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誘姦空姐和人母

港商堅叔,乘坐北方航空客機,從大連飛往淫城從事商務活動。他坐在13B,坐在他裡面靠窗座位的是一位頗有姿色的成熟婦人,看去約五十四歲,中等身材,穿一無袖小褂,短裙,光著美腿秀足,穿著涼鞋,濃密腋毛從腋下竄出,老色鬼堅叔哪裡能放過如此性感婦人,便搭訕起來。

原來,這婦人名叫夏月珍,是淫城某機關女幹部,去大連參加一個會,現在是結束出差往回趕。

堅叔一邊和夏月珍聊天,一邊不住偷看那婦人的腋毛,那婦人的腋毛不像有些婦人那樣直直地往外竄,而是卷卷地,別有風味。堅叔又不時低頭看那婦人的秀足,夏月珍的秀足是銀白色的,玉趾銀白妖媚,趾甲形狀秀美,晶瑩潤澤,實在是秀足可餐,看得堅叔忍不住地嚥著口水。

夏月珍得知堅叔是位港商,遂有意巴結,她發現堅叔不住偷看自己的腋毛和秀足,她身上這兩處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她自然知道,便微微一笑,低聲道:「到了淫城,我來招待你,讓你看個夠!」堅叔用手暗暗擰了婦人的豐美大腿一下,婦人疼得差點叫出聲來。

這時,空姐們向乘客分發食物。堅叔見來到他面前的空姐容貌俊美,這頭老色狼竟不顧剛鈎搭上的夏月珍還坐在他身邊,不顧一切地死死盯住那空姐。

這個空姐叫呂小月,25歲,身高1米68,容貌俊美,美腿秀足,穿著襯衣短裙,肉色褲襪淺口半高跟鞋,非常性感。

在她給堅叔倒飲料時,正好把腋下部位對著堅叔,她襯衣裡只戴著奶罩,堅叔的目光通過空姐襯衣短袖筒往裡看去,正好看到呂小月的腋下,那裡淡淡地長了些腋毛,看得堅叔有些硬了。

吃完了食物,堅叔假裝上廁所,來到機艙後部,和發完食品正坐在那裡休息的呂小月攀談起來。

呂小月有男朋友,還沒結婚,見堅叔是港商,也有意結交,於是談得火熱。

堅叔看著梳著髻的呂小月的俊美臉龐,越來越硬,呂小月對他的熱情也使他膽子更大了,堅叔乾脆向呂小月說明了想操她,現在。

呂小月看著堅叔,微微一笑,帶著他走進了後艙四個洗手間中的一間,將門栓好。堅叔也不知哪裡來的勁兒,將高大的呂小月一下抱上洗手台,呂小月解開襯衣,堅叔迫不及待地掀起呂小月的胳膊,亮出她的腋窩,貪婪地舔起呂小月的淡淡腋毛來,呂小月沒想到這老色狼如此淫邪,癢得低聲亂叫,待要掙扎,卻被堅叔架住胳膊,只得任他舔弄。

到後來,呂小月癢得連淫水也流出來,把小三角褲襠部都浸濕了。堅叔又捉了呂小月的秀足,扒了半高跟鞋,捉了那空姐的精美襪蓮,將鼻子湊到那發黑襪尖上,使勁地聞,呂小月發黑襪尖的異香,令堅叔獸性大發,他不由分說,將空姐兩條修長美腿扛在肩頭,呂小月穿的是無襠肉色褲襪,這種褲襪是專為方便女人挨操設計的,女人挨操時不用脫襪,堅叔將呂小月的小三角褲扒到一邊,空姐的毛茸茸的屄眼就露了出來。

堅叔將帶刺雄莖套套在上,然後奮勇將粗頂入空姐陰道。堅叔不長,卻粗如易拉罐,再加上套上有刺,空姐呂小月的陰道被撐開很大,同時陰道壁肉被套上的刺摩擦得又痛又癢,她淫水不斷流出,忍不住低聲叫喚起來。

