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野獸

文怡不斷發出哭聲。她在肛門由於浣腸已經變得很敏感,阿金的手指還一下一下的插入那裏。食指插入文怡的肛門裏,姆指在女人肉縫裏活動。文怡的那裏已經完全濕潤,使得阿金覺得奇怪。可是,立刻露出得意的笑容。這也難怪了,最近一個多月來沒人撫摸,不可能沒有反應。

「嘿嘿嘿,原來已經有性感了,妳是想起死去的丈夫了嗎?」

阿金的姆指完全進入柔軟的肉縫裏。

「啊……唔……不要……」

文怡張開嘴發出哼聲。

阿金把插入前後洞的姆指與食指透過薄薄的黏膜互相呼應。

「這樣,妳感到很舒服了吧!」

「不要……不要……」

文怡只是軟弱無力的搖頭。發覺雙腿快要鬆弛分開時,急忙又夾緊,不斷重覆這種情形。

阿金的二根手指繼續彼此呼應在二個肉洞裏活動。

不久後文怡的哭聲開始有微妙的變化,開始出現像喘氣的啜泣聲,而且逐漸升高。

「嘿嘿嘿,妳開始搖屁股了,真的舒服了嗎?」

「不……不要這樣說……」

文怡閉不上嘴,說話的聲音也不清楚。

不久後,汽車在郊外的一古老的西式別墅前停下。名義上是「阿金金融」的女職員宿舍,但實際上是賣淫的地方。

調教室就在這裏的地下室。從天花板上垂下鐵鍊或繩子,還有木馬、吊台、婦產科用診療台。好像都用過很多次,發出光澤,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使人聯想到刑房

