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教師

處女教師(5)

『啊……』雅美的叫聲在浴室裡產生回音。

雅美覺得自已的自尊心也一起排泄出去了,同時有另一個自已在萌芽。

錄影機把雅美的所有姿態都記錄下來。

佐伯用熱水仔細的沖洗雅美身體:『幸好這個公寓的排管很粗大。』說著,用水沖洗磁磚地。

抽風機很快的使臭味消除,浴室又恢復原狀。

『今天把屁股裡的東西都弄乾淨了,就插入屁眼裡吧!』

聽到佐伯如是說,雅美的身體如觸電般顫抖。

『不……不要……在屁股……』雅美的表情很痛苦,說話時嘴唇也顫抖。豐乳不停的搖動,大腿罹患熱病似的打哆嗦。

『不要吵!我會把妳的臉揍得變形。』在浴室裡響起佐伯的怒吼聲。

『……』

雅美的眼睛露出恐懼的色澤,茫然的看著佐伯,然後又露出認命的表情,以沙啞的聲音回答說:『知道了……我依你的話做就是了……不要打我。』

佐伯發覺雅美的臉上有一種特殊的表情。

『奇怪?和剛進來時的氣氛不同……』

佐伯想到這兒就不再深思,讓雅美採取狗趴姿勢,開始用手指揉搓。雅美只是偶爾發出喘息聲,任由佐伯揉搓。

浣腸後稍變軟的肛門,經佐伯的揉搓後變得更軟。不久,菊花紋開始充血,像膠皮一樣軟化了。

『好,這樣就差不多了。』佐伯雙手抓住雅美的屁股。

『啊……』雅美發出哼聲,恐懼中多少帶一點甜美的感覺。

『奇怪……』

佐伯覺得雅美的情形有點不同,但就這樣把龜頭對正雅美的肛門。

『噗吱……』肉棒頂撞菊花紋。

『啊……』強烈的疼痛,使雅美不由得慘叫,上半身向上仰起,乳房亦隨之擺動。

雖然經過佐伯按摩肛門,但插入粗大的肉棒還是太緊了。肛門的洞口擴大,括約肌仍拒絕肉棒入侵。佐伯在腰上用力向前挺。

『噢……唔……』從雅美的嘴裡冒出痛苦的呼聲。

肛門的抵抗激烈,佐伯的龜頭還是慢慢的插進去。

『嘿呀!』佐伯大叫一聲,用力猛挺,整個龜頭進入肛門內。

『噢……』雅美痛苦的喊叫。

龜頭進入後,即使括約肌收縮,也無法把龜頭推回去。佐伯的肉棒繼續向裡面推進。雅美咬緊牙根,汗濕的臉皺起眉頭。

肉棒終於進入到根部。

『終於全進去了。』佐伯以滿足的口吻說:『在清純美麗女教師最羞恥和污垢的地方,終於讓我插進去了……』

這種興奮感,和剛插入陰戶裡的感覺又完全不同。

『唔唔……唔唔……』雅美發出呻吟聲,肛門和直腸都快要脹破,真是可怕的感覺。

相反的,對佐伯而言是非常美妙的縮緊感。

『唔……尿急了……』

佐伯非常衝動。肉棒根部被括約肌夾緊,其深處則寬鬆多了。但這並不是空洞,直腸黏膜適度的包緊肉棒。

直腸黏腹的表面比較堅硬,和陰道黏膜的柔軟感不同。抽插肉棒時,產生從眼睛冒出金星般的快感。

『唔……和陰戶的味道不同。』佐伯開始緩緩的抽插。

『啊……啊……』雅美痛苦的哼著,身體前傾,乳房碰到磁磚地而變形。

佐伯的抽插運動逐漸變激烈。

『噗吱……噗吱……』開始出現肉棒和直腸黏膜摩擦的聲音。

強烈的疼痛,使雅美的臉扭曲。在這樣的疼痛中,雅美竟然有快感的反應,直腸內的振動透過薄薄一層膜傳到子宮。

肉棒結結實實的在直腸裡出沒,龜頭發出『噗吱嘆吱』的聲音,進入到直腸內。直腸如火燒般的疼痛。可怕的是,在疼痛中竟然有無法形容的快感。

『唔唔……啊啊啊……』雅美的呼吸斷斷續續,有大顆粒的汗珠從身上流下來。

於此之際,操作錄影機的涉澤大聲說:『快看!老師有快感了!』

『真的嗎?』佐伯把雅美的頭扭轉過來。

『嗯……』佐伯也感到驚訝。

雅美的臉真的恍惚而出現光澤。

『想不到不只是陰戶,連肛門也產生快感。』

雅美聽後嚇了一跳,但她恍惚的樣子未改變。

(不錯,我是有快感……屁股洞裡有快感!)雅美自虐似的在心裡大叫。

讓佐伯知道這樣還有性感,真令雅美羞愧,同時也產生豁出去的念頭。

『好啊!把老師的表情仔細的錄下來。』佐伯一面說,一面加快動作。這是受到雅美在痛苦中仍露出陶醉表情的刺激。

『啊……唔……』雅美不斷的呻吟。

好像粗大的燒紅的鐵棒插入肛門裡,非常痛,另一方面又出現失神的快感,彷彿有火在燒肛門。

『啊……』雅美發出昏迷的叫聲。

『咯吱』一聲,肛門終於破裂。

『啊……』雅美確實感到那裡噴出熱血,發出慘叫聲,但是快感依舊。

佐伯的肉棒沾上鮮血,但還是繼續做活塞運動。不久,開始猛烈衝刺。

『唔……』

佐伯的臉上充滿快感,爆炸後把液噴射在雅美的直腸裡。

『噢……』

精液如子彈般的撞擊在腸壁的剎那,雅美也達到快感的絕頂,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大腦裡爆炸,就這樣失去意識。