堅叔聽到空姐被他奸弄得叫,更加興奮,奮勇朝呂小月屄眼裡猛衝,捅得呂小月表情十分痛苦,低聲嚎叫。

堅叔把空姐兩隻精美襪蓮深彎敏感的腳心抵在臉上,他感到溫暖極了,情不自禁發出低低的吼聲,拚命地朝呂小月屄眼裡猛烈衝擊。

堅叔一口氣操了二十幾分鍾,在呂小月要死要活的哭叫聲中,精液狂奔。呂小月喘息了好久,才勉強從台上下來,堅叔命她跪下,堅叔按住她的頭,將塞入她嘴裡,命她把堅叔的吮吸乾淨。

在空姐呂小月的嘴裡,堅叔的慢慢地又硬了,他按著呂小月的頭,喪心病狂地將使勁往那空姐的喉嚨深處裡頂,嗆得呂小月眼淚都流出來了。

堅叔將往呂小月嘴裡亂捅,突然,他感覺又要射了,於是迅速將從空姐嘴裡抽出,精液狂射,全都射在空姐呂小月俊美的臉上。

呂小月猝不及防,就這樣被侮辱著。她喘息了好一會,才用紙巾擦乾淨臉上的精液和下身,慢慢收拾好,兩人互留了電話,這才走出洗手間,這是架大客機,後艙沒有乘客,只有另幾個空姐,她們見呂小月他們出來,會心地一笑。

呂小月又去給客人們收餐具,發禮品,她被操得走路都有些困難了。

堅叔走回前艙的座位,坐回到夏月珍身邊,夏月珍疑惑地看著他,問道:「怎麼去了這幺長時間?」堅叔說:「吃壞肚皮了。」就把此事遮掩過去。

二十分鍾後,客機降落淫城。夏月珍兒子開車來接,堅叔下榻酒店也有車來接。

夏月珍便叫堅叔打發了酒店車子,兩人都上了夏月珍兒子夏兵的車。

夏兵今年二十五歲,在一家單位開車。一路上三個人聊得很愉快。【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通過交談,堅叔知道了夏月珍的丈夫52歲,是一個機關的處長。

車到一家五星級酒店,夏月珍讓兒子把車停在停車場等候,她陪堅叔進大堂CHECKIN,然後乘電梯來到地下113層11338房。

這是一個豪華套間。一進門,堅叔就把夏月珍按在床上,三下兩下,扒得一絲不掛,堅叔掀起婦人玉臂,貪婪地舔婦人的捲曲腋毛,夏月珍被舔得嬌笑不止,淫水直流。

堅叔又跪在婦人腳下,捧起婦人的銀白秀足,細細地吮吸夏月珍的銀白玉趾,弄得夏月珍連聲叫喚,竟忍不住流出尿來。

堅叔躺在地毯上,夏月珍蹲在他臉上,把他的滿嘴黑牙的大嘴當作尿盆,騷尿如小泉般洩出。

都流到堅叔嘴裡,堅叔覺得這是世上最美味的甘霖,大口大口地喝下。夏月珍解完尿,站起身,站在堅叔上方,按堅叔的要求,將一隻銀白秀足伸進堅叔嘴裡,供他吮吸品嚐。

堅叔得此美味,大口享用,飽餐秀足。夏月珍的秀足是她的又一性器官,非常敏感,最怕被男人玩弄,堅叔又是品蓮高手,直弄得夏月珍淫水直流,不住地叫喚。

堅叔正在享受性感老婦秀足美味,突然間門鈴響了,夏月珍光著身子,來到門後,從貓眼往外一看,原來是夏兵,夏兵在外邊久等母親不來,放心不下,便進來尋找。堅叔慌了手腳,忙起來要穿衣服。

