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戰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早就習慣了被女人拒絕嗎?不要忘記妳那大奶姐姐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

我開始覺得翠華是打完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遠遠不及那小子。

無論如何,我們已經達到要對手知難而退的目的。我有點失望,本來以為那位男生為了要翠華證明我倆關係,會要我當著他面前親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沒想到兩句說話就打發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沒耐性。

「我送妳回家吧!」我拍拍翠華的肩,她一臉傷感,慧劍斬情絲從來不是易事,雖然在過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斬。

到達外家後,女孩獨個下車,回頭問我:「姐夫你不上來坐坐嗎?」

我搖頭笑說:「不了,妳忘了今天的任務是要極秘密進行?」

「也對,那今天謝謝你了。」翠華點點頭,我擺擺手:「小事,不用謝。」然後看著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樓的升降機。

我輕嘆一聲。其實我不明白這個阿威到底逼到翠華什麼程度,要她放棄這段感情,看來她明明也是很喜歡對方的。這個只能怪小男孩過份急色,嚇跑了好女孩。

「算吧,翠華這麼可愛,換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歸家途中,我獨個哼著。先打電話給老婆報告一切順利,再問問幫了小姨有什麼獎勵。妻子一聲冷語說:「當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還要得到什麼?」我想回答只拿了名銜,卻沒有福利,怎麼看也不是划算的交易。

(三)

回到家裡,老婆已經煮好飯了。妻子有個優點,就是無論心情如何,也總不會忘了給老公準備晚餐,記憶中就只有替小光打手槍那兩天沒有煮飯,要出外用餐,其餘日子都是享用溫馨的住家菜。

「嘩!今天這麼豐富。」我不忘賣賣口乖。老婆白我一眼,諷刺道:「老公這麼辛苦當我妹妹的情夫,不吃好一點不行啊!」

我無言而對,妻子遞起筷子質問道:「有沒接吻?有沒牽手?」

我沒好氣的說:「電話中不是解釋過,那男孩子說兩句話就打發走了,要接什麼吻?何況翠華是我小姨,牽牽手又算什麼了?」

老婆不甘道:「姐夫和小姨的牽手,跟男女情人的牽手是不一樣的!」

我無辜說:「對我來說都是不涉男女感情,是一樣的。說來我老婆怎麼這樣小器?妳替弟弟洗雞巴,疑似出軌我都沒話說了,我牽牽翠華的手,妳倒跟我計較啊?」

然後看到妻子目露兇光、殺氣湧現,我立刻沉默收皮。從老婆這個眼神可以得知,他朝我若有幸吃掉小姨之日,亦將是命喪黃泉之時。

埋位吃飯,老婆廚藝一向是沒話說的好,這頓晚餐令人滿意。我邊吃邊敘述下午發生的事,妻子聽了,也替男孩難過:「翠華這樣做,會不會太傷人了?」

我若無其事道:「情場如戰場,你不傷人人傷你,我覺得翠華是很理智,沒有一時心軟被吃掉。」

老婆盯著我,語帶雙關的說:「是啊,我當年就是一時心軟被某個人吃掉,這樣就一輩子了。」

我放下飯碗,不滿道:「妳意思是一時心軟,嫁了一個不濟的老公嗎?是不是要我教訓妳?」

老婆慌張逃跑:「我開玩笑的。人家要洗碗,晚上才給你教訓。」

「不!這種侮辱沒男人可以忍受,我現在就要給妳好好教訓!」我像餓狼般撲向老婆,飽暖思淫,吃完幹炮,人生一樂也。

「老公,真的不要,我認錯了!人家煮完飯身上都是汗,不要弄我!」就在妻子被我半推半就脫光衫褲,正要舉旗南下,直搗黃龍之際,那不識趣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老公,電話響啊!」老婆像得救般催促我道。

「不用理,都是銀行推銷。」我殺得性起,懶得去理會,老婆拍打著我胸口嚷叫:「星期天晚上哪有什麼銀行推銷?快接!可能是重要事。」

我說不過老婆,只有半途而廢,悻悻然拿起電話,看看號碼,是來自小姨子的手機。

「是翠華?」按下接聽,對面傳來氣急敗壞的聲音:「慘了!姐夫,阿威真的要自殺啊!」

「自殺?」這句話可不是說笑,瀰漫的春情被這一嚇頓時消散。翠華咽嗚著說:「我晚上有點擔心,發訊息跟他說,世上還有很多好女孩,我們不做情侶也可以當朋友,沒想到他只回了一句永別了。姐夫,我好怕啊!現在怎麼辦?」

