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甘墮落小嬌妻

我看著地上的那團黑色的絲襪,上面全是白色的液體,那麼的刺眼,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罵她麼?打她麼?

我靜靜的走了出去,拉上了衛生間的門。門內傳來薇薇痛哭的聲音,門外,我無聲流淚。

我該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

一扇門的前後,一個人的哭聲,兩個人的眼淚,曾經緊靠著的兩顆心,此刻迷失了。

我流著淚,透過朦朧的眼睛,我似乎還看見一年前第一次親吻薇薇的時候,她俏皮地問我:「你會一直愛著我、寵著我麼?」

我吻了吻她的鼻尖,笑著告訴她:「當然,你永遠是我愛的那個小天使,我會一直愛著你的。」

但是,此刻,那個曾經潔白的天使,已經隕落凡塵,沾染了一身汙漬,我,還該愛她麼?

事情過去了一個多月了,那天晚上我和薇薇談了很久,她說一切的事情都是由於德少的逼迫,她被德少拍下了很多不雅的照片和影片,才會這樣送上門給他們玩弄。

我問過她,這樣的玩弄持續了多長時間了?她說只是這幾次。

她哭著問我:「你還會愛我麼?」

我摟住了她,緊緊地摟著,沒有說話,其實我心裡知道,我離不開她,我對她的愛,早已種到了心的最裡面,無法割捨。

她主動提出辭去工作,我沒有反對,也許遠離那些人才是明智的選擇。

當然她不知道,她能這麼順利地辭去工作,是我在背後做的努力。我瞞著薇薇去找過德少,懇求他不要再糾纏薇薇,他笑了笑,告訴我他並不缺女人,並且把他手上的照片和影片存檔都交給了我。我沒有去看這些東西,我沒有自信看完這些資料後我還會這麼堅強,不過心底的一絲陰暗,讓我沒有摧毀,而是深深的藏起了這些東西。

工作不是很忙,於是我抽出更多的時間來陪薇薇,逛街、旅遊,薇薇漸漸地恢復到了原來那個快樂小天使,我們也沒有再提過那些事情,彷彿那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兩個多月的休閒時光很快就過去了,我相信薇薇已經走出了那段經歷所帶來的陰影。

夏天快過去了,天氣還是這麼的熱,該死的老總卻突然要我出差去簽一份很急的合同,無奈之下打電話和薇薇說了下便匆匆趕去。

原來定的是在那邊呆上兩天,但是第二天那邊公司出了點狀況,省去了很多流程,直接簽了合同,畢竟我們兩家公司合作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不知道怎麼想的,我沒有告訴薇薇我會提前回去,而是直接回到了家。

我到家的時候薇薇正在廚房裡,我悄悄的進門,想嚇唬她一下,卻聽到了她在打電話。

「薇薇老公出差了,薇薇晚上去宿舍好嗎?薇薇好難受。」

她在和誰通電話?還強調我不在家?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跑到附近的一個不常去的小茶樓,監視著家門。

到了晚上八點的時候,薇薇出來了,她穿著一身粉色的連衣裙,低著頭,匆匆上了一輛計程車。我快步趕出去,開著車小心的跟在她後面。

熟悉的路徑,熟悉的下車地點,我的心猛的揪了起來,她竟然回到了學校!

她辭職這麼久了,這兩個月的時間內,我可以肯定德少他們沒有再來騷擾過她,她今天回來幹嘛?還是特地選擇一個不出意外、我不會回家的夜晚?

聯想到下午聽到的那個電話,我似乎明白了什麼,莫非……她下了車往學校裡走去,我沒時間繼續想下去,停好車,偷偷跟了過去。

薇薇走進學校門,在靠近男生宿舍門口的時候,拐進了一個角落,四週看了看,突然脫光了衣服!

