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媚媽媽與我

我被她看得心裡發怵,動也不敢動一下。就這麼對視了一會,突然媽媽舉起右手猛地錘了我胸口一下,突遭襲擊使我失去平衡「砰」一聲砸在床上。心想,「疼死了,乾脆就這麼裝死吧。」

媽媽看我不動了,有些奇怪,「死了?」

「嗯,我死了。」我發現媽媽並沒有生氣的語氣,有些調皮的搭言。

「噗嗤。」媽媽憋不住笑了起來。而她的這一笑,竟然讓我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好像做了一個孝子,讓媽媽得到了歡愉,心中的一絲自責也一掃而空。

「有種你就繼續裝!」媽媽可愛的踢了踢我的腰,便走下了床。

我心想,「如果媽媽今天沒來好朋友,她會不會像上次一樣順從我呢?」想到這陰莖又有了復甦的徵兆。 

媽媽似乎並沒有在乎我的這種狀態,下床之後就在屋裡翻箱倒櫃起來,不知道在做些什麼。過了一會,悉悉索索的穿衣聲傳了過來,而我有些好奇的想抬頭看看。

「你敢看我揍死你。」媽媽有些惡狠狠的說。

我還是有些怕媽媽的,有些硬的陰莖當時就趴了。心裡想,「完了,她生氣了!」

剛想到這突然感覺臉上一悶,媽媽用毛巾被摀住了我的上半身,這就讓我納悶了,老媽這是要鬧哪樣?猜測的想法還沒出來,內褲就被一隻小賊手腿了下去,另一條柔若無骨的玉手便握向了軟趴趴的陰莖。

哇。是媽媽,媽媽在為我手淫。手法十分嫺熟,或輕刮龜頭,或微微擼動。讓我瞬間挺立起來。

「呸!」媽媽輕啐一聲。原來媽媽是準備滿足我啊,我把身體躺正,將怒立的陰莖直挺挺的衝著媽媽。用手指了指陰莖示意媽媽可以開始了。

「啪」媽媽調皮的拍了小龍頭一下,有些痛楚有些酥麻的感覺,讓我不自覺的將臀部向上挺了一下。

「不許亂動。」媽媽帶著一絲喘息。隨著而來的是一種濕潤包容的感覺,陰莖被包裹三分之一時,一條靈動的小傢伙順著龜頭開始了攪動。

「嘶,啊……」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實在是太刺激了,小舌頭每次攪動都會伴隨著一股吸力。

腦海中浮現的只是兩個字「媽媽」。媽媽知道我不會滿足於此,開始了更深度的吸吮,當陰莖被包裹三分之二時,發現龜頭前方已經沒有路了,所以只能作罷。就這樣,媽媽的小舌頭墊在陰莖的下面,嘴巴由慢變快的上下吸吮,時不時還繞著龜頭的溝槽舔舐一番。

我在被子下面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房間裡因為媽媽吸吮時發出的滋溜滋溜聲,還有她由於呼吸不暢的長嘆,靜靜地,我們兩個都陶醉在其中。

這時我突然想到媽媽為什麼不叫我看她啊,剛剛明明是在穿衣服,我趁著媽媽全身心投入的時候,偷偷先開了蒙在頭上的被子。

映入眼簾的情景讓我一生難忘,那是多麼淫蕩的一幕,媽媽上身穿了一件紅色緊身旗袍,腿上包裹著黑色絲襪,由於被我掀被子的動作所吸引,此時停止了吸吮的動作,微微抬頭看向我。滿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搭在背後,一小縷鬢角俏皮的垂在面龐左側,由於驚訝的小嘴微張,嘴角連帶的一絲唾液一直連帶到龜頭的頂端。左手扶在我的右腿上,就這麼與我對視。這是我的媽媽啊,多麼淫蕩的一幕,讓我實在聯想不到平時督促我好好學習,囑咐我生活點滴的那個溫柔女人。一點忿怒、一絲瘋狂、一些淫亂。

我猛地爬了起來,過激的動作嚇了媽媽一跳,我粗暴的將她扶起,背朝我半跪在我的前方。左手扶著她的腰肢將她的旗袍底邊推到腰間。看著連體黑色絲襪裡面緊包的內褲那一個四方護墊形狀,右手攥著碩大的陰莖死命的摩擦著她的陰戶。

