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妹糖糖的不倫之戀

看著糖糖可愛的小屁眼,我陽具更加亢奮「這屁眼遲早都是屬於我的。。」

「哦…哦,對,都是……表……表哥老……老公的,就……就是這樣……糖……糖被……被表哥老公的……肉……肉棒插的……好……好爽。」

肉棒不知疲倦的填補著糖糖小穴的空虛,巨大的快感促使兩人陷入瘋狂,墮落在慾海之中不可自拔,我們盡情釋放這最原始的慾望。

「啊……啊……糖……糖要升……升天了。。」終於,糖糖喉嚨裡發出沙啞的尖叫聲,預示著高潮的到來。

高潮來的是那麼的猛烈,糖糖小穴襲來熱浪,子宮緊緊夾住滾燙的肉棒,兩片陰唇居然死死的包裹著陽具的根部,促使糖糖子宮噴出的淫精全部聚集在了狹窄的陰道了。

此刻,我不可能忍受的住這種刺激,積蓄了一個多月的精液分成幾股,從陽具中瘋狂噴湧而出。

就這樣壓在糖糖雪白的後背上,想起剛才的瘋狂,陽具在糖糖小穴一抖,一抖的跳動著。

「笨蛋表哥,你好猛,糖糖愛死你了。」高潮過後,她有力無力的說道。

把陽具從小穴抽出,大量淫水和精液慘雜混成的白漿從小穴藕斷絲連的流到了床上,「你剛才不是這樣叫我的。」

「好嘛。表哥老公,你好強哦,都要把人家幹成蕩婦了。」糖糖轉過身,對著我俏皮的吐著舌頭。

看著滿是淫水和精液的床單,我戲弄道,「糖糖老婆,你的小穴太騷了,看,床單都濕成什麼樣了?」

「壞人,又笑話我,看人家不把你悶死。」糖糖突然跳起。猛地把我的頭往她胸部一按使我的臉埋藏在她深邃的乳溝上。「看你還敢不敢欺負我,哼哼。」

到浴室裡,把兩條赤裸的身體沖洗乾淨,兩人回到床上,把淩亂的床鋪收拾好。

糖糖躺在我懷裡,用手套弄著我還在休息的陽具,「這肉棒怎麼會有如此大的魔力,把人家插的欲仙欲死。」

相同的情景再顯,在糖糖的套弄之下,肉棒又從新恢復了活力。

「喔喔,討厭啦。還想來,人家的小洞洞都被你插腫了。」這話已經成了糖糖交媾時的口頭禪,也是發動第二戰時的號角。

糖糖爬到我的胯下,用小手抓住陽具,「小洞洞先不要幹,表哥老公幹我的小嘴可好。」

我還沒出聲,糖糖一把將我的肉棒含在嘴裡,用靈動的香舌掃弄著龜頭,吮吸著馬眼,這令我彷彿全身毛孔都張開一般,無比的舒暢。

「你不是不懂得怎樣吃肉棒的嗎?」對於糖糖吃我肉棒的舉動,我很是驚訝。

「嗚嗚,嗚嗚」小嘴似不捨得放開肉棒,糖糖含糊不清的說道。

看著她仔細認真的舔弄著肉棒的每一寸地方,我沒有再說話,好好的享受這美好的時光。

糖糖用她不熟練的口交技巧伺候著我。看她時不時投來善解人意的目光,我不想她太過疲累,在她又一次用舌頭掃弄著龜頭的時候,我把大量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口腔。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精液,糖糖被嗆的咳嗽了一下。可是她並沒有吐出含在嘴裡的精液,而是認真的看著我,咕嚕一聲的吞嚥下肚。

這一舉動,我看的是目瞪口呆。要知道,糖糖從未吃過我的肉棒,更別說吞精了,這怎麼會不讓我驚訝?

「嘻嘻,傻了吧!為了伺候好表哥老公,我自己有偷偷的看黃片學習過哦。」糖糖得意的笑道。

因為我明悟,所以我知道,像糖糖這種女孩如果錯過了,那就不可能再找到了。內心那個想法愈演愈烈,「我要和她結婚,雖然她是我表妹,身上流淌著三分之一左右和我一樣的血統。」

我輕輕的把糖糖擁在懷裡,「幸苦你了,傻丫頭。」

回應我的是,銀鈴般的笑聲,爾後糖糖害羞的往我懷裡鑽。

(二)

