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煙火

這時,老公睜開眼睛看著我,說道:「過來啊,丫頭,我都快硬死了,你還在那裡隔岸觀火。快來吧,親愛的,我的雞雞想死你的屄屄了。」他聲音有些嘶啞地呻吟道。

現在我的陰戶已經濕得一塌糊塗,就像平時他指奸我,或者親吻我的陰戶時一樣。

我從梳妝台前站起來,將睡衣脫掉扔在地板上,爬上了床。

我們深情地親吻著,老公的手指搓揉著我的陰蒂,然後很容易地滑進了我的陰道。

「哦,你濕死了,是不是很想讓我肏你的騷屄啊?」老公喃喃著說道。

老公一翻身把我壓在身下,堅硬的陰莖一下就插進了我的陰道,然後就使勁肏了起來。我好喜歡他那麼大力的動作啊!

「跟我說說,剛才你摸自己的時候在想什麼?」我看在我身上折騰的老公,親吻著他的嘴唇說道。

「想你啊,想你的小騷屄。」他氣喘吁吁地回答。

「不對吧?老實說,你到底在想哪個小女人?是不是想B夫人了?」

B夫妻是老公帶我玩交換的時候認識的。他們夫妻男30歲,女28歲,都屬於比較袖珍的體型。B夫人身高約1.55米,由於骨架很小,肉乎乎的身體顯得很苗條,皮膚白得像雪,而且又嫩又滑,老公說,這樣女人的身體對男人最有吸引力,摟著很有肉感,看著又不覺得胖,那麼白的皮膚讓人不忍心蹂躪。所以,自從那次交換後,他對B夫人總是念念不忘。

相反,我對B老公卻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我喜歡身材高大威猛的男人,他那1.65米的身高對我實在沒有吸引力。所以,那次交換後,我再也沒有同意老公再次交換的建議,倒是我和B夫人成為了朋友,幾次約在一起去逛街、喝咖啡。有時候議論起來,她說她老公很喜歡我,而我也告訴說她是我老公的夢中情人,她聽了咯咯笑著。

「是啊,真的很想她呢。你又不想再玩了,真可惜!那女人真能讓男人融化在她身上。」老公不無惋惜地說道。

「好啊,你肏著我,卻想著別的女人!那好啊,你下來,去肏她吧,讓你自己融化在她身上!」我說著,狠掐老公的屁股。

「哎喲,你輕點。」老公叫著,知道我並沒有真的生氣,繼續說道,「她不說『肏』,說『日』,她總讓我使勁『日』她,她的屄真的是又緊又濕。」

我們做愛時經常說這樣的話,這讓我們的性愛更加瘋狂。很快,我們倆都到了高潮。

我知道老公很想再玩交換去肏B夫人,但我不積極讓他有些鬱悶,於是,趁著高潮的餘韻仍然在身體裡遊蕩,瘋狂的慾望繼續激動著我的心臟,我提議他去單獨邀請B夫人。畢竟他那麼無怨無悔地被戴上那麼多綠帽子,怎麼也應該補償他一下。

老公聽了我的建議,故作矜持地說道:「那怎麼行?要約一起約,讓我單獨約她不好吧?再說,這也不是你這個『醋罈子』的真心話。」

「得了得了,心裡美著呢吧?還說這樣違心的話幹嗎?告訴你,只要你的魂兒不被那個小妖精勾走,我隨你怎麼折騰。」

「那是一定的,我的魂兒永遠緊跟老婆。」

過了幾天,我正上班,接到老公的電話,說他約了B夫人下午到家裡來。我說好,你們先回去吧,我下班就回去。

等我回到家,臥室裡他們兩個人正在幹得熱火朝天。看到我回來,B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紅著臉跟我打招呼:「媛姐回來了?」

「好你個小妖精!趁我不在家勾引我老公啊!」我氣哼哼地說道。

「少來啦!你老公告訴我,這可是你的主意。我被你們夫妻算計了,還沒找你算帳呢,你倒倒打一耙。」

「嘻嘻,那你們玩吧。」我說著,坐在梳妝台前的凳子上,看著床上正在做愛的兩個人。老公高大健壯,皮膚是古銅色的;B夫人身材嬌小,皮膚雪白。老公壓在她身上,就像一頭雄壯的棕熊趴在一隻小羊羔身上,反差非常強烈的場景帶給我特別的刺激。那次和他們夫妻交換的時候,我就是被這樣的場景弄到高潮的,而不是B老公的小雞雞。現在,我感覺自己的快感迅速在身體裡聚集。

