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心狼俠

天尚未亮,凌逸從睡夢中醒來,看著身旁沉睡的的美人。她一定累壞了,他拂了拂她頰旁因昨晚激狂的歡愛而散亂的烏絲,失去了他的懷抱,秦玉歡嚶嚀了聲,曲了曲身子,這可愛的模樣,讓凌逸憐惜的笑了。秦玉歡身子一動,她也醒了。她想坐起身來,只覺全身酸疼,輕哼了下,凌逸忙扶著她的背,擁她靠著他的胸膛。

“抱歉,好姐姐,我昨晚太激動,累壞你了,很疼嗎?”他關心的說著,輕輕的揉按著她如凝脂般的玉背。那滑膩的觸感又使他蠢蠢欲動了起來。

“都是你這小壞蛋……”她輕撫著他的胸,臉上紅得如春日最艷美的花朵,檀口欲言又止的,引得凌逸忍不住傾身掬取她甜美的唇。深入又纏綿的唇舌交融,使得兩人的情欲如烈火般的點燃了起來。秦玉歡額抵著他的,費力的嬌喘著。

凌逸嘴一張將秦玉歡高聳的乳房吸入,舌頭在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上輕轉著,不時用牙齒輕咬著乳頭,用舌頭上下來回的舔舐,一手握住乳房揉了起來,忽輕忽重的捏著,雪白的乳房留下淺淺的掌痕。

凌逸另一只手也沒閑著,探向秦玉歡的小小穴,在那摳了起來,只見凌逸將長長的中指插入濕滑的小穴,在那一進一出,中指還不停的在小穴中,上下左右的來回摳弄,大拇指和食指捏著陰蒂在那搓來搓去,像搓湯圓似的轉啊轉的。

秦玉歡感到全身的性感帶都被南宮靖挑逗著,欲火有如烈火般的燃燒起來,舒服的使口中不禁咿咿啊啊起來:“好弟弟……你是從去哪學來的啊……啊……喔……摳的……好……再重點……啊……快……快一點……”

經過這一陣的愛撫,凌逸再也忍不住跨下那大寶貝的漲痛,身子挪向秦玉歡的兩腿之間,小穴早就被凌逸摳的其癢無比的秦玉歡,識趣的張開兩腿,凌逸一手撐著自己的身子,一手扶著寶貝。秦玉歡忙更張大了雙腿,兩手掰開那兩片紅紅的陰唇,將整個小穴打開,小穴內一覽無遺,見小穴內的肉像鯉魚嘴似的一開一合,蔚為奇觀。凌逸趕忙用大寶貝頂住,沾著滑滑的淫水准備長驅直入,腰部一沉,竟根而入。

“啊……”秦玉歡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只覺得昨晚剛被開苞的小穴撐得要裂開似的,非常的漲痛。凌逸等她適應之後,用力將秦玉歡抱住,將她壓在身下,雙手捉住秦玉歡的腳踝,用力掰開,大寶貝開始一進一出的狠操著。

“哎呀……別……別急……要死了你……哎呀……啊……插……插到穴心……慢……慢點……別……啊又撞……撞到穴心了……小穴……小穴要……啊……要插穿了……”凌逸如出柵猛虎、脫韁野馬,死命的往前衝。大寶貝棒棒到底,寶貝不斷將淫水自小穴帶出,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來。

“玉歡姐,你……你的穴……好……好緊……好暖……夾的……寶貝……好爽……的穴……真妙……吸的……龜頭都……都酥了……”秦玉歡被凌逸干的小穴是又痛又麻,再又麻又癢,每當大寶貝抽出小穴就一陣奇癢,插進就感到一陣酥麻,尤其是當那燒燙的龜頭頂著子宮穴心,美的秦玉歡是全身舒坦,再也不要寶貝離開。開過苞的她也不在矜持了,舒爽的叫著“哎呀……美死我了……啊……弟弟……快……再快……用力……我被……被你干上天了……不行了……我要……要泄了……”

大寶貝在小穴狂插狠抽的數百回,已快要出精,看到秦玉歡雙腿在手中抖動,屁股向上一挺,一陣陣的陰精灑在龜頭上,凌逸再也忍不住的叫道:“啊……我也要射了……”一股滾燙的元陽,似箭般的射向秦玉歡的穴心上,爽的秦玉歡緊抱著射精後趴在身上的凌逸,一陣狂吻。

凌逸雖然泄了精,但寶貝卻仍硬挺挺的插在秦玉歡的小穴裡。他將頭埋在秦玉歡堅挺的雙峰之中,一身是汗的喘著趴在秦玉歡身上,稍作片刻休息。秦玉歡拿起一塊絲巾,愛憐的替他擦去滿身的汗。

凌逸笑著道:“姐姐,你看寶貝還威風不減的插在小穴中,一定是還吃不飽,面對姐姐這嬌艷似花、又緊又暖的小穴,我永遠都吃不夠……”

