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姦年輕阿姨

我淡淡一笑,道:「那阿姨是希望我別插哪裡呢?」

阿姨流著眼淚,緩緩答道:「別碰下面,和…和嘴,還有,後面。」

我搖搖頭,道:「阿姨的要求太多了。這樣,如果阿姨能夠讓我爽,那我就點到為止,否則,我還是會向更深處探索。」

阿姨知道她已經沒有選擇了,只能含著淚點頭。

於是我接著道:「羅阿姨,以前看你穿裙子的次數不少,但還沒看過你穿絲襪的樣子呢。阿姨要不今天就滿足我一下?」

阿姨白了我一眼,道:「變態!」

我不理會這句話,道:「給你十五分鐘,這附近應該有賣。阿姨,記住,如果我不滿意的話,會向深處探索的哦。」

阿姨聞罷,也不應答,只得頭也不回地離開。

然而,過了二十分鐘,阿姨才緩緩走進辦公室,一雙輕薄的玻璃肉色絲襪貼在腿上。

「可以了吧。」阿姨冷冷道。

我緩緩上前靠近阿姨,一遍遍打量著阿姨全身,道:「羅阿姨,你遲到了五分鐘,自己說怎麼辦吧。」

阿姨似乎不想解釋,只是將帶著幾分驚恐和憤怒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

而我則將一動不動的阿姨推到牆角,伸出舌頭舔了舔阿姨的臉頰。阿姨則別過頭去,不願看著這一切。

我並不排斥阿姨這般冷漠的應對,畢竟我要的是一個從高中時代就幻想的女人而不是受了脅迫就服從的女僕。於是我伸出一隻手,撫摸阿姨的大腿。第一次觸碰到絲襪的柔滑,我頓時有了一種一口咬上去的衝動。然而我只是將手滑向大腿內側,漸漸向短裙深處探去。

「不要。」阿姨輕輕道,然後死死夾住雙腿。

而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一雙穿著絲襪的長腿夾住雙手的感覺,如同飲入甘露瓊漿一般,我一時忍不住,開始揉捏阿姨的大腿,過了一會兒,直接蹲下身,雙手死死抱住阿姨的美腿,從阿姨的小腿開始,一路往上親吻而去。

阿姨呆呆的站著,卻一動不動,直到我親吻撫摸到裙擺處,才伸出手,推擠著我撫摸向上的雙手,一邊道:「不要,不要繼續了。」

望著阿姨略帶緊張的神情,我卻不再急於攻陷最後的高地,而是站起身,在阿姨面前,慢慢脫掉自己身上的衣褲。阿姨被擠在牆角,無法躲閃,只能哀求道:「小傑,別,別這樣。」

我脫光了衣服,任由胯下的公雞昂首挺立。阿姨悄悄望了我下方一眼,卻連忙別過頭去。

我雙手搭在阿姨肩上,道:「羅阿姨,之前的約定,你若是不答應,那我也就當它作廢了哦。」

阿姨身軀一怔,阻攔在我胸前的雙手漸漸無力滑落,眼神中透過一絲絕望,最後乞求道:「小傑,我們不可以這樣,我是你長輩。小傑,你以後日子還長,不要給自己留下這樣的汙點。」

我不理會阿姨的乞求,很快撲上前,死死抱著阿姨,親吻狂啃著阿姨的臉蛋,脖頸,全身死死抵住阿姨。阿姨背靠牆壁,動彈不得,儘管感受到下體被一隻粗大的肉棒抵住,卻不敢再多言,害怕我突然反悔,於是只能任憑我在她全身動作。玩弄片刻,我緩緩褪去阿姨的上衣,留下一件黑色吊帶背心,而阿姨只能別過頭,假裝沒看見這一切。我自然不會讓阿姨如願,一手捏住阿姨的面頰,將阿姨的頭轉到前方,緩緩地,對準阿姨的小巧的嘴唇,親吻上去,先輕輕觸碰阿姨嘴唇,見阿姨目光變得有些複雜,我再次慢慢上前,用嘴分開阿姨的上下唇,伸出了舌頭。

「唔唔……」阿姨嘴唇被堵住,卻不甘心地咬緊牙關,不讓我舔舐她的深處。而我立刻一手下滑,觸碰到阿姨的玉乳,狠狠一抓。

「唔!」阿姨痛得叫出聲,我則趁機將舌頭捲進阿姨的牙關,很快便與阿姨的芳舌交纏在一起。而我滑落的一隻手也沒閒著,隔著阿姨的誘人的吊帶衣,抓捏著阿姨的玉乳,腰部也不停前後移動,讓肉棒不停地撞擊阿姨的小腹。