可是護墊的硬度讓我不是很舒服,媽媽也察覺到了這一點,加緊了雙腿,好在剛剛媽媽口交時流了好多唾液在上面。陰莖與雙腿間的摩擦,發出了「嘶嘶」聲,由於唾液不是很潤滑,我抽插的力度也不敢太大,就這麼緩緩的深深插入,再整根拔出。兩隻手也拉著媽媽的胳膊,將她向我的方向拉扯,推出。潤滑不足加上絲襪摩擦力讓我的龜頭刺激加倍,不一會就有了射精的感覺。

不行,不能射。天知道射了之後媽媽會不會讓我做第二次。於是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媽,你穿上高跟鞋吧,行麼?」

「?」媽媽給了我一個側臉並沒有說話,而是用右腳向後勾了我的腿一下,示意我繼續。我看著媽媽這種淫蕩瘋狂的神態,有種極致的征服感,也不管她的感受,拔出陰莖,放開她的胳膊將她放倒了床上徑直走了出去,在鞋廚裡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一個媽媽平時不怎麼穿的白色高跟鞋。

拎著他們走進屋子,發現媽媽正仰躺在床上揉搓自己的乳房,心想「如果她不是我媽媽該有多好,可真淫蕩啊。不過是不是媽媽已經無所謂了。」捉住兩隻不老實小腳,小心翼翼的替它們穿上鞋子。紅色的旗袍,黑色的絲襪,白色的高跟鞋,視覺的刺激十分強烈。

我將媽媽的雙腿抗在肩上,雙手扶著她的膝蓋,將它們疊在一起把陰莖插到了大腿的根部,又開始了原始的抽動。

我的雙手掌握著媽媽的兩條玉腿,撫摸著,變換著他們的位置角度。來滿足我陰莖的觸感。摩擦了一會,聽到媽媽有了微微的呻吟聲,便一手握住一條玉腿將它們掰開,上方的白色高跟鞋反射的白色光芒滑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身下的媽媽雙手抓揉自己的乳房眼睛半眯,看到我的目光,右手放開了一隻碩大的乳房探手向我虛空微抓,好像示意我趕快給她一樣。我把扶著玉腿的左手遞給她,媽媽抓著我的手按向自己的乳房用力的揉捏。好軟,好大。這就是我小時候吃過奶的乳房嗎。

我身體前探將媽媽的雙腿分開,用陰莖的根部用力摩擦她的陰戶,就好像做愛快要達到高潮的最後衝刺一樣,身體前後快速的挺動。

「啊,嗯,嗯……」媽媽也有點放開了,聲音伴隨著我的摩擦發出呻吟聲。穿著白色高跟鞋黑色絲襪的玉腿在空中彎曲擺動,乳房也因為我用力的抓捏下轉變著各種形狀。

「媽,我要射了。」我的喉嚨好像被人掐著一樣,發不出原本的聲音。

「別,別。」媽媽,聽到我要射精,將我向後一推,馬上跪趴了過來,而我半跪在床上挺立的陰莖被媽媽一口含住,頭部前後擺動,吸吮著她喜愛的寶貝。而我卻不滿足了這種淺淺的包容。雙手扶住媽媽的頭部,向後一帶,整根陰莖就沒入了媽媽的口中,伴隨的是媽媽的一聲乾嘔,拔出時很清晰的一聲「咕嘰」。而媽媽卻並不討厭這種動作似的,將雙手環抱我的腰間,減少一些緩衝。

