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窗的老師

在浴室,她收集到了三只裝有精液的保險套,拿起來搖一搖,對我說:

『好可惜呵,這麼多你的子女都在里面,但他媽媽卻不要他們,莫菜,下次再有我要把它喝掉,聽說對女性皮膚很好。咦,不如我現在就喝掉』,一張口引頸就把三管全喝了,喝完了,還洋洋自得,我看了好噁心,好慘,和好後悔。

我媽知道每個星期日,我都是睡到自然醒,不會來叫我下去吃早餐,我和表姐睡到十點多鐘才起床,表姐要我預訂下次約會日期。

這個女人粗魯不文,教育程度不高,不溫柔、性慾又強,女人味不強,玩一次就有些討厭,但她現在卻是我惟一個摸得到,玩得到的女人,不好意思當面拒絕,我就信口答道:『下星期六吧!』,表姐認為隔太久了,不太同意,我有些不悅和不耐煩,說她需索太過,我正在發育最重要年紀,不行就是不行,不同意。最後她才勉強答應,但千叮萬囑地說:

『好吧,那就下星期六晚上十二點整,老方法』,吻了我一下,歡欣跳躍地開了門,看看四下無人,穿了短裙,沒穿內褲 (因為來的時候沒有穿),走下到19F 搭電梯回去了。

我關上了門,想不到我廿一年的青春第一次,竟糊裏糊塗給了一個卅六歲的神壇仙女,想想很有些不太甘心。更慘的事是這天是我廿二歲的生日。

我每星期二次,會到2F 補教班去聽譚林老師的課,滿足我的性幻想,欣賞她賣力的演出的裸體舞,每次看到她,不論在電梯中,或教室里,遇見她時,我都會輕聲說一聲:

『老師好!』,她都會淺淺一笑,頜首回答我說:

『傅同學好!』,

很多次,在尖峰時間,電梯中人多擁擠,難免可利用一些機會,向她貼貼靠靠揩些油,但是電梯中,往往都是我們家族人員,而且時間很短,不太敢造次。

學校安排我們班同學,由幾位學長姊率領到政府機關,實習二星期,我們讀的是文科,男女同學人數比例是二比八,我這身高182cm的男生,成了少數動物中的異類,混在一堆女生中,特別受到青睞,到了現場又分成數個小組,各由一位學長帶領,分開到不同的機構實習,我那一組是由一位碩士研究生學姐帶隊,她名叫趙雙玉,秀麗大方,溫柔沉靜,丈夫在外交部於台中的分支單位服務,是位中級官員,他們有二個八歲的雙胞胎兒子,對我們這些年輕的學弟妹們很是照護,實習期中,大家都很融洽,我們也非常談得來,我看她秀中慧外,談吐和學識都是一流的落落大方頂尖,不由自主地有些仰慕,但人家是學姐,又是有夫之婦,不敢造次。

愉快而順利的實習完成,罝酒慶賀,告別學姐和同學,我高興地回到家中,二天後,我與沖沖到2F補教班去聽譚林老師的課 (嚴格地說,應該是去觀看她的課),卻看到佈告攔上公佈一則通知:

「公告:國文組譚林老師因喪假,請假五十天,自即日起改由趙心恩老師代課,譚林老師喪假期滿返班後,仍將繼續任教指導各位同學。」。

喪假?誰死了?父母?公婆?親人?女兒?老公?可以注意一下。

回到家中,看到 19F D座大門上,觸目驚心貼了一張A4的白色紙張,上面兩個大字「喪居」,怎麼?譚先生死了?