夏月珍被堅叔吮吸秀足,她被堅叔對她的愛感動了,便說:「別慌,告訴你一個秘密吧,我兒子十四歲時候就和我有性關係了。」

堅叔聽了大喜道:「啊,你們淫城母子亂倫的真不少啊,不如就把你兒子請進來,我和他一起用你。」

婦人羞道:「那怎麼行?」堅叔跪在婦人腳下,捉了秀足百般吮吸捏弄,求婦人答應。

夏月珍被弄得淫水直流,淫慾熱烈,只好答應堅叔的要求。

夏月珍光著身子開了門,把兒子迎進來。夏兵一見母親的肉體,立刻硬了。

堅叔對他說:「兄弟,你媽媽這幺性感,我們一起來分享她好不好?」夏兵正想狠操母親,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

兩個人把那性感婦人帶進洗手間,命她抓住浴盆上方掛簾子的金屬桿,面對著牆,夏兵蹲在浴盆裡,媽媽擡起一條美腿踩在夏兵肩頭,夏兵貪婪地舔媽媽長滿捲曲陰毛的屄眼,堅叔跪在婦人後面,無恥地舔她的精緻屁眼,夏月珍被弄得不住叫喚。

然後,兩人站起身來,夏兵擡起媽媽一條美腿,亮出媽媽屄眼,挺起粗大的,狠狠捅入媽媽屄眼。

堅叔也從後面將粗粗暴地頂入婦人屁眼。婦人的屁眼幾乎要被堅叔的粗撕裂了!她的子宮又遭到兒子大的猛烈頂撞,性感老婦痛苦地哭喊起來。

堅叔一邊兇殘地操婦人的屁眼,一邊將頭探到側面,去舔婦人因玉臂高舉而露出的濃密捲曲腋毛,夏兵也一邊操媽媽一邊去舔媽媽另一側的腋毛。

夏月珍被他們前後夾擊,左右開弓,被奸弄得又疼又癢,不停地哭叫,面部表情非常痛苦。

兩人一口氣操了二十分鍾,最後在那性感老婦的哭叫聲中精液狂奔,分別射入她的屄眼和屁眼。

夏月珍被操得受不了,男人們的一離開她的身體,她一下子就癱坐在地上,堅叔和夏兵先後將捅入夏月珍的嘴裡,命她將他們沾滿她淫水和他們精液的吮吸得乾乾淨淨。在婦人小嘴裡,兩人的又硬了,他們又了對夏月珍的新一輪的摧殘,這一次,堅叔操夏月珍的屄眼,夏兵則操他媽媽的屁眼。

堅叔蓉城行蓉城,乃內地第五大都市,靚女比淫城還多。蓉,芙蓉也,性感女腳之謂,蓉城婦人,腳也長得好看。

且說港商堅叔,因事到蓉城進行商務活動。在前往蓉城的北方某航空公司的客機上,那些空中婦吸引著這頭色狼的目光。

其中一位王馨,身高1米69,54歲,淫城婦人,貌俊美,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藍色衣裙,外套深藍色小褂,素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那精美的腳後跟看得堅叔垂涎三尺。

王馨奶子很大,產奶量也大,正逐個給客人往杯子裡擠奶。前面頭等艙的乘客可以直接吸王馨的大奶頭子。

當來到堅叔面前,堅叔掏出一把鈔票遞給王馨,然後不由分說使勁搓弄擠壓她的大乳,叼住褐色大奶頭子使勁地吮吸撕咬。王馨的奶子又癢又疼,忍不住叫喚起來。

滿艙的男乘客聽得都硬了。堅叔吃了性感老婦奶,也不由昂首怒立。

這是架大型客機,機上配備有空中婦一百五十名,看得堅叔垂涎三尺,機上空中婦可以為乘客提供性服務。

堅叔將王馨叫進洗手間,就要插她。王馨有禮貌地說:「對不起先生,我們不為乘客提供插入服務,因為我們是航空公司的空中婦,不是賣淫婦,不過其它性服務是可以的。」

堅叔出錢購買王馨的褲襪,王馨當即從秀足上脫下素色褲襪給堅叔,他作為收藏。王馨裡面沒有穿內褲,但她工作時必須穿絲襪,所以她又拿出一付無襠肉色褲襪穿上,王馨坐在洗手台上,分開兩條美腿,亮出無襠褲襪中間大洞裡那毛茸茸的陰部,格外刺激!

