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師

接著,媽媽將這一段封塵的往事說了出來,原來,當年媽媽和爸爸是同一個學校的老師,不過教的不是一個年級的,所以平日裡也沒有什麼往來。而小阿姨正是爸爸班上的學生,非常狗血的,小阿姨喜歡上自己的老師了。並且勇敢的和爸爸表白了。在這之後,爸爸很快知道了小阿姨是媽媽的妹妹,然後就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媽媽,而後媽媽開始介入、這一來二去的兩個人因為小阿姨的事情也互相熟悉了。後來發生的事情就是媽媽和爸爸產生了感情,最後走到了一起。

而小阿姨因為多方面的干涉,最終放下了這段情事。只不過媽媽後來才知道,小阿姨始終都沒有忘記爸爸,所以才一直沒有結婚。

這時,小阿姨一邊穿衣服,一邊嘆氣,「我當年愛的人被你奪走了,沒想到他的兒子也被你先行一步。我真是個失敗者啊……」

「妹妹,別這麼說,小光和他爸爸不一樣的。」媽媽說著,趁機給我使了使眼色。

「是啊阿姨,我和爸爸是不一樣的。雖然可能你把我當做了爸爸的替代品,但是對我來說你就是我最愛的小阿姨。我不是爸爸,我不虐替代他,所以我只能用我自己的方式來愛你。」說著,我用真誠的眼睛看著小阿姨。

將一個人看做是另一個人的替代品,小阿姨似乎心裡有點不好意思,正在系鈕子的手有那麼一剎那的顫抖,回頭,她對上了我真誠的目光。似乎是看到了我的真誠,她低下頭默默的穿衣服。

穿好了衣服,小阿姨就向外走去,我呆呆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怎麼辦。

「我回房間去了。」小阿姨路過門口的時候和媽媽擦肩而過。

這時,媽媽忽然拉住了小阿姨的手,說,「我都把你送給小光了,你還要到哪裡去?」

媽媽的眼裡閃著狡黠的目光。小阿姨腳步一頓,看著媽媽,猜不出自己的姐姐是什麼意思,就那麼怔怔的看著媽媽。

這時,媽媽才繼續說道,「該回房間的是我,這裡才是你的房間。」媽媽莞爾一笑,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小阿姨始終盯著媽媽,就在媽媽轉身的那一瞬,她分明從媽媽的臉上看到了落寞的神情,這神情是如此的、如此的……就好像當初自己聽到姐姐要和自己最愛的男人結婚的消息一樣。

小阿姨心裡一痛,這時媽媽已經打開了她房間的門。

「姐姐!」

媽媽轉過頭來,又露出那種溫柔的微笑,還不等她說什麼,小阿姨已經快步走過去拉起了她的手,又將她帶到了我的房間。

「妹妹你這是要幹什麼?」媽媽有點不明所以。

小阿姨長呼了一口氣,看了看我,又看向媽媽,說:「曾經,我一度認為是你奪走了我心愛的男人,我也曾經恨過姐姐。但是後來我才明白,愛情裡從來沒有誰能奪走誰,有的只是從一開始就失敗的失敗者。」小阿姨的聲音一頓,「而我,就是那個失敗者。所以我今天對姐姐說聲對不起。」

氣氛忽然如此轉變,我繼續不知所措。

媽媽嘆了口氣,說:「這事,其實也有我的不對,我本來以為那只是你年級小,情竇初開對成年男性產生的一點憧憬,我以為你很快就會忘記那個男人,因為我從來都不認為你的那感情是真的。可是我錯了,我發現你對他的感情不比我淺。所以我一直都覺得有點對不起你,而因為你,小光也不僅僅是我的兒子,不僅是你,連我也下意識的將小光當成了他的替代品,把小光補償給你,一直都是我的心願。只是……你也知道了,前幾天我和小光發生了那種事情。不過放心吧,小光還是完好的,我並沒有和他做進一步的事情。」

「姐姐。」小阿姨忽然打斷了媽媽的話,「我已經想明白了,既然感情的事情無關對錯,那麼又何苦一直放不下?因為一個過去的人,而讓現在的人不開心。他是你的男人,而小光是我的男人。但是……小光不僅僅是我的小光,所以,讓我們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一起好好的生活吧。」

