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窗的老師

第九章 鄭總經理

我同時周旋在三了個女人的中間,各有不同的性格,雙玉豪放,有話直說,在床上被我訓練得也是滿口髒話,有些潑辣,我們向自己公司租了一戶麻雀雖小的屋子,作為金屋藏嬌的所在,但有時興致突發會找一個漂亮的麾鐵,溫泉旅館,民宿等場所歡樂一場。

第二位,奕娟,溫柔,保守而內向,小心翼翼,她有亡夫保險金保障,經濟獨立,每次在床上開始時,總是有些畏畏縮縮,但最後情欲慾爆發時,又會露出成熟女人瘋狂的愛與被愛的激情。事過後,不一會又恢復文靜保守,和適才那個床上瘋狂女人判若二人。

但比較麻煩的是她的女兒小貓咪譚蘋,她正在讀小學二年級,有時半夜會撞進我們現場,奕娟很尷尬,說:

『小貓咪,這是爸爸回來了,在和媽媽做體操,叫爸爸』,

『他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已經死了,我爸爸不會再回來了,妳們也不是在做體操,做體操是要穿運動衣的』,

奕娟十分尷尬,化了很多時間,才哄小貓咪再回房睡覺。

第三位,我一直以為雅顏比我年輕,但後來發現她和我同年,嚴格來說,她還比我大了19天,所以她一定要我叫她姐姐,不依不饒,我也沒輒。

她常跟我說,男人都不可靠,常用下半身來思考,所以卅五歲前不想結婚,要玩遍世界,目前已考上公務員資格,等待通知接受訓練。

她會約我抽時間找場所幽會。

我同時週旋在三只餓狼之間,雖說艷福不淺,但偶面也會感到有些心餘力拙,已經影響到我處理公司業務的效力,我警告我自己,精力有限,不能再到處留情了。

爸爸提醒我,他年青時也是個花花大少,仗著曾曾祖父餘蔭,家財富裕,也認識了多位的紅粉知己和風塵女子,最後結識了我們的媽媽,揮慧劍斬斷了其他的花花草草,婚後夫妻倆兢兢業業,建立了公司,才有今天的局面,公司關係到我傅氏家族全族百餘口人的生存,要我以戒慎恐懼之心,經營事業,特別希望我儘早下定決心,選一個賢內助,早些結婚,早些收心。離開他的辨公室,臨出門時,爸爸還叮囑一句:

『我看你那個女朋友趙協理,能力很強,又很漂亮,很適合你,只可惜離過婚,但生過雙胞胎,屁股大大的是宜男之相,你不妨攷慮攷慮』

咦!爸怎麼什麼都知道。

『假如你對目前的那個女朋友,只是大家在一起玩玩,沒有結婚的意圖,那我同學龔舵飛的小女兒蓓蓓也也是十分合適,聰明能幹,脾氣溫柔,長得又很漂亮,商專畢業,又精通電腦,年齡合適,和你蠻登對的,如果娶到她,對你的事業應該很有幫助,要不我找龔叔叔談談,安排你們二人見見面,交往試試』。

推門出去,正看到趙協理,她手中拿著一本卷宗,滿臉通紅站在門外。

談到了討老婆,三個女人中,我還是中意奕娟,原因很多,共其中最主要的一是;她是我苦苦單戀了七年多,會同勻瀠法師裝神弄鬼,才將她騙到手的女人,得之不易,第二是;她門庭單薄,不會有家人和窮親戚的年牽掛。

但如果是雙玉,她只比奕娟小了三歲,可是因為她家庭富裕,從懂事開始,就懂得保養自己,又捨得化錢打扮自己,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現在看起來至少比奕娟年輕十歲,雖然己生過二個女兒,看起來好像只有廾一、二歲,未婚小姐一樣。

然而她卻有一位前夫,和二個不歸她撫養的女兒,過幾年,女兒長大一些,跟她可能會有一些不可預測的糾葛。

小妖精雅顏,最粘人,但她明確的告訴我,我們只是要好的同學,高興時睡在一起打打炮,不高興時拍拍屁股說bye bye。我不是她的真命天子,不到卅五歲她不會輕易把自己嫁掉,她沒有生父,從母姓,母親是特種行業的媽媽桑,小妖精到處留情,所以她一直在服用避孕藥,希望將來嫁一個有錢的美國人。

