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墮落小嬌妻

我看著薇薇痛哭的臉,心裡真的很痛很痛,我輕輕的抱起了她:「乖,別哭了,先去睡會,睡醒了再說。」

薇薇一把推開了我:「我不要!我不要你再對我這麼好,不值得,真的不值得。老公,我們離婚吧?你離開我這個放蕩的女人,去找一個更好的,薇薇真的不值得你再這樣了。」

我衝上去摟住她往臥室走去:「現在什麼都別說了,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你先休息下,然後我們再談,好不好?」薇薇掙紮著被我扔上了床,我輕輕的吻了她額頭一下:「薇薇,先睡會吧!」畢竟是累了一夜,雖然情緒還是很激動,不過她還是很快的熟睡了過去。

看著她熟睡的臉,我再抑制不住自己的悲傷,坐在床前,流下了眼淚。

離婚?別說我心裡其實還愛著她,就看她此時皺著眉頭的睡臉,我真的能狠下心來離去麼?如果我現在離去,她一定會變成德少他們的玩物,永遠沈溺下去吧?

「不要,老公,別走,別離開我!」薇薇突然喊了出來,同時在床上劇烈地顫抖著。

我轉過身子抱住了她,在她耳邊低聲說著:「不會的,老公不會離開你的。薇薇,安心睡吧,所有事情都是噩夢而已。睡吧,老公就在這。」薇薇輕微的掙紮了幾下,再次沈睡了過去。

我躺在了她的旁邊,想著過去的點點滴滴,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醒來的時候,薇薇正坐在床上,愣愣的看著我,看到我睜開雙眼,喃喃的說道:「老公,昨天薇薇在宿舍門口的行為,你都看到了吧?」

我撐起身子,坐了起來,點了點頭:「從你進去,到出來,我一直都跟在你背後。」

「呵呵……」薇薇竟然笑了出來:「你一定沒想到,薇薇是這麼淫賤的女人吧?」

我扳過薇薇的肩膀,看著她:「薇薇,你告訴我,是不是德少他們威脅你,要你這樣做的?」

「威脅麼?」薇薇輕輕的掙脫開我的手,自嘲的笑了笑:「不,他們沒找過我了,我是自己送上門去的。」

「你……」我有點氣結,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薇薇在我旁邊慢慢地說出了昨天晚上她經歷的事情。

「前天你告訴我你要出差,當時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忍住,可是,昨天下午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我主動打了電話給德少,問他在哪,求他玩弄我。那時候我告訴自己,我只是去找德少,其實我心裡知道,我去找他,他怎麼可能不讓那些男生一起玩弄我?可我還是去了,甚至帶著要被輪姦淩辱的喜悅而去的。」

「我聽到你打電話了,我就是那個時候回來的。」我靜靜的插了一句。

薇薇看了我一眼,繼續著她的描述:「在去他們宿舍之前,我興奮得在家裡都手淫了好多次,每次高潮完,我會罵自己犯賤,告訴自己晚上不要過去,就幻想幻想,自己手淫算了。可是到了晚上,我還是忍不住了,我沒穿內衣就趕去了學校,男生宿舍門口。

他們讓我爬進去,不僅僅是為了躲避宿管的目光,更是為了讓我明白母狗的身份,我卻被即將到來的輪姦羞辱沖昏了頭腦,我在他們門口就脫光了衣服,光著身子爬進了男生宿舍。這個,你看到的吧?」

我點點頭,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滋味,眼前又浮現出薇薇光著身子、搖晃著屁股爬進男生宿舍的畫面。

「我就這樣爬到了二樓,二樓全是他們的人,他們就這樣看著我爬了上來。然後,德少出現了,他讓我從第一個宿舍開始,一個門一個門的進去,請求那個宿舍的人操我。我就這麼進去了,一點反抗都沒有,其實我心裡甚至希望他們一起上。

我就這樣,一個門一個門的進去,出來的時候身體裡帶著更多的精液。直到一個宿舍的人把我拉到走廊上開始在背後操我,所有人都出來了,他們就在走廊上操著我、罵著我,罵我犯賤,罵我是母狗。

呵,為了配合他們,我一邊被操,一邊學狗叫。他們說應該把我送去讓學校的那隻大黑狗也嚐嚐母狗的味道,我嘴裡說著不要,心裡卻幻想著那個場景了。老公,你說我是不是很賤?

