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墮落小嬌妻

(四)

事情過去了快一個月了,大頭時不時的打電話騷擾我,但是我再也沒接過他電話。我開始躲著峰,我有點後悔當時衝動之下做出的事情。

又過了一段時間,學校要舉辦一個活動,身為美術系組織委員的我當然要積極參與,緊張的工作讓我暫時走出了陰影。但是世事總不是那麼如意,老師通知我去聯繫中文系的學生幹部,竟然是蘭!

想到那次的經歷,我幾乎不敢去找她,可是自尊心又作祟的告訴我,為什麼不敢去見她?她根本比不上我。

我去找她,結果卻讓我揪心,她的同學用不明的眼神看著我,告訴我蘭去她男朋友那了。我臉一下子紅了,什麼啊!有必要這樣看我麼?去她男朋友那,她憑什麼讓峰做她男朋友?她哪裡比得上我?沒看到峰那次看我身體的眼神麼,她憑什麼和我爭?可是,事實卻……

我在心中把自己和蘭來回比較著,越想越是不服氣,為什麼?憑什麼?我一遍遍的問自己,卻找不到答案。我往峰的宿舍走去,腦海裡卻不由地浮現出上次的情景,我被峰的室友,那個大頭壓在身下,蘭隔著一道門,在嘲笑怒罵著我,除了憤怒之外竟一股不明的感覺湧上了心頭。我晃了晃腦袋,趕走雜念,還是趕緊找到蘭,交代下事情就算了,我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到了峰宿舍門口,曾經熟悉的門,在我眼裡卻是那麼的陌生,我猶豫著,現在敲門?會是誰來開門呢?蘭,峰,還是……

「薇薇?」一個沈悶的聲音打破了短暫的寧靜,是大頭!我有點慌亂的轉過身,正看到大頭穿著球衣,渾身是汗,手上拿著籃球,站在我背後。

「你……你好。」我有點不知所措。

「怎麼今天有空到這裡來了?找我的?」大頭裝作面無表情的問我,但是他不停地在我胸部和大腿之間遊走的眼神卻出賣了他。

「我……我……我來找蘭的,學校的活動。」

「薇薇,為什麼都不接我電話了?上次操得你不舒服麼?」大頭突然冒出了這句,走上前來,快要靠到我身子了。

「你……我……我們上次的事是意外……你……」我有點慌亂,不知道如何回答。

「意外?你……」大頭頓了下,彷彿明白了什麼:「你是想用我去刺激峰的吧?」

「不……不是……」

「不是?」大頭聲音變高了點,突然伸出手摸向了我的胸部:「那就是我操得你不爽了哦?」

「你……」我躲開大頭的手:「你別這樣,我們之間不可能的。」

大頭還想說什麼,樓梯傳來了有人下樓的聲音,他悻悻的橫了我一眼,拿出鑰匙,打開了門。

我解脫了一樣衝進了門,卻聽到了蘭帶著怒氣的聲音:「什麼?你說什麼?你還說那個賤人的身材不錯?」

「寶貝,寶貝,我就說說,我這不是現在只和你好麼?」峰有點無奈的聲音響起了。

「說?別說說了,就是想也不能!那個騷貨,都被你室友操過了,你竟然還和我說起和她做愛的事情,你……氣死我了!」

「我的好老婆,我就說說而已啊,那個賤貨就是個婊子啊,我不會再想著她了。」

「哼!那你保證,如果她出現在你面前也不許看她一眼,哪怕她脫光了。」

「好好,我保證。」

「哪怕她和別人做愛,你也不許看,知道麼?」

「不看,不看,我只看我的好老婆你,那個賤貨哪比得上你啊!」

「哼!我知道我身材不如她,你們男人都喜歡身材好的吧?這也叫賤,知道麼?」蘭的聲音裡少了點怒氣,多了點撒嬌的意味。

「她再好也比不上老婆你啊!」聲音落下,接下來就是蘭嬌笑的聲音。

峰,你竟然這麼說我?我有點不敢相信,蘭到底哪裡好了?我有點委屈,有點憤怒,轉過頭想離開,卻碰上了大頭那色迷迷的眼神。行,你們說我賤,我就賤給你們看,我看你蘭到底能不能攔住峰看我的目光!

