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盒裡的女人

我又一次分開她的雙腿,在她來不及阻止我的時候又一次深深地插了進去,她扭動著身體,在我的愛撫下,逐漸地又一次接受了我。

「你當真把我當成洩慾的對象了,洩過了還又來。」她繼續抗議著。

「不是,妳是我的愛人,以後我們永遠都這樣,天天都這樣。」說完這些,我把臉埋到了她的雙乳之間,盡情的舔弄起來。

這一夜,在瘋狂中度過,我一次又一次的進入她的身體,把她一次又一次的帶進天堂,直到淩晨,我才含著她的乳頭慢慢睡去。

※※※

好刺眼的陽光,炫的我的眼睛都張不開了,小薇,我心裡想的是小薇,我伸手一摸,又撲了個空,不會吧!又是一個夢啊!我驚坐起來,把整個被子都給掀了,沒有,難道小薇從來就沒出現過,所有發生的一切都仍然只是我的夢而已,我是不是應該去看精神科了,再這樣沒完沒了的夢下去我真的會瘋掉,深呼吸一口氣,該上班了。

正想疊好被子,卻發現枕頭上有個長方形的盒子,什麼呀!難道我還在夢裡嗎?拿起盒子我的反應是想扔了它,但是當我發現沾在盒子上的一根長頭髮時,我愣住了,我撚起頭髮端詳的看著,以長度看至少有三十公分長,那肯定不會是我的頭髮,就算是小麗也沒有這麼長的頭髮,那麼?小薇真的來過,那這個盒子是她留下的,我這才急急打開方盒,一個和小薇一模一樣的中國娃娃隨著盒子的敞開而站立起來。

不是夢啊!我抓起被子拚命的嗅著,除去我自己身上的味道外,還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那是昨夜小薇身上的味道,還有一攤昨晚沒清理乾淨的愛液做見證。

頭髮,音樂盒,味道,我的小薇,但是她人呢?

我隨手抓起昨天脫下的長褲和襯衫,也顧不得什麼了,棉被還溫溫的,小薇一定才剛走,我奪門而出,就想追回小薇,她該不會是氣我昨天那樣強迫她吧!早知道我就忍一忍了,有些悔不當初的自責著。

該死的電梯,怎麼那麼慢,該不是電還沒來吧!我猛按著電梯鈕猛罵著,我心裡急的,算了跑樓梯吧!正當我打算這麼做時,叮的一聲,電梯門開了,我立刻轉身想衝進電梯,卻看見小薇從電梯裡走出來。

我內心的喜悅比第一次見到她還要強烈,她還沒看見我,我聽她哼著輕快的曲子,臉上洋溢著幸福溫馨的笑容,我激動的衝上前就是一個擁抱,如果不抱緊一點我怕她會一瞬間就消失了。

「怎麼了?」小薇帶著驚訝的語氣問著。

「我以為又是一場夢醒來妳又跑了,以後不許妳亂跑了,我會傷心死的。」我的聲音有些哽咽,雖然這麼說有點違背男子氣概,但是在面對心愛的人時,男子氣概早該丟在一邊的不是嗎?

「你要是對我不好,肯定會找不到我的。」

我慢慢的鬆開了她,瞥見她手裡提著早餐店的購物袋,「妳去買早餐?」

「嗯!我買了你最喜歡的小籠包和豆漿…」他竟然記得我只提過一次的事,不等她說完從她手裡拿過早餐,一把橫抱起她便往房間走了回去,她的小手突然緊緊的攀著我的頸子,「告訴我,你還喜歡吃些什麼,以後我每天做給你吃。」

「真的嗎?」我真是受寵若驚,這意味著什麼呢?

