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師

此後的幾天時間裡,我們三個人整日都沉迷在彼此的肉體中。大概過了半個月的時間,那天小阿姨忽然找我和媽媽說要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情啊?搞得這麼神秘。」媽媽說。

媽媽此刻正坐在我懷裡,我們兩個人都沒有穿衣服。媽媽坐在我懷中,我雙手伸前將媽媽的一對大乳房掌握在手裡,盡情的蹂躪著,而將陰莖深深的插入到媽媽的陰道里,媽媽一邊享受著我的伺候,一邊看電視,看的自然是母子亂倫的電影。

「其實吧,也不是我的事,是小光的班主任失戀了。」小阿姨說。

「她失戀了?前陣子不是還天天和一個年輕人形影不離的嗎?」媽媽也知道這個老師。

我的班主任是個二十七歲的御姐,臉上一副黑框眼鏡,整天都板著一張臉,也不會打扮,一身八十年代的衣服。這麼個年紀了還沒嫁出去也不值得奇怪。

因為上課非常嚴厲,經常沒收我們的小說啊隨身聽之類的,所以我們班上的學生大都不喜歡她。又因為她叫做屠婷婷,暗地裡偷偷給她起了個外號,叫做「土老虎」。

「是啊,但是這不是失戀了嘛。」小阿姨說。

「那她失戀關我們什麼事?……再深入點我的寶貝。」媽媽後半句話卻是對我說的。

「她失戀了,所以讓我給她再找個男人,所以我就想把小光介紹給他。」

「什麼?把小光介紹給她?我不同意!」媽媽一聽要把我介紹給別人就不樂意了。

「姐,你先聽我把話說完。」小阿姨央求道。

「好,我就聽聽你這出的什麼餿主意。」

「姐,雖然我們現在在一起了,但是總不能永遠不出這個屋子吧?所以我就想著,把小光介紹給屠婷婷,讓她和小光結婚,這樣雖然是多了一個人分享小光,但是我們以後在一起也就方便多了。」

媽媽聽了小阿姨的話也陷入了思考中,過了片刻,她抬起頭問,「那咱們這關係她會接受嗎?」

小阿姨笑了笑,「放心吧,這點我保證她能接受。因為她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她弟弟就經常和她媽媽做愛,而且當著她的面也不收斂。她本來也是想加入到其中的,結果她媽媽卻是捨不得和她一起分享她弟弟。而且啊,她還有點特殊的癖好,我約好了這個週末去她家的,倒是你倆就知道了。」

「你已經告訴她把小光介紹給她了?」媽媽問。

「這倒沒有,這不是正打算給她個驚喜,順便一舉拿下她嘛。」小阿姨神秘兮兮的笑道。

週末。

我們約好了時間,下午的時候來到了屠婷婷屠老師家裡。

「咚咚咚。」

「誰啊?」

「我,閆蓉。」

「哦,是蓉姐姐啊,你稍等。」屋內傳來拖鞋的踏踏聲,過了片刻,一個齊劉海短髮、戴黑框眼鏡的女人出現在門口,正是我的班主任屠婷婷。

「快進來,快進來。」屠老師連忙把我們讓進去,只是看到只是我們三個人,稍微有點疑惑。因為小阿姨說好了今天把那個男人帶給她的。

「屠老師好,這份見面禮是給你的。」我將一個大盒子放到了茶几上。

「喲,是什麼東西啊,還包裝的這麼嚴實。」屠老師一邊說著一邊隨意的拆開包裹。

事實上我也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麼東西,只是今天來的時候小阿姨才給了我這個東西,說是讓我親自給屠老師一個驚喜。

「啊,這是……」打開盒子後,屠老師捂著小嘴驚呼道。

正在琢磨屠老師和小阿姨哪個更性感的我低頭看向盒子,一看,我也驚呆了……

裡面放著的赫然是一套情趣用品,什麼按摩棒、跳蛋、窺陰器、皮鞭應有盡有,最顯眼的是兩副泛著寒光的手銬。

話說上次媽媽給我戴手銬的時候我就疑惑了,家裡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只是後來已經沉迷到了媽媽和小阿姨的幸福生活中,把這事到給忘了。現在我才反應過來,原來是小阿姨有這方面的癖好……

屠老師恢復冷靜,整個事件連起來一想,差不多也明白了,最後卻是吃驚的指著我問小阿姨:「蓉姐姐,你不會是……給我介紹的……小光吧?」

小阿姨一副計謀成功的樣子,調笑道:「你看我們家小光怎麼樣?」

屠老師轉過頭上下打量著我,雖然我早已經有所準備,但是一想到這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師,頓時也有點不自在。目光不知看向哪裡,手足更是無措。

