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遊戲

一個平日威風八面的派出所所長怎麼會自甘墮落到這種地步。退一萬步說就算媽媽和黃明有姦情,以她的出身和性格也絕對不會做那麼多變態的事情。漸漸的我就感覺頭就快炸開了,難道我瘋了嗎?我是不是要變成精神病了?我怎麼能把自己的母親想的如此不堪,我一定是瘋了。

我失神的看了一眼屋內,只聽見黃明對著門口恨恨的說了句:「風水輪流轉,以後還不知道誰收拾誰呢?」

看著眼前鼻青臉腫對著空氣發狠的黃明。我徹底醒悟了昨晚的一切一定是我的夢,看黃明這個狀態哪裡像是和媽媽有姦情的,分明是個屈服在媽媽強勢威壓下的可憐蟲。媽媽還是那個讓我又恨又怕又愛的媽媽,一切都沒有改變。可能唯一改變的是我的內心,不知什麼時候竟然變得那麼黑暗,能把自己的母親想成一個淫蕩的甚至變態的蕩婦,我真的要好好反省一下了。

接下來的日子平靜異常,在我有意的觀察下媽媽的表現正常的再沒有那麼正常了,除了嚴厲的神色越來越少,溫柔的笑容越來越多實在找不出有什麼異樣。

之前那些我懷疑的地方現在看來就是個笑話,就連我認為的『雞奸後遺症』也沒有出現,媽媽的身手和平時一樣矯健。

之後又去了幾次黃明的家,黃明真的當起了水工每天正常上下班。媽媽也確實又見過幾次黃明,但是基本不是在派出所就是社區,每次媽媽神情狀態也很正常。而黃明見到媽媽還是那副人畜無傷的下賤表情。看來我真的是出現幻覺了,我就感覺是不是精神病要發作了。

有了對媽媽懷疑的愧疚我在家更加聽話乖巧,媽媽也對我的表現很滿意。經常的陪我去看電影,去逛公園。這段時間媽媽幾乎也不加班了,我們母子的感情也越來越融洽了。

隨著媽媽越來越隨和,平時的嚴厲冷峻表情也很少出現。而且神情中時不時的流露出女人特有的媚態,那種看似無意的媚像是可以得配合著她那女神般的氣質。就連我這個親兒子都感到心跳加速,更不要說那些想求而不得的男人們。

晚上媽媽打算帶我去萬達廣場好好玩一玩,罕見的化了淡妝的媽媽一出現,我就一愣脫口說道:「哎呀媽媽,你化妝了?你現在的樣子簡直能秒殺那些所謂的女神網紅啊。」

媽媽臉色微紅的笑罵著說:「胡說什麼呢,我都多大年紀了還女神呢,那都是你們這些年輕人才瞎想的名詞。」

說著低頭才發現忘帶挎包了。

我討好的主動回去幫她拿包,就在我拿到挎包准備出門的時候,鬼使神差的發現包裡有一張醫院的就診單。我磕磕絆絆的好不容易才看懂,原來媽媽檢查出有輕微的婦科病,為了便於治療和防止病情的加重把節育環給取出了。

我心想媽媽這麼潔癖的女人怎麼也能得婦科病,看來女人到了中年真是需要更好的保養。想到媽媽平時辛苦的工作,下班還要照顧我的生活,不由得心中一陣感動,暗下決心一定要讓媽媽開心快樂。

就和幾乎所有的小說和電影中出現的情節一樣,事情的轉折都是在平靜中發生的。週四放學早,我就和平時一樣先去媽媽的辦公室裡寫作業,然後和媽媽一起回家。

就在我打算推門走進辦公室的時候,聽見媽媽壓低聲音打電話,我正好奇打什麼電話要這麼緊張時,媽媽說:「我說了多少遍了,我最近不方便,不是例假,你別問了。」

她好像很慌張似的繼續說:「我有點婦科病醫生說……最近不方便,好了,你別在打過來了,我警告你這是最後一次。」

說完就掛了電話。

隨著電話掛斷的聲音我整個人都呆住了,媽媽這是和誰打電話?如果不是很熟絡怎麼把自己婦科病的事說出來,如果是媽媽要好的阿姨為什麼又那麼緊張?

