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母子

這時劉滿把頭伸到媽媽大腿間,清楚地看見媽媽三角形草原在閃亮著,兩片飽滿的貝肉密密地閉合著,他說:「真像熟透的水蜜桃,引人流口水。」

「你又想吃媽媽的蜜桃是不是?」柳菲菲故意挺起整隻寶蛤問道。

「媽媽肯讓我吃嗎?」

「不行!你這小色鬼,剛才你還說不會吃媽媽的。」

「我只舔一舔,還不行嗎?」劉滿不由分說就鑽進媽媽那溫暖的大腿中間,鼻尖頂住媽媽的寶蛤,伸長舌頭在三角形草原下舔著。他的舌頭在她的肛門附近不停地舔舐,將她肛門附近舔乾淨,又把舌頭伸進她的肛門,不停地舔著;接著是尿道,最後才是陰道,他挺起舌頭,像陰莖一樣插進她的陰道左右轉動,舌尖感覺她的陰道內壁在抽搐,留在外面的則和她的陰核纏鬥起來。

她的陰核不斷地漲大,性慾也高漲起來,高升的慾火使她禁不住發出淫蕩的呻吟,劉滿每吸吮一下,她就呻吟一聲。劉滿不停地用力含住媽媽的陰蒂吸吮,柳菲菲就連續地尖銳地叫呼:「哦……嗯……嘖……怎麼……哎唷……你怎麼一點都不聽媽媽的話,這麼壞……哎唷!」

她全身繃得緊緊的,雙手用力抓住兒子的頭髮,將兒子的嘴緊緊地按在她的蟾蜍上,然後顫抖了一陣,終於又冒出了一大泡污水。劉滿聞到了這股臊腥的異味,就像貓嗅到魚腥一樣,張口全舔得點滴不剩,然後說︰「好甜!」

媽媽手指在自己的粉面上劃劃,說︰「穢死啦!」

「穢什麼?媽媽的淫水香最甜!」

「媽媽的淫水真的很香甜?」

「讓我再嚐嚐!」劉滿趴在媽媽的大腿之間,兩手掰開陰唇,舌尖對準陰唇頂的那粒陰核舐咂不住,嘴裡哼哼的,如老牛喘氣!

媽媽哪經得如此的逗弄,淫心大動,屁股不斷的在左右揉搓,兩隻雪白的大腿夾住劉滿的頭,嗚咂有聲,沒口的浪叫︰「小滿……媽的好兒子,別舔了……媽那洞裡面癢死了!」

柳菲菲的淫水真多,流了劉滿一嘴一鼻子!劉滿看見媽媽的騷態,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對柳菲菲說道:「媽媽,看一下我的大雞巴!」

柳菲菲正閉目享受著被模揉、舐吮的快感,聞言張開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驚!這時劉滿的雞巴也正漲得厲害,紅赤赤的龜頭,通明發亮,一挺一挺的,少說也有一尺來長,那馬眼蛙口之中,含著一滴透明的液體。

劉滿抬身分開柳菲菲的大腿,自己蹲著身子,望著她那肥沃沃的妖嬈小穴,「嘻嘻,真好!媽媽你看,我的雞巴漲得這麼大怎麼辦?」劉滿挺著大雞巴,笑嘻嘻的說。

「哎唷……小滿……你快把褲子穿上……醜死了!」柳菲菲邊說邊盯著兒子的大雞巴,她沒有想到他的陰莖會如此粗大,恨不得馬上能將它塞進自己的小穴裡。

「媽媽,女人只要雞巴大,醜又何妨。好媽媽,讓我的雞巴放在你小穴上面吧!就讓它們也KISS一下,我保証不插進去好不好?你要不答應,我又用手弄你的小穴了。」說完,劉滿又把手插入媽媽的小穴裡。

