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船艷遇

(二)

小惠和我躺到床上休息了一會兒,便帶我走出去了。穿過一條走廊,便進入一個房間。那房間裡有兩個古靈精怪的木架子,而每一個架子上都用不同的姿勢綁著一個赤裸的女子。一個仰躺,一個俯臥,只不過每個女子的私處都以最顯眼的位置暴露出來。小惠指著她們對我說︰「那兩個肉洞兒等你去填空哩!慢慢玩吧!我在外面等你。」

小惠說完就要走出去,我連忙叫她留著,我細看兩個被綁著的女人。都是皮光肉滑珠圓玉潤,其中一個豐滿的女子面向天地躺在架子上,手腳向下地垂著,胸前挺著一對大奶子。我一走到她跟前,那個木做的架子就自動的上下活動起來。把少女的私處一挺一挺的向上托。我見狀,不禁覺得十分有趣,便將身體伏下去,同時也把已經硬起的肉棍兒對著那挺動著的肉洞口湊過去。小惠也迅速走過來幫我對準,我不須費力,便可以舒服的趴在那少女溫軟的肉體上面,享受她滋潤的肉洞吐納我的下體。真是難以形容其中的妙處。

玩了一會兒,我起身走向另一位女子。這位女子臉朝下俯臥在木架子上。但是在她前面的鏡子仍可以清楚地看著她的容顏一樣是俊俏美麗的,我一走近,那木架子就托住她的臀部一拱一拱地運動著。她趐胸上猶如吊鐘花似的大乳房也隨之一晃一晃地搖動,我一面把肉棍兒放進她活動著的肉洞裡取樂,一面還把雙伸到前面去摸捏她的奶子。

為了保持實力,我沒有在她們體內射出。小惠繼續帶著我走到另一個房間門口。小惠笑笑口神秘地說︰「裡邊有六位小姐等著你,你敢不敢進去應付她們?」

我爽口地答道︰「當然要進去啦!怎麼不敢呢?」

說著我便撥開絲絨的布簾走了進去,房間裡果然有六位一絲不掛的少女坐著房中間的圓床上。一見我進去立即起身迎過了來,七手八腳地把我拉到圓床上。其中有一個長頭髮的女孩子立即將我的浴袍除去,然後她們便讓我平躺在圓床中間。長髮少女向我笑問︰「童先生,我們六個人將同時和你一齊玩,但是你可以在我們中間選擇一位小姐作為主角。不知童先生選擇那一位呢?」

我看見長髮少女的樣子長得都不錯,就不加思索地指著她回答︰「就選擇你做主角好了。」

長髮少女甜蜜地一笑,就把低下了頭,輕啟小口將我底下的肉棍兒含入她的小嘴裡用舌頭攪弄。我那東西迅速地硬起來,塞滿她的小嘴。長髮少女繼而跨到我腰際,纖手捏著我硬硬的肉棍兒對準了他的小肉洞,然後把她的身子慢慢落下來。我看見她那紅潤的肉縫緩緩地吞沒了我的肉棍兒,那時的感覺是多麼溫軟舒適。

這時其他五位少女也開始行動了,一個珠圓玉潤的少女雙手輕輕地把我的頭捧起,然後讓我枕著她那雪白柔軟的大腿上。另外四個少女則分別把我的手和腳捧到她們的奶子和私處。這時我的右手和左腳撫弄和感觸著兩位少女的乳房,而左手和右腳就被另兩位少女用手把持著讓我的手指和腳趾插入她們的小肉洞裡面。這時候我除了覺得底下的肉棍兒浸淫在少女的肉體裡,就連四肢都在侵入幾個少女的肉體。玩了一會兒,那幾個少女的肉洞裡都滲出滋潤的分泌,而嘴裡就發出了一陣陣動人心弦的呻叫聲。過了一會兒,幾個少女都軟下來了。我雖然還未噴出,卻也覺得有些乏味了。於是我推開了幾個自己玩得如癡如醉的眾女孩,走出這個房間。

