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的處女

隨著覆蓋在陰道口的大手的動作,薇薇也忘記了詢問,忘記了說話,只捏著手裡的陰莖,不斷的顫抖,不時從嘴裡發出兩聲呻吟。

「好妹妹,把腳張開好麼?」葉揚見薇薇的陰道口已經在他的魔手擺弄之下,濕如湧泉,急忙趁熱打鐵,說道。薇薇早已神志不清了,聞言就把雙腿分開。還好她尚有一分清醒,一分害羞,只是把原本併攏的雙腳分開了一絲,不再如之前那樣緊密。

可是這一絲就夠了。葉揚的手得到這一點空間,順勢乘虛而入。食指和中指準確的找到薇薇的陰道口,左右摸索著找到了兩片細膩的如同油脂一般的陰唇,再沿著陰唇慢慢摸索,找到上方一粒小小的凸起,心知這就是陰蒂了。

於是用食指和拇指輕輕鉗住那一粒小小的肉核凸起,再溫柔的揉捏,順著陰蒂的邊緣慢慢旋轉。

薇薇被此一捏,頓時全身顫抖,蜂腰緊繃。一雙美麗的眼睛大大睜開,原本輕輕握著著陰莖的手忍不住就用力一緊,不由自主的上下亂顫。卻不知不覺,手裡的陰莖在她這樣擺弄下,又增大了許多。原本只有4公分左右的粗細,14、5公分的長短,瞬間虯首怒昂,足足大了一圈長了一截,一隻手已經快要把握不住,只有兩隻手一起扣住才能勉強包容。

而薇薇感覺到自己的下身正在被葉揚肆意玩弄,雖然心裡覺得很是羞恥,覺得女孩子的那裡不應該被一個男性隨意觸摸、玩弄,但是卻又提不起力氣來拒絕,身上一直軟綿綿,一陣高飛的感覺,煞是快活。

擺弄了一會兒,薇薇的下身已經是泥濘不堪,陰道里面流出的淫水大濕了一片床單,甚至連原本細密有致的陰毛也被弄濕,在葉揚的魔手挑逗、蹂躪下粘成一團、一綹,雜亂無章。

葉揚見此情景,知道身下的美人不但已經被挑起了春情,還被跳動起了身體的慾望,情知火候已經八九分了,於是把手抽了出來,用雙手溫柔的分開薇薇的雙腿,順便把薇薇的雙手從自己昂首舉頭,獨目怒睜的陰莖上拿下,環在自己身後。然後把雙膝併攏,擠入到薇薇微分的雙腿之中。

薇薇只隨著自己被葉揚任意擺弄,完全忘記了反對的心思。隱隱覺得自己的雙腿被人打開,手臂被舉了起來,放在了一個結實有力的後背上面,順手就抱住,還拉向自己的胸口。

葉揚發現薇薇把他拉向她的胸口,也無法忍受薇薇這麼主動,熱血上湧,順勢就趴在薇薇的乳房上面。弓起後腰,用自己的嘴巴慢慢舔過薇薇的乳溝,再用舌頭慢慢品嚐她美麗、柔軟的乳房。從最外圍開始,一圈一圈的舔上去,逐步接近那最美麗的頂端,突然一口叼住。

薇薇全身顫慄,只覺得自己的乳頭被葉揚含著,乳頭在他的舌頭撩撥下左右晃動,不時被舌頭上凸起的味蕾用力刮過去。每次刮過,都會覺得全身顫抖,舒爽無比,只想夾緊下身。

慢慢的,葉揚的嘴巴舔過薇薇的乳房,舔過乳頭,再舔過她的脖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次封住薇薇的櫻唇。

此時薇薇已經不再和剛剛那樣青澀了,也同樣以雖然不熟練但是熱烈的回吻來迎合葉揚。兩人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唾液交接,有些瘋狂的樣子。

葉揚的手,則乘著親吻的時候,偷偷的繞過薇薇的後背,從肩膀後方伸出,反扣住薇薇的鎖骨,緊緊地固定住兩人的身子,再慢慢的把自己的下身貼近薇薇的下身。

當兩人的下身接觸在一起的時候,薇薇全身一抖,她雖然已經失去大部分思考能力,但是也知道自己下身接觸到了什麼,那就是葉揚粗大的陰莖。但是她並不知道葉揚把陰莖貼近她的下身是要做什麼,因此也沒有反抗,依然任由葉揚動作,自己還是緊緊的抱著葉揚。