我爸是前台南工學院畢業,有土木技師的執照,年青時以家族土地建造住宅大廈為起點,趕上建設熱潮,漸漸發展到今日的規模,但這幾年社會景氣呆滯,房屋市場萎縮,常有資金調度緊湊的現像,雖然我們公司資產仍是堅穩,但短期資金還是有時有缺口,必須找上游金主”全豐銀樓” 借貸,今天又來到這里,一如往常請他們支援。

這個”全豐銀樓” 名為銀樓,卻不賣任何金飾,而是一個當鋪,專門收當不動產,不論單宅、大廈、土地、古董等均可作質押的表的物,資金充足,只要質押品鑑定通過,少則幾百萬,多則幾個億,撥款迅速,我們公司和他們往來也有一、二年了。

今天,我又來到了全豐公司,公司門禁嚴 (因為他們是作地下金融,所以有請黑道照護)。我是常客,又有約在先,很順利進到裡面,由一位漂亮的年青女秘書引進到內里的會客室,這位女秘書長得十分妖艷,白白的皮膚,挺峰突臀外帶小蠻腰,染了一頭棕黃色的秀髮披在肩上,我跟在她後面,看著她竟然起了意淫。

到了會客室門口,她按了一下門口的密碼鍵盤,門開了,女秘書對里面說了一句:

『媽!傅先生到了』,向我微微頷首就走了,原來是總經理的女兒。

總經理鄭夫人是位早年嫁到日本的台灣女人,個子有些矮小,瘦瘦的體型,四十歲左右,打扮得很妖艷,滿頭鬈髮,燙一個大爆頭,看來很好笑,像極了狄斯乃卡通里睡美人中的女巫,她從總裁皮椅上站起來走到門口,握手後,要我在沙發上坐下,她去坐在荼几頭的一張單人沙發里,

這位總經理是獨資公司的老闆娘,据說是日本山口組黑道,第二把手的遺孀,老公死後回到台灣,剛開始時,開了一家卡拉OK酒店,再嫁台灣黑道大哥鄭XX,鄭夫人很有商業頭腦,利用少許資金,做小額高利貸,賺了錢在台灣炒地、炒股、後來做地下丙種發了財,就開了這家融資銀樓,跟很多建設公司都有往來,三年前大哥重案潛逃國外,由總經理鄭夫人,獨自帶領大哥徒子徒孫獨撐一片天。

『啊!傅副理,半個多月沒見了,你好嗎?』,

『噢,妳好!鄭夫人,我很好,謝謝』,對她有些敬畏,小心地回答,接著說:

『你這次要調借六千萬,你們要抵押的這筆土地,還有一些小問題需進一步評估,恐怕沒辦法了馬上撥款了』,

『總經理,你我公司往來也好多年了,非常感謝貴公司對敞公司的支持,這几年算來也給貴公司貢獻加起來有三、四億的利息了,這次是因為公共工程驗收改期,付不出工程款給下包商,支付工資,才向貴公司調借,時問不夠所以抵押品評估會有些慢,我們公司從沒有一次要求展延一次本金和利息,請總經理指點一下方法,協助我們公司解決一下燃眉之急』,

『六千萬雖然不是太大的小數目,但然錢就是錢,抵押品金額不足…………』她搖了搖,做了一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盤算了一下說:

『抵押標的物,如不能貸六千萬,那妳認為可以調借多少呢,我們至少下星期二要有五千二百萬應急,妳貸我們五千二,可以嗎?那筆土地有人要出價二億二干萬投資蓋旅館,妳貸我們五千二好了,我們估計公家下個月三日前,就可辦理撥款,融資不會超過廾天』,

『貸款金額變更,抵押品要重行評估,標的物,如不能貸六千萬,那妳認為可以調借多少呢,我們至少下星期二要有五千二百萬應急,妳貸我們五千二,可以嗎?那筆土地有人要出價二億二干萬投資蓋旅館,妳貸我們五千二好了』

『不好意思,今天星期五,我們晚上女員工有個餐會,時間快到了,我不能陪你了,這問題下星期我們繼續談』,站起身來肅客,按了一個電鈴,門開了,剛才那位總經理女兒,巧笑倩焉站在門外,詭異地對總經理說:

『妳看傅先生高大魁梧,一表人才,要不要邀請他一起用餐呢?』,鄭總經理看了看我,上下打量一下,(看什麼看,妳在選老公還在選女婿)。

鄭總經理對她笑了笑,點點頭對我說:

『傅副總,你今晚有空嗎?可以和我們一起用個便飯?』,想到能和這麼漂亮女生一起吃飯,我點點頭樂意了。

席設在京華飯店套房,只一桌,總經理不算在內,也只有五、六位女生參加,

『我們公司規模小,比不上你們公司員工數,你別見笑』,

『人數眾多開銷也大,貴公司財力雄厚,不是我們公司可以望及的』,

『下班不談公事,開酒!開酒!』,開了二瓶皇家禮炮Royle Salute。

一時鶯鶯燕燕,嘰嘰喳喳,杯幌交錯,女孩們紛紛向我敬酒,感到不勝酒力。

有人扶我上床,我做了一個香艷旖旎的夢,夢中我和總經理嬌媚的女兒做愛做的事,很爽,非常爽。

我把她放倒,將她兩支腳,架上肩上狠狠的肏,用力的肏,正面肏、背後肏,她嬌喘連連。

半夜我醒來,口乾舌燥,頭非常痛,一定有人在我酒里摻了東西,想喝水:

『臭屄,雙玉,給我水』,

『是,水在這,醒了?』,睜開模糊的雙眼,看到不是雙玉,也不是那個棕髮女秘書,

光屁股的女人竟然是鄭總經理。

『怎麼是妳?』

『不是我,還會是誰?呵,你很不錯,不過有些粗魯』,

氣死我了。

第十章 老師捉姦

狼狽脫離了鄭總經理這個老巫婆的糾纏,離開了她的魔掌,想到昨夜與她的擁抱、親吻,和親密的接觸,回想起來,還是有些想吐,坐在辦公室的椅子內,有些警魂未定的餘悸,沒想到老巫婆電話又來了,按下應答鍵接起來,揚聲器內傳來;

『喂,小傳嗎?我是美玉呀,……』,我趕快拿起听筒,關閉了揚聲器,

『我是傅城,鄭副總嗎?妳好!』,她繼續說:

『妳好,我剛才看了一下你們的資料,應該算可以接受,又看在你我是幾年的老朋友,今天下午可以撥款了,來拿吧!』,阿彌陀佛,如果今天拿到票子,馬上送去銀行交換,正好可以明天應急,太好了,心頭的石頭落了地。

『好!謝謝妳,我馬上派人來取』,我說:

『不行喔,這還是要傅副總你自己來簽收,別人不能代簽喔!』,她說。

『我們公司只認傅副總,別人不能代簽』,她說。

『那有這種事情,只要有公司印鑑,為什麼別人不能代簽,有那條法律規定的』我說。

『是我規定的,你要向我們調頭寸,我說了算,來不來?』,為了公司。為了家族,我不好堅持,為了男人的骨氣,我必須不我屈服,這是一個兩難。

『唔………………………………唔………………』,我猶豫了很久。

『我看你喜歡我公司的美智子,她告訴我,她也喜歡你,我叫她也在場伴你好嗎?你來不來?』,這是地攤貨的推銷手法,買一送一,用好貨搭著舊貨或次貨,一併賣掉。

我真的猶豫了很久,但想到美智子翹翹又圓又大,會扭的屁股,我答應去了。

我發現,我可以在同一張床上,同時應付二個女人,我跟鄭總和美智子母女在全豐銀樓的後室做了3P。

十幾億的工程尾款,如大旱天降雲霓般地入賬,公司的財務總算及時紓解,全豐銀樓的貸款準時歸還,雖然警報解除,但銀樓的總經理鄭夫人和美智子卻三不五時地找上我,想到那天在飯店和瘦巴巴的老太婆辦事,好像吞了一只蟑螂一樣,真難過,我有些惹火上身的感覺,躲之惟恐不及。

關照秘書,只要是全豐的電話,都告訴他們,副理出國公務去了,不知確切的歸期。

奕娟大概因為常受春風雨露的灌溉,漸漸有些明顯的改變,比較愛打扮自己和會去買一些較新、較流行的服飾,會自己上街去選購一些漂亮且性感的衣著,但保守的她,卻不敢穿去授課,更不要說穿上街,只敢當我在她家中住宿時,穿了在我面前炫耀,或者說引誘挑逗我,譬如說,有一晚,她僅穿了一條丁字褲陪我吃晚餐,小貓咪也在場,她也訓練得小貓咪肯叫我為爹地 Daddy,不過她始終不肯叫我爸爸。