「嗯!」小薇含羞的點點頭。

※※※

一進房間,我將早餐隨手放在椅子上便把小薇放到在床上,狂肆的吻起令人留連的甜唇,齒間清涼的薄荷味傳到我的舌尖,我才想起我還沒梳洗呢,可我顧不了那麼多了。

「唔……」小薇使了點勁推開貪婪的我,我還意猶未盡呢。「吃早餐啊!吃我幹麼?吃了一晚還不夠啊!」小薇嬌羞的說著,那模樣煞是可愛。

吃了一晚,好像是這麼回事的,可她是何時起床的我竟然無不知情,「怎麼吃的夠呢?還有人偷跑呢?」

「你吃早餐啦!」小薇被我逗的滿臉通紅。

我正想起身,卻瞥見床上的音樂盒,小薇怎麼會有這個音樂盒,雖然和我夢裡的有些差距,可幾乎就是一模一樣了。我伸手將音樂盒拿到小薇面前,問道:「妳怎麼會有這個音樂盒?」

「我老公送我的。」

「什麼?妳老公?」我的腦袋又一陣翁翁,但小薇似乎沒有想解釋的意思,「妳別再唬弄我了,如果妳真有老公,那昨晚妳可就紅杏出牆了。」我故作緊張告訴她一個事實。

「我無緣的老公啦!」小薇的神情顯得有些落寞,是我無意間觸痛了她的傷口嗎?「這是他為我做的,在我的房間裡本來有幾十個這樣的娃娃。」她從我的手裡取過音樂盒,「這個是僅存的最後一個了。」

「為什麼呢?」幾十個卻剩下一個,我不禁好奇的追問。

她把音樂盒放在一旁,然後站起身來,她要做什麼?我的目光跟隨著她。原來她是要替我把早餐攤開在茶幾上。

「你邊吃早餐,我邊跟你說故事,好嗎?」

「好。」

她倚著床邊在地板上坐下,「他是一個陶藝家,我曾經瘋狂的愛上他,也為了他而學捏陶,可惜我並不是這塊材料。」她輕笑一聲,有點淒涼的感覺,「他很耐心的教導我,總算讓我也完成了幾件作品。」

「哦!那改天送我一個吧!我一定當寶貝珍藏。」這是真心話,我嘴裡含著小龍包說著。

「很可惜,全都沒有了,就剩這個音樂盒,你要,就送給你。」

「怎麼會呢?」

「全都讓我給摔碎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心顫了一下,心愛的人為她所做的藝品,她竟然親手摔了,如果不是傷的那麼重她怎麼捨得呢?我放下手裡的早餐坐到她的身邊想對她說點什麼,安慰也好。

「和他分手的那個晚上,我把所有的陶器全部都摔了,只留下了音樂盒。」她的語氣相當平和。

「你們分手了?」

「嗯,二年了。」她突然摟緊我的脖子,在我的脖子上深深的一吻,不,她不只是吻她還用吸的,慘了,她在種草莓,「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她悠悠的說著。

「我不介意啊!」但老實說誰不希望自己的女人都是處女呢?不過一個二十九歲的女人,還是個美人,你還要她是處女,似乎是過分的奢望了。

「我也不介意啊!」

「什麼意思啊!」

「你比他強,你開心了吧!」

「誰比這個啊!」被她一說我怎麼覺得臉熱哄哄起來。

「不會比嗎?你們男人不是都喜歡處女,如果不是就怕自己比不上我之前的男人。」瞧她說的真像一回事。

「那妳有過多少男人啊!」我開玩笑的問著。

「我像是隨便和人上床的女人嗎?」她有些氣憤的說著。

「當然不像。」我趕緊漂白。

「不要強暴了我還怪我淫蕩。」她的火氣越來越大了。

「唉呀!我沒這個意思,再說我也沒有強暴妳,是你情我願嘛!」我緊緊的摟著她解釋著。

「我們才見第一次面,就上床,你不會這麼想嗎?」她仍然帶怒的說著。

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我是幹了什麼?「不會,我真的不會這麼想,女人在床上本來就該淫蕩點嘛!我喜歡妳這樣的。」天啦!我在胡鄒什麼呀!

