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教師

處女教師(4)

『噢!』

佐伯發出野獸般的哼聲,下半身一陣陶醉感的同時,開始第二次爆炸。雖說是第二次,但不次於第一次,大量精液噴射在子宮口。

『啊……啊……』雅美不停的發出哼聲。

我被玷污了,身體裡注滿他的毒液,這一輩子都是污穢的身體了……

想到這兒,痛苦萬分,同時感到體內有什麼東西開始崩潰。

佐伯仍繼續抽插肉棒,似乎要把最後一滴精液也注入在其內。

『涉澤!我幹到了。我插入老師的處女陰戶裡了!』

『好極了!』

涉澤看著興奮的佐伯,不約而同的大笑。

雅美覺得他們的說話聲和笑聲好像來自遙遠的地方。

『啊……唔……』雅美不停的落淚。

『老師的陰戶太好了……』佐伯說完,從雅美的肉洞拔出肉棒時,從裡面帶出血絲。

『老師的處女是我得到的。』佐伯露出滿足的表情,用衛生紙擦拭沾在肉棒上的血跡和精液。

『亂亂……』雅美對自己失去處女,而且是在這種情形下,不由得流下悔恨的淚水。

下半身的疼痛固然難以忍耐,但心裡更痛。

(我是毫無辦法保護自己,只能哭……)

覺得自己喪失自尊心,明天起就不能抬頭挺胸的活下去。

(今後會怎麼樣……)雅美十分不安。另一方面,也終於結束,獲得解脫的感覺。雅美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不想看到他們兩人的臉孔。要快逃到離開他們很遠的地方,治癒身心受殘害的傷口。

雅美的這種希望還是落空了。

涉擇露出再也不能忍耐的表情說:『老師,該輪到我了……』

『……』雅美的表情又緊張了。

原以為終於解脫了,現在卻又輪到涉澤了。

『饒了我吧……我已經……』

『開什麼玩笑!我都快要射出來了。』涉澤立刻拉下褲子和內褲,雙手抱住雅美的屁股。

『不要……』

雅美發出慘叫聲,可是涉澤已把肉棒對正還在流出佐伯精液的肉洞口。

『我來了!』涉澤大叫一聲,肉棒刺入肉洞裡。

『噢……』雅美的肉洞又塞滿肉棒。

『涉澤,讓你久等了。你就盡情的幹吧。』

『嗯……噢……實在太好……』

涉澤很快的發出快感的哼聲,猛烈抽插肉棒。

『啊……啊……』

雅美心想不知何時才能結束這一種痛苦、地獄般的煎熬,只有繼續忍耐接受凌辱。

過了很長的時間。

在涉澤結束後,兩個人還是不停的凌辱雅美。

當雅美已經無力支撐身體時,把雅美推倒在地上,輪番姦淫,不知總共爆發了多少次。

不知雅美是不是昏過去,早已經全身無力的閉上眼睛。

數次後,佐伯把精液噴射在雅美的臉上。讓精液落在秀麗的臉上,使得雅美的那模樣既淒美又刺激。

『涉澤,實在太棒了。』

『嗯,好得受不了……』

兩個人就這樣不停的把精液射入雅美的肉洞裡,直到筋疲力盡為止。

※※※ 性感的淫蕩粘膜 ※※※

第二天站在講台時,任何人都看得出雅美充滿苦惱的樣子。光滑的臉頰凹陷下去,眼睛紅腫,顯然是哭過。

『老師怎麼回事……』

『好奇怪……』

每一個班級的學生都這樣悄悄的說。

雅美受到佐伯和涉澤的強暴失去處女。昨夜沒有睡覺,一直哭到天亮。什麼也吃不下去,身心都受到嚴重創傷。能在這種狀態下來學校上課,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而且,對佐伯和涉澤恨不得殺死他們。

當然不能控告這兩個人。

昨天在一切都過去後,佐伯進入有奇異玻璃的小房子,從裡面拿出有三腳架的攝影機。

『老師,剛才的情形從裡面的房間完全錄下來了。老師的乳房和陰戶,還有我們的肉棒插在裡面的樣子,全都拍下來了。』

雅美聽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原來他們是有計劃的……不但強姦老師……還把整個過程都錄下來……)

佐伯看著雅美的痛苦表情繼續說:

『老師,不想被別人看到這支錄影帶,以後可要聽從我的話。如果不答應,我會把它賣給A片公司,題目是《女教師吉永雅美》……』

雅美覺得全身的血液流盡。

(我要變成佐伯的性奴隸嗎?不要……絕對不要!)雅美感到憤怒、屈辱,同時也產生絕望。

佐伯看著雅美的表情說:『老師,妳已經是我的了,明天下課後也到這個房間來!』

『……』

佐伯和涉澤離開後,雅美就那樣露出乳房和屁股撲倒在地上。

從此以後,雅美常常被佐伯帶到學生指導室。

『妳敢反抗,我就要讓人家看到那個錄影帶。』

受到此一恐嚇,雅美束手無策。

每天下課後,佐伯和涉澤都把雅美帶到學生指導室繼續姦淫。

嚮往教師的工作後,現在終於達成心願。然而,到校的第二天就被兩個邪惡的學生強暴,還變成他們的性奴隸,雅美不由得詛咒自己的命運。

想盡辦法,結果還是束手無策。就算向警方提出控訴,在逮捕佐伯之前,那個錄影帶可能已經散發出去了。因此,不能控告這兩個人,但也無法繼續忍受這樣的凌辱,雅美覺得自己掉入地獄裡掙扎。

可是受到幾次姦淫,肉洞裡的疼痛逐漸減少後,雅美的身體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那是雅美無法想像的變化。

這一天的中午,雅美走在通往屋頂的樓梯上。

上午在走廊遇到佐伯時,他說:『老師,偶爾也要換一個地點。午休時我在屋頂等妳,妳一要來。』

(啊……今天又要……)

從那一天已經過兩星期了。雅美的表情更憂悒,憔悴不堪。

雅美克制自己想立刻回頭的心情,慢慢的走上樓梯。

(真的不想去,可是不去,那個錄影帶會被公開……)

學生是不准到屋頂的,很厚的鐵門是鎖上的。佐伯有鑰匙,能自由的進出屋頂。

到三樓就看不到學生了。雅美來到屋頂的門前時,心怦怦跳動,呼吸都感到困難。

立刻有強烈的陽光照射雅美的眼睛。

『老師,我們在這裡等妳。』

佐伯和涉澤在稍離開鐵門的地方,蹲在地上吸煙。

看到他們,雅美幾乎不能呼吸,心跳更激烈。

『老師,把門關上,到這裡來吧。』

兩個人都露出期待的表情,眼裡顯現出邪惡的光澤。

雅美關上門,臉色蒼白的向兩個人走過去。

『求求你們,饒了老師吧……』過去不知說過多少次這樣的話了,明知不可能,還是忍不住說出來:『過去的事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所以把錄影帶還給我,放了我吧……』

可是雅美越可憐的哀求,佐伯對雅美的欲望也就越強烈。

(還要折磨她……讓她更痛苦……)

