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冷的世界

吳風感激喜悅的一蹋糊塗,心中由然而生出一股豪情壯志:「老婆,我此生若是叫你失望了,不配為人。」說完激動的伸頭索吻著表妹的嘴,美星也儘量側轉著脖子,遞上自己櫻紅的小嘴。

一番痛快淋漓的重吻,兩人萬分不捨的分開纏綿的嘴,才聞到室內飄著一股難聞的焦味,美星趕忙關上火,看著鍋裡燒的邊角黑了的扁豆笑道:「老公,菜燒焦了啦,現在你這個貪色鬼可沒的吃了。」

「老婆你就是我最想吃的菜。」吳風深情的說道。

美星甜甜的笑了,沒想到原先看著傻傻愣愣的表哥,做了夫妻後居然跟換了個人般,簡直成了一位專門誘騙未成年少女的花心帥哥了,對著她張嘴就是一個蜜罐,讓她這一個月以來一直處在了柔情蜜意的包圍之中,幸福極了。

吳風抽出右手,雙手解開表妹的腰帶,連著三角褲一起褪到腳裸,看著連住表妹雙腳的褲子,吳風覺的就像給表妹帶上了腳鏈般,男人嗜血的心理燃燒起來。

苗條的小腿,滋潤豐腴的大腿,鼓鼓的屁股,比例是那麼的適中,像經過精確計算了般,完美的勾勒出了一雙修長玲瓏有致的美腿。吳風猶如盯著小白羊的豺狼般,雙眼閃動著野獸貪婪的殘光,他激動的雙手扳開緊緊合併著的臀瓣,埋首股溝裡痛快的吮吸著,伸出舌頭迷戀的舔著。

窗外射進明亮的陽光,炙熱的打在美星潔白的臉上,大白天的,感覺像在眾目睽睽之下光著恥部,美星雙頰粉紅,難為情的低下頭,披肩的長發隨著慣性垂在臉頰兩側,一雙嫩白的小手輕輕的按著桌邊,全身不時的泛起輕微的顫抖。

吳風吸舔吻完後面,一秒都不捨放下般,捏著表妹大大的屁股轉到了前面。

美星識趣的趕忙為自己的男人張大了雙腿,展示出誘人的密部,羞紅的臉蛋中帶著絲絲的微笑望著身下,表哥猴急猙猙的樣子分外的討人喜歡。

表妹巧笑倩兮的風情,好像降落凡塵的仙子,對比下自己野獸的作風,吳風深感臉慚,索性在仰著的臉上綻放出一個徹徹底底的淫笑,羞的仙子趕忙轉開了臉,吳風猛的俯下頭,義無返顧的埋入了表妹的胯下,笑話,誰跟自己的老婆害羞誰有病。

吳風十指緊捉著表妹的屁屁,舌頭伸進潤滑的陰道里猛舔亂捲著,嘴唇觸在濃密的的陰毛上,一根根一團團的磨擦著。過了一會兒,吳風滿足的退出一根沾滿了淫液的舌頭,餘味無窮的舔了舔周圍的陰毛,他覺的表妹的陰毛太好看了,粗粗的密密的像一片茂密的黑森林,配上肥柔的陰唇,陰洞四周形成了一股神秘的誘惑感,再加上清純可人的俏臉,則變成了一種絕對能催發人性慾的刺激感。

突然,吳風雙唇之間一張一合就將一大片的陰毛含進了嘴裡吮吸。

美星抬起一隻小手,曲著手指用力的咬在嘴裡,她不想大聲的叫出來,身下的刺激太強烈了,特別是老公卷完了裡面,還在外面下流的吮吸著自己的陰毛,真的太下流了,受不了了。

吳風飽飽的美餐了一頓,從美星的身前鑽了出來。他左手摟著腰,望著表妹羞紅的臉蛋,像遇到良家美婦的浪蕩子般輕薄的挑起表妹的下巴,說道:「仙子老婆你的下面真乃世間極品佳餚啊。」

