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最美妙的滋味

(九)情天慾海

秋天是一日涼比一日。我的心情,一如秋風下的落葉,孤獨飄零。

有兩個月沒見到夏秋了,她一直借口醫院忙,不回家住。有時回來見到我,她也會找借口出去。電話裡,她的語氣拒人千里。我隔三差五寫郵件,傾吐心懷,低三下四求她,哪怕回到從前也好,她一封都沒有回。

元旦前一個星期六的夜裡,我獨自回家,觸景生情,甚是傷感。到了8點多,忍不住打電話去醫院。這次夏秋的語氣開朗了一些,似乎還帶著些興奮。我求她回家來,她不像往常那樣匆匆掛斷,頓了一頓說道:「要不你來醫院住吧,今天有空的房間,夜裡也通暖氣了。」我如蒙大赦,高興得跳起來,狂奔而去水市人民醫院。原來夏秋單位裡夜裡聚餐,看起來她還喝了一些酒,嫩生生的臉龐,泛著紅暈甚是迷人。她安頓我在一間病房住下,便離開去值班了。

我只求小心恢復從前的關係,再不敢唐突。一個人在病房裡溫了書,不知何時沉沉睡去。病房裡沒有洗手間,11點鐘我醒來,去走廊上廁所。路過護士休息室,見房門虛掩,內裡透出昏黃的燈光,隱隱聽到夏秋的聲音,恍惚是兩年前我第一次到舅舅家時,夜裡聽到她臥室裡傳來的聲音,急忙貼耳細聽。

「討厭,輕一點……」,夏秋嬌柔地嗔著:「別碰那裡……」

「秋兒,我這麼多年,日裡夜裡想的都是你……」,是曹叔叔的聲音。

「嗯……嗯……輕點……不要……」夏秋的嬌喘和呻吟。

我已經明白室內正上演著什麼了。好你個夏秋,借口工作忙不回家,原來是在這裡偷漢子。媽的,可憐老子還一往情深的。一股熱血衝上腦門,我「咚」的一腳踹門進去,只見曹叔叔赤裸上身,正趴在夏秋的身上,埋頭在她脖頸、胸部等處亂親亂舔。兩人見我站在床前,有些驚慌失色。

我一把把姓曹的曹拉下床,一記重重的拳頭便襲上他的臉龐。在我的追打中,他彎著腰,繫上褲子落荒而逃。這時夏秋也已穿好衣服,站在我面前,原本白皙的面龐不知是因為羞愧還是氣惱,漲得通紅。她抬手便打了我一記清脆的耳光,咬牙切齒地說:「你憑什麼管我的事,你是我什麼人,是你舅舅不要我了……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了……你滾,滾得越遠越好……」

「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我指著她,嘴唇發抖,說不出話來。臉上火辣辣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心如刀絞。我摔門而去,聽到背後夏秋隱隱的哭泣聲,內心裡充滿了憤恨,婊子,爛貨,壞女人……我在網吧呆坐了一夜,又逃課在宿舍的床上躺了一上午,卻是心如亂麻,怎麼也都睡不著,腦袋快要爆炸了一般。「叮鈴鈴」,宿舍的電話鈴響起來。

「喂」,我有氣無力地接起來,那熟悉的聲音傳來,瞬間將我所有的憤恨化為烏有。「小哲……救我……回家……」,夏秋的聲音斷斷續續,氣若游絲,彷彿從另一個世界傳來。我急忙打了120電話,奔跑著回家。

到家時,夏秋已被抬上了救護車。她臉色煞白,如同一張白紙。混合著血液的暗紅的水,正從洗手間裡緩緩流出來。夏秋割腕了。我關掉浴缸的水龍頭,跪在洗手間夏秋的血水裡,一連打了自己十幾個耳光。呆若木雞,淚如雨下--我的愛人呀,我怎會傷害你至此,我不是人!