佐伯和涉澤過去強姦過好幾名女學生,可是雅美的反應和那些高中女生不一樣,同樣是落淚,也和高中女生哭叫的情形不同。

『嘿嘿嘿,我才不會放過妳。妳已經是我的奴隸了……』佐伯用腳踩熄了煙蒂,露出恐嚇的眼神說:『老師,把身上的衣服全脫光。』

『在學生指導室裡,始終要注意外面,不能充分享受。在這裡就不成問題,可以愎慢享受老師的脫衣舞了。』

雅美的表情僵硬,眼睛瞪大,從紅唇間露出急促的呼吸聲。

(要我在這裡赤裸的……)雅美的臉由蒼白變成通紅。

『沒聽到嗎?他要妳脫光衣服!』涉澤大聲喊叫。

『不用擔心,這裡是不准進入,所以不會有人來。』佐伯用安慰的口吻說。

雅美怨尤的看著佐伯和涉澤,知道自己是無法反抗他們。

(可是……)雅美還是無法立刻脫衣服。

(這裡雖然是禁止出入,但在這下面有很多教室,有上千的學生,還有老師們……如果老師有什麼事上來了……學生上來了……)想到這兒,全身僵硬,手腳也不能動了。

『叫妳脫!沒有聽到嗎?』涉澤大吼,伸手揪她的頭髮,用力拉過去。

『痛啊!』

被抓住的頭髮好像被連根拔起,雅美發出慘叫聲,同時看到涉澤舉起手。

『不要打!我脫……我脫……』從雅美的喉嚨擠出這樣的聲音。

『好,快脫吧!』涉澤鬆開頭髮。

雅美看一下佐伯和涉澤,然後認命似的開始解開衣服。在屈辱和羞恥感中,雅美的身上只剩下白色的乳罩和三角褲。

佐伯看到美麗的胴體,吞下口水說:『還有乳罩和三角褲!』

雅美終於在屋頂上變成一絲不掛的裸女。

『老師,就在這裡仰臥。』佐伯脫下學生制服,鋪在混凝土的地面上。

『……』雅美只好躺在學生制服上。

現在只好任由他們擺佈了,從全身赤裸起,雅美就決定拋棄一切了。雙腿夾緊,閉上眼睛,從雅美的胴體散發出淒美感。

『我們開始。』

『好。』

兩個人同時撲到雅美的身上。

佐伯分開雅美的大腿,抱起後把臉貼在大腿根。涉澤抬起雅美的頭,用力吸吮雅美的紅唇。

『唔……』雅美發出呼聲,手腳痙攣。可是兩個人仍不顧一切的在雅美的身上舔,豐滿的大腿很快的沾滿唾液。

涉澤一面吸吮柔軟的嘴唇,一面把舌尖伸入雅美的嘴裡。涉澤的舌尖在珍珠般的牙齒上滑動,還和雅美的柔軟舌頭互纏。那種感覺使雅美下意識的閉上嘴,但涉澤的舌頭強行伸入嘴裡,使得她閉不上嘴,而且溫熱的口水流進,雅美感到嘔心。

這時,佐伯伸手到雙腿的膝窩,抬起雙腿,讓雙腿彎曲,幾乎碰到乳房。佐伯的嘴壓下來。

(啊……)在花蕊受到舔的觸感,使雅美不由得發出哼聲。

佐伯把陰唇向左右分開,舌頭壓在裡面的粘膜上,啾啾的吸吮。

兩個人還各握一個乳房揉搓。

(啊……)

(這種樣被人看到的話,我就活不下去了。)

雅美只聽到『啾啾、啾啾、吱嚕、吱嚕……』的舌頭和粘膜摩擦聲音。

兩個人就這樣用很多時間不停的舔雅美,他們想用這個方法引起雅美的官能感覺。

(要讓雅美從嘴裡發出歡喜的呻吟聲!)這是佐伯的心願。

(清純美麗的女老師受到學生的姦淫,發出淫浪聲……)那是只要想一想就感到刺激的情景……

佐伯就是想看雅美的那種姿態,想聽到她的淫浪聲,只是想,肉棒就幾乎要爆炸。

兩個人還繼續舔。

臉和陰部被這樣舔,雅美因厭惡感,全身僵硬。於此之際,突然感到那樣的舔有點舒服了。

(什麼?這是為什麼……)雅美對自己這樣的齷齪感覺不知所措。

當涉澤的嘴離開雅美的嘴,將舌尖插入耳孔裡時,雅美體內產生出快感的電流。

『啊!』雅美發出驚叫聲。

(這是什麼感覺……)雅美在這瞬間,還不敢相信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舌尖在耳孔裡蠕動達到就產生快感。

『噢……』

涉澤的舌尖如泥鰍般在耳朵裡蠕動,就這樣在耳孔裡產生令人陶醉的快感。

『啊……不要……』雅美掙扎。

(我的身體有快感了嗎?不能……不能呀……)雅美拼命的說服自己,可是快感越來越強烈。

『啊……不要啊……』雅美不相信自己會在這種狀態下產生快感。

佐伯正在舔的肉洞裡,也像有火在燃燒。快要被抓扁的乳房,也開始產生搔癢般的快感。

(啊……這是什麼感覺……)雅美感到恐懼,那樣的快感越來越強烈。

佐伯一面舔陰唇,一面用手指找出有包皮的陰核加以揉搓。

『啊……』

在這剎那,雅美發出尖叫聲,因為在柔軟敏感的陰核,突然產生劇痛。感覺直達腦頂,這裡受到摸弄,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

『啊……噢……』雅美不停的叫,痛得眼冒金星。

『老師,好像這裡還是第一次被人摸到……嘿嘿……會慢慢變舒服的……』

佐伯這一次把陰核含在嘴裡,用舌頭舔。剛才的劇痛立刻消失,取代的是過去從沒有過的甜美感。

(難以相信會有那樣舒服的感覺。)

(啊……我的身體怎麼會這樣?)

雅美對自己的反應感到慌張。

舌頭舔在陰核上,就引發觸電的快感,感覺得出熱血流入陰核。在佐伯的嘴裡膨脹的陰核變成紅豆粒大小,開始搔癢。粗糙的舌頭舔到之處,產生難以形容的快感,覺得快要失禁。

『噢……啊……』雅美不由己的發出淫蕩聲。聽到自己的聲音,雅美羞得不想活下去。

已經在體內點燃的火燄,越來越灼熱。

(啊……經過幾次姦淫,身體習慣了,產生這樣的反應……)

