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教清純老婆的真實經驗

我從內褲的邊緣將手指伸進她的內褲中,輕輕摩擦她的陰蒂,又濕又滑,她低聲「嗯……嗯……」的哼著,後來好像警覺到什麼,將身體偏了一點才不會讓床上的人看進她的裙內。我將她的大腿稍微掰開些,好讓手指活動範圍廣些。

那對男女此時又說了:「真的沒關係,想做就到床上做,很多人都這樣。」老婆此時輕輕壓住我的手說:「好了啦!我幫你就好了。」我說:「沒關係啦,穿得像粽子一樣,人家什麼也看不到啦!」她才不再阻止。

我輕聲說:「用嘴巴好不好?」

「不要啦!人家會看見啦!」

「看見又怎樣?我們早把人家看光光了。用嘴比較舒服,真的很難過啦!」

老婆只好勉為其難地轉身跪在我兩腿間,輕輕含住我的陰莖上下套弄起來,果然舒服百倍。看著自己的陰莖在老婆小小的嘴巴內進進出出,尤其是在別人面前幫我口交 ,有種莫名的興奮。

我的手再回到她的裙內輕輕摸著她的臀部,可惜這個姿勢手不夠長,很難摸到她的陰道口。我用手輕輕將她的上身往前拉了一下,她順從地調個姿勢,將上身前傾,跪在地上,屁股自然地翹了起來,好讓我能順利摸到她的私處。

我一隻手繼續輕輕挑弄摩擦著她的陰蒂,另一隻手卻不懷好意地順著撫摸屁股的動作稍微加大,漸漸將她的迷你裙襬愈撩愈高,她的屁股至少已有二分之一露在他們眼前,由於她背對著他們專心幫我口交 ,一時倒也沒察覺有何不妥。

我看到那男的早已停下抽插動作,也沒注意他們到底做完沒,只見他向我們這邊專注地望過來。從他的目光方向,我知道他已被我老婆蕾絲丁字褲下近乎全裸的白皙臀部深深吸引住了,我有自信天下大概沒幾個男的看到我老婆對他們翹起臀部能不心動的。

老婆閉著眼,一邊幫我口交 ,一邊緩緩順著我對她私處的摩擦節奏搖擺著屁股;我順著撫摸的方向,輕輕將她勒在兩片屁股間的丁字褲後方繩索向左拉開一些,好讓我的三隻手指能將整個私處上下滑動得更快一些。

此時老婆的下體已毫無隱藏地暴露在他們眼前了,我看到那男的在我老婆身後偷偷跟我比了一個「贊!」的大拇指手勢,並指指床上希望我們過去做,我指指老婆的後腦杓,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可能是陰部被摸得太興奮,老婆停下口來半瞇著眼睛,兩眼迷蒙、兩唇微張的對著我「哦……哦……」輕輕嬌喘著,看著她猶沾著我所分泌淫液的雙唇,嘴巴周圍因沾到口水而微微發亮,我欲火中燒,真想立刻撕爛她的衣服,丟到床上大幹一場。

我悄悄將她的裙襬恢復原狀,摸著她的臉輕聲問:「到床上做好嗎?」她無意識地搖搖頭,我說:「妳這樣腿會麻掉,那到床上躺著摸好嗎?」順勢扶著她走到床邊,看她一跛一跛,我猜兩腿早已麻了。她躺在床上看到旁邊一絲不掛的兩人,臉又羞紅起來。

那女的從皮包裡拿出一條深色的布條,跟我老婆說:「不要害羞啦!如果覺得緊張就把眼睛幪起來讓妳老公摸,黑黑的可以有很多想像空間喔!妳平常幻想的、不敢說的,都可以在這時候去想像,很興奮喔!我們去洗澡,你們想做也可以,我們不會偷看的啦,做完再叫我們出來就好!」一邊說,一邊幫我老婆兩眼纏上布條,直轉了二圈後,在腦後打個死結。(我暗想,他們真是經驗豐富!)