我一步走到了大頭面前:「你不是想操我麼?來吧!」

大頭猥瑣的笑了:「還說不是為了報復峰?」

我有點不耐煩的說:「上不上?別說這些有的沒的。」

大頭趕緊一把摟住了我,急色的把嘴湊了上來:「上,當然上。」

我被大頭摟在懷裡,聞到了他身上那股汗臭,本能的想掙脫開,卻被他抱得緊緊的,我想憋住呼吸,但是一會就憋不住了,大大的吸了一口氣,卻有點習慣了這種男性的氣味。

大頭根本沒問我,直接把我推倒在客廳的沙發上,開始拉扯我的衣服,「小騷貨,上次太緊張了,都沒什麼感覺,這次一定要操個夠。」他說著粗魯的話,手大力地捏搓著我的乳房。

我被他的力度捏得皺了皺眉頭,想開口阻止,耳朵裡卻聽到了蘭的嬌喘,出口的話變成了這樣:「我的胸部大麼?和蘭比如何?」

「什麼胸部啊,是奶子吧!蘭的可沒你這麼大,我上次回來的時候不小心看到的,她比你小很多呢!」大頭說完,嘴也湊到了我乳房上。

大頭的恭維讓我感到對蘭的優越,長期沒有做愛的身體,自然地體現出了需求。

「騷薇薇,你下面很濕了呢!」大頭把手摸進了我的私處,再拿出來已經是濕漉漉的了。

「插我,快點!」我這時候已經有點迷糊了,只想有個東西能插入下體,填補那許久沒有填充過的空虛感。

大頭卻邪惡地湊到我耳邊:「要不要你叫大聲點,讓他們出來看看你的賤樣呢?上次光是讓他們聽到你叫,你的小穴就收縮得很厲害了哦!」

有這種事麼?我根本沒去注意,但是此刻的我卻猶豫了,讓峰看到這個樣子的我,我們之間就要徹底完了吧?

「啊……」大頭突然插了進來,我差點叫出來,趕緊用手摀住了自己的嘴。

「騷貨,你拉我在這裡做,不就是想被他們看到麼?捂著嘴幹嘛?」大頭嘴裡說著,身下的動作卻沒有停。

「唔……唔……」我低聲呻吟著,唯一一絲的清明,讓我還在思考,該不該讓峰看到這樣的我。也許,應該就這樣悄悄地做完,就當滿足一下大頭的慾望,滿足一下我許久沒有做愛的身體就結束了吧?我這樣想著。

「老公,我出去上下洗手間,等我哦~~」蘭的聲音傳了出來。

洗手間?!我還沒反應過來,門打開了!

「你們……原來是你個賤貨?媽的,發騷了啊?你他媽怎麼不出去賣啊?在這做愛,要不要臉啊?」蘭看清了我的臉,大聲罵道。

「怎麼?」峰的聲音傳了過來,頭也伸出來,看到了我和大頭做愛的情景,一下子愣住了,眼神帶著怪異,停留在我赤裸的身上。

「操!媽的,你怎麼不去大街上勾引男人?這麼大的奶子,很多男人想摸的吧?婊子,你他媽就是個妓女,公共廁所,是不是全校男生都上過你你才爽?到大街上操你你更爽吧?媽的,在客廳打炮,噁不噁心啊?」蘭還在繼續罵。

我聽著蘭的罵聲,聽出了她的嫉妒,甚至有點高興,再聽著她羞辱的話語,下體卻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腦海裡甚至浮現出了大頭把我拉在大街上,當著外人的面操著我,而蘭在一邊罵著我。

我被自己的念頭嚇了一跳,甩甩頭拋開這些讓我不知所措的念頭,看到了峰的眼神,他正用我久違的那種帶著色色的眼神目不轉睛地看著我的身體!!