雅美恨自己這樣的身體,但又不知為何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覺。

『涉澤,老師終於有快感了。』

『嘴巴說不要,但畢竟是女人。』

兩個人說完後,為了使雅美更有快感,繼續不停的舔。

佐伯繼續舔陰核,涉澤的舌頭則從耳孔經過脖子,最後吸住乳房的頂端。

『噢……』

乳頭也產生強烈快感,和陰核相同,流進大量血液,在涉澤的嘴裡充血、膨脹、變硬,乳頭被吸吮時產生的美感擴散到全身。

『啊……唔……噢……』雅美不斷的發出哼聲,即使想克制也做不到。

雅美覺得自己的體內有另外一個自己。

陰核和乳頭的快感,經過神經傳到子宮。

知道子宮火熱得沸騰,噴出粘液。

『啊啊……』

雅美知道已經不能控制自己,身心好像都被快感沖走了。

『不……不要……這不是我……』雅美在心裡呼叫。

看到雅美開始產生反應,佐伯的嘴離開花瓣,說:『涉澤,終於在老師的身上點燃火了,陰戶開始濕潤。』

『我們成功了,沒有白費氣力。』

『嘿嘿嘿,現在的老師完全屬於我們的了。』

『嘿嘿嘿。』

兩個人相視而笑,開始解褲頭腰帶。

雅美好像青蛙分開腿一樣,露出難看的姿勢,氣喘個不停,從大腿根中央的肉洞口溢出透明的液體。

雅美已經克制不住自己,肉洞的粘膜,還有子宮已經搔癢,而且帶來難以忍耐的焦躁感……

(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雅美對自己感到恐懼。

但對這樣的搔癢感無法抗拒,理性似乎麻痺了,心裡感到厭惡。

(希望在這搔癢的肉洞裡插入粗大的肉棒,摩擦裡面的粘膜……)在雅美的內心深處有了這樣的哀求。

『老師,想要這個東西嗎?』脫下褲子的佐伯,手握肉棒,向左右搖擺。

看到可能有二十公分的聳立的肉棒,雅美不由得叫出來:『想要……』

雅美話一出口,又覺得有什麼東西打中自己的頭。

(我怎麼會說這種話……)雅美不相信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是的!不是我說的!』雅美急忙否認。

『沒關係,老師。剛才妳說的是真心話。』

『嘿嘿嘿,老師真無恥。』

聽到兩個人的笑聲,雅美羞得眼前一片通紅。

『老師,想要說什麼?說清楚一點吧!』

『不……那種事我不能說……』雅美泫然欲泣。

『妳剛才不是說想要嗎?事到如今,妳還怕什麼!快說吧。』涉澤以斥責的口吻說。

雅美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

『老師,妳不聽他的話,皮肉又要受罪了。』

聽到涉澤的話,雅美露出認命的表情。

『對不起……我說……』雅美露出哀怨的眼神看佐伯。

『好,我重新問一遍,妳想要什麼呢?』

『那是……』

雅美本來想直接說出來,可是心跳加速,嘴唇發抖,發不出聲音。想使出全身力氣說出來時,乳房隨之搖曳。

『快說!』

受到佐伯的催促,雅美的嘴唇更加顫抖。終於,像從喉嚨裡擠出來似的說:『是……雞雞……』

說完後,雅美不由得輕叫一聲,露出苦悶的表情。這樣的表情在兩個男人的眼裡,真是痛快極了。

『要把雞雞插入哪裡呢?』佐伯問。

『這……』

『說呀!』

『那……那是……』

雅美喘息,強烈的羞恥感使她的腋下毛冒冷汗,眼前彷彿有一層霧。

『說!快說!不然就……』

『唔……我說……』雅美用力吸一口氣,然後以跳入絕崖似的心情說出來:『是……陰戶……』

(啊……我怎麼說出這樣的話……)

可是左伯仍未放過她:『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雅美用怨尤的眼神看佐伯,發出沙啞的聲音:『是……陰戶……』

說出來就覺得心臟收縮,感到頭昏目眩。

『再說一次。聲音不能大一點嗎?』

『這……』雅美做出拒絕的樣子,但又立刻變成完全豁出去的表情。

『是……陰戶……陰戶……』這一次用清楚的聲音說出來。

『涉澤,聽到沒有?她是多麼淫蕩的老師!』

『有這樣漂亮的臉蛋,想不到這麼的好色。』

兩個人在嘲笑雅美。事實上,他們也受到雅美性感聲音的強烈刺激。

『妳要在陰戶裡插入什麼呢?』

『在陰戶……插入……雞雞……』雅美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完全崩潰。

雅美的身體依舊火熱的搔癢,心裡充滿快一點用堅硬的肉棒插入搔癢的肉洞裡。越感到羞恥,覺得悲哀,肉洞裡的搔癢感也越強烈。

(為什麼會這樣搔癢……)對自己的身體,雅美感到驚訝,甚至產生厭惡自己身體的感覺。

『老師,既然那麼想要就給妳吧!』

佐伯對雅美的說話感到很滿足,握住勃起到極限的肉棒,抱起雅美的一腿,將龜頭對正肉洞口。

『我也忍不住了,我要塞入老師的嘴裡。』涉澤興奮到極點。

佐伯笑著說:『好,我們兩個人同時幹老師的嘴和陰戶。』

涉澤急忙騎到雅美的臉上,雙手控制雅美的頭,肉棒頂在雅美的嘴上。

(不要……不要這樣的……)

