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妹糖糖的不倫之戀

糖糖有點躁動的身軀,在聽到我的許諾後平靜的下來,只是兩頰緋紅,呼吸也更跟著急促了起來。

看她的樣子,就像熟透的蘋果,等人來採摘。

我親吻著她雪白的脖子,把糖糖富有青春活力,沖滿彈性的酥胸被我用雙手從內衣的束縛中解放了出來,我輕輕的揉弄著。

指尖劃過乳頭的瞬間,她的身軀彷彿觸電般的顫動了一下,隨著而來的是,她的乳頭堅硬的勃起。

我再也忍受不住這霧裡看花的感覺,一把將她的裙子撤掉。

規模不小的酥胸在我扯掉糖糖裙子的時候,是已彈動的姿勢出現在我的眼前的。已經勃起的乳頭粉嫩,粉嫩,甚是可愛,我情不自禁的把它含在嘴裡吮吸著。

「嗯」糖糖含蓄的發出了呻吟,雙手胡亂的撫摸著我的後背,最後緊緊的抱著我頭,似怕失去一般。

把糖糖平躺的放倒在沙發上,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大腿內側。一股股潮濕的熱氣從她的小穴裡隔著內褲傳遞出來,侵襲著我的手掌。

「嗯,嗯,笨蛋表哥,我身體的感覺好奇怪。」糖糖閉著雙眼,不敢和我的目光接觸。

好東西是要來慢慢品嚐的,特別是女人。我不緊不慢的親吻著糖糖的嬌軀,進一步挑逗著她的情慾。

在糖糖差不多進入狀態的時候,我的突襲了她嬌嫩的小穴,早已氾濫的愛液把她天藍色的內褲打濕,我輕輕的捏了糖糖的陰核。

「啊」糖糖的不停的扭動著,小穴突如起來的流出一股暖流。

不錯,糖糖高潮了。處女的身軀就是如此的敏感,只需要愛撫和親吻嬌軀,就能把她們送入性愛的巔峰。

把內褲褪到她的腳跟部,我俯身往她的小穴。

陰道口被陰唇緊緊包裹,就似含苞待放的花蕾,烏黑陰毛被氾濫的愛液三三兩兩的捏合在一起。終於,我看到了糖糖的神聖的處女之地。

還在享受高潮餘韻的糖糖,見我似頭豺狼般的盯著她未被開發過的私處,不知是羞愧,還是不好意思的緊咬嘴唇,把頭側向另外一邊。一副任我處置的樣子。

我用舌頭把她的陰唇撥開,粉紅,嬌嫩的裂縫出現在我的眼前。一股處女特有的幽香侵入我的鼻息之間,我百般挑逗著糖糖勃起的陰核,積蓄了十多年的愛液在這一刻盡情的釋放出來,流淌在她的大腿內側,滴下沙發。