葉揚沒有受到抵抗,就把陰莖慢慢的移動,尋找著最佳的角度和入口。此時薇薇只覺得那個肉棒在自己的下身好像蠕動一般在點來點去,不由的好奇道:

「哥哥,你在找什麼嗎?」

葉揚笑道:「是啊,我在找你的陰道入口呢。」「你找得到嗎?」

「要不妹妹你幫我一下?」其實葉揚已經找到了薇薇的陰道口,但是他更希望是薇薇來幫他把自己的陰莖插入妹妹的陰道中。

薇薇不知就裡,於是真的伸手握住那個巨大的陰莖,移動的放在自己的陰道口,只覺得兩片陰唇似乎隨著呼吸一張一合,好像在舔舐那個陰莖,又好似在盼望那個陰莖盡快插入一樣,心裡只覺得奇怪,卻也不去深想。只是在對準之後,說:「哥,對準了」

然後又疑惑的問:「哥,你不是想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吧?」葉揚笑笑,說:「是啊,哥哥已經快忍不住了。」「可是哥哥的陰莖那麼大,能插入麼?我以前用手指摸過,這裡很細的呢。」葉揚失笑,雖然他也希望能給薇薇多一些解釋,但是他已經有些無法克制了,就簡單回答:「我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好……吧……」薇薇有點猶豫,「那我們這樣是在做什麼呢?」天真的女孩子呃。

「嗯……因為我愛你,我們做的行為就叫做『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把自己的陰莖沿著剛剛校對好的路徑,緩緩的擠到薇薇的陰道口中。

薇薇聽見這個詞,終於想起來什麼:「把你的陰莖插到我的陰道里面就是做愛啊?」她終於有點慌亂了,「同學說,做愛會懷孕的!而且我也不想這麼早做愛啊。」雖然薇薇和很多女子一樣做過為人妻為人母的幻想,但是她卻不知道原來這樣一個過程就是為人妻為人母的一個必經之路。

可是已經晚了,薇薇只覺得她的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而又滾燙的陰莖分開,而且那個陰莖還在向裡面頂入。不由得哭叫起來:「我不要做愛啊,我不要懷孕……」

葉揚哪裡肯停下,他看見薇薇的反抗並不是很激烈,知道她還在天人交戰:

一邊是自己的堅持,一邊是身體的慾望。便望慾望上加了一把火:「做愛也可以不會懷孕的啊,而且做了之後你就會喜歡上這項運動的哦。」說著,葉揚的陰莖已經分開薇薇的外陰,把整個乒乓球大的龜頭塞入陰道口了,同時覺得裡面已經有了很大的阻力,心裡暗暗覺得驚訝:這小妮已經這麼濕了,居然還這麼難插,莫非是個名器?這可不能便宜了別人!

可憐的薇薇,下身被滿滿的堵住了一個龜頭,只覺得酥麻又有點疼痛,尋思抗拒又覺得舒爽迎合,莫是矛盾啊。力量又不足以推開身上的人,只能嘴上哽咽:

「你是我哥哥啊,我不能嫁給你的,你放開我吧。」「那,妹妹你嫁給我吧。」葉揚聽了,隨口說道。薇薇聽了頓時愣住,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就在這一愣的功夫裡面,陰莖又插入了一寸來長,整個龜頭已經沒入了薇薇的陰道中。葉揚只覺得前方似乎頂到了什麼,心裡有數,這就是薇薇的處女膜了。

葉揚不急著捅破薇薇的處女膜,只是讓陰莖貼著那片阻隔,再緩緩退出、緩緩插入,讓龜頭不斷的刮擦這薇薇的陰唇和陰道。

未經人事的薇薇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挑逗,頓時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斷斷續續的抗拒,又感覺到自己下身正在被一個巨大肉棒插入,肉棒的溫度似乎都超過的兩人的體溫,滾燙滾燙。

