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娘的「雙飛」享受

我無意中從一個「嫖友」口中知道師娘是一個妓女,為什麼叫她師娘呢?因為她是我們中學時物理老師的老婆。我就經常去照顧她的「生意」。當然了物理老師又不只有我一個學生,所以在我的宣傳下,很多志同道合的同學兼「嫖友」都紛紛的去體驗了這個曾經的師娘的床上風采。

師娘是一個4 0 來歲的少婦,論相貌,她只能算中等。但要論身材,那絕對數一流!師娘是那種胸大、腰細、屁股大的少婦,配上皮膚雪白而光滑如果她脫的光光的站在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面前,恐怕沒有誰會不動心。再加上她那爐火純青的床上工夫,更是讓無數男人流連忘返、回味無窮!

其實師娘她家裡並不缺錢花。就憑物理老師的收入她可以安心的在家裡當一個全職太太。如果硬要找個她去當妓女的理由,那麼只能說她的性慾太強了,物理老師一個人根本無法滿足師娘她那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慾望。

師娘她服務的對象大多是一些民工和摩托車司機這,可便宜了我們這幫以前是她老公學生的窮工人,我們一次只需花個幾十塊錢就可以和師娘玩個痛快。

師娘在床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淫婦,她幾乎樣樣都來,比如口交啊,乳交啊甚至於許多女人都忌諱的肛交她都很樂意接受。每當她為我們這些學生服務的時候,師娘總是盡量滿足我們的要求,盡量讓我們舒服和滿意。最讓我們感動的就是即使我們這些窮學生囊中羞澀的時候師娘還允許我們欠帳,但我們這幫學生都會在經濟寬裕的時候一分不差的還上所欠的嫖資. 雖然師娘賣淫是自身喜歡性交,但這二年賺錢也不容易,而且師娘收費又便宜,我們也從來沒有賴過她的帳。

師娘私下告訴過我說,我們這幫學生們做愛都很厲害,但和那些民工和摩托車司機相比還是略遜一籌. 而那些強壯的民工幾乎每次都能令她欲仙欲死。師娘她說她喜歡男人在她的嘴裡射精,也喜歡男人搞她的屁眼。我問過她難到搞屁眼不痛嗎?師娘笑著告訴我說她的屁眼被男人插即使很痛也是一種高雅的享受!她喜歡被男人征服,喜歡身體和心理同時被男人征服!師娘說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最幸福的事情莫過於身心都被男人征服。

師娘還給我說過,她最喜歡男人快射精時抓住她瘋狂的抽插她的陰道或者肛門,因為那樣暢快淋漓的高潮會從敏感的地方迅速傳遍全身,她的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細胞都充滿了快感!

面對著如此性慾旺盛的師娘,我們的物理老師絕對吃不消。性生活上得不到滿足的師娘別無選擇,賣淫就是她最好的出路,既舒服又來錢,何樂而不為呢?

在一次酒足飯飽後,我和同事阿傑都尋思著去哪裡找一找樂子。【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阿傑既是我的同學也是我的同事和戰友。我們之間的感情也屬於那種一起扛過槍一起嫖過娼的「四大鐵」關係。我們走遍了許多色情場所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地方,正當我們準備打道回府的時候。我想到了我們的師娘。我對阿傑說:「要不我們去找師娘玩一下算了,你先來,等你弄完了我再弄。」阿傑連忙說好,就去找師娘幹上一炮!至於誰先和師娘弄都無所謂,咱們倆誰跟誰啊?他說完後,我們二人對視一笑,都異口同聲的說:「要不一起上她,玩個雙飛?」「哈哈哈,英雄所見略同啊!」

我們倆來到師娘賣淫的出租屋,看見師娘正躺在床上百般無聊的看著肥皂劇。師娘見我們兩的到來立刻明白了她老公的這兩個學生想要幹什麼。我們對師娘說明了要兩個人一起干她的來意後,師娘的臉微微一紅,她埋下頭,羞澀的對我們說:「其實我也想試一試兩個男人一起插我,但我又怕受不了。」看著師娘羞紅的面匣,我覺得她更迷人了,真想立即把她的褲子脫掉好好的幹上一翻!當我們一在表示會對她溫柔些之後,師娘終於同意我和阿傑同時和她做愛。但價格要稍微貴點,一個人100元,兩個就是200,看在師徒的份上兩個人160元。

當阿傑付了錢後,我們三人都脫光了衣褲,師娘微笑的拉著我們進了浴室。師娘是一個很愛乾淨的女人,她每次接客都必須要求先洗澡。師娘手裡拿著洗澡的蓮蓬,輪流給我和阿傑溫柔的清洗陰莖. 在師娘溫暖的雙手刺激下,我們兩的陰莖都不約而同的挺了起來。我們分別玩弄的師娘碩大的乳房,我和阿傑的手都不停的在師娘的乳房上輕輕的揉搓。當我用手指捏著她如葡萄般大小的乳頭時,我感覺到師娘的身體微微的顫抖了一下。師娘是一個很敏感的女人,在經過我們兩對她乳房的愛撫下,她已經完全的進入了角色,並開始有了輕微的呻吟。/

