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同事一起偷自己老婆

從老婆跨下和王政頭部的交接處傳來了那些咻咻的聲音,我可以想像老婆的羞處現在是一片怎樣的狼狽模樣。

「哈哈哈……你這騷娘們簡直是浪的出汁,流了這麼多騷水。」

「咻咻咻……咻咻……咻咻……」王政熟練的添吸著我老婆的羞處,很快換來了老婆的陣陣嬌喘。只見老婆一隻手無精打采的握著我的男根,絲毫沒有套弄的意思,或者說後方敏感地帶的完全暴露,使得她根本沒力氣替我口交。而另一只手則不斷的往後推著王政,可惜一點用都沒有,王政每一次的添吸都換來老婆性感的叫聲。

「嗯啊……啊…唔……咿呀……嗯呀……啊!!」

「咻……咻咻!!!」好一會,王政才把臉從老婆的羞處探出來,只見他嘴邊濕漉漉的,淌滿了老婆羞處的蜜汁。

「哈哈,這騷蹄子!」說完,立刻伸出舌頭,繼續添弄老婆的羞處。

我的龜頭也似乎前所未有的脹大。老婆也俯下頭,一口含住了圓滾滾的龜頭,裡面的舌頭靈活的刺激著頭上的尿道口。

「哦哦哦……」我不由陣陣呼爽,老婆平時很少替我口交,我也從來不知道老婆的技術這麼熟練,沒幾下的工夫,我差點就繳械投降了,幸好老婆嘴下留情,吐出我的龜頭,用香舌探擠了幾下。

「橫哥怎樣,這騷蹄子的嘴功不賴吧,我每次搞他之前都要先嘗嘗她的嘴。

哈哈。」

「嘿,舒服。」這話我是實事求是的說,但聽到王政那句每次搞她,我又不得不去想,他到底上過我老婆幾次?老婆不是說1個月前因為無聊多看了些色情片,結果喝咖啡時,在王政的花言巧語下,經不住誘惑才和他去開了房麼。但現在看來老婆和他上床的次數不僅只有一次,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肯定又背著我和他去偷情,甚至還不止一次,憑王政在我家的熟悉情況來看,他甚至應該在我的家把我老婆上了!仔細回想這一個月裡,我除了加班的時候,不然下午六點前基本都到家了,而老婆也不會早回多久。至於週末,除了偶爾加次班,我也沒離開家多久,而王政的作息時間基本和我相似。他哪來的時候到我家搞我的老婆呢?

「啊!」隨著老婆的叫聲,我的思緒被拉回了現實中。只見王政已經坐回了後面的沙發上,而我老婆被他抱著,已經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上,最關鍵的是,老婆的私處已經準確無誤的包含住了王政的男根。等等,他還沒帶套!可已經來不及了,王政賣力的挺著下身整個屁股幾乎都離開了沙發。急促的拍打聲換來的時候我老婆高亢的呻吟聲。

一時,兩個人的喊聲此起彼伏,我老婆就這麼當著我的面和另一個男人纏纏綿綿,並發出一陣陣酥麻的叫床聲。

這時,不知道是怕冷落我了還是怎麼的,老婆身子略微前傾,一把握住我的男根,勉強的將嘴湊到我的龜頭上,但由於後面王政的撞擊過於激烈,似的她根本無法分心來伺候我這根,只能隨著每次的撞擊,用嘴唇和舌尖觸碰我敏感的龜頭。但對我來說帶來的刺激感絲毫不減!我一邊用手摸著老婆光滑粉嫩的臉,一邊注視著王政與老婆的交合處,從心理上帶給我的刺激感更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不過很快,王政的動作慢了起來,摸著老婆的肥臀,開始緩緩的深入,但這樣更清晰的帶動了老婆的聲音。每當王政往前深入,老婆便會發出一聲淫蕩的啊聲!

一會又被嗚字替代了,原因是老婆的紅唇已經含上了我的龜頭,並隨著王政的活塞動作,用嘴唇在我的男根上來來回回。一時,三個人都只能發出滿足的呻吟聲!