期末考以後,學校放寒假。我借口補習,告訴家裡春節也不回去了。大年三十,黃昏,我備好年夜飯,去醫院接夏秋回家。在此起彼伏的鞭炮聲中,在張燈結綵的塵世間,我一路都緊緊拉著夏秋的手,生怕她再丟掉。大病初癒,美人憔悴,消瘦間卻更顯清秀,眉宇間掛著淡淡的憂傷,面容卻是平靜的。

「小哲,我想先洗個澡,渾身都是病房的味道」,回到熟悉的家,一切喧鬧都被關在門外,夏秋像往常一樣說:「你去我臥室拿一些干的玫瑰花瓣,再幫我把浴巾拿過來」。我應答著,她對我笑笑,閃身進了洗手間。

我從樓上下來,聽得洗手間傳來嘩啦嘩啦的水聲,門卻是只掩了一半。我探頭去看,一股蒸汽慢慢瀰漫在空中,夏秋無瑕的玉體裸裎在那蒸汽之中,蓮蓬頭噴水沖激著她勻稱、高挑的肉體,宛如出水芙蓉一般。她微微笑著,朝我招手,就像下凡的仙子。一股熱流在體內膨脹、奔湧,我再也按捺不住,三下五去二除掉衣物,小弟弟早已盎然挺立。推門直入,趨前去緊緊抱住夏秋。她的雙唇早已送上,封上了她的嘴,靈巧的小蛇游弋進我的唇齒間。

我側著頭親吻著她,雙手搓弄著她秀挺的雙峰,隱約感到她的雙峰也在膨脹堅挺。熱水沖激下來,灌進我口鼻。但我不在乎,因我再不用呼吸,只要有與她的廝磨。水沿著她的雙頰而下,使她緋紅的臉龐變得水靈起來。我撫慰著她的全身、她的口鼻胸乳、她的密處……她變得激動起來,開始親著我,由上而下。我整個人陶醉在她舌尖輕柔的挑逗,只覺飄飄欲仙。她越親越往下,接近我的小弟弟了。水仍然沖激著,蒸汽四處瀰漫,在一片煙霧朦朧中,我突然感到一陣平生未有的快感自下體傳來。她竟用那櫻唇含住我的弟弟,酥麻的快感如排山倒海傳來。我的身體開始顫動,她卻加強對我權仗的攻勢。

我的夏秋,我的女神,吃了我吧。我輕揉著她的雙耳,揉著她那碩大的奶子。她早已跪了下來,靈舌吞吐。看著自己的粗大的陰莖,在她嬌艷的櫻口中進進出出,有一種無以言表的滿足和愉悅。水聲隆隆,煙霧瀰漫,與我嬉戲的,是水的精靈吧。一陣突如其來的快感衝上腦門,只覺天暈地眩。

「姐姐……」,我不禁叫了出來。在一剎那間,我的情慾全然噴射了出來。

(十)迷路花開

寬大的浴缸裡,夏秋正赤裸著躺在我的懷抱中。浴池裡水氣氤氳,浴缸內浮著暗紅的花瓣,我的雙腿夾著夏秋的修長的玉腿,身體癡纏宛如連體的嬰孩,香艷迷離如同仙境。我的掌心輕輕捂在她碩大的乳房上,感受那乳頭的緩緩挺立,不時親吻那嬌艷的紅唇。門外鞭炮聲隱約傳來,這多麼繁華的人間啊,我卻希望我的世界只有一個你。良久,我忍不住嗔怪地歎息說:

「姐,你怎麼那麼傻啊」。

「你不也為我死過一回麼,我們扯平了」,夏秋一雙含情美目看著我,略帶些俏皮地說。

「經歷了這次生死,我才徹底想開了」,她淡淡地說:「我覺得自己從前那麼傻,我的傻,不是因為去自殺,而是因為命運把那麼好的你,把那麼美的愛情給了我,我卻要驚慌失措地去躲開。你知道嗎,那天在醫院裡,看著你轉身離去時的眼神,我的心都碎了,我才知道我愛你愛的有多深,我知道這輩子是無能為力了,再也逃不掉了」,夏秋眼睛裡又開始盈著淚光。