我安慰翠華道:「也許他只是一時之氣,又或是嚇嚇妳。」

「不!他這個人很認真的,說出的事一定會做到,不會拿這種事嚇我的。我打他的電話也不接。」翠華越想越怕,哭出淚來。我也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在安全起見下,著小姨穩住心神:「好吧,妳先冷靜。妳知道他住哪裡嗎?」

「知道!他住在我家附近,但我不敢去找他,怕會更刺激他的情緒。」

「好吧,這種事男人安慰會比較好。岳父岳母知道嗎?」

「爸媽在外面看電視,我怕他們擔心,躲在房間裡打電話。」

「妳做得很好。我現在立刻趕來,這種時間不會塞車,半小時後在妳家樓下等!」

「嗯!」

掛線後,旁邊的老婆也擔心問道:「你說什麼自殺?發生什麼事了?」

我嘆口氣說:「妳家小妹的情郎要殉情了。」

「什麼?」

人命關天,我與妻子連忙穿衣,趕緊下門,開足車速,只大半小時便到達老婆外家。阿威跟翠華份屬同窗,同一校網下住處也距離不遠,迎了翠華上車,我按著她說的地址而行。

「大姐也來了?」看到老婆,翠華有點害怕,妻子沒有怪責,柔聲安慰道:「我什麼也知道了,這種時候多個成年人開解會好一點。」

到達阿威住所,連泊好車的心情也沒有,隨便放在路邊,就往男孩家裡衝。

「是這裡了!」翠華指著前方木門說,我上前按下門鈴,迎門的是位中年婦人,看樣子應該是阿威的母親。

「抱歉打擾,我是阿威同學的兄長,我妹妹找不到明天上學要交的功課本,說可能上次來溫習時忘記了,想過來找找。」我知道這種藉口很爛,但在如此危急的情況下,可以說出算是合理的解釋,我覺得自已的急才是很不錯了。

「這樣嗎?你們問問小威吧,他在房裡。」男孩子的家總是比女孩子的易進得多,伯母沒多懷疑便讓我們進門。從她一點也不認識翠華的樣子看來,小姨子應該是還未拜會過對方父母。

翠華率先走進小走廊,而從其對位置的熟悉,斷不會是首次進入這間屋,父母不在,孤男寡女單獨共處一室,看來他倆的關係頗為親密。

「在嗎?我進來了。」小姨敲了兩下,推門而入,只見今早的男孩坐在電腦前打著電玩,哪裡什麼自殺了?

「是翠華?哎呀,慘了!被敵方擊落,我給妳害死了。」

我們兩個大人加一個未成年少女無言對望,臉上都是哭笑不得的表情。

(四)

阿威的父母算是開明,懂得尊重兒子私隱,讓我們幾個關上門自已傾談。四個人擠在男孩房間,吃著伯母拿來的蜜柑,阿威若無其事的說:「自殺?誰說要自殺了?」

翠華生氣嚷著:「你不自殺為什麼要發那種訊息啊?電話又不接!」

「打電玩聽不到嘛!」阿威想了一想,恍然大悟道:「妳說那個訊息?妳誤會了啦,我打算轉校,所以跟妳道別。」

「轉校?」

阿威點點頭說:「是啊!最喜歡的女孩都不要我了,試問還有什麼面子留下來?想著以後都要看到妳可愛的臉,卻已經是別人馬子,心情就很低落啦,不如轉校好了。」

翠華斥責道:「你讀書就是為了泡女啊?泡不到女就要轉校麼?以前跟我說的理想,原來全部是騙人的。」

阿威擺擺手說:「我從來沒有騙妳好不好?我的理想沒有改變,只不過是想轉換個環境。」

「轉換環境你以為那麼容易?立刻可以找到願意接收你的學校嗎?你知道新學校一定好嗎?什麼也不考慮,你這個人總是衝動。」小姨子繼續罵著,阿威作個投降狀:「好吧好吧,我不轉就是了。其實我也只是說說而已,剛才想清楚還是捨不得翠華妳,想著不能一起,可以見見也是好的。」