難道媽媽真的有一個情人?以前的那些疑問又在我心中浮現。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終於堅定了目標,一定要找出媽媽的這個情人,可是我現在一點頭緒都沒有,到底該怎麼辦呢?剛剛堅定的心又動搖了,最後我決定先抓住黃明這條線,就算最後證明不是他,最起碼能夠排除這個令人討厭的男人也是不錯的。想的很好可是實施起來卻很難,想要監視黃明就很難辦到,我也想了用小說上說的攝像頭,竊聽器啥的,可惜這些東西現實中一個初中生基本不可能辦到。況且我連晚上出去都是個難題。

我分析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狀況,發覺其實我缺的就是時間,只要有時間就可以在那個小房間監視黃明。可是時間呢?時間去哪找?

就在我想破頭也沒什麼辦法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了,那就是我的爸爸。像是受了什麼打擊的他回到本市的分公司上班了。

剛回來就找了幾次想請媽媽原諒。可是媽媽始終不肯理他,甚至都不肯見他。看到媽媽態度如此堅決爸爸轉而想從我這裡找機會,於是我就相當『配合』的同意爸爸接我去住幾天的請求,在一陣猶豫之後媽媽終於同意了。

和爸爸回家後爸爸就迫不及待的打聽媽媽的情況,我聽出了爸爸想要和媽媽重婚的想法就笑著說:「老爸,你要抓緊時間啊,像媽媽這樣優秀的女人別被人搶走了。」

爸爸打了個哈哈硬撐著說:「哪怕啥?你媽媽又凶又工作狂,長的再漂亮也沒人敢要。」

說完又得意的補了一句:「除了我。」

對于爸爸有小三的事情媽媽從來沒說過,我只是聽姥姥提起過也沒有證實,所以當下也不敢亂說,就鼓勵著說:「老爸說真的你可一定要降服她啊。」

「為什麼?」

爸爸詫異道。

我大笑說:「這樣我就舒服了,媽媽以後有氣就撒你身上了哈哈。」

爸爸聽了之後大笑著拍了我的頭一下正色的說:「放心吧,這次一定讓你媽媽回心轉意,哪怕是再大的困難,我不會再讓咱們一家三口分開了。」

說話時眼裡堅毅的神情令我很安心。

可是還沒過兩天,他就要去外地參加一個重要會議。於是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沒有告訴媽媽就走了,只是交代我吃飯的時候去不遠的奶奶家。

爸爸走了之後我需要的時間終於找到了,在例行給媽媽打的電話裡我探聽到媽媽今晚又要加班。我興奮的不能自持,最快速度在奶奶家吃完晚飯,就趁著天濛濛黑趕到了黃明家樓下,輕車熟路的翻進那個小房間後開始等待真相的出現。

黑暗中除了我急速的心跳聲一切都靜的可怕,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傳來了樓下汽車停車的聲音,我掐了掐大腿那疼痛的感覺證明這次一定不會是幻覺了。

第04章

可是過了好久隻聽到樓道裡傳來一些嘈雜聲和說話聲,就是沒有人開門。我正納悶著就聽到聲音漸漸清晰起來,沉重且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偶爾的調笑聲,還夾雜著女人的呻吟聲正用極其緩慢的速度朝這邊過來。

我仔細聽卻怎麼也聽不清楚到底是在幹什麼發出的聲音。終於隨著熟悉的鑰匙開門聲,一個我這輩子最熟悉的女人,正彎著腰用蹣跚的腳步走了進來。

只見她渾身赤裸雙手被身後的黃明拉著,而隨著黃明緊跟著進來,我才看見原來黃明正在邊走邊操弄著媽媽。每次用力插入都會讓媽媽不由自主的向前走一小步,而黃明也跟著一小步並用力的再次插入媽媽的身體。

我看的目瞪口呆,原來黃明和媽媽在樓道裡就脫光了衣服,用這種姿勢操弄著走了進來。這時在黃明的駕馭下,媽媽口中發出誘人的呻吟被迫走到鞋櫃旁,黃明松開媽媽的手示意她自己打開鞋櫃,就在媽媽忍受著黃明一次次的衝擊的時候,她打開了鞋櫃拿出一雙近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用詭異的難堪的動作艱難的把鞋子穿上。

