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逍遙之後宮系統

這姿態極為淫穢,我忍不住多拍了幾張照片。突然間,東城奈閖抽搐了一下,噗的一聲將膠管擠了出來。一灘黃濁的液體噴湧而出,同時小嫩穴裡也射出一道水花。

「前後失禁,真是難得一見的畫面。」(☆_☆)我一邊用手機拍下來一邊感歎著。

查看一下系統,東城奈閖的親密度已經升到52%,服從度也達到了70%,看來這個老變態的孫女已經逃不出我的掌心了。

眼看東城奈閖已經失去意識了,我也沒興趣幹一個沒有反應的「情趣娃娃」。

回頭一看,我的小公主已經醒來了。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東城奈閖被調教的樣子。我細心地發現,五島裡奈的下身已經濕了一大片。果然不愧是天生的M奴隸,只是看著都能興奮成這個樣子。

「今天的事情你們可以說出去,反正真正吃虧的不是我。」我搖晃著手機,對兩個恐龍女威脅說。

我抱著已經全身無力的五島裡奈離開了男廁,手機裡滿滿地存著數百張限制級的圖片和視頻。至於裡面的三人怎麼辦,完全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中。

五島裡奈緊緊抱著我的脖子,小嘴微張,吐露著誘人的氣息。可惜此時是公主抱的姿勢,不能上下其手地佔便宜。

「你覺得我剛才的行為很殘忍麼?」我忍不住逗逗她。

「啊,不會……我覺得……如果是自己喜歡的人,無論怎麼對待我都沒問題。」五島裡奈的聲音越說越細,最後差點聽不清。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暗示了吧,如果再不行動就是傻逼了。

「無論怎麼對待都沒問題!」

「嗯。」

「即使將你用粗繩綁起來,用粗糙的繩結摩擦你的陰蒂也沒問題?」

「沒……沒問題。」

「即使在你的菊花塞入跳蛋,然後用皮鞭抽打你的乳頭也ok?」

「是的,只要你喜歡的話。」

什麼都不用說了,我直接吻上了她的嘴唇。不同于春熙老師的醉人感覺,而是一種特別的香甜感覺。

我們的身體很自然地擁抱在一起,手指摸上五島裡奈的小穴時,那裡的淫水早已是氾濫成災。我一邊吮吸著她的香舌,扒開了礙事的丁字褲,溫柔地伸進去一根手指。

「嗯啊!」五島裡奈馬上發出一聲動人的呻吟。

只是當我的手指繼續深入的時候卻遇到了一點阻礙,五島裡奈也忍不住發出一聲痛呼。原來是碰到處女膜了!

不過都這個時候了,我哪裡還會憐香惜玉,拉開拉鍊,巨大的分身早就饑渴難耐了。

我粗暴地將五島裡奈推到牆邊,讓她背對著我。一手抓住她的巨乳,不斷用力地揉搓,另一隻手則撐開了小嫩穴的肉縫,用巨大的分身頂了進去。

因為已經足夠濕潤,十五釐米的巨大分身竟然一插到底。果然是緊致柔軟的處女穴啊。才剛插入就開始不斷緊縮,一波波的快感襲來,差點就要射出來了。

「啊!」五島裡奈發出痛苦又歡愉的叫聲。我扳過五島裡奈的腦袋,用力吮吸著她的香舌,分身開始了狂風暴雨一樣的抽插。

「嗯嗯哦哦……太舒服了……你的肉棒好大,好硬……人家的小穴都要被插壞了。」五島裡奈對於呻吟和淫語有種無師自通的天分,我都沒開始調教,她已經做得很好了。

「啊啊啊,哥哥,太爽了!繼續幹我!用力幹我!插爛我的淫穴吧。」五島裡奈瘋狂地淫叫,完全看不出來是個初體驗的處女。

我抓著她的手,手把手地教她撫摸自己的陰蒂。一邊享受著抽插的快感,一邊自慰,一雙巨乳被揉捏成各種形狀,香舌也被我不斷地侵犯著。這時候如果再來一顆塞在菊花的跳蛋,那就完美了。

這種多重刺激之下,五島裡奈很快就達到高潮。

「啊啊啊!要去了!哥哥!要去了!裡奈要死了!要被哥哥插死了!啊啊啊!」五島裡奈忘情地大叫,身體一陣陣地痙攣。

我感覺到五島裡奈的小穴拚命收縮,這種刺激讓我也有點承受不住。腰部一挺,直接頂到了她的花心內,子宮口幾乎都要被我捅穿了。

這時候我也死死捏住五島裡奈的巨乳,將精液全部射入她的體內。處女穴的內射體驗啊,真是美妙!

