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逍遙之後宮系統

「嗯,我的奴隸,為主人口交吧。你今天不是很強硬地吞下我的肉棒麼,主人我現在滿足你。」我將春熙老師的腦袋按下,開始享受她的小嘴。

春熙老師這次動作輕盈了許多,將我的大肉棒輕輕地舔弄,然後再整根吞下。這深喉的技巧竟然有了很大的進步,看來春熙老師果然是個很有天賦的女奴。

「對,就這樣。用力地舔,牙齒不要碰到。」我一邊享受一邊指導著,春熙老師的口交技巧也開始快速提升。

「嗯,不錯,你學得很快。」我稱讚著說,腳趾卻忍不住伸向春熙老師的小穴。

「嗯!啊!主人的腳趾!碰到春熙的那裡了!」

「哦,那裡是指那裡啊?」我故作不知,腳趾卻更加用力。

「啊啊啊啊啊!春熙的小穴!好癢!就是那裡,求主人放進去!」

「你想我放什麼進去呢?」

「肉棒!求主人將大肉棒放進去吧!我要將貞操獻給主人。」春熙老師已經完全進入角色了。

「很好,那麼你自己來吧。」我將雙手背在頸後,等待著春熙老師自己主動。

「謝謝主人!」春熙老師像條水蛇一樣纏上來。雙腿緊扣我的腰部,然後用手握住了我的大肉棒,對準了自己的小穴。

由於春熙老師的淫水早就氾濫,我的大肉棒竟然毫無阻礙地插了進去。

「等等,這是什麼?」我突然驚訝地說。肉棒插入春熙老師緊致的小穴裡,溫暖而柔軟的感覺包裹著,這處女穴真是極品。只是肉棒的龜頭好像頂到了什麼東西,一陣陣劇烈的震動傳來。

「竟然沒有將跳蛋拿出來?」我意外地看著忘情呻吟中的春熙老師,沒想到她還喜歡這種玩法。

「啊!好大好硬!好燙!好舒服!主人,請你用力插我!」春熙老師一邊說著淫語,一邊扭動著小蠻腰,讓肉棒不斷地抽插她的小穴。

春熙老師的小穴不斷地收縮擠壓著我的肉棒,還有跳蛋的震動,這種刺激感我從未體驗過。只是幾分鐘的時間,我竟然就有想射的感覺。

「我怎麼能輸給一個處女?」我心裡給自己打氣,抱著春熙老師的腰,開始主動用力抽插。撩開春熙老師的圍裙,我要咬住了她粉紅色的乳頭。牙齒輕咬,舌頭挑逗,用力吮吸,這樣上下夾攻終於讓春熙老師到了高潮。

春熙老師的陰道劇烈地收縮著,淫水一波一波地噴出,跳蛋和我的肉棒都幾乎要被擠出來。這種感覺前所未有,我也忍不住將精液全部射入了春熙老師的小穴裡。

「噢!太舒服了!主人的肉棒太厲害了!」春熙老師無力地躺在我的懷裡,夢囈般說道。

肉棒和跳蛋隨著淫水滑了出來,精液淫水混合著春熙老師的處女之血沾濕了我們的衣服。

還好最後關頭反敗為勝(☆_☆)!我為自己的技巧和意志力叫一聲好。

等春熙老師恢復了一點體力,我們就一起洗了一個香豔的鴛鴦澡,然後赤裸地相擁而眠。這一晚,我睡得特別香,連夢都沒做。

第二天早上,要不是春熙老師給我一個早安咬,我差點就睡過頭了。

在走進學校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學校裡禁止老師與學生有任何不倫戀情的,一旦被發現還真是個麻煩。

