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媽媽的傷痛 (翻譯文)

為了擺脫離婚帶給我們身心的創傷,我的母親和我最近搬家到一個新的小鎮。

事情的起因是媽媽發現我的爸爸一直在暗中偷情,而且是當場抓住。自然爸爸有些惱羞成怒,於是一切就這樣發生了。

這一突如其來的離婚事件終止了我考大學的計畫,而且我也為媽媽辭去了現在的兼職。

我們的新房子比原來的小,這使得生活不怎麼方便,但是我們喜歡稱它為“舒適”並且很快就習慣了。

在我們是完成了新家的佈置後,媽媽開始尋找新的工作並為此搭乘火車到商業區參加了一些面試。

我猜測她相當自信地進行了三次面談,但是當她回家的時候,她明顯顯得很沮喪。

“天啊!”她嘟囔著。

媽媽將她的提包扔在廚房的桌子上,直接沖進浴室。

她帶著一條浸濕的毛巾慢慢走了出來,重重地靠在了沙發上。她用毛巾蓋住了眼睛,把頭向後靠在沙發背上。

我看著她平滑的下巴,姣好的皮膚劃過一條優美的曲線隱入衣領。

媽媽剛剛四十,但她看起來甚至與我一樣年輕,我出生的時候媽媽才18歲,老爸則是26,他對年輕的女人的渴求直到現在也從未減弱,這正是離婚的源頭。

媽媽一直堅持運動以保持她的體型,在中學時我在和所有的朋友談笑時的都曾被提到媽媽那火辣的身材。

她那黑色的長髮在她的肩部的周圍像瀑布般自然垂落著,即使被風吹的有些蓬亂,但是看起來仍然感覺很好。

媽媽外套是一件夾克和短裙,這件緊身的上衣使她的胸部緊緊繃起,而且開口處可以看到在她夾克裏背心式內衣上露出一條深邃的乳溝。整潔而乾淨的縫線夾克凸顯她的纖細腰部且更襯托出了胸部,當然日後我發現它們並沒有下垂的徵兆。

短裙下擺在膝部上面的大約二寸,,兩條肉色絲襪裹住纖長優美的美腿,坐在沙發上的我總是無法忽略她的纖腿——雖然僅僅是微微分開不過我可以隱約見到頂端。

“哦,我可憐的腳啊。”

媽媽說,同時踢走了高跟鞋隨後開始按摩足弓。

她始終沒有動她的頭,甚至表情也是如此,而當她開始按的時候,我覺得眼睛開始閃光。【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此時我甚至在心中已經附和起我朋友的話。

“你媽媽的腿這次可是操勞了一整天啊。”

我有些預感,臉變得有點紅了。

“你想要一個腳底按摩嗎?”我問。

“哦!那真是太棒了!”媽媽說。

我起身走過去坐在咖啡桌上,就在她的兩腿之間。

然後她把她的一隻腳放在我一邊的桌子上。

我稍向後坐如此可以把媽媽的腳放在膝蓋上以便按摩。

我稍用力向後彎曲了她的腳趾以伸展她的腳背,媽媽放鬆的發出一聲歎息。

我開始按摩她的足底和足弓。

媽媽已經完全放鬆,身體僅僅藉著反射而動,而她依然頭向後仰享受我的服侍,偷偷確認這一切的同時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於媽媽的左腿在我的膝蓋上稍稍彎曲而她的右腿則放鬆的放在我旁邊的桌子上,她的裙子隨著我的動作s在一點一點的上面挪。

我可以看到她的內褲。

它是完全吸引住我的紅色。

起先,我很快地把視線移開,但是當我繼續按摩她的足部,而且她依然時不時發出舒緩的呻吟時,我看著她的臉心想她一定看不到我的所作所為。

我開始把目光彙聚。

這次,我緩慢的移動視線。

我觀察她的足踝和美腿,直至一切的終點。

我以前從未想過我正在做的,這一切可是危險而又充滿著性暗示的。

我能見到隱隱的一個鼓起和一些顯得稍亂的細毛。

我感覺我自己的某處開始激起。

“好了,該另一隻腳了。”我說。

我把媽媽的左腿放在桌子上,把右腿置於我的膝蓋,這一過程因為某種原因——當然你知道——我小心的不要過於靠近我的腹部。

快速的向上撇了一眼確認她一點也沒有到我的變化,於是當我開始按摩時我把我的眼睛由腳移動到她的胯部。

她的兩腿只有些微地分開,但是這已足夠。

在換腿的過程中,她的內褲也有稍許位移以至於露出了一邊的恥骨和更多的恥毛。

即便我知道這是錯誤的,但它已經高度的刺激了我,而且,我想要更多。

我持續的按摩,媽媽也繼續低吟。

完成了踝部按摩後,這次,我開始緩緩的按摩她那纖細的小腿。

“哇偶,這裏的肌肉很緊張啊。”

我若無其事的說。

她稍停了一下,不過很快繼續開始了低哼。

“你想要我按摩你的腿嗎?”