天啊!她知道她在哪裡?她知道她在幹什麼麼?她竟然……她把衣服裝到了隨身帶著的袋子裡,就這樣光著身子往男生宿舍走去。

我小心的跟隨著薇薇,跟著她穿過了一片小樹林,樹林裡的一對情侶正在散步,看到了薇薇裸體的樣子,並沒有表現出吃驚的樣子,而是對著薇薇嘲笑著:「母狗,好久不見啊,又回來找操了啊?」

藉著微弱的光,我看到薇薇的臉漲得通紅,沒有應聲,低著頭繼續走著。而背後的那對情侶中的女的則罵著:「母狗,犯賤!聽說德少都不找她了,今天還自己回來了。喂,還看?再看你去找那母狗得了,反正她現在估計就是去做被輪姦的事。」男生趕緊掉轉了目光,賠笑著抱著女友走開了。

那女生惡意的高聲問:「你說你,那母狗長得比我好看,你還抱著我幹嘛?怎麼不去追那母狗?」

我仔細看了看這個女生,姿色和身材均比不上薇薇,但是她男友卻迎合著她說:「她是母狗,你是人,人怎麼能和畜生比呢?」女生這才笑了,摟著男友走開了。

我不知道,薇薇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會作何感想?被從任何一個方面來說都比不上自己的女生嘲笑著,也許她的心在哭泣吧?

轉角處,薇薇迎面碰上了一位年紀很大的教師,她低著頭,一聲不吭的走了過去。那教師看著她走了過去,輕輕的說了一聲:「還是回去吧,你這樣子,就算是被逼的,對得起你老公麼?」

薇薇的腳步頓了一下,最後還是沒回頭,加快步子繼續走著。我躲在一旁,看著老教師慢慢地走了過去,嘴裡嘀咕著:「多好的一個閨女,就這樣糟蹋啊!可憐,可悲啊……」

等老人走了過去,我看到薇薇已經走到男生宿舍門口,停了下來,開始打電話。我躲到他們宿舍門前的一個小樹叢裡,只聽到她說了句:「我在樓下了。」然後掛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幾個男生穿著大褲衩就下來了,薇薇迎了上去,「喲!好久不見啊,薇薇老師,今天怎麼又興緻回學校來了?」一個男生問著,手卻不規矩地摸向了薇薇的胸前。

薇薇低著頭,慢慢地蹲下來,順從地跪在那些學生的腿間,幫他拉開褲衩,然後低頭含住他的陽具。

「賤狗!媽的,你幹嘛?想騷上樓去騷,是不是屄癢了啊?呃……真爽……這騷貨真會弄……嘴都塞得那麼滿了,舌頭還會在裡面攪動,服務真好……德少調教得真不錯。」

「賤貨,是不是想我們的大雞巴?這段時間是不是憋壞了啊?告訴我們。」

薇薇的臉紅得像滴的出水來,卻小聲的說:「薇薇好難受,薇薇想和你們做愛,薇薇身體離不開你們。」

我看著薇薇,像看著一個陌生人,她竟然對自己的學生說出了這種話!就算是被逼迫,也不可能這麼下賤的吧?可是接下來的一幕,讓我更加覺得我從來沒有瞭解過薇薇這個人。

男生低下身子捏弄著她的乳房,笑著說:「我看你不是想我們,是想肉棒了吧?騷貨,衣服都沒穿,特地送過來給我們玩的啊?」

「輕點,啊……」從薇薇的臉色可以看出,男生捏弄的力氣很重:「我們上樓好不好?薇薇都過來了,上樓慢慢玩嘛!」

「賤貨!什麼薇薇不薇薇,你既然自己回來了,就要做回母狗的身份嘛!」一個男生嘲笑著。

薇薇紅著臉沒有回答,男生突然把肉棒抽了回去,塞到了褲衩裡,「啪!」狠狠地打了薇薇一耳光:「幾個月不見,不懂規矩了是不是?問你話都不答。」

「啊……別打我臉,我老公明天會回來的。」薇薇叫了一聲,然後回答著:「薇薇是母狗。」

「還老公?你老公知道你自己送上門來挨操麼?」男生嘲笑著。

「行了行了,大家都在上面等著呢!」另一個說話了。

「宿管在麼?」薇薇低聲問他們。

「怕什麼?他在看電視呢!像以前一樣進去不就好了。再說了,你現在是學校裡的公共母狗還有誰不知道啊?」

和以前一樣?薇薇以前就這樣來過男生宿舍了?怎麼進去?公共母狗?所有人都知道?這……這……這些都是男生為了羞辱薇薇才這麼說的吧?

