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女家教

作者:quantity

門終於開了,開門的卻不是理應在家裏的學生,而是那個學生的哥哥,這一家惟一的男孩子,依著父母的遺產過活的人,一向沉溺在黃色小說的創作之中,以往看著香慈的眼光都色迷迷的,讓香慈每次上課都有些不安,如果教的那個小女孩不在,香憐跑的比誰都快呢!

「抱歉了,沒有通知妳,」那人看著香慈像風般地鑽了進來,躲在他背後,畏畏地看著外面,窈宨婀娜的纖細身子就像風一樣,他根本就擋不住,「我妹妹臨時和同學出去玩了,這個星期沒有辦法上課。妳怎麼了?有人在追妳嗎?」

「有變態在後面,快關門好不好?」香慈是真的急了,比起未知的危機,這個色迷迷的男人要容易接受得多。

「喔!」男人漫應著,慢條斯理地關上了門,好像根本就不在意的樣子,「妳不怕我嗎?要說起色狼的話,我可能比外面的人更危險喔!小心我真的吞了妳。」

「別嚇我了。」香慈看著門關上了,七上八下的心才放了下來,這才想到自己現在是和這男人共處一室。

「好啦!好啦!不嚇妳了。倒是待會兒怎麼辦?她不在妳又沒辦法上課,總不能現在就出去吧?要坐一會兒再走,還是現在?我送妳去車站好了。」

「坐一會兒好了。借個電話。」

香慈打了電話回家,說是沒辦法早回去了,大概要住在學生家裏面一個晚上吧!雖然說他要送香憐去車站,可是就算平安上了公車,到了下車時又怎麼辦?香慈這回是真的怕死了,根本就不敢一個人在這種夜晚走夜路,只好住在學生家裏,等明天再去上課,反正是下午的課,應該不會擔誤時間。

才放下了電話,香慈雙臂一緊,男人已經抱住了她,他對香慈的美色可是垂涎已久,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一整個晚上對香慈恣意非禮,叫他怎能不激動呢?甫離夜幕的香慈又入虎口,偏偏門關的那麼緊,他又抱得那麼緊,加上香慈又有那兒可以逃呢?

不讓懷中的香慈有機會可以掙扎逃脫,男人雙手用力,緊緊箍著香慈水蛇般的柳腰,將香慈輕盈的胴體抱了起來,灼熱的嘴唇迫不及待地親上了香慈修長雪白的粉頸,空出了一隻手解開了香慈的裙扣,迫不及待地探索著。雙腳離地的香慈輕踢著腳,卻連滑下的裙子都留不住,嬌嫩像是豆腐做的,柔潤細緻的玉腿整個露了出來。

抱著香慈坐回沙發上,男人一刻也不停止對香慈香豔刺激的挑逗,【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他對生理上的研究算是專門的,要說如何把女孩子逗的春心大動,可說是出色當行,新奇的手法豈是香慈所能抵禦?從香慈進門開始,他就可以確定,這鮮花一般的美女今夜已是自己的囊中物,正待自己採擷她噴著香氣的胴體,將她這塊良田開墾,成為性愛的寶地,光是一夜怎麼會夠?他要香慈日後臣服在他屌下,夜夜沉醉在性愛的銷魂蝕骨快感中,成為他私藏的洩慾玩物。

香慈喘息著,漸漸失去了抵抗的力氣,當他扯開香慈的內褲時,香慈曾大叫起來,但她尖叫的聲音,很快就像是化了一般地融解了,雖說他不住揉搓著香慈大腿內側的手掌,是太用力、太急色了些,弄得香慈有些嫌惡,但效果還是很不錯的,加上他正不斷舔舐著香慈的耳珠,不住輕吐吮吸,連香慈的嫩頰都受到波及,被吸的紅紅的,何況他輕箍著玉臂和小腹的手,也不安於室地開始動作了,伸入了香慈襯衣內,慢慢向上探索著、輕觸著香慈正緊漲地賁起、想被他下下著肉、重力擠壓的乳房,即使透著薄薄的乳罩,火力仍狂妄地肆虐著。這種強而有力、完全不管香慈感受的、純粹只是勾起香慈肉體情慾的方式,正是對芳心裏不甘不願、正刻意扭動著,不讓他如此輕易得手的這美女,最強悍的征服方式,只一會兒香慈完全迷亂了,被放掉的手也不知該擺那兒好,嬌軀軟在他火辣辣的懷中,承受著他時重時輕、輕重皆宜的玩弄,半裸的胴體只留下薄薄的內衣褲在身上,內褲也是半脫落地掛在膝上,濕潤的桃花源完全沒法兒隱藏,裸露的肌膚浸著玫瑰般的嫩紅色,男人不把香慈剝的精光並不是不想對香慈下手,而是想拖點時間,讓香慈在前戲之下完全忘了矜持和羞赧,被逗的全心投入,這樣他真的姦淫香慈時,才有更多樂趣,更何況他也想把香慈玩到淋漓盡致,如果把這一向躲的遠遠的美麗女孩,弄到自動寬衣解帶向他求歡,那種征服感和滿足感真是說也不用說。