我如此問道而我的聲音顯得平緩且無異常。

她沈默一會兒,當然她一點也不愚蠢,她知道我在做什麼。

“那很好。”

她說,但是她沒有動她的頭或臉部表情。

我總是慢跑及參加各種運動,因此我知道所有有關肌肉舒展和其他的事。

我知道什麼是我想要做的,而且它有別於一般按摩,實際是有些——特別。

當然最壞情形是媽媽對此有所瞭解。

“好的,但是首先我必須讓你鬆弛你的腿筋,你必須彎曲你的腿並且一直保持。”

我等候著回應。

“嗯,好吧。”

她說。

因此我彎曲了她的左腿使她的左膝靠向她的胸部,當然這拉緊了她的腿和臀部。

我向上扳著她的腿,這她的胸部擠向了下巴。

在這一過程我可以聞到今天她用的香水的餘味還有汗味,當我向下看,我可以看到她的背心式內衣上面露出的胸貼的上沿。

我維持這一姿勢足有十二秒後放鬆了她的左腿和左腳。

“這真是奇妙,再來做一個!”

媽媽說。

我當然服從了。我把她的左腿放在桌子上隨後抓緊她的右腿重複這一運動。

“你在社團裏學過這些伸展動作嗎?”

“當然。”

我說,再次看了下毛巾,於是確定她的眼睛被完全覆蓋著。

然後我發現了。

媽媽之前有伸手調整她的裙子,這一動作擠壓了她的胸部,我看到她的一個乳頭移出了胸貼,那是有些黑的粉紅色,很大(腫脹?)。

我幾乎忘記了計時,手上也開始不自覺的捏動起媽媽的小腿。

我稍稍轉動了一個角度,這一動作使她的腿有點偏,但給了我一個更好的角度來按摩她的腿。

“啊,我有些手滑了。”

我如此說並且把之前已經有些松脫的絲襪擼到了靠近膝蓋的地方。

“Ohyeah。”她說。“這感覺也不錯。”

於是我小心地脫起絲襪,輕輕地拉扯著它直到離開媽媽的腿,之後隨手把它放在長沙發和咖啡桌之間的地板上

接下來,我必須鼓起勇氣,因為另一支絲襪開口是在她的大腿非常高的位置上而且並未松脫,不過我要移除它。

我的手向她的胯部挪近了六英尺。

她什麼也沒做。

感覺著絲襪下面她的腿修長而完美,我不知道為什麼她穿著它們。

我仔細看了下媽媽的表情是滿足而又放鬆的,而且當然無法看到我,如此我又繼續看向她的胯股間。

我的眼睛凸起。

在她拉著她的裙子而又彎曲大腿時,裙邊現在縮在底部,而且一層層疊在了一起。

她的內褲不僅僅是看得見而已,實際已經完全露出了!

這不是最大的衝擊,因為我看得很清楚緊繃的內褲已經完全顯露出私處的外形。

我能看到一個完美的、肉感的、有些許毛髮的唇狀物。

我的勃起程度立即輕易的超過了以往的任何一次。

我開始把按摩的重心從她的小腿向她大腿的頂端移動。

當我的手移動的比較高時,我謹慎又緩慢的移動我的手,以便她充分適應。

我現在能輕易地近距離觀察她胯部的所在,因此,我更加專注於給她最好的按摩,希望這一秘密能維持盡可能長時間。

然而一個難題出現了。

我畢竟在一步近似一步的在她的大腿活動,越來越靠近著我本不應該涉足的地方。

她依然時不時在輕輕的低聲呻吟,而我正在進入危險的領土。

最後在她的胯部下面的大約二寸時我停止了按摩然後開始換腿。

她的呻吟也突然停止。

“要換條腿。”

我說。

“Mmm,ohyeah。”

她回答。

她聲音的某些變化引起了我的預感。

我不是一個處男,但是我也不是一個少女殺手,但她聲音的一些變化,使我想到,也許她想的比我遠。

之前的一切可能已經使我硬於以往,但現在這點發現讓我更硬。

我放下她的足踝。

當我開始按摩小腿肚時,我再次觀察她的臉和她的胯部。

我盯著一片暴露的唇狀痕跡,無法相信我正在看我母親……

小貓咪。

想到這個詞後,我更加仔細的欣賞著,然後注意到在她的紅色絲質褲襪上出現了一個很小的稍顯黑暗的點。

我的媽媽濕了嗎?