蘭看到了我的視線,回頭看到了峰的眼神,我有點得意地看到她的臉色變幻了幾下,一把把峰拉進了房間,狠狠地關上了門。

「媽的,你還看?那個賤貨就這麼耐看?你看看你的眼神。」蘭在門後憤怒的大聲罵著,我聽出了她的嫉妒。

「看看而已,別這麼生氣啊,就當看A片啊!」峰辯解著。

看A片,我心裡突然起了一陣悲哀,我在峰心裡的形象,就剩這樣了麼?不過蘭的嫉妒的話語,讓我升起了另類的快感和滿足。

「就不許你看她,有什麼好看的?婊子一個。」

大頭淫笑著湊到我耳邊:「賤薇薇,剛才他們看你的時候,特別是蘭罵你的時候,你下面夾得我好爽啊!」

「去你的~~」我自己都沒發覺,我竟然帶上了撒嬌的口氣。

蘭和峰還在吵著,我聽著蘭的罵聲,突然升起了一個念頭:好,你不許峰看我,我偏要誘惑他,讓你看看我對峰的誘惑力!

我開始大聲的呻吟起來,四肢也繞上了大頭的身體,大頭被我的配合和淫叫聲刺激得更硬了,我這時才發覺,大頭的肉棒也是很出色的。

我肆意地扭動下身,配合大頭的抽插,大聲呻吟著。

房間裡靜了一下,過了一會,房門再次打開,出來了是氣得滿臉通紅的蘭。

「騷貨!賤貨!婊子!你要不要臉,叫那麼大聲?」蘭罵著,接著又回頭看了看伸出頭看我的峰:「你就知道看她,這個騷貨!」

「婊子,你怎麼不再叫高點,讓大家都來看看?啊?是不是看得你很爽?」蘭罵著,突然走上前來,掐住了我的乳頭:「騷貨,乳頭這麼硬,是不是被我罵得很爽?你犯賤是不是?啊?騷貨!吐……」

蘭竟然往我臉上吐了一口唾沫,我既憤怒又驚恐,憤怒她對我的羞辱,驚恐這種羞辱的感覺竟然化成了快感,帶來了我的高潮!

「啊……啊……啊……」我大聲呻吟著,迎來了今天第一次高潮!那麼的猛烈、那麼的充實,從來沒有過的滿足感充滿了我全身。

「婊子!你!」蘭看到我這樣,再回頭看看峰那色迷迷的眼神,氣得有點發抖。

我迷離的目光在蘭和峰之間遊走著,看到峰的眼神和蘭扭曲的臉,我甚至有點得意,有點自豪:你蘭在怎麼和峰好,你都不許他看我,可是現在他還不是在看我,看著我的裸體,還用這種眼神看著!生氣吧,憤怒吧,你羞辱我又如何?至少,我贏了這一場。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感覺也許還有那麼一種刺激,被同性羞辱的刺激,導致了我之後的性格,可是那時我只是單純的認為,我是出於報復得逞才會那麼的舒暢。

蘭看到我嘴角的一絲笑意,再順著我的目光看向峰,目光在我們兩個之間來回看了幾下,突然邁開步子向大門走了過去,一把拉開了門。聽到門的響聲,屋裡的三個人同時轉過頭看向了那邊。

我驚恐地發現,蘭竟然打開了大門,外面空蕩蕩的走廊,任憑誰從轉角處走過都可以直接看到沙發上的我,和壓在我身上的大頭。

「不要!關門,關門!」我大聲叫了出來。

「騷貨!賤貨!婊子!你不是喜歡被看麼?給我們看你被操的樣子你不是很爽麼?哈哈哈哈,那讓外面人也看看你這個騷婊子嘛,說不定是個男的,也會進來一起操你了啊!」蘭站在門口大聲笑著,羞辱著我。