美星被表哥挑著下巴,不由的後仰上身,聽了那話,羞不自禁,不管不顧的抱住了表哥,紅著臉撲在表哥的肩上,嬌羞的嚷道:「不玩了,老公太壞了,調戲人家。」

「呵呵。」吳風也笑了起來,抱緊了表妹的身子,哄道:「好吧,不玩了啊,老婆給老公調戲下是必須的,老公先幫你穿上褲子吧,吃完了飯乖乖的給老公調戲好嗎?」

美星爽朗的道:「好的啊,吃完了飯再給老公調戲了,老公,我就是一時太害羞了,你別生氣哦。」

吳風親了親表妹的俏臉,溫柔的道:「不會啊,老公知道的,我的老婆是最好的啊。」

美星呵呵的笑了下,也在表哥英俊的臉上親了親:「老公也是啊。」

吳風蹲下身子,給表妹提上褲子穿好,在遮上女人的密部之前,還不忘在表妹濕淋淋的陰道口挑了一指,惹的嬌軀一陣輕顫。

情意濃濃的吃完了飯,一起收拾起了碗筷,漱了下口,兩人目光相遇,吳風一把抱起表妹直奔臥室。

吳風將表妹丟到床上,順勢一個餓虎撲食壓了上去,兩人互相擁抱著痛吻。

一番激情之後,吳風摸著表妹的俏臉問:「老婆,老公今天要狠狠的調戲你,行不行啊?」

美星憐愛中略有羞意的答道:「可以的啊,老公要怎麼調戲我都行的,我的身子是屬於老公的。」

吳風在美星的小嘴上親了一口,開心興奮的表揚道:「老婆你真太好了,我好開心。老婆接下來你先坐在床上脫褲子。」

「小女子遵命,老公大人。」美星拋開女孩的害羞,詼諧的答道。

吳風開心的笑了出來,又親了一口才起身靠在床頭,看著表妹聽話的坐在床上脫下了褲子,吳風心裡一陣得意,接著命令道「仙子老婆接下來大腿立起,用膝蓋走到我的腳上。」說著還調皮的晃了晃腳掌。

美星可愛的皺了皺鼻子,按照命令走到了表哥的腳上,她知道老公又要下流了,肯定是用腳玩自己的密處。果然,就如預料的老公腳掌磨蹭,腳指插弄,大玩起了自己的陰部。美星很有感覺,吃飯時干了點的陰部,又汁水橫流了起來,但她覺的面對淫邪應該表現的有氣節些,猶如影視上的女俠般,美星春意盎然的俏臉上表現出了一股很不屑的樣子來。不是要玩嗎?我也會的啊。

吳風看著表妹凜然的女俠氣勢,雞巴頓時暴漲了一圈,一個張著陰戶給淫賊腳褻的女俠,真的是爽到了。

吳風伸手很有興致的捉捏著表妹的下巴,拍了拍女俠不屈的臉頰,惡煞煞的叫道:「好個女俠,敢跟本淫作對,速速脫去衣裳,不然本淫就要殺光天下人了。」

美星忍不住笑了出來,怎麼可能殺光天下人啊,老公也吹的太沒邊了。她收起笑容繼續演著,假裝傷心的說:「淫賊大人,求求你了,不要把天下的人都殺光了啊,本女子為了天下蒼生豁出去了,聽你的了。」說完對著吳風媚笑了下,雙手開始脫起衣服,細膩崩緊的皮膚慢慢的裸露出來,纖細的柳腰很有線條美的向上伸展,胸前是一雙一掌就能握起的小奶子。

吳風右手沿著表妹白晳很好看的頸項,摸到了奶子上,握住緊緊的抓了下,彈了彈已經立起的奶頭,不可一世的說:「好吧,看來女俠是有了犧牲的覺悟了,現在請女俠為本淫跪著口交下吧。」

「好的啊,淫賊大人。」

胯下猥褻的腳停了下來,美星膝行兩步,靠近解開表哥的褲子。

吳風雙腿張開,美星雙腿併攏跪在中間,俯下身子,雙手捉著表哥漲大的肉棒,張著晶瑩剔透的小嘴含了進去,時而伸出鮮紅的舌頭舔弄,小巧挺拔的鼻尖不時的碰著表哥的肉棒。

一張秀麗可人的臉向上仰著,紅豔著,櫻桃小嘴圍繞著肉棒舔弄吞吐,光滑嫩白的背呈弓型彎曲,盡頭一個白白大大的屁股翹翹的向天空撅著。

吳風左手在表妹的頭頂上撫摸著,右手伸到大白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白膩的臀肉輕顫了下,表妹發出嚶的一聲呻吟,感覺就像在打一隻乖順的小母狗般,分外的刺激。