根據11F大樓管理員黃先生(我們大樓10F以下為開放性工商區域,11F以上才是私宅,門禁設在11F) 的路透社消息,譚先生在公司的實驗室,因測試樣品發生爆炸喪命,譚太太林老師因門庭單薄,沒有什麼親友協助,我爸是房主,又是居委會主委,欲出面擔任治喪會主委,辦理後事,但均遭譚林老師婉辭,她強忍悲傷,單人匹馬帶著女兒,為亡夫辦理後事,現在已經做過二七法會了。

表姐和我幽會時,看到對窗後,對我說:『我說得很準吧,上次我看那個男的烏雲蓋頂,要出大事,果然走了吧,我好厲害吧,連我都佩服我自己』。

我笑笑,不置可否。

晚上,從我自家窗戶窗簾的接縫中向對面看出去,看到她默默地坐在椅上,小女兒已安睡在床上,房中設了一個靈堂,一張遺照和一個遺骨罈,供著幾盆蔬果,一對白燭炙炙高燒,幾支清香煙霧梟裊,看來極為哀慟。我有些奇怪,她家客廳不算小,靈堂為什麼不設在客廳,卻設在寢室,骨罈放在寢室,難道不會有些毛骨悚然嗎?奇怪的女人。

每天從我房間往下看,譚林老師好像是我圂養的一只雌性寵物。有時穿著居家衣服在整理物件,有時盛裝卻獃獃地對鏡垂淚,也有時浴後僅著褻衣,裸著上身在室中走動,但大多時間,緊抱著六、七歲的幼女,坐床沿涕泣,不停在我眼皮下活動,害我亦為伊傷心。最令我鼻酸的是,有一晚,我和表姐隔窗,看到她竟將她亡夫的骨灰罈放在床上,伴著他兩母女入眠。

『這個不行,死人陪著活人睡,活人也會出事的,你去勸勸她吧』,表姐說。

『我能怎麼辦?難道要我去對她說,對不起,”我偷看到妳抱著骨灰罈睡,這會出事的” 嗎?不可以』,我說。

『說得也是,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她也沒輒。

『明天斷七,我用我爸居委會主委的身份去弔唁,看情形再說』。

第二天,我對爸說,對門房客今天斷七,譚太太林老師是我補教班的老師,我代替你去鞠躬吧,爸說好,需要的話送一盆白蝴蝶蘭好了。

法會就在她喪宅舉行,法會開始不久,我就提著白花入內獻祭,在僧尼誦經,煙霧迷茫中,她向我答禮時,看到她素衣素帽低頭回禮,悲慟之情,我見猶憐,可是她雖是白衣素妝,但天生骨肉中的柔媚,卻仍在舉手投足之間,透漏無遺的貴婦風範,另一面,又回想到她在房里那張床上,和亡夫敦倫時,淫蕩放縱、溫宛翻轉,宛囀嬌啼的畫面,好似絕然不同的兩人,喔,老師!妳那麼年青就喪夫,失去了依靠,孩子也失去了父親,我好想告訴她,老師可以讓我愛妳嗎?讓我來照顧妳好嗎?可是我不敢。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一切恢復平靜,偌大一個都市,死去了一位博士,失去了一個丈失,同死掉了一只流浪狗,一只螞蟻都一樣,一下就沒有聲息了,太陽每天都仍在東邊昇起,林老師又回到補教班授課了 (現在我不再稱她為譚林老師了)。

林老師仍然沉靜貞淑,溫婉大方,不施脂粉一如住往常在班中授課,但不拘言笑,很少與人交談,我細心觀察,她每天上午都是先送女兒去五學,上午到隔壁大樓超市買菜,下午到補教班授課,再去接女兒放學,順便在附近公園陪孩子散步,回家後在老公靈前上香,晚上陪小孩看電視,我最不忍看到的是,每星期六,會將亡夫的骨殖罈抱上床,和小孩一同人眠,夫婦陰陽相隔,仍痴情如此,使我鼻酸。

二年下了,現在除了我在校中,功課日漸加重,修習的學分也不少,但已經習慣了,沒有當掉或可能不過學分之威脅,我在校中游刃有餘,當學生當得很輕鬆愉快,一天到晚能在一堆大小女生中打渾,不愁功課考不過,但有勻瀠表姐的惡例在先,我卻沒有膽量和任何一個女生上床。