說著,小阿姨看著媽媽,等待她的回答。而一邊的我已經激動的不行了,小阿姨這話是要和媽媽兩個人一起……啊啊,真是太高興了。

媽媽看著小阿姨,看了許久,忽然噗嗤一笑,似乎是放下了心中的某些鬱結,又恢復了她往日的那種從容。媽媽看向我,卻是對小阿姨說,「這樣的話可就便宜小光了。」

「無所謂便宜不便宜,只要我們是真心的,計較那麼多干嘛。」小阿姨冷靜的說。

媽媽神情一怔,隨後才徹底的放鬆下來。「為了慶祝我們新生活的第一篇,我去房間拿瓶紅酒。」

「嗯,我和姐姐一起去。」小阿姨也恢復了往日的活潑,挽著媽媽的胳膊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像個傻子一樣呆坐在床上。

這一瓶紅酒整拿了十分鐘,估計兩個人私下又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這回來以後我感覺到兩個人之間更親密了。

好奇就要問,我問小阿姨,「小阿姨,你剛剛和媽媽說了什麼?」

「嗯?」小阿姨不知道我幹嘛問這個。

「女人的秘密也要告訴你嗎?還有,還叫小阿姨呢?」媽媽假裝不悅的說。

「……老婆?」既然她們不告訴我,那麼我也就不問了。只是對於稱呼,我有點不確定,是叫這個嗎?

「妹妹你看他這蠢樣。先罰你一杯。」媽媽將倒好的紅酒遞向我。小阿姨也看到我那神情也笑了。

就在我即將接過酒杯的時候,媽媽忽然露出一個狡黠的笑容,又把酒杯拿了回去,轉手遞給小阿姨,「我看還是讓妹妹親自喂你的寶貝小光吧。」

小阿姨面上閃過一抹嬌羞,但很快又恢復了原樣,把酒杯伸向我嘴巴。我張嘴慢慢的喝著,結果小阿姨倒的太快,我一個喝不及,紅酒流了我一脖子。

我詳裝不悅,「老婆你這是要淹死親夫嗎?」藉著玩笑,老婆這個稱呼我也非常自然的說了出來。

小阿姨又是一陣不自然,惱怒的說,「淹死你個害人的才好呢。」只是面上的嫣紅卻出賣了她的真實心理。

小阿姨白了我一眼,自己喝了一口紅酒,卻是將臉湊向我的嘴巴,我已經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了,小阿姨已經閉上了眼睛,呼吸也變得急促了,我重重的吻在小阿姨的嘴巴上,伸出舌頭撬開她的牙關,貪婪的吮吸著混合了紅酒和小阿姨唾液的美味液體。

我大口的吞嚥著,直到將小阿姨嘴巴裡的液體都吞在肚子裡猶自努力的吮吸著。

開始的時候小阿姨還有點不知所措,後來可能是我的熱情打動了她。小阿姨開始回應我,我們忘情的親吻著彼此。

直到小阿姨有點喘不上氣了,我們才松開。

這時媽媽看著我流在胸膛上的紅酒,非常痛心的說,「看你們兩個光顧親熱,把我的好酒都浪費了。」說著,卻是不顧小阿姨的神情,湊過來伸出舌頭,從下巴到脖子,直到小腹,將流在我身上的紅酒都舔了個乾淨,一邊舔,一邊親吻吮吸,嘖嘖有聲。