她兩腿一夾,本想阻擋劉滿的行動,但劉滿已經展開手指上的功夫,一陣子輕按、一陣子輕攪、一陣子攬合、一陣子挖扣……

「小滿……不要那樣……我的心好慌……」柳菲菲實在忍受不住,她屁股一陣子閃擺揉搓,小穴像鯉魚戲水一樣吮著他的手指,並不住收縮、蠕動。

「嘻嘻!好媽媽,讓我的雞巴親親你小穴吧!」劉滿慾火功心啦……

柳菲菲嬌羞的抽動一下身體,微閉星目,算是給了他回答。

劉滿抽出手指,手指上黏糊糊、滑溜溜的,他也不擦拭,只是伸出舌頭在上而舐吮,嘴裡不住的囈語︰「媽媽,你的豆子好香,好甜……」

劉滿看看吮舐乾淨,才一手握住自己的雞巴,豎起來看看那怒睜的馬眼,來回的抖了兩下,對準柳菲菲的小穴,慢慢的逗弄起來。小滿將寶貝在媽媽穴口徘徊游走,時而磨搓陰蒂、時而撩撥蚌唇、時而蜻蜓點水似的淺刺穴口。

柳菲菲被小滿挑逗得春心蕩漾,從她半開半閉、如痴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開的濁重喘息聲中,可看出她的銷魂難耐的模樣。小滿漸可感覺到她幽洞已淫水泌泌、潤滑異常。在她難耐之際,她不自主地將雙股挺湊了上來,小滿則故意將玉莖游滑開來,不讓她如願。

「不……不來了……你有意逗媽媽……」

小滿被她這種嬌羞意態逗得心癢癢的說:「媽媽,我說不插你的小穴就是不插,你怎麼獎勵我?」

「啊……啊……小滿你這壞孩子,把媽媽搞得這麼難受,媽媽沒罵你就不錯了,還……還要什麼獎勵?」

「媽媽好壞,我這麼守信用,都沒獎勵,好……那我就不守信用了……」

「你不守信用又能怎麼樣?」柳菲菲風騷無比的瞟了劉滿一眼,說道。

「我就插爛媽媽的騷穴。」說著,劉滿就用手撥開柳菲菲厚厚的兩片陰唇,讓龜頭點向柳菲菲那個鮮紅的陰核!柳菲菲全身一陣哆嗦,喃喃的低語︰「小滿……你好壞……弄得我癢死啦………」

劉滿又挺著雞巴在陰唇內外、上下、左右的一陣子揉合,磨擦!

「喔……劉滿……不行呀……我……」

媽媽口裡雖叫著「不行啊」,然而她雙手卻摟抱著劉滿那寬厚的熊背,再用那對豐乳緊緊貼著劉滿的胸膛磨擦,雙粉腿向兩邊高高舉起,完全一副準備迎接劉滿攻擊的架式,一雙媚眼半開半閉,香舌伸入劉滿口中,互相吸吻舔吮,口中嬌聲浪語:「小滿,我受不了啦!殺了我吧!」

劉滿的大龜頭在媽媽陰唇邊撥弄了一陣後,已感到她淫水愈流愈多,自已的大龜頭已整個潤濕了,知道可以行事了,若再不把大雞巴插進去,媽媽會恨死他的。於是臀部用力一挺!「滋」的一聲,大龜頭雞巴已進了三寸多。