卻看到薇薇猶豫了一下,在男生的催促下,把手撐到了地上。她本來就是跪著的,這麼一撐之下,就是趴在了地上了,就像……就像狗一樣。

「哈哈哈哈哈!這麼長時間不見,還是這麼下賤啊!忍了很久了吧?上面很多肉棒在等你哦!」

薇薇聽到這句,被羞辱而變紅的臉擡了起來,眼睛裡閃過了淫蕩的色彩,慢慢的趴到了地上:「主人,母狗準備好了。」

男生帶頭走了進去,薇薇跟在他們腳後爬著。

天啊!她就這樣一絲不掛的爬進了男生們的地盤!!

我伸出頭,看著薇薇從宿管辦公室窗戶下爬過,男生甚至還笑著和宿管說了幾句話。燈光的反射下,可以看出薇薇的下體已經一片潮濕。

看著她搖晃著屁股,消失在了樓梯轉角,我小心翼翼地躲到宿管房間外面的窗口下,樓上已經口哨聲、哄笑聲連成一片,還不時傳來「啪啪」的拍打聲,那應該是手掌拍打在薇薇的屁股上的聲音,因為每一下拍打都連著薇薇一聲壓抑的尖叫,軟綿綿的,卻是那麼的淫蕩。

聲音持續著,突然稍微安靜了點,我能清晰地聽到薇薇的聲音:「母狗薇薇向德少報到,請主人……玩我……玩我這條下賤的母狗吧!母……狗知錯了,這麼久沒來,請德少操翻母狗的騷屄……操爽母狗。」

我這時的心情真的不知道用什麼話來形容,以前在人前我摟著她,她都會臉紅,現在卻光著身子爬進男生宿舍,對著自己的一個學生說出這麼下賤的話!

我給了她我能給的所有,我甚至沒有追究她以前的事,她竟然在我不在的時候,還是回到了這個地方,還是以這種方式回來了。我,還是她老公麼?她,還把我當老公看麼?

「又來發騷了啊?賤狗,今天就這樣徹底滿足你吧!第一個宿舍開始,一個門一個門的爬進去,求那個宿舍的人操你,大家操夠了再來我這裡。」

「薇薇不要,薇薇只想要德少的雞巴。」但是這句話明顯是討好多過拒絕。

「你不願意也行,以後別指望我再碰你,反正我早就玩膩妳的身體了。」

「薇薇會配合你們,要怎麼弄我,我都願意配合!請不要說玩膩了我……這種話……我的身體……已經不能沒有你們了……」

樓上響起了哄笑聲:「喂,母狗,真該把你老公叫來看看你犯賤的樣子。」

「不要……就這個,不要……母狗什麼都願意……什麼都願意……除了……除了……」薇薇的聲音焦急起來,帶著點哭音。

我在心裡想著:『如果你還這麼在乎我,你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

笑聲慢慢地移到了最前面那個寢室,很快,那裡傳來了薇薇的嬌喘聲,那麼的熟悉,又那麼的陌生。聽著薇薇那本應只屬於我的嬌喘,我的心像裂開了一樣痛。

窗內的老管理員發出了一聲嘆息:「作孽啊!」

作孽麼?是我在這裡不敢上去面對她,還是她的行為更作孽一點?

聽著上面傳來的令人不堪耳聞的呻吟和辱罵,我竟然感覺我對薇薇的心疼多過了知道她來此的憤怒。我甚至在心裡問自己,如果薇薇這樣才會覺得快樂,我會給她這種快樂麼?我能給她這種快樂麼?

呻吟聲一直持續著,一個窗口到另一個窗口,可以聽出薇薇早已沈溺於快感之中,但是,當男生們的言語中提及我的時候,薇薇的聲音會變得那麼悲傷、那麼無助,她哀求著男生不要提起我,可是男生卻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邊說著我,說著我們是夫妻的事實,說著他們正操著我老婆的事實。也許薇薇羞愧的模樣更能刺激他們輪姦別人妻的性慾。

快淩晨一點多的時候,喧鬧漸漸平靜了,過不多會一個男生牽著薇薇走了出來,當然,薇薇仍然是爬著的,只不過和進去的時候相比,脖子上多了個狗鏈,身上沾滿了精液,臉、乳房、屁股上都是通紅一片,而神情帶著很深的疲倦,疲倦裡卻又帶著滿足。