老婆傻傻的幪著眼躺在床上沒說話只喘氣,沒幾秒浴室傳出沖水聲,我問老婆:「現在做好嗎?」老婆說:「摸摸就好啦!最多脫內衣就好,不能脫我衣服唷!」

我無奈地把自己已半脫的褲子全部脫掉,然後把她的無肩胸罩脫了丟到椅子上,順手再把她的丁字褲也脫了,她掙扎了一下,我說:「衣服、裙子都沒脫,外觀跟原來一模一樣啦!」接著趕緊將手伸進衣裙中恣意撫摸,特別是加強陰蒂及陰道口的重點部位,再將手指也插進陰道中來回抽送。

老婆的下體已濕得不象話了,沒多久又傳來陣陣呻吟聲,我說:「不要忍,妳想叫就叫出來吧!水聲很大,他們聽不到。」

我摸了一會兒,又將她的衣服翻上去吸吻她的乳頭,可能是她仍聽到水聲,這次沒再反對了。隨著呻吟聲愈來愈大,我將陰莖從裙子底下插入她的小穴中,來回抽送著,跟她說:「放心吧!他們出來我會叫妳。」

隔了幾分鐘,我看到那女的從浴室內探頭探腦的望出來,男的緊貼著半透明玻璃想必也在偷看,聰明的是他們沒有關水,蓮蓬頭仍舊嘩啦啦的噴著。

我偷偷對他們招招手,他們捏手捏腳地出來站在床邊觀看,我突然覺得興奮異常,更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老婆也隨著節奏「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叫個不停。

隔了幾分鐘,我停止抽插並爬下床,要老婆翻過身來跪在床邊上,輕撫著她的屁股,此時她的屁股正對著我以及身旁那對男女,整個陰戶濕成一片,陰道張得開開的,她問:「怎麼還不插進來?」我說:「太興奮,休息一下,不然會想射了。」

我摸了一陣,指指那個男的,又指指老婆的屁股,他興奮地輕輕站在床邊,當我的手離開後,他趕緊換手繼續撫摸,浴室內水聲仍繼續嘩啦啦的流著……

他摸了我老婆屁股不到幾秒鐘,乾脆得寸進尺地將一根手指輕輕插入她那又熱又緊的陰穴中抽插,老婆又開始呻吟起來;她的女友則用手握住我的陰莖輕輕套弄,我也順手半摟著她撫摸她的小穴,但眼睛卻沒離開我老婆及那男的。

說實話,他女友雖然不錯,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看他搞我老婆的樣子,尤其是看著老婆一邊呻吟一邊扭動屁股,但搞她的人卻不是我,更能讓我產生奇妙的興奮感覺。

那男的用手指忽快忽慢抽插了近五分鐘,老婆直喊著:「好了啦……不要手指……人家要用那個插嘛……快點嘛……好難過……很空虛的感覺……快嘛……快點嘛……」

我趕緊向他示意,他的手指拔出後,我兩手趕緊扶著她的屁股順著她高漲的情緒說著:「小蕩婦!妳要這個是嗎?插死妳……插死妳……」一邊從後插入,狂抽猛送起來。

「是不是要這個?妳說,是不是?」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對……對……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對對……喔喔喔……」她雪白豐滿的雙乳前後劇烈晃蕩著。

「幻想一下,我在後面插妳……現在有一個男的正一起摸著妳的乳房……吸著妳的乳頭……用力吸用力吸……」

「喔……喔……」

「插死妳……插死妳……告訴我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喔……」

「深不深?深不深?」

「好深……喔喔喔……好深……好舒服……好舒服……喔喔……」

「大聲一點!我聽不清楚。」

「好……舒……服……喔……喔……喔……我要泄了……要泄了……飛上去了……喔喔喔喔喔……」

「叫大聲一點,像在家裡一樣,大聲叫出來!」

「喔喔……喔……真的泄了……嗚……嗚……喔喔……真的泄了啦……」

「想像現在是另一個妳喜歡類型的男人正在後面插妳,妳卻要一邊用嘴幫我口交 ……前後兩個嘴都被插滿了……爽不爽?爽不爽……」

「喔……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喔喔喔喔喔……」

我將兩隻手指從背後繞過去放在她口中亂攪:「快點想!有沒有在想?爽不爽?兩個人一前一後在插妳……興不興奮?說啊!興不興奮?」

「興奮……興奮……喔喔喔……有……喔喔喔……有想……喔……」

「想不想?說呀!」

「想……喔喔喔……」

「想不想被兩個人一起插?」

「想……」

「想不想嘛?」

「喔……喔……想……想……」

「用力插死妳!剛才那個人正在用力插妳……爽不爽?」

「爽……喔……好興奮……不要講了……喔喔喔喔……我要飛了……喔……泄了啦……」

「告訴我妳好想讓兩個人插。說呀!想不想?」

「……我想讓你們插……」

「很想嗎?」

「……很想……」

「舒不舒服?」

「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

一直抽插了大約十分鐘,我看到那女的也正跪在地上幫那男的用嘴加速套弄著,我再也忍不住加快速度,狂喊著:「喔……好舒服……好緊好濕……我好喜歡插妳……我最喜歡插妳……我要射了……要射了……」