我最傷腦筋的事,是怎樣妥善分配,三個半女人間的相聚時間,尤其是雙玉和奕娟,我不太擺得平,雅顏則還好,她可能還有其他男人 (?),她都約我在南京東路底那家麾鐵,利用中午時間相聚,有個一、二個小時,她就滿足了,不耽誤我上班。只是老太婆鄭王釆就很討厭,像螞蝗似的盯上我,驅之不去,丟又丟不掉,為了要抓緊戊我,她甚至要她女兒島津美智子和我一起做3P,嚇死人了,艷福太多,疲於奔命,我又不是鐵金剛,那里有這麼多的精液,不!不對不!…講錯了,那里有這麼多的精力,真是頭痛。

在爸媽那里,我和雙玉的戀情,已經半公開,而且他們也默認了,但奕娟還在暗處,我不知要怎樣才能得到他們三人的認可和祝福,所以,即使我想和奕娟正式結婚,但拖油瓶的小貓咪也是問題。

奕娟今天星期日下午沒課,看她穿著打扮舒齊,一定又要去SOGO百貨血拚一下,我靈機一動,約了雙玉一起去選購一些化妝品,女為悅己者容,雙玉愛美聽到要去SOGO百貨,眼睛都發亮,我們開車去了,在地下停車場室停你好了車,就帶了雙玉在賣場倒處逛逛,我一面留意人群中有沒有奕娟的蹤影,走了一、二個樓層,不見人影,到了三樓女裝部,在人群中看見了她誰送了小貓咪去上學,一個人正在觀看一些春季新女裝,雙玉不認識奕娟,我假裝沒看到她,親密地牽著雙玉去選購她的內衣,雙玉不太好意思,在公開場合,有男人陪著採購私密內衣,內衣又不能試穿,据女店員說這內褲是任何尺寸都可以穿Size fits all,我偷偷瞄到奕娟己看到了我,但看到奕娟不會前來爭吵,只是在遠處偷偷地觀察我們。我確定奕娟個性保守含蓄,決不會在外人面前,耍潑婦、燃酸水爭吵,我拿起內衣,故意親密地在雙玉身上比呀比的,她笑得花枝招展。

信用卡刷了貨款,背對著奕娟,我故意大聲告訴雙玉,『我去地下停車場開車上來,妳在公司大門等我』。

人多車多,出車很慢,等我將車開到百貨公司大門,看到奕娟早就在另一台計程車內等我,我知道她認識我的車,一定會跟蹤我們,接了雙玉,我怕一路上車多,計程車會跟丟了我們,我特意四平八穩地,慢慢駛回雙玉的藏嬌金屋。

我訂購了一台日本裝製的情趣椅,上星期運到,化了二天時間才按圖施工組合完成,雙玉好奇心重,早就十分期待躍躍欲試,行車中提到它,雙玉就面泛桃花,呼吸深重,怪我今天開車為什麼這樣慢。

車子開進地下停車場坡道時,看到奕娟坐的計程車也到了,我和雙玉搭電梯回住房,我在一摟先出電梯,到門口保全處打一了個招呼,門口保全是我們公司聘請的,當然認識我,我關照他:

『後面有一位太太穿蘋果綠窄裙的女士,請放她上來,如果要問房號,告訴她好了』,

『是的!副理』。

我回到室內,進門後,故意沒將門鎖妥,等待老師好來捉姦。

回到房里,雙玉正在燒茶:

『幹什麼去啦?』,

『好像看到一個熟人,結果不是』,

雙玉經我這些日子的床上訓練,花心大開,一直圍著這張椅子琢磨,既好奇又怕受傷害,問東問西,其實我也沒用過,只是依據說明書解釋給她聽,引得她更加想親身一試,體驗它的效果。

聽說耍測試這刑具的效果,雙玉興趣極高,洗好了身体,全裸爬入了椅中,這椅子長得很像美髮店裡洗頭的仰面躺椅,只是包覆著柔軟的真羊皮蒙皮及柔軟的填充物。

啓動後,椅背向後自動傾斜了134゙雙玉躺進椅中,臉朝上,躺進椅中,頭枕在一個枕椅墊上,自行分開大腿,分別掛在比頭部略高左右的腳架上,我將腳架上的扣環收縮到定位固定,將她鎖在椅中,她就只能仰臥,無法翻身,或自行脫困。椅子的覆皮非常柔軟,讓雙玉感到很舒服。