屠老師看了幾眼就扭回頭了,冷冷的說:「太嫩了。」緊接著又看向小阿姨,「蓉姐姐,你這是來開我玩笑的嗎?」

雖然知道我是小阿姨的侄兒,但是我畢竟還是她的學生,當著自己學生的面看這一盒子的淫穢玩意兒,不知內情的屠老師有點生氣了。

「你看我像是開這種玩笑的人嗎?」小阿姨也稍微嚴肅了起來。

屠老師看看小阿姨,看看我,最後將目光投向我媽媽,「閆……萍姐你……沒意見嗎?」

我媽媽是學校的政教處副主任,小阿姨和屠老師只是個普通的教師,而且年齡上也是她倆相仿,所以和我媽媽有點距離感,平時都是叫閆老師的,只是現在是私下裡,所以才臨時改口叫我媽媽萍姐。

「意見嘛……多少是有點的,畢竟是我的兒子,我也得交代給一個靠譜的人。不過意見什麼的也得先看屠老師的想法,如果屠老師看不上我家小光,我有沒有意見又有什麼重要的呢。」媽媽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不過還有一個條件,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就算你能接受小光,我也無法接受你。」

「什麼條件?」屠老師順口問道。

「接受我和小蓉。」

「啊?」這一個回答可是讓屠老師愣住了,「接受萍姐你和蓉姐?」

「對,就像你媽媽接受你一樣。」這時小阿姨插話了。

這下屠老師真的吃驚了,她指指小阿姨,指指媽媽,又指指我,「你……你們……你們難道……」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樣,怎麼樣?可以接受嗎?」小阿姨說,「其實小光除了年齡小點,其他方面都很好啊,學習成績也好,清華北大不成為題,將來的前途很明朗。而我們都有這種與常人不同的經歷,結合一下不是正好嗎?」小阿姨趁熱打鐵,又給屠老師補充了一番看起來足夠的理由,「再說,咱倆本來就已經有關係了,不說小光是你的男人,現在不過是多了我姐姐一個人而已,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我……我得緩緩。」屠老師說著丟下我們三個,鑽進臥室了。留下我們三個人面面相覷。

媽媽對小阿姨說,「沒想到你倆還是個les ?」

小阿姨笑了笑,「姐姐你沒想到的還好多呢,不僅僅是les ,我們還有點那方面的癖好呢……」

而我,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大概過了十分鐘,臥室的門開了,屠老師已經恢復了往日那種冷冷的樣子,「如果我不接受呢?」

「不接受我們三個就強姦你。」我完全想不到平日裡陽光女神般的小阿姨竟然也會說出這麼粗魯的話來,在我目瞪口呆中小阿姨已經起身衝向屠老師,上下其手,又是撓癢癢,又是抓胸的。

「好好好……我接受、我接受……放過我吧。」屠老師在小阿姨猛烈的攻勢下很快投降,同時也說出了自己的最終的決定。

小阿姨也停下了舉動,對屠老師說「婷婷你不趁熱試試小光給你的禮物?」

「哼」屠老師也早已經猜出了這禮物絕對是小阿姨的主意,只有小阿姨才這麼瞭解她,不過嘴上卻說,「試試就試試,怕你啊。」

聽到這裡,我和媽媽相視一笑,知道成功了。

屠老師上來就要拿道具,結果卻被媽媽搶先奪過了,媽媽笑道:「今天就先讓我們三個伺候一下婷婷吧。蓉蓉接著。」說著把一團紅繩扔向了小阿姨。回頭又看向我,「小光你還愣著幹嘛,還不去制服你的女人?」

我終於反應過來,一把將屠老師撲倒在沙發上,雖然我的年齡和屠老師差了十歲,但她終究是個女人,力氣並沒有多大,很快被我將手背在身後製服。

我趴在屠老師的身上,兩個人的視線相聚不過十公分,我不由自主的說,「屠老師你真美。」

屠老師似乎沒有料想到我會這麼說,神情一呆,面上微微泛起紅潮,卻是停止了掙扎。

「果然還是得小光才能馴服他的女人啊。」媽媽在一邊調戲道。

這時小阿姨已經走上前來,捆了個龜甲縛,從手法上看的出來,小阿姨對此非常熟練,一看平時兩個人就沒有少玩。

小阿姨拿出一個按摩棒遞給媽媽,自己拿了一個鞭子,我正要拿個什麼道具,小阿姨說道,「你用你的小傢伙就行了,用什麼道具。」

說著,小阿姨已經非常暴力的一把撕開了屠老師的襯衣,頓時,被勒的嚴重變形的潔白乳房暴露了出來。

我非常配合的撲上前,盡情的舔著,捏著。這種被勒住的乳房又和平日裡的不一樣,整個乳房在底部被勒住,充血更多,比平日的更堅挺,更豐滿,更又感性。

我使勁的咬著,賣力的抓著,異樣的快感從手掌上襲來。

媽媽這時也已經扒開了屠老師的短裙,隔著內褲用按摩棒刺激著屠老師的陰戶。

屠老師扭動著身子,嘴裡發出淫靡的呻吟。

我不滿足於胸前的一對乳房,開始進攻其他的地方,撕裂了一片片衣衫,這樣的舉動下極其刺激人的侵略慾望。我比平日更興奮,不過片刻,屠老師的衣服已經成了一條條的,還沒有完全剝落,那是因為有繩子綁著。