老婆歇斯底里的喊著:「射進來……射進來……喔喔喔喔喔喔喔……真的不行了……喔喔……」我深深插入她的陰穴最深處,用盡力氣射了出來,全部射進她的子宮裡……

她順勢癱軟在床上呼不過氣來,我輕撫著她的背,慢慢等她高潮消退,從脖子到屁股來回撫摸著。他們兩人也正拿著衛生紙擦著男方的龜頭,想必他也射進女友嘴裡了!他們識相地輕輕退回浴室。

我撫摸了老婆一陣子,拿被單幫她擦擦背上的汗,輕聲問她:「要不要叫他們出來?不要讓人家等太久。」她趕緊坐起身來,拉好衣裙,用手到腦後去拆布條:「等一下……好緊唷……」我一看打了兩個死結,趕緊到後面去幫忙,拆了半天才打開。

她看我下床,慌張的說:「等一下嘛……我先穿內衣……」看她穿好了內衣褲,我才進浴室去叫了他們一聲。他們擦乾後走出來,故意說:「你們來這裡光摸摸實在不懂享受,下次可以試試一起做的感覺嘛,真的很興奮……」

老婆坐在床邊羞紅著臉:「下次再說吧。」

我們一起走出旅館大門分道揚鑣,雖沒親眼看見他插入我老婆濕滑的穴內,但我知道又前進了一大步,再花點時間一定會成功的,幫我加油吧!

(三)

真抱歉讓大家久等,我知道大家期望這篇實況報導很久了,不過我真的也沒閑著;自從上次找了那對情侶後,天天期望著跟他們真槍實彈一起作一次,可是老婆就是扭扭捏捏,也不知在執著什麼,雖從未疾言厲色反對,但又始終未再提與他們一起上賓館之類的事,空等了一陣子,我決定拐個彎想個好法子……

我與上次那對在銀行服務的情侶聯絡後,請他開委託行的女友每天抽空打手機與我老婆聊聊天,天南地北,什麼都聊,二人漸漸熟稔後,開始請她有空時多找我老婆一起出去逛逛街,最重要的是幫忙開導她的觀念,我們兩個男的都不出面,也不干涉。

說來她也真厲害,老婆似乎已跟她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每次回來我也不多問她聊些什麼,但事實上我每天都會與那位元小姐通電話,聽她報告經過與進展。

近幾個月她們除了逛街、聊天、喝下午茶外,也一起選購性感內衣、逛情趣商店,偶而她會拿些煽情的報導或圖片給我老婆觀賞,當然少不了3P甚至多P的照片,過程中經常交換意見,或出言挑逗老婆。由每天的戰報,我覺得老婆對3P的觀念已愈來愈感到習慣,聽那小姐說,只要氣氛好、時機對,她保證我老婆對3P不但不會反對,甚至已開始略有期待。

如此過了多個月,前陣子我們覺得時機應已成熟,於是由她邀請老婆找個時間,兩對情侶一起休假去中南部玩幾天,純為放鬆緊繃的工作情緒。當然,她也沒笨到還沒成行就先跟老婆去提多P的事情。

老婆回來後告訴我想跟他們一起出去休假後,我當晚先假裝沒馬上答應,吊吊她胃口,假裝說要第二天回辦公室看看行事曆才知道勻不勻得出時間;直到第二天下班後才告訴她:「沒問題,可以一起去玩了。」她高興得蹦蹦跳跳,直說好久沒去休假散心了。

前陣子休了幾天假,終於展開了我們五天四夜的極樂之旅。

第一天。

我們決定到墾丁好好玩幾天,落實了出發日期後我先去訂旅館,下班後告訴老婆一因人多客滿、二為省錢,第一天只好先訂了一間兩張大床的房間,等到隔日晚上即有空房,到時再分開住。

到了墾丁,第一天整個白天大家一起吃喝玩樂,不知不覺間也大幅拉近了彼此的距離,沙灘上兩個女孩都穿上上星期她們一起逛街挑的兩截式泳裝,上身是件類似小可愛的短泳衣,露出胸部以下的一段腰身和小肚肚,下身是件樣式極為簡單、省布的三角開高叉泳褲,因為很顯身材,兩人穿來都很性感好看。可惜老婆臨陣害羞,下半身堅持不敢只穿三角式的泳褲,於是又在泳褲外加了一件白色的緊身短熱褲。

