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媚媽媽與我

由於落地窗大半部分都被布簾遮擋住,從步行街投射進來的燈光略顯昏暗,我看著媽媽的嬌軀不由得痴了。長長的秀髮盤在腦後,呈現鳳尾的形狀,由上而下散開。上身穿的是一件似老式的泳衣,不同於泳衣的地方是他們的材質,是那種淺紅色半透明的絲綢。乳房的部位上下分明,從乳頭之下是深紅色的綢緞,乳頭以上是透明的黑色絲綢,陰部隱隱約約能看到那撮可愛的絨毛,絨毛下方的遮羞布由於陰戶的凹陷加上服裝的緊繃,呈現W的形狀。

兩條玉腿被黑色絲襪包裹著,邊緣只到膝蓋以上三分之一的位置,白色蕾絲花邊上四條帶子一直勾勒至腰腹部一條白色「腰帶」上。

「這……這什麼情況啊。」我麻木的嚥了口口水,結結巴巴的說。

「嗯……」媽媽呻吟一聲,半眯著大眼睛一步一步扭動著腰肢向我走來,離我不到半米時,她緩緩眨了一下水汪汪的眼睛,小舌頭向前舔我的嘴唇。

「屬於我寶貝兒子一個人的喜歡嗎?」

極度的誘惑感,讓我胯下的陰莖幾乎爆棚,「衣服還是人?」我沙啞著問道。

媽媽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右手輕輕撫摸一下我的臉頰,隨後身體前傾用碩大的乳房磨蹭著我的胸口向下滑去。動作輕柔的幫我褪下了所有阻礙,陰莖已經能感受到媽媽因為動情而變得粗重的呼吸了。

我雙手扶著櫃位的邊緣,整個人直立在媽媽的面前,緩緩閉上了雙眼,頭部向後微微仰著。媽媽看到我急需「安撫」的小東西,知道是自己大顯身手的時刻了,左手掛在我的腰間,右手向上探來,磨痧我的乳頭。嘴巴也緩緩張開,先是輕輕用牙齒咬了咬龜頭,似乎是在測試它的硬度,陰莖不滿她的挑逗,有力的跳了兩下,逗得媽媽哧哧直笑。

媽媽的頭部也開始前後動作,嘴唇則是用力的包裹住整個陰莖,用力的伴隨前後運動而吸吮。「滋……咕……滋……咕」小小的空間內,只有媽媽嘴巴吸吮陰莖的聲音。

媽媽的口功很厲害,每次向後吸吮時都會用舌頭舔一下馬眼,向前吸吮時又用舌頭攪拌龜頭,溫熱的酥酥麻麻的觸感不間斷的傳來。頭髮隨著頭部前後擺動,媽媽也知道今天的遊戲不會僅此而已,吸吮了沒一會感覺肉棒已經有些紅腫時,抬起頭用可憐巴巴的表情看著我,看著媽媽那可憐的求愛表情,我知道今天不狠狠來一次她是不會滿足了。 

雙手把嬌軀托起,右手按著她的肩膀將她推到櫃檯上,左手則不停的摳弄著她的陰戶,嘴巴也在兩個乳房上來回舔弄。摳弄沒幾下,就感覺淫水順著遮羞布傳到了手上。

「媽,我想舔舔……」

媽媽雖然有些動情,可理智還在,「不行,下面髒!」

「求你了,媽,不髒,我想舔舔。」說著也不管媽媽的反對,右手直接扒開緊緊勾勒陰戶的小布片,嘴巴緊貼而上。入口極為潤滑,熱熱的有點騷。就像喝熱牛奶一樣。

「啊!!」媽媽驚呼了一下,但意識到是在「公眾場合」,馬上用雙手堵住自己的嘴巴,而不是推開我的攻擊。雖然有些腥騷,可是入口的感覺讓我欲罷不能,忍不住的將舌頭伸入洞內,來回攪拌,嘴裡也加大了吸吮的力度,將一口一口的淫液吸進肚中。

舌頭的挑逗似乎能極度挑逗媽媽的性慾,被雙手緊緊摀住的嘴巴不間斷的發出「嗯……嗯……哦……哦……」的聲音,「嗯……啊……你這……小王八蛋……真……真可惡……啊啊……我不要了……嗯……停……啊啊……」