穿上高跟鞋後的媽媽明顯超出了黃明能夠駕馭的高度,於是黃明把手向著媽媽的後腰按了按示意她把腰彎的更低。更低的姿勢加上那雙高的離譜高跟鞋使得媽媽每一步都更加艱難,圍著房間走了一圈後,媽媽終於香汗淋漓的說:「去床上換個姿勢吧,這樣太難受了。」

於是黃明就躺倒床上讓媽媽騎在他身上,媽媽用手將肉棒插進自己的下體後開始瘋狂的扭動腰部,良好的身體素質使得媽媽的速度快的驚人。

在媽媽和黃明攜手向高潮攀登時,黃明的邪惡本性又暴露出來,幾次想把媽媽的雙手用麻繩捆綁,都被媽媽掙脫並用嚴厲的眼神回絕。黃明像是不死心,依舊找機會想控制媽媽的自由,於是在兩人忘情的做愛時,一場比拼意志力的競賽也在同時上演。

伴隨著黃明一次次的嘗試和一次次的失敗,無奈的在媽媽又狠又快的身體起伏下,忍不住和媽媽一起同時發出呻吟了。看著黃明的肉棒在媽媽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帶出的白漿,就知道媽媽此時已經在高潮的邊緣了。

在這一刻我曾經的所有擔心都成了事實,媽媽果然和黃明有這麼見不得人的關系,而上次我所謂的幻覺應該也是真的,難怪夢的那麼真實。難道媽媽真的是如此墮落?不但和一個低賤的小混混做出這麼變態惡心的事,還能在事後像一切沒有發生一樣偽裝的那麼好。她到底為什麼呢?

如果說她只是為了單純的滿足欲望,那大可不必找這麼個一無是處的還有些變態傾向的混混啊。平時在家在單位誰不是眾星捧月般對她。爸爸甚至是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從沒有違背過她的心意,像女神般供著她。像她這麼要強的性格,怎麼能在這個肮髒的舊房子裡被同樣肮髒醜惡的混混欺負、侮辱甚至虐待後,還能如此忘情的和他做愛。

最令人不解的是,好像媽媽每次都特別興奮特別容易高潮,我閱片也算無數了很清楚媽媽下身流出的愛液和白漿代表的是什麼。

然而令我自己都想不到的是,心中的疑問並沒有阻止我將手伸向自己的襠部,讓這一切都見鬼吧!

這時的我只有一團欲火在心中燃燒。眼前的媽媽已經被黃明壓在身下,他似乎特別喜歡這種將媽媽壓在身下的姿勢,這種姿勢應該是讓黃明有種征服的感覺,他的臉緊貼著媽媽的臉,兩人都是如同野獸一樣喘著粗氣互相看著對方。

伴隨著黃明那瘋狂的抽插,媽媽也不時的從口中發出一聲聲呻吟,到後來這呻吟也越來越高亢,媽媽雙手死死抱著黃明,將黃明拉向自己的懷裡還將嘴湊過去索吻。雙唇的膠著並不影響黃明的抽動的頻率,他似乎很清楚媽媽的需要。愛撫的手法和插入的力度速度都掌握的恰到好處。

看著媽媽那流淌著愛液的陰道在他或深或淺,或快或慢的抽動下變的更加艷紅。隨著快感的增加和高潮的臨近,黃明的動作越來越大,每次深深的插入都把那雙被扛著肩頭的美腳幾乎壓到媽媽的耳後,而此時媽媽的呻吟已經不是喊出的而更像是在重壓下被擠出口中似的。

黃明依然沒有放棄心中邪惡的想法,趁著媽媽正在享受衝擊帶來了快感時,拔出了那條罪惡的肉棒就想像上一次一樣強行插入媽媽的肛門,可是媽媽這次並沒有讓他得逞,就在馬上就要插入的時候,媽媽屁股一扭用手一抓,也顧不得肉棒上黏糊糊的粘液嬌喘著說:「信不信我把它扭斷?」