大家在沙灘上跑來跑去,後來她女友提議玩騎馬打仗、近身肉搏,大家打打鬧鬧,常贏的難免嘲笑常輸的,玩著鬧著又不時互換女友背,看看到底誰厲害。

其實說穿了,這些遊戲都是我與她女友出發前早就計畫好的把戲,據她女友說,這些親密的遊戲,可使老婆在放鬆心情沒戒心的情況下,借著打鬧、推擠、擁抱、背負、揉捏及碰撞等親密接觸,讓她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不同男人的碰觸擁抱,與被別人背負時身體私密部位與對方裸背直接的摩擦。

玩了一天,到晚上回到房間打打撲克牌,喝喝啤酒,兩對情侶分別洗好澡各自回自己床上睡覺。我正在被窩裡擁抱輕撫老婆時,隔床居然毫不遮掩地傳來陣陣女子的呻吟聲,愈來愈大聲,抬頭一看,他們兩人竟已在旁邊床上演起活春宮了!

老婆跟我偷偷望去,雖然關著大燈,但在外地旅館為公共安全起見,睡前已預留了一盞廁所的日光燈沒關,所以還是看得蠻清楚。老婆跟我專心地看著他們做愛 ,幾分鐘下來,搞得老婆已面紅耳赤。

我按捺不住,翻身也跟老婆蓋著棉被搞了起來,隔了一陣,「砰」的一震,嚇了我倆一跳,那男的居然直接插著女友將她抱起,一把拎到我們床上,在我們身旁繼續大幹起來。老婆拉拉被子坐了起來,停止跟我的炮戰,專心成了目瞪口呆的觀眾,看著他以老漢推車的姿勢在我們床上瘋狂幹著他女友。

聽著他女友在我們身邊一聲急過一聲的呻吟,她忽然拉過老婆的手放在自己胸部說著:「喔!好棒……好深……妳幫我摸摸乳房好嗎?」老婆傻傻地輕撫著她的乳房,我抓住機會翻到他女友的另一側,狂舔著他女友的另一個乳頭,雙手也沒閑著在她全身遊移,她更加瘋狂了,下體不斷向上挺起迎合著男友的抽插。

隔了幾分鐘,男的似乎有點累了,將陰莖拔了出來,他女友仍喊著:「不要拔出來!還要!我還要!」

他男友抹抹汗嚷著:「妳想了人家這麼久,今天就讓妳如願好了。」伸手輕推我一把,說道:「她哈了你超久的,換你來接手吧!」

我這時還客氣什麼,戴上套子,將她翻了個身,扶著她翹起的屁股,對準陰道口從後面用力插了進去,一股股溫熱的淫水配合著我的抽送從她小穴裡不斷湧出,她一邊往後挺聳迎湊著我的節奏,一邊高聲淫叫:「喔……喔……好粗!好粗!喔……好舒服……喔喔喔……好舒服……」

老婆看傻了眼,她男友就幾乎大腿貼大腿的坐到我老婆旁邊休息,老婆稍微側了一下身,大概是被我的舉動搞傻了,睜眼看著我與另外的女人大幹,倒也沒逃開。

如此插了近八、九分鐘,床單都被他女友扯皺了,我看到那男的不知何時已將一隻手放在老婆盤坐起的大腿內輕撫著,邊說:「舒服嗎?不要緊張,偶爾要放鬆一下。」接著又將手順著我老婆的後背到股溝來回不斷輕撫著。

我再用力抽插了十幾下,跟那男的說:「休息夠了沒,要不要再接手呀?」那男的在我拔出後,一溜煙滑入他女友跪趴的身體下面,以「69式」繼續吸舔著她的陰部,她也順勢將男友的陰莖含入口中吸吮起來。

我將套子丟了,拉著老婆躺在他們身旁說:「我們也來!」於是與那男的肩並著肩同以「69式」一起舔著自己的另一半。老婆似乎也感到興奮起來,呻吟聲愈來愈大,有時因太過興奮還會抬起頭忘了幫我口交 。我集中全力用力吸著老婆的陰蒂,偶爾緊緊吸吮著將陰蒂往外輕拉,這是對她的必殺技,每次都可聽到她大聲的呻吟與叫喊,屢試不爽。