發現媽媽的激動,我的淫血也沸騰了起來。右手套弄著陰莖,左手撥動陰戶上那可勃起的豆豆,加快了舌頭的攪動頻率。

「啊……不行……嗯……啊……」媽媽身體的顫抖起來,右手迅速抓起櫃檯上的內褲將它塞入口中,發出了一個極度嘶啞而誘惑的聲音。

「唔……」一股火熱的液體衝向我作怪的嘴巴,浸濕整個下巴。

媽媽在我舌頭的挑逗下獻出了今天的「第一次」高潮,看著媽媽微微顫抖的嬌軀,等待著她享受高潮的餘韻,過了快十分鐘。

「媽,我呢?」

被我的聲音驚醒媽媽誘惑的看了我一眼,「等一下!」嬌嗔之中帶著一絲淫亂。只見她拿起旁邊的小包包,從裡面拿出了一條4只裝的避孕套,上面寫著杜蕾斯四個字。「準備了好長時間了。」媽媽似乎在向我撒嬌,怪我相隔這麼長時間才寵愛她。

「怎麼套啊,媽你給我穿上。」其實我還真不會穿孕套,處男獻給了老媽。而且僅僅一次而已。

媽媽撕開一個包裝袋,將套套吹了一下,用左手抓著我的陰莖一摸,「咦?」原來是陰莖上留下了很多媽媽的口水,見她攥著陰莖探下嘴巴用力嘬了一下龜頭「啵」「啊!」媽媽一個用力的吸吮,陰莖上變得不那麼潮濕了。

媽媽眼睛透過縫隙看了看外面稀稀拉拉的行人,避孕套也被她成功的套好,隨後用手向下擼了擼包著套子的陰莖。我示意媽媽轉過身去,彎著腰趴在櫃檯上,扶著陰莖不斷摩擦她的陰唇,因為剛才達到了高潮。媽媽陰唇上的淫水非常多,龜頭摩擦時發出「嘰嘰」的聲音。感覺自己的陰莖足夠硬挺了,便頂著龜頭慢慢往裡面插進「啊。」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隨著噗呲一下,肉棒瞬間沒入媽媽的陰道。

穿上套套後摩擦力不是很強,很容易便一插到底。

「嗯,好大……」

我一進入,媽媽的腰肢就開始了搖擺,而我則把陰莖直直的插在媽媽的陰道內,讓她自己動作。不過感覺似乎不怎麼過癮,兩手拉起媽媽的胳膊,示意媽媽停止,然後自己開始前後挺動,沒有了第一次時的溫情,我們母子就像情侶一樣激烈的交合,「啪啪啪……」小腹不斷撞擊媽媽的肥臀,我雙手一用力將媽媽從櫃檯上拉了起來,「媽,我們在屋裡走走。」

就這樣,媽媽在前面弓著身子,我雙手從後面拉著媽媽的手臂,每走一步就深深的挺動一下陰莖。似乎這種動作更能刺激我禁忌的快感。繞著屋子「啪啪。滋滋」的走了幾圈。

不知是第六圈還是第七圈時,路過門口聽見外面有好多女生打鬧,似乎是某個商場下班的年輕女郎。我心中一動,將媽媽反過身來推在布簾遮擋的玻璃大門上,媽媽配合的雙手環繞我的脖頸,雙腿盤道我的腰間,這樣媽媽就完全懸掛在我的身上,她自己用手扶住兒子的陰莖導向陰道內。我則扶著媽媽的肥臀陰莖一下一下用力的挺動……

「啊啊啊……小畜生,慢點……慢點……外面有人……」媽媽有點受不住我猛烈地攻擊,又怕自己叫出聲,只能壓抑著聲音想要我放慢攻擊。

我正在舒爽的勁頭上,根本不聽媽媽的勸告,每次都全根沒入,「啪啪」聲更加的響亮了起來。搬開布簾的一角,看著外面青春的身影打鬧,奔跑,而我在幽靜的小空間內一邊抽插著媽媽的陰道,一邊觀看他們嬉戲。