我繼續她的腿部的按摩,這次我鼓起勇氣稍微按摩的更高,這樣能使我可以靠近以便更清楚的聽到她的低吟聲。

裏面有喘息。

我保持向上直到離她的胯部還差半寸。

我不能自己碰觸它,無論我是多麼的想。

我們兩個沈默。

“你的背怎麼樣?”

我最後說。

她保持一會兒沈默。

“如果你不介意,那會很棒。”她平靜地說。“你像一位天使。”

她嘗試用一個正常的語調試圖使一些事情回到正常的軌道上。

她移開了臉上的毛巾,支起上身,然後我看見她向自己身上看。

停了一下,她又坐回沙發,脫去了外面套著的夾克。

然後她回看我。

“這樣不可以嗎?”

她的語氣很奇妙。

我看她困惑的聳了下肩。

“由你決定。”我說,此時我所有的羞澀和尷尬到了頂點。

“嗯,那就這樣吧。”她說。“把頭轉一下。”

“啊哈。”我說,“嗯,好。”

於是我轉過頭去。

媽媽脫下了背心式內衣,拿下了她的乳貼,把它們放在沙發上

“OK,”她說。

我轉回了身,而媽媽就趴在那裏。

她的臉趴在她的雙臂上,而她的背部是完全赤裸的。

我的眼睛向下望去,看到她那蓬亂裙子依然擠在一起包在她的臀部周圍。

我可以見到她的臉頰後部,我現在也看到她的紅色內褲是系線式的。

我集中了下注意力,從坐著的咖啡桌慢慢的向沙發進,開始按摩她的肩部。

(她的肩部是赤裸的)

“媽媽覺得很舒服呢。”

媽媽輕聲說。

“我真的需要這種感覺,謝謝你了親愛的兒子。”

說實話坐在咖啡桌上按摩我手臂的動作實在是有些不太方便,很快媽媽也發現了這一點。

“如果能更輕鬆的話,你為什麼不換個姿勢?”

這很不錯。

“Ok,”,我說,於是她在沙發上改變了下姿勢以便我可以用膝蓋撐在沙發上。

現在我跪在我的半裸的母親的臀邊了,而且我必須很小心讓我的雄起不要太靠前以致碰到她。

我繼續我的按摩,摩擦她的肩部和她的頸底。

她稍稍傾斜了她的頭,閉上眼睛,發出一個徹底放鬆的淺淺的呻吟

她的呻吟比以往任何事情都使我灼熱起來。

毛巾現在放在咖啡桌上。

結束了肩部,我開始按摩起她的背部,按摩位置向下的速度也有些加快了,很快的接近了她那豐滿的臀部。

我能感到我的下體緊緊的繃起。

我按摩著媽媽的毫無贅肉的背,她輕輕顫動著,呻吟聲也顯得越來越放鬆和滿足。

我按摩的重點從她的背的中央向她的肋骨邊緣轉移,而且這裏也是她的乳房的邊緣。

在那裏處我輕輕的滑動我的每個指尖,然後繼續向下,到達了她的腰間突起的骨骼處。

她的腿也更加的打開了,我於是伸進一條腿跪在她的腿間。

我繼續的按摩,從腰背部到更下面。

她什麼也沒說,只是低聲呻吟。

當我向前傾斜身體以便按摩比較靠近另一邊的位置時,我的勃起簡短地接觸了她屁股間的縫隙。

我小心地縮回,繼續在她的背部按摩著,腦子有些空白。

我希望我沒引起麻煩,‘也許她沒有注意’這一想法使我安心下來。

我的手擦到了擠在了一起顯得皺褶的裙子。

“如果需要的話,你可以拿下它。”

媽媽這麼說,而且蠕動著她的髖部。

我有些發懵。

“Uh,ok。”

我說。

我從在她的腿之間離開,抓住裙子的上部好把它拉下來。

“有一條拉鏈。”媽媽說,這阻止了我,“在背面的中間。”

