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發洩過後的我們,略微停止了幾秒鐘。我才將肉棍拔出,自己清理了下,老婆則一溜煙跑進了衛生間。

我整理好衣服褲子,躺在沙發上抽起了煙。

「不錯吧?兄弟沒騙你吧!別看她浪,標準的白領,有夫之婦。」

「嗯,不錯。這也能搞上手,有你的!」我只能虛與委蛇。

「咳……這種少婦最好搞!上手了你不去搞她……她還求著你去日!不過像這騷蹄子這麼漂亮的還真不少!你別看漂亮,悶騷!」聽著王政這麼評價我的老婆,我也只是諾諾稱是!

「對了,你上過她多少回?」我試探性的問道,此時心跳已經開始加速。

「嘿!」王政翻了個身,得意洋洋的道:「這騷貨我上的多了!一個月前我把她搞上床!前陣子這騷娘們說這一個月裡,小浪穴被我撐大了,她老公插進來比以前更寬了……哈哈!」彷彿晴空霹靂,雖然我有心理準備,但一翻話,說的我整個人都差點哆嗦了起來。

「不會吧…至於那麼誇張麼……」

「哈哈……那是在床上,騷蹄子愛叫床的很!你不知道,今天她還算矜持的……」

「那平時?」好奇心戰勝了理智!

「今天估計第一次見你,平時和我的時候。那騷樣……」

「是不是在說我什麼壞話!」老婆的腦袋從浴室門裡突然冒了出來。

「哈哈,我在說你夠騷!浪蹄子……洗快點。」王政笑道。

「哼,洗快點幹嘛!你又有力氣啦!」老婆嬌呼道。

「洗快點來服侍我們!敲敲腿,按摩按摩!你想吸乾我們啊!」王政道。

「咯咯咯咯……」老婆這才關上門繼續洗澡。

「哎,真看不出來,你們還挺像兩口子的!」我滿懷醋意的試探道。

「得了吧……我只喜歡給別人帶綠帽子……可不想被別人帶…」

「不過她真夠漂亮的,身材也好,難得在床上也夠風騷,男人不都喜歡這樣的女人麼?」

「漂亮是不錯!其實就是長的浪!一副浪樣,身材嘛,的確一級棒。所以啊,有的干就行,你想,她老公一個月干她幾次,我干她幾次…哈哈…」王政笑的格外得意。我卻無地自容。

「對了,你到底怎麼搞上手的?」我還是依依不捨,因為從王政的嘴裡我已經清楚了一點。在這一個月裡,我老婆多次和她上了床!

「嘿嘿!上個月那天我休息,就去這附近的咖啡館坐了會,這騷蹄子也在!

嘿!第一眼看到她,我就想入非非,所以特別注意她。發現她有點心神不寧。」

我知道這是因為老婆剛看了半天色情片的原因。

「後來她也發現我一直在看她,臉都變紅了,嘿那時還心想,這妞真不錯。

誰知道原來是個騷貨!我假裝看別的地方,突然瞟她一眼,都發現他眼神都在我這!連續幾次都這樣!嘿……好傢伙!被個美女注視,那感覺!!後來我就大著膽子坐到她邊上!跟她開起了玩笑!她問我在等人麼,你猜我說啥?」

我好奇的問道:「啥?」

「我說我在找小姐!!哈哈哈哈……」王政大笑了幾聲道:「當時心想,碰碰運氣,誰知這騷蹄子挑逗的看了我一眼。問我找到了沒。我就說找到了,然後一直盯著她看。當時心想,這麼漂亮的美女,說不定一會能搞上手,果然,後來在我幾個黃色笑話下,不到半個小時,就被我帶去開房了,哈哈。」聽著王政的簡單描述,我既感羞辱又覺刺激。

沒多久,老婆就出來了。她依舊換上了之前的那身裝扮,出門替我們去買了幾包煙。回來後,很快被王政抱進了臥室,而我的下身還沒反映,只能推脫有點累。在客廳聽著兩人從臥室傳來的淫蕩叫聲。

