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窗的老師(續)

作者:簡欣華

各位朋友,台灣網友「欣華」上回的《對窗的老師》出續集了!再次感謝她對小站的支持! 🙂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7.07.22

第十一 章酒後大戰

從本章起,改以第三人稱敘述事件。

興商開發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傅高華(字求實)五十歲壽辰,在自宅樓下大廳擺桌宴客,席開五十桌,包括全家族和來賓到了五百多人,公司員工也來了七、八十人,主辨人是他的長子傅城,來賓中不乏政商名流,企業界聞人,當然負責公司人事管理的協理趙雙玉也來了,其中也邀請了傅城的英文老師林奕娟。

首桌上,貴賓中市長席有仁也在場,他是董事長同學舊友,席上他說:

『求實呀,在事業上,你算我們同學中堅守本業,最成功的人,錢也賺得不少了,兒女也都很優秀,應該鬆一點手,讓下一代接一些手,輔助你能更上一層樓,幹嗎董事長還兼總經理,把自己累得像頭牛呀?』。

『市長,你以為我不想嗎,這幾年,好幾位老同學,英年強盛力壯的,突然死了、累病了、我能不警惕嗎,只是孩子都還未成家,我也不能猛然把一家百十來號人,幾百員工,成千上萬大小股東的權益照顧責任不管,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呀,喝酒,喝酒!』。

壽婆在傍接嘴說:

『市長,其實我們也早就相好了長子阿城的媳婦了,但現在作興自由戀愛,孩子不開口,我們也不好說他,也不能像以前一樣用父母之命越俎代庖,你說是不是,你是求實老同學,也是阿城長輩,政治上又有影響力,到想求你開開金口,對我們阿城開導開導,早一些定下心來,成個家,也可分擔一些他老爸的辛勞和責任』。

市長哈哈大笑,也借了一些酒氣,豪氣十足拍胸大聲誇道:『長嫂的命令焉敢不遵,明天我就設一個鴻門宴,叫阿城到我家里,我來瞭解一下,一定要不辱交付,弄清楚問題在那里,不是我吹牛,我作伐,還沒有失敗過』。

趙協理正好在一傍向壽公婆敬酒,聽到他們這麼說,心裡不禁一陣小鹿亂撞。

壽晏散了,客人也各自歸去,傅城送父母回到家中,由下人安頓好滿身酒氣的壽公壽婆安寢,自己也回到19F A+居室.打了一通手機給對窗的老師奕娟:

『酒喝得怎樣,醉了嗎?』,我問她,她滿口胡言,回答電話有些不清不楚:

『我沒醉,這一點點酒,我怎麼可能喝醉,笑話,我沒醉,我一點也沒醉』,

『奕娟早一些就寢吧,明天妳還有課,休息吧』,阿城安慰她。

『你要我早一些睡,還不是想去找趙雙玉那隻騷狐狸,是吧?哥,我想你』

奕娟老師,平常嫺淑貞靜,不太會大聲表達自己內心的情緒,但她寡居多年,一旦七情六慾上身,對愛人阿城往往就會直接爆發,會叫比她小八歲的阿城“哥”,這一個字里就含有她無限的情慾,因為當阿城作為大男人,壓在她身上時,她才會叫他”哥”。

『小貓咪睡了嗎,她已經漸漸懂事了,我們要避諱一些』

『小貓咪懂事了,媽媽就不可以有愛情嗎?她在她自己房中睡了,你快來吧,今天我有些急』。怎麼?貞節烈女今夜變成潘金蓮了。

阿城安靜地開門下樓,門虛掩著,推門進了奕娟的房間,【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他爸爸傅總經理站在19F A座的大門裡面,偷偷地看見阿城進了19F D座的大門。

阿城進了變奕娟家,他發現平日端莊的奕娟,真是醉得可以,全身僅穿了一條T Band丁字褲,站都站不太穩,光裸著上身站在客廳中,見到阿城,醉容可掬地,告訴他:

『我把觀音經堂搬到客廳了,以後我們可以去臥室辦事,小貓咪不會一下闖進來,門關了,我叫幾下,貓咪也不容易被吵醒了』,阿城點點頭表示嘉許。

酒後的林老師,迫不及待地同他進到了臥室,阿城一看煥然一新,早已除去了往日守寡的慘白加灰的色調,牆面、床單、枕套,一切均以粉紅色搭配淺綠色糸為主,很有些新婚的味道,看她臉色緋紅,呼吸有些重,紅唇微張,吐氣中有一股紅酒的氣息,卅三歲們的熟女,居然還有一些忸怩羞澀。

阿城看到臥房牆上那四片晶亮的大玻璃窗,和那片大大的藍色百頁窗,走過去將它調到全閉狀態,將奕娟放倒在床上,坐在她的床上,心中默念:

『譚文華先輩鬼魂,你在不在?我代你執行對奕娟的愛愛,我已經許諾代你照顧小貓咪,視同己出,直到成人,請你不要生氣,保佑我們,你永遠離開這里吧』。

奕娟的乳房不算大,但仍很豐滿堅挺,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他面前,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隨著王急促的呼吸微微地顫抖,乳頭堅硬地勃起。

阿城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柔軟、而又有彈性的乳房,他含住她的乳頭一陣吮吸,一隻手已將她身上的T Band丁字褲拉到一邊,在大腿根部推撫摸,手滑到陰部,用手搓弄著她挺起的陰蒂,………奕娟閉上眼睛輕輕地扭動著,不知是酒意還是春意,口中啍啍唧唧不知所云。

阿城年少氣盛,已經按耐不住了,立即把衣服脫光了,陰莖已如大鐵棒紅紅地挺立著,他有一支宏偉的陽根,卻比一般人粗大很多,龜頭雖不大,但卻尖尖的,好像很會鑽孔似的,更有些可怖……奕娟是一個卅三歲的熟女,肌膚白嫩十分性感撩人,阿城突然發現她在恥部及大陰唇兩側,居然有一、二十根短短的陰毛探頭長了出來,阿城覺得好奇怪:

『妳這里怎麼有毛了?』,

『什麼有毛了?』,阿城弩弩嘴,指向她下身。

『這里有毛?』,她低頭向下看,果然看到下身裂縫附近三三、二二真的長出一些柔軟的陰毛,歡喜若狂,叫道:

『我有毛了,我有毛了,我不再是白虎了,不再是!』,阿城在她耳邊警告:

『有毛有什麼希奇,那個成年女人沒有毛,小聲一些,不要吵醒了小貓咪』。

『我以前這里完全沒有毛,勻瀠法師說白虎會剋夫,我又屬虎,文華走了以後我從來不敢說要嫁給你,我跟你好了以後,這里竟長出毛來,你屬狗,我想你一定是二郎神楊戩的哮天犬轉世的,可以收服趙公明的坐騎我這隻白額吊睛虎,所以我有毛了,雖然現在只有一些些,但只要有一根,我就不再是白虎,萬歲!快!快快插我』。

看到奕娟的這個淫態,阿成涎著臉滿足地淫笑著,伸手摸了摸她嫩嫩的陰唇,但也許毛還是太稀少,根本感覺不出來。

濕答答的陰戶,軟乎乎的,阿城雙手分開她的大腿,撥開T Band把整個臉埋在她的私處,貪婪的舔起來,聞到的是一陣香奈兒香水,再摻渾一些騷騷的尿味。

奕娟久曠床第多年,雖然彌近接受阿城之雨露均霑(雙玉和雅顏),到底不是那麼頻繁,哪裡經得起年青阿城的調理玩弄,轉眼之間已私處泛潮,喘喘連篇,喉間也輕輕發出了誘人沉醉的呻吟,下腹抽搐,大口大口地努力在喘氣。

阿城剝掉了她身上僅有的T band 丁字褲,一挺下身”波”的一聲,大屌便插進她身內大半截,痛快地直搗黃龍,奕娟不禁精神一凜,陰道一緊,好像酒意全消,提起精神迎戰。

阿城感覺肉棒被陰道一鬆一緊地咬住,每當龜頭頂到她子宮口時,就感到好像嬰兒似的一口一口在吮吸龜頭,他趕緊舌舐上顎,抱元守一,打樁似的慢慢抽插起來,先用慢慢而堅定的速度,漸漸加快速度,感到奕娟陰道裡淫水愈來愈多,發出很大聲音“嘰嘰咕咕” ………………“嘰嘰咕咕” ………………“嘰嘰咕咕” ……………。