「好,好癢。」濃烈的快感,沖刷著糖糖的嬌軀,「你的……舌頭伸……伸進……洞洞的時……候,好,好舒服。」

把粗大的陽具放出,半跪在糖糖下體,我的粗大的陽具刺進了她未經人事的小穴。

沒有撕心裂肺的叫喊聲,糖糖堅強的緊咬嘴唇。從她額頭滲出的冷汗,我知道她正在默默承受破身給她帶來的巨大疼楚。

我內心明悟,因為她愛我。她願意獻身於我,哪怕再大的疼楚她也能承受,她不願看到我有哪怕一絲不快的心情表露出來。

看著她疼苦的樣子,我內心無比的疼疼,覺得自己太自私了,渾然沒有考慮到糖糖的感受。

把頭探到糖糖耳旁,「我愛你,一輩子的。」

沒有回應我,糖糖加大力度把我抱著,而陽具在她的這一舉動下,往她小穴更深處刺入。

她眉頭緊蹙,銀牙死死的咬住嘴唇,硬是沒發出聲音來。

怕她咬破嘴唇,我靈動的舌頭輕輕撬開她的小口,安撫著她的情緒,手也在不停的撥弄著糖糖嬌嫩可愛的乳頭,至今快感把疼痛敢淹沒。

「癢。」糖糖再次說道。

見時機成熟,我緩慢的抽送著陽具。

「笨……笨蛋表哥……不要……不要停,不然……小洞……洞洞會……癢的,糖糖……現在好……好舒服。」糖糖含糊不清的發出了呻吟。

狹窄緊湊,濕潤溫暖的小穴隨著陽具的抽動,不停的刺激著大龜頭,我越插越歡,而糖糖則越來越浪。

「啊……啊……啊!」糖糖小穴緊緊的夾住陽具,濃烈滾燙的陰精再次從子宮噴射而出。糖糖嘗試到了人生第一次的小穴高潮。

陰精把龜頭燙的一陣酥麻,說不出的舒服,精閥也在此刻大開,回送給糖糖大量同樣滾燙的精液。

撥弄著糖糖被汗水浸濕的秀髮,幸福的感覺油然而生。

溫存了一會,我和糖糖雙雙進入浴室,洗鴛鴦浴。

「這軟綿綿的東西剛才怎麼把我插的那麼疼。又那麼的舒服。」糖糖握著我的陽具認真的沖洗著。

看她大膽的舉動我內心道:「這丫頭的接受能力也太強了吧,剛才還羞答答的不敢看,現在居然……」

小手的套弄,陽具很快又堅硬了起來。

「喔喔,還想來,我的小洞洞都腫了。」糖糖擡頭用純潔的目光看著我怪叫到。

這尼瑪還是剛破身的樣子嗎?太另類了吧?

看我沒出聲,糖糖坐到沒放水的浴缸上,張開雙腿,「不信你自己看看啊。」

這算誘惑麼?不管你們是不是,我反正是了。

我被糖糖的這一舉動再次挑逗出慾火,跳進浴缸,挑逗著她敏感的區域。

「嗯……嗯……笨蛋表哥……壞壞……又……又欺負我。」初嘗禁果的糖糖很快又來了感覺。

敏感的身軀,在我的挑逗之下,糖糖的小穴很快又泛出了大量的愛液。

我提槍至入,狠狠的抽插著太糖糖剛被開發的小穴。

「嗯,嗯,不……不要……插的……那麼猛……還會……會疼的。」糖糖在我迅猛的攻勢下,眼神迷離了起來。

看著她享受成分大過疼苦成分的樣子,我沒有放慢攻勢。

就這樣,我用最簡單,也最粗暴的動作抽送著,把糖糖一次又一次送入性愛巔峰後,我也終於繳械。

兩個人正經的洗刷完身軀後,回到房間,糖糖順從的像只小貓咪趟在我懷裡睡著了,看著她勻稱的呼吸,可愛的臉頰上還帶著剛才幸福的笑容,我的心醉了。這輩子,我們誰也離不開誰,直至永恆!

時光匆匆,春節喜慶的氣氛一晃而過,因為糖糖的原因,我這個春節過的特別愉悅,充實,漢曆西元2011春,和糖糖離別的前夕,我們抵死纏綿,雖然不捨,但是短暫的離別了她,從新投入到了繁忙的工作之中,糖糖也為即將到來的高考做準備。兩人開始展開了疼苦的異地戀。我每個月都會有四天的休息時間,毫無疑問的,在這四天裡,我都會回到家鄉和糖糖相見。

南方的盛夏總是那麼火辣,燥熱。街上人群川流不息,愛美的女孩們都穿上小熱褲,雪白的修長的美腿隨處可見,而這也算是盛夏特有的一道香豔景觀吧。

粵省的省城汽車站一年四季都是人頭聳動。

今天,我也成為了汽車站龐大人群中的一員。糖糖在高考結束後,馬上收拾好行李。告別家人,來到了我所在C市。

「笨蛋表哥,我在這了。」

我尋著聲音望去,看到糖糖在人群中向我歡快的招手,左手還拉著一個大大的鵝黃色行李箱。

走到糖糖面前,我把一束鮮花獻上,也不管旁人的目光,嘴唇親吻了一下糖糖的額頭。

和春節時相比,糖糖褪去了曾經的青澀,原本規模就不小的胸部在我的開發之下,顯得愈加的豐滿誘人,讓人垂涎欲滴。同樣穿上了小熱褲的糖糖雙腿顯得更加白嫩修長,比例協調,富有活力。隔著淺薄的衣裳,隱隱能看到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文胸。

見我獻上鮮花後,糖糖一路上都歡呼雀躍,回到了我租的兩室一廳的房子裡。

為了哄好糖糖,我特意下廚,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全是她愛吃的菜。

回到我所佈置的小窩後,糖糖倒頭就睡。說:「先休息好,晚上和你大戰三百回合。」

看到自己操勞了兩個小時的勞動成果,我心裡一陣滿足。沒錯,就是不吃都飽了的滿足。不是菜做的爛,是因為煮菜時經常要試味道,把我的胃口給弄跑了。

糖糖滴酒不沾,所以就沒有什麼葡糖美酒夜光杯的無上意境出現了。我也沒在意,雖然兩人也算是還在熱戀階段,可和其他熱戀情侶不同的是,糖糖和我從小玩到大,實在是太熟悉,很多細節,我們都可以從簡。浪漫,只是一種氛圍,兩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準備好一切,我把糖糖叫醒,一起共用晚餐。