這時,老公把B夫人翻了過來,讓她手膝支撐著身體趴在床上,他從後面進入了她的身體,他們做愛的聲音很大,肉體的碰撞聲、啪嘰啪嘰的淫水聲和喘息呻吟聲交織在一起。

「哦哦,寶貝啊,你好緊好濕啊!」老公忘情地叫著。

我脫光衣服爬上床,鑽到B夫人身下舔著他們性器交接的地方,一隻手撫摩著B夫人的乳房,另一隻手搓揉著自己的陰蒂。在我們夫妻的共同努力下,B夫人不一會兒就達到了兩次高潮,她渾身顫抖著癱倒在床上。老公從她的身體裡出來,拽掉避孕套,把還沒有射精、依然堅硬的陰莖插進我的陰道,再次使勁抽動起來,直到洩在我的身體裡。

完事後,老公疲憊地躺在床上,我和B夫人一左一右趴在老公的小腹上,輪流吸吮著他的陰莖,幫他清理乾淨上面粘著的精液和淫水。然後,我們三個都一動不動地睡在床上,靜靜體驗著各自心中的滋味。

第5篇 穿臍環

那一天,突發奇想,告訴老公說要去穿臍環。老公不以為然地回答說:「都30多歲的人了,幹嗎學人家小姑娘弄那種事?你矯情不矯情啊?」「不,就要去。你陪我去嘛!」「好好,隨便你啦。」

突發奇想的原因是看到跟我一個辦公室的小馨剛剛穿了一個臍環,很漂亮很性感的樣子一下就吸引了我,我想,如果有了這個東西,再和老公做愛的時候就多了一個可以炫耀的借口了。對了,其實也不是臍環,應該要臍釘才比較貼切,因為那是一個小金屬棍穿過肚臍上皮,然後在金屬棍兩端各按上一個小球。小馨把那家穿臍環的店家名片給了我,又拚命鼓動我去做一個,說我這麼好的皮膚和身材不做就可惜了云云,說得我輕飄飄的。

按照名片上的地址,老公陪著我找到了那家專做文身、穿環的店,在一家大型商場的四樓。那家店是由一間大房間隔成的套間,外間坐著兩個接待小姐,還有一排供陪客休息的座位。我在外間又咨詢了一番,交了160元的穿環費,挑選了一個白金品質的臍釘,又交了480元的臍釘費。在外間等了一會兒,就被一個接待小姐帶進了裡間,老公則在外間等候著。

裡間的空間比外間小很多,靠牆擺放著一個跟醫院急診室裡檢查床一樣的單人床,比家裡的床高,大概是方便操作吧。床邊是個操作台,放著一些器械和藥瓶。做穿環的是個25、6歲的年輕人,長得眉清目秀,皮膚很白。他讓我躺到床上,撩起上衣下擺,再送開褲帶,將褲腰褪下一些。

「姐姐的皮膚好白,肚臍的形狀也好,做了環就更漂亮了。」那小伙子邊恭維我,邊在我的肚臍上塗抹消毒酒精。

「疼嗎?我很害怕疼的。」我對他說道。

「不疼的,沒關係,如果你怕疼,給你打點麻藥好了。」說著,他從操作台上一個盒子裡拿出針頭針管,抽了麻藥,在我的肚臍上皮那裡打了一針。稍停了一會兒,他一手握住一個金屬鉗將我肚臍上皮夾住提起,另一手將一個粗針頭穿過上皮,再將我挑選的臍環的金屬棍穿過被粗針頭穿透的皮膚,然後他鬆開夾著皮膚的鉗子,將一大一小兩個小金屬球安裝在金屬棍兩端。最後,他又用酒精棉球在我肚臍部位上下左右仔細擦拭了一番,便大功告成了。

在整個過程中,我一直盯著他的手和臉,其中有害怕和擔心,也有好奇和曖昧。他纖細的雙手上戴著醫用薄橡膠手套,黑黑濃密的眉毛下一雙大眼睛非常專注。就在他用針刺穿我皮膚的剎那,我小腹突然一熱,淫水立刻洇濕了我褲頭的襠部,我感覺自己就像第一次被破處那樣,彷彿又被他穿透了一次。這樣的想法讓我突然對這個小伙子充滿了好奇和愛戀。