還是王政先打破的氣氛。

「嘿,騷蹄子,剛才你昆哥我差點就把種子全撒在了你的小騷穴裡面。」這時我才意識到,王政現在避孕套都沒帶,正赤裸裸的在我老婆的羞處悠栽悠栽的來來回回,「就你最壞!人家叫你買套子了,也不帶,就那麼直接插進來!」

「嘿嘿,我不是忍住了麼!剛才我要是直接射進去,不就替你男人幫了個大忙了麼!哈哈哈哈!」就在剛才那幾分鐘裡,我差點就做了最大號的烏龜王八。

要是王政真的在我老婆私處射精,我這烏龜可就做大了。其實,我現在又何嘗不是呢,王政那根肉條還在我老婆的羞處不停的進進出出!

不行,我必須得阻止,至少,得讓他帶上避孕套。這想法真是夠瘋狂,我居然想讓別的男人帶上避孕套搞我的老婆。

「其實套子我們買了一盒呢。」我尷尬的說道。

老婆聽出了我的意思居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王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但下身還是緊緊的塞在我老婆的私處,使得老婆又回到之前的姿勢。

「騷蹄子,要不要帶套子?」王政邊說,還狠狠的把雞吧往前送了一下。

「嘻嘻……」老婆調皮的笑了一聲,居然用肥臀配合著王政往後使勁的動了幾下,同時發出陣陣嬌喘。老婆居然不但沒同意帶套子,還用這種淫蕩的動作回應王政。

王政得意的大笑兩聲,在老婆的肥臀上狠拍了兩下,下身「啪啪啪啪」的盡情在老婆的體內抽縮。

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才老婆那動作,分明是同意王政在她體內射精。我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結婚兩年,由於我們暫時都不想要小孩,所以每每做愛我都有帶避孕套。說的難聽點,我還不知道不帶套子進入老婆體內是什麼滋味。現在王政不但光著肉棒在老婆體內肆意抽送,甚至還要在裡面射精。

看老婆也絲毫沒有阻止的意思,難道她真的打算被王政體內射精,或者說她知道今天是安全期?可即便是安全期,她也不該讓個外人射在裡面啊。

「騷蹄子!叫的大聲點。橫哥,怎樣,這浪貨內射都行啊!等我放完這發,你也別帶套干她一發!哈哈!這騷娘們!我干!」王政做到興奮處,粗言穢語全都罵了出來。

此時的我居然後悔這兩年來怎麼就沒想到往老婆裡面射一次呢?那樣也省的便宜了王政,讓他佔了頭髮!我該不該阻止?可我應該用什麼理由阻止?表明自己的身份?大喊現在在他跨下即將被體內射精的女人是我老婆?忽然覺得特別無助。

「咿呀……你壞!你真想射在我裡面呀!快拔出來啦!」老婆突然的說話,讓我彷彿抓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騷蹄子!剛不是你自己放浪麼!怎麼滴,想後悔了?」王政絲毫沒有停的意思,依舊大力的捅著老婆的羞處,發出啪啪啪啪的拍打聲,他已經干到了興頭上,我想隨時都有射的可能了。

「我突然想起來今天是危險期,射在裡面會懷孕的啦!快拔出來嘛……嗯…嗯……!」老婆臉變的通紅,我知道這說明她已經被快感襲遍了全身,每當快達到興奮點的時候,她的臉莢都會變的通紅通紅。

這時的老婆用雙手抓著我的上衣,一邊承受著王政的猛烈抽插,一邊卻在請求王政別射在裡面。可我從老婆擺動的肥臀看出了她的言不由衷,那擺動的幅度,分明是在極度配合著王政的進進出出。

「……嘿……啊……嘿嘿……懷孕不是正好?讓你男人做現成的老公,哈哈哈……」王政繼續著他的污言穢語。

「人家……噢……人家和老公做從來都帶套的啦!哪像你,什麼都不帶就往人家裡面插啊插的!呀!!!左邊點……噢…噢……啊!!」老婆言不由衷的發出了蕩人心魂的叫床聲,更加刺激了王政。

「騷蹄子,那還不好辦……嗯!!!改天你也讓你家烏龜男人往你裡面射一泡。到時候你家那個哪想的到自己老婆是被別人搞大了肚子……哈哈哈哈!」聽著他兩你一句我一句,此時的我已經楞在當場不知所措。我覺得我馬上就會當那個烏龜男人了,我老婆很快就會被別的男人當著我的面搞大肚子了,我該怎麼辦?

「啊……你最壞了。」老婆用擔心的眼神看著我。見我木在那,害羞的低下了頭。難道她已經妥協了?但再仔細一看她配合的肥臀,我覺得她根本就是在等待王政的射精!