吳風好玩的輕重不一的拍打著表妹的屁股,屁股有時還會難耐的聳聳,白膩的臀上漸漸的升起了一抹胭紅。吳風越打越覺的刺激,左手也沒興趣撫摸小母狗的腦袋了,伸到後面一起掌拍起來。

美星啊啊啊的叫的越來越響亮急促,表哥每拍一掌都讓她的身體軟了一分,像被電擊般全身舒麻了一下,纖細的柳腰向上急劇的挺起,又隨之快速的伏下,白膩胭紅的屁股好像受不了刺激般,癱軟的向旁邊慢慢傾斜,不支的倒在床上。

吳風雙手揉搓著側在床上的肥臀,取笑道:「女俠,你的大白屁股好嫩啊,本淫才打了幾下就癱了。」

美星討好的伸出舌頭舔了舔鐵柱般向上立起的肉棒,說道:「淫賊大人,你太威武了啊,小女子撐不住了哦。」

表妹是不是想那個了啊,吳風想著,可是自己剛剛才開始,正想著大刀闊斧的玩了,好捨不得結束。表妹只是以前沒這麼玩,太有感覺了,若說體力還早著了,才打了幾下的屁股。

吳風伸手擠進表妹相疊的大腿,中指在汁淋淋的陰道里劃動扣挖,憋屈的哀求道:「偉大的女俠,小淫賊還想再玩玩啊。」

美星慾火燃燒,渾身像通了微電般麻麻的,穴內更是水漫金山,空虛騷癢難耐,但老公一臉哀求的衰相,還自認是小淫賊了,自己怎麼能拂他的意,其實也只是有點想,晚點說不定還來的更舒服。美星給自己軟趴趴羞答答的心理小提了下神,伸出舌頭在龜頭中間的溝溝處由下向上舔去,一舌出頂,媚紅的臉上儘是乖巧的神態,:「小女子落在了淫賊老公的手心裡,要怎樣全憑老公作主哦,老公儘管大膽盡興的玩,不用問我的呀。」

吳風徹底的放下心來,好感動,實在是太好了,這樣的老婆真真正正的就是個寶啊。吳風興奮的一把抱起老婆,親了她一口,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出了心裡深切的懇求:「老婆,我好愛好愛你,我想叫你下,,,母狗,,行不行啊?你別誤會啊,你是我的寶貝啊,為了你我可以拚命的,也願意付出好多好多,有道理的任何的東西,我的心是無比愛你的啊,我……」

「老公,你不用說啦,我都知道的,叫下沒什麼的啊,你想叫就叫吧,本姑娘是老公的小母狗哦。」美星親暱的摸著老公的臉頰,打斷了他的續續叨叨,開心的說道,還調皮的像小狗般吐了吐舌頭。從初聽到母狗二字的羞紅,到後面看著老公漲紅了臉急著解釋的可愛模樣,她覺的夠了信了,這一個月以來的生活讓他非常非常的喜愛自己的老公,是他把自己從心靈深淵的痛苦中解救了出來,還讓她感到了從沒有過的另一種生活的幸福與溫馨。她相信老公也是無比愛他的,自己的心裡何嘗不想放放心心的做一隻被老公寵愛的小母狗了,她信任了覺的值,就敢做一隻真正的母狗。

「可愛的小母狗學兩聲狗叫給老公聽下好嗎?」吳風由衷的欣喜,終於敢放肆了啊。

「嗯,汪汪汪。」美星聽話的叫了幾口,眼睛裡閃耀著興奮的光芒。

吳風好有征服感,暢快極了。他抱緊表妹,親了親她的小嘴,開心的道:「表妹現在趴哥腿上,哥要給你打屁股了。」

「好的啊,表哥,老公,主人。」美星連叫了三種稱呼,然後聽話的趴在表哥的大腿上,白嫩的小手伸到後面摸了摸自己的屁屁,心安了似的說:「打小母狗的屁屁吧。」

吳風心裡興奮極了,太對他的味口了,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玉體,妙人,那麼柔弱無骨,順服的如同沒有尊言的奴隸,感覺卑微的是為了他而生般。吳風伸出兩隻大手揉捏拍打著肥臀,分開臀瓣,刺激的中指直直的插入小屁眼裡。