阿城感到愈來愈興奮,奕娟配合阿城的動作,拚命抬送大大的臀部和他做相互的迎受和退讓,碰碰撞撞,一來一往,阿城不停地“嘿!嘿!”吐氣,奕娟則也是“喔!喔!大聲喘氣。

阿城儘情將大肉棒連根插入,奕娟秀眉微微皺起,「嗯……」渾身顫抖,閉目,緊抱阿城腰部:

『唔,唔,唔,唔……唔!,呀……,喔,喔,喔…喔…』,

隨著他的大抽大拔,充血的陰道口竟跟著肉棒來回向外翻出翻進。雙目迷離,胸脯乳房也顛顛地抖動著,不自覺,大聲地淫叫著:

『哥,哥,………………………喔,………哥!』,下身發出更大聲的:

傅城爽極了,忘了今天的對象是林老師奕娟,她當作雙玉,竟滿口粗話:

『臭屄,妳爽了嗎,腳分開大一些,讓我再更深的用力肏妳,肏妳,肏死妳』,

老師用一個奇怪的眼神迷離地看著阿城,張嘴想說些什麼,但不知要之怎麼說,就默默地把兩腿M型往上縮,使它們儘可能分得更開,嘟囔了一句:

『我洗澡後有噴香水』

『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唧咕唧……』,阿城是滿頭大汗,用力持續抽插了二、三十分鐘,奕娟也是渾身大汗淋漓,酒意全消,忽然尿失禁似的陰道中往外噴出大量金黃色的液體,弄濕了床單。

阿城也是射出大量的陽精,噴向陰道底部。低頭吻向奕娟香唇。

兩個濕答答的汗人,抓起枕巾擦汗。

『你們兩人又在做體操呀?』房門開處,睡眼惺忪的二年級小貓咪站在房門口。

阿城趕快下床抓了一條枕巾,圍住下身,過去抱起小貓咪,忙說:

『小貓咪,妳怎麼醒了呢,明天還要上學,回去再睡吧』,

『明天星期六,不必上學,我們明天去兒童樂園和吃冰淇淋好嗎?爸爸』,小鬼頭精靈,討一下好,就趁機敲詐。

『好,好,小貓咪明天不上學,爸爸明天帶媽媽和小貓咪,去兒童樂園玩和吃冰淇淋,回去再睡吧』,阿城對他小女兒許以賄賂。

奕娟聽了眼睛都瞪大了:

『小貓咪,妳叫Daddy什麼』,欣喜若狂。

『他是我爸爸,Daddy就是爸爸呀,我們老所師說的,咦!媽媽妳要洗澡嗎,怎麼沒穿衣服呢?』,小貓咪童言童語,奕娟掉下淚來,不知是悲是喜。

洗澡時,阿城又起了性,將奕娟頂在浴室牆上,抬起她的右腳,又狠狠地插了她一次,正在抽插到緊張時,奕娟突然問:

『哥!你有沒有聽到媽媽,跟市長談過你的婚事?』。

第十二章 兩個女人

星期六,傅城帶了小貓咪和林老師奕娟,在市兒童樂園遊園,意想不到,在海盜船排隊處巧遇了學姐趙雙玉,也帶了一對四歲雙胞胎女兒來玩耍,阿城看到這二位熟女和三位孩子,有些尷尬,二個熟女美女已經都相互認識,而且也同床恩愛做過3P,不過那都是在晚間的事,現在在光天化日之下這樣見面,有些不知說什麼,尤其是奕娟個些性內向拘謹保守,見了雙玉不知如何開口打招呼,期期不知要先說,還是後說,雙玉就大方多了:

『姐,妳好,帶小貓咪出來玩呀』,雙玉早已聽阿城說過小貓咪其人,但這是第一次見到她,見她穿著樸素,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很是活潑可愛,一些看不出是自幼喪父,跟寡母相依為命的孤兒,但雙玉不想讓自己的雙胞胎女兒知道有阿城其人,因為不要兩個小孩回家去,告訴她們爸爸,媽媽有了新的男人了,所以她兢兢親熱地招呼奕娟:

『哎呀,林姐姐,你也帶孩子來玩呀,來,寶寶、貝貝叫林阿姨好,傅叔叔好,和林小姊姊好』,指著小貓咪,告訴她的二個女兒。

『我姓譚,是譚蘋姐姐,不是姓林』,小貓咪糾正雙玉,奕娟也笑了。

『喔,對呵,是譚蘋姐姐,媽媽錯了,這位是林阿姨,這位是城叔叔』,

小貓咪又說了:『他不姓陳,他是我爸爸,我現在有爸爸了,他姓傅,父親的父』,昇入二年級沒多久的小貓咪,分不清”傅” 和”父”。

雙玉一愕,難道小貓咪是阿城和林老師生的,難道阿城父母已答應阿城和林老師的婚事。

原來雙玉跟她和前夫離婚條件中,有關二個女兒撫養權是,每月底三天,女兒必須歸女方照顧,每年暑假亦需由女方照顧團聚,今天恰是月底的最後一天,又是星期六,前夫三天前就將二個孩子送了過來,她今天不必上班,就所以她就帶了二了個孩子來遊玩,正巧遇到了阿城他們一行三人也來了。

阿城曾經告訴雙玉,奕娟曾是他老師,又是他的初戀,但沒有提及偷窺春色,及裝神弄鬼的經過,雙玉一直以為奕娟是阿城的高中老師,發生了師生姐弟戀情,所以比阿城年長很多,先進山門為大,當初是自己主動追男生的,自己是第三者有些理虧,對奕娟就有些服小,今天聽到小貓咪叫阿城爸爸,還以為小貓咪是她跟阿城所生,從母姓,但又不姓林,太亂了,有些矇。

阿城最近因為忙於處理父親壽辰的事,比較忙碌,沒去雙玉住處,已經冷落隹人十幾天了,而雙玉卻因為盼望二個心肝寶貝來家,就沒顧及下腹三徑就荒,當孩子們抵達後,家中頗不寂寞,孩子們的童言童語,嘻嘻哈哈,及對親生母親的依戀,佔據了她全部的注意力,也沒想到男女這檔事,今天晚上寶貝她們又要被接走了,一直到現在,在這里遇到了冤家,不禁又怦然心動。

「今夜要把冤家弄回家里,實在不行的話,連林老師也一併弄回家,弄個清楚始末,即使玩 3P 也行」,她心里想著。

林老師則牽著小貓咪,一邊走著一邊也在觀察雙玉,這個女人僅比我小四歲,也是二個孩子的媽媽了,因為她會打扮,看來不過廾歲才出頭,比我至少年青十歲,跟阿城是大學同學,又是公司同事,一臉妖豔,滿身狐狸精的騷樣,床上會玩,肯玩,說不定那天,他就會被這只狐狸精蠱惑,摔了我隨她而去,不由覺得一股酸味衝鼻。

傍晚,孩子們吵著要去夜市吃多種口味的冰淇淋,一行六人又去到冰淇淋專賣店,又拿到了免費氣球,孩子們高興得不得了,再去麥當勞吃漢堡,突然雙玉的手機響了,是她前夫打來的,說開車來接寶寶,貝貝,人已在她家門口,阿城自告奮勇,要開車載他們回去,奕娟又些不太樂意,阿城則想看看摔掉雙玉的男人,長得怎麼樣,堅持要送,奕娟強不過阿城,三個小孩又都打成一片,只有隨著大家一起到雙玉的住所樓下,看到一個四十開外,五十不到一個猥猥瑣瑣的中年男子,站在一部白色朋馳汽車傍,在樓下大門口等人,雙胞胎下車奔跑過去直叫爸,雙玉有些不好意思地,讓新歡遇見了舊愛,給前夫引見了阿城等三人,稱呼傅先生夫婦及令僾,阿城看到這位胡先生,明顯比他自己小了一大號,難怪雙玉一離開他,就不再留戀。他表示要上樓去坐坐,雙玉也想到她房中有一張不足為外人道的八腳椅,臉一紅堅決不同意,胡先生就拉了二個女兒在孩子們依依不捨中,上車走了。