“小壞蛋,你真會灌迷湯,嘴這麼甜……唉……你真是我的命中克星……來吧,快拿你的大寶貝來給姐姐止止癢,可是得輕點,小穴還有點痛……”聽到秦玉歡的話,凌逸反而將大寶貝「啵」的一聲,自秦玉歡的小穴給拔了出來。

凌逸起身站在床邊,拉著秦玉歡的雙腿架在肩上,使秦玉歡的肥臀微微向上,整個小穴紅腫的呈現在那。秦玉歡頓時感到一陣空虛,焦急的道:“咦……弟弟……你怎麼把寶貝給拔出來?你是不是累了?我們休息一下,待會再……啊……弟弟……你……你別整姐姐……快……快插進來……別只在穴口磨……啊…… 快……快點……”

凌逸時只將大龜頭在小穴口那磨啊磨、轉啊轉的,有時用龜頭頂一下陰蒂,有時將寶貝放在穴口上,上下摩擦著陰唇,或將龜頭探進小穴淺嘗即止的隨即拔出。不斷的玩弄著,就是不肯將大寶貝盡根插入。秦玉歡被逗的是小穴癢的要死,大量的淫水像小溪般不斷的往外流:“壞弟弟……別逗姐姐了……你想癢死你姐姐啊……快……快插進來給姐姐止癢……”

凌逸似老僧入定,對秦玉歡的淫聲浪語、百般哀求,似充耳不聞,只忙顧著繼續玩弄,他是要先盡情地逗出秦玉歡的欲火。看著小穴口那兩片被逗的充血的陰唇,隨著秦玉歡急促的呼吸在那一開一閉的嬌喘著,淫水潺潺的從穴口流出,凌逸終於將大寶貝給插進去。凌逸這時兩手把秦玉歡的雙腿抱住,大寶貝緩緩的進出著小穴,緩慢的進幾步退一步,活像個推不動車的老漢。凌逸用的正是「老漢推車」這一招,配上「九淺一深」這一式。

“好漲……啊……弟弟……快……快插深一點……別……別只插一半……不……不怕痛了……快……快用力插……啊……”這一聲「啊」是凌逸又把大寶貝給全根插進,抽出時龜頭還在穴心轉一下才拔出來。

凌逸已不似先前的橫衝直撞,將「九淺一深」的九淺,分成上下左右中的淺插,只見寶貝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頂著,中是在穴內轉一下再抽出,到了一深才狠狠的全根插進,頂著穴心磨一磨才慢慢的拔出,周而復始的干著。

秦玉歡被干的是不知如何是好?小穴先被九淺給逗的癢死,再被一深給頂個充實。那深深的一插將所有的搔癢給化解,全身舒爽的像漂浮在雲端,但隨之而來的卻又是掉到地的奇癢無比,就像天堂地獄般的輪回著。

弟弟大哥……你……你是哪學……學的……這……這整人的招式……太奇……妙了……一顆心被……拋上拋下的……啊……又頂到……啊……別……別拔出來……再……再頂……”

秦玉歡被插的半閉著媚眼,屁股不斷的向上迎合著,小穴周圍淫水決堤似的溢出,【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口中不斷哼出美妙的樂章:“啊……美啊……多插……多插幾下……到穴心……癢……癢死我了……啊……爽死了……弟弟……插死我吧……啊……好……快……”

凌逸就這樣插了一千多下,覺得時候差不多了,開始加快速度,九寸來長的大寶貝,毫不留情的盡根而入、次次到底的用力頂著:“姐姐……我怎麼舍得癢死你……干死你……這招的滋味就是這個樣……現在就來幫你止癢了……爽不爽啊……還會癢嗎……”

秦玉歡被這突如其來的寶貝給次次頂著,使她一陣陣猛顫,全身有如被烈火焚燒,周身顫抖而麻木。這超然的大寶貝,這別具滋味的招式,使秦玉歡不顧一切的奉獻,用盡所有力量迎湊著寶貝,嬌呼著:“啊……弟弟……我……我愛你……我愛死……你的……大寶貝了……別……別怕……干死我吧……姐姐願……願死在你……你的大寶貝下……快……快用力……再快一點……”

凌逸看著秦玉歡扭動的身軀,知道她已進入瘋狂的狀態,抽插的更急更猛,寶貝不斷頂著穴心撞擊著,撞的秦玉歡便似暴風雨中的小舟起伏不定。陣陣的衝擊由穴心傳至全身,秦玉歡被凌逸插的已是陷入半昏迷狀態,口中呻吟著自己也不知道的語言,配合著寶貝不停的抽插小穴所發出的聲音,奏出一首原始的樂曲。

凌逸狂插狠抽的足有二百來下,秦玉歡突然大叫:“啊……不行了……干死我了……”的昏了過去,一股濃濃的陰精衝向凌逸的龜頭,凌逸連忙舌尖頂著上顎,緊閉著口深深吸了兩口氣,眼觀鼻、鼻觀心的將受陰精刺激得想射精的衝動給壓下。

秦玉歡從極度的高潮中漸漸醒轉,可愛又可恨的大寶貝仍然插在穴中,半張著媚眼喘著道:“小壞蛋……真被你給干死了……從來沒有嘗過這種滋味……弟弟……你怎麼一次比一次強……大寶貝比剛才更粗更燙了……在小穴裡跳動著……”還泡在小穴的大寶貝,被泄了精的小穴緊緊咬著,穴心像個頑皮的孩子吸吮著。

“姐姐你沒事吧?是不是被我插的爽死了?”

