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逍遙之後宮系統

這時候我還不知道這次改造會給自己帶來麻煩,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是否解除目標靜止狀態?」

「是的。」我在一切準備就緒之後選擇讓長賴遙恢復意識。

「咦?我這是?」長賴遙一恢復意識就從病床上坐了起來。

「你剛才暈了過去。」我走過去,遞給她一杯水。

「你是?」長賴遙奇怪地看了我一眼。她自然是不認識我了,因為我現在穿著白色醫生袍,帶著口罩。

「同學你好,我是安源醫生的同學,今天她請了假,我來替她值班。」我隨便撒了個謊。

「我這是怎麼了?」

「你剛才在門口暈倒了,看樣子是疲勞過度。喝杯熱水吧,會舒服一點的。」

「好的,謝謝。」長賴遙可能是因為身處醫務室,並沒有太多的防備,一口就將杯中的水喝光。

我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不過在口罩的遮掩下沒有被發現。

「同學,你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我一本正經地問。

「嗯,是女孩子的生理痛,既然安源醫生不在,那我先走了。」長賴遙很敷衍地說了一句,轉身就要離開。

我怎麼可能就這樣讓她跑掉,便開口說:「同學,根據我的經驗,你應該不是生理痛吧。」

「嗯?你什麼意思?」長賴遙皺眉看著我。

「別誤會,我不是要打聽你的隱私。只是你的症狀跟我以前遇到的一個病人很相似,你應該是……便秘吧。」我故意說錯症狀。

「才不是呢!」長賴遙很生氣地說。雖然不是便秘,但多少有點接近,所以長賴遙並沒有馬上離開。

「不對啊,我看你眼底發黑,小腹鼓脹……應該是便秘的跡象啊。」我隨便扯了一堆理由,倒是將長賴遙唬住了。

「等等,醫生,我想去個洗手間。」長賴遙突然打斷我的話說。

「哦,洗手間在那邊。」我隨手一指,心裡卻笑開了花。

五分鐘過去了,長賴遙果然還沒出來。我裝作關心地問:「同學,你還好吧?」

「沒……沒事。」長賴遙艱難地回應。

「哦,沒事就好。」裝模作樣地應到。

「咦!安源醫生你回來了?哦,這位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醫生你好,我這個同學有點發燒,還有我想上個廁所。」

「哦,廁所在那邊。」

……我自編自導自演了一齣戲,然後換掉了醫生服飾。心念一動,安源支花和五島裡奈就出現在調教醫務室裡。只要是進入了現實中醫務室的人都能被我吸入調教醫務室,這功能真是碉堡了(☆_☆)!

顧不得處於靜止狀態的安源支花和五島裡奈,我推開了廁所的門。

醫務室的廁所有四個廁格,其中一個恰恰顯示有人。我走進了緊靠的廁格中,掏出了肉棒開始撒尿,嘴上還哼唧哼唧地發出聲音。

感覺時機差不多了,心念一動,兩個廁格之間的隔板變成透明,我能夠清楚地看見痛苦地坐在馬桶上的長賴遙。當然,在我的控制下她是看不見我的。

長賴遙已經脫掉了內褲,撩開了襯衣,一手撫摸陰蒂一手揉捏胸部,但絲毫沒有解脫的感覺。我知道是我出場的時候了,心念控制下,隔板上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口,看起來就像被白蟻蛀壞了一樣。

這情況嚇了長賴遙一跳,我也故作驚訝地叫出來。

「哇!怎麼有個洞?」我的聲音很大,而且故意將肉棒在洞口晃蕩。長賴遙只是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

「肉……肉棒!」長賴遙竟然忍不住伸手來抓我的肉棒。

我大叫一聲,要不是隔板透明,差點就被她得逞了。

一擊不中,長賴遙對著洞口大聲說:「給我!求你給我肉棒!求你!我快要死了!」聲音幾乎都帶著哭腔了。看來憋尿的感覺確實很折磨人。

既然這樣,我肯定要滿足她了。肉棒往洞口一插,馬上就感覺到被長賴遙用口含住。

透過透明的隔板,我能清楚地看到長賴遙的口水流出好多,正拚命地吞吐著我的大肉棒,手上也是不停地刺激著自己的小穴,陰蒂和乳房。但她漸漸發現,這些快感都不如口腔被肉棒抽插的舒爽。於是,長賴遙開始更賣力地為我口交。

整根肉棒吞進去,都已經頂到喉嚨了,但深喉的窒息感讓她迷醉。無論是肉棒還是睾丸,都讓她愛不釋「嘴」。好久沒試過如此瘋狂的口交,加上長賴遙天賦異品的口水流量,就跟插小穴一樣舒服,甚至更舒服。

長賴遙知道自己的行為很變態,她正在廁所裡吮吸著一個陌生人的肉棒,就像個癡女蕩婦一樣。但憋尿的痛苦和口交帶來的快感正在摧毀她的意志,原本是個厭惡男人的同性戀,但此刻她卻覺得感覺很好。這種舒服是跟東城奈閖玩69式時完全不同的感覺,應該說是比那要舒服得多。

