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行強姦

作者:quantity

一聲嬌呼從中而斷,夜色依舊深沉,公寓的樓梯間,一幕活色生香的好戲正在上演,從呼叫聲被打斷之後,便只剩下肉體廝磨的誘人微聲,和女子喉間傳出的嗯哼聲,燈光照著一片春光旖旎。

雖然嘴被堵著,妤娟仍奮力掙扎著,奈何男女之間的力氣相差實在太多,她被制壓在牆上,再也逃離不得,從車站下車時起,妤娟就感覺到自己被人跟蹤,她加快了腳步,想早一點回到家,脫離那種噁心的感覺,但家裏離車站還有好長一段路,快步走了一段,正當妤娟停下來喘口氣時,那人趁此時機,趕了上來,將妤娟架了進一旁開著的門去。兩隻手腕被男人的大手抓著,高高舉著被壓在牆上,連嘴也被男人抓塊布堵著了,妤娟的身子仍掙動著,但是她的腳都被舉離地面了,無可借力之下,掙扎更是耗力,對男人來說也沒有什麼效果,反而更使得妤娟虛弱了。抓著妤娟力弱的那一剎那,男人空著的手終於出動了,一把抓著妤娟連身裙的領口,用力撕了下來,幾聲裂帛聲過去,妤娟的衣裙散落在四周,身上只留下了貼身的內衣,隨著妤娟劇烈的呼吸,雙峰起伏有致,連乳罩都抖動了起來,妤娟的鞋子早不知飛到那兒去了,剩下綴著蕾邊的襪子男人連脫都不想脫了。

男人當然不會因為妤娟的力盡,而將她放開,相反的,這時才是男人動手的時候哪!妤娟喉間一陣呻吟,男人以再粗暴不過的動作,一下將妤娟的乳罩撕扯了下來,露出了妤娟賁張的雙乳,那富彈力的帶子一下抽在妤娟身上,就好像重重的一鞭一樣,抽的妤娟哀叫了起來,讓她整個人弓了起來,但那種微疼帶辣、麻酥酥的痛感,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耐,反而還有些鬆弛,倒是男人接下來,在妤娟乳上恣意的吮吻舔咬,妤娟整個人都顫抖了,像是觸了電一般的,全身一陣酥酥麻麻,那男人的非禮不但沒有想像中那麼的令人難過,反而是一陣慵軟感傳遍了妤娟全身,妤娟不禁心下一震,難道自己天生淫蕩,在男人的強力下反而覺得舒服?這思緒一現即隱,不只是因為妤娟克制著不去想,更因為男人的挑逗慢慢產生效果了,妤娟閉上了眼睛,嬌哼聲響在喉嚨裏,雙腿不自覺地輕輕揩擦著腿根,桃源之中已是熱潮滾滾,即使是妤娟雙腿夾的那般緊,還是有一些溢了出來。

也不管妤娟的轉變,男人自在地轉變了手法,空著的手順著妤娟的小腹滑了下去,指尖輕撥處,妤娟一聲特別高昂的喘息聲,連嘴兒堵著了都擋不住,男人的手已經侵犯了妤娟最不能被摸弄的部位,一觸之下妤娟連腿都鬆了,汨汨春潮滾滾而出,弄得男人滿手濕潤,腿間又黏又滑,羞的妤娟臉都紅了,偏偏他的動作一點都不肯放鬆,反而更加重了,輕重有致的動作使得妤娟周身一陣緊、一陣密的抽搐,淫水猛溢猛洩,連襪子都沾著了。

喘息之中,妤娟只覺他的手在內褲中一陣用力,濕透的絹絲已被褪了下來,【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連嘴裏的布都被抽出了,男人已不怕妤娟會叫救命,而妤娟的叫床聲呢,就算傳了出去也不用怕。