“是被你給干死了一次,不過小穴……弟弟我要你動一動。”秦玉歡是一臉嬌羞。

凌逸奇道:“為什麼?姐姐你不累呀……”

“不累,不累,姐姐的小穴又再癢了……再幫我止止癢吧。”秦玉歡趕忙著說。

“好……等一下……”凌逸說完抽出大寶貝,用絲巾將沾滿淫水與陰精的大寶貝擦乾,再細細的擦著秦玉歡的小穴。

“嘻……癢死了……你怎麼拔出來了……啊……別擦了……擦的姐姐癢死了……”秦玉歡混身抖動著,像被人搔癢似的嘻笑著。

“不要亂動嘛,等一下給姐姐嘗嘗另一種滋味。”凌逸放下秦玉歡的雙腿,將枕頭墊在秦玉歡的肥臀下,使小穴整個突出,陰唇一張一合的充滿淫靡的感官刺激。

凌逸起身下床,抱住大腿夾在腰上,龜頭對著小穴磨了兩下,臀部一沉,「咕滋」一聲插進去。秦玉歡被鴨蛋般大的寶貝頭頂著穴心,小穴內漲滿充實,喘一口氣說道:“好粗好長的大寶貝……塞的小穴滿滿的……”

“穴心被……被干的麻麻的……唷……啊……麻啊……又癢又麻……啊……”

凌逸把秦玉歡的手搭上自己的脖子,雙手托住屁股,一把將秦玉歡抱起:“……我們換個姿勢,這叫「騎驢過橋」……抱緊脖子圈住我的腰,可別掉下去了……”說完就懷裡抱著秦玉歡在房中漫步起來。

隨著凌逸的走動,秦玉歡的身子一上一下的晃動,大寶貝也在小穴一進一出的抽差著。由於身子懸空,小穴緊緊夾著大寶貝,龜頭頂著穴心。再說不能大刀闊斧的干,龜頭與穴心一直摩擦著,秦玉歡被磨的是又酥又麻:“磨死我了……穴心都被……被寶貝給磨爛……搗碎了……太爽了……弟弟……你……你快放……我下來……我沒力了……快放下吧……”

凌逸才走了幾十步,聽秦玉歡喊沒力了,就坐在床邊,雙手將秦玉歡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帶動著。秦玉歡腿自勾住的腰放下,抱緊凌逸的脖子,采取主動出擊,屁股瘋狂的上下套動,次次到底。兩粒乳房貼著凌逸的頭摩擦著,一顆乳頭被凌逸吸吮著。

“爽啊……這姿式真妙……哪裡癢就……就插哪裡……真妙啊……啊……吸……吸輕點……我的心都……都快被你給吸出來了……啊……啊……”

“這招叫「送子觀音」,舒服吧?你想怎樣就怎樣。”

“啊……你……你的穴心……吮著龜頭好爽……啊……”只聽「噗滋」、「噗滋」、「吧吧」、「吧吧」的兩種聲響,如交響樂般的回湯在房間裡。

“好姐姐啊……弟弟的寶貝大不大啊……干的你爽不爽啊……”

“大……大……好大啊……爽……爽……爽死我了……啊……小穴……穴心抖得好凶……好癢……”凌逸知道秦玉歡又要泄了,雙腳蹬著地,迎著落下的小穴猛頂。

“頂死我了……不行了……別頂了……穴心被頂……頂穿了……啊……”秦玉歡在一陣浪叫聲中,力盡氣乏的一屁股坐在凌逸身上,穴心緊咬著龜頭泄出一股濃濃的陰精,再次昏了過去……凌逸將秦玉歡輕輕的放在床上俯趴著,欣賞這誘人的軀體。一個大屁股雪白的在眼前,下面是春潮泛濫的紅腫小穴。凌逸就還沒有泄身,憋得難受,挺著大寶貝用「隔岸取火」干著昏過去的秦玉歡。秦玉歡被一陣陣的快感由夢境中給帶回現實世界,發現自己跪趴在床上,身後的凌逸挺著大寶貝,正一進一出的干著小穴。

“啊……啊啊……被你給……干死去了……又被干活了……弟弟……你……你怎麼還不射精啊……不要強忍著……對身體不好啊……啊……你怎麼這麼強……啊……”

“你……啊……你太厲害了……太會干了……啊……我不是……你的對手……投降……我投降啦……啊……饒了我啊……”

凌逸被這淫聲浪語和小穴的不住吮咬,精關一松的將精液強力放送而出。秦玉歡也被這似冰雹的精子打的穴心是陣陣酥麻,一股陰精再次而出,兩人滿足的相擁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