「好了,回去後注意24小時內肚臍盡量不要沾水,如果有問題可以再來找我。」說完,他自顧自收拾著器械,並沒有抬頭看我整理衣著的樣子。

兩天以後,我給他打了電話,說我的傷口有點疼,他要我去他那裡他給我看看。我說我工作時間去不了,只能下班去。他告訴我他下午五點就下班了,但可以等我一下。於是,我們約定下午六點半在他那裡見。

其實,我的傷口沒有什麼大問題,我就是想去見見他。來到他那個店門口,看到大門關著,就敲門。他來開了門,我看到外間沒人,就問道:「那兩位接待小姐呢?」「她們已經下班走了,我們五點下班。」「哦,那麻煩你了。」「沒關係的。」

跟在他身後走進裡間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渾身發抖,心臟也砰砰地跳了起來。他戴上橡膠手套,讓我撩起衣擺,仔細檢查了一下我的肚臍,然後告訴我完全沒有問題,只是有一點點紅,過兩天就會沒事的。接著,他輕輕地說了一句:「其實姐姐穿個乳環一定也很漂亮。」

我的小腹呼地又是一熱,但看他沒有表情的樣子,不知道是在攬生意還是在挑逗我,於是回答道:「也不知道我適合不適合穿乳環。」

「那我幫你看看好了,好嗎?」他站在我面前,低頭看著我的眼睛問道。

現在我可以肯定,他是在挑逗我了。原來做完臍環後,他也在想著我啊,看來我們倆真是心有靈犀。我裝做矜持地慢慢解開扣子,脫掉外衣,又伸手在後背解開乳罩的掛鉤,然後挺起乳房給他看。

「哦,你的乳頭好漂亮,這麼小,這麼紅,乳房又這麼大,這麼挺,真是太漂亮了。」他看著,又用戴著橡膠手套的手撫摩著,接著,他用手指搓揉起我的乳頭來。這已經不是檢查了,簡直就是玩弄。

但我沒有拒絕,直挺挺地站在那裡讓這個男人玩弄。我的內褲又被弄濕了,我有點顫抖,身體搖晃著,伸手抱住了他的臂膀。這時,他已經脫去了手套,兩只手放肆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後來乾脆趴在我的胸口含住了我的乳頭。

「哦,哦,……我,我還想讓你幫我看看是否適合穿陰唇環。」我呻吟著,抱著他的頭喃喃地說道。

他當然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說話就一把把我抱上了那個檢查床,然後不顧我的阻擋(當然要矜持一下了)扒下了我的褲子。他把一絲不掛的我放平在床上,分開我的雙腿,仔細地打量著我的陰戶。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那裡已經太濕了。我渾身顫抖著,身體在他的目光下越來越興奮。

他並沒有脫衣服,而是簡單地拉開褲子的拉鏈,掏出早已堅硬的陰莖,用手套動了一下,就狠狠地插進了我的身體裡。就這樣,他站在床邊,我躺在床上,我們開始瘋狂做愛。第一次射精後,他並沒有退出來,而是俯身和我親吻。休息了片刻後,他再次直起身,再次兇猛地抽插起來。這一次他堅持了很長時間,才第二次把精液射進我的身體。

第6篇 汽車後座上的輪姦

他是我在工作中認識的男人,後來成為了朋友,自然也上過幾次床。每次做愛的時候,他總餵不飽我,於是便恨恨地說要找幾個男人來輪姦了我。我笑著鼓勵他去找,他看著我問道:「你是認真的嗎?」我也看著他,認真地點了點頭。

前幾天,他給我打電話,問我是否願意和他還有他的朋友下班後一起出去吃飯。我知道他真的想找別人來輪姦我了,就開玩笑說,我可不願意再在他那輛兩廂小車裡親熱了,撞得我頭疼。他笑著說他朋友有一輛寬敞的豪華四驅越野車,後排空間大得嚇人。

聽了他的話,我感覺下身一下就濕潤了,心裡不禁暗罵自己太過淫蕩,但我的確有些期待和他見面,就爽快地答應了他。

那天快下班的時候,他打來電話,說正在我們辦公樓下的停車場裡等我。我趕緊收拾了一下自己,又給老公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我有些應酬,要晚些時候回家,讓他自己吃飯。老公知道這個男人,也知道他和我發生過性關係,所以也沒多問,只是要我照顧好自己。