「那天醫院裡的事,也是你故意的吧」,我想緩和下她的情緒,刮了一下她的秀挺的鼻樑說。

「嗯」,她略有些羞澀,平靜了一下,繼續著娓娓的講述:「曹……哦,他叫曹征,我們兩家原是世交,從小一起長大的,也算是青梅竹馬。你知道後來的變故,我們也便失去了聯繫。也是陰差陽錯,他竟也學了醫,還跟你舅舅是同學。我跟你舅舅談戀愛時,他才知道我,放棄了留在省城的機會,也來到水市,這些年都沒有結婚……也沒有找女朋友……也算一片癡情」

「但我從來不為所動,你舅舅身體不好,那方面……」,夏秋紅了臉,頓了頓說:「後來越來越差,吃了許多藥都沒有用,這一年半我們都沒有那個過了。我原本沒有太多的慾望,你舅舅卻心思很重,覺得委屈了我。奶奶葬禮那天晚上,他不但要出國,其實還提出了離婚,協議書都寫好了。」

我想起那個爭吵的夜晚,再一次感到震驚,內心更充滿對夏秋的疼惜。我吻了吻她的眼睛,輕撫她的脊背,聽她繼續講述:「我從沒想過離開他,去跟另一個男人好。我原也把你當一個好朋友,只以為你迷戀我的身體。當然,也許,我很早已感受到了你的愛,是自己掩耳盜鈴吧。直到那天你救我,後來過生日……更讓我羞愧地是,我發現自己,也已經無可救藥地愛上了你,離不開你了……我想躲避,想逃,想跑,可內心裡卻止不住地想你……

「那種掙扎、矛盾的滋味……你知道嗎,那一段時間我不回家,其實每天都盼著你的電話,值班室的電話鈴響起,我的心就撲騰撲騰跳個厲害;你寫給我的信,夜深人靜時我要看好幾遍……每一次拒絕你,我內心裡都像刀子割著一般……後來實在沒辦法,我就想,我答應了曹征吧。我叫你來醫院,我想著在你睡覺的隔壁,狠狠心把自己給了他,好讓自己徹底死心,斬斷情絲……

「卻沒想到,越是這樣,越是虐心,我對你的愛就越強烈,對你的思念也就越強烈……那天上午我在家裡……想到這二十五年來的一切,想到我那為情殞命的父母,想到原本只想做個忠誠的小女人,卻還是被丈夫拋棄,又陷入這樣不倫的戀情……我愛的,愛我的,我自己,俱是遍體鱗傷,無法解脫……我找不到活著的意義……可就在死神到來的那一刻,我腦子裡浮現的還是你。你那麼年輕,那麼帥氣,那麼優秀,你的愛足以把我融化。我不怕死,可就是捨不得你……我怎麼甘心……」,夏秋早已泣不成聲。

我也淚如雨下,緊緊抱著夏秋。

「姐姐,你知道嗎,我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深深地愛上了你。是你讓我知道世界上什麼是美,使你讓我品嚐了世間最美妙的滋味,讓我知道要努力學習。如果不是你……這都是命運的安排吧」,我說。

「嗯」,夏秋止住淚,平靜下來說:「我看到你一直留著那只鴛鴦手帕,早已明瞭,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所以,我決定不再逃避,就算重蹈母親的厄運,我也不逃避。一生一世,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答應我,再不要離開我,再別做傻事。」

「嗯」,夏秋頓了頓:「不過,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想等拿到離婚證,把最好的自己,徹底給你,好嗎?」

「我答應,我什麼都答應你,我會用一輩子來等你。」

大年初一。醒來已近中午,滿室陽光,無限明媚。而開了一夜的制熱空調,屋裡暖意洋洋。夏秋仍在沉睡,她雙目緊閉,睫毛長長,恢復了神采的臉龐白皙透紅。可能因為熱,只有被子的一角斜斜地搭在她的肚皮上。

我索性連那一角也拿開,再次端詳這完美的胴體,不禁感歎造物主的神奇。她皮膚白皙光滑,渾身凹凸有致,無一絲贅肉,小腹平坦、腰肢纖細、玉腿筆直、圓臀微翹,真是難得的尤物!最令人讚歎的,是昨夜已揉搓、親吻了無數次的那對碩乳。在陽光下近距離去看,那乳房的美還是令我深深震撼,她是如此翹挺,如此圓潤,如此白嫩,乳頭竟也是粉粉嫩嫩的,乳暈極淺。我忍不住便又用嘴含了,一路吻下來,直到那神秘的所在。夏秋的陰唇也是粉粉嫩嫩的,緊緊閉合著,掩映在稀疏的陰毛下面,像一朵含羞待放的小小的花朵。