文怡被放在中間的婦產科診療台上。

「啊……我不要……」

文怡發叫狼狽的叫聲扭動身體。可是遇到二個男人的力量,沒有辦法抗拒。文怡的雙腿很快被固定在架子上。

「嘿嘿嘿,妳想起生孩子時的樣子吧。像那時一樣會把妳的雙腿分開到最大限度。」

阿金笑著,開始搖動把手。

「啊……不要……」

雙腿隨著架子慢慢向左右分開,文怡忍不住大聲哭叫。

「嘿嘿嘿,快要完全暴露出來了。」

「露出可愛的地方了……嘿嘿嘿,看清楚了。」

阿金和阿昌只是看還不夠,分別在二個大腿上撫摸。

「不要……饒了我吧……」

文怡拼命扭動全身,好像要甩開阿金和阿昌撫摸大腿根的手。可是身體已經被皮帶固定,能動的地方只有頭和屁股。

文怡的雙腿被分開。可是阿金仍繼續搖動把手,文怡大腿根的肌肉拉直快要斷裂。

做一個女人那裏還有比這更羞恥的姿態,最想隱藏的地方,現在完全暴露出來。

阿金吞下口水。

「妳的陰毛真多啊!」

「不要……不要看……」

文怡緊閉雙眼,拼命扭動屁股。自己現在是多麼難看的樣子,沒有勇氣張開眼睛。

阿金好像著迷似的看,從恥丘開始的肉縫,已經完全能看清楚,而且張開嘴,裏面發出淫邪的光澤。

「嘿嘿嘿,已經生過孩子還這樣漂亮。不論色澤還是形狀,真是美極了。」

阿金用手把陰唇剝開,手指在裏面撫摸。

「不要……啊……」

文怡的身體跳動。

「不要……不要摸……哎啊……」

「嘿嘿嘿,用手摸的感覺也很好。無論後面或前面的洞都是最好的。」

文怡的屁股扭動時,阿金好像更覺得愉快。另一隻手同時找到女人的花蕾,用手指尖揉搓。

「啊……不要……」

尖銳的哭叫的聲,從一半開始變成有妖媚感的哭聲。反抗的力量迅速消夫。

「啊……不能這樣……不要……」

哭聲和哼的聲混在一起,說明了文怡身體的狀況。

文怡的身體裏開始麻痺,好像要溶化。大量的蜜汁溢出,使阿金的手指沾滿黏黏的液體。文怡咬緊牙關,那是拼命忍耐不要使自己發出呻吟。

「嘿嘿嘿,開始舒服了吧。妳想要了嗎?阿昌,準備好了沒有?」

「董事長,隨時都可以用了。」

阿昌手裏拿的是電動假陽具。還故意讓文怡看到,打開開關,發出振動的聲音,假陽具的頭部開始扭動。

文怡臉上立刻有恐懼的表情

「我不要那種東西……那種奇怪的東西……」

「妳不要說謊話。實際上,想要的不得了吧,這個東西很粗,所以插進去會很舒服。」

阿昌用假陽具的頭部,在文怡大腿根上輕輕摩擦,文怡的大腿肌肉猛烈顫抖

「啊……不要……饒了我吧

……」

文怡拼命搖頭哭叫,扭動屁

股想逃避,假陽具愈來愈接近性器。

「嘿嘿嘿,還不到扭屁股的時候。等一等,想不扭屁股也不行了,還是妳已經等不及了呢?」

阿昌慢慢插入,好像要使文怡更急躁。

「啊……怎麼可以這樣……啊……唔……」

文怡身上產生無法言語的恐懼感。

「你們是野獸……啊……」

從嘴裏說的話是相反的,已經被點燃欲火的肉體,敏感的纏繞在假陽具上,有如等待已久的樣子。

假陽具深入到駕人的程度,幾乎要刺破子宮。過去從沒有這樣深深插入過。文怡翻起白眼,發出痛苦的哼聲。

「我要飄了……唔……不要這樣…!」

「嘿嘿嘿,舒服了嗎?我會讓妳更舒服的。」

阿昌打開電開關,同時開始抽送。

巳經完全成熟的女人的本能,當然無法忍受這樣的動作。何況自丈夫死後,文怡一直是一個人。