「飯桌上的菜,是你叫到的外賣吧?」糖糖看著豐盛的佳餚,用懷疑的語氣問道。

額頭冒出黑線,「知道你喜歡吃這些菜,我可是花了功夫去學的,所以這些菜……」

糖糖從不會懷疑我說的話,無論是以前,現在,未來,她對我都是百分百的信任。我也從未因為如此而欺騙過她什麼。

知道是我親自下廚,糖糖甜蜜的親了我一口。接著很不淑女的用手夾起一塊肉送進了她自己的嘴裡,很享受似的品嚐了起來。

「太棒了,嗯啊。」糖糖用她滿是油膩的嘴村再次親了一下我的臉頰。

瞬間,糾結的心情出現了。我此時是該滿足,還是噁心?

或許是餓了,糖糖沒有洗涮就大吃了起來,偶爾還傻笑道:「這個好吃,那個好香。」

我突然間想到,要是在外面的的餐廳吃,糖糖還能吃的如此輕鬆,歡快麼?

吃完飯,洗完澡。兩人哪也沒去,而是躺在床上,相互分享這半年來的喜與憂。

「我不在你身邊,你想愛愛的時候怎麼辦?」我一臉的壞笑。

撅起小嘴,糖糖俏皮的說道,「我才沒你那麼壞呢,天天想著那些事。」

「對,糖糖最乖巧了,下午的時候誰說要和我大戰三百回合來著?」

「討厭啦,笨蛋表哥笑話我。」糖突然從床上爬了起來,「想知道?那我就示範給你看,嘻嘻。」

只見糖糖半躺在床頭,雙腳m字形的張開。隔著睡衣揉捏著沒穿乳罩的乳頭,另一隻手緩緩伸下下體,撫摸著沒穿內褲的陰蒂。

「嗯,表哥老公,……你怎麼……不……不在我身邊……幫……糖……糖的小…小肉洞……止癢。」糖糖居然在我面前自慰了起來。

勃起的乳頭,把睡衣撐起了一個更高的小點,不經意的一撇,朦朧能看到睡衣內俏麗乳頭的香豔。小穴在糖糖的自摸之下很快就流出了淫水。

「表哥老公,糖糖……好想你……的大……肉棒。」糖糖把沾滿自己愛液的手指送入自己的口中吮吸。

糖糖的小穴有幾大特點。易濕潤,稍微一撫摸出水。耐抽插,緊湊。雖然幹過很多,很多次,但她的小穴還是如當初處女般有張力,彈性。還有就是,小穴溫度火熱,經常能把龜頭燙的一陣酥麻,因為這,當初讓我很是狼狽。

「快,表哥老公……快用……你的……肉……肉棒把我的小穴……給……給征服。」手指似乎不能滿足她小穴的空虛,糖糖央求道。

看到如此淫靡的場景,如果還能不衝動的,那就是性無能,或者性冷淡了。我當然不屬於這些類型。

「寶貝糖糖,你剛才說什麼。」快速把內褲褪去,我提槍而戰,直搗黃龍。

「表哥老公……別……別逗糖糖了……快……快幹糖糖的小……小肉洞……糖……糖要丟……了。」肉棒的插入,成了糖糖高潮的導火索。

一股熱浪從糖糖小穴深處襲來,直把龜頭燙的想融化一般。

「小樣,換做以前,我還會一洩千里。現在嘛,看我怎樣治你這個小妖精。」我在糖糖耳邊吹著熱氣。

還在高潮中的糖糖迷離道:「表哥……老公變……變強……糖糖……很……開心……以後……表哥老公……就……就能給我的……小肉洞帶來……更大的……快樂。」

氣氛越來越淫靡,而我也像打了雞血般,使命抽插著糖糖嬌嫩,緊湊的小穴。

「啪」「啪」

肉體撞擊的聲音在房間迴蕩,不絕於耳。巨大的陽具在糖糖的小穴進進出出,把她的小穴插的白漿橫飛。

「你……你的,糖糖……的所有一……一切都給你……快……快用力幹我……都……都給表哥老……老公。」在肉棒的衝擊下,糖糖的浪叫聲越來越

肉棒撞擊著花心,摩擦陰唇,依然粉嫩動人的兩片陰唇在肉棒的擠壓之下,往外翻捲,氾濫的淫水把陰唇襯托的更加水靈。

「表哥……老公……從後……後面幹……幹我……我想要……你插的……更……更深點。」糖糖趴在床上,把屁股撅起。

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