感覺火候差不多了,我就在長賴遙的嘴裡射出了全部精液。長賴遙也在同一時候達到高潮,但她卻不願意放開我的肉棒,而是用鼻腔哼出銷魂的聲音。淫水和尿液混合在一起噴湧而出,身體都漸漸失去了力氣。

「如果你下次還想要,就在廁格門上印上一個唇印,我會在午休的時間在這裡等你。」我留下這麼一句話就將長賴遙送回但現實的醫療室裡。不過我知道,長賴遙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時不我待,外面還有兩個大美人等待著我的改造調教呢。

第八章、一個接一個征服

這個調教醫務室的獎勵實在不錯,簡直是化腐朽為神奇。如果我開整容醫院的話,絕對賺翻了。

心裡胡思亂想,我將五島裡奈這個小寶貝的衣服脫掉。老實說雖然我幹了她好幾次,但還沒有機會好好欣賞她的身體。

五島裡奈是天生的白虎加童顏巨乳,本來就是極難得的美人。不過可能因為缺少運動,腰圍肉肉的,有一點點小贅肉。我按照心意,將五島裡奈的身材稍微調整了一下,然後又修正了一下皮膚的光滑度之類的小問題。其實五島裡奈已經是很完美的尤物了,我這些調整也算是吹毛求疵。

然後是特殊改造,在敏感度方面,裡奈原本就是超級敏感的M奴隸屬性。幾乎是一碰就出水,一摸就興奮的類型,也不用再費心。性取向倒是挺特別,竟然是雙性戀,這個也無需更改了。裡奈的專屬改造與長賴遙不同,不能在排泄方面改動,倒是多出了一個受虐體改造。

我將裡奈的痛覺興奮度調到最大,然後又將她的身體恢復能力加到最強。這樣一來,無論怎樣SM也不怕出現意外了。

至於安源支花,體型方面基本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安源支花的身材極好,真是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特殊改造方面,性取向是異性戀,這個也不用改。然後專屬調整方面,自然是肛交向的屬性。我將她肛門的收縮性和耐受性調大,這樣一來灌腸拳交什麼滴就不在話下了。

完成了這一切,我首先恢復了五島裡奈的意識。對於這個專屬於我的M奴隸,我也沒有刻意隱瞞,就說這是屬於我們的獨立世界。裡奈也沒興趣打聽太多,急急忙忙就跟我開始做愛。

由於沒人打擾,這次的做愛很舒爽,裡奈連續多次高潮之後,我將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只可惜手頭上沒有合適的SM用具,不然就可以試試裡奈是不是真的「越痛越興奮」了。

本來還想跟安源支花來一炮,但看看時間已經是中午吃飯時候,也就只好放棄了。

帶著兩個美人回到現實醫務室中,裡奈高高興興地去準備午飯便當,我則在醫務室裡摟著安源支花調情。

「姐姐,剛才我們是做愛了嗎?」我抱著安源支花,臉不停在她的胸前磨蹭。在我的要求下,安源支花自然是沒有穿胸罩的。

「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難道是我太寂寞了嗎?」安源支花寵溺地任由我占她便宜,一邊摸著我的腦袋,一邊回味肛交高潮的快感。

「姐姐,剛才的感覺好舒服,我們繼續做舒服的事情好不好?」我一邊說,一邊輕咬她的乳頭。

「哦!好弟弟,放過姐姐吧。剛才是姐姐的第一次,現在可受不了你的……」安源支花說著臉色紅了起來。

「受不了什麼呢?」我裝作很天真地問。

「哼!小色鬼!明知故問呢。」

「哪有!真的不知道啊!姐姐快告訴我嘛!」我一邊撒嬌一邊上下其手。

安源支花被我摸得嬌喘連連,最後終於忍不住坦白說:「好了,快停手吧。姐姐受不了……受不了你的大肉棒。」安源支花說完之後羞得頭都抬不起來。

「哦!原來姐姐說的是這個。」我裝作恍然大悟,然後用力親吻安源支花的小嘴以作獎勵。

趁著安源支花被我吻得意亂情迷,我的手便伸向她的臀部。當我的手指碰到安源支花的菊花時,一聲動聽的呻吟響起。

「啊!不要,那裡……啊啊啊!」安源支花在我的撫摸之下開始扭動身體。

就在我打算進一步行動的時候,卻看見木生春熙來到了醫療室的門外。

「咦?安源醫生,良君,你們在做什麼?」春熙老師對我們的親熱舉動完全不能理解,便開口詢問。

「啊,春熙老師,我……啊!不要!」安源支花手足無措地想推開我,沒想到我反而更用力地摳了一下她的菊花。

「春熙老師,安源醫生在給我檢查身體呢。」我一邊撫摸著安源支花的翹臀一邊說。

「哦,原來是這樣。良君你也覺得不舒服嗎?」春熙老師竟然就這樣相信了。

安源支花又羞又怕,聽到春熙老師的話後一時間還不敢相信。如果被人告發與學生發生不倫之事,那她的前途就盡毀了。

「五島同學呢,她不是發燒麼?」春熙老師果然是來關心五島裡奈的。

「哦,她已經沒事了,安源醫生讓她回宿舍休息。我好像也有點感冒,春熙老師你先忙去吧,安源醫生會照顧好我的。」我接著說,而此時我和安源支花仍然是以極為曖昧的姿勢抱在一起。不過春熙老師還是相信了我的話,叮囑幾句就離開了。