我不知道被操了多少次,我只知道整層樓的人全部都操過我了,他們一邊操我,一邊拍打著我的乳房和屁股,我不停地高潮著。老公,你看到我出來的時候的樣子了吧?是的,他們最後都不射到我的嘴裡和小穴裡了,他們就這樣射到了我的身上,然後光著腳把精液在我身上抹開。

你不知道,當帶著精液的腳在我臉上蹭過的時候,我鼻子聞著那種腳臭和精液特有的味道,就這樣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於是他們都紛紛把沾染上精液的腳伸到我面前,讓我舔乾淨,我就這樣舔著他們帶著異味的腳,嚐著變味的精液。他們有的人把精液射到襪子裡,然後叫我隔著襪子把精液吸到嘴裡,我竟然就這麼再次高潮了。老公,我已經無藥可救了,真的。」

聽到這裡,我擡起頭看著薇薇那清秀的面容,不敢想像這麼一個靚麗的已為人妻的女子,竟然會做出那麼下賤的事情,而且還是主動要求的。

我沙啞著聲音問她:「那最後德少,他也操你了麼?你不是去找他的麼?」

薇薇看著我,慘淡地笑著:「他?他沒有碰我,他說我滿身精液,太髒了。其實那個時候我已經精疲力盡了,根本沒有再去想他操沒操我的事情,我只是沈溺在被輪姦和做出各種下賤事情的快感裡。他說我髒,我看著自己滿身的精液,感到更大的羞辱,卻有著更大的快感。

他不肯操我,於是我哀求旁邊的男生再來玩弄我。他們把我拖到衛生間,要我幫每個剛小便完的男生清潔肉棒,我也做了,他們一邊看著我把還有著尿滴的肉棒直接含到嘴裡並且主動吸食著裡面的殘留,就那樣笑著、罵著。

當一個男生把肉棒塞到我嘴裡,惡作劇的打了我一記耳光之後,我甚至要求他們在把肉棒放到我嘴裡的時候都來打我的臉,並且叉開腿讓他們用腳趾玩弄我氾濫的小穴。

一個又一個的人進來,小便、讓我清洗、打我耳光、用腳趾玩弄我,最後他們甚至不讓我在衛生間洗洗身上的精液就催促我離開。後來的,在外面的,你都看到了吧?」

我看著她,看著她雖然在笑,笑容後面卻隱藏著深深的悲傷和後悔。

「老公,我不再是那個薇薇了。」薇薇看著我,定了定神:「老公,我們離婚吧?」

我搖搖頭,還是沒有說話,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不要搖頭了,薇薇都這樣了,不值得你再留戀了。我知道你愛我,但是你愛的那個薇薇,已經被那麼多人輪姦過了,甚至是主動送過去被操的,還做出了那些下賤的事情,薇薇……已經回不了頭了。

對不起,我已經不是……以前你愛的那個薇薇……薇薇是他們的……身體和人……都是他們的了……薇薇……已經完了……薇薇的身體離不開這一切……再也做不成你的妻子……對不起……忘記我吧!」

「薇薇,我們離開這裡好不好?」我離不開她,我想帶她走,走去一個陌生的城市,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走?恐怕我走不掉了。」薇薇低下頭:「德少今天告訴我你去找過他了,他確實信守諾言,沒有再來騷擾過我,可是這次是我主動找上門去,為了讓他接受我,我答應了讓他拍下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

「我去找他要回來,好不好?」

「你還不明白麼?這次我主動送上門去,他們是不會再放過我了。」薇薇輕聲說著:「他們是不會再這麼輕易地放過我了。」

我想起那個時候我去找德少,德少把手上照片給我看的時候露出那詭異的笑容,也許他早就知道,那些東西給我並不能改變什麼;也許,他根本就沒準備放過薇薇這麼一個極品女人,雖然這個女人在他眼裡是母狗一樣的存在。

薇薇搖了搖頭,一直假裝堅強的她終於哭了出來:「老公,你走吧,別管薇薇了,薇薇已經走不回來了,薇薇,已經迷上了那種快感了。」

「你……」我看著她哭的模樣,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想的。愛我麼?我可以肯定地看出她是愛我的,但是她卻……

「你……還愛我麼?」我只能這樣問她,雖然很俗套,但是此刻,我只想知道這個答案。

「嗚嗚嗚嗚我……我愛你,我一直愛你,可是……可是……」薇薇哭得像個淚人一般:「可是薇薇沒有資格……沒有權利再愛老公了……薇薇……薇薇的身子……唔……」

我沒讓薇薇繼續說下去,看到她這樣,聽著她說愛我,我真的不忍心再讓她傷心下去,我吻住了她的嘴,就這樣吻著,甚至不願意再次離開。

薇薇稍稍掙紮了一下,伸手摟住了我,用力地回吻著我。我閉著眼,吸吮著薇薇的唇、薇薇的舌尖,品嚐薇薇微甜的津液,卻嚐到了一絲苦澀帶鹹的味道,那是薇薇的眼淚。

我睜開眼睛,看著薇薇微紅的臉,看著她閉著的眼睛裡,眼淚像缺了堤的洪水一樣往下流著。

「別哭了,別哭了。」我的嘴從她的嘴移開,輕輕吻著她的眼睛,嚐著淚水苦澀的問道,正如我此刻的心情。

「老公……老公……」薇薇喃喃地叫著,手抱得更緊了:「我真的愛你,我好怕好怕失去你,真的,薇薇好怕好怕哪一天你不在我身邊,可是……」

「別可是了……」我輕輕的滑過她的唇:「我不會離開你的,老婆,我也愛你,我會永遠和你在一起。」

薇薇就這樣摟著我,流著淚,一會兒竟然睡了過去,可是她在夢裡仍然在低聲叫著:「不要告訴我老公,我……我真的好愛好愛他,別讓他知道……求求你們……我什麼都答應你們……只有這個……」