就在雅美想這樣喊叫時,佐伯的粗大肉棒『噗吱』一聲刺入肉洞裡。

『噢……』雅美的身體向後仰。

肉棒在肉洞裡排除所有的抗拒,最後碰到子宮口。受到此一衝擊,雅美不由得想喊叫,但一張口,就被涉澤的肉棒插入嘴內。

『唔……』

肉棒滑入嘴裡,龜頭碰到喉管。那種痛苦,不由得使雅美翻起白眼,和昨天一樣整個臉埋在涉澤的陰毛裡。陰毛如針般刺在眼睛、睫毛、鼻子、臉頰上。

『唔……唔唔……』雅美發出沉悶的哼聲,乳房隨之搖動。

『我們開始吧!』佐伯說。

兩個人同時開始抽插,而且不是隨便抽插,就好像要把上下的嘴挖破一樣的猛烈抽插。堅硬的肉棒在肉洞裡猛烈扭動,嘴裡的肉棒每一次都碰到喉頭。可是雅美反而覺得搔癢之處獲得解脫,產生奇妙的滿足感。

『啊……唔……』肉棒粗暴的進出時,雅美發出興奮的哼聲。

(啊……為什麼會如此舒服!)這時對自己產生厭惡感。

帶來麻痺的甜美感,如同高壓電般從頭頂傳到腳尖。肉洞裡收縮的粘膜被肉棒摩擦,像火燒一樣熱起來。陰核和乳頭都膨脹到快要破裂的程度。嘴裡也有灼熱感,溢出的唾液沾在肉棒上。

『老師好像有很大的快感了……』涉澤發出快感的喘息聲。

『嗯……有快感……唔……勒得很緊……』佐伯也因為快感而發出沙啞的聲音。

確實以很大的力量勒緊。肉洞的粘膜如軟體動物般緊緊包圍肉棒,又一陣陣的勒緊肉棒痙攣。

(原本那樣抗拒的老師,現在竟然產生如此的快感……)

這種樣子使佐伯和涉澤更加興奮,兩人更用力抽插。

『唔……唔……』從雅美嘴裡發出分不出是悲叫抑或迫不及待的聲音。

雅美的大腦受到快感火燄的燃燒,什麼事也不能分辨了。

(啊……太舒服了……)

好像全身的神經都被抓住,一口氣要將其拔出去。從子宮噴出的蜜汁,幾乎要化成一堆泥。細小的手和豐滿的大腿都在顫抖。

『啊……啊啊啊……』雅美很快的升上天堂。

就在這瞬間,雅美的下腹猛烈收縮,肉洞痙攣,以無比的力量包夾肉棒。

『噢!』遇到這樣的勒緊,佐伯也忍不住發出嘶吼聲。

強烈的快感使背脊顫抖,佐伯忍不住爆炸了。佐伯覺得舒服極了,眼睛彷彿冒出火花。

(幾日前仍是處女的女人,現在肉洞縮緊得幾乎要夾斷肉棒。)