五島裡奈已經完全癱軟,只剩下小穴裡的無意識抽搐。我沒有將分身抽出,而是仔細享受著這高潮後的餘韻。

等到五島裡奈漸漸恢復了力氣,我就將分身拔出,然後直接將她的腦袋按在我的胯下。

「舔乾淨。」我邪惡地命令道。

「嗯哦,這就是精液的味道啊。」五島裡奈乖巧地舔弄著,非常享受地將精液和處女血都舔乾淨。

「小淫娃,哥哥幹得你舒服嗎?」我看著為自己口交的少女問到。

「嗯嗯嗯,太舒服了。哦,裡奈從來沒有試過這麼舒服的感覺。」五島裡奈一臉幸福滿足地說。

「那你想不想以後都被我幹啊?」

「想啊!裡奈以後就是哥哥的小淫娃,想什麼時候幹就什麼時候幹,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五島裡奈毫不猶豫地說。

叮!系統提示!目標五島裡奈服從度達到100%,獲得「初級調教師」稱號,獎勵無盡的淫事貼紙,請查收。

第四章、無盡淫事便利貼

講臺上的春熙老師在認真地解釋著各種函數的關係,我卻看著她的翹臀在發呆。

剛剛將五島裡奈送回宿舍,雖然很想再來一發,但女生宿舍可是有管理員大媽的。

手中把玩著一本便利貼,這就是系統的獎勵。只是看著跟普通便利貼沒什麼區別。除了有時間地點和內容三個格子,其他什麼說明也沒有。

「莫非跟死亡筆記功能一樣?」我嘗試著在上面寫下木生春熙為我口交,但一點反應都沒有。

突然間,我想到一個關鍵。所謂便利貼應該是用來「貼」的吧。想到這裡,我走上了講臺。

「良君?怎麼了?」春熙老師奇怪地問。

「老師你頭髮上粘了東西。」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偷偷地將便利貼貼在春熙老師的頭上。

便利貼剛貼上就瞬間消失不見,春熙老師神情一怔,突然就抱住我。

「春熙老師?」我故作不知地問。

「良君,我想舔你的大肉棒,求你給我吧。」春熙老師說完也不等我答應就伸手拉開了我的拉鍊。

「春熙老師!你怎能這樣?我是你的學生啊!」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我也體驗了一次這種感覺。

春熙老師不顧我的「阻攔」,一口將我的分身完全吞了進去。竟然是深喉,看來便利貼的功能很強大啊。

「良君,你的肉棒真大!」

春熙老師用力地吮吸著我的分身,舌頭不斷舔弄著龜頭。不過這種水準的口交技巧確實很普通,不過對於一個處女來說,也算是盡力了。

我現在裝作沒什麼經驗的小處男,自然不敢指導她怎麼做。只能沉默地享受了。春熙老師的嘴巴很柔軟,舌頭也很靈活,可就是找不到我的敏感點。不過這種生澀的技巧也算別有一番風味。