一出到外面,只見到小惠還坐在門口的椅子上等著我。小惠見到我出來,便笑 地迎上來笑道︰「童先生,玩得開心嗎?我真擔心你會被裡面的姑娘們把你撕碎了。」

我也笑著回答她道︰「還不至於到了那個程度吧,她們個個都軟了,可是我還是硬硬的,不相信的話你就摸摸看。」

小惠笑道︰「還用摸嗎?你那裡撐得那麼高。我帶你到別的地方去玩吧!」

我跟著小惠繼續向通道的深處走去,小惠指著另一個門口說道︰「這個房間裡是玩有獎遊戲的,你進去試一試,巾巾運氣吧!」

小惠掀開布簾子讓我走了進去,原來裡面是一個很大的房間。房間裡好像遊樂場一樣擺設著好多遊戲攤位。例如擲布球啦,用遙控車子追目標啦等等。而所有的目標都是妙齡地少女扮演各種可愛的卡通小動物。

小惠帶著我走到一個佈置得花花綠綠的遊戲攤位前面停了下來說道︰「童先生,你可以在這裡買小布球扔向圓圈中間的女孩子。如果投中了某位小姐,那她就可以陪你一席風流了。你試不試?」

我看了看場子裡的女孩子們,都長得青春俏麗。身上穿著不同顏色的絨泳衣,而雪白的布球上有著好像魔術貼一樣的尼龍布,所以一但投中她們的泳衣,就會付在上面。我拿起小布球向一個紅衣少女擲去,可是她立即靈巧地避開了。我拿起另一個布球向她擲去,紅衣少女再次避過了,但是布球卻打中另一位黑衣少女。於是那位黑衣少女立即向我走了過來,微笑地說道︰「這位先生,不知怎樣稱呼?」

「他是童先生。」小惠為我們介紹道︰「她就是文文姑娘。我們進房再說吧!」

小惠帶著我和文文到了一間粉紅色裝修的套房裡,笑著道︰「童先生,你和文文在這裡玩吧!我在外面等著。」

我忙拉著她說道︰「小惠,你不要走了。就在這裡看著吧!」

小惠沒有再出聲,在沙發上坐下。我仔細地看了看文文,倒也生得白白嫩嫩的。嫩白渾圓的大腿和手臂在黑色的泳衣襯托之下顯得更加瑩潔動人。文文輕輕地推著我坐到床上,接著又小鳥依人般的將半裸的肉身依入我的懷裡。我隔著文文的泳衣摸捏著她漲鼓鼓的乳房。文文雙目半閉任我所為,我又把手伸到文文嫩白的雙腿間探摸她那隆起的私處。文文一面享受著我雙手對她的撫摸,一面也伸手解開了我的浴袍,用那軟綿綿的小手輕輕地握住我的下體。

我繼而把文文泳衣上的帶子解開來,然後把她的泳衣像剝果皮一般的剝去,文文全裸的肉體即時在我的眼簾裡一覽無餘。只見文文胸前一對奶子異常細嫩,簡直吹彈得破。兩粒艷紅的乳尖更是鮮美迷人。引得我不禁俯下頭美美一吻。再望向文文的私處,原來那裡竟是光滑無毛,好一個潔白的肉桃兒,中間一條粉紅色的小肉縫,實在吸引人!我忍不住用手在她的私處翻弄一番,當場挖出許多水來。

我把文文的肉體橫放在床沿,文文也乖巧地自動將兩條嫩白的玉腿分開著高高舉起來,讓我順利地把肉棍兒插入她那緊緊的肉洞裡。這時小惠也走了過來,幫我把浴袍除去,使我更加無牽無掛地在文文的肉體上抽送取樂。我雙手一時撫弄文文豐嫩的乳房,一時又摸捏她一雙細膩小巧的腳兒。抽送了一會兒,文文已經興奮起來,小肉洞裡愛液津津冒出來,我繼續趁勢深入淺出盡情抽弄,直把文文插得嬌啼不已。才將她放過了。

