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冷的世界

作者:地獄陰魂

第一章

我劍何去何從

愛與恨情難獨鍾

我刀割破長空

是與非懂也不懂

我醉一片朦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一場春夢

生與死一切成空

……

黑暗的房間,吳風聽著頹廢的歌曲,一邊吸著煙,一邊靜靜的看著窗外的夜景,車水馬龍的街道,明亮的夜燈照的街市如果白晝般,路邊的夜推上聚滿了一桌桌的親朋好友,興致高昂的喝著酒吃著菜聊著天。

一陣手機嘀鈴鈴的聲音響起,吳風拿起來一看,感到有些驚喜,怎麼會是表妹的電話,兩人基本都沒有來往的。

「表哥,我和朋友們在七月廣場玩啊,就在你住的旁邊,你有沒有空啊,也來玩吧。」

手機裡傳來了表妹甜美的聲音,吳風按耐著心緒的波動,平穩的說:「好啊,我也沒事做啊。你們在七月廣場哪個位置?」

「在中心的雕像那裡等你,很好找的啊,快點來啊。」

「嗯,這就來,我掛了啊。」手機那頭傳來好的一聲,吳風就關了。他迅速的關了電腦,揣上煙,錢夾,手機出門。

表妹在心裡一直都是很好的形象,甜美溫婉的外表,更重要的是干淨,很純潔自愛的女孩。

吳風到了地點,表妹就熱情的介紹了其他人,他們是兩女兩男,女同事秦華,女同事的男友日永,男同事志學。

「美星,你表哥是做什麼的啊?」日永熱情的打聽到。

「工廠打工啊。」美星無所謂的答著。

吳風發現日永的神態中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的鄙夷,但他很快掩飾的說:「打工啊,不錯。」

一行人一邊聊著天,一邊在公園裡瞎逛著。

「表哥你現在工作的還好嗎?有沒有女朋友了啊?」美星開心的問。

「前幾天沒做了,女朋友沒有啊。」吳風頗為無奈的說著。

「沒什麼呀。」美星熱情的鼓勵道:「想做什麼,我看下能不能幫你找個,要不要我也幫你介紹個女朋友啊?」

吳風正想出言婉拒,一旁的日永殷切的插嘴:「不如到我的工廠做吧,我這也要收人了。」

「用不著。」吳風不客氣的一口回絕。

美星呵呵的笑了下,趕緊圓場說:「表哥,日永想幫你,【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你就接受吧,沒什麼的啊,他老爸光服裝廠就有好幾百人了。」

日永安的什麼心,吳風一目瞭然,他不可能真幫自己,不過是在對表妹獻殷勤,顯本事罷了。吳風不好意思的對著表妹笑了笑,說道:「不是啊,我就是想自己再看看找找。」轉頭誠摯的看著日永:「以後我有需要了再麻煩你。」

日永正要說話,突然秦華一手摸著屁股後的口袋,轉身驚叫了起來:「有人偷了我的手機。」

一個衣著沉舊的男子往旁邊疾步走開,日永一個健步沖上去抓住了他的衣領,叫道:「你個不長眼的,敢偷我女朋友的手機,快點拿出來。」

被捉住了的男子一臉囂張的回過頭來,兇殘的嚷了起來:「#.¥¥¥%%!。#.」

操,居然是個外蠻,聽不懂他的鳥語,日永直接伸到他的口袋裡要奪回手機。

蠻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嘴裡大聲叫嚷著,同時一拳直接轟向日永的面門,雙方迅猛的扭打了起來。

驚詫於形勢的快速,大家正要幫忙,突然從遠處傳來了急促的奔跑聲,還有聽不懂的喝罵聲。吳風抬頭環顧,只見四周正往這裡奔跑來十幾個氣勢洶洶的男子,有的手裡還拿著砍刀,鐵棍之類的凶器。

吳風趕緊看向美星,只見表妹正在拿著手機報警,他靠近了點,低聲說:「美星,我們走吧,那邊來了很多人。」

美星掛斷了電話,抬頭氣憤的道:「表哥,這怎麼可以了,他們都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啊,我們東西被偷了,怕什麼啊,等下警察就來了。」