雙玉想要叫阿城留下陪她,但有奕娟在傍,開不了口,誰知小貓咪卻因玩了一整天,疲倦得睜不開眼睛,吵著要回家睡覺,奕娟則想到,上次在雙玉家看到她玩得很爽,不由下腹也有一陣緊張,很想也鑽進椅子再次一試究竟,有些進退維谷,到是阿城看了出來,

『要不雙玉先回家去罷,我送老師和小貓咪回去,再來找妳』,雙玉點點頭,就回樓上住所去了,嫣然一笑,臨走時輕聲對阿城說:

『我去煮咖啡,等你呵!』。

奕娟心裡很火大,狐狸精就是騷,看到我男人就要往自己家裡拉,癢啦?真不要臉,王八蛋』,奕娟心中一直想罵髒話,可是她對罵人的詞句沒知道多少,想了半天才迸出一句“王八蛋”,自己想想也覺得自己可笑,不禁噗哧一聲笑了,突然想起阿城一句髒話,暗罵一聲「臭屄!」,不由自己笑了。

阿城不知道奕娟有什麼事情可笑,問她:

『什麼事情這麼好笑?』,奕娟搖搖頭,不說,但臉上還在得意地笑。

送小貓回家後,安頓她上床睡了,阿城就要去雙玉住所,奕娟不依要跟,阿城擙不過奕娟的扭勁,只好帶了她一齊往雙玉家去。

到了雙玉房中,雙玉早就洗好了澡,應門只穿一條丁字褲,露片出一對潔白美麗的乳房,當時正在煮咖啡,看到林老師也來了,怔了一下,趕緊去抓了一件睡袍披上了:

『老師,妳也來了,歡迎,歡迎』,

奕娟環視了一下雙玉的住所,其實很是窄小,一房一衛一廚,總加起來也不到五十平方公,客廳和臥室共用,一張大床,前幾天擠過一大二小的寢具猶在床上,靠牆一張餐桌,又兼電腦桌,只圍了三張椅子,但另一側擺了一張八爪椅佔了不少空間,甚是突兀,這房間除了可供睡眠外,根本就是一個炮房。

『狐狸精、臭屄、騷屄、婊子、狗肏的,賣屄的』,奕娟將她心中能想到所有的髒話全暗罵一遍,覺得有些暗爽,笑嘻嘻地說:

『妹妹,這時候還來打攪妳,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阿城一直要我,常來跟妹妹親近,親近,我看他也是一番好意,不好推辭,今天他堅持要我來,我只好來了,會不會唐突了一些?』

阿城心說,天地良心,明明自己要跟,還要說是我把她拉過來。雙玉忙說:

『姐姐,那里,那里,上次妳來我這里後,我一直在掛念姐姐,要阿城再請妳來,阿城弟都說不好意思對姐姐講,今天他總於把姐姐請來了,太好了』,雙玉心里也在不爽,好好一個星期六夜晚,妳來插什麼花,妳已經吃飽喝足,飽人不知餓人飢,來攪什麼局,騷母狗,老師被學生肏,害不害臊。

阿城笑著拍拍八爪椅說:

『妳們二個不要妳好,我好的客氣過來、過去,我已經等不及待了,妳們二個誰先上?咖啡先擺在一傍,等我肏好了再喝,誰?請舉手』,奕娟遲疑了一下,被雙玉搶了個先。

『哎!姐姐,謝謝妳讓小妹先了,妳可以先去浴室洗澡準備,牙膏架上有香奈兒和克麗斯汀、阿甸,可以噴或搽,阿城喜歡那里香香的,妳知道的』。說完了對奕娟眨了一下眼睛,就脫下睡袍及T Band自己就爬進了那隻情趣刑椅,束手就擒了。

阿城也自己卸下了全身衣物,翹起一支十七、八公分的一支大屌,幫雙玉調整手腳的位置,牢牢綁妥,椅子放倒,大腿被支架分開,她十分可愛的陰阜就推到了最前面,他用粗粗的手指,在小陰唇附近刮弄,有意無意的碰到她陰蒂,雙玉一進這張折磨人的椅子開始,早就己經性慾衝上了腦,呼吸也不順暢了,耳朵裡一直有個嗚嗚聲,心里也只期待一件事,哥!你不要磨磨噌噌好嗎,我好急、好急、好急好急!快,快,快一些給我!求你了。