糖糖的到來,給我枯燥的生活注意一股活力,讓我每天都無比期待下班後的時光。

每每想到,家裡有善解人意的可人兒在等候,時間彷彿也不那麼難過了,也讓我在城市這巨大的混凝土森林裡找到了精神寄託。

「表哥老公你回來啦。」糖糖踮起腳尖,抱著剛進門的我,「大學錄取通知書來了,這所大學也是在C市裡哦,離現在住的地方還很近了。」

這毫無疑問是道喜訊,把我上班時的疲勞一掃而空,而這意味著,我們兩可以不用再分離,可以長期同居了。

我不是個善於言語的人,撥弄著糖糖的秀髮笑道,「嗯,很好!」

糖糖也不見怪,因為她看到了我眼神裡的那份驚喜,「快去洗澡,一身臭汗的。」

我本不同意,想先喝口水歇歇再洗,可經不住糖糖撒嬌般的要求,只能妥協。

在我進入浴室的時候,我明顯看到糖糖眸裡傳出一絲緊張,還有期待。

水流不但把身上的汙漬沖刷乾淨,還把上班時繃勁的思緒沖走。疼快的洗完澡,我走出浴室。

「糖糖,飯廳的燈壞了嗎?怎麼不開燈啊。」走出浴室,入眼的先是一片漆黑,然後看到房間傳射出的昏暗燈光。

在步入房間的時候,我終於明白,糖糖為什麼那麼急的叫我去洗澡了!

昏暗的燈光下,糖糖穿著一套性感的紅色情趣內衣,眸裡透嫵媚的眼神,緩緩向我走來,爾後如無骨的軟蛇纏繞著我的身軀。

「為了慶祝以後我們不用再分開,我決定把身體最後一個未被開發的洞洞獻給你」糖糖在我耳旁呼著熱氣挑逗到。

這一刻,我的陽具很好的詮釋了我內心的激動,快速充血勃起的的龜頭,在內褲裡探出,似乎要把內褲撕開。

沒有說話,我把糖糖抱起。放倒在床上,仔細打量著她凹凸有致的身軀。

紅色的情趣內衣緊緊包裹著豐滿的胸部,使乳溝更加的豐滿。丁字褲深陷在挺拔臀部的股溝裡,那片為全世界環保做出傑出貢獻的布料根本就遮擋不住糖糖肥美的小穴,陰毛似被她修剪過,整齊乾淨的布在陰阜上。

「喜歡麼?」糖糖舔弄著我的乳頭。

我這人一向喜歡用行動說話,所以我的回應是一個激情澎湃的濕吻,直吻到雙方都快窒息才停了下來。

由雪白的脖子一直親吻而下,直至糖糖的小腹。享受著我的親吻,糖糖喉嚨發出絲絲似有若無的呻吟聲。

我用牙齒把丁字褲撥開,最終看到濕潤的小穴。對此,我毫不意外。

用手撥弄著糖糖的陰毛,我如饑似渴的舔弄著她小穴的每一寸地方,蜜穴裡流出大量瓊漿玉液,順著會陰,流淌在屁眼之上。

舌頭也順著愛液舔向了會陰處,這也是糖糖的敏感地帶,這裡帶給她的快感,絕不亞於陰核。

「嗯,嗯,嗯……」糖糖輕呼著,「表哥老公,再……再親下點嘛。」

把糖糖屁股擡起,她配合的用雙後挽住自己修長的美腿。我半跪在糖糖下身,頂在她的被捕。

可愛的小雛菊,濕潤的蜜穴在這個姿勢下,一覽無遺。

舌尖插入糖糖屁眼淺處,輕輕挖弄。

「哦,哦,這感覺……舒服。」糖糖享受的叫了出來。

愛液的潤滑使我很輕易,又溫柔的用手指插入糖糖的屁眼,輕輕攪動。

「啊……啊…表哥老公……感……我感覺屁眼好……好麻……又……又很舒服……這感覺……很,很奇妙。」糖糖終究忍不住快感的侵襲,大聲叫了出來。

手指並未感覺到糖糖的屁眼裡有異物。我恍然大悟,以糖糖善解人意的性格,在決定貢獻雛菊給我後,又怎麼會不把腸道和屁眼浣洗乾淨?