黃明無奈的苦笑著又將肉棒插入媽媽那流著白漿的粉嫩下體,繼續努力的將媽媽向著高潮的頂峰送去。

就在高潮馬上到來的時候,媽媽忽然像是想到什麼大聲喊道:「快拔出來,啊射在外面,我剛把環……啊!」

還沒說完黃明已經扛著媽媽的雙腿將她死死的壓著,隨著身體的抖動已經將濃精射進了媽媽的花心深處。媽媽這時顧不上高潮的侵襲,用手拍著黃明讓他起身說:「我剛把環取了別射在裡面。」

黃明不解的看著媽媽,指著她的陰環說:「那不是還在嗎?」

媽媽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邊用紙巾將黃明的精液擦去邊說:「是節育環你個傻子,趕快穿上衣服去買事後避孕藥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啊,好的,我馬上就去。」

說完黃明快速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黃明走了之後赤身裸體躺在床上的媽媽,滿臉潮紅隨著呼吸起伏的雙乳一顫一顫。雙腿間同樣潮紅的下體中沒有阻礙的流出一團團濃精。

看著在高潮中回味的媽媽,我心中五味雜陳,雖說有心裡准備可一旦真相出現,我還是無法接受媽媽時這麼一個淫賤的人,我那個被人矚目敬仰的媽媽到底是為什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如此墮落的?爸爸要是知道了這一切,知道了他心中高貴的女神所做的這些變態醜惡的事,他會這麼做?還會不顧一切的回到她的身邊嗎?我不敢想了。

黃明很快就把藥買了回來,還順便將媽媽脫在樓道裡的衣服也拿了回來。

吃完藥之後媽媽正色的對黃明說:「我現在沒有節育環了,以後不允許你再射精在裡面了,聽到了嗎?」

黃明似乎不在意的說:「還是射在裡面舒服吧,您說您沒事取環幹嘛。」

媽媽眼睛狠狠瞪了一眼黃明:「還不是你,上次把髒內褲塞進去,我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可能有點婦科病,所以才把環去掉了。你以後給我小心點。」

黃明忙不迭的答應道:「您說怎麼辦就怎麼辦,那您下次什麼時候來啊?」

媽媽想了想說:「我前夫回來了要和我重婚,壯壯去他家住了要過兩天回來,這樣吧,在他回來之前找個時間吧。」

黃明一聽有些著急忙說:「既然家裡沒人你就留下過夜吧。」

媽媽環顧了四周嘲笑的說:「別做夢了就你這地方也只有你能住。」

說完看了看一臉不自然的黃明繼續道:「你是擔心我前夫要和我重婚的事吧,我是絕對不會重婚的,這樣吧我周日晚上來,下週一壯壯就該回家了。」

黃明松了口氣說道:「英姐你和為民哥是為啥離婚的,我聽說是因為小三?」

我本以後媽媽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可沒想到她卻緩緩的說:「其實也不完全是小三,而是我和他性格實在合不來,我的性格太要強而他又不懂得謙讓我,所以就離婚嘍。」

媽媽看了一眼身邊的黃明,挑釁的將自己白嫩纖細腳伸向他。任由他用手輕輕的揉捏著繼續說:「離婚後我漸漸發覺自己不能再這樣平淡的生活了,我以前之所以選擇連男人都不願意幹的特警,就是有一顆不甘心平凡的心。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我內心的嚮往漸漸被生活掩蓋了,張為民他給不了我這些,他是個現實的容易滿足現狀的人。於是和他離婚正好還了我自由,我已經38歲了,再不嘗試開始我想要的生活就晚了,我想要的是一個能被我掌控的能給我帶來新鮮刺激的生活。當然這一切還需要一個能夠無條件服從我的人,於是陰差陽錯下居然找了你。」

我心想爸爸也夠可憐的,看來媽媽和爸爸是註定無法復原了。

黃明有些無奈的說:「原來我就是你體驗新生活的工具啊。」

媽媽笑著說:「也可以說是一個遊戲,一個能夠不斷讓我體會新事物還要被我掌控的遊戲,所以我才找了一無是處的你,就是因為所有人都認為我就算是找男人也一定是找了事業有成的,成熟有魅力的。至於你越不配我越要找你。」