那男的將右手伸過來,用一根手指插入老婆的陰道來回抽動,我則繼續吸著陰蒂;隔了一陣,隨著陰道大量淫水的潤滑,他又改為兩指同時插入陰道增加粗度,老婆肥美嫩白的屁股隨著她愈來愈大聲的呻吟聲,不斷左右來回搖擺。

也不知是太過興奮,還是以為插進去的是我的手指,老婆竟從頭至尾都沒有反對或逃避的意思,有時抬頭呻吟,有時閉目專心感覺,有時又低頭吞吐我的陰莖。

又隔了三、五分鐘,老婆說:「不行了!不行了!喔……腿軟了……好想插進來……好想插進來……喔喔……」

我繼續躺著,輕輕向前推了推老婆的屁股說:「妳自己來。」老婆迫不及待地跪趴著往前爬,再背對著我半蹲著扶住我硬燙的陰莖坐了進去,我馬上感覺到老婆陰道內的濕滑與滾燙。

看她像只饑渴的獅子般半蹲著,用柔軟的陰道上下快速套弄著我的陰莖,我喜歡這個姿勢,因為可以很輕鬆而清楚地看著老婆雪白的圓臀以及陰莖在她陰道口進進出出的動作,以及被陰莖漲滿的陰道內被不停拉出、插入的嫩肉。

此時,他女友也很善解人意地成全我們,靜靜躺在床上觀賞,我們三人從背後靜靜欣賞著老婆肥美的陰道口緊咬著我的陰莖,時而整支拉出,在快脫離陰道口瞬間,又迅速整支沒入她體內的連續動作。

那男的大概受不了了,急著跨蹲到我腹部,從老婆身後用兩手由後方環繞住我老婆的前胸,兩手時而輕揉、時而粗暴地擠壓、揉捏著老婆胸前的兩陀白肉,偶爾用手指輕揉、輕捏著她的乳頭。

我躺著在她身後喘著說:「興奮嗎?這不是我的手喔……」

老婆「喔……」了好長一聲,不但沒閃躲,反而像瘋了般更快速地套弄著我的陰莖。

他起身繞到老婆面前,站在床上將堅挺的陰莖在老婆眼前晃動,我背對著她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聽到那男的溫柔地說:「用手幫我弄一下好嗎?」

老婆一邊上下幹著我,一邊順從地伸出右手緩緩幫他套弄起來,喘氣呻吟聲卻一直沒停過。我爬了起來,將老婆的雙腿拉到床邊,用兩手肘掛著她的雙腿左右分開,換個姿勢繼續用力幹著她,她的叫聲已逐漸沙啞,那男的則坐在旁邊輕含舔吮著我老婆的乳頭,兩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摸弄。

老婆此時已興奮到沒有了理智,除了對我喊著「不要停」、「喔喔」、「用力一點、用力一點」,雙手也快速地套弄著那男的陰莖。

隔了幾分鐘,看到那男的漲紅臉喊著:「要射了!要射了!」接著一抹白虹飛跨天際,急噴而出,全落在我老婆的胸部。老婆激動地叫著、喘著,滿屋子除了淫蕩的叫喊聲、喘氣聲外,還有我的下體激烈撞擊她陰部的「啪啪」聲。

插著插著,我感到漸漸不支,龜頭酸癢難耐,感到自己龜頭在她的陰道深處漲大再漲大,就在老婆的狂喊中,我狠狠「啊」了一聲,插入陰道最深處將精液一泄如注,全部射入老婆子宮口。

老婆全身虛脫的躺在床上,我過去緊緊抱著她、輕撫她,告訴她:「今天妳真是太棒了,我從來沒那麼興奮過。」

四個淫亂之人躺在一張床上喘著氣,我問老婆感覺如何?老婆也不答話,只是一直掩著臉嬌笑,再多問她幾遍就掩臉笑著說:「丟臉死了啦!」

我與他女友對望一眼,他女友自信而又狡詰地微笑點點頭,看樣子老婆這幾個月受她耳濡目染,應該是漸漸開竅了。

大家洗完澡後閒聊幾句,實在太累了,就各自擁著另一半沉沉睡去。我雖然覺得對那男的有點抱歉,而且對於沒看到他插入老婆穴內直感可惜,可是今天的進展我已經很滿意了,對於他女友這幾個月「洗腦」的功力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我那時想:今天只是出遊的第一天,接下幾天一定會有更精采的進展發生。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