「說到底就是認為我淫蕩了。」

「不是啊!妳要我怎麼說。」什麼時候嘴變的那麼笨了。

我正急的荒時,她大小姐竟然大笑起來,看來我又被耍了。

「瞧你急的,呵呵。」

笑了就好。

「我就二個男人,希望你是最後一個。」

「我不會給妳有機會再找別人的。」我不會讓她從我身邊溜走的,但要怎麼做呢?「我可以再問妳一個問題嗎?」問清楚,以免重蹈覆轍。

「問吧!」

「你們為什麼分手?」

「因為他愛的是泥巴,不是我。」

「啊?」居然有人這麼不識貨。

「他愛他的陶藝更勝於我,我們的三餐幾乎都是在工作室裡吃的。一開始我很欣賞他捏陶時認真的態度,但久了,我才發現原來他根本就是一個工作狂,所以我就決定把他踢出我的生命。」說的好輕鬆,可一想到那幾十件碎了的陶器,就知道她的心也曾碎過。

「那妳大可放心了,我不是工作狂,我可懂得享受人生呢。」我開始不安分的把手放在她高聳的胸脯上撫摸著。

「我看你是享受我吧!」她狠心的撥掉我的手,「昨天誰說他還要工作的,要我不要砸了他的飯碗……」

哇!不能這樣算啊!「總不能讓我的妻子喝西北風吧!」我知道我是有理說不清了,堵住她的嘴是阻止她繼續數落我最好的辦法。

「吃早餐吧!」她比我還快一步閃開了我的攻勢,「你不餓我還餓了呢,你不吃我就吃光了。」說著她已經拿起豆漿喝了起來,個還不小的小龍包她一口塞進嘴裡,「我告訴你喔!我可沒打算那麼早結婚。」她咕咕噥噥的說著。

「只怕由不得妳…….」我喃喃自語著。

「你說什麼?」

這麼小聲妳都聽到了,耳朵真尖,「妳慢慢吃別噎著了。」

「你為什麼叫鏟子啊!」

他突然問起這個問題,那我就照實回答了,「因為我叫金彥看起來很像鏟不是嗎?所以大家都叫我鏟子了。」當我回答完小薇的問題,才想起來,我們連對方的真實姓名都還不知道呢。「妳呢?真的叫小薇嗎?」

「是啊!我叫於薇,大家都叫我小薇。」

「妳不怕被熟人認出來啊!敢用本名。」

「小薇,小薇,連歌名都有,這麼普通的名子,誰會想到是我呢?」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我們在網路上什麼都聊,就是從來沒有問過對方的真實姓名,也許當你真心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名子其實並不是很重要的。

「其實…」小薇接著又道:「我見過你。」

「見過我?」

「嗯,不然你以為我有這個膽到你的狼窩來嗎?」

「狼窩?真當我是狼啊!」我昨晚的行徑確實是像一匹大色狼。

小薇甜甜的一笑,「我看著你的IP位置覺得眼熟,我幫姐夫看過電腦,所以你的IP我有種熟識的感覺,沒想到你真的是在姐夫的公司上班,所以我就在公司外偷偷的看你。」

「好可怕唷!原來妳還是個間諜啊!」

「怕了吧!我跟姐夫打聽過你,他說……」

還故意賣關子,「他說什麼?」

「不告訴你,你不是說不靠裙帶關係嗎?你就自己努力吧!」

「自己努力就自己努力,我相信我的能力的。」我也從來沒想過要依靠任何人。

「很好我喜歡有自信的男人。」

我也喜歡她臉上對我充滿信心的神情。

※※※

二個月後,在東海岸的沙灘上,舉行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婚禮,我開心的看著我眼前美麗的新娘子,那個都二十九歲了還說不想那麼早結婚的女人,不想也不行,誰讓那個停電的夜晚,在我灑下的精液之中,有一個小傢夥成功的和她的卵子結合併在她的子宮裡著床了,再過八個月我就要升格做爸爸了。

我開心的吻著我的妻子,第一個我沒見過面就喜歡上的女人,小薇。

頁: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