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蘇芸的背叛

蘇芸跟一個可愛女生一樣,嘟起嘴巴揮了揮拳頭。

「哈哈!我鍛煉可不是白練的啊,五肢健壯呢!」

「五肢?人不是隻有四肢嗎?」

「男人可是有五肢的哦!」

高永華一臉壞笑的說。

「嗯?哎呀!你壞死了,不理你了。」

蘇芸半天才體會出男人的含義,羞得臉都紅了。明明知道這是男人的挑逗,但是從心裏來說,她並不抗拒,反而有種衝動,內褲裏面的小嫩屄都有點濕潤了。蘇芸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又鬼使神差的看向了男人的胯間,發現那是鼓鼓囊囊的一團。『呀,怎麼看那裏呢!蘇芸你怎麼這麼淫蕩啊?不過……他那裏一定很大。啊~~不行,內褲濕了,嗯……不能想啊!』蘇芸胡思亂想著。旁邊的男人看到美女沒吱聲了,以為有點過,於是開始轉移話題:

「對了,你老公呢?今天你病了都沒來接你?」

「啊?哦,我老公啊?他出差去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呢!」

少婦的幽怨清晰可見。

「哎,男人嘛,總是事業為重啊!」

「哼,難道要事業就連老婆都不管了嗎?」

想到昨晚劉威不顧自己就掛了電話,蘇芸更加委屈了,一串淚花從眼中滑落。

「那……咦?怎麼哭了?沒事吧?」

這倒出乎男人的意料。

「啊?哦,沒事,眼睛進灰了。」

說完就看著窗外。車內的氣氛冷了下來,直到蘇芸下車。

「永華,今天謝謝你了,改天我請你吃飯吧!」

「哈哈!那好啊,美女請吃飯,刀山火海都要去啊!」

「去你的,油嘴滑舌!」

蘇芸心裏好受了點,知道是男人在故意逗她開心,心中充滿了感激。

「哈哈,你怎麼知道的啊?你嘗過?」

男人並不打算這樣放過她。

「你壞死了!不理你了,我回家了。」

說完,蘇芸就滿臉通紅的跑回家了,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車內的男人心裏直冒火:『有機會一定要好好玩玩這屁股,蘇芸,我要定你了!』

接下來的時間裏,高永華開始找各種藉口來接近蘇芸,有的時候以工作之便叫蘇芸到辦公室裏給他送幾份文件,藉機調笑一下,有的時候請蘇芸一起吃工作餐之類,後來慢慢變成了去吃晚飯、看電影。蘇芸也在這段時間裏發現高永華真的是一個迷人的男人,彬彬有禮的談吐、不俗的外表,真的很容易讓女人陷進去,現在也讓蘇芸每天都期待著他會帶來多少的驚喜。一股淡淡的情愫沖淡了她對丈夫的思念。看到蘇芸最近看他的眼神已經有了變化,高永華在狂喜的同時也準備加快計劃的進度,因為再有兩個星期,劉威估計就要回來了。

「小芸,今晚我想請你做我的舞伴。」

「嘻嘻,怎麼突然要找舞伴啊?」

蘇芸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挑著眼望著高永華。

「哎,我有個朋友剛從美國來,想聚一聚,就想出了個舞會的點子。」

「哦~~這樣啊!那你怎麼光找我呢?那麼多可愛的小女生可是盼著你去邀請呀!」

連蘇芸自己都沒感覺到剛才的語氣裏有淡淡的醋意。

「哎呀,我跟她們不熟啊!再說了,她們哪有美麗的芸芸小姐漂亮呢!」

「哼,又叫我芸芸了。好吧好吧,晚上幾點啊?對了,交誼舞我不在行的,到時候出醜的話別怪我啊!」

男人見蘇芸沒有反感對她的暱稱,更加相信今晚會有進一步的發展。

「好好好,隻要你去了就已經很給我面子啦!晚上我去你家叫你。」

「哼哼,算你會說話。」

蘇芸今天心情很不錯,原因當然是可想而知。回家的路上都是幻想著她和高永華摟在一起跳舞的模樣,如同一個懷春少女一般。『嘻,今天要挑件好看的。』蘇芸一邊挑選著衣服一邊想著。這時,蘇芸的手機響起來了。

「喂,你好!哪位?」

「寶寶,連老公都聽不出來了啊?」

「啊,老公!」

不知道怎麼回事,蘇芸心中竟然生出一絲緊張和煩躁。

「嗯嗯,是我。最近過得怎樣呢?有沒有想我啊?」

「啊,有……有啊,當然有想你啦!」

蘇芸有點走神。

「嗯?怎麼感覺你心不在焉的?」

「啊?沒有啊,我在換衣服呢!」

「哦,幹嘛換衣服啊?晚上要出去?」

「是啊,朋友叫我吃飯呢!」

蘇芸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撒謊。

「哦,這樣啊?對了,告訴你件好消息,我可以提前一個星期回來啦!」

「啊,那……那太好了。」

蘇芸心中充滿了失落的感覺:『是啊,老公要回來了啊!不能再和永華多接觸了。』

「呵呵,高興吧?那就這麼說啦,我掛啦!」

蘇芸也沒心情去回答劉威了,緩緩的坐在床邊,一滴淚珠滑落。『啊,我這是怎麼了?我是劉威的老婆啊,不應該再這樣和永華不清不楚下去了,今晚我就要跟他說明。』蘇芸強打精神,站起來,挑了一件黑色露背晚裝。