『咻!咻!』的噴出來的精液,如砲彈般打在子宮口。這樣產生的衝擊直達腦頂。

(怎麼會有這樣的快感……)大腦被快感的烈火毀滅,理性被淹沒。

『啊……啊……啊啊……』肉棒還在嘴裡,但雅美發出歡喜的呻吟聲。

這時,涉澤也把精液射在雅美的嘴裡。

這是多麼淫蕩的光景。失去理性的雅美,先前還拒絕塞在嘴裡的肉棒,現在卻把噴出精液的肉棒用力吸吮,還發出啾啾的吸吮聲音。

視線矇朧,一面露出陶醉的眼神看著涉澤,一面吸吮肉棒。

※※※ 恥辱的肛姦遊戲 ※※※

如此的過了幾天後的晚上,佐伯在市中心的高級大廈公寓的房子裡和涉澤喝酒。這棟公寓是佐伯的叔叔所有。

在暴力集團擔任重要幹部的叔叔說:『我要暫時離開東京,你們可以住在這裡。』

對佐伯而言,這位叔叔是很重要的後台。叔叔是暴力集團的重要幹部,一般人知道後必然退避三舍。佐伯遇到大困難,這位叔叔就會出來救他。

這位叔叔也是佐伯資金的來源,只要佐伯開口,這位叔叔就會大方的給他巨款。

佐伯是一個高中生,能夠做出如黑道的行為,又不缺錢花用,都是靠這位叔叔。

佐伯偶爾也把弄到手的高中生帶到這裡來,討好叔叔。

叔叔在佐伯的身上看到和自已相同的性格,將來準備讓他加入自己的組織,成為自已的左右手。

佐伯和涉澤在偌大的公寓喝酒。

『今天晚上要做那件事嗎?』涉澤問。

『嗯,就是為了這個,才叫你到這裡來的。』

『很久沒有做這件事了。老師一定會嚇被膽的。』

『嘿嘿嘿,大概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有那樣的嗜好。』

『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涉澤正在說話時,聽到門鈴響了。

『好像來了。』

兩個人站起來,一起走向玄關。

打開門時,看到露出惶恐表情的雅美站在那裡。

『老師,我們在等妳。』佐伯露出淫笑。

雅美絕望似的皺起眉頭,走進房裡。

這一天的午休時間,雅美被佐伯叫去屋頂。

『老師,今天晚上妳要到這裡來。』佐伯交給她一張畫有地圖的紙。

『求求你……饒了我吧……』

雅美臉色蒼白的哀求,可是佐伯非但不答應,而且還從裙子上撫摸屁股。

『老師,認命了吧。如果堅持不肯,我就在校內播放錄影帶。』

雅美說不出話來,懷著絕望感走向公寓。其間,想著『不如掉頭而去』。

(那樣的錄影帶被播放出去……我就活不下去了……)

最後只好聽從,無論怎麼掙扎也無法得救了。

雅美還有一件一直很不安的事:(在屋頂被姦淫時,身體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反應呢?)

在那樣的屈辱感和厭惡感中還產生快感。當耳孔和乳頭、陰核被舌頭舔時,產生觸電般的強烈快感,然後還有希望繼續舔的焦燥感。肉棒在肉洞裡進出時,那種快要昏迷的舒暢感使她陶醉。

(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感覺……)每當想起當時的情形,雅美就感到絕望,甚至想到自已的魔鬼。

(還想嚐一次那樣的快感……)雅美又覺得自已的內心隱藏這樣的願望。

(如果真有那樣的願望,以後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想到這兒,覺得眼前一片昏黑。

『老師,我們開始吧!』佐伯促雅美進入浴室。

不愧是高級公寓的浴室,空間大,浴缸也大。

『這裡是叔叔的公寓,做了黑道的幹部,就能住這麼好的地方。』

佐伯炫耀時,涉澤正在調整帶來的小型錄影機。

『又要錄影嗎……不要……』雅美知道說了也是枉然,但還是忍不住要說出來。

『老師若不聽話,可要受罪了,還是快脫衣服吧!』

受到佐伯的威脅,雅美只得得聽從了。

『知道了……不要打了……脫光身上的衣服。』

雅美在錄影機的拍攝下,脫光身上的衣服。

『老師,不論看了多少次,妳的身體還是那麼美。現在趴在地上,把身體對著我。』

『……』雅美的臉色通紅,雙膝雙手著地,抬起屁股對正佐伯和涉澤。

雪白的雙乳好像很重的向下垂,抬起的屁股特別顯出淫猥的模樣。股溝向左右分開,露出裡面的肉片,和雪白的大腿相比,紅潤的肉片形成強烈的對比。

(啊……這是多麼難看的姿勢……)對自已的姿勢,雅美產生羞恥感。但就在此時,雅美突然產生奇妙的期待感。

這樣四肢著地,在恥辱和屈辱以及恐懼感中,不如為何會感到興奮,而且還有期待感。

(今天會對我做什麼……)

(怎麼可能!)雖然心裡這樣叫,但那種期待感越來越強烈。

究竟這是怎麼回事?雅美感到狼狽,對這樣的自已也產生憤怒。

『這樣的景色真好看。』涉澤和佐伯互望一眼,露出滿足的表情。

高高的挺起雪白圓潤的屁股,形狀確實姣好,有彈性,也有份量感。從股溝還露出肥厚的花瓣,溫濡的黏膜因恐懼和羞恥而蠕動的模樣,確實顯得妖媚。

佐伯把臉靠近到呼吸能噴到屁股的近距離看花瓣。

『簡直像新採的蛤肉。』

佐伯的鼻子靠近花唇,吻它。

『……』強烈的羞恥感使雅美不能言語。越感到羞恥,心裡也就越興奮。

雅美以為被帶來浴室是姦淫她之前先清洗身體,其實不是這樣。佐伯在花瓣充分吻過後,從浴室的角落拿了個盒子過來。

『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吧?』說著,打開盒蓋。

雅美看到佐伯從裡面拿出來的東西,眼睛瞪大了。

『妳應該知道,這是浣腸器,這是甘油液。現在,要把這個灌入老師的屁股裡。』

看到雅美恐懼的表情,佐伯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雅美嚇得說不出話來。

(原來他們有這樣可怕的嗜好……)雅美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求求你們……千萬不要這樣……』雅美勉強說出話來,但因喉頭顫抖,無法再繼續說下去。