小惠又帶著我繼續去尋幽探秘,經過剛才那個遊戲場時。我看見兩個男客正玩著遙控車子追女孩子,那些女孩子個個像麻雀一般敏捷,想追到一個都好困難。

我們沿著通道繼續前去,小惠又在一個門口停下來說道︰「這裡面有一位小姐很會講故事的。而且是講有鹹味的故事,當你聽得興致勃勃時,她還可以和你一齊玩,你有沒有興趣呢?」

我笑道︰「好新鮮的玩意兒,我倒很有興趣。」

小惠道︰「那你先進去吧!你將會在這兒玩半個鐘頭以上。我先行開一會兒,半個鐘頭之後,我再來這裡找你。」

我點了點頭,之後就向裡面走進去了。只見房間裡是深紫色的佈置,主要的家私有一張床和一張雙人沙發。沙發上面坐著一位紫衣麗人。一見我進去,即時站起來招呼我坐到沙發上。自我介紹道︰「童先生,我姓林,你想聽聽那一方面的故事呢?」

我把她摟入懷裡說道︰「我不介意的,你就順便講講吧!」

莉莉依在我胸前,開始講出了這樣的一個故事了。

兩年前某一天的清晨,地鐵金鐘站上蓋十六樓的一間寫字樓中,有一個年青的小姐被人綁在一張大班椅上,她就是同事間稱為白領麗人的林莉莉小姐。莉莉的雙手被反剪地綁在椅子背後,上衣敞開開著,露出一對乳房。下身卻是光脫脫的,兩條雪白的大腿被分開地綁在兩邊的扶手上,女性最秘密的私處竟然像展覽品一樣地陳列著。她正在等待早上七點鐘,護衛員阿順上來開門解救她。

昨天晚上八點多鐘,公司裡只剩下林莉莉一個人。當她做完手頭上的工夫,打開了門正要回家的時候,忽然有一個蒙著面的男人用一把尖刀指著她,將她又逼了進來。那個男子把林莉莉押到經理室,然後綁在大班椅上,然後就開始解開她的衣鈕放出兩個漲鼓鼓的大奶子。蒙面男子在林莉莉白白嫩嫩的乳房上狠狠地捏了兩下。然後又解開她的褲鈕,把她的內褲連同牛仔褲一齊脫下扔到一邊。再將林莉莉兩條細白的粉腿綁在椅子的扶手上。林莉莉心裡是又羞又恨,可是也無可奈何。任憑全身重要的部位赤裸裸暴露在蒙面男子的跟前,而且任他要摸就摸,要捏就捏。蒙面男子好像和她有仇似的,下手很重。林莉莉趐胸上兩顆奶頭被他捏到痛得要死。蒙面男子又伸手去摸林莉莉的私處。用手指在那裡揉著揉著,搞得她心裡禁不住浮出一陣異樣的感覺。一股液汁分泌出來,滴在蒙面男子的手上。

這時蒙面男子開始拉開自己的褲鏈。忽然間,莉莉發現蒙面男子的脖子上有一塊紅斑。便記起一個人,就是前些時間被公司解顧的信差阿程。而阿程被解顧的原因正是因為有一次趁著交遞一大疊文件給林莉莉時暗中伸手去摸她的乳房,林莉莉驚叫起來並且推跌了文件。剛好經理看到,便過問什麼事情,林莉莉雖然不敢照實說,可是阿程還是被解顧了。

蒙面男子已經把他的肉棍掏出,林莉莉急得大叫一聲︰「阿程,你想做什麼?」蒙面男子嚇了一跳,剛好外面由遠而近傳來警車聲,蒙面男子把一團布團塞進林莉莉嘴裡,便匆匆的逃走了。林莉莉只好靜靜地等待著。想到一會兒護衛員阿順上來時,自己這付赤身裸體的模樣不知怎樣見人。更深夜靜,林莉莉極度緊張之後帶來的疲倦使她不知不覺地睡過去了。