堅叔跪下,貪饞地舔那性感老婦的屄眼和尿眼,舔得那性感老婦不住呻吟,忍不住流出尿來,都被堅叔喝了。

堅叔更硬了。他站起身來,王馨下了洗手台,蹲在地上,玉手扶住堅叔的粗,大口吮吸起來。

堅叔的粗在那空中婦的嘴裡精液狂射,並迫使她全部吞下。後來,堅叔回到淫城,和王馨的兒子一起輪姦了她。

飛行一小時後,飛機到達蓉城。這是個靚女如雲的大都市。

夜裡,堅叔和幾個朋友來到一家大型酒吧娛樂場所。裡面是靚女如雲。另外還有一千五百名樓面女經理,都是俊美熟婦。

招呼堅叔的一位名陳嬌蓉,身高1米68,58歲,貌俊美,高大豐滿白嫩,大乳房,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俊美,她與其它樓面女經理一樣,穿淺色套裝短裙肉色褲襪奶白色皮涼鞋,那穿著絲襪的精美腳後跟看得堅叔不住吞口水。

堅叔便和她聊了起來。邊聊邊喝酒。

陳嬌蓉喝了酒,便和堅叔講了她的秘密。

原來,她十四歲的兒子陳兵,在一年前奸汙了她,此後每天都要操她。

堅叔聽得又硬了,他索要了陳嬌蓉的絲襪,約定了再次見面的時間。

堅叔回到酒店,將陳嬌蓉秀足上剛脫下的絲襪套在粗上,大鬼頭正頂在發黑的襪尖上,又拿出淫城空中婦王馨的絲襪,使勁嗅那發黑的襪尖,空中婦醉人的腳味被堅叔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獸性大發,精液怒射,直射透另一性感老婦陳嬌蓉發黑的襪尖!第二天,堅叔參加一個大型經貿會。

他來到大禮堂。來了不少各處處長,其中不少是女處長女局長,堅叔不由感嘆,蓉城靚女如雲果然名不虛傳,因為他看到這些已是媽媽級的熟婦中也有不少靚女。

某處處長喬怡,52歲,身高1米65,頗有姿色,肥美白嫩,米色套裝短裙光腳穿白色皮涼鞋,襪極精美,另一位女幹部劉豔淑,54歲,身高1米68,姿色豔麗,豐滿白嫩,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花連衣裙,光著美腿秀足穿皮涼鞋,見有港商,她擺出性感的姿勢,在屋十多歲的堅叔面前搔首弄姿,喬處長是和堅叔洽談的,這兩個性感熟婦都被堅叔盯上了,聊了起來。

在靚女如雲的蓉城,媽媽性感,兒子早熟,母子亂倫事件層出不窮。這兩個性感熟婦也被她們兒子奸了。

在交談中,堅叔知道了這些秘密,他心頭大喜。

在會上,堅叔又認識了一位美麗的熟婦記者,她名叫聞麗,57歲,身高1米67,長得只能用美麗來形容,腳長得秀美白嫩,她光著嫩腳穿著拖鞋,也被堅叔盯上了。下午,堅叔出去看市場,又遇到一位性感熟婦羊錦豔,53歲,身高1米65,姿色豔麗,白嫩肥美,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白嫩的玉趾,珠圓玉潤的趾甲塗上了口紅,分外妖豔,她也被堅叔盯上了。

蓉城的性感婦人最禁不起的攻勢就是金錢,對港商台商尤其獻媚。堅叔用金錢做武器,征服了這五位性感熟婦,迫使她們同意供堅叔率領她們的兒子輪姦她們。反正平時在家裡她們早已被兒子奸了。

她們的兒子們當然對此求之不得。

一天下午,五隊母子按時來到堅叔的客房,一場肉搏了!