「哦……哦……嗯……啊……」,我舔舐著夏秋嬌嫩的陰唇,慢慢探舌進去,品嚐緩緩溢出的甘露,欲罷不能。夢中的夏秋已嬌喘連連,身體扭動。待她醒來,卻又本能地推阻,嬌羞地說:「不要啊,髒」。

「一點都不髒,姐姐,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舌頭深入淺出,在小穴四周輕拂過那兩片花瓣,再次席捲那春水盈盈的鮮美玉蚌。

「啊啊……啊……你吃了我吧啊……啊……」,夏秋臉頰潮紅,眼神迷離,嬌喘如蘭,腰肢如風扶柳,似一條小蛇般瘋狂扭動,大腿夾著我的頭,身體繃緊。在一連串的尖叫中,她忽地癱軟下來,如同一堆春泥。

(十一)春風與共

我與夏秋開始了半年的准夫妻生活。

那也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夏秋也並不十分縱容我,只保持著半月一次的口交或者乳交。我熟悉夏秋的每一寸肌膚,不誇張地說,連她陰道裡的褶皺我都爛熟於心。但我始終沒有進入夏秋的陰道,我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屬於我了,早晚會的。

高考最後一科的前夜,我回自己的房間,九點鐘便早早睡下。不知怎的十一點鐘又醒了,卻輾轉反側,愈加燥熱,再難入眠。推門出來,見大臥室裡透出昏黃的燈光。夏秋還沒睡。輕叩門扉,夏秋柔柔的聲音傳來:「小哲!」。推開門,她穿著一件潔白的連衣睡裙,正在床頭的燈下看書。

她見我進來,輕輕合上書本,柔聲問:「怎麼了?」

「不知怎麼醒了,睡不著」

「是想姐姐了吧」,她淺笑嫣然,擰滅床頭的燈。窗外夏夜的月色正濃,夏秋一襲白衣,秀髮如瀑,沐著床前的月華,宛若下凡仙子。我趨步上前,緊緊擁她在懷,吻上了那熱熱的雙唇。一隻手早探進去,握到那溫軟的所在。

不知過了多久,那一襲白裙早悄然滑落。夏秋蹲下來,拉開我那早已支起帳篷的內褲,巨大的陽物彈跳出來,那櫻唇就含了上去。「哦……」,下身一陣酥麻傳來,我忍不住開始了濃重的喘息。在她靈動的唇舌攻擊下,一陣陣快感襲來,我雙手抱著她的頭,往前抽送,極力要深入些,再深入些。正在我陷入最後的瘋狂時,夏秋卻忽地停住了。我迷惑地望著她,她一言不發。

她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舒展開那修長的身軀,在地板上躺了下來。月光為夏秋的胴體染上了一層迷人的光輝,她美如一塊無暇的白玉,纖塵不染。「要了我吧」,美人櫻唇輕啟,那軟綿綿的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堂傳來,如夢似幻。

「可以嗎……真的可以嗎……」,我一時恍惚。

「小傻瓜」,似嗔非嗔的三個字,就是戰場上衝鋒的號角。我俯下身去,端詳著我已無比熟悉的美艷的胴體,像履行最後的神聖儀式,吻著夏秋的眼睛,她的唇舌,她的耳朵,她的嬌嫩的乳頭,她的平坦的小腹,她的稀疏又整齊的陰毛……在她的淺唱低吟中,直抵那春水氾濫的神秘宮闕。

夏秋輕輕分開雙腿,我爬上去,她修長柔嫩的手指握著我青筋暴露的陽具,抵達我夢了千百次的桃花源。一股緊緊的溫熱襲來,我忍不住加快了速度。「輕點,輕一點……」,夏秋喘息著哀求。我卻操縱著我的權仗,激烈地進出她的宮殿。她也放浪地呻吟起來,大口喘著氣,空氣中儘是情慾的味道。