「啊~」阿姨突然推開我的頭,將濕吻停住,嘴裡吐出一聲悠長而又輕微的聲響,似乎是動了情一般,我見狀一把抓住阿姨兩邊吊帶,向外一分,盯著阿姨性感的一對鎖骨,如玉石雕刻成的細小的雙肩讓我一下盯得有些失神,過了一會兒,我才繼續將阿姨的吊帶衣褪去,露出黑色的胸罩守衛著阿姨的最後防線。

阿姨似乎有些後悔剛才的決定,雙手環抱乳房。我見狀立刻分開阿姨雙手,將其壓在牆上,沿著阿姨粉嫩的脖頸,一路向下親吻,時不時用臉輕蹭阿姨的乳罩,下體的活塞運動不由速度加快。阿姨頓時無法承受,一個平時都稱呼她為阿姨的孩子,此時一絲不掛地站在她身前,將她的衣服一件件褪去,還對她做這種事,而且說不定還有更加可怕的進犯。於是,阿姨開始扭動身軀,做出無謂的反抗。

這種程度的反抗,卻更加刺激我心中的獸慾。我一把抱住阿姨,將她拖進臥室,扔到床上,邪淫的目光掃過阿姨無助的神情,因為緊張而加快呼吸的豐胸,骨感的雙臂,黑紗短裙緊緊包裹的大腿和粉臀,包裹著一雙長腿的誘人絲襪,足下纖細的高跟鞋。我一步步上前,而自知無用的阿姨只能躺在床上,等待我的進犯。

我蹲下身,緩緩脫下阿姨的鞋,擺在床邊,然後邪淫的目光鎖定在阿姨的一雙豐胸上,緩緩伸出手,抓住阿姨的胸罩,猛地一扯,頓時一對玉兔在我眼前活靈活現。

此時的阿姨,已經不敢再多說什麼了,生怕我認定她反悔後,對她進行最殘酷的侵犯,於是面對我狠狠抓握著一對乳房,目光迷茫地偏過頭,望著臥室大門。

抓捏片刻,我開始沿著阿姨鎖骨一路親吻下去,直到觸碰到阿姨尚且鮮嫩的乳頭。我用嘴含著阿姨的乳頭,仔細觀察著阿姨的反應。阿姨依然偏著頭望向一邊,但呼吸似乎已經變得急促。我一手探向下,撫過阿姨裙擺,撫摸一陣阿姨性感的絲襪美腿後,開始將手探進阿姨的短裙,隨後一路向上,最終探到阿姨的芳草高地,隔著絲襪與內褲觸摸,異樣的觸感給我帶來一陣興奮的感覺。

阿姨似乎突然受到什麼刺激,開始不安分起來,身體開始扭動,雙手推擠著我的身子,道:「小傑,你要幹什麼?你答應過阿姨不幹那件事的。」

我淫笑著回答:「羅阿姨,你是不是覺得,我既然那麼喜歡阿姨穿絲襪,一定既捨不得脫,又捨不得撕,所以專門買連褲絲襪, 想讓我止步不前?」

阿姨一怔,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接著道:「可是阿姨,你應該知道,事已至此,接下來的一切,就是順理成章了。」

阿姨心中一亂,知道接下來自己會有什麼樣的遭遇,連忙哭喊道:「小傑,你不能這樣,你答應過阿姨的。」

我微微搖頭,道:「羅阿姨,你應該很清楚的明白,你從一開始,並沒有跟我講條件的籌碼。不說我手中有那個視頻,而且我可以在一周只能,把你的老領導轟下台。到時候阿姨要是想告我,我完全可以解釋為是阿姨想用自己的身子跟我做交易報復你們體育局的局長,事後再告我強姦,從而把我也整下去心思細密歹毒,無人能及啊。而且這裡是我辦公室,阿姨躺在我的床上,還想解釋清楚嗎?」

阿姨知道我徹底反悔了,雖然不怎麼相信我能一周內搞掉一個局長,但她確實知道我手中的視頻是個不定時的炸彈,而且現在阿姨在半推半就下,已經沒有過多力氣再反抗了。漸漸地,阿姨雙臂滑落到床上,嚶嚶哭泣起來。