葉揚微微一頂,對處女膜施加了一點點壓力。只聽見身下的人慘叫一聲「啊,好……痛啊……」,薇薇不明就裡,帶著哭腔問,「哥……你是……不是插壞了我的陰道……啊!,好痛。」

葉揚回答:「不是,這是你的處女膜被我的陰莖親到了呢!」雖然薇薇並不是很瞭解男女之事,但是也略微知道處女膜的意義的,連忙拒絕:「你不要弄破啊,我怕。」

「怕什麼?」葉揚故意挑逗,依舊強忍這一捅到底的慾望,輕輕抽插了兩下。

他是希望把好的東西慢慢品味的性格,所以才能忍到現在。

「怕……啊……」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比之前所有的抽插都要深入一些,陰莖已經可以感覺到處女膜被頂的有點變形了。薇薇抽泣的說,「我不要懷孕,不要被捅破處女膜啊……啊……」

「不會懷孕的哦」,葉揚舔著薇薇的耳垂,悄悄說,「不過,你後面那個要求呢……,我沒聽清楚啊。」

「不要捅破處女膜啊」薇薇尖叫。

「誰的處女膜?」葉揚又抽插了一下,這次插入的更深,有著薇薇淫水的滋潤,兩人的下身務必潤滑,要極大的克制才能忍住通道最深處的慾望。

「我的……」薇薇也有些無法克制了,她的身體出賣了她。但是因為處女膜被壓迫的疼痛,使得她還保留了一絲清明。

「處女膜在哪裡呢?」

「我的……那裡」

「那裡呢?」邪惡的挑逗。

「……」薇薇無法忍受葉揚一次次逐漸深入的陰莖,終於開口,「我的處女膜。」說完,自己都覺得很羞恥,但是心底的快感卻感覺增加了一分。

葉揚感覺到薇薇的下身似乎更加濕潤了,心裡更加快意,繼續問:「誰捅破你的處女膜呢?」他繼續挑逗,也不忘記繼續把自己的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出入了好幾個來回,一次比一次深入。

薇薇心裡害怕,終於克制不住,低聲叫了出來:「哥……啊……不要捅破我的處女膜」

誰知葉揚又問:「我的手在你背後呢,用什麼捅破啊?」「啊……用……那個什麼」薇薇終於想起來了,「不要用陰莖……啊……捅破我的……啊……處女膜!」下身的陰道在葉揚的輪番抽插下,她已經話不成句了。

可是葉揚不滿足,問:「那,整句話怎麼說的呢?」薇薇已經感覺到那個巨大的陰莖已經隨著每次的抽插,越來越深入到她的陰道里面,而每次抽插都會撞擊到她的處女膜,並且壓迫著她的處女膜往裡面凹陷一段距離,每次凹陷,都帶來一絲疼痛,這個疼痛越來越劇烈,情知如果再不說出個囫圇話,自己的清白身子真的就要破在這裡了,終於放下一切言語上的牴觸,低聲叫起來:「不要用你下身那個粗大的陰莖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葉揚有點驚訝,居然她還有精力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不過他還有後招,就說道:「前半句我聽清楚了,後面半句沒聽清楚,再說一遍……不要用我下身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隨著這句話,他又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和力度,並且每次都更加深入了一些。

「啊……」薇薇隨著他的抽插,全身酥麻,手腳都完全用不上力氣。而且更可惡的是,胸前的龐大的乳房一直被葉揚俯下的胸膛不斷摩擦,自己早已矗立堅聳的乳頭一直在他的胸口一上一下的刮碰擦擠,實在是越發的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覺得下身不由自主一陣陣抽搐,一陣陣緊縮,每次緊縮都會伴隨著一波波快感,如同浪潮一樣襲來,讓自己神志不清。並且隨著酸麻的感覺,陰道里也不斷的流出更多的體液,潤滑著兩人的結合部。

並且感覺到葉揚的越發深入,薇薇感覺到自己陰道里的處女膜已經逐漸的被擠壓到了盡頭,每次衝撞都能儘量的深入在陰道內部,深深的插在裡面,並且龜頭直頂在處女膜的小口上,然後用無可抵擋的力量向內突入,直到自己感覺到處女膜即將破裂的疼痛的時候,那個可惡的陰莖才似乎意猶未盡,勉勉強強的慢慢退出她的陰道。可是雖然疼痛,但是卻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爽,薇薇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只能覺得自己好羞恥。