「兒,快用力抽送……壞小子,你真逗死人……」

看見媽媽淫蕩的模樣,本能的激起了小滿已高漲的慾火,再說雞巴已塞在媽媽的穴內,不抽也不好玩,就開始工作了起來。

「唔……好兒子,你好狠心……這下要幹……幹死人了……喲……這下相吻了……」當小滿的雞巴在抽插時,無意間碰到媽媽的核兒,引起媽媽的快感,使媽媽瘋狂地叫了起來。

「不狠心來討饒,今天小滿要好好收拾你這騷娘們。」說著,小滿又提起氣來直抽插入,有時在媽媽的陰戶外打轉,在媽媽不注意時又重重的插,每每使媽媽抖顫不停。

「兒……你真行……停停……讓媽媽喘口氣……今天我死了……這下……」

「死了活該!你這騷媽媽,憑上帝生了你這個小洞就要害死天下男人,今天我非插壞你這騷穴洞不可。」

不管媽媽死活,小滿像隻發了瘋的猛虎,瘋狂的在媽媽的穴裡做著人生的播種工作……

「喔……停停……你這麼狠心……喲……你要插破……媽媽的小洞……喔喔……小滿……我丟了……」

說著,媽媽打了個寒顫,下身拼命地向上挺,圈在他屁股上的兩條腿緊縮猛收,媽媽陰道內深處冒出了一股熾熱的陰精來,直流在小滿的龜頭上,四壁的內圈不斷收縮,把小滿那東西緊緊圈住。一輪抽搐後,兩腿才無力地放了下來,兩手也軟弱的擱在床上,胸部一起一伏,張著櫻桃小嘴喘著氣……

「媽,這麼快就完了?我可還沒。」接著又是一陣急抽猛入,下下頂到根,兩片陰唇隨著抽插也被扯得一厥一翻,精水都被帶了出來。

為了讓媽媽知道厲害,忙急出頂入,一下比一下重,終於媽媽在小滿瘋狂的進攻下又醒了過來。

「好兒子,剛才你好厲害,差點讓媽媽上天了……重點沒關係……這下過癮了……」媽媽的屁股又漸漸地扭轉起來,迎合著小滿的攻勢。

「好個賤貨,剛丟了,現在又興起了?」小滿緊緊的抱住媽媽的腰,用上暗勁貫注肉棒,猛力的抽插著。

「好兒子……好丈夫……媽媽……你都這麼重……要命的東西……你的本事真大……」

「喔呀……媽媽又流了……媽媽要死了……好兒子好兒子……休息一會……吧……」

「親好兒子……真的又出來了……死了……」

小滿這時哪理會自己已氣喘如牛,他只知道要盡力的猛抽狠插,直插到媽媽叫饒、媽媽死去……「好兒子……你……」媽媽屁股的迎湊已經漸漸變慢了,口中也說不出清楚話了,只是張著嘴唇喘著氣。

再經過十多分鐘的橫衝猛刺,媽媽的屁股不再扭轉了,全身軟弱的癱躺在床上,口中唔唔出聲:「喔……唔……死了……」一動也不動了。

又是一股燙熱的陰精冒了出來,裡面又再不斷的吸著小滿的龜頭,層層浪肉緊緊的圈圍住小滿的整根雞巴,小滿感到屁股溝一酸,知道要丟了,連忙加緊抽插……

「呼……天……」小滿覺得自己的雞巴發漲,渾身一抖,龜頭射出了股股精液。

「喔……你的好燙……」柳菲菲被小滿的精液一燙,緊摟著小滿,小滿也緊緊的擁抱著媽媽,細細領略高潮的滋味,一根雞巴也捨不得拔出來。

好半晌,小滿才醒了過來,「媽媽,你剛才好騷……」小滿輕輕的揉著媽媽的兩個乳房說。「騷?都是你這個死東西。」媽媽說著,用手拍打小滿那根已滑出媽媽穴內的雞巴,一面看著劉滿,吃吃的浪笑著說︰「小滿,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好的粗大雞巴?比你爹的破陽物真是粗大多了!」說著就想用口去親它。

劉滿往後一收,笑著問道︰「媽媽,是不是很久沒吃過雞巴了?」

「你怎麼知道?」

「我看見媽媽自摸!」

「你……你這壞孩子,是不是今天早上偷看媽媽的?」

「是的。」

「覺得媽媽好看嗎?」

「我覺的媽媽好飢渴、好淫蕩哦!」

「是嗎?那你就快餵飽這個又飢渴、又淫蕩的騷媽媽吧!」說著,柳菲菲張口含住兒子的雞巴。

劉滿的雞巴真大,塞得媽媽的櫻桃小口滿滿的,外邊還剩下五分之三!柳菲菲是一個精於此道的老手,只看她星目微合,口含龜頭,不住的左右摶摔,不住的上下吞吐!有時甚至用手拿著搖幌,在乳房上磨擦!紅紅的舌尖,輕輕地舐著馬眼,手也不住的上下揉搓。