說著他又高興道:「不過想不到原來妳這麼關心我,聽到我要自殺,就立刻趕來了。老實話,難得給我認識翠華妳這麼漂亮的女生,我又怎捨得死?」

好小子,這種時候也不忘口甜舌滑,果然是泡女神人。

小姨臉上一紅,拍打男孩的肩:「你臭美啦,我只是不想有人因為我而死。還說喜歡我,分手不夠半天就有心情玩電玩了!」

「我是要以光線和聲音來麻醉自已。」阿威滿有道理的解釋,然後望著老婆問:「這位是?」

「我姐姐,她和姐夫好心跟我一起來,看看有什麼能幫忙的。」翠華忘了介紹,順口溜著。阿威作了個奸笑表情:「呵呵,是姐夫啊?」

「喔?」小姨子一時語塞,人世間大部份的謊言都是由本人戳破的。

我跟老婆相視一眼,想說不如先回家繼續剛才的大戰,小孩子的事,大人很難管。

「唉,什麼第三者原來是假的。其實我也不知道翠華妳生什麼氣,要找姐夫來扮男友跟我分手。」阿威知道我倆關係,作一個極之失望的表情,氣難下的問道:「妳要劈我腿沒關係,但至少讓我知道原因吧?我對妳不好嗎?我做錯了什麼嗎?理由也不給一個,我很不甘心耶!」

「這……」小姨子有口難言。這時輪到老婆忍不住說:「翠華不好意思說,那讓我來告訴你吧!是因為你強迫她跟你上床,你們還是學生,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我妹妹要跟你分手,絕對是合情合理的!」

「我強迫她跟我上床?」阿威瞪大眼叫:「翠華,我什麼時候強迫妳跟我上床了?」

翠華耳根紅透,答不出話來。阿威抱頭嚷著:「我認我是很想跟翠華上床,也有問過她,但從來沒有強迫,甚至她答應了一次,後來又反悔,我也沒說半句啊!」

阿威的答案令我跟妻子摸不著頭腦,事情陷入羅生門,大家各執一詞。他看來沒有說謊,翠華亦沒有冤枉對方的必要。終於因為受不了大家的質疑,小姨子說出真話:「好吧!是我誣蔑他,他沒有逼我,但今天不用做,早晚一天也要跟他做呀!」

阿威拿出真心說:「翠華,我對妳是認真的。妳不願意,那種事結婚以後才做都可以。我知道大家求學時期,是會有很多憂慮,但我保證跟妳一起不是為了妳的身體,妳一天不答應,我發誓不會碰妳。」

一個十六歲的男孩能夠說出這樣的承諾,先不論是否真能做到,已經叫人讚賞。老婆到此也心軟下來,向小姨子開解道:「學生談戀愛我的確是不贊成,但如果阿威是懂得尊重妳,那當個普通朋友也無不可。」

阿威立刻誠懇的說:「對,當個普通朋友也沒關係,只要翠華妳不故意避開我,不找那些中年大叔來氣我,我什麼也答應!」

中年大叔?說得好好的,怎麼又提起這個?

翠華被我們逼得慌了,紅著臉不發一言,阿威激動的問道:「真的連當普通朋友也不可以嗎?我到底做錯了什麼,要妳這樣對我?」

「嗚……」翠華的耳根紅得發紫,最後在走投無頭下大聲嚷叫:「我們當不了普通朋友的,我喜歡你,想當你女友,想當你老婆,繼續跟你交往的話,我是一定會嫁給你的!」

阿威大喜過望,從椅上爬起來說:「那不是很好嗎?我會努力讀書,以後努力工作,給我妻子最好的生活!」

「但……」小姨子咽嗚著,老婆奇怪問道:「翠華妳到底還在擔心什麼?」

「我……我……」翠華咬著下唇,看到大家都在期待她說出心中鬱結,女孩知道避無可避,只有認命地說出她擔心的事情:「阿威那裡太大了,人家會受不了的!」

「什麼?」我們一同驚訝,做夢也沒想到,原因竟會是這個。

小姨子低著頭來道明一切。原來前陣子跟小光抹身,小女孩口裡輕鬆,其實也被兄長的大雞巴所震撼。翠華嘰哩咕嚕道:「我一直以為男生的那兒是小小的一條,沒想到看到二哥的,才知道原來是那麼大的一根,又粗又長,硬梆梆的嚇死人了。人家那裡連塞入綿條都不舒服,怎麼可以插那種東西?」

翠華越說越急,語帶半泣:「我安慰自已,不是每個男生都這樣子的,不必太擔心。於是上次到阿威家裡玩時,從門隙偷看你換褲,心想一定是很小的,怎知道比二哥那根還要大,我不跟你分手,是一定會給你插死的!」

我跟老婆十分尷尬,雞巴太大會嚇走媳婦的故事,在現實中原來真是有的。

阿威沒好氣的說:「我以為妳害怕什麼,每個男人都是一樣的好不好?妳會知道怎樣的男人才適合自已嗎?」

翠華抹抹眼淚,伸手指著我道:「姐夫那種,我應該沒問題。」

我牽著老婆的衣角,確定小孩子的糾紛,大人不宜參與,我們先回家吧!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