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繼母相處的日子

繼母邊說著,邊要我抱著她、幹著她,於是我將她的兩腳放下,然後將繼母抱起,我坐到床邊,讓繼母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她扶正我的陰莖對準小穴後坐了下去,雙手纏繞在我的後腦勺,並讓兩個大奶緊夾著我的臉部摩擦著,我雙手也緊緊抓住她的細腰,將繼母的身體直上直下的讓陰道能垂直抽、插著我的陰莖。

「啊啊……喲……爽爽……爽死我了……喲……喲……這樣……好……好爽喲……啊……啊啊……啊……喔喔喔……仁……我愛死你了……你……你真強壯……啊……啊……這……這樣好……很好……啊啊……啊……」

繼母急扭動全身,享受做著幹的樂趣,不時的發出淫叫聲,聲聲悅耳。

繼母的雙手緊抱著我的頭,壓在她的胸前,兩顆奶子正左、右、左、右的拍打著我的臉頰,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陰道正持續「噗滋!噗滋!」的吸入、吐出我的陰莖,我的頭則左右左右的搖動,用舌頭舔著繼母胸前那兩顆一直搖晃的大乳房,我的嘴中也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讓整個房間充滿了淫濊的氣息,更充滿的有如交響樂般,妳一聲、我一聲的發出了愛的呼喚聲,讓我們兩人互相幹的渾然忘我。

手有點酸了,於是我抱著繼母的腰站了起來,而繼母的雙手及雙腿隨著我站起,分別抱緊了我的脖子及夾緊了我的腰部,身體向後盪著,讓她的陰道以45度角插著,這也讓我比較好抽、插,我們將姿勢擺好後,我臀部一挺、一縮間,又將繼母送到另一高潮了。

繼母的頭及烏黑的秀髮,正隨著我下身的突擊,上身受到憾動而亂擺著,我緊咬著牙,努力的幹著她,讓她欲仙欲死地好不快活,看到她的嘴角已不自主的流著口水,兩眼翻白起來,嘴邊還持續的發出高潮的淫叫聲:

「啊……啊……啊啊……啊……愛人……啊……好……好強……好厲害……喲……喲……喔喔……喔……我不行……不行了……快……快了……快洩……高……潮了……哦哦喔喔……」

繼母的淫叫聲也憾動著我,我也不禁說著:「哦……哦……淑……文淑……我……我……幹……幹……愛……妳……哦……老……婆……好……好……老婆……哦……哦哦……呼呼……我……我……也要……要洩……了……啊……哦哦……呼……呼……呼……喔喔……喔……」

這時,我們兩人同時洩了,一股灼熱的精液直衝向繼母的子宮中,而淫水則順著我的陰莖流出,我抱著繼母「碰」的一聲,一起倒在床上,我的陰莖還在她的陰道並沒有拔出來,而繼母仍緊緊抱著及夾著我的身體,整頭縮在我的胸部裡一動不動的,我們正靜享受著彼此高潮後的快感、刺激感。

良久,我們倆人對視了一眼,才分開彼此的身體,我看著繼母那美麗動人的肉體,想不到繼母的第一次就那麼給了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既後悔及興奮的情緒,抬起頭向繼母說道:「媽……文淑……妳……妳還好吧?會……不會很痛呢?」

「還……還好痛……但……是你……我就不會……那麼感到……痛了……」繼母也含羞說著。

「淑……爸……他呢?……他會怎麼樣呢?他的感覺……」我還是認為爸爸這樣做,真的很不智才這樣問道。

「仁……不要管你爸了……他因為被你吵得沒……沒辦法了,他才……他才……他……他沒有真正的跟我結……婚……他……他也沒跟我睡在一起……他都睡在床下的……他什麼也沒有跟我做……讓我……讓我……仁……你忘記了嗎?……那天結婚時,沒有請半個親戚朋友啊!也沒有辦理登記……一切……一切都是假的……你爸他的用意是……幫你……幫你找個老婆……是要我們兩人……等你大一點時,再讓我們……我們結婚……這……這當我看到你後……我才願意的……才答應你……你爸的……所以我跟你爸才……才……」繼母怕我不高興,說到一半後就低頭不語了。