「下半句要說清晰哦」葉揚看著薇薇的已經迷離的眼神,邪惡的追問,「不要用我粗大的陰莖,然後什麼?」

這時候如果有第三方視角能看見兩人的動作,就可以發現,薇薇的陰道已經被陰莖深深的插入。但是因為處女膜的韌性,和插入者的力道恰好的控制著,所以還沒有破損。只是陰道外圍的陰唇已經大大分開,一根沾滿了濕濕的淫液的,漲的有些發紫的陰莖,正在陰道中一抽一插。每次抽插都深入大約一半,插入的時候,陰唇霎時向兩邊分開,陰道口肉眼可見的鼓了起來。而抽出的時候,就看見肉色帶點紫色的陰莖從陰道里濕噠噠的拔出,帶著些許透明的淫液,逐漸的沿著男根留下。

羞恥歸羞恥,薇薇也知道如果葉揚再不停下他在自己陰道內抽插的動作,自己的處女膜必定會被捅破,於是勉強集中起精神,抵抗著一波一波的痛感和快感的糾纏,開口快速的回答葉揚的要求:「捅破我……啊……的……陰道里的……處女膜!」

「不行,沒有連續,再說一遍。」說著,葉揚的陰莖已經深深的插入了薇薇的陰道。接近十七釐米長,五釐米粗的陰莖,已經有接近一半插入到薇薇的陰道裡面,並且深深的撐開了她的處女膜。葉揚感覺,只要再進去一點點,就會得到身下的美女的處女了。但是他依然引而不發,就這樣僵持在這個程度,繼續要求薇薇回答:「不要用我的陰莖,然後什麼?」

薇薇終於無法克制住自己了,即將被破身空恐懼讓她失去理智,大聲而快速的喊了出來:「捅破我陰道里的處女膜!」

葉揚聽了,對薇薇說,「好的,滿足你哦。」

薇薇鬆了一口氣,感覺到自己下身的處女膜上的壓力漸漸的消失,原本填滿了自己陰道的充實感也逐漸的減弱,知道陰莖正在慢慢的退出自己的陰道,終於全身放鬆了下來,可是瞬間又覺得有些空閒,有些不捨,下意識的稍稍加緊了自己的雙腿,似乎想要把那個大陰莖留在自己體內。

可是就在這一刻,薇薇突然覺得有些不對,似乎,剛剛自己說出來的那句話有點歧義啊?

還沒細想,其實葉揚也不會給她時間細想,就聽見身上的男人說:「好的,滿足你哦。」

瞬間,只見葉揚的下身停止抽出,反而用不是很快,但是卻沒辦法讓薇薇反應過來的速度,向著陰道中插入,眨眼就抵達薇薇的處女膜上面。薇薇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剛要尖叫,卻被葉揚順勢趴在自己胸上,保持著對乳房的壓迫,同時吻住了自己的嘴巴,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驚恐的嗚嗚直叫。

薇薇明白,自己剛剛的話被葉揚誤導說錯了,現在失身在即。可是事已至此,她話說不出來,又完全施展不出力氣來抵抗,只能默默的承受了。

薇薇只感覺那個巨大的陰莖頂在了自己的處女膜上面,稍一停留,就堅定的向陰道深處插入。處女膜不斷的試圖阻止陰莖的侵犯,卻一直徒勞無功。只能不斷的被拉伸,拉伸,節節敗退,直到陰道深處。此時,陰莖已經插入了一半多,比之前都要深入。處女膜也被拉伸到了極限,隨時都可能破裂。

感受下身充實的快樂,也感受著陰道內部即將撕裂的疼痛,薇薇完全不能抵抗。只感受到那個粗壯的肉棒越插越深,然後,又停了下來,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處女膜已經到了極限。

深深呼吸一口氣,葉揚把下身往前一頂。薇薇頓時感覺到那個巨大的凶器突破了自己陰道里那道防線的阻攔,深深的越過防線,直插身體的最深處,不由得淚落紛紛。相比失身的心理打擊,陰道里的疼痛反而不是那麼明顯了。