牆上的大鐘六點九個字的時候,護衛員阿順終於上來了。阿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長得粗壯威武,但是平時對公司裡的女孩子卻是很有禮貌的,還經常主動幫小姐們買這買那。所以大家都跟他很合得來。可是在林莉莉眼裡一向和藹可親的阿順,此刻見到林莉莉被綁在椅子上的細白迷人的肉體,猶如一頭馴虎忽然恢復了獸性,他雙眼發紅地望著她,一雙巨掌一下子按到她乳房上左摸右捏。一會兒又伸手去摸下面。林莉莉雖然十分不願意,可是底下卻不由自主地流出一些水來。那水把阿順的手都弄濕了。阿順接著就把自己的褲鏈拉開,掏出粗硬的肉棍兒,對準林莉莉的小肉洞就插,雖然覺得有些阻滯。可是他還是用力地擠進去了,莉莉感到下體撕裂般的疼痛,可是手腳完全被綁住,只有挨插的份兒,一點兒也動彈不得。

阿順雙手拽捏著林莉莉的豐滿乳房,下面的大肉棍就姿意在林莉莉的肉體裡出出入入。大約過了十多分鐘,才滿足的將肉棍兒從林莉莉的肉洞裡退出來,接著就為林莉莉鬆了綁。只見又白又紅的液體從她底下的肉洞裡溢出來,順著白嫩的大腿往下流。林莉莉拔出塞住嘴裡的布團,「哇」的一聲哭起來,阿順這時已經冷靜下來,卻慌了手腳。連忙把她的衣服遞過來問道︰「莉莉,難道你還只是第一次嗎?」

林莉莉一把推開阿順,連身上的上衣也脫去,赤條條地跑進洗手間了。阿順追到洗手間門口,只聽見裡邊水聲「嘩嘩」地響。也不敢貿然闖進去。過了一會兒,林莉莉出聲道︰「阿順,把我的衣服拿進來。」

阿順小聲說道︰「莉莉,你還沒穿衣服,這不太方便吧!」

林莉莉氣憤地說道︰「你還怕什麼,我的身體剛才讓你全看過了,摸也摸過了,插也插過了。」

阿順這才低著頭,手捧著她的衣服走進去,嘴裡結結巴巴地說道︰「莉莉,對不起啦!我剛才一時太衝動,又不知你還是處女,所以冒犯了你。我願把我所有的積蓄,八千塊錢全部送給你,希望你不要報警。」

林莉莉這一陣子也剛好缺錢用,又想到既然失去的了,也追不回來了。便對阿順說︰「我可以答應你,可是你要幫我找到阿程,我要和他弄清楚事情,我不想他再找我的麻煩。」

阿順說道︰「原來剛才是阿程造成的,好吧!我一定做到!」

林莉莉低著頭說道︰「阿順,本來我是不應該拿你所有的積蓄,可是我的確急需用錢。實在過意不去,趁時間還早,不如我讓你玩多一次吧!不過你得溫柔一點,不要像剛才那樣強暴我!」

阿順望著林莉莉一絲不掛的嫩白肉體,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林莉莉從他手裡接過自己的衣服,掛到牆上。回頭對阿順說道︰「你也把衣服脫了吧!這樣才公平一點。」

於是阿順也快手快腳地把自己脫得精赤溜光,然後把林莉莉摟進懷裡。底下的肉棍兒也迅速的硬立起來。林莉莉第一次光脫脫地被男人貼肉地摟著,心裡的感覺是特別新奇和刺激,小肉洞裡很快就春水氾濫了。雖然倆人是站著交合,可也很快地成事了。林莉莉第一次真正地享受到被男性侵入體內的樂趣,她放縱地搖動著下體向阿順迎送。阿順因為剛剛經過一次,所以這次特別持久。把林莉莉玩得如癡如醉,欲仙欲死。當天中午,阿順果然就把他僅有的八千元交給了林莉莉。

兩天之後,林莉莉接到阿順的電話。就匆匆趕到阿程的住所,原來阿順真的找到阿程,並且把他制服了,綁在交椅上。林莉莉一進門就質問阿程是不是在那天晚上對她非禮。阿順承認道︰「不錯,但是你不該叫經理解顧我呀!」