吳風尷尬的笑了下,倒不是他怕事,只是立場不同罷了,也不是不為她的立場考慮,實在是看那些傢伙是不要命的主,自己可是一點都沒想為那人拚命的,而且萬一表妹出了事,自己哪有臉跟親人見面,也舍不得她受到傷害。

志學把兩個打鬥中的人分開,蠻子們都跑到了跟前,高舉的砍刀,懾人的匕首,觸在地上的鐵棍,一群惡漢張狂的的怒罵著。在他們的壓迫下,志學和日永不由的向後退來,五個人擠成了一推。

吳風警惕的四處觀察著,找尋著無法避免時的武器,空曠的廣場上,淨是些花花草草,連地的椅子桌子,他悲劇的發現周圍絕對找不出一件可用的東西。

剛被分開的日永看清了眼前的形勢不由的臉刷的白了下來,原先和他撕打在一起的小個子不由分說的抬腳朝他的肚子兇狠的踹去,現在哪敢還手,只聽一聲悶哼,日永雙手捂著肚子,痛苦的蹲了下去。

看著男友被打,秦華急了,她手指著小個子蠻人,害怕兼氣憤的道:「你偷了我的手機,怎麼還打人啊?」

「誰偷了你的手機了,你這婊子,你胡說八道什麼。」說著,小個子蠻人抬手甩了她一巴掌。

「你……你……」秦華氣憤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蠻子又連甩了她兩巴掌。

美星感到無比的憤慨,想說話又害怕的不敢說,吳風伸臂攬住了表妹的肩膀,低頭說道:「表妹你別說話啊。」

日永掏出手機來驚慌的按著,一個高大的壯漢走向前來,一腳踢飛他的手機,腕粗的鐵棍抵在他的頭上,喝道:「你不想活了嗎,打我們蠻人。」

抬頭看著抵在腦袋上粗大的鐵棍,日永魂飛魄散,顫抖著聲帶懇求道:「大哥不要啊,我得罪了大哥,我對不起了,手機你們拿走好了。」

「想的美。」蠻子老大手握著鐵棍在日永的頭上輕輕的敲著,眼看著圍觀的群眾越聚越多,他兇狠的喝道:「把這幾個人都帶走。」

十幾個手持凶器的蠻子一下子擁了上來。這要被他們帶到沒人的地方,還不是隨他們怎麼整了,吳風心念電轉之間,全身肌肉崩緊,靠著意念,力量在身體裡進行了一次全面的大暴發,神經崩緊,精神強力突擊,硬是瞬間殺入到戰鬥狀態之中,屏除掉所有殺與被殺之外的任何念頭,殘與狠之外的任何情感。他帶著表妹後退了兩步,毫無人色般斷然聲色俱厲的喝道:「住手,這是你們和他倆的事,他得罪了你們,你們想怎樣都行,硬扯上我們,對你們也沒有好處。」

蠻頭分開前面的人,看著吳風和美星,黝黑粗獷的臉上閃動著一絲猙獰,他微微的動了動握在手上的鐵棍,不屑的白眼翻了翻,恥笑著問:「就硬扯上你們了,有什麼不好?」

吳風平靜的放開表妹,銳利的逼視著蠻頭的雙眼,一把扯開自己的襯衫,露出左胸口,手指著心臟位置,堅毅的道:「你要硬扯上我們,現在就一匕首往這捅。」

蠻子們大譁,幾個衝動的立馬血氣上湧爆出了粗口,揮動著手中的傢伙躍躍欲試著,恨不得頭頭一聲吩咐就上去把這個敢跟他們擺硬氣的傢伙打倒在地。蠻頭被他的不要命嚇的怔了怔,看著渾身散發著一股邪氣的年青人,一張原本帥氣的臉上此時只有殘字才能形容,他猶豫著,打他容易,但他兇狠的擺下了有種就殺的架式,自己豈不是怯了他,成了不敢殺只敢打的癟三了,還真有些臉上掛不住了。