「拔出來啦……昆哥哥!你要是把我肚子搞大了要負責的啦!」

「啊……啊……負責?負什麼責!嗯啊!騷蹄子」

「嗯…嗯……嗯……!!!嗯啊!啊!當然是娶我啦!」老婆居然說出了要王政娶她的話!我整個人快崩潰了!難道我老婆不但要被別的男人搞大肚子,還要和他……我已經無法繼續思考。

「娶你?噢!噢啊!娶你個騷蹄子!我得帶上多少頂綠帽子?!」王政嘴上這麼說,可身下沒有絲毫停頓。

「討厭啦……咿呀!美…美啊!人家…人家只背著老公和你偷情而已啦……呀呀…好熱……,你要射了!你要射了…!噢……美…爽!!」老婆頓時只顧著高聲叫床。

「啪啪啪啪啪啪!!!」王政以前所未有的高頻率做著最後的衝刺。

「噢噢噢……騷蹄子……浪娘們……小騷貨,小蕩婦!!」

「咿呀……呀呀啊……咿呀……噢…啊啊啊…噢……呀……呀!!!裡面好熱!你要射了,親哥哥……啊啊啊啊!!射死騷蹄子!」老婆淫語連連。

我站在一邊目瞪口呆。只知道老婆差點把我的上衣給撕壞,只知道老婆樂壞了!被別的男人……

這時,王政大喊一聲!把肉棍從我老婆的羞處拔了出來。用龜頭頂著老婆豐滿的肥臀上,很快,濃稠的精液直射而出,把我老婆的屁股射成了大花臉。

沒想到王政居然最後時刻拔了出來,我暗呼好險!自己老婆差點就當著我的面被人體內射精!

這時,我注視著老婆的神態,只見她瞇著雙眼,喘著粗氣,顯然被王政搞的過癮了。

「這騷蹄子!今天厲害的很啊!」王政射完精後,握著陽具在我老婆的肥臀上擦拭道:「是不是你那烏龜老公很久沒餵你了?」

老婆這才睜開雙眼,害羞的看了我一下,像個做錯事的小女孩般向我吐了下舌頭,轉而盯著我筆直的肉棒,伸手在龜頭上摸了下,才回答道:「才沒呢!人家老公才兩天沒碰我而已啦!」

這到是真的。

「才兩天沒碰就浪成這樣,還叫我射死你!哈哈!浪蹄子!你算是騷到家了。

來!」王政將我老婆早就褪到腳跟的內褲扯下扔到一邊,然後一把將她抱了起來!

「呀!討厭!」老婆下意識的用雙手擋住暴露在我面前的羞處大聲叫道。

「騷蹄子!還害什麼羞。給我們橫哥瞧瞧你那的騷樣!等會橫哥進來有你樂的!」王政哈哈大笑道。

老婆抿著嘴,慢慢將雙手移開。我這才清楚的看到了老婆的羞處,平時我是沒少看過,老婆的羞處暗裡透紅,而且雜草是出奇的多。一般穿著內褲都遮不住,總有稀稀兩兩的陰毛散在外面。此時此刻,老婆的羞處簡直可以用水埋金山來形容,陰毛混著淫水閃閃發亮,張開的陰唇正貪婪的來回收縮,似乎正渴望著我的進入。

「橫哥怎樣?這騷蹄子是個極品沒騙你吧?哎喲,我得上個衛生間,橫哥,交給你了!」王政說著把我老婆扔在了沙發上就往衛生間跑!