「向我投降吧!」男人的聲音在香慈耳際喘息著,「我保證..保證不會傷害妳的。」

「不..不要..」香慈的呻吟聲嬌柔異常,男人也脫的只剩一件內褲而已了,灼熱的勃起透過兩層薄布,直燙著香慈的臀上,再直接不過地讓香慈知道,他想做的是什麼事。「你..不可以..啊..不要再..唔..不能再進去了..你會傷害香慈的..你根本就..根本就想要強姦香慈..哎..哎..不..啊..不要..」

「強姦妳不好嗎?」男人的手轉移了目標,從大腿內側滑過了香慈竭力關緊的大腿,溜上了香慈的臀部去,對著那豐盈翹挺、柔軟又堅實的圓球愛不釋手地撫愛著,弄的香慈高叫不已,「看妳這麼爽的樣子,被我姦是那麼美的事,難道..難道被我弄了這麼久,妳還沒有感覺到嗎?」

「感..感覺到了..好..好美..啊..」一個不小心,香慈吐露了心聲,羞的她咬緊了銀牙,再也不敢說話,偏偏他富挑逗性的淫言浪語精采紛呈,一句不漏地鑽進香慈耳朵裏去。

「香慈..妳這小妖精..難不成..妳真要我逗的死去活來才會肯嗎?看來妳還沒有被人無情地挑逗過,要不要..唔..妳的屁股又圓又潤的,滑的美死人了..要不要我讓妳見識見識?」

香慈再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被男人從背後摟抱,裸露的肌膚貼著他火熱的身體,不可侵犯的地帶被他一再玩弄,性感帶被他以各種手法撫弄,香慈只知張著小嘴,不自主地呻吟著,那種美好,那種陌生而舒服的疼痛,從體內深處不住綻放開來,一點點地流遍全身,燒的香慈芳心混亂不堪,只知任他恣意動作,無所不至,玉腿不知何時已敞了開來,慾望燒開的淫水不住外湧,腿根股間一片濕淋淋,偏偏他卻在此時放棄了香慈快脹破了的乳罩,掌心罩著香慈的桃花源處,以那火熱直熨著香慈,似乎直燒進了胴體深處,正好呼應著香慈濕潤的桃源深處,那種美妙的疼痛,讓香慈挺起了下身,迎向那火熱,恨不得他的手伸進來,搔抓那疼痛處,施予香慈暢快,但他的指腹在那濕潤處輕輕抽送,不但沒有搔到,反而讓香慈更是火上加油,春意盎然。

香慈瘋狂地喘息著,雖已了解到今夜會失身,但她從來沒想到,第一個被侵入的,竟是香慈的後庭,他的手指輕輕戳了進去,指節處微微突起,微微抽插著,這突如其來的攻勢終於讓香慈的防線全面崩潰,她閉著眼睛,快活地扭搖著,小嘴兒呼叫著向男人投降的訊息,酡紅的胴體真想要完完全全地融進男人體內去。

把香慈放到了臥床上,一路上自少不了讓香慈想也要臉紅的勾引,香慈微睜著美目,流波似要噴火似的,柔美地望著脫去了最後一層阻礙的男人,那雄偉巨挺看的香慈一陣心驚,但在男人再次壓上身後,那令香慈無比歡樂的觸摸讓香慈僅餘的一點畏懼也飛走了,香慈柔順地脫去了乳罩和內褲,讓噴香洩玉的胴體一絲不掛地裸在他眼前,任他恣意玩賞挑逗。對著香慈赤裸裸、粉雕玉琢的胴體,男人看的目射奇光,真想就此壓下,大幹特幹,但這美食可不能浪費了,他手足齊出,將所有知道的逗女方式完全用上,未曾上馬就把香慈玩的屢屢高潮,樂的香慈快活呻吟著,不知人間何處,只覺這男人真是上天賜予香慈的寶貝,恨不得一輩子都被他這樣貪婪地玩弄著,活活的被他姦死。