小阿姨在一邊似乎是看不下去了,親自倒了一杯,「姐姐這麼喜歡喝酒,那妹妹我來喂你吧。」說著大大的喝了一口,湊向還趴在我身上的媽媽。

媽媽微微一笑,也沒有拒絕,伸嘴和小阿姨親吻在一起。

如此香豔的場景發生在我的眼前,雖然剛剛已經發射過了,但是下體不由又起了反應。

小阿姨最先發現我的反應,鬆開媽媽的嘴,不滿意的說,「你這小傢伙又不老實了。」

媽媽也笑著答話了,「看來還得我降服他啊。」說著看向小阿姨,結果卻沒有從小阿姨的臉上看到惱怒的神色。有的只是一抹不明所以的微笑。

小阿姨說,「那我倒要看看姐姐有什麼神通了。」

我在一邊早已經按捺不住了,伸手也倒了一杯酒,說:「讓我也敬兩個美人一杯。」

不過我這次沒有將酒含在嘴裡,而是直接拿著酒杯湊向媽媽,媽媽一邊看著我,一邊小口的喝了一點。

為了不厚此薄彼,我又將酒杯湊向小阿姨,沒想到小阿姨搖頭說:「我不要這麼喝,你得喂我。」

我只好自己喝一口,然後喂向小阿姨,又是激情親吻一番。

結果這回媽媽不讓了,「這是有了老婆就忘了媽媽了嗎?」

我頭有點痛,只能又喂了媽媽一口,不過卻沒有像小阿姨那樣親吻一番。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內我們就在這你一口我一口的遊戲中度過了,期間我也只是在媽媽和小阿姨身上過了過手癮,尤其是媽媽那豐滿的乳房和小阿姨肥碩的屁股。

終於,一瓶紅酒喝完了。由於今天是我的生日,飯店裡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喝過一點酒了,現在又喝了一瓶紅酒,媽媽和小阿姨都有點醉了,舌頭都大了。

現在兩個女人正在爭論誰應該聽誰的的問題。

媽媽說,「我是姐姐,你這個妹妹當然應該聽我的。」

小阿姨反駁,「風水輪流轉,以前我小所以聽你的,現在我大了也該你聽我的了。」

媽媽又說,「我胸比你大。」

小阿姨毫不退讓,「我屁股比你大。」

媽媽說,「你屁股哪裡大了,來比比。」

「比比就比比。」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的原因,小阿姨竟然真的就脫下了短裙,露出了那肥碩的白嫩大屁股,我在一邊看的狂嚥口水。

媽媽醉眼迷離的盯著小阿姨的屁股看了兩眼,最後點了點頭,「嗯,卻是不小……不過都便宜小光這傢伙了。時候也不早了,我也該睡了。你們小兩口親熱吧。」

這一下,小阿姨卻是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看到媽媽就要下床回屋去了,也不管誰打誰小還沒爭出個結果,一把拉住媽媽的手,「姐姐我不是說過了嗎?放下以前的不愉快,以後一起好好的生活。」

媽媽搖了搖頭,「不,今晚是你和小光的日子。我還是不打擾了。」

小阿姨還想說什麼,我已經跳下了床,一把抱住媽媽扔到了床上,「小阿姨說的對,我們三個一起好好的生活,永遠不分開。」

小阿姨這時也壓在了媽媽的身上,一邊揉搓著媽媽的乳房,一邊說,「正好我還沒見識姐姐的胸有多大呢。」

媽媽莞爾一笑,也不爭辯什麼。由著小阿姨將她的衣衫褪盡,那一對驚人的爆乳終於露了出來。

小阿姨似乎也從來沒有這麼近距離看過媽媽的乳房,雖然是平躺,依然聳立如兩座巨大的山峰。

不由分說,我伸手抓住媽媽的一隻乳房,看著它在我的手裡變換著各種形狀,然後我低頭吻了上去。

此時,小阿姨也學我,佔據了另一座山頭。

一邊吻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我將手伸向媽媽的陰部,沒想到我在這裡碰到了另一隻手,我偷眼看了一下,是小阿姨的手。於是我抓向小阿姨的屁股。

曾經無數次幻想過小阿姨的屁股是什麼手感,但是真的抓到的時候才發現以前的幻想都弱爆了。

那滑膩的皮膚、充滿彈性的嫩肉,是如此的愛不釋手,讓人欲罷不能。

到最後,我索性放棄了媽媽的乳房,回頭趴在小阿姨的屁股上盡情的舔著、吻著、啃著,這還不盡興,我又將舌頭舔向小阿姨那收縮不停的花蕾,小阿姨的身子一顫,一絲液體從小阿姨的陰道中流出,我捨不得浪費掉小阿姨的蜜汁,張大嘴蓋了上去,一邊伸出舌頭探向陰道深處,勢必要挖出更多的蜜汁來。