佐伯從雅美的肛門拔出肉棒,立刻冒出精液和鮮血混合的液體。

『涉澤,老師醒來之後就輪到你了。』佐伯很滿足的說。

※※ 墮落的美麗女教師 ※

第一次站在講台上的雅美,和現在的她確實不相同,所有的學生都有這樣的感覺。最初是積極的上課,如今,好像洩了氣似的慢慢進行。而且,好像怕什麼似的露出受驚的表情。

學生都感到納悶。

有人說老師有苦惱。

再者,雅美的變化不僅如此,最近從身上散發出奇妙的性感。從稍帶憂鬱的表情,或偶爾流露出驚嚇的眼神,以及走路等無意中的動作,都明顯的露出過去所沒有的性感。

對男生們而言,雅美的變化讓他們興奮。

雅美並不知道學生們對她的看法,一直過著苦悶的日子。

『啊……我究竟怎麼了……』

這也是雅美有生以來第一次嚐到的苦悶,好像一顆心四分五裂了。身體受到沾污,自尊心受到破壞,這樣的憤怒和悲哀變成對佐伯的極度憎恨,恨到想殺死佐伯的程度。

可是雅美的身體已經忘不了那種快感,心裡的深處確實仍希望受到佐伯的姦淫。雅美自已都不敢相信在佐伯的公寓,肛門受到姦淫時,說是被強迫,倒不如說自已主動的挺出屁股,然後受到姦淫時,竟然產生麻痺般的快感。

那種快感的餘韻,如麻菜般依舊留在雅美的體內,想再嚐一次那種快感的願望逐漸強烈,雅美對自已這種狀態感到恐懼。

對這樣的自已,比對佐伯更不可原諒。就好像在自已的身體裡,還有另一個自已,那是污穢淫亂的自已……

(這樣下去,我可能真的變成淫亂的女人了……)這樣的恐懼感使雅美的心變成黑暗。

(要想辦法……)心裡充滿這樣的焦燥感。

(如果向警察控訴,那個錄影帶被公開的話……)想到那種情形,雅美的身體開始顫抖,覺得只有自殺一途了。

在無法解決的絕望感中痛苦掙扎……這就是雅美的現狀。

在這種情形下的某日,雅美一個人留在教室。

雖然是星期日,為參加社團活動,有很多學生來學校。教師要輪番回學校,今天是雅美第一次輪到值班。其他還有幾位社團顧問的老師來學校,分別到各社團指導活動。

在空曠的教職員室裡,雅美一個人苦腦的坐在辦公桌前。

從操場傳來踢足球、打棒球的聲音,以及集體跑步的聲音,可以說充斥著高中學生的氣息。

當然在空手道的道場,也以佐伯和涉澤為中心進行練習。

空手道的道場位於現代化的校舍和體育館之間,是很少見得到陽光的地方。建築物古老,有陰森森的感覺,除參加空手道的學生之外,很少到這裡來。

道場有二十個榻榻米左右的寬度。有穿空手道服的隊員從早晨練習到現在,全身汗流浹背。主將佐伯坐在正面,視察練習的情形,由副將涉澤指導低學年的學生練習。

他們兩人在練習時都很有精神,表現出練武者的果敢態度。不知實情的人根本無法想像佐伯是不良份子的頭目,而涉澤是他的左右手。

可是佐伯的作風不是一般想像的單純。

隊員們包括剛加入空手道的十名一年級學生,高年級是包括涉澤在內的四個人。四個人各拿竹刀,毫不留情的毆打幾乎要累昏的一年級學生。

『你這種樣子還能打倒敵人嗎!』

『你是不是男人,要拿出精神!』

四個人一面罵,一面打一年級的學生。

被打的學生鐘,有人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有的落淚,但仍拼命的練習揮拳或踢腿。這種情形說是練習,不如說是折磨。

就這樣練習當中,一個三年級叫尾也的學生來到佐伯的身邊。

尾也是佐伯的手下之一。

『佐伯學長,我聽說這些一年級都因為練習太嚴格,商量一起退出。』

『哦。』佐伯沒有感到驚訝。

『佐伯學長,請不要當耳邊風。他們退出去就不能參加比賽,空手道部也就不能存在了。』

『嘿嘿嘿,不用擔心,不會退出去的。』

『為什麼?』

『這件事我早就發覺了,所以今天已經計劃好讓一年級的小伙子們會感到意外的事。』佐柏瞇著眼睛,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對涉澤說:『涉澤,差不多該帶來了。』

『是,知道了。』涉澤做出不懷好意的表情走出道場。

『主將,究竟要做什麼呢?』

『嘿嘿嘿,尾也連你也會感到驚訝的。』

『老師,佐伯學長叫妳去道場。』

看到涉澤突然來到教職員室以命令的口吻說,雅美緊張的站起來。不安和驚慌使雅美的腿顫抖。

『有……有什麼事?』雅美用沙啞的聲音問。

涉澤以兇惡的態度回答說:『不用問,來了就知道。』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