阿城溫柔地說:『小寶貝,我會很溫柔的愛妳,但我會重重的肏妳,肏得妳子宮都翻到外面來,怕不怕?』,輕輕吻了她那里,短短鬍渣扎得她好難捱。

突然雙玉叫了起來:『爛屌,妳幾天沒刮鬍髭了,你這樣刮過來刮過去,是不是精神有問題,這是我的肉,你不會痛,我會痛,你有沒有良心呀?』,阿城不理睬她的抗議,但改用嘴唇對漲得接近透明的軟核吮吸,雙玉又叫道:

『爛屌,拜托別用牙齒嚼我,痠死了,癢死了,拜托,拜托別再吸了,哎呀呀,你再咬我,我不管了,我要尿尿了,快,快,快走開』,

阿城機伶也趕快閃開,等在一傍,見到她縮肚擠陰,半天沒溺半滴尿來,說:

『臭雞歪,妳騙我,好大的膽子,看我收拾妳………』,又再靠上去準備再親她、吸她、扎她,雙玉正好一大泡熱尿奪門而出,噴了他一頭一臉』。

阿城哈哈一笑,雙玉知道噴了他一嘴,但因為頭部被固定住了,勉強抬頭也只能看到他的一半臉部,當然看不到他狼狽表情,以為沒噴到多少,也跟箸哈哈大笑,阿城有些惱羞成怒,但明明她要尿尿已經昭告在先,沒有避開,有脾氣也發不出來,只能抓一件自己脫下來的內衣擦擦臉,繼續上工,伸手慢慢挪到雙玉的酥胸上又搓又捏撫動起來,她的雙乳渾圓堅挺,小而堅挺,乳暈約個銀渾洋大小,粉粉紅紅。他粗構的手掌在兩只肉球上輕輕柔摸軟軟愛撫,對乳頭又撚又搓,引得她又愛又怕。他的手掌則像蛇般,順著雙玉少女般白嫩細緻的玉體,滑到了她的桃源洞口,武陵人到那裡時,挑源洞口,早已是濕滑黏黏的一片。

雙玉被固定在椅子裡,臉孔朝上,兩腿叉開,動彈不得,身軀及意志,全集中在惟一的一件事上,見她滿臉迫通紅,香汗淋漓,秀髮紛亂,嬌嗔連連:

『哎喲!哥,我急了啦!受不了啦!哎呀呀!你快些給我吧!求你啦!啊!求你了……』,浪語誘人心思,姿態蝕人心骨,男人一手握住肉棒,龜頭對準她一張一翕的洞口,另手抓住大臀,往前一頂,「波!」的一聲順著汲汲淫水,盡根猛地扎入。

『爛屌,你頂到你娘了,好呀,來呀,你想回你娘嗎,加力再頂呀,你以為你娘會怕你嗎,狗雜種』,女人思緒不整,滿口髒話,胡說八道,那里像一個應屆MBA高材生的樣子。

男人兩眼冒火,緊咬牙齦,但仍一下一下有條不紊地,忽輕忽重,忽深忽淺,忽而不徐不速,忽而狂風驟雨,漫不經心地抽送著,女人隨著男人的雷霆萬鈞,雨露春風,時而如沐春雨,時而如雷轟頂,因為被困在這張可惡又可愛的椅子里,渾身無法表達-絲歡喜或痛恨的感受,她只有信口大呼小叫地,亂罵一通,無從辨認和瞭解:

『%$&*』$#$%^^&*()___)爛叫**(*&^$$vbtYjuery519&(LJT$##%^&*()%$#”:>))』,

而洗淨身軀的奕娟,幽雅嫺靜的林老師披著浴巾,在一傍一臉羨慕的表情,看得血脈僨張。

阿城忽然表情嚴肅,渾身凍凝不動,大屌在雙玉体內,一陣一陣地射進大量的精液,成萬上億的子子孫孫,湧進了她的子宮。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