我稍微弄平了她的裙子,發現了拉鏈。

抓住那個小小的拉鎖,我慢慢在褶皺的裙子上的滑動它。

在我繼續向下移動我的手指時,我看到了內褲的繩扣。

最後拉鏈被拉開,我小心地拉著裙子。

我的母親從沙發抬起了她的屁股幫助我。當我的母親那半裸的屁股進入視野的時候,我幾乎把我的褲子漲破了,特別是看見紅色的細長布片消失臀瓣間。

在我開始按摩她的背部後,她放鬆下來伸展她的腿部。

我看著覆蓋在私處上那三角型的布片,注意到它有部份夾了進去,隨後我注意到它很明顯更多的地方變色了。

我向下繼續的按摩,同時我的右膝開始規律的輕觸她的胯部。

起先,我們倆都有些肌肉繃緊,試圖表現得一切正常,我們都沒有更多變化。

我開始更強的按摩,而且她也呻吟和低哼著。

此時她的臀部的有些小的運動,我以為她正視圖從我的膝蓋逐漸移開。

然後我感到我的膝蓋受到的擠壓增加了。

她開始轉動屁股。

這只是一個極小的運動,不過我可以透過內褲感覺她的私處的濕氣。

我自己的內褲變得有些光滑。(前列腺液?)

我想我無法專注於僅僅是按摩媽媽了。

我的手從她的臀邊逐漸徘徊下來,這樣能有效按摩她的髖部。我看著她的屁股,然後我的手又慢慢回到她的腰腹部來回按摩著。

她呻吟著把她的胯部壓向我的膝部。我從我的赤裸的膝蓋上感覺到有些濕潤的絲綢。

謝謝上帝我穿的男式內褲是粗棉布的,否則它或許已經浸透。

“感覺很好呢。”她說。

我不確定媽媽指的是不是她的屁股碰我的膝部的感覺。

於是我把握機會慢慢向按摩媽媽的臀部,她的呻吟有些變化,而且比之前更大聲。

我更加的用力進行按摩,擠壓著兩片豐滿的臀肉隨後又拉開它們,不停的重複著。

她的呻吟密集起來而且抬起了臀部以便我的手更好的動作,此時她那潮濕的分叉處也更加的頻繁蹭著我。

現在的情況很明顯,那條攔在我們之間的高牆開始慢慢地崩潰,就在我的眼前,就在我的手間。

我盯著按在媽媽屁股上的手,那雙不停擠壓著臀肉又拉開它們的我的手。

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我熟練地按摩著媽媽那豐滿的臀部,拉扯著,而且我還可以時不時看到她的肛門的邊緣。當我抓住兩片臀肉作圓周運動後我就更清楚的看到了。我更努力地繞著圈拉,而她也開始更多的旋轉起她的髖部。我的視線完全地被我母親的屁眼吸引住了。

以前我曾與不同的女孩在黑暗中或在一輛汽車裏做愛。

我們互相撫摸,親吻,最後在我的女朋友身上爆發,但是我真的從不曾探究她們身體的細節。

現在是第一次,一個女人的身體在我面前舒展著,我能撫摸,能看,能細細探索。我的母親正在我的膝蓋邊上不停移動她的髖部,而且她的呻吟聲也逐漸夾雜起沉重的呼吸聲。

‘她要到達了!’我想,我繼續按摩她的屁股,同時我的男式內褲更緊了。

然後它發生了,我的母親停止旋轉她的髖部而且身體肌肉開始的抽搐。

“噢,天啊。”她歎息著,繼續用她的屁股蹭著我。“啊—嗯—嗯…。”

她的喘息慢慢得平息了,我保持我的手在她的屁股上,而她減小了她的臀部對我的壓力,於是我很快地停止了動作。

“不要停下來,這令我感到放鬆。”

她沙啞地說。

我於是繼續按摩她的屁股,房間裏充盈著奇異的氣氛,媽媽在我下面喘息。

最後,媽媽說。

“請拉下我的內褲吧,這樣還是稍微有點不舒服。”

我直起上身,解開了媽媽屁股上方的細繩,鬆開了她的三角型內褲,然後開始慢慢向下拉。

她稍稍閉攏兩腿以能順利抬起她的骨盆,我有些發呆的看著那個布片開始落下來,系在腰上的那部分落在她的膝蓋周圍而中間部分依然被夾在她的私處。

我現在可以看到兩片臀部,媽媽的內褲由於我的膝蓋的擠壓緊靠在私處。

我稍稍移動。

我慢慢從她的長腿滑走它,然後再次跪在媽媽的腿之間。

最後我拿到了它,上面那種濕潤的觸感帶給我一陣陣的此起彼伏的衝動,我強忍著把它放在咖啡桌上。

“我已經按摩過你的腿的後面了。”我小聲地說。

媽媽沈默了一會兒,然後稍稍抬起她的屁股使之離開了沙發。

她勾起了腳向跪著的我靠過來把它們擋在我的胯部前。

現在她的手肘向上支起。

“我充分、完全瞭解已經發生了什麼錯誤,但我們都知道已經走得太遠回不來了。”