『老師,還是認命了吧!』涉澤拿著錄影機對雅美說:『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拍攝老師從肛門排泄大便的景色。』

『不!不要做那種事!』雅美從心裡感到恐懼。

『老師,這是我的嗜好。無論如何都想看到這麼美的老師是如何大便的。』佐伯說。

『妳就算反抗,也只會使皮肉受苦而已!』涉澤大叫。

雅美只好沉默起來。

佐伯以熟練的動作打開牛奶瓶大小的甘油瓶蓋,把浣腸器插進去,開始吸甘油。

雅美的臉已經冒出汗來。

『驚訝過度,說不出話來了嗎?』佐伯說著,拿著吸滿甘油的浣腸器來到雅美的屁股後面。

『不……不要……』雅美的嘴唇顫抖,聲音沙啞,語無倫次。

雅美覺得不是自已的聲音,如嚇破膽一般全身無力,喉頭也使不上力。

佐伯在雅美渾圓的屁股前蹲下:『要把屁股抬高一點!』大吼的同時,用力打雅美的屁股。

『噢……』雅美發出痛苦的哼聲,把屁股挺高到最大極限。

『好,就這樣把腿分開!』佐伯又打雅美的豐滿大腿。

『啊……』

雅美不得不分開大腿,股溝完全暴露,可以看到花瓣和菊花蕾。

『很可愛的肛門……馬上插進去吧!』

佐伯拿著浣腸器,在雅美的屁股前盤腿坐下。

『不要……不要……』

雅美發出軟弱的聲音時,浣腸器的玻璃對正雅美的肛門。

『噢!』冰涼的感覺使雅美發出尖叫聲。

就在這剎那,玻璃管嘴插入肛門裡。

『妳就慢慢的吞下去吧!』

佐伯開始壓桿,甘油液進入肛門。

『啊……啊……』

比玻璃管嘴更涼的液體,注入腸內,雅美發出爆炸般的慘叫聲。

腸內很快就注滿甘油液,腸壁好像受到無數細針的刺激。

『啊……唔……』雅美咬緊牙關,從喉頭發出哼聲,忍耐著屈辱和可怕的感覺。

甘油只注入一半,佐伯瞪大眼睛看著肛門,慢慢壓推桿。

『吱魯……吱魯……』聽到浴液注入肛門的聲音。

雅美露出苦悶的表情,汗珠滴落。

甘油全部注入。

『再來一次。』佐伯用愉快的口吻說著,拔出浣腸器,吸滿甘油,又插入雅美的肛門內。

『吱魯……吱魯……』發出可怕的聲音,又有大量的甘油注入雅美的腸內。

下腹部膨脹的痛苦,使雅美發出苦悶的哼聲,全身冒汗。

『不要了……不能再弄了……』雅美拼命哀求。

可是佐伯當做耳邊風,只顧默默的壓推桿。

『要注入多少呢?』在一旁觀看的涉澤問。

『一瓶五百cc,兩瓶是一千cc。』

『啊……』雅美聽後,身體猛然顫抖。

『注入近千cc一定很難過吧?』涉澤事不關已的說。

『嗯,一定很痛苦吧。』佐伯回答時,第二次也完全注入肛門內。

『唔……唔……』

肉棒在溫濕的雅美嘴裡更增加硬度。

『唔……唔……』

雅美從鼻孔吐出火熱的呼吸,拼命的塗抹唾液。

雅美拼命的口交,使佐伯很滿意。從雅美的嘴裡拔出肉棒時,沾滿唾液的肉棒發出濕淋淋的光澤。

『老師,現在站起來,把一隻腳放在浴缸邊緣。』

『是……』雅美不得不站起來,把一隻腳放在浴缸上。

大腿分開,露出粉紅色的陰唇。佐伯抱住雅美的屁股,肉棒對正花心。

(啊……)雅美幾乎要發出呼聲,但怕肛門鬆弛,急忙把聲音吞回去。

肉棒突然『噗吱』一聲插進去。雖然沾上唾液,但肉棒插入時還是產生強烈疼痛,雅美只好咬緊牙根。

窄小的肉洞被迫擠開,好像發出『喀吱喀吱』的聲音。

『唔……唔……』雅美痛苦的皺起眉頭,汗延著臉頰滑落下去。

『老師,我早就想這樣幹了。在浣腸後的老師的陰戶裡插進去……這就是我第一次看到老師就有的夢想。』佐伯說完,開始緩慢的抽插。

肉洞裡緊得幾乎使肉棒感到疼痛。

『噢……太美妙了……』強烈的快感使佐伯一面哼,一面更用力抽插。

