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教師

處女教師(2)

『久等了。』雅美笑著說,同時關上房門。

裡面有隔音設備,學生在外面的腳步聲或交談聲都聽不到。面向校園的方向有窗戶,但為避免從外面看進來,用的是烏玻璃。

雅美對於在這樣的密室和學生獨處多少感到不安,但老師的使命感,使她和涉澤隔著大桌子面對面坐下。

『你找老師商量什麼事呢?』雅美很認真的為使涉澤放心,盡量露出笑容。『老師,是這樣的……』涉澤做出想說出心事的表情。

雅美探出身體,準備聽他訴說。於此之際,涉澤的臉上出現淫穢的表情。

雅美不知所以的看著涉澤的臉:『涉澤同學,你怎麼了……』

涉澤好像看到雅美就想笑,發出很大的笑聲。表情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以輕蔑的眼神看雅美。

(他這是什麼態度……)雅美感到氣憤。

『涉澤同學,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在和老師開玩笑嗎?』雅美瞪視涉澤。

涉澤卻毫不在乎的回答說:『老師,我的演技還逼真嗎?』

『什麼?演技……』雅美嚇了一跳。

『嘿,那是為了把老師引誘到這裡來的演技。』涉澤說完,突然抓住雅美的右手腕,用力拉。

『妳這是幹什麼?快放開!』

被學生抓著手腕,過度的驚嚇,使雅美全身火熱,連心臟都感到痛。

『老師,妳還是老實一點吧!在這裡呼叫是沒有用的。』涉澤以威嚇的聲音說。

『不要!不可以這樣!』

雅美氣得滿臉通紅,設法甩開被抓的手。涉澤更用力抓緊,使得雅美的心跳得更厲害。

(難道要在這個密室裡對我……)心裡產生被強姦的可怕預感,全身的血液倒流。

很難相信涉澤的眼神是認真的。雅美產生難以形容的恐懼感,全身都起雞皮疙瘩。與此同時也感到無比憤怒,對老師太沒有禮貌了,雅美覺得不可原諒。

『你快放開我的手!』

就在雅美怒叫時,有奇異玻璃的房間突然打開了。

(怎麼回事……)

從房間衝出來的是佐伯:『涉澤,你幹得好!』

佐伯來到手腕被抓著而不能動的雅美背後,用手上的匕首壓在雅美光滑的臉頰上,雅美嚇壞了。

『老師,妳最好老實一點,這個匕首可是很銳利的。』

聽到佐伯的話,雅美瞪大眼睛。因憤怒和恐懼,身體在顫抖。

『嘿嘿,真對不起,騙了妳。為了把妳引到這裡來,我要涉澤演戲。』佐伯說的時候,用刀刃的背面拍打雅美的臉頰。

『她這樣容易受騙,真意外。』涉澤對佐伯說。

『究竟……要對我怎麼樣?……』美受到匕首的恐嚇,用沙啞的聲音問。

雅佐伯淫笑一聲,對雅美說:『沒什麼,只是想和妳打一砲而已。』

『你說什麼!』雅美感到全身的毛孔倒豎。

『不要胡說!我知道你們不是做那種事情的人。你們是優秀的學生,而且是很好的運動員……』

『嗯,表面上是那樣的,這樣做起事來就方便多了。』

『……』雅美一時之間無法回答,只是瞪著佐伯。片刻後才說:『那麼,平時的你們都只有外表嗎……』

『沒錯!真對不起,騙了老師。』佐伯爽快的回答。

『本校的不良份子全歸他管。不過,他絕對不會出面的。』涉澤以讚美佐伯的口吻說。

佐伯很得意的接下去說:『老師,真正的大人物都不浮在水面上的。』

這是難以相信的事實。但他們兩人的冷酷和殘忍的表情,證明這是真的。雅美感到害怕的同時也無比憤怒,心想,絕對不可以原諒這些學生。

『放開我!現在還來得及,這樣繼續下去,你們會被開除的。』雅美憤怒的對佐伯說。

佐伯卻泰然的回答說:『老師,妳生氣的樣子也很好看。我想我們是不會被開除的,因為老師不敢開口說被學生強姦了。』

雅美覺得血液衝向頭部,過度的憤怒使她眼前一片昏黑,只見到佐伯露出兇惡的表情對她說:

『老師,現在是想停止也不能停止。我們早就等待這一刻的到來。』

『……』看到佐伯的兇惡眼神,雅美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萎縮了。

那不是高中生的眼神,是為了強姦雅美什麼事都做得出的野獸眼神,涉澤的眼神也相同。雅美剛才還因為憤怒能而保持強硬的態度,現在卻像刺破的氣球,怒氣完全洩光了。

『你們……』雅美的聲音已不如先前那麼有精神。

(我該怎麼辦……)雅美慌張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覺得口乾舌燥,心臟幾乎要從嘴裡跳出來。