「姐姐,沒事了。」看著春熙老師離開,我親了親安源支花的臉頰說。

「剛才……我們……」安源支花顯然無法理解所看到的情況。

「咳咳,我聽說春熙老師的家教很嚴,到現在還是處女呢。她大概是不理解我們的親熱吧。」我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

安源支花將信將疑,無論我怎麼挑逗此時也沒有了「性」致。我暗叫可惜,早知道剛才就進入調教醫務室幹一炮再出來了。

直到五島裡奈回醫務室找我,我才戀戀不捨地放開了安源支花。但我今天的作戰計畫算是成功了,而且還有額外收穫,就是讓安源支花給我開具了一張由於宿舍油漆導致我過敏的證明。憑藉這個證明,我就能光明正大地申請在校外住宿了。

五島裡奈帶回來的便當還不錯,不過我沒心思細細品嘗了。接下來的時間我一心一意地去辦理外校住宿手續,還好安源支花的證明很給力,老變態訓導主任雖然刁難了我一下,但最終還是辦了下來。

「該死的老變態,看我不把你孫女操的死去活來。」我在心裡狠狠地詛咒著。不過對於東城奈閖這個不良少女,我還真是性趣不大。與我身邊的美人相比,她實在是沒什麼特別之處。

當然,要是放到調教醫務室裡調整一下,還是有可取之處的。說起這個,我不由得對其他獎勵心動。趁著午餐時間還沒結束,我向著學校飯堂走去。

阪田緒子,31歲,丈夫是原學校的董事之一,可惜五年前意外去世。這是我從五島裡奈那裡打聽到的消息。

「未亡人的設定啊!看來系統也知道我不怎麼喜歡搞別人的女人,年輕有錢的寡婦什麼滴最有愛了。」我一邊猥瑣地想著,一邊四處尋找我的目標。

「啊!應該就是她了。」在飯堂工作的大多過了四十歲,就只有一個看著像二十來歲的少婦管理著飯堂裡的便利店。

阪田緒子雖然已經三十 一歲了,但從容貌上看不過二十出頭。雖然穿著厚厚的和服,但也能看出她豐腴的身材。無時無刻不散發著成熟美人的誘人氣息,根本就是一顆豐滿多汁的水蜜桃,看了就忍不住想咬一口。

「老闆娘,來一份關東煮。」我裝作買東西過去搭訕。

阪田緒子或許是太久沒在學校見過男性,一下子竟然沒有反應過來。

「你……就是新來的那位男學生吧。」阪田緒子忍不住問。

「咦,老闆娘你認識我?」

「全校只有一個男學生,不認識也不會認錯啊。還有,不要叫我老闆娘,難聽死了。你可以叫我阪田老師,我也在學校任教插花。」阪田緒子微笑著說。

「哦,失禮了,阪田老師你好,我是高樹良。」

「你好,初次見面,這份關東煮就由我請你吧。」看來阪田緒子心情不錯,竟然還請我吃東西。

這時候,又一個女生跑進了便利店,大聲說:「阪田老師,我還要一根冰棒。」

「長賴同學,你今天已經吃第三根了,身體會受不了的。」阪田緒子皺起黛眉說。

我回頭一看,正好看見長賴遙出現在我身後。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不對,應該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是你!」長賴遙一看到我就炸毛了,不過因為有阪田緒子在場,並不敢直接發飆。

「啊,真巧啊。」我毫不在意地打招呼。

長賴遙臉色古怪地看著我,心裡卻是五味雜陳。早上在醫務室的經歷就像一場夢。當她從高潮中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回到現實的醫務室之中,隔板上那個洞口自然是消失不見了。但至少含著肉棒的快感卻如此真實,讓她的思緒都淩亂了。

正是因為迷戀口交的感覺,她才會不斷買冰棒來自我陶醉。但吃太多冰棒的後果就是,她又開始想尿尿了。

如果這兩天來的經歷都是夢幻,那始作俑者自然是這個全校唯一的男生。但已經被我改變了性取向的長賴遙這時對男性也已經不那麼厭惡了,而面對我這個可惡但又如此親密過的男性,自然充滿了矛盾的感覺。

長賴遙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好趕緊付錢走人。我看著長賴遙的背影,知道接下來的午休時間將會很精彩。

第九章、長瀨遙的詛咒治療

一想到長賴遙將要落入陷阱,我一時間也沒有心思去幹別的事,跟阪田緒子閒聊幾句之後就禮貌地道別。

心急火燎地回到醫務室,午休時間剛剛開始。安源支花正在休息間午睡,我也不去撩撥她,直接進入了專屬的調教醫務室。待在上次的廁格中,不過幾分鐘的時間,果然就感應到長賴遙也來到了醫務室。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