當高永華看見蘇芸從家門走出的那一刻,他驚呆了。蘇芸穿上了黑色晚裝後,勻稱完美的身材被襯托得更加修長,緊身的晚裝將她纖細的蠻腰、豐滿的臀部繃得緊緊的。雖然她上身披了一件外衣,但仍然可以看到她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膚。蘇芸被男人看得害羞,上去推了他一下:

「喂!傻了啊,還看?」

「哦,哦,不好意思,你今晚太漂亮了。」

蘇芸心中本來一喜,但接著又是一酸,

「嗯,咱們走吧!」

說完自己登上了車。高永華的朋友是個熱情的美國人,在第一眼看到蘇芸時就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之詞:『Gao,your girlfriend is so beautiful。』這把蘇芸搞了個大臉紅,但還沒等她解釋,就被高永華拉進舞池了。

「你朋友真是的,怎麼亂說話呢!」

「呵呵,他就那樣的人。」

高永華頓了一下:

「再說,你看我們現在多像一對男女朋友啊!」

「永華,你……」

「噓~~」

男人看著蘇芸的眼睛:

「什麼都別說。」

蘇芸溫順地依在男人胸前,此時舞池裏的燈光暗了下來,一首薩克斯吹奏的舞曲更添加了舞池中浪漫的氣息。抱著這種極品少婦,聞著蘇芸身上散發出的清香,就算是柳下惠都不能把持得住啊,更別說高永華了,一雙大手在蘇芸的腰際不老實起來。由於舞池燈光很暗,這更為男人創造了機會,

「嗯……」

蘇芸小聲呻吟了一下,高永華的一隻手已經靠近了她的屁股,大手的熱力驚人,將蘇芸燙得全身發軟。蘇芸本該制止的,但想到今晚也許是最後能和高永華如此親密地在一起了,也就隨他去了。

「啊……永華……」

大手終於佔領了讓他日思夜想的肥美屁股,男人開始輕輕地揉搓起來。

「芸芸,你的屁股真棒!」

男人靠在蘇芸的耳邊輕聲說道,說完還輕舔了一下敏感的耳垂。

「啊~~永華,不……不要,我是有老公的。」

蘇芸用微弱的聲音抗拒著。男人沒有理會,放在臀瓣上的手更加用力了,一根手指順著蘇芸的玉背往下滑去,落入了臀縫之間,雖然隔著不料,但敏感的蘇芸還是猛地夾起雙腿。

「永……」

剛想開口制止,但男人的熱吻已經印在唇上。週圍有很多對情侶都在做同樣的事,因此他們的行為也無人問津。兩隻舌頭在雙唇間交換著液體,一道亮晶晶的唾液順著蘇芸嘴角流下,滴在了她高聳的豐乳上,泛著淫靡的亮光。高永華抓住女人的手,堅定地按向了自己的胯間,『啊~~好大!』蘇芸迷迷糊糊中想道。由於男人將自己的手緊緊壓在那巨大的雞巴上,蘇芸無法拿開,隻有隨著男人開始搓動起來,男人的手也在蘇芸的屁股上揉捏得越發有力。蘇芸今天穿的是丁字褲,窄小的褲內因為男人的揉捏被勒進屄縫中,小陰蒂也被刮得硬了起來,淫水逐漸濕透了布條。

「芸芸,你的手好軟,我的雞巴被你搓得好爽啊!」

得到了男人的誇獎,本該羞澀難當的蘇芸反而更加賣力起來。

「噢……好寶寶,你真是迷死人了!」

「寶寶?」

老公平時就是這麼叫自己的,蘇芸猛地一驚。『不行,不能這樣了,今天一定要劃清關係。』蘇芸猛的用力推開男人,男人沒有準備,被推開了幾步。

「我……我突然有事,我先走了。」

蘇芸說完,轉身跑了出去。

「嗚~~嗚~~」

蘇芸一跑回家就坐在沙發上哭了起來,並非是因為男人輕薄了她,而是對兩人不能在一起的無奈。電視機上擺放著蘇芸和劉威的結婚照,蘇芸輕輕拿起了它,照片裏的劉威突然變得陌生起來,另一張面孔浮現在面前。『如果是你該多好啊!』想著高永華的面孔,屁股因用力的揉撚而仍然隱隱作痛,似乎那雙大手還在自己身後。『嗯~~永華,我的屁股棒嗎?』撫上自己的翹臀,蘇芸又陷入幻想:『你知道嗎?你才揉了一會兒,我的小妹妹就流水了。哦~~」