阿姨無助的神情和迷人的身段無疑進一步激發了我最原始的慾望,我一下坐回阿姨的大腿上,併攏她的雙腿,道:「羅阿姨,我,要,奸,汙,你。」我故意放慢最後一句話,一個字一個字地吐出來,隨後抓住阿姨腰間短裙,奮力向下扯去。

「啊!」阿姨發出一陣嬌喊,身子隨著我一扯也滑動了半張床的距離,小腿伸出床外,無力垂下。

我脫下阿姨的短裙,故意將其向身後一甩,盯著阿姨被絲襪包裹的小巧的內褲,我猛地撲上去,在阿姨的大腿根部內側親吻起來,不時用臉輕蹭阿姨光滑的絲襪。過了一會兒,我感覺胯下的兄弟在不住地抗議,便起身,從抽屜取出一把剪刀,笑吟吟地向阿姨走去。

阿姨連忙坐起來,背靠牆邊,道:「你要幹什麼?」

我不回答,三兩步上前,抓住阿姨雙腿,一扯,讓阿姨繼續躺下,再分開阿姨的雙腿,小心地在阿姨陰部絲襪剪開一道並不大的口子,道:「用手撕太野蠻了,還是用剪刀比較文明,阿姨你說是吧。」

阿姨不回答,驚恐地盯著我硬如鋼鐵的肉棒,對著阿姨的下體,緩緩伸過去。阿姨的內褲已被撥開,已被多人探過的花徑依然誘人。我緩緩握住肉棒,伸進絲襪的洞口,望著阿姨緊張地閉上眼,我卻只是在入口處輕輕刮蹭著。

經過剛才一番玩弄,阿姨下體雖不至於形成涓涓細流,但也不會乾涸死寂。我對準阿姨的入口,緩緩將肉棒插入,見阿姨絕望地閉上眼,我卻在略深寸毫後退出,阿姨睜開眼,似乎以為我有放她一馬的打算,而我正在此時,猛地一插。

「啊!」阿姨發出了被姦汙至此,最淒慘的一聲哀嚎。雖然阿姨的狀況,也不至於疼痛,但阿姨很明白,她,今天被一個一直稱呼她阿姨的,或許自己心中還將其定位為男孩的,自己身邊熟識的人,姦汙了。如果說被領導姦汙,還有一絲無奈,而現在,只有屈辱與痛苦。

我輕輕握住阿姨的玉乳,時深時淺的抽送,技巧並不通的我最終也讓阿姨面色紅潤起來,心跳呼吸加速。我知道阿姨已經有了生理反應,但我自己也理智盡喪,開始雙手搭在阿姨肩上,俯下身死死抱住阿姨的身子,一次次狠狠抽插,只顧自己的愉悅。

阿姨最後漸漸迷失了自我,嘴裡發出淫蕩的叫喊,聲音一開始很輕微,幾近耳語,然後逐漸增大,但還是沒有如蕩婦一般浪叫。

「嗯嗯,啊啊,嗯……」阿姨微張雙唇,而我則很不客氣地立刻親吻上去。

阿姨雙唇被堵住,口中發出嗯嗯叫喊,雙手死死抓住床單,一雙絲襪美腿被我的雙腿纏住,如癱瘓一般散在床上,陰道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可知年齡並不算大的阿姨儘管被人姦汙過,但私生活也正經。

過了好一會兒,我一邊抽插,一邊離開阿姨的雙唇,又一次從阿姨耳後,沿著阿姨纖細的脖頸親吻而下,一口咬在阿姨肩上,然後望著阿姨頭髮全部散開,撲在床上,露出光潔的額頭,我再貼上去,輕輕親吻一下阿姨的額頭,感覺下體發脹,我便加速抽動。

阿姨一個激靈,知道這意味著什麼,連忙道:「啊,嗯~小傑,不,不要射~嗯嗯。」

我不理會阿姨,反而繼續加快速度,突然一下,下體猛一鬆懈,無數戰果留在了阿姨體內。

阿姨知道我發洩完了自己的慾望,目光呆滯地躺在床上。我則躺在阿姨身邊,對阿姨悄悄道:「羅阿姨,我喜歡你。我以後還要操你,你穿絲襪的樣子真美,別忘了讓自己漂亮性感一點。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好好接受下這件事吧。這幾天你來不來自便,但一周後,阿姨還是老老實實穿著絲襪過來吧,不然,我還有更多的東西可以跟阿姨交流交流。」