「肉壺奴隸春熙。」我說出關鍵字讓春熙老師進入催眠狀態。

「春熙老師,我是你的什麼人?」

「你是我的學生也是我的肉體主人。」

僅僅是肉體主人麼?怪不得服從度一直只有90%,不過這事以後再研究。

「很好,作為你的主人,我的一切命令你都要聽從。」

「是的主人」

「那麼我命令你,從回到學校那一刻開始,完全忘記昨晚發生的事,也忘記我是你主人這件事。只有當你和我一起回到這個別墅,你才會記起我是你的主人這個事實。」

「我明白了」

「很好,回到學校之後你不僅會忘記昨晚發生的事情,而且會忘記所有跟性愛有關的記憶。即使你看到有人在你面前做愛,你也不能理解這種行為的意思。」

「是的,忘記性愛。」

「非常好,教師奴隸春熙。」我拍掌三下,春熙老師就醒了過來。

「啊!良君,你怎麼站在這裡,快要上課了。」春熙老師就像什麼事情也沒有一樣,拉著我走進了教室。

「咦?裡奈你怎會在這裡?」一進教室,我就看到我的童顏巨乳小寶貝向我飛奔而來。

我貪婪地將腦袋埋進裡奈的巨乳之中,這小妞現在已經習慣不穿胸罩了。

「裡奈已經申請轉到這個實驗班來了。啊!哥哥碰到裡奈的乳頭了!」

「我的乖寶貝,那以後想幹你就方便多了。」

「是啊,哥哥以後就能隨時隨地幹我了。」裡奈說著就已經濕了。

「你們,在做什麼呢?」春熙老師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嚇了裡奈一大跳。

我淡定地摟著裡奈,一邊揉捏她的乳房一邊說:「春熙老師,這位是五島裡奈同學,她跟我是好朋友,這是我們獨特的打招呼的方式。」

五島裡奈手足無措地站在那裡,在老師面前被侵犯,這種刺激感比什麼都大,小穴開始流出淫水了。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快要上課了,快回到座位上吧。」春熙老師果然對這些行為一點也不在意,很自然地走上了講臺。

「這個……怎麼會……」五島裡奈不敢相信地看著春熙老師,無法理解這是什麼情況。

我拉著五島裡奈坐到我身邊的位置上,右手很自然就放在她的小穴上。

「今天有新的同學來到,我是這個班的班主任木生春熙。你們早就認識了,但是老師還不認識。這位同學,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春熙老師開始了授課的日常。