屁眼內部的肉壁很奇妙,不似陰道一般佈滿褶皺,而是像青苔般潤滑,細膩。比起蜜穴,也緊湊下。

手指傳來的美妙觸感,使我迫不及待的想用陽具去體驗。

「表哥老公,別……別急啊。」糖糖呼吸急促的說道,而後在枕頭低拿出一瓶潤滑油,「先把這塗在菊花上嘛,我上網查過了,不用潤滑油的話會很疼的。」

聞言,我仔細的將潤滑油搽在糖糖屁眼上,還用手指把潤滑油帶入菊花深處。

在龜頭上也抹了大量的潤滑油後,一切準備就緒。

「糖糖老婆,如果疼的話,就出聲。」我怕糖糖焦慮,輕聲安撫道。

不知是潤滑油的原因,還是糖糖最限度放鬆了屁眼周圍的肌肉,粗大的陽具居然很輕鬆的就刺入了她的屁眼之中。

屁眼死鎖死住陽具後半部分,腸道內部的肉壁似女神般輕輕的撫摸著龜頭,偶爾還會感覺到腸道的蠕動。這就是插入屁眼時,陽具傳遞出來的第一感覺。

「啊……啊……表哥老公……我……我……我雙腿發軟……好……屁眼傳來……好好……好奇妙的快感。」似用盡全身離奇,糖糖才把這話說出。

見糖糖有歡樂的快感,我開始輕輕的抽送著陽具。

溫暖,細膩的腸道讓我感覺到如同女神愛撫般的溫柔快感,而菊花門的緊湊就似青澀少女般害羞,略帶抗拒。這種快感結合在一起,真是妙不可言。

「早……早知道……插……屁眼是……如此的……爽快……舒服……我……就不會到……現在才把它……貢獻給表哥……老公呢……」糖糖滿足的盡情呻吟。

屁眼傳來的刺激,也讓糖糖蜜穴流淌出大量新鮮的愛液。我一邊輕輕捏弄著她的陰蒂,一邊把手指插入糖糖的小穴之中。

「啊……啊……太……太爽了……糖糖……感覺要……要飛天了。」

「喔,喔……表哥老公……幹……幹我啊……不,不要停下來……就算……幹死……我也願意。」屁眼和小穴的雙從快感,使糖糖大聲放肆的呻吟起來。

我突然間想起,隔壁的房子似乎有個小女人搬進去住了。糖糖這般大聲的呻吟,不知道有沒有使她燥熱難耐呢?

很快,糖糖屁眼周圍的括約肌就適應了異物的插入,這讓我可以放心,大膽的加快抽插的速度,以獲得更加劇烈的快感。

陽具在糖糖的屁眼一深一淺的抽插著,龜頭傳遞出來的生理快感和一股征服的心理快感結合,使我覺得神仙也沒我這般享受。

「哦……哦……受……受……受不了……我……我要來……來了。」糖糖的雙腿開始抖動不已,「表,表哥老……老公……抱……抱緊我。」

屁眼一夾,一夾的刺激著我的陽具,比蜜穴更強力的的屁眼似要把陽具夾斷。因為第一次肛交,內心激動,刺激。我失去了以往戰神般的風彩,和糖糖一同進入了性愛的巔峰。

和自己的愛人交合,不似去燈紅酒綠找樂子那般,在高潮過後,會有落寞,悔恨的感覺。

雖然肛交的時間不算太長,但是糖糖和我都感覺的身體似脫虛一般的無力,或者是因為肛交實在是太過刺激的緣故吧。高潮過後,我們沒有理會淩亂的床鋪,相擁而睡。

時間大約來到了淩晨兩點左右,我感覺到陽具被人含在嘴裡,異常的舒服。

睜開朦朧的睡眼,我看到糖糖正賣力的舔弄著我的陽具。內心一陣甜蜜的笑道:「兩天沒喂這小丫頭,就餓成這樣了。真不知道她在學校時是怎樣過的。」

我不動聲色,假裝繼續沈睡。想看看糖糖最後會怎樣使她自己獲得快感的,見把陽具舔弄的堅硬無比,糖糖半蹲著身軀,用手扶著肉棒,對準小穴,猛的坐了下去。瞬間,整根陽具被小穴吞沒。

我一陣啞然,「這嬌小的身軀能承受的住巨大陽具的衝擊麼。」

「哦!」糖糖滿足的叫喚了出來,似怕我給吵醒,我明顯的感覺到她有意的壓低了聲音。

接下來,只見糖糖騎在我身上,劇烈的晃動著小蠻腰。一對碩大的雪白奶子在她胸前有上下的彈動著。

「表哥老公……你……一定沒……沒想……想到我會……在你睡……著的時候……把……把你給……侵犯吧。」糖糖的呻吟聲中透出一股得意的味道。

「嘿嘿,是沒想到。」我恨恨的把陽具向上一頂。

「啊……壞人。」糖糖沒想到我會醒來,再加上被我的陽具用力一頂。刺激的她大聲叫喚著。

也不知道糖糖在這一個晚上高潮了幾次,她嘴裡不停的叫喚著,快幹我,好舒服,諸如此類的淫言穢語。我們一直大戰到淩晨五點鐘,才心滿意足的鳴金收兵。

在進入夢鄉的時候,我又冒出了一個念頭,幸好這裡的房子佈置時一條通道兩個房間的,不然明天我們還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給側目了,只是苦了隔壁家的小娘子。

到我身邊,黑夜不再漫長。

大戰後的白天,是禮拜。也是我休息的日子。我和糖糖一直睡到下午三點才起來,看著彼此朦朧的睡眼,我們相視一笑。一切甜美盡在不言中。

昨晚的大戰,消耗了兩人大量的能量,因為屋子裡沒有食材,所以我們洗涮完畢後,就出門去找吃的。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