說罷,我起床,穿上衣服,取出一個平時給病人拍照的相機,對著阿姨一絲不掛的身體,一陣猛拍。阿姨反應過來後,連忙雙手遮住臉,卻為時已晚,幾張裸照將永遠記憶著這一刻。

我笑道:「我知道,我不可能永遠得到阿姨的身子,所以只能留在點紀念了。不過阿姨若是不聽話,想必這些照片還可以發揮一些別的用處。」

阿姨起身,撿過自己的衣服,穿好後,目光呆滯地坐在床上,我似乎有些不忍心了,坐在阿姨身邊,一手漸漸摟住阿姨。阿姨卻一把將我推開,神色複雜地望了我一眼,突然伸手給了我一耳光,然後提上包,轉身離去。

我望著阿姨的背影,也不記恨她的一耳光,畢竟,我對她的欺辱,才剛剛開始。

(下)

一個星期後,病人已看完了病,又迎來一個空閒的下午。過了片刻,一輛深紅色私家車停在了門口,我知道羅阿姨今天如約而至。

車門打開,人卻遲遲沒下來。我想起一周前和羅阿姨的一番雲雨,便再也忍不住,脫下白大褂後,逕自走上前,打開車門,饑渴的眼光上下打量著阿姨的身體。

阿姨由於開著車的緣故,帶著一副墨鏡,一襲雪白的連衣裙下,一雙白色的絲襪包裹著的大腿令人呼吸急促。我兩步上前,輕輕取下阿姨的墨鏡,道:「羅阿姨,你還真的一個星期不來這兒是吧。」

「我還怎麼過來,你會放過我嗎?」羅阿姨似乎有些抱怨地說道。

我微微一笑,一隻手很不老實地觸碰阿姨的白色絲襪,輕輕地捏了捏阿姨的大腿。

阿姨連忙將我的手拍掉,道:「可不可以把照片,錄影還給我,我不報警,那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

我也不生氣,一手捏住阿姨的臉頰,將阿姨的頭轉過來,正對著我的雙眼,道:「阿姨想出爾反爾?」

「我沒答應過你!」阿姨連忙轉過頭去,不想看著我。

我繼續道:「晚了,阿姨,我答應你,幫你解決局長的威脅。你自己看看吧。」

說罷,我取過一份報紙,上面一個新聞標題《X市體育局局長因貪汙被查處》阿姨接過報紙,仔細讀著這則新聞,神色複雜,雙手微微顫抖,最後道:「這又能說明什麼?」

我道:「現在我手上可是有那人強姦過阿姨的證據,而現在我已經按約定,將這個局長拿下了。到時候就算阿姨告我,我也可以表示阿姨是主動跟我上床,想借用我來扳倒自己曾經的上司,完事後又翻臉不認帳,於是告我強姦。這樣一來,我還不用把阿姨那些誘人的寫真散佈出去,阿姨都不能把我怎麼樣了。」

阿姨連忙道:「你現在就是這麼個牙醫,還能扳倒一個局長?說出去誰信?」

我聞罷,淡淡道:「羅阿姨,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這個局長,確實是我扳倒的。我能查到阿姨被局長強姦的視頻,自然不止擁有牙醫這麼一個身份。我自然會保留告發這個體育局長的證據,所以阿姨不用妄想這麼多了,我能在一個星期內輕易扳倒一個局長,難道還得不到阿姨的身子?這個局,每一步我已經算好了,羅阿姨,跟我合作,才是你的出路。」

說罷,我擡起左手,輕輕撫向阿姨的臉頰。阿姨芳心大亂,竟然無暇阻擋,任由我撫摸揉捏,我一邊捏著,一邊道:「阿姨的肌膚,還是這般讓人流連忘返啊。」

說罷,我俯身向前,打算親吻阿姨,一步步進犯。

阿姨見狀,一下子回過神,伸手將我推開,道:「小傑,阿姨求求你,我們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我搖搖頭,道:「阿姨,你逃不掉的,趕緊下車吧。」

阿姨沈默片刻,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趕緊將我一推,狠狠關上車門,揚長而去。而我心中也盤算著下一步的計畫,暫且任由阿姨離開。