而此時葉揚才放開薇薇的雙唇,開始輕柔的吻著她的櫻唇,吻著她掉落的淚水。悄悄的說:「薇薇,疼不?」

「嗯……」明知已經失身,薇薇也不鬧,只是克制不住眼淚,問,「這就是做愛了麼?我已經不是處女了麼?」

葉揚回答:「是的,我得到了你的身子,你把你最好的處女給了我,但是,我們這樣還不算是做愛呢。」

「還不算做愛?你的那個都插到裡面來了,我好痛……」「過一會兒就不痛了,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做愛。」葉揚說著,慢慢的把陰莖拔到出口處,起身低頭一看,陰莖上有了一絲絲的血跡,陰道口也有血跡隨著淫液滴落。不禁又激動起來,說:「好妹妹,我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愛吧。」說完,就又開始抽插起來。葉揚忍了這麼久,已經憋不住了,於是也不顧薇薇剛剛破身的痛楚,一捅就捅到陰道的最深處。薇薇一下子覺得劇痛無比,還好痛楚中畢竟帶著強烈的快感,似乎是龜頭的棱溝在刮擦著她的陰道深處,不禁又痛又癢又舒服,忍不住呻吟了一下,抱緊了葉揚的身子。

葉揚在薇薇剛剛破身的陰道里不斷抽插,只覺得這個陰道緊窄無比,每次抽插都要用下很大的力氣才能盡沒其中,拔出的時候也是生澀異常,好像有個小嘴在那裡銜不讓他的陰莖拔出一樣。頓時覺得全身暢快,雖然用力不小。而薇薇在他的大力抽插和撞擊之下,也漸漸覺得不是那麼的痛了,索性放鬆身子,隨他折騰去了。

兩人一上一下,葉揚反覆抽插了數百下,直到陰道里裡外外都被開放完整,甚至有幾次插得太深,幾乎把龜頭給捅到薇薇的子宮口去,弄得薇薇不得不在他的後背撓了一下,抗議道:「哥哥,輕一點,疼啊……」葉揚不得不放緩慢一些,使得薇薇更加快樂,甚至偶爾還很含蓄的「嗯」「呃」的叫兩聲。

雖然葉揚覺得薇薇的叫床有點小家碧玉的樣子,有些不是很盡興,但他也知道薇薇剛剛破身,而且在家裡,何況薇薇本來就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女,能小小叫床兩聲也挺不容易了。就順口說:「這才是做愛,妹妹舒服不?」「嗯,舒服,就是還有點兒痛……」就在這時,薇薇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那我們是在做愛了,不要讓我懷孕!」

「嗯……」葉揚正在爽頭上,抽插的起勁,就沒有回答。

薇薇看了有點著急,就急著再說:「不要射在裡面!同學說,射在裡面會懷孕的!」

葉揚正在一抽一插的爽,聽了就想,如果不內射,那豈不是有點遺憾?這麼漂亮的妹妹,必須要留點兒紀念的。嘴上卻說:「好啊,不過你說的『裡面』,是哪裡面呢?」

「當然是不要射在我的陰道里面了!」薇薇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說「答應我!」

葉揚暗笑:「好的,我一定不射在你的陰道里面。」薇薇有過剛剛的教訓,把這句話想了好幾遍,覺得沒什麼問題,就真正放鬆下來,任由葉揚在她的身上胡搞。

只見葉揚的一根陰莖在薇薇的陰道里面不斷的拔出又插入,每次都飛快的帶起一些淫液,撐開濕漉漉的陰唇。兩人交合的地方,隨著抽插的繼續,不斷的滴下大量的淫水,期間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淫水流出。有些粘在陰莖上,有些黏在陰道口,把原本薇薇粉紅可愛的陰道陰唇,又染上了一層更深的紅色。

薇薇也漸漸的迷糊起來,嘴裡管束不住的開始亂叫「哥哥愛我」、「啊……」、「好舒服」、「用力」,葉揚也很配合的賣力活動。

就這樣兩人抽插了大約半個小時,薇薇一直緊緊抱著葉揚。突然沒來由的全身痙攣,發抖起來,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葉揚,叫著「啊……」,「啊,好奇怪的感覺……」