劉滿只是挺堅了那貨,細瞇雙眼,靜觀這幅「美人良夜品玉簫」的美景,心裡暢快萬分!他一隻手拍拍媽媽的香臂,低低的呼道︰「我的好媽媽,你的小穴癢不癢?現在再讓我的大雞巴給你止止癢好不好?」

柳菲菲狠力的吸一口氣,鬆開兒子的大雞巴,臥仰在席夢思叫著:「小滿,我的親兒,你趕快來吧!媽的小洞裡癢得難受!小滿,你用力地弄媽媽的小洞,媽媽不會怕痛的!」只見她星眸微合,等待著劉滿的動作。

劉滿脫下衣褲,回身雙手掀著媽媽的兩條大腿,盡量的逼向乳房,而媽媽也利用手指分開自己的陰唇,劉滿縱弄陽具,腰眼一挺,陽具昂首長嘶,「嗤」的一聲,插入了五分之二!於是劉滿來往的抽送起來。

媽媽摟抱劉滿的屁股,哼哼唧唧的說道︰「好小滿,再往裡頂一頂,讓那大雞巴全部進去。好小滿,頂吧!噯噯……我的兒!」

劉滿氣喘噓噓,行開八淺二深的硬功夫,猛打抽送!輕抽真撞!柳菲菲緊咬香唇,星眸閉闔之間,微閃淚光,纖纖細腰和白生生的屁股沒命的急幌閃搖,上下迎就,劉滿只要深頂一下,一定有「叭唧、叭唧」的聲音。

「媽媽的浪水真多!」劉滿兩眼赤紅的笑著說。

「親小滿,你用力地搗吧!樂死我這賤貨好了,看它以後還癢不……呀……呼……親小滿……大雞巴兒子……你頂得真舒服……痛死了……大雞巴兒子……你為什麼這麼會呀……大雞巴兒子!你用力吧!我來接你……哼哼……噯噯!叭唧!噗……噯呀…叭唧……叭唧……我的大雞巴兒子……叭唧……叭唧……」

劉滿也施展出混身解數,拚了命的抽送!什麼九淺一深、二深八淺,全不行啦,只有下下連根盡送才能迎合柳菲菲的浪勁。柳菲菲的浪態真妙,兩片陰唇不但會一咂一咂的吸含,還會一抽一縮的令人忘情。

劉滿那堅硬似鐵的陽物用勁地向前一頂,柳菲菲的粉股就向上一迎,撞個正著!子宮口深深的含著龜頭不放,媽媽沒命的呻吟著呼叫︰「我的大雞巴兒子!好兒子……你太會幹了!不要動!只管用力頂……噯呀……我的大雞巴兒子……媽不行了……你不要動啊……噯呀……頂住它呀……呼……我的大雞巴兒子……呀呼……你不能動啊……我的大雞巴兒子……」

柳菲菲一面呻吟著,一面沒口子的浪叫,混身顫抖在一塊,兩隻白滑滑的柔臂,更是緊緊的死命地抱著劉滿的屁股,用力的向下壓,恨不得連劉滿的兩顆卵子也擠進她那小浪穴中!

你看她星眼淚光閃閃,上牙咬著薄薄的下嘴唇,兩隻足蹺得高高的,絞叉在劉滿的腿上,那圓圓的大屁股不住的瘋狂的搖!幌!閃!撥……

劉滿只覺通身一陣暢美,也跟著緊張起來,他拚命的抓住媽媽兩個圓圓的奶子,不住的哼呀,咳呀的呼叫︰「我的親媽,親心肝……寶貝……我不行啦,我要……要射精了……我的好媽媽,你……抱得我緊一點……我的心肝……我要射……出……在你的小浪穴裡……呀……呼……寶貝……心肝……咬……咬我的肩膀……要快……快……我的媽呀……嗯嗯……我要射了……」