黃明苦著臉說:「您說的太傷我自尊了吧。」

媽媽看了一眼正在從大腿摸上來的淫手,淡淡的說:「你也算是讓我很意外,你那些花樣我以前從沒敢想過。」

黃明一手挑撥著陰唇一手揉捏著發硬的乳頭,得意的看著媽媽。好像這句話是最大的獎賞。可是媽媽卻強忍著漸漸燃燒的欲火打掉他的手,站起身子說:「我也從沒想過男女之間,還能幹出這麼醜惡的事」說完不顧黃明乞求般的淫手,穿好衣服就轉身打算離去,忽然又轉身說道:「最近趙所長要調走了,可能會對轄區清查。你這段時間老實點,到時被人抓了別指望我救你。」

黃明苦笑著說:「我早就金盆洗手了,哪能抓到我?」

媽媽看了一眼黃明頓了頓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醜事,你最近是不是和幾個吸毒的走的很近?」

黃明一聽嚇了一跳趕忙說:「那不是您想的那樣,那是我的幾個獄友,最近出獄了來看看我,真的沒有幹啥犯法的事。」

媽媽瞪了他一眼說:「就是知道你還沒辦什麼事所以我才提醒你,要是你幹了我一定親手抓你。不要以為我和你的關系能夠救你。」

說完也沒看唯唯諾諾的黃明轉身瀟灑的走了。

終於知道媽媽幹出這一切的原因後,這兩天我想了很多,媽媽現在的情況如果說非要和黃明在一起,確實也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我作為孩子來說本就沒有權力去干涉媽媽的自由,何況她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快樂,雖然在我看來這有些太難以接受,其實在我心中還是想讓媽媽和爸爸復合,可是媽媽始終不給爸爸這個機會。

我心裡暗想一定要讓爸爸知道媽媽的想法,否則爸爸絕沒有機會。

時間來到了周日,我一想到今天晚上媽媽又要和黃明在那棟破舊的房子裡私會,心裡就特別不是滋味,如果是爸爸該有多好,可惜爸爸現在已經沒有這個可能了。本來我今晚不想去偷窺的,已經知道真相了還去偷窺媽媽的偷情,那我也太邪惡了。

可是媽媽走後,黃明那有些邪惡的眼神。讓我始終不能安下心來,總覺得今晚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於是我決定還是去看看,但是究竟又會發生什麼呢?

令我失望的是今晚媽媽真的在加班,加班是因為晚上有個清查KTV等娛樂場所的任務。我失望的掛了打給媽媽手下小陳叔叔的電話,鬱悶的回爸爸的住處。

就在我經過爸爸社區後面的小巷子時,突然看見三個男人從翻牆跳了下來,我趕忙躲到一個黑暗的角落生怕是打劫的,林所長的兒子被人打劫了,這個笑話可是開大了。好在角落裡有一排堆砌的木板,我鑽到木板裡剛好能夠容下我。

隨著那三個人跳下又從小巷前後竄出一群人,很快三人就被按住了,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媽媽帶著人抓住了三個疑犯。

無巧不成書三個疑犯裡竟然有黃明在裡面,只見他苦著臉可憐兮兮的看著媽媽,一個勁地顫抖。媽媽臉帶怒氣的說:「原來還有你小子的事?我平時的教導你都當耳旁風了?」

說完也不理會想要解釋的黃明對著手下說:「你們把這兩個帶走,黃明我親自押著。」

只聽見一名員警拍著馬屁說:「林所你小心點,別讓這小子跑了。」

還沒說完就聽見媽媽冷哼了一聲,這是他才意識到自己的馬屁算是拍到馬腿上了。當下也不敢多說什麼,指揮著其餘員警把那兩人給帶走了。不一會見到人走完了,媽媽抓起黃明的衣領把他拉到我藏身的角落裡。嚇得我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媽媽發現我。好在這個角落面積不小,除了這堆木頭另一端還有磚頭砌的半堵牆。媽媽把黃明拉倒牆後確定沒人能看後,正反四個大嘴巴的見面禮之後小聲的說:「你是不是找死,怎麼還敢去吸毒。」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