林莉莉道︰「其實我今天之所以要見你,就是要對你說明,根本不是我叫人解顧你的。還有,因為你的冒失,使我不明不白的失去了貞操。雖然你是賠不起的,可你也必須付出代價!」

阿程低聲道︰「我知道錯了,不過我失業之後才找到工作不久,手頭上也只有五千元。」

林莉莉笑道︰「那就行了,我只要你拿出四千元交給阿順。不過我也不想讓你太吃虧的,既然你對我的肉體這麼有興趣,那天晚上又只玩了上半場,今天我就讓你玩下半場吧!」

說著,也不等阿程有什麼表示,就輕舒玉手拉開阿程的褲鏈,把他的肉棍兒拉了出來。初時還是軟軟的,但是被林莉莉的小白手摸摸捏捏,登時粗硬起來。林莉莉脫去底褲,然後撩起裙子騎到阿程身上。阿程的手腳仍然被綁住,可是他的下體卻清楚的感到被一個溫軟的肉洞兒套進來。阿程雖然也玩過女人,但是還是第一次綁著讓女人玩,既新鮮又刺激,不一會兒,就一洩如注了。林莉莉離開阿程的身體,對阿順說道︰「阿程玩完了,我可是不湯不水的。」

阿順笑道︰「讓我來幫你啦!莉莉。」

說著就幫林莉莉脫得一絲不掛,自己也脫光了,拉著林莉莉就在阿程的床上幹了起來。阿程雖然剛剛洩過一次,可是見到這樣的場面。肉棍兒很快又硬起來了。林莉莉粉腿高抬,任阿順在她桃源洞裡抽插,阿順第一次在有觀眾的場合下玩女人。特別的刺激也使他不能持久,未到一百個來回已經將下體抵在林莉莉的私處射入了。

阿順離開林莉莉的肉體,為阿程解開繩子。這時阿程猶如餓撲羊,在床邊捉住林莉莉的一對小腳高高舉起,粗硬的肉棍兒突入林莉莉剛剛被阿順灌滿液汁的肉洞裡抽弄得「漬漬」有聲。林莉莉也是首次讓兩個男人輪流淫樂,箇中的趣味筆墨難於描繪。簡直快樂得飛上天似的。

可是從這次之後林莉莉再也沒有和他們玩了,豪放的林莉莉覺得用肉體來賺錢更容易,便通過舊同學的介紹進入現在的「奇夢鄉」。

我把手伸入林小姐浴袍裡摸到她毛茸茸的私處道︰「你就是林莉莉小姐吧!」

林小姐也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兒吻了我一記笑道︰「對了,猜中有獎!」

我笑道︰「只一個吻怎麼夠呢?」

林莉莉笑道︰「現在我可是整個人都是你的,你要怎麼著就怎麼著呀!不過童先生已經玩過這裡不少個小姐了,這樣吧!我全主動,你好好享受吧!」

林莉莉先把我的浴袍脫下,讓我躺到床上,她自己也光脫脫的偎到我身邊。把小嘴湊到我的底下,含入我的肉棍兒就吮吸起來。我那東西本來就已經豎起來了,此刻更是堅硬。林莉莉有時整條地吞進去,有時像吹口琴一樣橫吸著。一會兒把我那兩顆逐一吃小嘴裡,一會兒又用舌頭舔弄我的肛門。搞得我下面癢絲絲的,整個人也舒服得輕飄飄的。那時我的雙手也不甘得閒了,一手拽捏她的乳房,一手探入她底下的小肉洞裡挖弄著。挖得林莉莉那裡面流出好多水來。林莉莉終於忍不住騎到我身上來,將我的肉棍兒裝入她那水汪汪的肉洞裡套弄起來。