劉滿射精了!一股股水銀似的精液,奇熱無比的全射進媽媽的子宮裡。

柳菲菲星眼矇矓,櫻桃小口咬著劉滿的肩膀,身子仰起,小穴緊套著劉滿的雞巴,除了下邊還剩兩個卵子,看不見絲毫麈柄。

也許媽媽樂極了,她黑眼球一翻,白眼珠子一瞪,「哎呀!大雞巴兒子!」她真的丟了洩了身,一張白白的床單,濕滑滑的一大片。

兩個人從極樂的最高峰,一下降到零度,誰也沒有多餘的力氣。劉滿放下媽媽那隻雪白潤滑的大腿,媽媽鬆開劉滿的腰,兩隻臂癱伸在床上,香汗淋漓,嬌喘不已……

「媽媽,你吃飽了嗎?」劉滿說著,兩手捧著她紅馥馥的臉蛋,輕輕的吻她的唇、眼睛和鼻子。

「不要臉的傢夥,強姦自己的媽媽!看上天饒你才怪?」柳菲菲很快的擰了他一把,笑罵著說。

媽媽身子一動,劉滿的雞巴一下子滑出了她的小穴,水淋淋、滑膩膩的,柳菲菲取過衛生紙擦拭。

劉滿洋洋自得,毫不理會柳菲菲的笑罵,眼睛眨了兩眨,笑嘻嘻的接著說︰「媽媽,我厲不厲害?」

「厲害,比你爸爸當年還強!」媽媽用手推開劉滿,水汪汪的眸子瞟了他一眼,說道。

「那我以後還能和媽媽幹嗎?」劉滿問道。

「幹什麼?」柳菲菲故意問他。

「就是幹媽媽的小穴……嘻嘻嘻嘻……」

「不要臉……」說完柳菲菲有點顛簸地站起身,走向浴室。

看著媽媽走進浴室,劉滿呆在那兒,不知該作什麼。媽媽探出頭來,一臉嬌笑地說:「小滿……怎麼還不進來呀……身上都是汗不想洗一洗嗎?」

劉滿興奮地衝進了浴室,柳菲菲很明顯的是要和劉滿一起洗澡,身上一絲不掛,手上拿了條毛巾。劉滿拿著毛巾走進浴池,坐在媽媽的對面。

「你幫我擦沐浴乳好嗎?」柳菲菲說。

「好!當然好!」劉滿將沐浴乳倒在手掌上,伸手由她頸子開始,後背、乳房、腰部、大腿……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最後來到了劉滿最想擦(也是柳菲菲最希望被擦)的陰戶。

劉滿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從兩片大陰唇、小陰唇、陰蒂,最後將手指深入了陰道,劉滿感覺柳菲菲的陰道緊緊地含著他的手指,顯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陰穴顯得較緊。劉滿調皮的摳了摳手指,柳菲菲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再度激昂起來。

「哼!喔~~~」

劉滿見柳菲菲又再次高昂,更放心的玩弄著。劉滿的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著,柳菲菲感覺到一種陰莖所無法產生的樂趣。陰莖再厲害,它終究是直的,不如手指般可以勾來繞去、曲直如意。

劉滿玩弄了一陣後,開始細細尋找傳說中的G點,他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終於,他找到了!他發現,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他一刺激這裡,柳菲菲就是一陣哆嗦,肉穴也隨之一緊。他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這一個最最敏感、最最隱密的G點。

「嗯!啊!啊!啊!……」柳菲菲隨著劉滿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一陣陣的嘶喊著,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隨著劉滿一次次的攻擊,一次次的抽搐。

劉滿只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最後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只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轉而欣賞柳菲菲陷入半昏迷狀態的驕態。肉穴外的陰唇還在一下下的隨著每一次的抽搐而一開一合,劉滿笑道:「原來媽媽的肉穴還會說話呢!嘻嘻!」

「壞孩子,就會佔媽媽的便宜。」

柳菲菲在經歷了這連續的高潮後,決定給兒子一次特別的服務。

「小滿~~」

「嗯?」

「媽媽還有一個地方你沒擦到啦!你要幫我擦一擦啦!」

劉滿不解了,明明全身都擦過了,甚至肉穴也不例外,哪還有地方沒擦呢?