五島裡奈站了起來,很有禮貌地說:「老師好,我是五島裡奈,請多多……啊!」五島裡奈突然叫了一聲。

「怎麼了?」春熙老師奇怪地問。

五島裡奈當然不敢說是因為我的手指插入了她的菊花和小穴裡,正用力地抽插著呢。

「哦,抱歉……我……喉嚨有點……嗯……有點不舒服。」五島裡奈紅著臉說。

「哦,需要老師帶你到醫務室看看麼?」春熙老師關心地問。

「啊!不用了,我下課了自己去就好。」五島裡奈一邊享受著我手指的抽插,一邊還要裝作若無其事,這種羞恥的感覺讓她淫水直流。

「那好吧,我們開始正式上課。」春熙老師無法發現五島裡奈的不對,也只好盡職地開始上課。

「哥哥,你不怕老師發現麼?」五島裡奈小聲地對我說。

「因為我的寶貝裡奈太誘人了,我也忍不住啊。」我當然不會告訴裡奈實情,這種偷情的感覺讓她更有感覺。

「啊!哥哥的手指……啊!插得太深了!裡奈好想叫出來!」

「這可不行啊,被老師知道裡奈正在被我玩弄,那就麻煩了。」我邪笑著說。

「上課的時候,認真點!」春熙老師提醒正在說「悄悄話」的我兩。

我馬上裝作正襟危坐的樣子,但其實在更用力地抽插著。五島裡奈也只好裝出認真聽講的樣子,但下體的快感還是讓她無法集中精神。

僅僅幾分鐘,五島裡奈就忍不住趴在桌子上,高潮的感覺讓她舌頭都伸了出來。

「五島同學,你這是怎麼了?」春熙老師趕緊走過來關心一下。

「沒事的老師,裡奈她只是有點發燒,我帶她去醫務室就好。」我趕緊說,然後扶起五島裡奈就往外跑。

雖然我現在很想在教室裡就跟五島裡奈來一發。但是一旦被人發現,很容易會有麻煩。我迫切需要在學校裡擁有一個不被打擾的秘密做愛基地。

「宿主觸發支線任務——愛之巢,五天內成功獲得以下任一目標90%以上服從度即可獲得獎勵,失敗無懲罰。」

目標1校醫安源支花,完成任務後獲得調教醫務室建築圖紙。

目標2廚娘阪田緒子,完成任務後獲得媚藥料理室建築圖紙。

目標3警衛水原亞衣,完成任務後獲得SM拷問室建築圖紙。

目標4心理諮詢師幻影楚子,完成任務後獲得淫事洗腦室建築圖紙。

目標5學生會會長長賴遙,完成任務後獲得性愛研究社建築圖紙。

「長賴遙?那個暴力女竟然是學生會會長?」我驚訝地說,看來這個支線任務是非完成不可了。

「哥哥,我們真的要去醫務室麼?」五島裡奈靠在我身上問,其實她是更想到男廁去被我狠狠地幹吧。

「去,怎麼能不去呢!我正想參觀下學校的醫務室呢。」

第六章、秘密之調教醫務室

五島裡奈帶著我來到醫務室,倒是個很冷清的所在。校醫安源支花是個看起來非常溫柔的長髮美人,她細心地為五島裡奈做了檢查,最後建議她在醫務室休息。

我趁著這個機會跟安源支花搭訕,這可是我的目標之一。

「安源醫生真是年輕啊,就已經是醫生了,真了不起。」我稱讚說。

「呵呵,良君過獎了。」安源支花靦腆一笑。

「唉……如果這學校的人都跟安源醫生這麼溫柔就好了。」我故意說。

「啊?良君難道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麼?」安源支花果然是個很關心學生的校醫,連忙問道「唉,本來我來學校的時間還短,不應該這麼多嘴的。但是……其實裡奈同學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我裝作欲言又止地說。

「而是什麼?」安源支花追問說。

「那天,我在廁所裡看到……」我將遇到五島裡奈的事情改頭換面地說了出來。當然不會說我調教三個女生並且拍照的事情,只是說我英勇無比地在不良少女手中救出了五島裡奈。

「太過分了,竟然有這種事。」安源支花對五島裡奈的遭遇很同情,也對這種恃強淩弱的行為很討厭。

「良君你真是個善良的人。」安源支花對我的話深信不疑,好感度開始提升。

「只可惜,我救了裡奈同學一次,卻惹上了麻煩。」我打鐵趁熱地說。

「是什麼麻煩?如果是學校的事,我也能幫上一點小忙的。」

「欺負裡奈同學的三個學生裡,其中一個是教導主任的孫女,東城奈閖。」

「竟然是她?」單純的安源支花顯然不知道這些齷蹉事。

「那天之後,東城奈閖就帶著她的朋友長賴遙來找我的麻煩。我聽說長賴遙是學生會會長,又是跆拳道的黑帶,我……」我裝出一副備受委屈的樣子,果然惹得安源支花母性大發。

安源支花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我裝作生氣地撥開了安源支花的手,大聲說:「我已經不是小 孩 子了。」

其實,在碰到安源支花的手時,一張細小的便利貼已經悄無聲息地消失在她的手背上。

「呵呵,能夠不怕惡勢力,良君是個男子漢呢。」安源支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入我的陷阱中,她伸出手將我拉入懷裡。

我順勢將腦袋埋入她的胸部之中,沒想到這個溫柔知性的美女校醫竟然也很有料。雖然不想春熙老師那麼有彈性,也不像五島裡奈那麼大,卻出乎意料的柔軟和挺翹。

安源支花抱著我,絲毫不在意我在吃她豆腐,反而母性大發地撫摸著我的腦袋。

「便利貼開始生效了。」我在心裡對自己說。

剛才貼上的那張便利貼上寫著:1對高樹良產生極強的母愛感覺,很想給予他最大的安慰。

「安源……姐,我能這樣叫你麼?」

「當然可以,我以後叫你良弟弟吧。那你以後就是我的親愛的弟弟了。」安源支花用力抱了我一下,然後在我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姐姐!」我叫了一聲,換來安源支花更用力的抱抱。

「姐姐,姐姐……」我連續叫了幾聲,感覺到安源支花的心跳開始加速,臉頰也開始發燙。

便利貼內容:2當高樹良叫你姐姐的時候,你會感覺到興奮和舒服的感覺,這種感覺會不斷迭加。

「姐姐,你的臉好紅啊!姐姐你不舒服嗎?」我裝作很關心地問,伸手摸上了安源支花的臉。

安源支花的皮膚很好,白裡透紅,五官有點混血兒的感覺。當我摸上她的臉,安源支花就忍不住一陣顫抖。

便利貼內容:3當高樹良與你有肌膚接觸的時候,你就會變得極為敏感,就像被他撫摸小穴和陰蒂一樣。

「啊!不要。」安源支花忍不住推開了我。

「姐姐,你……為什麼?」我一臉委屈地說。

「良君,我……」母性氾濫的安源支花受不了我的目光,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姐姐不喜歡我麼?」我握住了安源支花的手,能夠清晰地感應到她的顫抖。

「不是的,我只是……」安源支花根本說不出理由。

「姐姐一定是討厭我,否則怎會推開我?」

「不,不是的,良君你不要誤會。」

「如果不是的話,你讓我親一下。」我撒嬌著說。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