看著蠻頭陰睛不定的臉色,吳風暗暗的鬆了口氣,知道有門了,勸道:「我們無冤無仇,沒有任何的糾葛,根本沒犯著你們,你說是吧。」

「他們三個不是你倆的朋友嗎?你們不管嗎?」蠻頭氣勢洶洶的問著,其實已經打算放人了,為自己找了個台階,也給了吳風脫身的機會。

吳風心中大定,看來是走的了了,他開口撇清關係道:「他們三個不是我倆的朋友,他們的事是他們的,我們絕對不管。」

一直在旁邊很安靜的美星聽不下去了,看著好友秦華求助的眼神,突然插話道:「他們三個是我的好朋友,你們也放了他們吧。」

吳風一聽表妹這麼說,臉立馬垮了下來,他轉頭驚訝的看向表妹,心中又氣又無奈。原本臉色已經緩和下來的蠻頭,頓時惱羞成怒的喝道:「把他們通通都帶走。」

十幾個蠻子手中拿著砍刀,匕首,鐵棍,兇殘的撲了上來,簇擁著被圍在中間三男兩女快速的離開了人們的視線。

第二章

郊區,陰暗的山巒寂靜的可怕,好似有惡鬼藏在裡面,隨時準備飛奔出來擇人而噬般。樹林裡幽靜的草坪上,夜風吹散了白天的悶熱,本應是讓人感到無比舒爽的地方,吳風等人卻只感到了滿腔的怒火和鬱悶,他們被反綁住了雙手,無奈的看著罪惡的一幕。

十幾個蠻子把美星和秦華壓在了草坪上,他們粗魯的撕扯著女孩的衣褲,在女孩的哭喊聲中,蠻子們盡情的大笑著,狂歡般蹂躪著身下年輕的肉體。

美星柔嫩的雙手無力的推拒著,罵著禽獸,大喊著不要碰我。可是全身上下還是爬滿了各式各樣的手,胖的,瘦的,黑的,白的。大腿上,屁股上,奶子上,臉上,陰道里,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的手,不斷的肆虐著她。

蠻頭看著群情激昂的混亂場面,拍了拍正在亂摸的蠻子,大聲叫道:「大家不要亂,一個一個的來。」蠻子們安靜了下來,向分邊分開。蠻頭看了看草地上裸體的兩個女人,美星憤怒的神態和美麗的白晳身體一下子吸引了他,他指了指美星叫道:「把這個小妞雙手雙腳提起來,今晚我給大家表演個空中操逼玩玩,哈哈。」蠻子們跟著大笑起來,說不出的開心和興奮。

吳風雙目赤紅,全身的血液彷彿燒開了般。以前表妹那被牛仔褲鼓鼓的包著的臀部,此時正在蠻頭的手裡粗豪的揉捏著,他胯下的肉棒不斷的在表妹緊嫩的肉洞裡操刺著,在澤澤的水聲中,鮮血順著肉棒的進出不停的滴到草坪上。

表妹奶白的雙腿被另兩個蠻子抄在腰間,朝兩邊分開,他們的雙手像著了魔般不斷的撫摸著表妹豐潤的大腿。前頭則是兩個蠻子一人一邊提著表妹的肩膀,左手伸到表妹的胸部,粗魯的搓弄著水蜜桃般的奶子。表妹四肢被蠻子們牢牢的捉著懸在半空中,破處的劇痛讓她臉色蒼白,汗珠和淚水順著臉頰向下滴落,原先大聲的哭喊現在只能聽到偶爾的幾聲痛叫,一頭烏黑的秀髮順著低垂的腦袋飄在半空中,隨風搖曳。

蠻頭粗豪的大笑起來:「哈哈,沒想到遇到個了處女,我老家的婆子還不是處女了,真他媽的掙到了,爽。」

「大哥那是啊,這女的皮膚也好棒啊,我長這麼大還沒摸過皮膚這麼緊湊滑潤的女人了。」旁邊那個偷東西的小個子右手挾著美星的腿彎,左邊不停的撫摸著美星的大腿,由衷的讚嘆道。