她轉過上身面向我,然後本能的我的胸部地爆發了一個劇烈的吸氣。

她把一隻腳放在地板上,然後以此用力轉身,現在媽媽完全面向我了。

我的眼睛劃過媽媽的美腿,越過她那豐厚又多毛的草叢,注意到它的邊緣被修剪為一個心形,中央部分兼有起伏與平坦,雖然現在經過長時間的有氧按摩,依然顯得整潔。然後是一對完美的乳房,我不知道尺寸,但我想我要兩隻手才能握住一個。

最後我與她的視線交彙看到她的臉紅了,因為她看出我在欣賞她的一切。

她靠近了我然後舉起了我的一隻手,然後她拿著輕輕放在她的股間。

“我想要你按摩這兒。”她說,“請。”

我可以感覺到那裏是如此的濕潤,於是我的手指伸入了她的裂縫之內。

我的食指和中指慢慢滑動,疏通著媽媽的淫道。

“一點點來,不要太多”她說著開始解開我的短褲的鈕扣。

我的中指滑向更深處然後開始活動。同時我的手掌緊緊握住她的一片臀部,我以前的女朋友喜歡這個。

媽媽放開了我的短褲,讓它自己落下。她把手從腰部插進我的內褲,隨後她的手指抓住了我。

興奮電擊般的穿過我的身體,而我幾乎馬上就要釋放了。

媽媽發覺了,於是她從她的胯下抽離了我的手,跪在我的面前從我的內褲裏釋放了我的堅挺。

“剛才我欠你一次,現在讓我們扯平。”片刻之後,她的舌以一條蜿蜒的軌跡在我身上逐漸滑下。

“Mmmm……”她的香舌如此熾熱,當到達了底端她在周圍的緩緩挪動她的唇並且吸了一會兒,隨後轉向一邊。她火熱的舌不停地打轉,我覺得自己陷入一個漩渦,我將來臨。很快的她結束了底部的舔弄轉而開始吮吸尖端,於是我爆發了。

這個高潮是以往任何一次都不能相比的。

媽媽用她的舌和唇完全的操縱了我,直到我開始在她的嘴中變軟。然後她徹底脫下了我的內褲,然後是我的襯衫,一切都完成後引導我走向她的臥室。就像之前1小時所做的,她要求我按摩她的臀部再多一些,當然我不能拒絕。沒有了內褲的遮掩,我毫無阻攔的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肛門。

於是她感覺到我開始再度變硬。

“你喜歡看我的屁股,不是嗎?”她問,轉過她的頭看著我。

我的紅色的臉頰說出了一切。

“碰它吧。”她向我撅過來,而我的一根手指落在她屁股的裂縫裏的肛門上。

“你有肛交過嗎?”她問。

我猛烈地搖頭。

她微笑了。

“我們會試試,現在按摩外面。”

我做了,而且我的陰莖很快地硬如岩石。

“這是我所等待的。”她說。“現在我想輪到你了。”

她這麼說然後轉身平躺下來,分開了她的雙腿。我趴下來品嘗她那汁液氾濫的蜜處。最後她把我的頭拉向她,靠近了我的臉,吻了我。我能嘗到她的口紅、她的淫液、她的一切。

當我們濕吻時,她用她的手指引導我進入她的陰唇,然後開始操我。她輕搖臀部以使我的陰莖能順利推進。很快我就完全進入了她。我們的唇一直沒有離開,直到我開始猛烈衝擊而她也附和著。我們配合的如此的好這令我甚至以為天生就是如此。

我不停的撞擊她的恥骨而媽媽也不停的呻吟——當然比1小時前婉轉得多,幸好我已經在媽媽的嘴裏發射過一次,現在她的呻吟只是刺激的我更加的堅硬也給我更多的動力。

媽媽眼神迷離,輕搖著左手食指,胸前兩對碩大的乳房隨著我的動作前後搖擺,兩顆紅潤的櫻桃畫出迷人的曲線。很快媽媽迎來了新的高潮。

於是我突然改換體勢。

我兩手抄起了媽媽的身體,意外的發現媽媽體重異常的相符於我的臂力,於是我開始拋起媽媽——當然下面沒有脫離。依然沉醉于一波波高潮的媽媽有些吃驚但立刻被騰雲駕霧的感覺所抓住,隨著無意識的高揚的呻吟沉迷在半漂浮的性愛中。

