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蘇芸的背叛

我是某外企營銷部的經理,說實話,年僅29歲的我在同齡人中也算是優秀的了。我有個和我結婚兩年的妻子,感情很好,她叫蘇芸,名字很美,人亦如其名,長得很迷人,特別是她的一雙眼睛,特媚。

「芸芸,公司馬上要派我到上海出差一個月。」

某天清早我邊翻著報紙邊說道。妻子從廚房出來,坐到我懷裏:

「又要出差啊?怎麼老出差呢,你就不能讓別人去啊?」

妻子不依的扭動著嬌軀說道,一對34D的美乳也隨著搖擺起伏不定。

「嘿嘿……我不幹活,怎麼養你呀?」

我看得眼熱,手攀上了妻子胸前的美肉。

「呀,和你說正事呢!就知道使壞。嗯……」

妻子嬌嗔道,但敏感的乳房被我牢牢掌握,身子不由得軟了。

「嘿嘿,這就是正事啊!寶寶讓我疼疼,不然又有一個月不能碰你了。」

我雙手伸進妻子的上衣,在她的乳頭上輕輕搓動著。

「嗯,討厭!大清早的就來,嗯……老公……」

妻子在我懷裏難耐地扭動,豐臀在我的胯上廝磨,更讓我心頭火起,分出一隻手摸向妻子的短裙下襬,從下面撈了上去。妻子分開雙腿,讓我很輕易地摸到了她的小內褲,潮熱的濕氣陣陣而來。隔著蕾絲我摸到了妻子的肉縫,在肉縫頂端的小凸起上搓弄了起來。

「啊……嗯……老公壞……不要……啊……」

妻子被我摸到了敏感點,叫得更加嬌媚了:

「壞……壞老公……咱們進房去吧……」

妻子其實骨子裏還是個傳統女性,在做愛上一直比較保守,從來不會在床以外的地方讓我插入,在做愛的姿勢上也隻有最傳統的男上女下。聽到妻子的話,我微微有點失望,但還是依從了妻子,一把抱起妻子往臥房走去。

「啊……呀……」

妻子被我仍在床上,發出了一聲驚叫,睜開媚眼看到我解開腰帶,露出隱隱散發熱氣的陽具,又驚叫一聲閉上了眼。三下五除二我剝掉了妻子和自己的武裝,一具雪白粉嫩的女性軀體出現在眼前。雖然我們結婚已有兩年,但是妻子的身體依然深深吸引著我的眼球。妻子被我看得害羞,用手微微遮掩著豐胸和那一抹芳草,這欲拒還迎的姿態讓我覺得雞巴更加發脹,分開妻子的雙腿便往妻子的嫩屄插去。

「啊……老公……輕點……啊……」

插入瞬間,妻子眼中閃過一絲怨氣。在我們兩年的性生活中,前戲基本上很短,【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原因是一開始妻子害羞,不讓我有過多的挑逗,後來慢慢地,我也不再在前戲這方面花太多工夫了。

「啊……老婆,你的小穴真緊,夾得我好爽!」

我壓在妻子的身上拚命聳動著,妻子的一對奶子被我揉捏成各種形狀,粉色的小乳頭被我含在嘴裏,輕輕啃咬著。妻子原本放在我兩側的白嫩大腿也盤上了我的腰,小腳丫向內繃著,小屁股也開始隨著我的抽插微微挺動著。我看著胯下的嬌妻,烏黑的陰毛已經被淫水打濕了,顯得更加油亮,一顆小肉芽從陰唇中彈出,一跳一跳的,彷彿等待著人的愛撫;兩片粉紅色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抽動一進一出著,時不時還帶出一股股黏稠的液體。

「啊……老公……嗯……要來了……」

妻子紅豔的雙唇中吐出難耐的呻吟,媚眼微瞇,腿盤得更緊了。我加快了抽動,妻子也開始極力迎合。

「啊……寶寶……我要射了……啊……」

隨著我最後有力的一挺,滾燙的精液射入了妻子的美穴當中。

「啊……好燙啊……我愛你……老公……」

激情過後,我無力地趴在妻子豐滿的嬌軀上,已經軟下的雞巴隨著精液和愛液的混合物滑出了妻子的小穴。不久,我們相擁著睡去。

(PS:現在開始用第三人稱描寫)