等外面的幾個女生走開了,我也轉過頭來,將媽媽的一條腿放下,而另一條腿則搭上我的肩膀。一邊舔弄著媽媽的小腳丫,一邊撫摸她豐盈的大腿根部。低下頭看著與媽媽交合的部分,一條黑色青筋裸露的肉棒,不斷在暗紅色的洞穴內進進出出,每次抽插都伴隨著「咕嘰咕嘰」的聲音,燈光下淫水從媽媽的陰道內流到我的陰莖上,而每次深深的插入時,陰道都會把大肉棒上的淫水推到根部,然後順著睪丸一滴一滴的往地上掉……

「啊……媽……媽……啊……」視覺的衝擊,讓我再也忍不住輸精管一鬆,大鼓精液堆滿了避孕套的空間。 

晚上12點多時,步行街還有人的話,就會聽見其中傳來幽幽的呻吟聲,由於場地空曠了起來,媽媽也放開了喉嚨開始大聲呻吟,而避孕套也用到了第四隻。

店舖內,我仰躺在地上,媽媽半蹲在我腰間,扶著我的胸口肥臀大起大落,「啪嘰啪嘰啪嘰……」陰唇與我小腹的部分沾了好多淫水,每次她抬起臀部時都是粘連著幾條淫水拉成絲線,我的身邊靜靜躺著灌滿精液的套子。

「媽,停一下。」

媽媽有些狂亂迷茫的看著我。

「走,我們出去做好不好,外面已經沒人了。」說到這,媽媽的眼睛也是一亮,臉上露出了淫蕩妖媚的神彩。

走到鋪前一個路燈旁邊,媽媽雙手扶著路燈屁股高高撅起,我看到淫水反光的地方,陰道因為我幾個小時的開採已經有點閉合不上了。扶著陰莖滋溜一下插了進去,繼續抽動。

「嗯,媽媽,好爽。我愛你。」

「小畜生,畜生……你這個小畜生……啊啊……」

媽媽在外面還是有些不敢出聲音,只是小聲的微微低吟。看著媽媽穿著情趣內衣淫蕩的軀體,一股征服的滿足感充斥全身。

不一會,我便改變了體位,叫媽媽仰過來,雙手抓住路燈,然後我將她的雙腿合併在一起,抓著腳腕高高聚過頭頂,此時陰戶正好對著忿怒的陰莖,腰身一挺就準確入穴。多麼淫蕩的動作,媽媽全身浮空,只能被動接受我每一次大力的挺入,而我一邊抽插一邊用舌頭吸舔媽媽的腳踝,黑色絲襪被我的口水陰濕一大片。

「滋……滋。啪……啪……」

「啊……嗯……小畜生,淺一點……太深了……」

有時雙手把媽媽的腿分開快速抽動幾下,有時把她雙腿合併慢慢摩擦幾次。誰能想到白天人聲鼎沸的步行街,淩晨時間竟有一對母子在激情交合。 

晚上我們回家時已經快兩點了,老爸沒有回家,估計是喝的爛醉在朋友家借宿了。而媽媽則是穿著整套情趣內衣,外面裹著一件風衣與我步行回來的。

到了家媽媽像妻子一樣服侍我洗漱,然後偎依在一起入眠。

昨夜的幾次交合使我跟媽媽一週一次的約定徹底作廢,開始了我們自己的夫妻生活。有時媽媽在廚房做飯,我都會忍不住脫掉她的衣褲,挺入抽插。媽媽似乎也從來不會怪我的各種挑逗和性行為,前提是要帶上套子。

媽媽怎麼想的我是真不知道,因為有時候媽媽被我挑逗的口水直流,淫液氾濫,也會因為我忘記買避孕套而強制制止。 

我與媽媽的第一次內射是在一次旅遊。事情發生的時期,是我與媽媽兩人去泰山旅遊,白天的遊玩,使我們回到賓館時還是十分的亢奮。

這是我們母子「相愛」兩年以後第一次出遠門旅遊,當時住的賓館都是選擇比較高檔的星級飯店。看看表都已經快十點了,母親在浴室內淋浴,我則躺在沙發上看著電影。

「哢啪」媽媽圍著浴巾從浴室裡走出,白白的浴巾只能遮擋住她一小部分乳房,下面的邊緣則剛好掩蓋到臀部的根部,披散的頭髮還冒著絲絲熱氣。

「快去洗澡。」

媽媽有些命令的口吻,我則不聽她的話,直接把她從地上橫抱起來,「洗什麼洗,洗了也是白洗。」我坐向沙發,讓媽媽橫坐在我的大腿上。從沙發旁邊的櫃子上打開已經準備好的避孕套,交給媽媽。