我推動椅子的一些機搆,讓它進入工作狀態。

雙玉感到臀部下的墊子正在往前移,頭部和背部靠枕,卻在漸漸下沉,直至她那張經過整型、漂亮的屄、抬得比頭還高,大腿膝關節朝身体方向靠近,變成更曲,大腿幾乎張開到最大角度M型,一切機械的運行變動都是在溫柔且緩慢中進行,雙玉沒有感到緊長,

我裸体站上面前踏扳,看不到雙玉的臉面和肚子以上的部位,只有胯底朝天向上,惟一能看到的是她那張漂亮的屄,正對著我早已堅硬挺起的肉棒,我伸手牢牢抓住她兩隻腳,閉氣慢慢地向陰道底推進,她臀部下的墊子,和我腳下的踏板,向相對方向擺動,漸漸靠近,一開始移動得很慢,因為椅子將二人身體器官密切地契合在一起,踏扳有些搖幌,帶動了二人的身體,男女雙方都不需出任何氣力,我眼前完全看不到雙玉的臉龐,和身體,最多也只能看到,雙玉的膝蓋和陰阜,最注目的是她迷人的陰戶,每一個碰撞,感覺都頂到了她的陰道底部,或是子宮頸口,每一個碰觸感到她的子宮都在吮吸我肉棒的龜頭,很像嬰兒在吮吸母親的乳頭。

隨著性器的磨擦,雙玉喉管中,輕微地發出“嘔,啊!………噢,噢,呼吸聲啊!………”剛開始雙玉還能總勉弦強咬牙忍住,但廿分鐘左右,我輕掠搖屁股,使踏扳快速前後擺動,她大叫“噢,噢,噢,噢,……、呀…………”,我自己也感到差不多了,她也已經高潮過了,再下去她會受不了,前所以成我按下了一個一腳踩在地上,擺動机械才減速停了下來,雙玉卻急了大叫:

『不要停,不要停!人家正好著呢』,我趕快前後搖動自己腰幹,用自己的腰力抽插。

我感覺到我的高潮將到,加動衝撞,只聽到衝撞的聲音“啪!啪!啪!啪!啪!啪!”,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大聲,愈來愈快,喘息聲也是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倒底女生的體力比不上我,雙玉下身一抽一抽,痙攣不止,口中髒話連篇:

『狗東西,你他媽肏太狠了,你想肏死你媽我呀,哎呀!不好……我……我我……我……我………我…漏了』,正好我也下面一緊張射了出來一些,肉捧才從小穴中拔出,雙玉下面像決堤一樣噴出幾十西西的潮吹液,雙玉被鎖在椅子中動彈不得,只能破口大罵:

『傅城!你這個壞蛋,你騙我上你的當,把本小姐騙進這張鬼椅子,害你姑媽上當,等我爬出來,要放一把火.燒光,將它燒了,燒了.燒了.壞傢伙,王八蛋[email protected]@#%%^&**()_』)(***&^%$##@@!』,

我知道,這位MBA的趙小姐爽的時候就會亂罵人,千萬不要理她,這一陣高潮一過,她又會乖得常像隻小貓。

『傅同學,你很勇敢呵!』,一了個熟悉的女聲,從我背後傳來。

雖然我在等她的到來,但在我剛高潮後,射了精液的狀況下,還是嚇了一跳。

我回頭訕訕地回答她:『噢!老師好』,雙玉在被捆綁在情趣椅中的尷尬姿勢中,無法自行脫困,嚇了一跳,無法自行爬起身來,只能抬一下手為禮,也有些懼怕不知來者是何方神聖。聽到我叫這個女人為老師,而且沒有恐懼的樣子心中可能就沒那麼緊張。稍為放心一些。

『老師好』,滿臉羞得通紅,她跟著我也叫老師。

『妳好,妳不是我學生,阿城才是我學生,曾經是我教過的好學生』,她跟雙玉說,話中酸意沖夭。

『阿城!幫我弄出來』,雙玉羞得要死,只有恨恨地命令我。

我七手八腳地幫雙玉弄了出來』,

我用手摟住了老師的腰,吻了她,不禁肉棒又舉起了頭,老所師被學生和學生的女友,連騙帶哄也脫片掉了衣物,一起上了床。

我施展出,沒多久前,才從美智子那里學來的3P。

未完

也許無續

也許有續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