前前後後有二十分鐘,我總算是射了出來。當然是一滴不漏地射進春熙老師的小嘴裡,她也是貪婪地全部喝掉,還意猶未盡地為我清潔整根肉棒。

突然間,春熙老師的神情一變,無比驚訝地說:「我……這是在做什麼?」

我知道是淫事便利貼的功效消失了,但我可不能說出來。

「春熙老師,你怎能對我做這種事?」我裝作受害者的樣子說。

「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不是故意的!我……」春熙老師有點語無倫次了。

「肉壺奴隸春熙!」我趁這個機會說出了關鍵字。

春熙老師的目光馬上變得一片茫然,進入了深層催眠之中。

「春熙老師,你剛才對你的學生做了什麼?」

「我給他口交了。」

「他有反對嗎?」

「有」

「那就是說,你強行舔弄了學生的肉棒。這是一種侵犯,你知道嗎?」

「知道。」

「那你要作出補償,彌補錯誤,知道嗎?」

「好的,我會作出彌補。」

「很好,既然你用嘴巴奪取了學生的童貞,那你就要用你的身體來償還,明白嗎?」

「用身體來償還。」

「很好,從現在開始你的身體屬於你的學生高樹良,不論是胸部,嘴巴,小穴還是菊花,全部都不再屬於你自己了。」

「是的,不再屬於我了,我的一切都屬於高樹良。」

「你住在學校嗎?」

「不是的,我在學校附近有一所公寓。」

「很好,由於你的淫賤行為給高樹良帶來了傷害,你打算今晚邀請他到你的公寓來,用盡一切辦法取悅他,補償他。明白了麼?」

「盡力取悅他,補償他,明白了。」

「很好,奴隸教師春熙。」我連拍三下手掌,將春熙老師喚回現實。

「老師,你怎能對我做這些事?我可是處男!」呵呵呵,我撒謊時面不改色。

「實在對不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良君,就讓我補償你吧。」春熙老師非常慚愧地說。

「那老師打算怎麼補償?」

「從此以後,我的身體就屬於良君了。今晚,請良君到我的家裡來,我會盡最大的努力來補償你的。」春熙老師祈求著說。

「好吧,我要考慮一下。」我故作遲疑地說。

「請良君務必接受我的補償。」春熙老師幾乎要跪在我面前了。我看火候差不多了,便半推半就地答應了。

「良君,實在太感謝你了。」春熙老師激動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既然老師的身體已經屬於我了,那我命令你今天不能穿內衣。我可不喜歡屬於我的肉體被這種東西束縛著。」我對春熙老師下了命令。

「這……」春熙老師性格保守,這種命令讓她有點遲疑。

「怎麼?老師剛才說的難道是假的麼?屬於我的肉體,難道我還不能支配?」我不滿地說。

「對不起,我錯了,我現在就脫。」春熙老師紅著臉,在我的面前解開了襯衣鈕子,然後慢慢脫下了蕾絲文胸。隔著薄薄的襯衫,我能依稀看到那殷紅的兩點。然後,春熙老師又脫下了內褲,露出了可愛的淫穴。

我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嚇得春熙老師幾乎跳了起來。

「怎麼?這小穴也是屬於我的,我不能摸一下麼?」

「可以,春熙的胸部,小嘴,淫穴和菊花都是屬於良君的。」

我心滿意足地收起了她的內衣,然後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上。

「老師繼續講課吧。」

「呃……好的。」春熙老師扭捏著身子,很不習慣地開始講課。

時間過得挺快,鐘聲響起,放學的時間到了。我吩咐春熙老師先回家準備好「接待」我的東西,而我到時候自然會到她家找她。

說完這些,我便離開了教室。嘿嘿,手中這迭便利貼還有好多張,這麼好玩的東西當然是要多玩幾次了(☆_☆)。

現在是放學時候,也是很多社團的活動時間。我一路閒逛,滿眼都是青春少女,不過暫時還沒碰到合適的目標。

不過我沒動手,卻有人不知死活地迎了上來。兩個美少女向我走來,其中一個還是熟人,正是早上才被我灌腸失禁的東城奈閖。

「奈閖,就是這個小子嗎?」說話的美女身高超過一米七五,幾乎跟我同高,一雙長腿特別吸引別人的注意。

「小遙,算了吧。」東城奈閖顯然對我已經有心理陰影了,何況我手上還有好幾百張她的「激情照」。

「哼,我長瀨遙的朋友怎麼能夠被欺負了還不吭聲,讓我教訓這個小子。」長瀨遙說完,一腳就踢向我的胯下。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