那天我剛下課,準備去牽機車回家,走在往停車棚的道路上,聽到後面有一個嬌嫡嫡的鶯聲在叫我,

『傅城!傅同學,等一下我』,聽這個聲音不像是班上的小女生同學,有一些像表姐年紀的女聲,但比她嬌嫩,大概是一位老師或學姊,駐足回頭一看,原來是常在圖書館見面趙雙玉學姊,我禮貌性地向她打了一個招呼:

『趙學姊,好幾天沒看到妳了,妳好嗎?』,我這僅是一句客套寒喧話,沒指望她有什麼劇烈的反應,誰知她卻用哭聲回答我:『我不好……』。我丈二和尚,摸不清什麼事,不知要怎樣接下去回答她,『???』。

『你有沒有空?陪我走一走』,她都這樣說了,我還能怎樣說。

『有空!學姊有事,天上掉下鐵來,我也有空,要我陪妳去那里?』

『我心里有事,你可不可以陪我學校公園走走?』、

『公園蚊子多,我們到星巴克,找一個位子喝杯咖啡吧』,我試探性地問她。

『好,怎麼去?』、

『妳沒騎車來?就在前面民生東路上,坐計程車去吧,我在後面騎機車跟』,

『我沒騎車來,你載我,不必坐計程車』,我說:『好!戴上安全帽,上車』。

我發動了引擎,她就跨坐在後面,兩手抱著我腰際,說了聲: 『走吧』,

一路上,我故意,東鑽西轉讓車身不穩,她用胸前雙峰緊貼著我背都,唉唉嬌叫,我感到背上柔柔綿暖的的二團軟玉溫香抱我滿懷,不能心中清靜。

到了目的地,找到一個停車格,熄了火,等她下車,很久她沒有作聲,也沒鬆手,我以為她嚇暈了,我拍拍她的手背,她才”噢”的一聲清醒過來,鬆開了環抱我的手,跨下了車。

這時候,我才知道她真是有心事,但不知究竟是為了什麼。

現在還不到下午六點,店內客人不多,找了個較幽靜的雙座,點了兩杯拿鐵,就併肩坐下,她靜靜地坐下,沒說話,只是欲語還休,我耐不住這啞謎,問她有什麼事會跟我有關。半天,她眼淚汪汪的.想說些什麼,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急死人了,究竟什麼事啦。拜託請開一下金口吧!

終於,她說了一件事,我覺得匪夷所思,趙姐說:

在實習那次結業的時候,我們全小組人員,包括領隊(她),和全體同學包括區區學員(我),在我們居住的飯店的酒吧中慶功喝啤酒,宴中有人用手機照了不少合照和大頭照,傳給了大伙,其中有幾一張是她和我的合照,Pose上看起來是有些親密,其實那是同學們歡樂聚會時製造氣氛照的,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他老公現在在單位里和一位較有錢的富孀往來,他向我們那陣子居住的飯店要到收据,說她與我確實在那我幾天,同宿同一飯店,隔鄰而居,他就利用這些東西向趙姐父母要求離婚,她父母看到這些虛假不實的証据,竟聽信一面之詞,對她也不諒解,也要她離婚,她百口莫辯,現在他們已經分居四個月,希望我能出面為她主持正義。

我聽了啼笑皆非,我握住她的纖手告訴她,要我出面作証沒問題,但用什麼科學手段,能測到她身體里血中沒我,或是血中有我。至少以目前的科學程度是測不出來的。

她聽了默不作聲。

我趁機告訴她,其實我一直喜歡比較成熟的女人,那時暗中對她蠻暗戀的,我也曾確實真的非常喜歡她,但礙於世俗規則不敢表示,所以那時在酒後的拍照片,我半真半假,有幾張確有些逾越,以致造成對妳的傷害,非常內疚。

她回握我的手,告訴我,其實她早知道他出軌在前,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他不過借題發揮而己,她聽了我的分析,也有些釋懷了。