「是啊。」蠻頭雙手揉捏著美星的屁股蛋,舒爽的啊了一聲,繼續說道:「還有這屁股蛋啊,鼓鼓繃繃的兩大團的肉,不知道怎麼彈性會這麼的強啊,抓起來好有手感啊。」

小個子看著在蠻頭手裡猶如麵糰般變幻的肉臀,羨慕不已,可是大哥正在玩著,搆不著啊,心中那個貓抓般的癢。小個子在美星大腿上狠狠的捏緊,掐了一把,感受著女孩的腿抖動了下,心裡頓時也跟著莫名的跳了下,好像美女是對他的示愛有反映般,他更加用勁的揉搓掐起了美星的大腿,時而用力的一掐一扭,用勁的一拍,伴隨著美星大腿劇烈的抖動,興奮難當的玩弄著。

蠻頭快速的一進一退著,美星的陰道次次都被頂到了盡頭,花心不斷的被撞擊著,嬌嫩的壁肉被蠻頭的肉棒裹挾的前後滾著,每次後退肉都像要被帶的扯離般。持續的疼痛讓美星全身都有了些麻木,她覺的好累,連喊叫都沒什麼力氣了,不僅是陰道,還有大腿上也疼,胸前的兩個奶子也被別人用力的掐緊,奶頭被變態的亂捏亂彈著。肉體的傷害一個星期一個月就會癒合,最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打擊,可能幾年甚至是一輩子都走不出心理的陰影。美星羞恥的簡直要在地上挖個坑把自己埋進去了,自己從來就是個秉承男女傳統觀念的女性,只想找個聊的來的,疼愛自己感情專一有本事的帥哥,把自己的處女身交給他,跟他白頭到老。

所以那麼多男的追求,自己一個都沒看上。美好的夢想突然之間被徹底的撕碎了,自己被一群粗魯的惡漢帶到荒山裡強姦了,被他們捉手捉腳的拎在半空中任意的猥褻,粗暴的折磨著捅破了處女膜,奪走了清白的身子,世上還有比這更讓人羞恥的事嗎?猶如一下子從花團錦簇的人間掉到了血腥殘冷的地獄,從父母疼愛的公主寶貝,同學朋友眼中可親的美女,變成了路邊遭人鄙夷的女乞丐,一切的一切都是她不敢想,不願意面對的。

蠻頭在剛被自己捅破了處女膜的陰道里痛快的射出了一堆堆的子孫,他意猶未盡的拍了拍美星翹翹的屁股,大手擠進股溝裡一路摸到下面的淫逼,在茂密的陰毛上磨蹭了幾下,悠閒的捏住幾根陰毛,猛的揪了下來,美星痛的發出一聲驚叫,全身崩緊顫抖了一下。蠻頭舉起手,看了看自己拔出來的幾根粗粗的陰毛,叫道:「兄弟們,這女的以後一定是個婊子,還是個處女,毛就這麼的粗了啊。」

蠻子們頂著勃起的根莖,那個火大,他們手上大力的玩弄著美星的身體,嘴裡一致的稱讚著大哥有見識,說的太對了,心裡早恨不得大哥快得滾蛋了,真是拉完屎還佔著茅坑的傢伙,這麼的不曉事可不要怪兄弟們換頭領了。

看著大夥猴急的要吃人的眼神,蠻頭意識到自己太不會照顧兄弟們的心情了,他揚了揚手,捏在手指上的陰毛隨風飄逝,拍了拍旁邊抬腿的兄弟,對大夥說:「大家上吧。」

小個子得到了老大的拍肩支持,立馬放下抬著的腿,擠到美星的胯前,興奮的揉捏起美星鼓鼓的翹臀,俯下頭湊上嘴又啃又吸起來,猶如餓鬼般狼吞虎嚥著。

旁邊的兄弟將美星直接丟在了地上,嚷道:「土鴨,你他媽的快點插啊,你要不插我可先插了。」

小個子把美星翻了個身子,正面朝上,怕被人搶了般一桿捅進了美星的洞裡,他聳動著臀,擠進拉出的幹著,叫道:「老鼠,處女的洞真他媽的太小了,擠死我啦。」

「你不會是個快槍手吧,剛放進去就要射了嗎?哈哈。」老鼠趴在地上,雙手捧著美星流滿了淚水的臉猛親著,堵著嘴舌頭伸到裡面挑逗著美星的舌頭,他聽見土鴨的話,不禁抬起頭說了聲,大笑起來。