他們走到了外面,男生把手中裝著薇薇衣服的袋子往地上一扔:「母狗,回去吧,今天表現得不錯。」薇薇低著頭,從袋子裡拿出幾張紙巾,擦著臉上的精液。

男生看著她,突然把腳上的拖鞋脫了,光著腳在薇薇身上蹭了蹭,然後伸到薇薇臉前,我正疑惑著,薇薇卻擡起頭對著男生笑了笑,用一隻手把住了男生的腳,開始舔食著他腳上沾染的精液。

「怎麼樣,下午打完球還沒洗呢,不過沾上精液的味道你應該很喜歡吧?」

「唔……唔……」薇薇一邊仔細地舔著,一邊回答:「嗯,母狗最喜歡這種味道了,唔……」

「賤貨,下次把精液射到鞋裡面讓你舔,你是不是更喜歡?」

薇薇擡起頭:「那一定要是沒洗過的鞋哦~~」

「哈哈哈哈!怎麼會有你這種賤貨?」男生抽回腳,蹲下來,用手拍打著薇薇的臉,薇薇把臉湊過去迎合著男生的拍打,露出一絲笑容。

「吐!」男生吐了一口唾沫在薇薇臉上,薇薇竟然伸出手,用手指把唾沫刮到了嘴裡,還發出了「嘖嘖」的吸食聲。

「你說你,我們不去找你了,你好好和你老公過日子不就好了,還回來找我們,求我們輪姦你,你說你賤不賤,啊?」

「母狗下賤,母狗喜歡德少的肉棒插著母狗,母狗也喜歡好多好多肉棒一起插母狗。」薇薇臉上的神情似乎都在回憶被輪姦的快感。

「哈哈哈哈!真他媽的賤,你乾脆和你老公說,就住我們男生宿舍算了,這樣大家天天都能操你,你不是更爽!」

「不要……」薇薇突然變了臉色。

「不要?你在樓上被操的時候怎麼說的?」男生問著,手機卻響了。

「喂?啊,行,我馬上到,你們等我一起啊!」男生掛了電話,丟下一句:「玩去了,你走吧,下次再想爽了自己過來吧!」

薇薇站起來,拎著袋子走帶了角落裡,稍微把身上的精液擦了擦,穿起了衣服。我走過去,站到了她的面前,她感到面前有人了,以為還是那些男生,用那種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撒嬌語氣說道:「還沒操夠母狗啊?想在這裡來一次麼?」一邊說一邊把頭伸過來在我的腿上蹭著。

寂靜,我看著她沒有說話。她覺察到有點不對,擡起頭一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摀住了臉,再也不敢擡頭。

我有點疲憊的轉過身,她低聲叫著:「老公……」

「算了,什麼都別說了,先回家吧!」說完,我逕自走向了學校外面的停車場,薇薇也靜靜地跟在後面。一路上,我們兩個人各自想著心思,都沒有開口。

到了家,她拿著乾淨的衣服走進了衛生間,不一會,衛生間傳來了水聲。我走到衛生間門口,雖然水聲很大,我仍然還是聽到裡面斷斷續續的壓抑著的哭泣聲。我默默地走回客廳,坐在沙發上,把頭埋到了雙手之間,頭腦裡一片空白。

半個小時過去了,我感覺到薇薇坐在我的對面,一陣清香飄蕩在空氣之中。我擡起頭,看著薇薇通紅的雙眼,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兩個人對視了很久,薇薇開口了:「老公,我們離婚吧?」

我低下頭沒開口,只是在心裡問自己:『我離得開薇薇麼?我還愛她麼?』

薇薇也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在那裡坐著。

天色漸漸地亮了,我才發覺,我們竟然在這裡坐了整整一個晚上。我擡起頭看著薇薇憔悴的神情,心裡不由得一痛:「薇薇,你先去睡會吧!」

不說話還好,我一開口,薇薇立即哭了出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嗚嗚嗚……老公,你別對薇薇這麼好了,你打我、你罵我吧!」薇薇一下子撲了過來,跪在我面前抱住了我的雙腿,大聲哭著。

頁: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