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遊戲

黃明被打的滿臉眼淚鼻涕亂流,哭著發誓說:「對天發誓,我真的沒有吸毒,我只是去和他們聊天,沒想到他們在KTV吸毒還正好被你們給抓到。」

「你沒吸你跑什麼?」

說著又是一腳踢在他腿上。

被踢的呲牙咧嘴的黃明痛苦的說:「我真的沒有不信的話你聞聞我的嘴,看能聞到吸毒的味不。要不咱們驗血也行。」

媽媽像是信了他的話笑罵著說:「誰要聞你那張臭嘴。」

黃明如釋重負的說:「嫌我嘴臭您不願意聞,那您還願意親我這臭嘴。」

媽媽有些害羞的斥道:「注意點,這在外面別被人聽到了。」

「哪有人啊,這個巷子本身就背路燈還壞著,黑燈瞎火的哪有人敢來啊。」

說完腆著臉繼續道:「您看您給我打的,這臉上這腿疼的。」

說完就將手伸進媽媽警服的下擺,想要從裡面摸那對堅挺的乳房。媽媽見狀急忙拉住他的手說:「你膽子也太大了,在這裡就敢……」

還沒說完嘴就被黃明給吻上了。看著媽媽掙脫了自己,黃明說道:「您把我打成這樣,怎麼也要補償我一些吧,這裡又沒人讓我摸摸也好啊。」

不知道是被黃明的吻給勾起來了,還是對剛才打他有些愧疚,媽媽居然沒有再反抗,而是順從的被黃明用手在衣服裡揉捏著雙乳,隨著黃明動作的進一步升級,媽媽的警服和襯衣已經被完全打開,那對驕傲的乳房也暴露在黑暗中。隨著乳房被揉捏成各種形狀,乳頭上的乳環也不時的在黑暗中閃出點點光澤。

雙乳永遠都不是取悅男人的最佳條件,那雙罪惡的卻能帶來無盡快感的手,毫不意外的解開了媽媽警褲上的皮帶,警褲和皮帶都不能阻擋,自然裡面的內褲也是毫無抵抗的就被褪到大腿。露出了讓黃明呼吸急促的完美下體。

黃明的手在陰蒂上輕輕的揉搓下,很快媽媽的下體就泛濫成災了。

就在黃明想要將手指插入陰道時,媽媽卻拉住了黃明的手,很理智的說:「你的手髒死了別插進去。」

黃明很無奈的將手在陰道口愛撫著,還時不時的拉一下陰唇上的小環來讓媽媽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

媽媽強忍著難以抑制的呻吟喘息著說:「我開始後悔紮這個環了。」

這話被媽媽說出來就像是在調情,黃明壓低著聲音嬉皮笑臉的說:「為什麼後悔了,難不成是想要我了。」

說完就掏出已經發硬的肉棒想要插入,媽媽一把趕忙抓住急急地說:「你幹什麼?在這裡你瘋了!」

無論黃明如何勸說媽媽都死活不肯讓他得逞,最後黃明實在拗不過只好無奈退而求其次:「那怎麼也要幫我吹一下吧。」

「不行!髒死了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上廁所尿不幹淨,你那下麵總有一股子尿騷味。」

媽媽鄙夷著說。

「以前你不是給我吹過好幾次,現在怎麼就有味了。」

說著就用沾滿女人動情才會有液體的手,把媽媽的頭向自己胯下按去。

讓我意外的是媽媽這次並沒有對這個動作表現多少反抗,而且主動的俯下身子看著黃明那有點異味的肉棒,猶豫了片刻就慢慢的把它含進了嘴裡。

黑暗中媽媽吮吸肉棒的聲音和黃明舒服到極點的呻吟,此起彼伏的響著。而我卻看到媽媽岔開的雙腿中間不停的有液體流出,順著大腿向下滑落。

眼前的情景簡直怪異到了極點,一個衣裝不整的女警正蹲在陰暗的角落,埋頭在一個滿頭黃毛流裡流氣的小混混胯間忘情的口交,警褲和內褲卷成一團褪在腳踝處,裸露的臀部光潔而緊繃。警服和襯衣已經被解開拉在身後,挺立的乳房被黃毛用腿上粗糙的腿毛故意蹭著。