「靠,怎麼可能啊,哥還要大戰她個三百回合了,非干的她發浪了不可。」小個子雙手抓著美星的纖腰,發狠的操著,繼續說道:「老鼠,你有沒有覺的她像個死人啊,不叫也不掙扎的。」

一個玩弄著美星右邊小奶子的蠻子大聲的訓斥道:「土鴨,深更半夜的你他媽的亂說什麼,活著好好的,這奶子不知道有多熱呼。」

捉著另一邊奶子,撫摸著美星小腹的中年蠻子開口道:「你們這些粗人不懂啊,這小女孩是傷心了,導致精神恍惚。」他嘻嘻的笑了兩聲,接著說:「我玩個絕的,飽管叫她活蹦亂跳起來。」

中年蠻子說著就躺在草坪上,伸手把美星往自己的身上拉,一邊悠閒的道:「你們照樣玩,我從下面走旱路。」

中年蠻子手指先捅了捅美星的屁眼,接著捉著自己的脹大的雞巴硬往美星窄小的屁眼裡擠,一寸寸努力的向裡面硬塞進去。

美星原本有些模糊的神智,感到從肛門處傳來一陣陣壓迫的疼痛,好像要撕裂開般,她腦子裡猛的打了個激淋,意識清醒過來。美星伸手到自己的屁股下,一把抓住了還在努力的往裡擠的陽具,頭猛烈的左右搖晃起來,甩開了堵著自己嘴的蠻子,大聲的叫道:「啊,不要進了啊,要裂開了啊。」

美星劇烈的掙紮著,叫著,手捉著中年蠻子的肉棒使勁的往外拔。小個子死死的捉住美星的兩條腿扛到肩膀上,更加興奮的猛操著美星的逼。老鼠伸手抓住雙手交叉著舉過頭頂,捧著臉繼續親著。中年蠻子雙手按在美星的大腿兩側,猛的一用力,雞巴向前勇猛的一沖,崩的一聲,一下子全根沒進了美星的屁眼裡,腹部狠狠的撞擊在美星的屁股上。一縷鮮血從屁眼裡順著中年蠻子的雞巴流到地上,肛門洞口的一圈肌肉崩不住巨大的壓力,裂開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啊!!!」美星發出了一聲巨大的尖叫聲,雙眼睜大,身體崩的向上一挺,又洩了氣般落回中年男子的肚皮上。

小個子已操插多時,突然感到美星陰道里的嫩肉好像活了般,猛力的狂擠狂吸著肉棒,頓時全身像被電到了般,一陣酥麻從頭皮閃到腳根,全身不由的顫抖了一下,一股股的精液猛的狂噴而出,像出槍的子彈般一窩蜂的射進了美星的子宮裡。

中年蠻子自豪的操插著美星裂開了的菊花洞,撫摸著美星柔滑的小腹,得意的道:「這旱道厲害吧,看看這小處女叫的多猛啊,土鴨你一下子被夾的射了吧,嘻嘻。」

小個子拔出有些軟了的肉棒,濕淋淋的甩了甩,不服的揚起嘴角,叫道:「你厲害個毛啊,要不是被突然襲擊,嚇到了,俺再操她個幾百下都沒問題。」一股精液順著美星洞開的陰道流淌了出來,另一個蠻子一把推開小個子,握著自己硬梆梆的肉棒一下子捅了進去,一輪新的操逼又快速的開始了。

蹲在一旁的吳風,聽著表妹痛苦的哭喊,看著溫婉美麗的表妹被一群惡棍殘冷的合奸,糟蹋,凌辱,為人表哥的良心讓他產生了無比的憤怒。可是男人的雞巴卻實實在在的頂了起來,表妹有著他最喜歡的傳統女性的思想,又有著現代女孩的自強,是他理想中的女友,平常的表妹神聖不可侵犯,只能相敬如賓的對待。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