男人的手一陣摸索,弄得妤娟陣陣嬌囈,不知不覺間他的手已托住了妤娟臀間,手掌輕輕一撐,將妤娟的腿撐得更開了,妤娟只覺他的手指輕輕戳著臀間,不覺嬌吟了出來,隨即一陣無可遏抑的快感,從被重重充實的桃源處傳了出來,妤娟不禁高聲叫了出來,一陣舒暢感流過全身。

把妤娟頂在牆上,男人一手壓著妤娟的手,一手托在她幼嫩細滑的臀上,只憑腰身的力量,淺淺深深的,一下接著一下,將妤娟弄得神魂顛倒,桃源深處被一陣陣的輕抽重擊,那種多變的節奏,弄的妤娟無所適從,只知道雙腿勾住男人的腰,拚命的迎合著,努力迎湊著男人的抽送,沒有半分不情不願,反而是樂在其中。

樓梯間微弱的燈光之下,一個身材健美、秀髮亂散的美女,正摟著身前的男人,快活地迎合著,呻吟的愈來愈愉悅,妤娟真是樂在其中了,她愈迎合愈是感到愉快、愈放蕩愈是飄飄欲仙,簡直就像飛上了雲端似的。半昏茫之中,妤娟感覺快感愈積愈深厚,突然之間,那快活爆發了開來,妤娟全身劇震,整個人像是炸開了,她一陣歡娛的淫叫聲,桃源處一陣緊緊的收縮,將男人擠的一陣酥酸暖熱,一股熱流強勁有力地沖刷著妤娟桃源深處,射的妤娟全身無力,要不是她玉腿夾的男人的腰好緊,差點就滑了下去。

模糊之中,妤娟感覺到男人的手慢慢用上了力,輕輕將妤娟的腿掰開,讓妤娟慵軟的身子滑了下來,抱著她慢慢步上了樓梯,散在地上的衣服連一件也不披,他是自自在在、沒什麼大不了,但妤娟可是又羞又氣,她不但被男人強姦了,還這樣一絲不掛的被他抱來抱去,偏偏她失身之後,被高潮沖的渾身慵懶,掙動不得,要是不抱著他,就要滑到地上去了,害得妤娟不得不緊摟著,任他邊走邊在妤娟香汗輕舒的胴體上輕薄。

伏在梯間,妤娟高高地挺起了玉臀,分開了雙腿,讓才被男人恣意享用過的桃源裸露出來,這淫猥的誘惑姿態,那是妤娟能擺得出來的?但她現下仍是渾身癱軟非常,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妤娟唔的一聲,男人已從後抱住了她,濕濕的肉棒正好貼上妤娟臀上最為敏感的部份,這一刺激之下,不只是妤娟受不了,連男人也在一震之下,再次硬了起來,燙燙地直抵桃花源外,灼的妤娟全身一陣熱滾滾的。但這才是開始而已,男人的手環了過來,掌心箍著妤娟柔軟的乳房,虎口夾著她酡紅猶未褪的乳暈,一下下時輕時重、鬆緊交織的輕揉慢捻之下,妤娟再次忍受不住了,重重電波從乳尖傳了進來,電的妤娟淫水如濤、直往外衝,沖刷得他下身一陣舒爽,男人看妤娟如此享受,桃花源中波浪飛濺,也不鬆手了,狠狠的一下便貫穿了妤娟,將妤娟的空虛完全驅出體外,爽的妤娟一陣又一陣的浪叫,竭力向後頂挺著,好久好久才在一波比一波更強烈、一重比一重更貼心的快感中力盡倒下,那種滅頂的歡樂,讓妤娟再也無法自抑,快樂地迎了上去,卻在男人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衝刺之下軟下。

才剛射了一次,男人現在要遠比剛才持久,妤娟雖已高潮到渾身酥軟,但男人才是如日中天,雖然妤娟已無力迎合,男人卻不管了,肉棒猛挺猛送,將妤娟姦的樂不可支,次次達到了想也想不到的仙境,等到男人再次射精的時候,妤娟已被姦的昏了過去,只留下嘴角一抹完全解放的笑意,和破裂不全的衣裙陪伴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