林莉莉弄了數以百次,我依然金槍不倒。這時門口的布簾掀開,小惠走進來道︰「哇!你們兩個還連在一起呀!」

林莉莉也笑道︰「小惠你來就好了,童先生好有能耐哦!我已經弄了很久還沒把他弄出來,我的腰骨都要斷了。我還是把他還給你好了。」

小惠笑道︰「我可不要,我剛剛才被他搞得死去活來。現在輪到你了,你自己獨吞好了。」

我笑著對林莉莉說道︰「莉莉,你不行了,還是下來讓我玩你吧!」

林莉莉趕快翻身下來,擺了個「大」字攤著床上。我下床站在地上,雙手捉住林莉莉的小腳,把她的肉體拉到床沿。接著就分開粉腿,把我的肉棍兒塞入她的小肉洞裡抽送起來。小惠也走到我後面用手推著我的臀部,使得我每一次都深深貫入林莉莉體內。大約一兩個字時間,我終於也射入林莉莉的私處裡頭了。小惠拿過來熱毛巾,為我抹乾淨了下面。林莉莉也到裡邊沖洗去了,我躺在床上稍微休息,小惠挨過來說道︰「童先生,你肚子餓不餓?我們叫些東西來吃好嗎?」

我點了點頭,小惠便伸手在床邊按一按電鈕,過了一會兒,有一位白衣少女拿著一本菜單走進來。我用電子掃瞄器在上面劃了幾樣,小惠提議我特別要了一杯神秘飲料,說是雖然很貴,但是對男人來說,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莉莉沖洗完走出來時,吃的東西也送來了。小惠和莉莉慇勤地把食物送到我嘴裡,我一點兒也不需要自己動手。雙手只用來摸捏她們的奶子和肉體。最後我喝下小惠幫我所點的飲料,覺得清香可口。喝過之後更是精神振奮,拖過小惠按在床上就要再插她的小肉洞,剛好白衣少女又進來收拾東西,小惠便叫我先去玩她。我把電子掃瞄器在白衣上的標籤上劃了劃,白衣少女笑著把身上僅有的一件浴袍脫下,把一副光脫脫白雪雪的肉體向我送過來。我讓她伏在床沿,昂起豐滿的臀部,然後從後面插進去,又伸手到她胸前去摸捏奶子。

小惠和莉莉也用她們的肉體緊依在我的左右,用她們溫軟的乳房揩擦著我的身體,這次我抽送了很久,白衣小姐底下的小肉洞裡分泌大量的愛液,把我們交合著的部位都濕透了。我把她的肉體翻過來,又正面地插進去。白衣小姐高潮迭起,不停的呻叫著。小惠笑著對我說︰童先生,你剛才喝的那杯飲料足夠對付好多小姐才會軟下來的,我看來這位小姐已經被你玩夠了,好心你放過他吧!」

我笑答︰「好吧!我放過她,不過要你頂替。」

小惠笑了笑,便躺到床沿,一對玲瓏小腳高高舉起。我也迅速地把肉棍兒從白衣小姐的肉洞裡拔出來,一頭扎進小惠的陰道抽弄起來,一時間又把小惠弄得淫聲浪語好不熱鬧。白衣少女趁機起身溜走了。我玩完了小惠,又拖過林莉莉再玩了一次,才被小惠硬拉著我走出林莉莉的房間。

小惠繼續帶著我經過一個大廳,大廳中間有一個圓形的舞池。中間有十幾對男女在赤裸地跳著舞。小惠說︰「這裡是交換舞伴的遊戲,每隔一首音樂就交換一次伴侶。」

我笑道︰「小惠,我們也去玩吧!」

小惠道︰「童先生,你又要叫我讓十幾個男人輪姦了。不過沒辦法啦!現在我的身體是屬於你的,你有權用我的肉體去換取別的女性肉體的。」

我笑道︰「小惠,你如果怕,我們玩一圈就走好嗎?」

於是我和小惠一齊脫光身上的衣物,雙雙赤條條地加入跳舞的行列。舞池裡的男女個個都相擁著,有的相對著有的背向著,可是每一對伴侶的下體都正在交合著。我和小惠也互相擁抱著,可是我並把肉棍兒塞進她底下。小惠在我耳邊輕聲說道︰「童先生,你底下那麼硬,怎麼不放進去呢?」

我笑道︰「你不是怕給太多人輪姦嗎?所以我就不進去,可以讓你減少一個呀!」

小惠笑道︰「死人,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說著伸手牽著我的肉棍兒進入她底下的小肉洞裡。