在停車場裡,看到他和三個男人站在一輛大四驅旁邊,邊聊邊等我。看到我過來,他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們,他們都熱情地跟我打招呼,其中一個男人慇勤地打開後門請我上車。坐在後座上,我的胃裡一陣痙攣,感覺臉上在發燒,特別是當兩個陌生男人一邊一個坐在我身邊的時候,我的心更是咚咚地跳個不停。

他坐上駕駛座,我們的車很快駛離了停車場。車子剛一啟動,坐在我身邊的兩個男人就開始恭維我,說我長得多麼多麼漂亮,身材多麼多麼好。從他們的語氣中,似乎已經知道了我和他的關係。由於這兩個男人並不令我討厭,我也就沒有忌諱地和他們聊著。很快,聊天就朝曖昧的方向轉了,他們開始對他那輛兩廂小車開玩笑,說在這個車裡肯定沒問題。我知道他們暗指我和他在他小車裡做愛的事,也知道他們想在這個大車裡干了我。

果然,他們說話更露骨了。坐在我左邊的男人問我道:「你說,如果你老公知道你跟幾個男人開車出去玩,會不會生氣啊?」

「應該不會啊,我老公知道我跟你們出去的事的,我剛給他打過電話,所以你們別想害我。」我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道。

「我們怎麼會害你呢,我們只會愛你。」右邊的男人說著,伸手摟住我的肩膀,並在我的脖子和後背撫摩著。左邊的男人也開始掀開裙子撫摩我的大腿。

我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事情,心裡非常緊張,卻又有幾分期待。我抗拒著兩個男人輕薄我身體的手,故作矜持地對著他喊道:「喂,你光顧開車啊,也不管管你的兄弟,讓他們這麼非禮我?」

「呵呵,你不是讓我幫你找人嗎?你就別不好意思了,我這幾個兄弟人都不錯,他們一定能餵飽你。」他從後視鏡裡看著我,說道。

聽了他的話,我一下洩了氣,我知道他們已經商量好了,現在我就是他們砧板上的肉,跑不了了,只能任他們宰割。但是,這難道不是我自找的嗎?難道不是我曾經暗藏多年、時刻盼望能夠得以實現的瘋狂性幻想嗎?可是,我怎麼能這麼隨便被這些陌生的男人玩弄呢?我怎麼讓自己下賤到這種地步呢?

就在我愣神的時間裡,我的裙子已經被他們掀了起來,我的褲頭也被他們扒到了一邊,我的兩腿被他們大大地分開了,我的陰戶被他們的手指玩弄著。

一個男人把三根手指插進了我的身體,「哦,你們看看,她都濕透了。真是個騷女人啊!」邊說,他的手指邊在我的陰道裡抽動著。

我被他弄得渾身躁熱,氣喘吁吁,我一邊無力地推拒著他玩弄我的手,一邊喃喃地說道:「你們好壞,……快放開我,我被你們弄得……痛……快……放開……」

「呵呵,你說的到底是『痛快』還是『快放開』啊?」他在前面開著車,笑嘻嘻地嘲諷著我。

「你還笑?你怎麼忍心看著你的女人被你的兄弟玩弄啊?」我恨恨地說道。

「嘻嘻,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我的衣服借給幾個兄弟穿穿也沒什麼關係啊!」

這時,坐在我左邊的男人已經掏出了硬邦邦的陰莖,他讓我起身兩手扶著前座的靠背,身體從前排兩個座位之間的空隙向前趴,將光裸的屁股撅起來,然後他挪到座位中間我剛才坐的地方,曲腿彎腰,上身趴在我的背上,將堅硬的陰莖一下插進了我剛才被他指奸了好一會兒的陰道裡。

我的姿勢真的很彆扭,我的位置也真的十分尷尬。身後一個陌生男人使勁地肏著我;後座右邊的傢伙一隻手搓揉著我的乳房,另一隻手摳摸著我的肚臍,玩弄我的臍釘;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男人則扳過我靠在他肩膀的頭,撬開我的嘴巴,把舌頭伸進我嘴裡和我親吻著。三個男人的玩弄讓我既興奮又羞愧,呻吟聲和淫水從我上下兩個地方的唇間不斷傾洩出來。