我又是心痛又是心酸,你這樣愛我,為什麼……為什麼……

「不要,不要離開我,老公,不要……不要……」薇薇說著夢話,手抱得更緊了,似乎在夢裡都會害怕一鬆手,我就會消失,從此不再出現。

此刻的薇薇,似乎回到了那個天使的模樣,我摟著她,一如摟著那個曾經的天使。我告訴自己,那時候,我曾經說過:「不離不棄!永遠!」

(三)

我從噩夢裡驚醒,夢裡,老公離開了我,而我真的被德少當作了母狗一般對待,我卻沈迷於其中。但是心裡似乎缺去了一塊,再也沒有人在我哭泣的時候安慰我,在我疲憊的時候抱著我!在夢裡,我得到了我所迷戀的高潮和快感,但是卻失去了我最愛的人!

我看著老公緊縮眉頭的睡臉,走下床,拿出我桌子最下層抽屜裡,那塵封已久的日記本,陷入了回憶。

那時候的我,剛剛高中畢業,獨自來到了A市的大學,大二的時候,在舍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他,我的初戀男友——峰。不要奇怪我到大二才有初戀,我們那時候早戀的很少,哪像現在這樣。

出眾的容貌和傲人的身材,讓峰一下子就迷上了我,在英俊高大的峰的追求下,從沒經驗的我,很快墜入了愛河,我的世界似乎就剩下了他,讓他高興、讓他滿足,甚至在認識之後兩個月,我就把第一次交給了他。

那時候的我,就像所有初戀的小女孩一樣,只知道付出,甚至對於他和其他幾個女生有點曖昧的關係,都不聞不問。每次看到他推開那些花枝招展蝴蝶一般圍繞在他身邊的女生向我走來,摟著我走開的時候,我似乎都從那些嫉妒的眼神裡得到了巨大的滿足,『你們一天到晚的纏著峰又如何,他不還是只對我一個人好。』我自己偷偷樂著。

那段時間,峰經常帶我去他在學校外面和別人合租的一間宿舍,向我索求性事,而初嚐禁果的我對做愛時那種暢快的感覺,也是深陷其中。

第一次見到他室友的經歷有點尷尬,那時候他都是支開室友,然後那邊就是我們的二人世界。但是那天,他剛剛讓我用從A片裡學來的姿勢第一次坐到他的肉棒上,嘗試女上的體位,他的室友回來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我嚇得立即從他身上翻了下來,躲到了床後,不敢擡頭。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嘿嘿……」嘶啞的聲音卻帶著調笑的口氣。

「去你的!你他媽不是說去洗澡了麼,怎麼回來了?也不敲門。」峰有點惱火的問著,一邊在被子裡套上了褲衩。

「媽的,那邊裝修,今天洗不了了。」

峰讓他避開,叫我穿上了衣服,我羞紅著臉,快步跑了出去,關上門的時候聽到峰在裡面罵著:「你小子,非他媽的要去那家洗浴中心,你又不敢找小姐,就能從樓梯轉角看到點小姐的樣子,有啥意思啊?換家店洗澡不一樣麼?要不找個老婆也好啊!」

「嘿嘿嘿嘿……這……」嘶啞的聲音有點不好意思的笑著:「這不沒女人跟我麼?」

「算了算了,打電話叫份外賣,你給錢。賊眼把我老婆都看光了,操!」

「別說,你這次這個女人身材真不錯,皮膚啊,白得……」聲音裡說不出的猥瑣,我不想再聽下去,低著頭跑回了宿舍。

之後有幾天我都不肯再去峰的宿舍,峰無可奈何。又過了一個多星期,在峰保證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的條件下,我回到他的宿舍,繼續給他身體上的滿足,當然現在想來,那時候的我,也快忍不住沒有性事的生活了吧?