昨晚,老婆可謂淫態畢露。在王政面前簡直浪的出汁。而王政也不虧這方面的老手,我老婆那嬌嫩的肉體在他身下浪態連連。

起初我老婆可能礙與我在場,比較矜持,王政卻又不知道我的真正身份,屢次讓我老婆做出各種丟人的動作。老婆經不住王政的手段,被他連連得手。

經過這一晚,我知道老婆和王政之間的交往其實相當頻繁,並不像老婆說的只做過一次那麼簡單。

於是,在王政離開後我和老婆求證,她才支支吾吾的說後來見過幾次而已。

真沒想到,老婆給我帶了這麼大一頂綠帽子,沒辦法,我只得再三叮囑她,經過昨晚後,再也別和王政有這方面的來往。

可惜一個星期後,就讓我失望了。

下班回家的我打開房門,只見老婆跪在沙發上,挺著肥臀,王政從後面正凶狠的抽插。一聽到動靜,兩人緊張的同時回頭,一見是我,王政驚訝道。

「橫哥?你怎麼來了?」我正不知所措,老婆說話了:「你能來,橫哥就不能來呀!死相!」

「噢,原來你這騷蹄子有我一個還嫌不夠啊,嫌我一個下午還沒餵飽你?」

原來王政今天請假半天就是為了來操我老婆!

沒辦法,我只得假裝道:「好你個王政,請假休息,休息到這來了!」

「哈哈!」王政抱著我老婆的肥臀兇猛的狠插幾下,「我也不想啊……可這浪蹄子電話裡催的緊,知道我在上班還在電話裡發騷,說什麼老公晚上加班回來的晚!噢呀……」王政跨下的頻率逐漸加快,我再一次目睹了那根粗大的傢伙在我老婆的羞處橫衝直撞。

今天我本來要加班,所以中午就提前給老婆打電話叫她晚上一個人隨便吃點,誰知道老婆居然趁這機會又把王政約到了家!

「橫哥你稍等,讓我在這騷蹄子裡面再放一炮!你不介意我給你潤滑潤滑吧。」

王政邊說邊干!老婆雙手扶在沙發背上,低著頭微微甩動著長髮,沉浸在無邊的舒爽中,絲毫沒有因為被我撞見而內疚,至少我沒看出來!大概持續了5分鍾左右,王政開始發狂的吶喊,伴隨著老婆悅耳的呻吟聲,一炮而入!最後時刻將肉棒盡根沒入,我才發現,我老婆被人射進去了!

王政愉悅的舒爽了幾聲,才慢慢將粗大的肉棒緩緩拔出。

面隊老婆被人體內射精的場面,我只能故作鎮定,其實,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目睹老婆被王政內射!上個禮拜六的那個晚上,半夜起床的我就從客廳門縫中偷偷看到老婆和王政做愛,而且最後是我老婆淫蕩的要王政射進去!

但這一次卻又不同。上次我在場的時候,老婆畢竟還有所收斂。可這次,當著我的面,老婆居然自然而然的就讓王政往裡面射了。虧她還和我保證不和他有來往!結果不但偷偷把他約到家,最後還被弄到完全不顧及我的餓地步。

但此刻,我居然不由自主的往前踏進了幾步,盯著王政緩緩拔出的肉棒,只見上面閃閃發光的沾滿了我老婆的淫水,當龜頭出來時,把裡面的嫩肉都帶了出來。

真夠粗啊!王政將肉棒拔出後,將龜頭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擦拭乾淨,而我老婆略微發腫的嫩穴正有節奏的張合著,慢慢的,濃白的精液開始往下滴出。

「橫哥,換你了!」王政滿足的往邊上一坐,示意我上來。此時的我已經顧不得別的,幾下就脫掉褲子,掏出了筆直的傢伙,走到老婆後面,對準那一片狼籍的肉洞,順暢的捅了進去。

「咿呀……」老婆性感的叫了一聲,轉過頭風情的看著我。

「橫哥好壞!也不讓人休息!」嘴上這麼說,可肥臀卻迫不及待的往後送,我清楚的感覺到老婆體內那滾燙的精液,刺激的我也不顧一切的來回抽送。

「橫哥,往死裡干!這小騷蹄子這幾天被大劉搞上了,咱們再不抓緊操她,用不了多久,包準被大劉搞大肚子!」大劉?我腦際一震。大劉也是我同事,而且是我們單位出了名的色狼,什麼樣的女人他都有興趣,但在我印象裡,他也就靠花幾個錢玩幾個小姐或一些鄉下打工妹,難道我老婆不但和王政搞上一腿,連大劉都上過她了?