「哼!臨陣脫逃啊。」老婆居然還不忘和她打情罵俏。

「騷蹄子!等我養精蓄銳看我一會怎麼收拾你。」王政說完就鑽進了衛生間。

客廳裡就剩下我和老婆。

「你怎麼不讓他帶避孕套做」我問道。

老婆張著腿咯咯咯咯的笑:「老公吃醋啦!」

「他差點就射進去了。」我還在為剛才的事耿耿為懷。

「西西……最後不是沒射進去嘛!」老婆取出紙巾將肥臀上殘留的盡數擦去,「老公我今天性感不!」老婆突然站起身,轉了轉問我。

純白色上衫配粉色超短裙,再加上黑色長桶絲襪配黑色高根皮靴,今天老婆的打扮絕對稱的上迷死人不償命。可就是這樣的老婆,剛才當著我的面差點被另一個男人體內射精。

「說嘛說嘛……性感不……」老婆不依不饒。

「今天老婆迷死人了。」我實話實說。

聽完我的讚美,老婆才得意的一把樓住我的脖子輕聲道:「老公不吃醋!誰叫你平時老給我看一些下流的書和片子。今天人家就下流一次啦,就一次哦。」

說著伸手從我褲襠中將剛剛軟下去的陽具掏了出來。

「好細好軟呀……咯咯咯咯……」老婆熟練的擺弄了幾下,很快,我的傢伙就慢慢恢復了原貌老婆順勢蹲在地板上,一雙小手外加一張粉嘴,弄的我叫爽連連,肉棍子挺的筆直,老婆的舌頭在龜頭上添了幾圈後,一口將它含進了嘴裡。

我的陽具就這麼在老婆的口腔中膨脹到了極限。剛才老婆一直被王政玩著羞處,而現在,她專心的對著我口交,讓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因為其中還夾雜著一絲罪惡感。

「哈哈!橫哥,搞死她!」這時王政從衛生間裡出來了,「呀……你又有精神了呀!」老婆一見王政出來就用一股很妖媚的眼神看著他。

「騷蹄子,好好服侍我們橫哥,說不定我們橫哥一心動,把你肚子給搞大!」

「哼!把人家肚子弄大就那麼吃虧啊!」王政一出來,老婆心思很快轉移到他身上,我不由有點吃醋。總覺得老婆對王政特別有興趣。

「哈哈!當然吃虧!搞大你這小騷貨的肚子就得做你老公,你美的很呢!」

王政在邊上的沙發上坐下,瞧著二郎腿抽著煙看著我和老婆。

「哼!就你壞!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人。」

「你家那個短命鬼!娶了你這麼個蕩婦做老婆!注定一輩子帶綠帽子!」兩人你一句我一句,聽的我幾乎無地自容。如果讓王政知道他所說的短命鬼就在邊上,我看我不如死了算了!

「橫哥,搞她!這騷蹄子就是欠干!」王政在一旁慫恿道。

老婆也帶著挑逗的眼神看著我,看的我心神蕩漾,還沒試過在外人面前做呢。

「喂……讓你買的套子呢!」老婆對著王政嬌嗔道。

「騷蹄子,帶什麼套,讓橫哥搞你一下,整個娃給你家男人當現成爸爸哈哈…」

「討厭……你以為人人都像你!每次都喜歡直接的就近來啊!」

「騷蹄子……」王政取出了個安全套,扔給了我,此時我又在琢磨,王政到底沒帶套在我老婆裡面弄過幾次,通過之前的對話,我已經肯定老婆不止那麼一次和王政上床,甚至……已經來不及細想,我拿起避孕套就套在了肉棍子上!

老婆往後躺在沙發上,雙腿彎曲著張開,羞處毫無保留的展露了出來,對於這個我再也熟悉不過的地方,我卻心池澎湃,就在幾分鐘前,這裡剛剛被另一個男人的東西惠顧過,而且是毫無保護的情況下!越想越感到罪惡,但老婆的雙手已經指引著我的男根緩緩的進入了。

「噢……」老婆發出一陣愉悅的低呼。即便剛剛被另一個男人滋潤過,此時她臉上依舊泛出興奮的表情。

夾雜著異樣卻刺激的心情,我的肉棒完全沒入在老婆的深處。

「橫哥感覺怎樣?這浪蹄子的浪穴會咬人哦。是不是很棒?」王政在一旁起哄。

「嘿……真舒服!」我不自在的說了句。說完馬上投入到了活塞運動中。屋子裡很快就瀰漫著我和老婆的喘息聲。

「噢…噢……往裡點……啊!用力……往裡插……噢…老公……」老婆不自覺的蹦出了老公兩個字,我頓時幾乎停止了呼吸!

「啥?騷蹄子都喊老公了?」王政喊道。

老婆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連忙解釋:「討……討厭……人家打算做橫哥的老婆啦……橫哥哥……親哥哥……用力點…美死了……人家做你的人啦……親老公……」

「哈哈……人家橫哥是有家室的人,聽說橫哥老婆是個標準的大美人呢,好妻子……哪像你!浪的跟什麼似的。」

「哼……啊!!有……有那麼好的妻子…還……還……出來偷腥!噢……用力……」

「嘿……我老婆哪能和你比。」我突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老婆被我說的美滋滋的,叫的更加大聲!我也很快忍不住,射精了!當然,是射在了避孕套裡。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