看黑暗中發生的這一幕很難被人察覺,只有警服肩章上的警銜,和被黃毛惡搞意味戴在頭上的警帽上的警徽,時不時的被一絲皎潔的月光反射出點點寒芒。

很快黃明就在這種刺激下交出了存貨,一股股濃精噴射在媽媽頭上臉上。

媽媽懊惱的邊用紙巾擦拭邊說:「我要讓你射在外面,你偏要弄在我臉上,我等會還要回派出所呢。」

黃明也不說話,蹲下身子輕輕抬起媽媽的一條腿,用嘴在她胯間舔弄起來。媽媽只是象徵性的扭動了一下身體,就任由黃明用他那粗糙的舌頭取悅自己。黃明一邊舔一邊用手將媽媽的警褲和內褲從抬起的腳上褪下,然後把那條修長的美腿盡力的向上舉過自己的頭頂,示意媽媽把腳踩在他肩膀上。

可能是由於那個姿勢不舒服,媽媽索性把腿向上抬起,做了一個讓我目瞪口呆的朝天蹬。她抱住自己那條朝天的腿,輕松的將腳尖輕輕的點靠在牆上接受著黃明在她的下體『辛勤』的勞作。

黃明似乎受到這種姿勢的刺激原本已經癱軟的肉棒再一次怒張了起來。可是就在他忍不住要站起身子,將那罪惡的東西插入的時候,媽媽的手機響了起來。

被手機鈴聲驚嚇的媽媽趕快推開黃明,把腿放下也顧不上穿褲子,就這樣光著下身接通了電話:「嗯是我,對,我馬上回來,沒有一切很正常,我調查了一下附近,確定黃明沒有吸毒,對確定了,我現在就帶他回去做個筆錄,好就這樣吧。」

掛了電話的媽媽,邊穿褲子邊催促黃明:「快收拾好我們回派出所,時間久了別人要起疑了。」

等黃明不情不願的穿好衣服,才拿出那副曾經被黃明用來淫戲自己的手銬拷在黃明手上說:「等會你老實點,到了派出所你再敢有這些動作我可不饒你。」

說完拉著黃明走出了陰影。

在媽媽離開陰影的時候我看到月光照射下,她的臉上還有些許潮紅沒有退去。

第05章

和以往一樣帶禮物回來的爸爸並沒有讓我開心,反而對他有種說不出的憐憫。我想著那天媽媽說的話和她的所作所為,實在找不到什麼機會告訴爸爸關于媽媽的情況。

但是爸爸始終是我最親的人,所以我還是決定幫助他挽回媽媽。雖然她已經『墮落』了。可是不知道是爸爸的命不好還是他和媽媽實在是無緣,在嘗試各種辦法之後均告失敗。

不過讓我看到一絲希望的是,媽媽並沒有對黃明手下留情,雖然沒有證據證明他吸毒。可是依然被媽媽找了個理由拘留了他十五天。

黃明被放出來後媽媽也一次沒有去找過他,我天真的以為媽媽回心轉意了,就特地和爸爸安排了一場一家三口的遊樂場之旅,希望給爸爸媽媽製造機會。可就在大家開開心心的遊玩回到家後,媽媽卻變了一個人似的表情冷淡的把爸爸打發走了。

我心中正醞釀著怎麼勸說媽媽的時候,媽媽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說:「壯壯,你晚上想去爸爸家的話就去吧,媽媽晚上還要加班呢。」

我猛地一驚啊,這不是只有去私會黃明才用的理由嗎,難道媽媽又要去找黃明?我咬了咬牙,下定決心要阻止她。

於是就裝作痛苦的說:「媽你別去加班了,我的肚子不知道怎麼了好疼啊。」

媽媽急忙說:「怎麼了,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是不是吃壞什麼了。」

看著媽媽著急的樣子我心中一陣暖意浮現。在媽媽的一再要求下帶我去醫院,醫生也是稀裡糊塗的說:「應該沒啥事,我給你開點藥吃,晚上注意觀察如果有啥事趕緊再來。」

我一聽大喜,讓媽媽注意觀察我的病情的話,她就沒有辦法去找黃明瞭。回到家後吃過醫生開的藥,我躺在床上想著「老爸啊,我可是把能做的都做了,你再不努力可對不起我嘍。」

就在我為自己成功的阻礙了媽媽和黃明而得意洋洋時,媽媽的手機響了起來,過了好一會,只見媽媽拿著已經掛斷的電話推門進來,帶著歉意說:「壯壯,派出所裡打電話催了,一定要我過去,我盡快回來好嗎?」