美妙的茫然之中,香慈的眼神愈來愈模糊,她迷迷茫茫的感覺到,男人的腿慢慢分開了她的屏障,讓香慈原已閉在桃花源中鼓盪的波濤再次流洩出來,浸濕了床單,而且,分開了她玉腿的,是那麼的火熱、那麼的壯偉,香慈不禁呻吟了出來,等到男人火焚般的肉棒觸著了香慈濕潤柔軟的腿根時,香慈早已失去了矜持,她唯一能作的,是幾聲綿綿軟軟的呻吟,向男人傾訴她的需要和肉慾的飢渴,在慘遭男人無情而長久的甜蜜挑逗之後,香慈已是慾火焚身、春心蕩漾,多麼期待男人接下來的、強力而兇猛的征伐。

一陣輕喘之後,男人進入了香慈的身體,他本想慢慢開發香慈,緩慢地前進著,讓已充份濕潤的香慈完全接納他的強壯,從方才的挑逗之中,他已經發覺到了,香慈還是處子,這明瞭讓男人更是情慾勃勃,沒有一個男人在知道自己開的是原裝貨時,會沒有征服感的,尤其現在在他身下呻吟的,是香慈這樣一個嬌美的含苞美女。但香慈的熱情,讓男人的期待落了空,香慈弓起了身子,情火燒得她忘了形,腰臀處用力地挺了上去,讓男人一下直插進香慈的最深處,火熱一下灼燙了香慈嬌嫩的桃花源壁,那種脹痛讓香慈一下冷了下來,雖說疼痛很快就消失,留下了稍許的麻木,但仍沒有方才被玩弄時的愉悅,驚覺到自己已失去童貞的香慈不禁哭了出來。

知道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男人壓住香慈,雙手托住香慈的臀部,將她托高起來,肉棒緩緩抽送,雖說香慈桃花源又窄又緊,但原先早被男人逗的春液橫溢,抽插起來妙趣橫生。肉體的快感慢慢在男人的侵犯下引了出來,香慈慢慢融化了,她喘息著,不自覺之中四肢已摟緊了正輕薄她清純胴體的男人,聲音愈來愈嬌媚,等到香慈發覺時,她正緊緊抱著他,快活地扭搖著,連喘息的聲音也變得前所未有的嬌柔。看香慈已經承受得起了,男人這才撐起身子,好讓下身更好用力,下下直搗香慈芳心,那從內部燃起的灼熱,將香慈弄得哭笑不得,偏又是全身舒暢無比,香慈慢慢拋棄了羞赧和矜持,迎合上男人逐漸強猛的抽插,火熱燒偏了香慈全身,將她全身都灼燙了,慾火的煎熬讓香慈再也忍受不了了,她抽泣了起來,歡快的淚水和奔湧的淫液,不斷從香慈無比爽快的體內湧出來。

將香慈的腿扛上了肩頭,好讓香慈桃源挺出,能更深入地迎合男人的抽插,他這下才展出了雄偉的長處,不只是次次直抵芳心,還不時打著圈兒,將香慈刮的春水猛洩、嬌吟不已,強力的高潮不斷沖刷著香慈身心,她完全地崩潰了,再次高潮的她軟癱了下來,嘴角掛著嬌媚誘人的微笑,香汗微沁的身子再也不想動,也不管床單上弄得紅紅白白,全是她處子破身的證明。

香慈已經軟癱了,陰精大洩弄到桃花源中片片濕潤,連腿上都染得豔麗至極,只見雪白中透著緋紅的肌膚上,貼著點點落紅,和白白膩膩的大片汁液,配上香慈銷魂之後嬌慵無力的美態,真是美透了。看著香慈在他的淫玩下弄成這般媚態,再加上他仍是如日中天、猶未饜足,肉棒緊緊頂著香慈花心,享受著這美女高潮時桃源那有節奏的吸吮,就算香慈已疲不能興,男人又怎可能放過她?也不管香慈嬌滴滴的抗議,男人將香慈翻了過來,讓她趴伏床上,猶沾著處子落紅的玉臀高高翹起,雙手扣著香慈濕滑的柳腰,從後方一陣緊一陣密地抽插著香慈。香慈早被男人那種無所不至的攻勢徹底征服了身心,盡享床笫風流,被他盡情姦的死去活來,在這最能誘引男人獸性的體位之下,酥軟的她又怎能逃離那雄風萬丈呢?香慈嬌柔的喘息和呻吟聲又叫喚出來了,尤其他的手也並不閒著,慢慢地流上了剛剛他忽略了的玉乳,恣意地搓撫愛戀,一寸柔滑綿軟都不肯放過,弄得香慈渾身上下更是滾燙不堪,酸軟的胴體不住向後頂著,迎合上他的抽送,等到香慈再次大洩,陰精溢的渾身軟綿綿,連手指都動不了時,他才一陣抖顫,一下深入芳心的勁射引發了香慈一陣迴光返照、特別高昂嬌媚的呼叫聲。香慈這下真是舒服到極點了,被他緊緊壓著嬌弱的胴體,爽的再也不想移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