我每過3秒鐘就抽出來讓媽媽換一口氣,插了沒幾下一股難以自控的酥麻感從龜頭直衝腹部。「啊!唔!!!」伴隨著我的低吼,精液順著媽媽的喉嚨直接射進了她的腹中。

「呼呼」事後我劇烈的喘息著,強烈的疲憊感讓我栽倒在了床上。而這次的禁忌之旅卻並沒有讓我產生任何負罪感,一股由心底發出的征服快感湧上心頭。

看到我疲憊的神態,媽媽微微笑了笑,脫掉了上身的旗袍,踢掉腳上的高跟鞋,扭動著腰肢誘惑的跨坐在我的小腹上,附身探下用牙齒研磨著我的耳根。

「小畜生,快睡覺。」然後引著我的雙手覆蓋在她的雙乳上,往左側一歪,我們雙雙睡去。 

清晨醒來,身邊的被縟還是一片狼藉,而女主角已經在廚房刺刺啦啦的炒起了小菜。我把媽媽征服了嗎?昨天好刺激的感覺,禁忌的枷鎖似乎完全破裂了。翻了翻身,發現床頭櫃有一張粉色紙條,拿起來一看。

「一週一次,多了會傷身呦。」哈哈……

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衣服都不穿瘋狂的衝下了床,才到廚房門口準備給媽媽一個大大的擁抱。卻被媽媽一張冰冷的神色嚇到了,「滾回去穿衣服,讓人看見找死呢?」

天啊……媽媽你究竟是什麼變得,晚上風騷入骨,白天卻變回了讓我敬畏的女王。我有些分不清現實了。不過隨後的日子就像紙條寫的一樣,每週我們都會找一天爸爸不在,或者他下班之前來做一些我們都愛做的事情。

乳交,口交,足交,腿交。廚房,臥室,涼台,客廳,廁所。半年多的時間裡我們都嘗試過了。媽媽可能也發現了我的戀物癖,各種的情趣內衣,各色的絲襪高跟鞋,在地下室的角落裡堆了一個大箱子。

雖然我們有了半年多的「親密接觸」,卻一次都沒有過「深入瞭解」對方,因為我們雙方都有一個似乎不過去的坎,或者說一個默契的約定。 

這種關係持續到畢業後的第四個月,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各個私有企業大批倒閉。父親所在的鋼廠首當其衝。因為父親的薪水比較高,所以平時花錢也是大手大腳的。突然的變故讓他失去了自我,每天晚上都半夜才回家,而且醉醺醺的滿嘴罵罵咧咧。

當時我還在學校分配的一個電池廠做實習學徒,晚上正在消化一天所學到的知識。聽到媽媽的房間有爭吵聲,伴隨著一些重物落地,和「砰」的一下帶門響,我知道他們又吵架了。

其實與媽媽將近一年的混亂關係裡,我已經不知道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女人還是自己母親了,聽到隔壁輕微的哭泣聲,心疼不已。

默默的走了進去,媽媽正趴在凳子上上埋首哭泣。我輕輕走了過去,用手摩擦著她的面龐將她托起,入目的是左臉上觸目驚心的紅色掌印。看到掌印我心中一股極度忿怒的情緒被帶動了起來,我要殺了他!

轉念看到媽媽那眼淚汪汪的可憐表情,我的心一下就沉到了穀底,對啊,他是我的爸爸啊,我已經做了對不起他的事,心中深深的慚愧。將媽媽攬入自己的懷抱,讓她輕輕哭泣。

媽媽被我環抱著就好像找到了避風港一樣,淚水再也忍不住的瘋狂湧出。一場「暴雨」下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已經深夜一點多了,媽媽可能也是哭得累了。有些疲憊的撅著小嘴巴揉了揉自己的臉,那可愛的小摸樣讓我疼愛萬分。

寫字檯上昏昏暗暗的燈光,有種離奇的美。凳子是沒有靠背的,「媽你趴桌子上,我給你揉揉肩膀。」我訴說著心中的柔情。

「嗯。」媽媽順從的趴到了桌子上,而我站在她背後輕輕揉捏著。

不一會媽媽竟然開始輕輕的呻吟了起來,用手捉著我的手掌拉向她的身體。我順勢環抱她的腰肢,埋首她肩上。

「愛我,」媽媽的聲音很小,很溫柔,就像向自己的小情郎求愛一樣。

看著她水汪汪渴求的眼神,溫柔的語氣。陰莖直挺挺的抵在了她的後腰上。我們都知道,這次是「真的愛了」。以前我們「假作愛」時媽媽都是那種風騷入骨,嫵媚妖嬈的感覺。而這次我發現媽媽害羞了,把嬌羞的臉龐埋在了自己的手臂裡,趴在寫字桌上。