師娘的雙手握著兩根陽具,她緩緩的蹲下了。她嫵媚的望著我們,用手先輕輕的給我們套弄。在她溫柔的套弄下,我感覺陰莖更硬了,我用手撫摩著師娘發紅的臉,然後看了一眼阿傑。阿傑這小子正閉上眼睛盡情的享受著師娘的愛撫。我和師娘的雙眼對視在一起,握著兩根陰莖的師娘長髮披肩,比平時顯得更加風騷,但不也失溫存。突然間,師娘對我嫣然一笑,張開小嘴含住了我的陰莖,一股暖流頓時湧遍全身。而師娘仍然沒有停止用手給阿傑套弄。就這樣,師娘交換著給我和阿傑出口交和套弄。

玩了一會兒,我們把師娘抵在浴室的牆上,她雙腿微張,任憑我和阿傑的手和嘴在她雪白的身體上撫摸和親吻。我們一人嘴裡叼著一棵師娘如葡萄般大小的乳頭盡情的吮吸著,就彷彿兩個飢餓的嬰孩想要把她乳房裡的乳汁吸乾一樣。我一邊吮吸師娘的乳頭,一邊用中指慢慢的插入師娘濃密陰毛下的陰道裡,她的陰道溫暖而濕潤。我的手指在師娘陰道裡抽插的速度也在慢幔的加快,師娘陰道裡的淫水越來越多,沒過多久她的淫水就順著豐滿的大腿流了下來。師娘嘴裡也發出了亢奮的呻吟。

阿傑這傢伙對師娘肥美的大屁股感興趣,他讓師娘轉了個身,師娘站著趴在浴室的牆上。他仔細的把玩著師娘性感的大屁股,並不時的用手輕輕的拍打著。阿傑蹲了下去,他用雙手將師娘的大屁股盡量的掰開,然後深深的把頭埋在師娘的兩片肥臀中間貪婪的嗅著師娘誘人的體香。

師娘的兩隻手分別握著我和阿傑的陰莖,把我們「牽」出了浴室。她劈開雙腿,往床上一躺,濃密的陰毛和飽滿的外陰呈現在我們面前。師娘裸露的生殖器使我們已經有些縮軟的陽具再次變硬!阿傑翻開師娘的大陰唇,將手指插入師娘那令無數男人消魂的陰道,我則繼續玩弄她的大乳房。師娘閉上眼睛享受著兩個男人的愛撫。隨著阿傑手指在陰道裡抽插,師娘的臉紅的更厲害了,她變的越來越淫蕩也越來越瘋狂,師娘對我們說:「從現在起,我要你們深深的插我,你們要深深的插我的陰道。」!

早就按耐不住的阿傑立馬提槍上陣,握住堅硬的陰莖毫不客氣的插入師娘的陰道。師娘緊緊的抱著阿傑的背部,任阿傑像匹奔馳的駿馬一樣在她身體裡馳騁. 阿傑把師娘壓在身下盡情的宣洩著內心的慾望,師娘叫春的頻率也逐漸加快。

師娘雖然是在接客,但叫床的聲音絕不是在敷衍,她早就投入在性愛的歡娛之中,叫床的聲音不是發自嘴裡,而是出自丹田!一股從師娘丹田里傳出來的浪叫聲讓阿傑更加興奮,陰莖在陰道裡抽插的速度也隨之加快。

被阿傑壓在身下的師娘此刻如一頭發狂了的母獸,她翻身一越,騎在了阿傑身上。阿傑頓時由主動變為了背動。師娘面對著阿傑,握住堅挺的陰莖,對準自己的陰道重重的一坐,然後開始瘋狂的上下搖動。她一邊瘋狂的搖動一邊浪叫著:「插,插啊!插死這個萬人操的BB。啊,舒服,要來了,就要來了……!「

師娘豐滿的大屁股上下晃動著,在阿傑身上拍起一陣陣性感撩人的臀波。我對阿傑打了一個響指,阿傑立刻明白。我叫師娘趴在床邊上,翹起大屁股,師娘的陰道由於經過了阿傑的抽插早就是淫水氾濫,我輕鬆的將陰莖插入師娘的陰道然後抱著她的腰不停的插著。阿傑也許是玩累了,他點燃一根香煙悠閒的抽著,他一邊吞雲吐霧一邊欣賞著我和師娘的性戲。

經過十多分鐘的瘋狂抽插,我已經累的氣喘吁吁,師娘也是渾身上下香汗淋漓,床單上早就濕了一大片,到底是我們的汗水,還是從師娘陰道裡流出來的淫水,誰也不知道。師娘躺在我和阿傑的中間休息,我和阿傑則一人玩弄一隻師娘的乳房。

當我們的體力都覺得恢復的差不多時,三人大戰又開始了。經過半個小時的休整,我和阿傑渾身都有使不完的勁兒。我坐在床邊,讓師娘坐在我懷裡,我搬開師娘的雙腿,讓她的陰部盡量露出來。阿傑站著將陰莖插入師娘的陰道內瘋狂的抽送。就這樣,我和阿傑一直變換著這個肢勢幹她,師娘的手緊緊的抓著我們,我們就用這個肢勢把又騷又浪的師娘插的高潮此起彼伏!師娘在我們的懷裡瀉了一次又一次。

最後的收尾工作開始了:我躺在濕濕的床上,師娘用陰道坐在我的陰莖上上下套弄。阿傑在師娘屁股後面將他的陰莖插入師娘的屁眼裡。我和阿傑同時在師娘的陰道和屁眼裡一瀉如注。

看著乳白色的精液分別從師娘的兩個騷洞裡溢出,我和阿傑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而師娘她正紅著臉閉上眼繼續回味著高潮後餘下的快感。雖然得到了滿足,但我們都累的筋疲力盡,我們倒在師娘流滿淫水和汗水的床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