首先,酒吧樓面女經理陳嬌蓉被堅叔和她兒子扒光了,她十四歲兒子陳兵先是鑽進她腋下,舔她的性感腋毛,癢得那性感熟婦直叫。

然後陳兵從母親腋下鑽出醜陋的腦殼,大口吮吸媽媽的褐色大奶頭子,同時伸手去摳媽媽的屄眼。

陳嬌蓉發出痛苦的呻吟。平日裡養尊處優的女處長喬怡也被兒子扒得一絲不掛,她十七歲兒子喬軍將她兩條美腿掀過頭頂,使她屄眼朝天,喬軍坐在母親屁股後頭,一邊伸中指摳媽媽的屄眼,一邊無恥地舔媽媽長著肛毛的精緻屁眼。

喬怡被兒子玩弄得不住呻吟,淫水直流。

五熟婦裡最漂亮的劉豔淑,則被十三歲兒子劉劍扛起兩條美腿將她操得嗷嗷直叫!美麗熟婦聞麗,被十四兒子聞勇強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著,聞勇將一跟黃瓜插入母親屁眼裡,同時將一根粗大的蘿蔔使勁往美麗媽媽的屄眼裡塞,美麗熟婦聞麗痛苦得汗淚滿面,好像分娩一樣,痛苦地哭叫著。

肥美老婦羊錦豔,如同一頭白母豬,被十三歲兒子羊猛掀翻,捉了她的嫩腳百般吮吸撕咬那妖豔玉趾,弄得她也叫個不停。

堅叔將帶刺雄性生殖器套套上他那粗如拉罐的老二,暴起,昂首怒目!

他來到正被兒子吃奶的陳嬌蓉面前,分開她兩條美腿,不由分說,便將粗雞巴捅了進去,他太粗,又太粗暴,疼得那陳嬌蓉尖叫起來!堅叔一邊狠操陳嬌蓉,一邊捉了她的精美女腳百般吮吸撕咬,陳嬌蓉同時又被兒子吃奶弄得奶頭子又癢又疼,她受不了,忍不住哭叫起來。

堅叔狠操了陳嬌蓉一陣子,對陳兵說:「你接著操她!」便拔出直撲喬怡,那邊陳嬌蓉則被兒子操得嗷嗷直叫。

堅叔壓在喬怡被掀翻的兩條美腿上,捉了她的秀足,將粗以泰山壓頂之勢捅入她的屄眼,一邊操她,一邊捉了她嬌小秀足無恥地舔那精美腳後跟舔她深彎而敏感白皙的腳心,性感熟婦喬怡被弄得不住嚎叫。

十分鍾後,堅叔又從喬怡屄裡拔出,喬軍接著壓在母親美腿上繼續操她。

劉淑豔正在被兒子劉劍操得不住叫喚,堅叔迫使劉淑豔側臥著,劉劍掀起媽媽一條美腿,一邊繼續操她的屄眼,一邊捉了她的秀足吮吸撕咬,堅叔從後面將粗極粗野地頂入劉淑豔的精緻屁眼,劉淑豔屁眼幾乎被撕裂了,前面又遭兒子操屄玩蓮,她忍不住哭叫起來!

就這樣,五熟婦被堅叔率她們兒子整整輪姦了三天三夜。第二天時,堅叔的一個蓉城朋友也加入了,堅叔將這次大輪姦稱為「七狼爬母」。

輪姦結束後,堅叔立即乘客機返回淫城。返回時他乘坐的是蓉城所在省份的航空公司。

在機上,他結識了蓉城空中婦周燕蘋。周燕蘋,身高1米69,54歲,容貌和說話聲音都很柔美,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藍黑色套裝短裙素色褲襪高跟鞋。梳髻。

她秀足上的絲襪已多次被她換穿而未洗,堅叔看出來了,他向周燕蘋購買了這付褲襪,周燕蘋脫下來給了他,又換上另一付。

在洗手間裡,堅叔聞著周燕蘋絲襪發黑的襪尖,周燕蘋多日未洗的褲襪那發黑襪尖的馥郁蓮香,令堅叔再度暴起,他吼叫著撲向正在穿絲襪的空中婦周燕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