我仿佛被五雷轟頂一般,看著媽媽那還帶著潮紅的臉就知道肯定是黃明打來的。

媽媽居然為了私會情人連我這個唯一的兒子都不顧了嗎?我感到自己眼前發黑就要昏倒,媽媽看到我的表情以為我對她要去加班不高興,就笑著說:「壯壯你都長大了,怎麼還這麼粘媽媽呀。這樣吧我給你爸爸打個電話讓他來陪你。」

我強忍著穩了穩心神說:「沒事你去吧媽媽,等下我自己打電話讓爸爸接我去他那裡,你放心去吧。」

我心裡就想滴著血一樣說出了這些話,媽媽感激的笑了笑囑咐了我幾句就走了,走的時候眼中竟然閃過一抹愧疚。

我並沒有給爸爸打電話,而是直接換了一身黑色運動服,趕往黃明家。我已經想好了,這次給媽媽和黃明拍下幾張照片,當然是不露點的,只要能夠證明她倆有關系就行。然後告訴爸爸這一切,要麼讓他死心,要麼讓他用最大努力挽回媽媽。

反正如果爸爸真的沒有機會了,我做兒子的對于媽媽找誰當伴侶我也無能為力。心中有了方向頓時感覺輕松不少,這件事所帶來了壓抑一掃而空,想著馬上就要解決的煩惱我不禁得意的哼起歌來。

就在我麻溜的來到這裡時,媽媽已經和黃明在屋裡了,只見媽媽這次除了腳上的高跟鞋外還穿著一雙艷紅色的絲襪,充滿強烈誘惑的一絲不掛躺在床上,黃明的頭正埋在媽媽的腿間用舌頭取悅著她。而媽媽則用不斷分泌出的晶瑩愛液和一聲聲醉人的呻吟回應著黃明的努力。

漸漸媽媽的雙眼開始迷離起來,手也開始抓起黃明的頭發想把他拉到自己身上,雙腿抬高想要夾住他的腰部。

可這時黃明卻溫柔的輕輕掙脫媽媽的束縛,起身走到床頭櫃旁從裡面拿出一個近十公分的金屬短棒,對著床上已經意亂情迷的媽媽說:「英姐今天讓您試試一個好東西,這可是我托人從馬來西亞帶回來的,是當地一個著名的娛樂公司,針對特殊客戶的某些需求專門發明的。」

媽媽眯著充滿誘惑的媚眼看了看他手上的東西嗔道:「我不是警告過你,不要總想著在我身上用那些變態的花樣。還有你說的娛樂公司到底什麼幹什麼的,怎麼還會研究這些個東西。」

黃明輕咳一下尷尬的說:「這娛樂公司就是妓……咳……妓院,當然是很高檔的那種。這麼說顯得含蓄嘛。」

他裝作沒有看到有些惱羞的媽媽繼續說:「您放心,這個東西雖然有個可怕的名字叫做電擊器,其實呢很安全的。您瞧這個是用電池的,而且電流很小不會給您帶來一點傷害,據說啊這個小東西給女人帶來的快感卻是無窮無盡,欲罷不能啊嘿嘿。」

說完看到媽媽並沒有不悅的神情,就淫笑著彎腰將短棒輕輕插入了還在猶豫的媽媽那已經滑膩的陰道。

短棒的尾部有一個類似矽膠材質的圓環,這圓環像是一個把手同時又很巧妙的卡在陰唇和陰道口的間隙內,讓它不會掉出來。看著已經固定好的短棒黃明輕聲說道:「這不是什麼變態只是適度的調劑一下情趣。」

他看著眼前似乎還有些抗拒猶豫的赤裸美人,從床頭櫃裡拿出一張說明書繼續說:「它的作用和按摩棒跳蛋什麼的不一樣,它不直接刺激陰蒂而是用微弱電流電擊陰道壁使其周邊的肌肉輕微痙攣,痙攣帶來的顫抖不僅頻率和力度都不是普通自慰器能比的。這種輕微的痙攣不但能夠間接刺激陰蒂同時還能直接刺激陰道中的G點,可以說它所帶來的快感能讓所有女人無法抵禦無法抗拒。剛開始的感覺可能不直接不刺激,可是隨著次數和時間的增加它能像是毒品一樣讓人瘋狂的上癮。」