文怡的身體挺起弓形,開始發出能聽出是性感的哭聲。她的哭聲隨著阿昌手裏操縱的假陽具,有節奏的升高。

「啊……這樣……哦……唔……」

文怡好像巳經忘記羞恥和羞辱,把自己完全投入愈來愈強烈的性感裏,全身好像溶化,官能的美感像波浪般襲捲著她。

「嘿嘿嘿,真了不起……好像纏緊了,妳真是好色的女人。」

「不要那樣說……」

文怡好像不能呼吸的樣子。

女人的性是很悲哀的,文怡完全成熟的肉體,已經開始忘記是受到阿昌可怕的玩弄。任何刺激都想要,任何刺激都會變成敏感的強烈性感。

就在文怡想忘記一切,讓自己投入恍惚的陶醉感裏時,假陽具的動作突然停止。

「啊……」

文怡張開哭濕的眼睛,好像說為甚麼要停止的看阿昌。

可是,她看到阿金手裏拿玻璃製浣腸器。裏面已經裝滿甘油液,而且比先前用過的更大,至少有一千CC。

「啊……不要那個……不要啦……啊……」

文怡立刻發出悲叫聲,好像從快樂的世界突然掉入地獄裏。

「不要……不要浣腸啦……」

「嘿嘿嘿,我是怕妳的屁股洞太寂寞,所以才給妳浣腸。我是想讓妳一面浣腸一面洩出來。」

阿金慢慢把管嘴插進去。

文怡拼命搖動屁股掙扎,顯出非常狼狽的樣子。

「不要啦……不要了……饒了我吧。」

難怪文怡這樣狼狽不堪。因為前面深深插入假陽具,肛門還插入粗大管嘴。

不久前,才體驗過浣腸的可怕。

「妳說說看,願意接客,任何男人都願意。快這樣說吧!」

阿金用管嘴在文怡的肛門裏攪動。阿昌也配合阿金的動作慢慢操縱假陽具。

「啊……不要那樣……」

「妳不說,就要浣腸了。這一次有一千CC,是剛才的一倍。甚麼情形,不用我說,好也能知道吧!」

「不要……千萬不能浣腸。」

文怡緊張的搖頭。

「不想浣就說願意接客。」

「我不能……不能說那種話……」

「妳不說就要浣腸了。」

阿金推動一下浣暘器的推桿,甘油液流進去一點。

「啊……不要射進來!」

文怡立刻發出慘叫聲,那種感覺使人無法忍耐。

「不要……啊……」

「嘿嘿嘿,妳真固執,好像不受罪是不行了。」

阿金發出嘲笑聲開始慢慢操作推桿。在這同時,阿昌也打開電開關。

「啊……鳴……不要啊……」

文怡發出慘叫聲,屁股上下跳動。文怡沒有辦法不哭叫,在火熱的下腹部有假陽具在裏面振動,還有不斷流入肛門裏的感覺……文怡的腳尖都開始顫抖。

「我說……我說……所以不要……啊……」

文怡不顧一切的喊叫。

「嘿嘿嘿,妳只要說出來,就會停止。」

「我願意接客……甚麼樣的男人都可以……」

文怡上氣不接下氣的哭叫。

「妳沒有說謊吧!」

「是真的……真的要接客。」

現在的文怡只有這樣回笞,心裏產生黑暗的絕望的感覺。

「那麼,第一個客人就是我和阿昌。」

「好……所以……快停止﹕…」

那種不斷流入甘油液的感覺,實在無法承受。文怡覺得只要能避免那種感覺,就願意做任何事。

阿金這才停止注入甘油液

這時候已經注入四百CC。阿昌也關閉電動假陽具的開關。

「嘿嘿嘿,現在用我的肉棒給妳插進去,代替這個假陽具。」

阿昌高興的說著,和阿金一起把文怡從診療台上放下文怡。從天花板上拉上鐵鍊,把涸綁文怡雙手的繩子栓在鐵鍊上,然後拉高到文怡需要用腳尖站立的程度,原來他們是要站著姦淫文怡。