我不停的拋起、接住、再拋起媽媽,而我的陰莖也未曾停止聳動,媽媽飛揚的長髮、劇烈顫動的乳房、高揚的呻吟、迷醉的表情都使我血脈迸發,我覺得這短短幾分鐘比得過以往所有的性交體驗。

我的第二次持續了很長時間。

她持續的不間斷的高潮,就像在等著我,而我最後終於開始爆發時,她的那裏努力地收縮著,當我結束噴發開始變軟時,我可以感覺她的陰道內肌肉的振顫。

我們倒在床上,我的陰莖滑出了媽媽的陰道,不過我們的舌頭依然互相交纏。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停了下來,喘息著。媽媽用濕潤的眼睛望著我,臉頰透著極度性愛後的紅暈,這立刻令我再度勃起了。

媽媽顯得很吃驚,臉變得更加紅。她沉思了一會,探身從她的梳粧檯上取過一瓶甘油。

她俏皮的對我眨了下眼,“現在該輪到你一直所憧憬的地方了。”她轉身趴在床上

她的兩個巨乳垂吊著隨著身體的晃動微微擺動,長髮被甩到一邊,媽媽轉過頭來,用濕潤而又渴望的眼神望著我。不過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就像之前按摩時一樣。由於之前的性交媽媽的屁眼已被淫液打濕,兩瓣雪白的豐臀間那朵微黑的菊花也在不停的收縮舒展。

我立即感到一股血沖到我的頭頂。

不過還不是時候。我強忍著衝動在屁眼周圍抹滿甘油,隨後向肛門插入食指但只進了一個指節就不得不拔出。

媽媽皺了下眉,“輕點,以前我沒這麼做過,”她停了下,“這裏的處女是你的了。”

這令我無比激動,我覺得我的陰莖幾乎爆掉了。不過隨著我不停地愛撫媽媽的肛門,屁眼附近的肌肉逐漸鬆弛下來,於是我加了一根手指,再加了一根手指,終於3根手指也能順利滑動了,母親在這一過程中也顯得有些興奮,下體不斷流出淫液。

我在我的陰莖上塗滿了甘油,將龜頭抵在媽媽的屁眼上。

“你是我的了,”我宣佈,一桿到底。

我的陰莖長度粗度都不是手指能比的,這令媽媽有些困苦,不過好在前戲做的充分,很快媽媽就開始享受這異樣的性愛體驗,

“啊……嗯啊……oh……yeah~~~”我抓住媽媽的臀部,不停的衝刺著,敗德的刺激感混合性交的快感,白皙的股瓣,被掰開的深邃股溝,以及隨著雞巴的穿刺不停翻出又擠入的屁眼都在不停的刺激著我,“真是太美了媽媽!”

“不要這樣叫我……嗯……”媽媽仿佛受了些刺激,於是我覺得夾的更緊了。

我俯下身趴在她背上,雙手伸到她的正面握住兩個巨乳的前端,不停刺激那以前哺育我的櫻桃,把她緊緊的抱住,兩人赤裸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我大肆撻伐起來,媽媽隨著我的動作不停搖臀擺腰迎合我的動作,私處流下的淫液津濕了身下的床單。

“舒服嗎媽媽?比爸爸怎麼樣?”

只是她根本把我的話當成了耳邊風,自顧自的哼哼哈哈的享受著,好像完全沉浸在母子亂倫的敗德性交中。

我當然是更加努力表現了,肉棒節奏分明而又有力的幹著媽媽的屁眼。

終於,媽媽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嬌軀如抽筋般的一陣顫抖,蜜穴在噴出大股陰精的同時屁眼劇烈收縮,她迎來了第一次屁眼高潮。

我順著媽媽屁眼的吸力猛然頂了進去,頂的媽媽尖叫了一聲,豐腴的腰肢一拱,屁眼裏的蠕動收縮更加瘋狂起來,吸得我腰一發麻,頓時一洩千里。

平息後我們一起進入夢鄉,幾小時後又繼續融合在一起享受性愛的美好,無休止的,像是為了彌補過去。我相信離婚不會給我們壞影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