媽媽和小阿姨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將衣服脫了個精光。

屠老師也已經完全的興奮了,陰道里流出的蜜汁將內褲濕了個透,當然,也少不了我的唾液。

這時,一直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小阿姨過來將屠老師翻了個姿勢,讓屠老師跪在地板上,然後她抓住屠老師的兩個臉蛋,將自己的陰戶湊到屠老師臉前。

屠老師還在呻吟,小阿姨已經不耐煩的一鞭子抽在了屠老師裸露的背上。

似乎對這樣的鞭打十分享受,屠老師賣力的舔著小阿姨的陰戶,就好像一條舔著骨頭的母狗一樣。

這時我也早已經忍受不住了,幾下也將自己脫了個精光,挺著聳立的陰莖就刺入屠老師的陰道。

沒想到屠老師的陰道竟然十分的緊致,我插入的十分困難,而屠老師也十分痛楚,發出了痛呼聲。

我細細的感受著這種緊致帶來的快感。這時媽媽跨立在屠老師腰上,背對小阿姨,一邊揉搓著自己碩大的乳房,一邊將陰戶展示在我的臉前。

我不由分說就舔了上去,下身一邊開始緩緩的抽插。

媽媽的呻吟是那種細細的享受,而小阿姨似乎對這樣的場景感到非常刺激,她的呻吟非常狂野,而被小阿姨塞入下身的屠老師卻是那種沉悶的呻吟,非常刺激人進一步行動。

在這美妙的三重奏之中,我盡情的享受著。

這時,大概是想要換個方式了。媽媽接替了小阿姨。而小阿姨拿著鞭子來到了我身後。

「用力點,狠狠的操這只母狗。」小阿姨一鞭子卻是抽在了我屁股上,疼的我一陣哆嗦。結果卻感覺更加的刺激。

我心想,難不成我是個M ?

這時,小阿姨又從穿過我襠下,抽在了屠老師的兩腿之間。

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屠老師身體的顫抖,伴隨而來的是屠老師陰道猛的收縮,突然而來的刺激差點就讓我射了出來。

四個人第一次玩,就玩的這麼激烈,強烈的刺激下卻是媽媽最先達到了高潮,蜜汁噴了屠老師一臉。

緊接著,我悶哼一聲,一番激烈的衝刺,將積蓄多時的精液狠狠的射入了屠老師的陰道深處。

我無力的趴在屠老師的背後,這時候才感覺到自己背後火辣辣的疼痛。

小阿姨扔下鞭子,又拿出了一個雙頭假陰莖道具,一頭插入自己的陰道,一頭插入屠老師的陰道,再一次的抽插起來。

屠老師早已經渾身無力,唾液順著下巴流到了地上、胸脯上,沒想到這樣的情形再一次激發了我的衝動。

雖然我的陰莖還軟趴趴的,我還是起身將她塞入了屠老師的嘴裡。屠老師好像忽然之間找到了什麼救命稻草一般,緊緊的含著我的陰莖賣力的吞吐起來。

這時媽媽繞到小阿姨的背後,一手揉搓著她的乳房,一手拿著一個跳蛋刺激著小阿姨的陰蒂。

終於,小阿姨率先達到了高潮,屠老師緊隨其後,而後卻是再也無力支撐,吞吐著我陰莖的嘴巴無力的鬆了開來。

我不再刻意控制,頓時精液猛烈的射到了屠老師的臉上、嘴裡。

小阿姨和屠老師都渾身無力了,癱軟在地上。

我靠著沙發,雖然有點力氣,卻是一點都不想動了。

媽媽貼心的過來用她的小嘴、舌頭將我陰莖上的精液處理乾淨,而後一點不浪費的將屠老師臉上的精液都收集到自己嘴裡,卻是沒有嚥下去,到一邊和小阿姨分享了。

歇息了片刻後,我們四個人收拾了一下,出去吃了晚飯。

此後的日子裡一有時間我們四個人就聚集在一起無節制的淫亂。而有三個老師的親身教導,我的成績也沒有落下,一年後,我如願考入了清華大學哲學系。

因為我小時候落戶晚,我媽媽為了讓我早點入學,所以虛報了我的出生時間,因此雖然我真實年齡才20歲,但是戶口本上已經22歲了,到了法定年齡。於是這年,在等待入學的假期裡,我順利的和屠老師領了結婚證,舉辦了婚禮。

八月二十三,那天晚上是我的洞房花燭夜,只不過兩個人結婚,那一夜的洞房卻有三個新娘。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