「你……」我看著蘭的面孔,說不出話來,再看看門外的走廊,只能用哀求的眼光看向大頭:「大頭,你去把門……啊……啊……別……啊……」

大頭竟然對著我邪笑了一下,繼續快速抽插起來,他一邊動一邊湊到我耳邊問:「騷薇薇,剛高潮過了小穴還這麼緊,是不是門開著你更舒服?」

「你……啊……去關門,別……別這樣……啊……啊……」我想推開大頭,可是剛剛高潮過的身體根本使不出力量;我把目光看向了峰,卻見峰的目光盯著我和大頭下體相連的地方,就那樣目不轉睛的看著。

是麼?這樣你才會看我?這樣的話,你就會不顧蘭,只看著我?我笑了,目光掃過蘭那有點扭曲的面容,心裡大聲笑著,暢快的感覺,甚至無視了那打開的屋門:你蘭再怎樣不許,再怎麼危險,峰不是還看著我麼?你看到了麼,峰的眼神,你能拉走他麼?

大頭的動作還在繼續,蘭看著我們,說不出話來。也許她沒想到,打開了屋門,我們竟然還在繼續著,她想像的我哀求她的畫面並沒有出現。

蘭的怒氣到了頂點,我看到她的臉漲得通紅,張開嘴,正要說什麼的時候,轉角處,一陣清晰的踏著高跟鞋的腳步聲不緊不慢的由遠處慢慢地靠近了。

蘭的臉上立即現出了笑意:「哈!婊子,有人過來了,就讓別人看看你這個婊子到底有多騷吧!哈哈哈哈,說不定明天所有男生都來找你,想試試你騷穴的滋味了啊!」

腳步聲慢慢接近,大頭的肉棒在我的小穴裡劇烈地跳動起來,也許這突如其來的狀況讓他更刺激,在外人眼中操著我這麼一個美女,他根本不會損失什麼!可是,我……我怎麼辦?我掙紮起來,我不想求蘭,我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了峰。

峰的嘴角抽了抽,沒有動作。

我無助地看向走廊,那裡,腳步聲漸漸地接近了,那個人,很快就要在轉角出現了!

「啊……騷薇薇,你的小穴夾得好緊了啊!是不是馬上要被別人看到了,感覺很舒服?」大頭在我耳邊低聲說著。

大頭的話,讓我羞得無地自容,更羞的是我竟然真的感到了刺激。隨著腳步聲的靠近,我的小穴收縮得更厲害了,羞恥、害怕、刺激的心情同時湧了過來。

「啊……唔……」我一把摀住了自己的嘴,轉角處,一個高挑的女人,低著頭看著手中的雜誌,出現在了我眼前。

『不要擡頭!不要擡頭!門,門,求求你們,關上門!』心裡這樣吶喊著,我卻不敢叫出來,大頭的動作也慢慢減緩,彷彿也在怕過大的聲音讓那個女人注意到這邊。不過就算這樣,女人擡頭也是遲早的事情。

突然,蘭看向我,露出了一絲笑容,我本能的感覺不對,果然,蘭張開嘴,問:「你們在幹嘛啊?」

我腦子裡「轟」的一聲,完了,這下怎麼辦?下體卻不受控制的收縮著,大頭配合的捅了幾下,被發現的刺激竟讓我幾乎快要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峰一個箭步衝了過去關上了門,低聲拉過蘭:「你瘋了?」

門關上了,我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大頭也重新加快了速度。這一次高潮來得這麼猛烈,猛烈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這麼快就達到了第二次高潮!

大頭猛地抽插了幾下,拔出肉棒,射在了我的大腿上。高潮剛過的我,甚至沒有去遮掩任何地方,只是用迷茫的眼神看著從房間裡伸出頭正盯著我的峰,看著他眼裡的色慾、聽著蘭低聲的罵聲,羞愧中卻帶著無比的滿足。

此刻的我,再也沒了報復的心理,腦海裡是峰色迷迷的眼神和最後那帶點憐惜和鄙視的眼神,還有蘭那被憤怒和嫉妒給扭曲了的面容。

我問自己,我達到目的了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兩次的高潮,比平時來得更強烈。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