在劉威走後,蘇芸迎來了孤獨的一個月。沒有丈夫陪伴在身邊,日子都變得無趣了,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家中黑漆漆的,心中充滿了對孤單的恐懼和對劉威的思念。

「老公,你現在哪呢?」

無聊地坐在家中沙發上的蘇芸,撥響了劉威的手機。

「寶寶啊,我剛和別人談完業務呢!可把我累死了。」

「還順利嗎?」

「哎!上海人鬼精鬼精的,進展很慢啊!」

劉威歎了口氣。

「那你還要多久才能回家啊,我想你了。」

蘇芸開始撒嬌了。

「嘿嘿,寶寶哪裏想我呀?」

「討厭!壞老公,就知道想那些事。」

「我可什麼都沒說哦,你想哪去啦?」

「哎呀,壞老公,你就知道逗我。不理你了,哼!」

蘇芸發現自己落入了老公的詭計,更加不依了,嬌軀在沙發上扭動著,胸前的美肉晃動著,不知道會迷死多少男人。

「哈哈!寶寶你……哎,啊?找我?哦,好的,我馬上去。」

手機中傳來別人喊劉威的聲音:

「哎,寶寶,我這裏有點急事,先掛了啊!」

「老……」

沒等蘇芸來得及說話,劉威就把手機給掛了,空有「嘟嘟嘟」的忙音。

「哼!死老公,連老婆都不要了,不理你了,哼!」

蘇芸把手機摔在沙發上,幽怨滿腹。不禁想起劉威在臨走前的那場激情,小腹中如同燃起了一團火,雙腿開始不自禁地交叉摩擦起來,雙手開始隔著上衣揉撚起自己那對傲人的雙乳。

「啊……老公……老公……你快……快回來呀……啊……」

蘇芸不禁陷入自己的幻想中,彷彿劉威正赤裸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一隻巨大的雞巴怒挺著。

「啊……要啊……啊……我要……」

腿間的絲質內褲已經被小穴中溢出的愛液打濕了。今天蘇芸穿的是條高腰提臀女褲,將她的臀腿襯托得更加完美。現在蘇芸上身已經僅剩半邊胸罩掛在肩上了。蘇芸的一隻纖手輕扯著粉紅色的小乳頭,銀牙輕咬,發出誘人的呻吟:

「嗯嗯……小奶頭好舒服啊……老公……過來揉揉啊……嗯……」

緊身的長褲此時也變得特別討厭,

「啊……討厭!怎麼這麼難脫嘛……」

急於擺脫長褲束縛的蘇芸不得不扭動著肥美的臀部,臀浪也隨著身體的搖擺一波一波的。終於脫下了長褲,蘇芸用另外一隻手隔著內褲按上陰蒂的位置,

「啊……」

蘇芸打了個冷顫,子宮極速收縮了幾下,內褲上的濕痕越發明顯,把薄薄的內褲浸成了半透明,烏黑的陰毛已經能很清楚的看見了。

「老公……我要你疼我啊……我要啊……」

蘇芸將內褲束成一條,輕提布條的前端,將內褲勒進淫水四溢的小穴:

「啊……好啊……好舒服……」

此時內褲已經不能起到任何遮擋的作用了,被愛液浸透的陰毛調皮的從褲內兩側露出頭來,兩瓣陰唇如同一張小嘴,將那條已經濕淋淋的內褲含得更深了。

「嗯嗯……壞老公,都怪你……嗯,不知道好好疼你的寶寶……嗯……你的寶寶現在好……好淫蕩啊……」

蘇芸兩眼迷離,櫻唇中吐出平時她想都不敢想的淫言浪語來。此時那條已經濕得不能再濕的內褲已經滿足不了內心的慾火了,於是她伸出手分開濕淋淋的陰唇,將一隻手指插入火熱的陰道。