不知過了多久,她坐起來,雙腿就環跨著我的腰,猛地上下搖擺。兩具交纏的肉體似乎再難分彼此,肢體的舞正上演,伴奏的只有濁重的喘息聲,在這情慾的夜。汗珠不斷從身上滲出,一顆顆凝結在她鼻頭,黏上了她的鬢髮。夏秋雙目迷濛,雙頰緋紅似火,胸前碩乳激烈地抖動,頭髮散亂,嘴裡大叫著:「老公,要我,要我……啊……啊……我要死了……」

我感到全身發熱,一股暖流伴隨著快感在全身亂竄,小弟弟覺得膨脹欲裂,似要決堤。突然之間,一股未曾有過的感覺衝上腦門,覺得全身好像發射出了所有的能量,虛脫,快感,快感,虛脫……排山倒海接踵而至,我抽插著,抖動著,想要大喊大叫!夏秋則渾身抖動不已,癱倒在地上。

這一夜,我睡得特別沉。第二日神清氣爽,最後一門自然發揮的不錯。走出考場,在如釋重負的輕鬆中,我一路狂奔著回到家。夏秋正在一樓的健身房跑步。她穿著我第一次見她時的裝束,黑色短褲和背心下面,皮膚白皙,雙腿修長,奔跑的樣子比兩年前更顯活力,是愛情滋潤的結果吧!而緊身衣包裹下的一雙翹臀,更是性感極了。往事歷歷,我的小弟弟不自覺地再次昂首挺立。

她見我過來,朝我笑笑,按了停止鍵,欲走下跑步機。我卻一步跨上去,從後抱起她,雙手已從背心下面伸進去,握上了那一對汗津津的大奶子。「討厭,人家身上都是汗」,夏秋嬌嗔道,作勢要掙脫。

「姐姐,你的汗也是香的,我要吃,好姐姐」,我賴皮地說,挑逗她的乳頭。她驚叫一聲:「小流氓,我才不要做你姐姐,哪有弟弟對姐姐這樣的?」

「那你做我老婆好不好?秋兒……老婆……寶貝兒……秋兒妹妹……」,我胡言亂語著。夏秋扭轉頭,兩片嬌唇便堵上了我的嘴巴。唇舌嬉戲,我的雙手加大了揉搓的力度。伴著她的嬌喘,另一隻手又一路向下,掠過那淒美的芳草地,直抵夏秋濕潤的陰戶,一隻手指伸進去肆意摳弄,一池春水氾濫。

在夏秋意猶未盡中,我又伸出手,將她那緊身的運動短褲褪到大腿根。兩瓣白嫩的翹臀似早已包裹不住,彈跳而出。我緊緊貼著她的身體,舌頭伸進她的耳朵舔舐,在她欲罷不能的浪叫中,貼著她的耳朵哈氣說:「秋兒,你的屁股好美,好性感,給我操你的屁股好不好?」

我也不知怎麼說出這般淫蕩的話,夏秋的身子抖了一下,臉更紅了。她微微彎腰,身體朝前拱,雙手緊緊抓著跑步機的前槓,撅起翹挺的屁股。只聽「茲」的一聲,堅如鐵石的陰莖便從那肥美的兩瓣白臀間塞進去。她「啊」地叫了一聲,屁股卻本能地配合我往後送。我騰開手,索性脫掉她的上衣。我扳過夏秋的頭,和她一起看著不遠處牆上的巨大鏡子裡的情景。她清秀的臉龐上帶著些些淫蕩的表情,我的雙手揉搓著那兩隻白嫩的乳房,堅硬的雞巴在她那白嫩的肉洞裡進進出出,肉浪翻湧,似犁粑劃開春天的土地。

夏秋也極受刺激,不久就浪叫連連,加快了身體的節奏,瘋一般大叫著:「老公,操我的屁股吧,操死我吧,我愛你,我愛你」。

窗外,驕陽似火,香樟樹濃蔭低垂,蟬鳴聲聲,與這開著冷氣的室內,我胯下鐵仵在那雪白的屁股間進進出出淫水摩擦的噗噗聲、撞擊的啪啪聲,連同夏秋的嬌喘聲、浪叫聲混合在一起。