表妹的嬌軀隨之不住的顫抖著,大口的喘氣,呻吟。

吳風一隻手伸到表妹腹下向上托起,柔滑的身體成三角形立起,峰頂醒目的豎著一顆鼓鼓的大紅屁股,吳風美滋滋的享受著操縱女人的快感,貪婪的在上面嘟著嘴親了一口,唇間儘是嫩滑的感覺。伸手狠狠的對著肉瓣來了一掌,啪的一聲輕脆的響,表妹興奮害羞的大叫一聲,嬌軀震動了一下。

吳風輕柔的撫摸,發顫的肉體像得到了撫慰般,慢慢的也隨之舒坦的平靜了下來。抽出腿抱起表妹翻了個身子,豎著擺在床的中間,他俯下身子,趴在表妹的柔嫩的身上,手捉左邊的奶子揉搓挑拔,嘴親右邊的奶子舔吻吸含。

一番玩弄之後,吳風有些激動的張開雙腿跨到表妹的脖子上,光黝的大龜頭突然重重的敲向表妹小巧挺俏的鼻尖,美羞的臉上突然神色大變,震驚的膛目結舌。流出好多潤液的龜頭,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腥臭味,表妹不由的怕怕的皺了下眉頭,一副不知道該用何種表情面對的樣子。

吳風再接再厲,有趣的敲打了起來,不時的硬擠著使力的碾壓著,隨著龜頭與鼻子持續的愛撫,表妹的俏臉上紅紅羞羞的泛起無比的春情,開始陶醉的小聲呻吟起來。

老公還真是有些變態啊,清純的美星怎麼都想不到男人還有這麼欺辱人的方法,可是既然是自己的老公又有什麼關係了,自己愛他就是給他欺辱的,他開心就好了。一旦跨過了心理的障礙,身體的感覺馬上就來了,無比的刺激,羞恥,快感一波接著一波的湧來,情慾之火更加旺盛的燃燒起來,呼呼的做響。

「女俠,本淫的大雞巴打的你怎麼樣啊,舒服嗎?」吳風溶入角色裡,儘量陰沉的問著。

「淫賊大人,好刺激啊,你的那個太棒了。」美星陶醉在羞辱的快感裡,崇拜的說著。

「你這淫賤的女母狗,張嘴,哥的大肉棒要到你的小嘴裡耍耍。」吳風克制著自身的激情說著。

「好的啊,我的淫賊主人。」美星一副無比乖巧的回著。

表妹稚嫩的張開小嘴,吳風換了塊戰地,往下面張開的洞裡插入硬梆梆的肉棒,才進了一小半就觸到了盡頭,他掉了個方向,斜插向腮邊,吳風可不想對寶貝造成一滴點的傷害。潔白的臉頰鼓鼓的印出來一個棒身,表妹精緻玲瓏的俏臉被這麼的突著,好有另類的美感,吳風發現居高臨下的與清純的表妹做著這種事,心裡特有感覺,有一股褻瀆女神的邪惡快感。

龜頭用力向裡面頂了頂,四周的肉肉強烈的壓迫著,有了點在陰道里戰鬥的感覺。肉棒隨意的在裡面四處游動飛甩著。

過了一會,吳風耍的盡性了,就抽出了些肉棒,只在唇口留下個大大的龜頭。

「可愛的女俠,請你給本淫舔下龜頭吧。」吳風伸出右手輕輕的摸了摸了表妹的下巴。

美星兩隻小手伸過來捉住了老公的手,舌頭聽命的在裡面圍繞著龜頭,上下左右前後的裹著舔弄,舌尖還不時的有趣的挑逗著馬眼,或舌頭整個趴在上面,舌尖繞到後面舔起龜頭與肉棒連接的崖壁,無微不致的服務著。