肥沃的臀部向後翹起,示意我幫他脫掉「偽裝」。我小心翼翼的剝掉它們,生怕不小心會傷害到覆蓋下的嬌軀。然後三下五除二的剝光自己,媽媽向後撅著的美臀只露出了一半臀縫,可是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流到了板凳上,媽媽真的很動情。

將她輕輕向上推了推,右手向下面探去,入手一片滑膩,兩瓣軟軟的陰唇有些顫慄的抖動。陰唇內的溫度有些超乎我的想像,不敢再深入其中,生怕打斷這溫暖的一刻。扶著堅硬的陰莖找準洞口,緩緩的向裡深入。

媽媽的水很多,很滑,可是並不能阻擋它的孩子準確回歸她的懷抱。

「滋……啊……」進去了,過程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艱難,陰莖插入一半時,洞內似乎有一張小嘴,滋溜一下將我的陰莖吸了進去。溫熱的感覺,滑滑膩膩的。潮濕的觸感,讓我差點就射了出來。

「啊……」似乎我的第一次深入,就讓媽媽達到了高潮,媽媽的子宮一股一股的吸吮著我的龜頭,陰莖被陰道緊緊的包裹,淫水雖多卻被裹得十分緊湊。不能射!絕對不能!我使勁的憋著,過了足足有2分鐘,射精的感覺完全消失了。而我也終於可以微微抽動。

「嘰……滋……嘰……滋……」

「啊……啊……」我每次抽動都會換來媽媽的一聲嬌吟。滑膩的摩擦讓我十分受用,每次抽出陰莖時都會忍不住再次插到根部。媽媽也把嬌顏從手臂裡抬了出來,輕聲的呻吟。

溫存的空間裡一對母子做著做親密的交流,母親趴在桌子上,臀部整個從板凳上露出,兒子直立在其身後。母親訴說著愛意,兒子表達著他的溫柔。為了不打破這種如幻如真的感覺,我沒有快速的抽動,也沒有大力的深入,每一次都十分緩慢,插到根部,又整根拔出,「滋滋咕咕」的聲音不絕於耳。

可能是媽媽比較容易動情,陰戶的淫水順著我的大腿一直往下流,分成了三股。就這樣抽插了有五分鐘,我有些累了,便抽出陰莖,將媽媽扶起自己跨坐了半個板凳,而媽媽也可能因為讓我更加舒服。轉過身來將雙腿分開疊放在我的大腿上,屁股坐在了凳子的前半部分,後背向桌子靠去。

雖然媽媽的陰戶隔著絲襪被我看到了好多次,但這是第一次沒有遮擋近距離的參觀,陰戶上只有一小撮黑黑的絨毛,陰唇的頂端有一點點發黑,整個陰戶上被淫水浸透,在昏暗的檯燈下散發著淫靡的光澤,用手一摸滑溜溜的。鼻子所聞之處一股騷騷噪噪的味道。

我怕桌子的邊緣會傷到媽媽的後背,便懷抱著她,胳膊墊在她的背部。讓整根陰莖插了進去,陰莖剛剛沒入陰道之中。媽媽也雙手抱住我的脖子探頭吻了過來。

「唔,」這是我們發生關係後媽媽第一次吻我,每次我們歡好,她都不允許我親吻她的嘴巴和她的陰部。今天這一吻的意義很深,代表著她是我的女人了。一條靈巧的小舌頭從對面渡了過來,尋找她的玩伴。而我的陰莖也開始了緩慢的抽插。

房間裡除了母子兩人下體發出的「滋滋」聲,又多了因為舌頭攪拌而發出的粗重喘息聲。不多時龜頭摩擦的刺激加上媽媽故意的挑逗,讓我忍不住想要繳槍了,我微微離開了媽媽的小紅唇,「媽,我要來了!」

「啊……啊……別射裡面……」

媽媽馬上將我向後推了一下,這一下的刺激讓我更加受不了,馬上抽出了已經緊緊貼在媽媽的小腹上,突突突的射了出來,乳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甚至有三兩滴直接噴到媽媽的臉上。