小阿姨的呼吸變得粗重,我一邊吮吸的蜜汁,一邊伸出手指扣向小阿姨那漂亮的花蕾,沒想到小阿姨的小菊花十分緊致,我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伸進去,卻是讓小阿姨的陰道分泌出了更多的蜜汁。

小阿姨忽然起身,把我推倒,我還沒來得及詢問發生了什麼,一個潔白耀眼的臀瓣已經遮蔽了我的視線,我的嘴也被小阿姨濕透了的陰戶堵住。

小阿姨看著瞠目結舌的媽媽笑了笑說,「小光太調皮了,我先鎮壓他。」

媽媽被小阿姨的說法逗笑了,一轉頭,看到了我聳立的陰莖,於是接話道,「好吧,看我那神通幫妹妹降服他。」

然後,媽媽便將我的陰莖吞進了嘴裡。一邊賣力的吞吐著,一邊看向小阿姨,似乎是有挑釁的意味在裡面。

小阿姨不甘被媽媽佔了先機,於是也俯下身子去降服我的陰莖。這一刻,小阿姨那豐碩的屁股移開一點,我才得以呼吸一點新鮮的空氣。

這一刻,我被巨大的幸福所包圍。

媽媽和小阿姨一前一後,兩人舔著我的陰莖,時不時的兩條誘惑的舌頭還會展開近距離的直接交鋒。

媽媽舔我陰莖的下面,小阿姨就舔我陰莖的上面。

小阿姨含住我的龜頭盡情吮吸,媽媽就轉戰我的陰囊,將半個陰囊都吸入了自己的嘴裡。

似乎是覺得戰場還不夠潤滑,小阿姨吐了一口唾液在我的龜頭上,滿含泡沫的唾液順著陰莖流向陰囊。這時,一隻手伸了過來,從陰莖根部捲著唾液滑到龜頭頂端。

是媽媽的手。

這一場戰鬥似乎以媽媽的手掌握我的陰莖為止,媽媽獲得了短暫的勝利。上下套弄幾下後媽媽已經和小阿姨激烈的擁吻在一起,嘴邊還有透明的液體流下,也不知道是雙方的唾液還是什麼其他液體。想到剛剛這兩張性感的小嘴還在一起侍奉著我的陰莖,而此刻又激吻在了一起,我的陰莖霎時又漲大了一分。

慢慢的兩個人直起了身子。卻仍舊交纏在一起,小阿姨雙手盡情蹂躪著媽媽的乳房,而媽媽則是扶正了我的陰莖。

噗嗤一聲。

我的陰莖終於進入了這個朝思暮想的聖地,隨著媽媽的上下浮動,巨大的快感開始一波一波的湧向我的腦海深處。

而小阿姨則是加快了頻率,屁股和陰戶在我臉上不住的摩擦,蜜汁沾了我一臉。

過了片刻。我終於抵擋不住,在一聲滿足的悶哼中肆意的射出了我的精液,洶湧的湧向媽媽的陰道深處。

而小阿姨也在這時發出了一聲悠長的呻吟,隨之一股堪比長江入海的巨大水流從她的陰戶流出,流到了我嘴裡,卻是小阿姨竟然也達到了高潮。小阿姨顫抖著身子,將高潮的蜜汁沾滿了我的臉。

媽媽起身,還沒等有所動作,渾身無力的小阿姨已經伏在了我的下身,一點不浪費的將我陰莖上的精液都舔了個乾乾淨淨。

媽媽還沒有高潮,不過看她潮紅的臉色、迷離的眼神也快了。

媽媽將佔據我臉龐的小阿姨的屁股移向一旁,跨步蹲在了我的臉上,一邊自己用手揉搓著她的陰蒂,一邊享受著我舌頭的侍奉。

終於,媽媽高呼一聲,「好老公,我來了……」

蜜汁又冒了我一臉……

經此一戰,三個人都累了。

媽媽平躺在我左邊,我摸著她的乳房。小阿姨側躺在我的右邊,一雙美腿搭在我身上,我盡情的揉搓著她的屁股。

在如此香豔的幸福包圍中,我沉沉的陷入了睡眠……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