音樂暫停了,小惠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與此同時,另外有一個女郎投進我的懷裡。我們之間雖然不說一句話,可是下面卻很快地插上了。這位女郎的身型比較豐滿,胸前那兩座乳房非常巨大。頂在我胸部,真是又溫軟又舒服。不到一個字的時間,又交換舞伴了。被我插入的是一位嬌小玲瓏的小姑娘,她的身型太小了,我要把她抱起來才可以把肉棍兒插進她的小肉洞裡,她那裡也是十分緊窄,雖然不方便抽弄,卻也將我的肉棍兒箍吸得十分舒服。

音樂一首一首地播過去,我懷裡的女人也一個一個的變換,高矮肥瘦,樣樣試過。又輪到小惠依入我的懷裡。我就把小惠抱起來退出了舞池。

我對她說道︰「小惠,你累不累,我們找一個地方休息一下吧!」

小惠帶我走到一個房間裡,在浴室裡沖洗了一身汗水後,我們一齊躺在床上。小惠依在我懷裡,我玩摸著她的奶子,笑道︰「小惠,剛才那麼多的男人輪流玩你,那時的感受怎麼樣呢?是不是很舒服呢?」

小惠在我大腿上打了一下說道︰「鬼才舒服哩!被你們輪姦都叫舒服哇!我自己高潮又來得快,讓你第一個插進去時就已經趐麻了。接下來的無非是敷衍應酬而已,我是有心讓你玩多幾個女孩子,你卻取笑起我來了。」

我把小惠摟進懷裡,在她的臉上和乳房上狂吻起來。小惠掙扎著說道︰「不要再胡搞了,要嘛你就正正式式和我玩一次吧!以便留給我一個美好的回憶!」

我聽了立即就要翻身爬上小惠答身上。小惠用手撐拒著說道︰「你先躺著,我來為你服務。等我不行了,你才翻過來弄我,我和你玩過好多次了,你還沒有在我那裡射出來過,這次你玩到在我底下出來好嗎?」

我點了點頭,於是小惠就趴在我身上用嘴把我的肉棍兒吮得硬梆梆的,然後讓她那溫軟滋潤的小肉洞套下來。我一邊摸捏著小惠白嫩的乳房,一邊欣賞著小惠紅潤的肉洞兒吞吐我下體的得意姿態。玩了一會兒,小惠無力地攤到我身上。我便從下面向上頂。小惠被我頂得身軟如棉,我再翻到她上面狂抽猛插。小惠嬌喘不已,繼而四肢冰涼。我較早時雖然喝過特製的湯,可以歷經數十個女人而不洩。可這時也差不多藥退了,一陣異常的快感襲來,我便伏在小惠綿綿的肉體上一洩如住了。

歡娛過後,我倦倦地臥在小惠棉軟的肉體上睡著了。

一覺醒來,我已經睡在另一個房間裡了。早先那兩位白衣小姐站在我床前笑容滿面地說道︰「童先生請梳洗,然後到上面用早餐吧!」

我疑惑地問道︰「小惠呢?」

一位白衣少女笑道︰「童先生,春夢了無痕。不要追憶了,我們服侍你沖洗吧!」說著兩位少女都把白衣脫去,赤條條地扶著我入浴。在浴室裡,我精神充沛,要求白衣少女和我歡好,她們都表現得熱情。那時我渾身塗滿了肥皂液,一會兒摟著短髮的少女玩,一會兒抱著長髮的少女干。粗硬的肉棍兒輪流在她們滋肉的小肉洞進進出出。把兩位細皮嫩肉的女孩子玩得興高彩烈。短髮少女興奮起來了,她肉緊地抱住我說道︰「你玩得我好舒服哇!我想你往我肉體裡射精,你專心玩我一會兒吧!」