吳風退出龜頭,上面濕淋淋的垂下一絲粘液,在美妹的唇上抹了抹,開心的問道:「老婆玩的爽嗎?」

「爽啊,老公。」美星終於松出了一口氣。

「老婆,現在我插你的嫩B了啊,好不好啊?」吳風可愛的詢問著。

美星羞紅了一下,她知道表哥是故意這麼問的:「好的啊,老公,你插吧,老早就想你的大肉棒了。」說著還憐愛的伸手摸了摸表哥硬梆梆的巨龍。

「表妹,你兩隻手抓著腿大大的分開。」吳風貪婪的色色的說道。

「好的啊,我的主人。」美星羞恥的紅著臉,聽話的雙手扳著大腿,粉紅的肉洞大張著。

吳風手背在肉洞上輕輕的拍打著,還偶爾揪著黑黑的陰毛抓扯了幾下:「我的表妹母狗,你是不是我的母狗啊,是一頭任我淫辱的母狗,母豬。」

「表哥主人,我是任你玩弄姦淫,都無怨無悔的母狗啊,只是屬於你的,你才能玩的。」美星說著,羞紅的臉上有一點淚花在閃動。

吳風俯下身子,親吻著表妹的臉蛋,說道:「傻瓜,我們只是在玩啊,怎麼哭鼻子了啊,表哥也是只屬於老婆大人的公狗啊。」

美星破涕為笑,撲吃的笑了一聲,打了一下表哥的頭:「什麼公狗啊,說的那麼難聽了,你是我的男人,愛人,我是你的老婆,愛侶,情人,寶貝,也可以是小母狗,我一切都聽你的。」說到小母狗時,美星難為情的羞澀了下。

吳風大男人的心理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摸著表妹的臉頰,說道:「好的啊,我的小母狗,我是人,你是狗,你是任表哥操弄的玩物。」

「嗯,是啦,但這個操弄我的表哥必須是愛我到死,為了我可以做任何事的,否則我可不依了。」美星堅定的說道。

「老婆,你叫我花,我都花不了的啊,我這人就是這脾性,只喜歡愛一個人,對一個人好,我的感情是真的啊,如果我不愛你了,我想那天自己都會先崩潰掉的。」說到後面,吳風不禁有些傷感起來。

「表哥,我看你就知道是我想要找的那種人了,我相信你啊,主人,快插我吧,小母狗好想你了。」美星淫蕩的說著,潔白的身軀在表哥身下如蛇般扭動起來。

「表妹,我幹你了哦。」吳風大喊一聲,一手握著大屌,一下捅進了陰道里,撐開層層的肉壁阻塞,撞在花心之上。

美星嗯的回了一聲,就感到蜜水橫流的肉洞被一根巨棒捅開,飛速的向深處衝刺進去,飢渴的陰穴終於得到了滿足,空虛瞬間被塞的滿滿的,她不由激昂的啊了一聲。

吳風更加興奮的如狼似虎般猛幹起來,雙手劇烈的抓搓著表妹的奶子,看著她清純美麗羞澀的俏臉上,高的落不下來的激盪樣,真是種至高的享受。

隨著插弄寶穴的持續,肉壁上一陣抽蓄,美星無可忍耐般達到了高潮,一股熱流噴湧而出。

吳風享受般感受著肉穴的痙攣和溫暖,稍停了一會,繼續舒爽的插了起來,俏臉上回覆了一會的清醒又越來越痴迷起來,越來越難以自禁的無知覺般發著呻吟,吳風意氣風發的在表妹的鼻子上勾了一下:「小狗狗,我們換個姿勢。」

「好的啊,主人。」

「轉個身子,撅起屁股背朝上,臉趴在床上。」吳風乾脆利落的發著指令。

美星傭懶的轉好身子,吳風捉著表妹的左手,拉的她的身子向左側起,右臉頰承受著身子的重量狠狠的貼在床上。表妹屈辱的像是一隻受盡了折磨的小母狗,難受的憋屈著小臉,雪白的嬌軀跟隨著自己的操弄發著顫。吳風如馬上的大將軍,居高臨下捅入表妹淫水泛爛的肉穴裡,不斷的重重的撞擊著表妹柔嫩的大白屁股,享受著征服的快感。

一番云雨,兩條肉蟲在床上四肢交纏的擁抱著。

「老公你有多愛我啊?」美星痴痴的問道。

「老婆,我的命是你的啊,為了你可以拼的一死,也可以活,努力的改變,跟你相比,世間的一切都是無所謂的。」

「老公我好愛你,永遠都離不開你了。」

「老婆,我知道你對我的情意啊,我也好愛好愛你,只要你的心沒有改變,你就永遠都是我唯一的寶貝。」

(完)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