我們已經有了半年多的歡愛歷史,此時已經沒有了羞澀。媽媽彈了一下我的額頭,仔細的幫我帶上「安全帽」。

「給你猴急的吧,看見媽的身子就忍不住了?」她幫我帶好安全套,自己扣了扣陰戶,支撐著身體將陰莖塞入體內。

「啪啪……啪……滋滋……」

「啊……小東西,真讓媽喜歡。」媽媽撥動著四散飛揚的秀髮,身體像蛇般扭動,沒多久媽媽就感覺累了。

「換你來吧,今天爬上有點累了,讓我舒服舒服。」

「走,去床上吧。」沙發的空間比較小,讓我有些舒展不開。讓媽媽攀住我的身體,我則托著媽媽的臀部,將她放在床上,我站在床下開始快速的抽動。

「啪啪啪啪……啪滋……怕滋……」

「啊,舒服……嗯……」媽媽也品嚐到了兒子努力的成果,忘我的呻吟著。

「媽,兒子好好孝敬你。」我變換著體位,變換著抽插的頻率,抽插了將近20分鐘還沒有射精的徵兆,「媽,你來吧。我自己來射不出。」

「嗯……」媽媽起身坐在我的已經上,開始經典的觀音坐蓮。如果不是這個動作是看不出媽媽身體的矯健,細細圓圓的兩條長腿爆發出驚人的力量,身體誇張的上下起伏。讓交合的地方發出巨大的「劈劈啪啪」淫蕩聲響。

可能是因為精神的亢奮,我始終沒有射精的徵兆。

「怎麼回事啊?這麼長時間還不射。」

我也有點納悶,腦袋靈光一閃,將媽媽推倒在床上,陰莖從媽媽陰道里一擠發出「啵」的一聲。媽媽還在納悶我的行為,而我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掉避孕套,對準媽媽的陰道「滋溜」一下順入其中。

「啊。」常年使用避孕套,讓我對直接性交有著陌生感,劇烈的陰道與陰莖摩擦敢讓我一下就射了出來,「咕嘰,咕嘰……」

「啊!你幹什麼,快起來。」媽媽拍打著我的胸膛掙紮著要我離開。

我心想,「不行,好不容易不帶套子操媽媽一次不能就這麼算了!」想到這要軟掉的陰莖居然漸漸的開始復甦,繼續著抽插的頻率。

可能是兒子陰莖與她陰道肉和肉的緊密接觸,讓媽媽產生巨大的快感,此時的她已經接近狂亂。瘋狂的扭動著軀體,接受兒子粗暴的踐踏。

「啊……嗯……啊……」媽媽的聲音已經接近嘶吼散發著雌性的魅力,星級酒店的套房隔音非常好,我也不必擔心外面的人會聽到。我開始增加抽插的速度,「咕咕……滋滋……」每一次抽出都會帶出一些媽媽淫水與我精液的混合物,流到床上。

「啊……小畜生,不行……不能射裡面,啊……」媽媽瘋狂之中嘴裡含糊不清的念叨著。

「射……都已經射了,媽你放開點,一會仔細洗洗就好了。」我誘導著媽媽的潛意識,下體抽動的頻率不斷加快,「啪啪啪啪」過了沒一會,射精的感覺再次出現,看著媽媽在我身下瘋狂的扭,我大吼著,「媽,把逼打開,我射了……快點!」

媽媽的意識也進階崩潰的邊緣,聞言雙手扒開陰唇,嘴裡嗚嗚呀呀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猛地向前一挺,把整個肉棒沒入陰道中,雙手使勁攥住媽媽的腳踝向前一壓,嘴巴咬上媽媽的紅唇,精液咕咕咕咕的直接噴進她已經越發紅腫的子宮內。

射精過後,我抬起胸膛,看著下面的媽媽。頭髮淩亂的散張在床鋪上,一些唾液體緩緩從嘴角向下滴落。陰唇上大股精液從中流淌出來。看著還在高潮餘韻中的媽媽,我想像不到以後的生活會怎麼樣……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