『噢……噢……』從雅美的喉嚨擠出沙啞的聲音。

雅美覺得肉洞的黏膜好像被撕破似的,痛苦萬分。幸好沾上唾液。如果沒有濕潤,雅美覺得自已的黏膜一定會破裂。

為緩和疼痛,稍放鬆力量時,肛門就無法用力,大腸裡發生更激烈的蠕動運動。雅美咬緊牙根,忍耐疼痛和便意,拼命的縮緊肛門。如此一來,肉洞也用上力,把裡面的肉棒夾緊。

『哦……夾得好緊。』好像有手握緊肉棒,強烈的快感使佐伯發出哼聲。

激烈的摩擦,使肉棒快要噴出火燄。

『哇……好得受不了。』

感覺出佐伯的興奮,不顧一切的用力抽插。

浴室裡響起『噗吱噗吱』的聲音。

佐伯本來用雙手抱緊雅美的屁股,現在用雙手在下垂的乳房上揉搓。

『啊……啊……』從雅美的喉嚨發出急促的聲音。

強烈的振動到達腸內,便意更急迫。

(還能維持多久……)雅美擔心自已稍一鬆懈可能就要爆發出來了。

雅美的臉色蒼白:『啊……不要……啊……』雅美露出痛苦的表情呻吟。

佐伯毫不留情地向雅美的子宮衝刺。

『啊……不行了……我要去廁所……』

『不行!我還沒有射出來!』佐伯更瘋狂的在雅美的肉洞裡抽插。

『唔……』雅美痛苦的擺頭。

真的快要達到忍耐的極限,甘油在大腸裡開始逆流,覺得肛門快要炸裂。就在此一狀態下,突然感受到和上次在屋頂上產生的如電流般的快感,從肉洞裡散開。

『什麼?啊……不要……』雅美驚慌的喊叫。

肉洞裡在疼痛中逐漸湧出快感,而且很快的傳遍全身。雅美不敢相信自已的身體會有這種感覺。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雅美在心裡慘叫,恨自已會有這樣的的肉體。可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快感和上次一樣越來越強烈,變成令人陶醉的美感,而且達到腦頂。

『啊……噢……』雅美的身體如蛇一般的扭動。

(啊……這樣……我會變成淫亂的女人了……)雅美對自已產生絕望。

『快了……老師!再忍耐一下……』佐伯的聲音也變得急促。

雅美使出全力縮緊肛門,連帶使肉洞也緊縮。這樣給佐伯帶來極大快感。

『唔……要射出來了!』佐伯的上半身向後仰。

在這同時,龜頭更膨脹,終於猛然射出精液。

『噢……噢……』佐伯如野獸般的吼叫,好像連最後一滴也要擠出來,小幅度的前後搖動屁股。

『啊……啊……』就在此時,雅美也達到性高潮的絕頂,產生身體快要四分五裂的強烈快感。

雅美的腿激烈顫抖,彷彿罹患熱病,沒有被抓住的乳房,也如波浪般起伏。

佐伯一面喘息,一面從雅美的肉洞拔出肉棒。

雅美放下浴缸的腿,全身無力的跪在磁磚地上。

『好了,可以排泄出來了。』佐伯帶著滿足的表情說過後離開雅美的屁股。

『啊……』雅美大叫一聲,放鬆全身的力量。

雅美的肛門向外翻轉,同時像打開水龍頭般噴出甘油液。

『這種樣子真了不起。』涉澤一面操作攝影機,一面發出感嘆的聲音。

全體學生仰慕的美麗女老師,高高抬起屁股,從肛門噴出水柱。這是多麼刺激的光景,尤其雅美這時的姿態顯得出奇的美麗。

『啊……』雅美在急促的呼吸中,再度產生性高潮的快感。

剛才在佐伯的肉棒抽插時產生一次,現在是一面排泄、一面在奇妙的陶醉中產生快感。把拼命忍耐的東西盡情排出去的快放感令人感到非常舒暢,這種爽快的感覺引起子宮騷癢。

終於從肛門排出甘油液時,尚未溶化的固體物開始從肛門排泄出來,隨著發出難聽的聲音和強烈的臭味。可是雅美在羞恥中仍然產生麻痺般的快感。不但如此,還因為有人看而增加快感。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