「現在,有阿昌插入妳前面,我要插入妳的後面。」

阿金笑嘻嘻的說。他是肛門迷,所以第一次就想玩弄文怡的肛門。

可是,文怡無法理解阿金說的話,過去只有正常性生活的經驗,所以不知道甚麼是肛門性交

「妳真笨,我是說要插入妳的肛門裏。」

「你說甚麼……那是不可能的……」

文怡還無法相信阿金說的話,可是恐懼感使她的的貸音顫抖,原來火熱的臉立刻蒼白,臉頰抽畜。

「妳只有一個人,我們有二個男人,阿昌要從妳的前面插入,我能插入的地方只有妳的屁股洞了。嘻嘻嘻……這叫三明治。」

「啊……那不是人做的事情……要被二個男人同時……」

文怡產生頭昏般的刺激,把她吊起來用腳尖站,原來是為了前後同時姦淫。

「不要……絕對不能那樣……」

阿金嘿嘿笑著說。

「客人不限於一個人,有時候妳要同時接二、三個客人。」

「妳現在明白了吧。要用身體的每個部分使男人高興,又不是黃花大閨女,妳應該輕輕鬆鬆的同時應忖二個男人的。」

阿金和阿昌互看一眼,發出淫笑的聲。

這時阿昌突然打開假陽具開關。發出嗡嗡聲,開始振動。同時,阿金把浣腸器插入肛門裏開始注入。

「啊……不要……不是那樣的……」

文怡立刻扭動全身哭泣。

「鳴……不要……哎喇……」

「嘿嘿嘿,我會讓妳更舒服一些,那樣妳就更容易接受我們了。」

「不要……啊……唔……」

文怡強烈恐懼中,發現自己的身體無論如何也不能控制。開始溶化,假陽具的蠕動引起女人的性感,連浣腸也變成淫邪的刺激感。

「啊……唔……」

忍不住發出哼聲,就是想克制自己不要扭動屁股,但像別人的身體一樣,敏感的反應,為強烈的快感溶化。

「還是妳的身體比較誠實。一面浣腸還一面有這樣的性感。原來妳是喜歡前後一起玩弄的。」

「不……我不是那樣……我沒有……」

「這樣濕淋淋的還設沒有嗎?妳裏面好像要把假陽具吸進去一樣的蠕動。」

連阿昌這種人都對文怡的敏感反應驚訝。

「嘿嘿嘿,好像浣腸也很適含妳。」

阿金也笑著繼頡推動浣腸器的推桿。六百、六百五十……七百CC2…。

「啊……不要繼續射進來了,我會死的。」

「嘿嘿嘿,沒有關係,妳是死不了的。」

「啊……你是魔鬼……」

文怡大聲哭泣。可是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那是為痛苦,還是為快感發出來的哭聲。

「嘿嘿嘿,接受的態勢已經形成了,現在讓我們嚐嚐味道吧。」

阿金拔出浣腸器,一千CC的甘油液已經完全注入。

「唔……太過分了……我不要。」

文怡搖頭哭泣。強烈的便意使她皺起眉頭,身上也冒出冷汗

「妳不用急,馬上就會把我的肉棒給妳插進去了,嘿嘿嘿。」

阿昌一面脫褲子一面笑。露出挺立的肉棒向文怡走過去,那是驚人的粗大,丈夫的東西簡直無法相比。

「啊……」

文怡發出狼狽的哼聲,把臉轉開。想到終於要被這些魔鬼……。加上強烈的便意,身體更激烈顫抖。

「不要……不要……」

「妳不是不要,是想這個東西吧。」

阿昌把火熱的肉棒放在文怡的大腿上摩擦。

「不要……」

文怡急忙扭動身體向後躲避。可是,阿金等在那裏,烏黑的肉棒碰到文怡的屁股。

「啊……等一下……我很難過……求求你……讓我去廁所吧……」

為躲避阿昌和阿金的肉棒,用力扭屁股的關係,產生更強烈的便意。

「嘿嘿嘿,妳不用擔心。我會用這個東西給妳的屁股洞塞住的。」

阿金把肉棒頂在文怡的肛門上,他是準備要姦淫注入很多甘油液的肛鬥。

「啊……不行啊……讓我先排出去。」

「那是辦不到的。我要使妳的身體變成離不開我的身體,嚐過一次就、永遠忘不了。」

阿金從文怡背後抱住屁股就刺破菊花蕾。

「啊……不要……我怕……救命啊……」

肛門被嘶破的感覺是文怡眼前變成黑暗。發出絕叫聲,露出雪白的牙齒仰起頭。

「嘿嘿嘿,我也要給妳插進去了。」

阿昌從文怡前面開始進攻。

「啊……」

文怡被二個男人前後夾住,忍不住哭泣。她沒有信心能忍耐這樣的刺激。

先進來的還是阿昌。深深插入後,文怡已經無法反抗時,阿金的肉棒慢慢推開肛門進入,那裏好像要破裂般的痛。

「啊……鳴……弄壞了……」

「嘿嘿嘿,不可能壞的。因為妳的屁股洞是世界上最好的!…啊……夾緊了……」

「董事長,前面也好極了。」

阿金和阿昌同時開始慢慢活動。

「鳴……救命啊……」

文怡的聲音已經變小。

「我現在教妳很有趣的事吧!用車壓死妳丈夫逃走的就是我,為了把妳弄到手,有妳丈夫在,是不行的。現在妳是被死丈夫的人前後強姦。」

阿昌用力抽插,同時撫摸乳房。阿昌還告訴她,那個借據也是假的,這一切都是阿金設計好的事。

「嘿嘿嘿,這是因為妳太美了,所以才有這樣的結果,要恨就恨妳自己美麗的肉體吧!」

阿金在文怡身後用力抽插,同時在她耳邊悄悄說。

可是文怡好像聽不到他說的話,只是哭著喊救命。

陷入陷阱裏的文怡,變成美麗的野獸,供男人洩慾,也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