「啊……媽……不……文淑……是……是真的嗎?我……我還無法接受……接受事實……爸他竟……竟然沒有跟妳結婚……哦!天啊……那麼爸他……爸他……喲!可憐的爸……為什麼會是這樣呢?他……他不打算再……再結婚嗎?」說著說著,我忍不住的流出淚來。

「嗯……」繼母回應了我一聲,接著她忽然抬起頭凝視著我說道:「你爸說……說他這一輩子祇愛你媽一個人……他不想再結婚……他的心中祇放得下你媽一個人而已……他說他祇想要抱……抱抱孫子……讓他……讓他能安享快樂的晚年……才千辛萬苦的找……找到我幫他完成心願……我……我也勸過他……他還是不改初衷……」

「媽……淑……不要再說了……我全都知道了……我知道爸爸的苦心了……媽……我對不起爸爸……也對……對不起妳……你們的苦心,兒子以後會好好的……好……好回報你們的……真……的……」

「沒……沒關係……你爸爸一點也不怪你……他真的很照顧你……連你的將來……他都一手包辦好要……交給你來繼承……所以……所以你不要讓你爸爸失望才好……至於我……仁……你沒什麼好對不起的……是……是我自己要這樣的……不能怪誰……嗚……仁……」

繼母說著說著,不由得已撲到我的懷中哭泣著。

我手輕撫摸著繼母的秀髮,輕聲的說道:「文淑,我的心情好很多了,從前的事不要再提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爸爸一個人在幕後推動的,誰也不能怪誰,自從母親早逝後,爸的心態有很大的轉變,連我也不能看透他的心,一切也都是因為我……我是一個獨子……所以爸爸才會這樣做的……現在……我心中再也不會怨任何人的,文淑……」

我輕托著繼母那秀麗的臉蛋,吻了一下光滑的額頭,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她說道:「妳……妳願意……嫁……給……我……嗎?」

「……嗯……嗯……」無言的對視,又讓繼母的眼眶流出溼熱的淚水,不知所措的搖搖頭又頭頭。

「淑……我要妳親口說出……妳願意……嫁……給……我……」我又堅定的說,眼睛裡迸發出渴望的火焰。

「……我……我願……意……我願意嫁給你……」說完後,馬上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繼母最後的一句話,終於讓我聽清楚了,我不禁狂吻著她,吻著她的身體各部份,又抱著她跳了起來,讓她不知所措的始終不敢看我一眼,祇是隨著我的呼喊狂笑而流下大量的淚水,代表著她心中的喜悅也不下於我。

一切的煩惱痛苦也隨風而逝,我又跟文淑兩人大戰了一番,才又一起到浴室清理淫穢的身子,兩人又不禁在浴室搞了起來。這一天仿似撥雲見日般,讓我們的心徹底受到解放,共同狂歡了一夜。

事後,我們等到爸爸回來,我親自跟他說明了一切經過,爸爸當下也激動不已,直抱著我們二人一直說:「好……好……好……」我知道爸爸的苦心已有了成果,接下來便是我的回報了。

過沒多久,爸爸幫我與文淑兩人舉行了場面隆重盛大的結婚典禮,隔天我便和她去辦理登記註冊,我們兩人便成為真真正正的夫妻了。

說起來還真奇怪,我們兩人竟同時愛上從前那種令人覺得變態的舉動,我還是會每天拿起妻子換下的內褲手淫、偷看她洗澡、在房間手淫;而她也是一樣,袛是又愛上了偷看我躲在房間、浴室手淫的模樣,她也會在門外手淫著。隨後我們才在一起做著愛,無論是在房間、浴室,甚至在廚房、客廳……任何地方我們都嘗試的做過,這讓我們覺得更加的新鮮、刺激呢!

而爸爸也很配合,比較以前都更晚才回家,讓我們有更寬裕的時間相處在一起,狂歡在一起。

一年之後,文淑正式的產下了一對雙胞胎,兩個可愛的小男生,讓爸爸笑得合不攏嘴呢!

而我呢?我還在修習學業,等我大學一畢業後,才會正式到爸爸的公司裡實習。現在的我還真慶幸當初沒有交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也娶不到那麼好的老婆──文淑。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