這一次瘋狂的歡愛,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夏秋不知來了多少回高潮,都站立不穩,神思恍惚了。最後讓她跪在那面巨大的鏡子前,撅起雪白的屁股,我抓著她的奶子,以狗趴姿勢瘋狂射出滾滾精液,然後癱軟在她身上。

(十二)愛的等待

與夏秋又纏綿了兩天,在她的不斷催促下,我才回去闊別近一年的家鄉。半個月後,喜訊傳來,我考上了北京一所理想的大學。我收拾行裝,借口去學校取通知書,迫不及待回到水市,回到這處我日思夜想的院子。

推開堂屋的門,一股刺鼻的煙味撲來,嗆得我幾乎流淚。我的兩年未見的舅舅,正一臉陰沉地坐在黑暗裡,身形更加瘦弱、憔悴。「舅舅……」,我有些驚慌失措,極其心虛地叫了一聲:「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別叫我舅舅」,他聲音嘶啞地低吼道,夾著煙的手指抖動著。因為激動,蒼白的面容也有些抽搐,他咳著說:「夏秋把一切都跟我說了」。

我驚呆了,頭腦一片空白。這一天還是來了,這麼快。我「撲通」一聲雙腿跪地,嘴裡語無倫次地說:「對不起,對不起……」。舅舅沉默著,我大氣不敢出,一點想要解釋的勇氣都沒有。「你不要這個樣子」,過了許久,他才擺了擺手,咬牙切齒地說:「作為舅舅,我恨得想宰了你;作為男人,我嫉妒得想殺了你;但作為夏秋的前夫,我卻感謝你」。

我一時錯愕,舅舅接著說:「夏秋是個好女人,可惜我沒有福分。我現在只問你一句,你打算怎麼辦?」

「我愛她,我是真的愛她,我要娶她,帶她遠走高飛……今生今世,我不會讓她受一點點的委屈……」,我哭著說。

「你記著你今天的話」,舅舅狠狠地說:「若是日後負了她……」。他取出一個信封:「我不會告訴你媽,你也別再叫我舅舅。」我磕了三個頭,淚水早已模糊了雙眼。拿著那信封跑上樓去,夏秋的娟秀的字跡便映入眼簾:

小哲:

我的愛,我的男人,我的靈與肉的唯一。此刻,當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你一定考上了最好的大學,祝賀你。而我正懷揣著人世間最美好的回憶,帶著深深的愛和思念,在飛往大洋彼岸的飛機上了。親愛的,請先不要難過,也請原諒的我不辭而別,好嗎?因為,這一次,我絕不是逃避。

二十天前,我拿到了離婚協議書。當我毫無保留地將整個身心都給你的時候,我覺得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品嚐到了世間最美妙的滋味,卻忽然又如此忐忑,如此恐懼。因為我太愛你了,太害怕失去這份來之不易的美好了。我常常想,我何以能擁有這世間至美,何以擁有如此優秀的你?

你是那麼的年輕,那麼的善良,那麼的帥氣,那麼的聰明,那麼的多情,你有著如此攝人心魂的愛。我只是一個碌碌無為的小護士,我的美貌毫無疑問會隨著年華老去。離開對我身體的迷戀,你的愛是否會一如既往?二十五年來,我第一次感到自卑,感到惶恐,第一次開始擔心配不上你。

去美國讀藝術,是我很多年以前的夢想。在那裡定居的姨媽,這麼多年也一直勸我。現在,我終於決定了。小哲,某種意義上說,是你照亮了我的人生,給了我勇氣。同時,這對我們,也將是一次鄭重的約定和考驗。這四年裡,你可以做任何事。四年後,如果你還愛我,請來娶我。

我的男人,請不要難過。

我相信你,相信愛。

我等你,在地老天荒。

夕陽西下,我擦乾眼淚,我小心翼翼地折起看了無數遍的信,背起沉沉的行囊,向舅舅鞠了最後一個躬,推開門,走向遠方。

(全文完)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