「橫哥,你聽說沒,前兩天,這騷蹄子自從被大劉幹過一泡後,還請假送貨上門去大劉家當婊子。被日翻了。」我越聽越激動,下面不由加快頻率,王政射在裡面的精液潤滑著我的肉棒,很快我就一瀉如柱。

「騷蹄子,你男人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啊?」王政問道。

「不知道。」剛被兩個男人連續射精的老婆此時被王政在沙發上擺弄著,雙腿架在沙發椅上,按王政的話說,是要讓精液一滴也不能流出來。

「橫哥,今天我們要是把這騷蹄子肚子搞大了,那該算誰的呢?」王政笑著問道。

老婆一聽撒嬌似的揮著粉拳就打上王政「討厭!」

王政一陣大笑道:「怎麼?浪蹄子。該不會被大劉搞上癮,就忘了老情人了?」

老婆偷偷的嘌了我一眼,似乎這才發覺到我的存在,連忙道:「糟了糟了,我男人快回來了,你們快走吧,我也要收拾一下。」

王政還死皮賴臉的糾纏了一會,老婆才有點動怒,發話要再不走,以後都不給他日了。王政這才笑嘻嘻的穿好衣服出門,臨走前還非要我老婆用嘴巴給他含幾下,老婆居然又順從了,就在大門口裡面,跪在王政面前替他口交,這一弄就是好幾分鐘,知道所謂的老公這時候是不可能回來的,呵呵。

看著老婆熟練的動作,我居然又有了衝動。心想王政走了以後,別的先不管,我非得先好好和老婆搞一次不可!

可算把王政吸了出來,雖說只射了一點點,但直接都射在了我老婆的臉上。

配合她那淫蕩的表情,我幾乎立刻忍不住。

「好了,騷蹄子。哥哥我這可就走了,想我的時候給我電話,改天你男人不在,我再來日你的小騷屄。」

「死相!射了人家一臉,趕緊走吧。晚上我有空給你電話。」直接忽視我的存在,但出門沒多久,我又回來了,因為這是我的家。

滿腦子慾火的我,急急忙忙的推開門。老婆就在客廳中,臉上的精液根本還沒洗掉,光著身子躺在沙發上,大腿大大的張開,隱約還能看到剛才射在裡面的精液。

「歡迎老公回家。」老婆咯咯的浪笑道。

我吞了口水,猴急的撲了上去。

「老公好猴急!」

「你這個淫蕩老婆,說,為什麼擺著這副騷樣。」我興奮異常,「是不是背著我偷男人了。」

「咯咯……咯咯……」老婆笑的厲害,「是啊!給你帶綠帽子了,一個下面很粗的男人幹了你老婆一個下午。我都不記得給你帶了幾頂綠帽子。」

「好啊。又偷情,看我怎麼懲罰你。」我掰開老婆的粉腿,對著那混著別的男人精液的肉穴,突然激動非常。居然伸出舌頭添了上去。

「啊!髒!」老婆沒想到我會有如此舉動,想退縮,但肥臀被我樓著無法動彈。我的舌頭很快探到了她的花蕾深處,精液和淫水的腥臊味襲來,非但沒讓我覺得難受,反而倍添興奮。

「啊……啊……好爽……老公…呀啊……」老婆的叫床聲很快響起。

「怎麼有股怪怪的味道呢?老實交代,是不是噴了什麼香水?」我故意問道。

老婆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浪叫道:「是啊,今天下午,有個男人在我裡面噴了3次這種香水。老公添出什麼味道沒?」

「添出來了,一股浪騷味。」

「咯咯咯咯……剛才還有另一個小雞吧男人也在裡面射了次,他的東西好小,一點都不爽。」老婆笑道。

居然感這麼說我,我一來勁,掏出整裝待發的肉棒就送了進去。

「爽不爽!」我邊插邊道。

「一般般!剛好能進去。」老婆頓了會,又忍不住的咯咯咯咯笑了起來。我更加賣力,幾乎是豁了命似的加快速度。老婆的浪叫聲也越來越急促:「老公加油……老公加油……人家喜歡大肉棒越粗越喜歡。」

「小騷貨!給我老實交代,你和王政到底搞過多少次。」

「才記不得了……嗯啊……嗯嗯……啊啊……反正,你老婆經常吃他的肉棒就是了……噢…爽……」

「那大劉呢。」我問道:「啊啊……啊啊啊…大……大劉……的東西好粗……自從那天和他上過一床後,人家日思夜想。盼著能早點再被他日……所…所以……就請了假去他家……簡直被他幹的爽翻了。」

我越聽越興奮,下身的速度變的更加塊。

「你這個欠日的蕩婦,你就不怕被人把肚子搞大了麼。」

「這…這個月……我被王政都射了幾十次了,哪裡被搞大……咯咯……」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