完事後,媽媽溫柔的用紙巾擦拭自己腹部的精液,我走向一邊,躺在床上看著她入神,突然發現自己真的好幸福。並不是所有人的母親都能像我的媽媽這樣吧,我感覺我就像進了天堂一樣。

今天媽媽出奇的溫柔,服侍著我洗澡,給我擦背,完全沒有了往常的妖媚。洗漱後我們躺在床上都默契的沒有說話,靜靜享受著這種靜謐的時光。慢慢的睡著了……

第二天起床,床頭依然是粉紅色紙條。「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呵呵,媽媽。我愛你!!穿戴好衣服,準備打開房間門時,突然發現門上貼著一個床頭一模一樣的粉色紙條上面寫著:「若想違例記得帶套!」

啊!!!!天吶,媽媽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妖精!您是悟空搬來的救兵吧!我也深深的知道昨夜那個溫柔的媽媽我不會在看到了,也不想再看到了,因為我不會再讓她受傷害。就讓她下半生做回她快樂的小妖精! 

自從與媽媽發生真實關係後,我們兩個的關係更加和睦了。可是卻沒有了那種親密的「交流」。可能是開始像夫妻一樣真正開始尊重對方,但我也是有需求的正常男人啊,處於青春階段,而且還要時不時遭受媽媽調皮的「性挑逗」。兩個月的「禁慾」讓我認為自己已經具有出家做和尚的潛質。

父親的負面狀態已經影響不到母親的心情,說白了就是已經將他拋棄,也可以說是另有新歡。而我也辭去實習的工作,自己找了工作單位。

今天是放假,本著幫媽媽打理店舖的心情興沖沖的跑去步行街,到了突然才發現。媽媽是賣女士內衣的,我在店裡一呆誰還敢進來買啊。

於是極度鬱悶的一個人轉悠了一天,終於熬至晚上9點,步行街的店舖都開始打烊了。我也跑回來給媽媽打下手,看著形形色色的潮女,感覺他們連媽媽的萬分之一都達不到。想到那一次的體驗,不由得動起了歪念頭! 

「媽,你坐那休息一會吧,我幫你打掃關門。」我心裡打著自己的小算盤。

「行,那你來吧,可累死我了。」媽媽還不知道我心中的小九九,美滋滋的坐在沙發上打起了瞌睡。嘿嘿,好機會啊。我看著周圍沒人,趕緊把門和燈關上,從裡面反鎖把底商的落地窗用布給蒙了起來。

聽著外面稀稀拉拉的腳步聲,行人們笑鬧聲,屋內媽媽均勻的呼吸聲。邪念頓時升起。漆黑的環境讓我產生了一種偷情的感覺。躡手躡腳摸到媽媽的身邊,輕輕搖了搖她。

「啊……怎麼了……」

我馬上摀住她的嘴,「媽是我。」淫笑著。

「你這小王八蛋,幹什麼啊。」媽媽有些明白了過來。看看周圍的環境展現出淫蕩嬌媚的神態。

「媽,這都兩個月了,我都快趕上法海啦!」

「想要回家再說,你也不看看這是哪,外面都是人,讓人知道了,還活不活了。」媽媽還是有些緊張的,畢竟這是她常年工作的地方。

「沒事,我動作輕一點,天色這麼黑了,而且屋裡也用布遮著外面人看不見的,這種感覺肯定刺激!嘿嘿。」我有些淫蕩的傻笑。

「滾你個小王八蛋,看我怎麼收拾你!」

媽媽用手拍了我一下,起身就要抓我。我哪能讓她得逞,反手一帶順勢就將她帶到了我的懷裡。

「媽,你換一身衣服,要淫蕩一點的,好不?」我故作溫柔的誘惑著她。

媽媽瞥了我一眼,知道我的喜好,將身體從我懷裡挪了出去,往裡屋走。我心想有門!偷偷的跑到門邊掀開一小點布簾看著外面的行人,心中想著媽媽一會淫蕩的神態。下面帳篷支的高高的。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足足等了十多分鐘,在我懷疑媽媽是不是從後門偷偷溜掉時,裡屋的門開了。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