媽媽聽完坐起身子看了看濕潤的下體瞪了一眼黃明說:「我怎麼聽著不像是沒有危險,如此用電擊的方法強行讓肌肉痙攣不會有後遺症嗎?如果出現任何差錯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聽著這讓人不寒而慄的話語,誰能想到是一個全身赤裸下體插著淫具的美艷熟女說出的。

黃明仿佛受到了這種怪異反差帶來的刺激,拿出一個遙控器竟然用狠狠的語調說:「林警官,到時候恐怕你不但沒有能力打斷我的腿,而且還會像一隻淫賤的母狗一樣哀求我哈哈。」

說完退後幾步口中還挑釁的奸笑繼續說:「這樣吧如果你沒辦法追到我,就要答應我穿上情趣內衣陪我到公園裡玩玩怎麼樣。」

聽著黃明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媽媽杏眼一瞪從床上一躍而起,就要追打黃明可是由於腳上穿的鞋跟太細太高,讓她的動作有些別扭。

就在這時黃明已經按動的遙控器上的按鍵,隨著他的按動從媽媽下體傳來滴的一聲,同時陰道口露出的圓環也閃爍了一下藍光。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媽媽一愣,隨即並沒有感到異樣的媽媽,繼續踩著8厘米高跟的美腳向黃明追去。就在這時媽媽的下體傳來「啪」的一聲清脆響聲,只見她就像是觸電一樣雙手按向下體,全身僵直雙腿用力加緊的劇烈顫抖了一下,同時口中發出一聲淒美的呻吟。

黃明見狀更加放肆的淫笑道:「哈哈,高貴的林警官這下你可是無能為力了吧,您的散打呢?您的自由搏擊呢?哈哈來打我啊!」

看著眼前放肆羞辱自己的黃明,媽媽喘著粗氣也不說話猛地向前一竄就到了黃明身前。黃明嚇了一跳迅速按動遙控器同時盡力閃開,無奈房間雖然空曠可是畢竟不大,就在快要躲開的時候,媽媽已經在滴的聲音響起時到了黃明身前,只見她抬起那修長的美腿狠辣地踢向黃明,黃明躲閃不及屁股上結結實實地挨了一腳。

「嗷」的一聲慘叫黃明捂著屁股踉踉蹌蹌的跑到遠端,剛回身就看到我媽媽在啪的聲音中又是全身挺直「啊」的發出一聲呻吟,這呻吟聲就像是無上靈藥一般讓黃明迅速恢復狀態大笑道:「哈哈林警官你怎麼了,平時你不是很能打的嗎?今天怎麼踢了一腳就完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上次我解釋了多少遍你還是沒有一點情面的拘留我十多天。哼哼下來也讓你嘗嘗小爺我的厲害。」

這時媽媽正拼命的加緊不住顫抖的雙腿,像是在抵禦來自下體的強烈刺激,舒緩了一會後才對黃明正色的說:「你趕快停止,我拘留你是為了你好,你和那些人交往沒有好處。還有我說過所有我認為過分的事情絕對不能做,如果你再不停後果你自己知道。」

沒想到這狠話剛說完,已經瘋狂的喪失理智的黃明再次按動了遙控器。

在一聲聲呻吟和調笑中一場看似荒誕的追逐遊戲正在上演,渾身赤裸穿著艷紅絲襪腳踩高跟涼鞋的媽媽就像是小丑一樣被人戲耍,她滿眼怒意的喘著粗氣追打黃明,而黃明臉上身上已經有幾處青紫,看來在這場追逐中黃明吃了不小的虧,可是黃明臉上卻是充滿了淫邪的笑。

反而是專業特警出身的媽媽,在一次次電擊中挺直身體口中不由自主的發出讓黃明瘋狂的呻吟,更讓黃明瘋狂的是媽媽那性感的大腿,已經由陰道流出的晶瑩液體,點綴下閃動著淫穢的光澤。艷紅色的絲襪在被愛液濕潤之後,顯得更加讓人無法呼吸。

這時媽媽就像是一頭困獸喘著粗氣,死命的加緊輕微顫抖的雙腿,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舒緩下體深處傳來的強烈刺激。一手從後捂著臀部一手按在腿間說著狠話:「你別得意,如果被我抓到看我不……」