汽車停了下來,但幾個男人的姦淫和玩弄卻沒有停止,我偷空從前擋風玻璃看出去,外面天已經昏暗了,車停在一處野地裡,好像是到了郊外。剛才還在開車的他(咳,為了敘述方便,就叫他A吧,副駕駛那位叫B,原來坐我左手邊的叫C,右手邊的叫D)叫他的朋友們先停一下,然後將兩個前座靠背向後放倒,在將後座靠背也向後放倒,這樣座位連在一起,就形成了一張大床。

「好了,你們幾個玩夠了吧,都下車,該我上了。」A說著,把他的朋友都趕下了車,然後脫光我的上衣,摟著我躺到「大床」上,親吻著我說道:「親愛的,希望你沒生氣,我的確是想幫你實現你的性幻想。你不是經常說從來沒有玩過多P嗎?今天我要好好滿足你的願望。」說著,他解開褲子,掏出陰莖插進我的身體。

我已經被熊熊的慾火燒得昏頭昏腦,也顧不上跟他說話,只是雙手緊緊地摟著他,任憑在我身體裡肆虐。這次他比哪一次弄的時間都長,大概過了近半個小時,才把精液射進我的身體。他剛一退出,C立刻就爬上了車,一邊埋怨著A的動作太慢,一邊翻過我的身體,吐了口吐沫在我的肛門上,接著挺著粗大的陰莖就要插進去。

「別,別弄那裡,會很疼的。」我趕緊央求他。

「沒事,我會小心的。再說,像你這樣的騷屄一定早都被肏過肛門了,還怕什麼?」說著,依舊挺著硬邦邦的傢伙頂我的肛門。

我知道對這樣的野獸現在說什麼都沒用的,只好盡量放鬆自己的肌肉,兩手使勁向兩邊分開屁股蛋,讓括約肌盡量放鬆敞開地迎接他的侵犯。好在他抽動的時間不長,很快就洩在了我的直腸裡。

接著是B,他先要我給他口交,然後也姦淫了我的肛門。最後,D上了車,在先後插遍了我身體的三個肉腔後,將精液射進了我的嘴裡。這時,C又上車來再次玩我。就這樣,四個男人玩弄了我兩個多小時,每個人都在我的陰道和肛門裡射過以後,才心滿意足地開車帶著我返回城裡。

我回到家的時候大約是晚上10點,老公有點奇怪地問道:「今天回來的比較早嘛,往常應酬起來不到12點不回來的呀。」我突然鼻子一酸,很想大哭一場。好不容易忍住了,對他說道:「抱歉,你幫我煮點方便面好嗎?我還沒吃飯呢。我先去洗個澡。」老公聽了一怔,看我的表情很難看,也就沒在多問什麼,就去廚房了。

在床上,我如實向老公講述了晚上發生的一切,老公緊緊地擁抱著我,安慰著我,他告訴我男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對得到手的女人便不再有愛憐的感覺,特別是那些所謂的「情人」,他們對女人的花言巧語,不過是為了把女人哄上床,一旦得手,便很少再有耐心去討好女人了。

「本來,我以為會很刺激,會讓我的身心都得到滿足。可是,我感覺自己的心理感受非常不好。儘管我的身體還是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刺激,特別是當他們輪流在我的身體裡射精的時候,但是我的心理難以承受這樣被陌生男人玩弄,我感覺自己很齷齪,覺得非常恥辱。」我趴在他懷裡說道,「現在,我覺得任何誘惑都不如你的懷抱安全、塌實。我要和A斷絕來往了,我本來希望他做一個疼愛我的情人,可他一點都不愛惜我。」

可是,我並沒能遵守自己的誓言,當A再次打電話約我的時候,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又興奮地去赴約了。從那以後,我心甘情願地淪為他們洩慾的性玩具,四個男人或一起或單獨隔三岔五地約我出去玩,做愛的地點也由汽車後座擴大到野地裡、他們辦公室、某個人家和賓館的房間裡。C甚至兩次背著其他人帶我去跟別的夫妻交換,在賓館的客房裡,他把我當作他的「妻子」送給陌生男人玩弄,而他則在旁邊的床上姦淫著別人的老婆(也許也是冒牌的?)。去年平安夜,他們四人邀請我去參加某個酒店的聖誕狂歡聚會,然後在那個酒店的房間裡輪姦了我整整一夜。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