「有嗎?」

「有啊!」

「喔!是哪裡呢?」劉滿一臉疑惑的問。

「是這裡啦!」柳菲菲說著,便拉著劉滿的手移到了兩臀之間的洞口。

「咦!剛才不是擦過了嗎?」劉滿更糊塗了。

「是裡面啦!」柳菲菲笑著說。

「喔~~」劉滿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

劉滿很快的將手沾滿了沐浴乳,在洞口擦來擦去,正猶豫著是否真的插進去時,媽媽手伸過來一壓,劉滿的食指立刻沒入洞中。雖然,劉滿的手指都是沐浴乳,不過劉滿仍小心的、慢慢的、試探性的抽插了幾下,確定柳菲菲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後,才放心的加快動作。

滑膩的指頭在洞口順利的進進出出,令劉滿感到非常新奇,劉滿覺得這個洞口好緊。

「這樣你一定不滿意吧?」

劉滿用力的點點頭,心想:『媽媽又有花樣了!』暗自偷笑著。

「那就用你的那個幫媽媽洗一洗裡面吧!」

「哪個啊?」劉滿一時轉不過來問道。

「那個啊!」柳菲菲用手用力捏了一下劉滿的雞巴。

「哇!」劉滿一下跳了起來,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柳菲菲看兒子的窘樣子,陰莖上有五道紅紅的指痕,也覺得抱歉,靠過去用嘴巴疼惜的開始吸劉滿的小弟弟。劉滿其實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倒是隨之而來的火熱感有些難受。

在柳菲菲小心而溫柔的舌功撫慰下,他便迫不及待的要試一試後洞的滋味。柳菲菲細心的幫劉滿的小弟弟塗了一層沐浴乳,轉過身,趴下去,把屁股翹起,等待劉滿插入。

劉滿知道,自己的陽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因此只在洞口慢慢的試著插了幾次,終於,龜頭滑進去了!劉滿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新奇。洞口的肉,像一道緊身箍一般,緊緊的夾裹著肉柱,隨著愈插入愈往後移動的束著陰莖。一直到整根插入,那一道箍也束著陰莖的根部了。

劉滿再緩緩的退出來,那一道箍也緩緩往前移,一直到了傘的邊緣,那一道箍恰巧扣著那一道溝,不讓它退出去。

「哈!妙呀!」劉滿讚嘆道。

劉滿繼續退著,蹦的一下,巨傘突破了這道箍的束縛,退了出來。劉滿迅速的再次插入,再退出,插入、退出……

在劉滿做了一陣活塞運動後,柳菲菲的臀洞漸漸地鬆開來,劉滿也愈來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槍,每一次的抽送都會發出「噗嗤、噗嗤」的聲響,似乎在為他們的快樂交響曲伴奏著。

劉滿把手繞過去,從前方再度伸入柳菲菲的嬌穴裡,手掌的角度實在太剛好了,手指插入後,只要輕輕的向內摳,便可以觸碰到剛剛才發現的G點;如果向外挺,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在柳菲菲的體內的運動,由兩方夾攻肉穴,更可以給龜頭更大的刺激。

柳菲菲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淫液直流,陰道一陣一陣的收縮,把劉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擠。收縮的力道是如此的強勁,甚至在後洞的陰莖都感覺到了,劉滿終於也到了極限,爆發在柳菲菲體內深處、深處……

劉滿和柳菲菲喘息著都癱在地板上,硬脹的陰莖慢慢消退後,由洞口滑了出來,而射在柳菲菲深處的精液也隨著流出來,洞口似乎仍是意猶未盡的張開著,期待著與陰莖的再次約會。

「這下洗得夠乾淨了吧?」

「嗯!」柳菲菲滿足的回答。

劉滿扶起柳菲菲,一起進入浴池,真正好好的、徹底的洗澡……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