佐伯這時用勝利者的口吻說:『老師,妳就認命了吧。乖乖的聽話,我也不想傷害老師的漂亮臉蛋。』

『你……』雅美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流光了。

(他可能真的敢做……)雅美覺得從佐伯的身體散發出兇氣。

『怎麼樣?』佐伯又用刀背拍打雅美的臉。

此時的雅美已嚇得不能言語。全身無力,近似昏眩的情形下,勉強用軟弱無力的聲音說:『知道了……我會聽你們的話。』

雅美的臉蒼白。

※※ 被學生貫穿的處女膜 ※※

終於能幹到夢中出現的雅美老師,佐伯因喜悅和期待,感覺得血會從腦頂噴出來。

(這個美麗的老師對我產生恐懼心,將要跪到我面前了。)在想到能任意玩弄美麗老師的肉體,只是如此就有射精的衝動。

『老師,首先舔我的這個東西吧!』

佐伯像在玩弄抓到的小老鼠,一面用刀背拍打老師的臉,一面用另一手解開腰帶,拉下褲子和內褲,然後用手扳起雅美的下巴。

『啊!』雅美看到從佐伯胯下聳立的肉棒,心臟幾乎停止跳動。

對尚未有男性經臉的雅美而言,有如當頭棒喝的衝擊,雅美的雙腿顫抖,水晶般的眼睛瞪大,露出發自內心的恐懼感。

雅美大叫一聲,想扭轉頭,可是佐伯的手用力抓住下巴,使她不能動。

『啊……唔……』下巴快要碎裂的劇痛,使雅美發出了慘叫聲,然後閉上眼睛。

『不能閉上眼睛,要仔細看!』佐伯冷冷的說。

雅美不得已,只好看著肉棒,恐懼感使她後背冰涼。

根部有濃密硬毛的肉棒在微微脈動,很像大蛇抬起頭一樣。

『老師,用妳那美麗的嘴吸吮吧!』

當佐伯把肉棒靠近雅美的臉,下達命令時,雅美又好像被鐵器擊中後腦般產生極大衝擊。

『不要……絕對不行!』頭部雖然不能擺動,雅美還是不停的喊叫。如果把那種東西含在嘴裡,雅美覺得自己的身體會變成石頭,然後完全粉碎。

佐伯的肉棒對仍是處女的雅美而言,就是那麼可怕的東西。

(為什麼沒有仔細思考就進入這樣的密室裡……)雅美感到後悔,然為時已晚。

『妳剛才答應聽話的。老師豈能不遵守諾言呢?我真的敢在妳的臉上挖一個洞。』佐伯如同削蘿蔔似的把桌角削掉。

這樣使雅美感到恐懼,但又覺得把肉棒含在嘴裡更可怕。剛才的確說過那種話,可是看到佐伯的肉棒,剛才的話就忘了。

『妳不要撒嬌,在和妳說話。』涉澤吼叫,同時一掌打在雅美的臉上。

『啪!』輕脆的聲音在室內發出回音,雅美痛得發出慘叫。

『啪!』另一側的臉也挨一巴掌。

『啊……』雅美發出哭叫聲,驚訝的看著涉澤。

雅美的生長過程中和暴力一直是無緣的。光滑白晢的臉立刻紅腫,雅美的全身顫抖,來自心底的恐懼使雅美快要站不穩。

『還想挨打嗎?』

涉澤抬起手時,雅美發出沙啞聲,哀求道:『不要打了……求求你……』

『這一次要真的聽從他的話了吧。』

『……』雅美說不出話來。不多久,認命似的點頭,眼裡有淚珠在打轉。

第一次嚐到挨耳光的滋味,使得雅美失去抗拒的力量。

『妳答應了嗎?』涉澤追問。

『是……我答應……』雅美深深嘆一口氣,以顫抖的聲音回答。

不該相信涉澤的,指定來這裡時,如果再加思考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可是雅美已是落在蜘蛛網上的獵物,即使拼命掙扎,也逃不出兩個高中生的魔掌了。

佐伯愉快的看著雅美逐漸軟化的樣子。

『老師,快吸吮吧!』佐伯坐在椅子上。

『妳快跪下來。照他的話做吧!』涉澤在一旁催促。

雅美的身體卷曲在佐伯的雙腿之間,全身發抖。在雅美的面前有根粗大的肉棒聳立,砲身冒出血管,看到後就產生厭惡感,可是不含在嘴裡就會挨打。

雅美的淚珠沿臉頰滑落。

(做吧……只有這樣做了……)雅美伸出顫抖的手去摸佐伯的肉棒。在這剎那,產生火一般的感覺,全身起雞皮疙瘩。

(終於摸到這個淫邪的東西了。)身上產生惡寒的感覺。

肉棒在雅美細柔的手裡跳動。

『快含進嘴裡!』涉澤吼叫。

雅美臉色通紅的皺起眉頭,以跳河的心情把臉靠近肉棒,惡寒感更強烈。

(不要……可是不做又不行……)

雅美緊閉雙眼,慢慢張開嘴,然後嘴唇碰到龜頭。

(啊……)

一時之間,雅美的眼前一片空白,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體內爆炸。有腥臭味的肉棒在雅美的嘴裡跳動。

『噢……好極了……』佐伯興奮的大叫。

(終於讓雅美把我的肉棒吞入嘴裡了。)佐伯非常滿意。

佐伯雙手抱住雅美的頭,用力向下推。

『唔……』從雅美的喉嚨發出輕微的哼聲。

肉棒『噗吱』一聲插入到喉嚨深處,雅美立刻產生嘔吐感。

鋼鐵般火熱的肉棒塞入雅美的嘴裡,針一般的陰毛刺在雅美的臉上,雅美產生寧死的屈辱感。

『妳要給他好好的吸吮!』涉澤在一旁發出命令。

雅美怨恨的看一眼涉澤,然後用嘴唇包裹肉棒。心裡告訴自己:(現在我只有這樣了。)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