我站了起來:『時候不早了,妳住那里?我送妳回宿舍吧』,她告訴我她住在長春路警察新村,和同學共賃一室合居。我騎車送她回家,下車時,她脫下安全帽還我,竟踮腳親吻我臉部一下,在我耳傍輕聲地說:

『今天我Rome-mate不回來』暗示我。卅多歲的女人的情慾比較直接,勇於表達,但她說完了臉上還是一片緋紅,有些害羞,十分可愛。

我假裝路上人車聲太吵,沒聽到,將安全帽收進座墊下,騎車走了。

已經上門的獵物,何必急在一時。慢火文墩,煎熬一陣,會更鮮美可口。

第四章 開大一些

又是秋晚,我室內寂靜無聲,看書久了,有些慵懶,關掉了吸頂大燈,靠在窗傍,從窗簾的開縫中,窺視對面窗中,我苦苦暗戀、單戀了多年的女人…林老師,看她痛苦地掙扎在追憶亡夫執著的生活中,貞潔地獨自一人帶著遺孤幽靜地生活著,令我心疼地看著她。隔著二片窗戶,看得清清晰晰卻怎麼也夠不到,鏡花水月,既真實又虛幻,四年多來每天都對箸伊人,但卻無從表達,我亦隨之進入了痛苦之中,有時只能將這份愛意,轉化成在表姐身上發洩情欲。

表姐最近常說我又長大成熟不少,但我卻在她眉梢和鬢角上,發現更多歲月的痕跡。她也發胖不少,常常嗟嘆說,快四十了,不快找個老公嫁了,生一個孩子,就要趕不上了。

有一次,她突發奇想,在床上辦事時突然說:

『大弟,要不我們來生一個吧,我可以假托那一位神明或鬼魂附身受孕,生一次就好,生一個就好』,她隨興地說。

『真的還是假的,妳不要嚇我好不好,妳同我生一個,這會嚇壞全家族』。

『當然是假的,別人不說,至少會嚇壞你爸我舅舅,哈』。

『第一個嚇壞的是我,妳和我?哈哈,有可能嗎?』。

『我生又不要你養,你嚇什麼嚇,借你的種一用而已,都是中表親戚,精子和卵子早就有姻親關係,你趕嗎大驚小怪的』。

『下次我們再做愛,我要回收保險套,不要讓妳使壞偷用』。

『好吧,再上來吧,我九點半還有一場瑤池金母法會』。

*** *** *** *** ***

今天是星期二,下午只有二堂課,修的是……歐洲通史,邱好問老師,四學分,三點五十分就下課了,跟同年級徐雅顏同學一同走出教學樓,這個小丫頭機靈的要命,鬼主意特多,人稱小妖精,個子小小的,有些可愛,遠看有些像初中生,但身材不錯,該鼓的地方鼓,該瘦的地方瘦,而且該翹的地方也特別翹,可是她不是我的菜,我喜歡的是林老師那樣嫺淑成熟的女人,小妖精卻特別纏我,每次同課的時候,她常會跟在我屁股後面,走來走去,感到她非常會搔首弄姿,我猜想她有些喜歡我吧,她亳無顧忌的牽住我的手,一同行走,我捏捏她的手,溫暖柔軟,有一些古人說的柔若無骨,很有不錯摸的感覺,稍為加了一些力,小妖精竟用力地捏了回來。。

我正在想,我已經曬了趙姊三天鱉了,照戀愛教戰手冊上的準則,她應該主動表示些什麼了吧,怎麼亳無消息?,這本手冊好像不太準,也許她並不是真的喜歡我,只不過當時一時衝動,後來又反悔,所以羞得不敢再見我。

才走下大樓梯階,遠遠看到她捧著一疊書,在一顆行道樹下佇立,顯然知道,這堂課是二年級必修,才會在門口堵我,我鬆脫了小妖精的手,對她說:

『趙學姊在等我,我向她借歐洲通史的筆記本,她大概拿來要給我吧,再見,明天上午我們應該還有同堂課吧,再見了』,小妖精一臉錯愕。

我走到趙姊面前,一本正經地向她說:

『學姊好,幾天沒見了,妳在這里等人嗎?』,

『你好,我在這里就是等你呀』,

『等我?妳跟妳老公和好了嗎?還是要我幫妳作証?』,她瞪了我一眼說:

『都是你害的,你還好意思說,幫我作証』,

『阿彌陀佛,你老公玩小三,跟我有什麼相干,天哪,潑天的冤枉呀!』,

『吃飯了沒,一起去吃飯吧』,她顧左右而言它。

『吃什麼飯,現在是下午四點,中餐還是晚餐?』,我發現小妖精在前面駐足等我,我接過了趙姊手中的書,說:『走吧,有人在看我們』。

我們合騎上我的機車,出了學校,沒有目的地走著,我問她:

『我們要那?不能蒙頭一直騎呀,晚一些我家中還有事』,她顧左右而言他:

『隨你要去那里,我們就去那里』,她加力緊緊抱住我的腰,害得我下面的肉棒起立致敬,她亦感覺到了,歪了頭,將臉整個貼在我後頸,雙手環抱得更加緊實。我的小弟弟更加瘋狂,竟頂到了她不知是手背還是手腕。走著,走著經過一家薇閣麾鐵,我稍為鬆了一下油門,機車速度慢了下來,我讓她以為我有要進去的企圖,我聽到她在我背上,呼吸極為急促,但我一加油門,又向她宿舍方向往回馳去,我相信她有些錯愕失望。

她在我背上輕輕地說:『可是我室友現在在家,要回去嗎?』

我不太懂她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要回宿舍嗎?』,還是『要回薇閣嗎?』。

反正我真正目的是,對於一個受過這樣高等教育,又是卅多歲狼虎女人,一定要先殺殺她的傲氣,煎熬一下她的情慾,才能使她俯首帖耳,死心塌地 (守則第八章熟女篇)。

我停下了車,對她說:『趙姊,剛才有些失禮,血氣方剛不好意思,萬請妳能原諒,今天實在家中有事,不能陪妳喝咖啡了』,她輕輕地細聲說:

『不妨事的,我不在意,有事你就走吧,但你明天傍晚有空嗎?』,她不折不撓,不達目的誓不放棄,精神可嘉,娼婦!

差不多了,下次就可以動手了。

回到家中,用了晚餐,爸叫我慢一些上樓,要我留下,他告訴我,現在我已是大人了,身為長子,要擔任一個家族公司的的一個支薪職務,幫爸爸分擔一些簡單的事務開始,有三棟樓房要由我管理,稅務、律師、維修及保全、等一切的費用的事務,包括租金的收取和家族分配,都要我以長房長孫的身份負責,不能再頑皮偷玩,不負責任,尤其不可以和勻瀠表姐偷偷摸摸,咦,他怎麼早已知道而不阻止也不講。

晚上,表姐又來了,我告訴她,我爸已經知道我倆的事,她說,有一天她從19F A+樓上下來,正好碰到舅舅從下面上樓,當時他有些醉,沒理會這件事,但第二天去問我媽,就穿繃了,我垂首頓足對她說,這樣,連我媽一定也知道了,我爸媽還有姑媽還若無其事的對我,真是羞死我了。

姑媽認為表姐已經嗟陀了半生,已安排她擇人而嫁了,下令表姐不准她再偷偷上樓和我私會。

她說:『我知道你暗戀對面冰霜美人林老師很多年了,以前我倆要好,不肯幫你拉攏,現在我要聽我媽媽的話去嫁人了,我知道她的弱點,我試試幫你一把吧,但不保証成功』。我大喜若狂,問她有什麼辦法?

『林老師很迷信,她是我們神壇的信眾,肯聽我的話,我來試試用神的旨意,看看她會不會信服』。

今夜我對表姐特別用心和賣力,她很高興。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