡的高級乳罩,似乎還不能完全掩蓋豐乳,露出一條很深的乳溝。同樣有刺繡的雪白三角褲緊緊的包圍有重量感,形狀美好的屁股。在沒有一點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愛的肚擠,如縮緊的小嘴。雙腿修長,大腿豐滿。從光滑的肌膚散發出女人甜美的體臭。

全體的視線都集中在雅美的身上。

『啊……這種樣子竟然暴露在學生的面前……』強烈的羞恥感使雅美幾乎要昏倒。

在屋頂上被迫對著佐伯和涉澤脫光衣服時,也快要羞死了,但現在更甚於那時。

每一個人的視線如針般刺在雅美的身上,雅美覺得眼前彷彿有一層霧。可是還必須繼續脫。在大家的注視下脫到一絲不掛。雅美覺得心臟緊縮,從全身的汗毛孔噴出汗汁。

『老師,快脫光吧。』這是佐伯的命令。

『是……』雅美小聲的回答。雙手伸到背後解開乳罩的掛鉤,乳罩鬆開時,立刻有豐乳躍出來。

『啊……終於……』雅美的臉羞紅到耳根。

『老師,脫三角褲吧!』

受到佐伯的催促,雅美戰戰兢兢的把三角褲拉下去。學生們火熱的視線集中在下腹部和胯下。雪白的三角褲離開豐滿的屁股,立刻出現上翹的渾圓臀丘和很深的股溝。

『啊……』

終於從腳下取下三角褲,看到的人幾乎都下口水。

『啊……被看到了……被看到了……』雅美覺得全身的血液凝固。

一手拿著變成小圓球的三角褲,雅美希望自已就這樣昏過去。

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黑色的草叢,呈倒三角形,那種樣子讓人聯想到春天的嫩草。

『嘿!你們要看清楚老師的裸體。』

其實不用佐伯這樣說,所有的學生早就盯住老師的裸體。

對他們來說,這是難以相信的情景。因為高高在上的美麗老師,現在卻一絲不掛的站在前面。

『老師,在這裡仰臥吧!』

雅美聽到佐伯的命令,不由得向佐伯看,但認命似的坐在地上,然後慢慢的躺下去。

佐伯向涉澤和尾也擺一下手。

『老師,對不起囉。』涉澤抱起右腿,尾也抱起左腿。

『啊……』雅美發出嘆息聲。

兩個人把雅美的雙腿舉起、分開,露出花瓣。

『你們過來,圍在這裡。』

跪坐在榻榻米的一年級生聽到佐伯的命令,都圍繞到雅美的身邊。把臉靠近下腹部和性器,幾乎連呼吸都會噴上去。

先前還覺得老師很可憐,佐伯學長太過份的學生們,其眼神都完全變了。在他們的面前有雅美的花瓣,那是他們第一次看到的神秘景色。

『現在是性教育時間。老師,首先請妳教女人身體的名稱吧。』

佐伯說完,伸手抓住仰臥後形狀仍未改變的乳房。

『唔……』粗魯的動作使雅美發出痛苦的哼聲。

『老師,這是乳房嗎?』

『是……』雅美在苦悶中回答。

『這是什麼呢?』佐伯用手指用力捏住乳頭。

『痛……不要……』雅美露出痛苦的表情。

可是佐伯更用力扭轉乳頭:『這是什麼東西呢?』

『唔……是……乳頭……』雅美用淒然欲泣的聲音回答。

『那麼,這是什麼呢?』佐伯的手指離開乳頭,在花瓣四週滑動。

『啊……』羞恥感使雅美的身體顫抖,乳房搖動,大腿根開始痙攣。

『叫什麼名字嘛?』

佐伯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花瓣四週摩擦,但雅美無法回答。

(在這麼多的學生面前,還要我說出那麼難聽的話……)雅美的臉色通紅,以抗議的眼神看著佐伯。

這時,一年級學生的視線都盯在雅美的花瓣上,興奮的等待老師說出淫猥的話。

『妳不說,我會讓妳說出來的。』佐伯夾起一片花瓣,用力扭轉。

『啊……』肉片產生劇痛,雅美不由得發出慘叫聲。

『老師,我會這樣弄到妳說出來為止。』佐伯捏陰唇的手指更用力。

雅美每一次都發出慘叫聲,忍不住挺起身體。

『不要……啊……不要啦……』從雅美痛苦的臉上冒出汗珠。

『不想要我這樣弄,老師就說出這裡的名稱吧!』佐伯好像很欣賞雅美痛苦的表情,毫不留情的用力扭轉陰唇。

『我說……我說……所以不要這樣弄了……』

『好,妳說吧。』

佐伯放開陰唇,被捏的部份充血而紅腫。

一年級的學生們瞪大眼睛看。

『那裡……是……陰戶……』

雅美說出的剎那,就和屋頂說的那一次一樣,頭部受到鐵棒重擊,眼前一片空白。

聽到雅美說出的話,一年級的學生們也受到很大的衝擊。

『那樣清純美麗的老師竟然說出這種話……』

『聲音太小,聽不清楚。說大聲一點!』涉澤大吼。

雅美只好深深吸一口氣。慢慢的說:『那是……陰戶……』

『是誰的陰戶?』

『老師的陰戶……』

『再說一遍!』

『是……老師的陰戶!』雅美的聲音緊張,但仍然很性感。

『很好,那麼,這是什麼?』

這一次佐伯的手指壓在雅美的肛門上,在菊花紋的四週撫摸。

『那……那裡是屁股洞……』雅美的臉更紅,用從喉嚨擠出來的聲音說。

『是肛門吧?老師排出大便的肛門吧。』佐伯笑著說,同時看雅美的臉。

『好吧……我說了就行了吧……』雅美以憎恨的眼光看著佐伯,說:『是肛門……老師排出大便的肛門……』

一年級的學生們一陣騷動,但沒有人敢說話。

雅美覺得自已變成最低級的動物,不由得掉下眼淚。

不知何時,倒在地上的盯田也若無其事的和其他學生們站在一起。

『現在要正式開始。想離開的人現在可以走了。』

佐伯看著一年級學生說,但沒有一個人動。

『有人想離開,我是不會阻止的。』佐伯又說一次。

一年級學生只是低下頭,沒有一個人動。

『你們全都沒有一個人退出嗎?』

『究竟怎麼樣?不退出也要回答。』

涉澤和尾也大吼時,一年級的學生都口口聲聲的說:『是!』

『不退出。』

『我也不退出!』

每一個人的臉都很緊張,是罪惡感和慾望相混合的表情。

佐伯說:『很好,我讓你們和老師打一砲。』

雅美看到一年級的學生都露出淫糜的表情,不由得感到恐懼。看到先前雅美想幫助的盯田也露出興奮的表情,雅美全身起雞皮疙瘩。

『首先,我給你們示範一下。你們把老師弄成狗趴姿勢。』

『是!』涉澤和尾也放下雅美的腿,想翻轉雅美的身體。

但雅美拼命反抗:『不要……不要……饒了我吧……』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