葉揚知道,這是高潮來了。他自己剛剛一直在克制著自己的高潮,現在看見薇薇這個樣子,頓時腰上用力,大力的對著陰道口抽插撞擊,每次都全根沒入,直抵薇薇的子宮口。只覺得陰道深處似乎有個小嘴,隨著他每次深入的撞擊,都要親他的陰莖一下。而自己拔出的時候,那個小嘴又大力的吸著他的龜頭,舍不得放開。

放開克制大力才抽插不到五分鐘,葉揚也感覺自己的身體緊繃,知道馬上就要射了。薇薇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陰莖變得更大起來,把陰道撐的更加疼痛,也更加舒服,心裡也清楚葉揚要射了,忙說:「哥哥,你答應我的不要射在陰道里面!」葉揚滿口答應:「好的。」下身卻不停的撞擊,讓龜頭不斷的捅到薇薇的子宮口。而薇薇有了葉揚的答覆,也放心下來,由得葉揚瞎搞。

隨著葉揚最大力的一次衝撞,陰莖前所未有的深入到薇薇的陰道里面,整個龜頭似乎通過了薇薇的子宮口,正好那道棱溝嵌在那裡。兩人同時身體發抖,緊緊擁抱。薇薇發覺不妙,剛剛要說話,就感覺到自己的陰道中似乎有一陣陣脹大的感覺,那是陰莖的震顫——葉揚射精了。

葉揚感覺到自己的精液一陣陣噴湧而出,忍不住抱緊薇薇,把自己的胸膛完全的貼緊薇薇的乳房,用力壓了下去,甚至把粉紅的乳頭的壓的凹陷下去。而睪丸一陣陣收縮,把大量的精液一波又一波的通過兩個人下身結合緊密的通道里,噴射在薇薇的子宮裡面。

薇薇只覺得有好多股滾燙的液體噴撒在自己的身體內部,哪裡還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心下大急卻又因為高潮說不出話來,只能紅著臉喘氣。直到葉揚把所有的精液都射在自己的子宮裡,兩人緩了一口氣,這才有力氣,問:「你答應我不要射在陰道里面的,為什麼說話不算話啊!」葉揚說:「沒有啊,我答應你不要射在陰道里,我也做到了啊,我剛剛是射在你的子宮裡面啊!」

薇薇一想,好像真的又是自己中了他的計策,無話可說,只能無力的推開葉揚,坐了起來,開始檢查自己的下身。發現以往自己小心呵護的陰唇已經被抽插的紅腫無比,陰道口不再和以前那樣是細細的一條線,而是變成一個圓形,一時還沒辦法閉合。陰道口血跡淋漓,還不斷有一滴滴的清清的液體流出,薇薇知道那就是自己的淫液。除了淫液,還有一絲絲的血跡隨著呼吸,慢慢的滲出陰道口,再抬頭一看,身邊的葉揚的下體陰莖上,也有著一絲絲的血跡,不由得又羞又氣。

正欲說些什麼,卻發現陰道口中淌出了許多白色的液體,還沒明白過來,就聽見葉揚說:「這就是男性的精液呢,只有射在女孩子的陰道里面,才算成功的做愛哦。」

聽了這句話,薇薇終於緊張起來,她發現自己的陰道口正不斷的流出大量的白色精液,而且隨著身體的恢復,陰道口也逐漸閉合起來,眼看就要把剩下的精液都關在自己體內,連忙說:「你這個大壞蛋哥哥,還愣著做什麼,快想辦法不要讓我懷孕啊!」

葉揚就問:「你上次的大姨媽什麼時候來的?」「這個有什麼關係?」薇薇想了想,說,「上個月底吧。」「那就沒關係了」葉揚低頭算了一下,告訴薇薇,「現在做愛是不會懷孕的,這是安全期。」

於是,薇薇放心下來。兩人前後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現在趕緊把衣服穿了起來,生怕家長很快就要回來。

之後的大學每個假期,葉揚都會找一些藉口到薇薇家裡,或者約薇薇過來,兩人一起做愛,而且每次都射在薇薇的體內。葉揚時間控制的很好,一次都沒有懷孕過。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