隔著晚裝,蘇芸用手按在了陰戶上,晚裝的肩帶不知不覺滑落了下來,此時的蘇芸衣衫半結,乳房似乎要掙脫衣服的束縛,頑皮地露出一點乳暈。『哦……哦……其實人家的奶子也很想被你揉呢!啊~~你看,乳頭都硬了啊!』蘇芸用指甲掐起乳頭用力往上揪著。帶著對丈夫的背叛,對情人的思念,蘇芸開始有些自虐的手淫起來。正當蘇芸想拔下衣服盡情自褻的時候,門響了。

「蘇芸,蘇芸,你在嗎?剛才是我沒控制好自己。你開開門,我知道你在裏面,讓我向你道歉。」

高永華在舞池裏呆了幾秒中,才發現佳人已去,帶著對自己的懊惱,他馬上追了出去,結果蘇芸已經失去了蹤影。招呼都沒跟朋友打,他就開車往回跑了。一路上,高永華暗罵自己太貪心、太急躁了,希望趕回去能夠得到佳人的原諒。

「蘇芸,蘇……」

門開了,出現在他眼前的不是滿面怒容的美女,而是一個乳房半裸、滿面通紅的少婦。

「你……」

高永華腦子有點當機,但馬上就被女人抱住了:

「永華,愛我,快,愛我,我要……」

女人不知廉恥地緊抱著男人,扭動著嬌軀,希望平息一些心中的慾火,結果適得其反,小穴都快濕透了。高永華呆了一下,對女人的反應有點驚訝,但馬上就緩過來了,到嘴的肉哪能放過啊!一把抱起蘇芸就往裏走去,邊走邊尋找女人火熱的雙唇。

「嗯……華~~吻我,吻我……」

女人含糊不清的呻吟著。

「啊……」

蘇芸被高永華丟在沙發上,但看到男人正在解皮帶,羞澀又回到了臉上,蜷在沙發上不敢看男人。

「啊……」

雙手觸摸到一根滾燙的棒子,女人抬頭一看,隻見高永華已經全裸的站在自己面前,由於長時間的鍛煉,男人身上都是蘊含力量的肌肉,而雙手握住的正是男人的雞巴。

「小芸芸,剛才還沒讓我爽到,怎麼就跑了呢?我的小兄弟可發火了哦!」

可沒等蘇芸回答,男人已經俯下身封住了蘇芸的嘴巴,這次親吻比在舞池裏的更加狂野,兩人伸出舌頭,讓它們在空中相互交纏著,唾液一絲絲的順著嘴角流下。

「嗯,美女的口水都是香的。」

吻過後,高永華對著正喘氣的蘇芸說道。

「噁心死了你,討厭!哦~~不要摸我胸部啊~~啊……用力……」

男人開始向蘇芸的奶子進攻了,剝下上身的晚裝,蘇芸的兩隻豐乳暴露在男人面前,男人一口含住左邊的乳頭,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另一隻手也開始揉動右邊的乳房。

「啊~~輕點……嗯……好……嗯~~不要太用力~~嗯~~用力吸……」

男人將蘇芸左邊的奶子吮滿了口水,才意猶未盡地鬆開,

「嗯,真香,芸芸以後的奶水一定很多。」

男人彈弄著乳頭說道。

「討厭!我都沒懷孕,哪來的奶啊?」

蘇芸躺在沙發上嬌嗔道。

「嘿嘿,想懷孕還不簡單,今晚我就給你下個種。」

男人粗魯的言語並沒有引起蘇芸反感,反而覺得下身更加瘙癢了,兩腿開始不住地夾在一起摩擦起來。高永華發現了女人的動作,

「寶寶下面是不是癢了啊?求我,求我就幫你止癢。」

男人邊說邊將煩人的晚裝脫下,現在蘇芸就隻剩下一條窄窄的丁字褲了。男人分開蘇芸的雙腿,將鼻子頂在已經濕透的內褲上:

「嗯,芸芸,你好浪哦!」

「嗯……不要看,不要……」

蘇芸在男人的注視下搖晃著身子。男人用手蓋在內褲上,用中指隔著內褲沿著女人陰戶的縫隙滑動著,隨著男人指頭的滑動,一縷縷陰毛從褲內兩邊探出,如此性感的畫面讓男人的呼吸變粗了。蘇芸也覺得男人指頭上的熱力已經透過內褲將子宮燙得一跳一跳的,更多的淫水從陰道裏流了出來。男人已經不滿足隔著內褲撫摸了,一下就從內褲頂端插了進去,「啊~~」蘇芸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是小穴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撫摸。想到老公,蘇芸望向電視機上的結婚照,一股打破禁忌的快感油然而生。高永華順著女人的眼神看過去,發現了結婚照,不由得壞笑了一下。男人站起來,手也跟著滑出女人的內褲,

「啊~~不要走,幫我……」

蘇芸夾起腿試圖阻止男人的手離開。

「嗯?幫你什麼?」

男人拿著蘇芸的結婚照,一臉壞笑的問。看著男人拿著她和劉威的結婚照,還問出這種問題來,蘇芸雖然內心羞澀難當,但身體竟然興奮得顫動起來。

「幫……幫我……止癢……」

「怎麼止啊?」

「用手……用……用你的……陽具……」

「什麼叫陽具啊?我聽不懂。」

男人還在逗著蘇芸。

「用你的雞巴,你的大雞巴幫我止癢。」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