當天下午,我換了一身行頭,獨自前往一家旅店。這家旅店規模不大,裝飾卻是很費了一些開銷,但這裡的位置卻比較偏僻。

當年C市的一家黑幫便是在這裡做據點,將各地抓來的女人押送至此,強迫其接客來補充收入,順便也解決小弟們的生理問題。雖然兩年前C市一場嚴打,無數黑幫被連鍋端,但春風吹又生,一些小的黑道組織,在嚴打的風氣一過,很快又開始滋生。

也有可能當年的嚴打,其實只能解決一些小魚小蝦,而那些深深插入白道生意,甚至打入了軍方警方的勢力,只需在嚴打期間稍微注意退隱,之後照樣在官方的庇護下為所欲為。

旅店外的一個小停車場,停靠著阿姨的紅色小車,四周一個人也沒有。我打開手機,將剛收到的短信刪除,借著上面顯示的資訊,到了旅店的三樓。

旅店的裝修很注重隔音,我推開一個房間的大門,悄悄地走進去。屋中的女人四肢被綁在床上,眼睛被蒙住,正是白天的羅阿姨。她依舊穿著白色的連衣裙,白色連褲絲襪配上一雙高跟鞋。我一時不願挪動腳步,似乎不忍心再摧殘眼前的尤物。

這時,我兜裡的手機震動起來,我取出來一看,見是那個人,便鑽進衛生間,打開手機。

「喂,怎麼樣?那娘們兒我們下了點藥,這會兒差不多也該醒了。弟兄們可是按照你所說的,完全沒碰她呀。」電話那頭的人講到。

我冷冷一笑,道:「你們這個小黑幫都快被別的幫派吞了,現在還有心情玩兒女人?」

「現在不是該你給我們報酬了嗎,趕快點。」

我淡淡道:「據情報,後天上午九點,赤力幫的老大會到鄉下一個廢棄工廠考察,安排秘密據點,具體座標我會晚點發給你,你們自己把握機會。」

我淡淡一笑,覺得儘管有些日子沒有接觸這幫人了,但對他們的控制力,還行。

這時,我從衛生間裡出來,見到阿姨的白絲包裹著肉色豐滿的美腿,不由走到床邊,開始撫摸阿姨的長腿,過了一會兒便低下身,悄悄地舔了舔阿姨的絲襪美腿,隨後從小腿開始,慢慢向上撫摸,由外側向內側。

不多時,我便感覺下體脹大,於是我慢慢解開短褲,脫掉內褲後,用自己脹大的小弟擦蹭著阿姨的大腿。阿姨的大腿很有彈性,擠壓著自己的小弟弟的感覺,不遜色於插入陰道,狠狠抽插。

我不急著玩弄阿姨的其它部位,因為自從上次將阿姨狠狠姦淫之後,我不再滿足於夢中的yy或者如奸屍一般的迷奸,而是要在她眼前,用實際的行動,佔有她。

過了片刻,阿姨迷迷糊糊地發出聲響:「嗯,水,我要喝水。」

我將臉湊到阿姨跟前,阿姨下意識以為水來了,便將頭往我這邊一偏,我乘機捏住阿姨的臉頰,一口親了上去,同時將舌頭也送進阿姨的口腔。

「唔唔!」阿姨似乎一下子驚醒了,搖頭擺脫我的侵犯,道:「你是誰?什麼人?快放開我。」

我平時和阿姨對話用的還是當地方言,所以這會兒我用普通話道:「我是誰,你還猜不到嗎?」說罷,我繼續用手撫摸阿姨的大腿,並漸漸向阿姨胯下移動。

「小傑,是你嗎。你這是幹嘛,快住手。」

「又不是沒操過,阿姨連孩子都生過了,就別跟我裝成一幅處女的模樣了吧。」

「小傑,你怎麼跟黑社會的人有勾結?」

我哼道:「勾結?就他們?要不是我懶得動他們,他們連跟我談條件的資格都沒有。羅阿姨,我幫你搞掉你曾經的上司,也就花點時間而已。別說把你帶到這兒,就算將你關在這兒三天三夜,也是輕而易舉。你老公出差,本來只出去兩天,但我一個電話,就可以讓他在外面呆一個星期,至於你那兒子,他上的幼稚園是寄宿制的,一兩個星期不回家,也不是不可以。寄宿制幼稚園,以前我都沒聽說過,不過,挺好。」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