黃明打斷她的話說:「只是一檔你都這樣了,接下來的二檔看看你能有什麼反應,剛才每次你都會發出令人陶醉的叫聲我們就把一檔叫做『美人叫』怎麼樣哈哈。」

我看著眼前被人羞辱到這種地步的媽媽,真不知道平時冷峻高傲的她怎麼能夠承受。聽著黃明那羞辱的話,媽媽大喊了一聲就像是一頭健美的母豹一樣向他撲去。

就在我以為黃明這次要倒楣的時候那聲『啪』再次響起,只見媽媽雙手向後捂著臀部,下身猛地向前一挺原地跳了起來,口中的呻吟已經變成了哀嚎。落地後勉強才站穩身體。

黃明看到媽媽這樣的反應興奮到了極點,高聲笑著又一次按動了遙控器,這次媽媽還是剛才的動作屈辱原地跳了起來,不過這次落地踉蹌了兩步才沒有摔倒。

那怪異的動作就像是老牌港片裡的僵屍跳著走路一樣,果然黃明也是同樣的想法開口說:「嘖嘖嘖,用二檔您怎麼一下子就變僵屍了哈哈,還是裸體的美女僵屍我們乾脆就叫它『美人跳』好嗎?」

黃明特意加重了『我們』兩個字就好像真的要和媽媽商量一樣,這種羞辱讓我實在看不下去了,真想衝出去把黃明碎屍萬段,本來我還抓著命根套弄的手握緊成拳頭,我實在不能忍受自己的媽媽被人像玩具一樣被人玩弄羞辱。

就在我怒火中燒的時候卻看見媽媽雙腿間像是放尿一樣流出了透明的液體,粘滑的液體順著她穿著絲襪的優雅修長的美腿流下,很快就流進了高跟涼鞋裡。

看到這種反應的黃明更加無恥的說:「哦哦高傲的林警官原來您有這麼變態的癖好啊,怎麼變僵屍能讓您高潮嗎?」

我口中發苦的看著狼狽不堪的媽媽,真想不到她真的能在這種羞辱下還能高潮。我逐漸意識到不對的地方,那個電擊器雖然能讓媽媽暫時失去行動能力,但她完全可以自己取出而不用受到黃明這樣的羞辱啊,難道是媽媽是自己不願取出來?難道是她自甘墮落甘願被黃明羞辱?還是像她所說的願意嘗試新鮮事物?可就算是這樣這次也太離譜了吧。我不敢再想下去了。那個我熟悉的女特警媽媽,已經隨著眼前的場景淡去,我已經有些分不清到底哪個才是我真正的媽媽。

「啊」的一聲近乎慘叫的呻吟聲把我拉回了現實,只見黃明依然在淫笑中按動遙控器,而我那美麗的媽媽正穿著性感在房間裡像一隻無腦的僵屍一樣,隨著他的心意做出僵屍跳的動作來取悅他那變態的心靈。

隨著她每次狼狽的落地,高跟鞋撞擊地面聲音就仿佛催命的戰鼓一樣,引發下一次無奈的跳動。這真的是我媽媽女特警出身,要換成別的女人這會早就倒地昏死了。

眼前的媽媽已經失去了往日的氣勢與神采,火紅的假發也不知什麼時候掉到地下,一頭精幹短發也被汗水打濕一縷縷的貼在額頭,眼神開始渙散迷離。塗著重彩的嘴唇中除了粗重的喘息聲就是那一次次的淒慘呻吟。口水伴著口紅順著嘴角留下,從下巴滴落在那堅挺的雙乳上一遍狼藉,只有挺立的乳頭還傳達著它主人現在興奮的程度。

由於汗水和口水的原因媽媽整個身體泛著油一樣的光澤,她的下身更加不堪,各種不知道是什麼的液體彙集在腿間,下體和大腿的肌肉正在不可思議的頻率顫抖著,雙手只是機械的捂在後臀,那雙性感的高跟涼鞋裡竟也流滿了她的體液,隨著每次的跳動就會有體液被穿著絲襪的腳擠到地板上,現在地板上已經是濕漉漉的一片了。

看來媽媽已經到了極限了,她仿佛是用盡最後一點意識恍惚的說:「快停止吧,我已經受不了了,我要你馬上停止!」

最後一個字幾乎是喊出來的,我感覺她的意志馬上就要崩潰了。可是她並沒有如她所願的看到到黃明停止的動作,而又一聲『啪』就像遠古的詛咒一樣無情的響起,隨之而來的是那熟悉的呻吟,和那好像一隻美艷僵屍一樣跳起的身影。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