「啊……」

手指剛插入小穴,小穴內火熱的嫩肉就緊緊地纏了上來,子宮又是一陣顫抖,洩出了大量淫液。其實這是蘇芸第一次這樣近似「放蕩」的自慰。以蘇芸的性格來說,連叫床都不敢大聲的她,這次的確是慢慢展現了她內心淫蕩的一面。漸漸地,手指插弄的速度漸漸加快,一隻手指也變成了三隻。快感在蘇芸的身上迅速堆積,隻感覺子宮開始發麻,陰道壁的媚肉開始無規則地抽動。蘇芸知道高潮就要來了,屁股用力向上挺起,將陰部更加突出,形成一個淫蕩的弧度。

「啊……要來了……來了……嗯……尿出來了……啊……」

瞬間,蘇芸整個身體緊繃,從臀瓣兩側凹陷下去的肌肉可以看出,這個美豔少婦的高潮來得是多麼的猛烈。隨後渾身開始抽搐,鮮紅的屄縫中射出了一道道有力的水流,飛出一米多遠才落地,濺出一灘水花。潮吹了!這是蘇芸從來沒有體驗過的,雖然在強烈的洩身快感中仍有一絲羞澀,但馬上就被這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絕頂快感給淹沒了,甚至開始期待下一次的手淫。高潮後的蘇芸軟綿綿地倒在沙發上,失去大量體力的她很快就這樣子睡了過。

「啊啾……」

雖說已經進入夏季,但是晚上還是有點冷的。蘇芸在昨晚的高潮後就這樣赤裸地倒在沙發上睡去,對於這個嬌嬌弱弱的少婦來說,感冒是注定了的。

「啊……頭怎麼暈暈的?」

蘇芸從沙發上坐起,這才想到昨晚的淫蕩表現。『呀,羞死了!蘇芸啊蘇芸,怎麼老公才走了幾天,你就變得這麼淫蕩啊!不過昨晚真的好舒服啊……和老公在一起這麼久,我都從來沒有這麼舒服過。』想到這裏,蘇芸的陰道又有點濕潤了。

「啊啾!」

「不行不行,都感冒了,快吃點藥吧,耽誤工作就不好了。」

一陣噴嚏打斷了蘇芸的遐想。

「蘇芸?蘇芸?」

「嗯?怎麼了,啊~~高主管,不好意思,我剛才瞌睡了一下。」

由於吃藥的關係,今天一整天蘇芸都睏得要命,剛才一不小心就睡過去了。

「呵呵,沒關係,怎麼了?我看你今天氣色不好啊,是不是生病了?」

說話的是蘇芸的部門主管-——高永華。高永華是個海歸,12歲就隨著父母去了美國,並在23歲就拿到了麻省理工的MBA並回到了中國。(不敢寫哈佛啦,怕太假,大家不必深究,哈!)在蘇芸的單位裏,高永華可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白馬王子,成熟帥氣的面龐,1米78的個子,身材魁梧,待人隨和,又有學問。簡直就是完美的男朋友,就連蘇芸有時候都會想自己如果沒有結婚,是不是也會被他征服呢!

「嗯,昨晚不小心感冒了。」

蘇芸嬌弱的答道,同時想到昨晚感冒的原因,心裏猛的一陣羞澀,彷彿被面前的帥哥知道了一樣,臉上迅速升起一片紅雲。看到蘇芸那病美人的摸樣,還有那羞答答的表情,高永華呼吸一窒,竟看呆了。說實話,高永華不是個處男,相反,在美國那種開放的環境下,高永華玩過的女人多得都數不清,但也僅僅是玩而已,這次看到蘇芸,突然發現心中都被她的音容笑貌填滿了。『我要擁有這個女人。』這是此時高永華的想法。

「高主管?」

「嗯?啊,不好意思,我有點走神。對了,你吃藥了嗎?我這裏正好有美國帶來的特效藥,很管用的,我給你拿去。」

說完,不等蘇芸有任何反應就跑去拿藥了。『哎,要是老公有這樣體貼我就好了。』看到高永華如此關心自己,蘇芸不自主地將劉威和他比較了起來。『呀,瞎想些什麼呢!肯定是太想老公了。』蘇芸馬上為剛才所想的找到了藉口。