我回頭望望長髮少女,她嬌媚地笑道︰「你先玩她吧!你在她身上出了之後,我們還可以再把你搞硬起來,那時你才專心地玩我吧!」

於是我把短髮少女的嬌軀放在浴池邊沿,她把兩條雪白的嫩腿高高舉起。我一邊把粗硬的肉棍兒在她緊窄的小肉洞裡狂抽猛插,一邊捧著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搓揉摸捏。直把她玩得欲仙欲死,如癡如醉,才往她的肉洞裡噴射了精液。

我離開短髮少女肉體,她攤在池邊動也不動。雙腿垂下,潔白的小肉縫裡溢出我剛才發洩在她裡面的漿液。

長髮少女拉著我下池洗了洗,她笑著對我說道︰「我們到上面,你躺在浮床上,讓我動,你靜靜地享受就行了。」

原來,長髮少女為我做肉體按摩。她伏在我身上,用堅挺的乳房從我的胸部開始,拂掃到我那軟軟的陽具,逗到它抬起頭來。然後把它含入可愛的小嘴裡舔吮,一直吻至它變成粗硬的肉棍兒。才抬起臀部,把她美妙的小肉洞套上去。她一邊騰躍著粉臀,把溫軟的腔道套弄著我敏感的龜頭,一邊還牽著我的手去撫摸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嘴裡也哼出了扣人心弦的呻叫聲。我望著她長長的頭髮披散下的嬌媚臉蛋,深深感到與這樣的青春小貓做愛,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大約玩了半個鐘頭時間,長髮少女的陰道裡淫液浪汁橫溢,我也噴入漿液去和她的液汁交融。事畢後,兩位白衣少女為我穿戴整齊,一直送我到升降機。一位綠衣小姐帶我到櫃檯兌回餘款,原來數目仍然相當可觀。綠衣少女帶我到一間休息室,她告訴我等一個小時後,小艇來了之後就可以離開了,我拿出一些錢想給她做小費,她也像其他女孩子那樣婉拒了。我問她能不能留下來陪我,她笑著點了點頭。我把她摟進懷中,同時也伸手到她衣服裡面。原來綠衣少女身上除了一件連衣裙蔽體,裡面卻是真空的。我上下其手檢索著她的三大件,覺得她的乳房堅挺恥毛濃密。我的手指在她肉縫裡劃了劃,本來已經濕潤的小肉洞又泌出好些汁水。綠衣少女也把手伸入我的褲腰,握住我那半硬半軟的肉棍兒,顫聲說道︰「你這樣搞法,我難受死了!」

「那我你手裡握著的東西插進去玩一下,行嗎?」我涎著臉說。

「你要玩就玩嘛!不過可得快一點。小艇就要到了呀!」綠衣少女說著就把我的腰帶解開,又將我的褲子褪過膝頭。我迅速把綠衣少女的裙子掀開,欣賞她兩條嫩腿和小腹下的茸茸小肉洞。可是還未及看清楚,她已經跨上來,並把小肉洞套上我那粗硬的肉棍兒。我沒想到臨走之前還有這種免費大贈送,而且這種匆匆忙忙的行樂來得更加興奮刺激。綠衣少女在我懷裡騰躍了一會兒便軟在我身上。我把她的嬌軀抱起來,放到床上狂抽猛插,直把她玩得肉洞淫液浪汁橫溢。後來,綠衣少女手腳冰涼,花容失色,我才把熱騰騰的精液注入她的肉體。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汽笛的聲音,綠衣少女匆匆地推開我,同時把頭鑽到我懷裡用唇舌把我的肉棍兒添吮乾淨,然後把我的褲子整理妥當。接著就匆匆送我到小艇。我回頭一望,只見一道從她肉洞溢出來的漿液,順著大腿一直往下淌。

坐在小艇上我才開始覺得很疲倦,但是回想之前的一切艷遇,卻美夢一般的甜蜜,只是當小艇送我登陸之後,這美麗的夢景也消失不復再了!

*** *** *** *** *** ***

真是虛擬無限!一個完全不識賭、也從未入過賭場,更無上過賭船的人,竟敢在此「津津樂道」,誤入這裡的江湖前輩或者很不齒吧!不過這個只懂「OCR」的。好像臉皮越來越厚了!下星期再見!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