兩個多星期沒有做愛,當峰插入我的時候,我的腿立即纏了上去。

「小騷貨,忍了這麼久,是不是很想老公的大棒子啊?」峰在沒人的時候說話都是這麼粗魯,但是,聽習慣了的我,卻感到份外的刺激。

「啊……啊……用力……都是你啦……啊……上次被看到……害得我忍了這麼久……啊……啊……」我斷斷續續的,壓抑著呻吟。

「還在怪我!」峰用力頂了一下。

「啊……討厭……頂到最裡面了……啊……」

峰帶著笑湊到我耳邊:「小賤貨,又要我用力,我用力了又說我討厭,那我不動算了。」

「別,我錯了。好老公,你快動啊,下面難過死了啊!」峰停止了動作,我感覺著小穴裡滿滿的卻還是那麼瘙癢,立即求饒了。

「想我動,那就求求老公啊!」峰輕輕的抽動了一下,又停住了。

「啊……壞人,就知道欺負我。」我一拳捶在他胸前:「好好,求求老公,動動吧!」

「不是這樣求的哦!以前不是教過你了麼,我們都這麼親近了,還怕什麼羞啊?」峰壞笑著,伸出舌頭舔舔了我的耳根,多次的性愛關係後,他對我的身體算得上是瞭若指掌了。

「啊……別舔那……啊……」我感覺小穴的瘙癢更甚,可是那些話,雖然幾乎每次都會被要求說一次,我還是難以啟齒。

「小騷貨,快說啊,不然,我拔出來了哦?」

「別,別,我說……你壞死了!」我羞紅著臉,咬了咬嘴唇:「老公,求求你用力操你的小騷貨薇薇,小騷貨喜歡被你操。」

「這才乖嘛,小騷貨就要做出小騷貨的樣子嘛!」峰放過了我,開始了前後的活塞運動。

「啊……啊……薇薇……就是你的小騷貨……啊……老公……啊……」

峰的手在我身上遊走著,經過了我身上被他發掘出的性感帶。

「啊……討厭……」我輕輕叫了一聲,卻是峰在我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

「小騷貨,喜歡被打屁屁麼?」峰笑著問我,同時加快了抽插的動作。

「啊……啊……啊……喜歡……喜歡啊……」

「喜歡什麼?」

「啊……啊……喜歡被打屁屁……小騷貨喜歡被……老公打屁屁……」在峰的抽插下,我已經顧不得羞恥,只是附和著他,希望他能給我帶來更大的快感。

「哈哈!你何止騷啊,你是賤賤的薇薇呢!喜歡的話老公就多打你幾下。」峰滿意的笑了,手連續的拍打著我的屁股,雖然力度不是很大,但是羞恥的感覺讓我一度到達了高潮的臨界點。

「啊……啊……老公,老公……薇薇只賤給你看……啊……薇薇……啊……用力……薇薇要到了……啊……用點力……啊……老公……啊……啊……」我大聲呻吟著。

「啊……小騷貨,想老公射給你麼?嗯?」可以看出峰也到了射精的邊緣。

「啊……要……老公……啊……啊……啊……」在峰的衝刺下,我高潮了!

「呼~~呃……」峰用力頂了幾下,長長的吁了一聲,射了出來。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我們從高潮中回過神來,我不經意間頭偏向窗戶那邊,卻看到窗簾外似乎有個黑影閃了一下。

「峰,你窗戶關好了的吧?」

「嗯,怎麼了?我特地檢查過的呢!」峰坐了起來,慢慢地把肉棒從我的小穴裡抽了出來。

「沒什麼,隨便問問而已。」既然關好了,可能是我的幻覺吧!

「哎呀!痛,輕點。」我看了看自己有點紅腫的陰唇:「今天這麼粗魯,壞死了!」

「好老婆,好久沒做,想你了嘛!」峰一把摟住了我,湊到我耳邊輕聲道著歉。

「我也想你嘛!」我回過頭親了他一下,伸手過去幫他把肉棒上的套子摘了下來,同時輕輕捏了捏他變軟的肉棒:「壞東西軟了呢,不能使壞了哦!」

「哈,剛休息完就挑釁啊?」峰壞笑著撓著我的腋下:「不知道誰剛才叫得那麼騷呢,還要我射進去,可惜……」他看了看我手中的套子。

「老公~~」我往他懷裡縮了縮:「別抱怨了嘛,薇薇是怕有小孩嘛!」

「知道知道,我的小騷貨。」

「壞人,不許再叫別人騷貨!」我嘟著嘴從他懷裡坐了起來。

「好好好,乖老婆,走,去洗澡,洗完出去吃東西。」峰笑著站起來,把我往衛生間拉。

「鬆手啦!誰要和你一起洗澡?」我作勢掙紮著,卻順著他的步子走進了衛生間。

之後的日子裡,我們像平常的情侶一樣,一起吃飯、一起逛街、在他的宿舍和他做愛,不過我們每次都會避開他的室友,畢竟那次的尷尬經歷,大家見面了估計……而且聽峰說那個男生一直沒有女朋友,卻很好色,經常看一些變態的A片。可以聽出他對那個室友的感覺也不是很好。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