「來,試試這個吧,保證管用。」

這時,高永華回來了,手裏還拿著一個藥瓶。

「謝謝高主管,不過真的不好意思收下啊!」

「哎,叫我永華就行了,你這可就太見外了,都是同事嘛,一瓶藥算竹得上什麼!」

高永華爽朗的笑道。

「這……那好吧,謝謝你!高主……永華。」

面對眼前的帥氣主管,並且還是挺有好感的主管,蘇芸很快改變了對他的稱呼。高永華聽到後,心中一陣狂喜,美女已經走上了他設想好的第一步了。別說,美國的藥還真的挺管用,至少比那些讓人光打瞌睡的藥強了不少,不過蘇芸還是覺得身子軟軟的,提不起勁來。轉眼就到下班時間了,蘇芸正低頭收拾著東西。

「嘿!」

「啊~~高主管,你嚇死人了!」

蘇芸被嚇了一跳,胸前的豐乳隨著喘氣上下起伏著。今天她穿的是一身OL的套裙,領口稍稍有點開。高永華正好是處於俯視的位置,蘇芸胸口的白肉對他的衝擊更加強烈,胯下的雞巴立刻有了反應。不過好歹是花叢老手,很快就從短暫的呆滯回過神來,這個時候任何對美女的輕浮都會讓計劃功虧一簣的。其實蘇芸還是看到了男人那灼熱的眼神,如同烙鐵一般,狠狠地燙在她胸前的肌膚上,但她並不反感,反而對那種能將靈魂燃燒的灼熱不能忘懷。但男人很快將眼神收斂起來,一股複雜的感情升了上來,有失望,有羞澀,有憤怒,還有點驕傲。

「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本來想跟你打個招呼呢!怎麼樣,藥還有用不?」

「嗯,挺有用的,不打瞌睡了,不過身子還是有點發軟。」

「哦?那要不等下我送你回家?正好我有車。」

「謝謝你,主管,不過我應該能自己回去的。」

「又見外了不是,中午還叫我永華來著,怎麼又改口了?來吧,我送你,算作為剛才嚇你的懲罰。」

面對高永華的極力邀請,蘇芸也沒有什麼理由推辭了,輕輕的點了點頭。

「哈,這才爽快嘛!我幫你拿東西。」

高永華和蘇芸坐在車上。

「蘇芸,你家在哪呢?」

「哦,在XX路XXX號。」

「嗯?你再說一遍?」

蘇芸又重複了一遍,有點疑惑:

「怎麼,有問題嗎?」

「哈哈!不是不是,我是太驚訝了。」

「驚訝什麼?」

「你知道我住哪嗎?」

「哪啊?不會你就住我家對面吧?嘻嘻!」

聊著久了,蘇芸也說笑起來。

「賓果,你說對了。」

「啊?不會吧?為什麼以前我都沒見過你呀?」

「嘿嘿,我也沒見過你呀!估計我每天是開車的,而且我一般早上7點就上班了。」

「這麼早?去幹啥啊?」

「公司裏不是有健身房嗎?早點去能鍛煉鍛煉。你看看我的肌肉。」

高永華伸出一隻手鼓了鼓勁兒。『比老公強壯多了!這樣的男人肯定很有安全感。』這是蘇芸此時的想法。

「哈哈!別臭美了,注意開車呢!小心別翻溝裏。」蘇芸說。

「哈哈!那我可美死了,跟一個大美女做一對同命鴛鴦。」

「呀,你說什麼呢,什麼鴛……鴛鴦啊?」

這下可把蘇芸羞死了,『這死永華,說什麼亂七八糟的呢!』蘇芸想著。

「啊~~口誤口誤,芸芸小姐見諒見諒啊!」

其實剛才高永華是故意這麼樣說的,目的就是為了試探一下,結果讓他很滿意,美女害羞居多並沒有很生氣,於是後面雖然道歉了,但還是花花口兒的。

「什麼芸芸小姐啊,肉麻死了。我可是有老公的哦!你這麼說小心他來扁你哦!」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