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

濤濤突然蹲下來,將小手從樂旋的小腹下往裡插,樂旋連忙叫了起來:" 小鬼濤濤,你敢對付媽媽,好好,你的手指插進去了,用力,再進去一點。" 原來濤濤從下面將手指插進了樂旋的小穴中,反正已經很濕潤了,抽插起來也方便。

" 哦,老公,女兒,你們兩個一起插死我好了,用力啊,舒服哦!"

我整個身體都壓到樂旋身上,雙手用力的抓緊一對豪乳,捏著兩個乳頭用力的掐著,肉棒每次都插得最深,樂旋享受著菊花洞和小穴雙重抽插的快感,她故意收縮著菊花道的肌肉,一緊一鬆,不斷的夾著肉棒,我都有些粗暴的轟擊著她,大屁股的臀肉被撞擊著不斷的顫抖。

" 誒,媽媽,你的小穴好有勁哦,在咬我的指頭誒,越咬越緊了,媽媽,你流了那麼多水,不,媽媽,你射陰精了,媽媽,你這麼敏感啊!"

" 是啊,女兒,媽媽已經高潮了,射了很多是不是,老公,你太厲害了,這麼快就讓旋兒射了,好舒服哦,哦,你還是這麼兇猛啊,老公,搞前面吧,女兒的手指已經止不住癢了,老公,插小穴吧,好癢哦!"

" 騷貨,跪起來,讓老公好好插死你!"

樂旋遵命連忙跪了前來,屁股高高的抬起,我再次在菊花道中抽插幾下,一下全部抽出,就直接插入前面的小穴中,而且是一插全入,小穴中的大量淫水和陰精被拍擊著從接縫處飛濺出來,濺落在四周,濤濤也被噴了不少。

" 老公,把你的牛鞭給我狠狠的插起來,你的肉棒今天真是大了一號,不就是一根牛鞭嗎,你插死我好了,插死旋兒好了,老公,我再也離不開你了!"

我重重的在樂旋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我的騷貨旋兒,你是離不開我呢,還是離不開這根肉棒啊?"

" 老公,我都離不開,你把旋兒綁在你肉棒上好了,讓你一天到晚都插著,你說好不好?"

還沒等我發表意見,濤濤倒忍不住了:" 當然不好了,我怎麼辦?怡姨怎麼辦?還有小姑婆、萍姨、茜姨、茹姨怎麼辦?你可不要太霸道哦,媽媽?"

" 你這個小妮子,真害怕我把你爸爸給獨吞了啊?"

濤濤突然躺了下去,立刻挪動著身體到樂旋身體下面,雙手身上來抱著樂旋,抬起頭就含住樂旋一個乳房,可能是樂旋的乳房太大或者姿勢不好,只能含住乳頭和一小部分乳房。

" 濤濤,你又在搞媽媽了,好女兒,好好的舔媽媽的乳房,你小時候就舔舔吃的,現在是不是很回味啊,喂喂喂,你不要咬乳頭啊,輕點咬才行,對對對,輕輕咬,重一點,女兒,媽媽也喜歡四你了。"

看到濤濤開始進攻了,我當然更加賣力的抽插著," 噗哧噗哧"和" 啪啪" 的聲音響徹整個臥室,樂旋就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用力……插得……好舒服啊……"

" 舒服死……我了……你對我……真好……好老公……哦……好哥哥," 樂旋現在是一邊呻吟一邊開始胡言亂語," ……啊……啊……啊……我受不了……啊……哥哥老公"

樂旋的小穴開始收縮了,好像下面的濤濤也感受到了:" 媽媽,你的乳頭變得更大更硬了,你快來了!"

我一邊不停的抽插,一邊拍打著樂旋的臀肉,也故意催促著她的興奮點:" 嗯……好緊啊……我都快受不了啦……旋兒……你真是騷貨哦………你流了這麼多,真是個騷貨啊!"

" 啊……不會吧……這麼快……啊……啊……啊……哥哥老公……旋兒騷貨不行了……。快死了……加速啊……"

我使出最後的力氣,抽插的頻率明顯在加快,樂旋的小穴就開始大力的收縮放開,最後一次劇烈的收攏,大力的擠壓著龜頭,感到她小穴嫩肉顫抖著一番後,一股溫熱的陰精就急速的澆灌打擊在龜頭上,讓我龜頭不禁陣陣酥麻,小嘴不斷重複著:" 不行了,我射了……"

我也不行了,連忙大力的最後衝刺,龜頭重重的擊打在小穴花蕊嫩肉上,樂旋當然知道我要來了:" 老公,拔出來,插到後面裡面,我不要吃藥!"

" 不行,我今天就要射在裡面,我才不管你吃不吃藥呢!" 最後努力幾下,龜頭就一陣麻木一般,馬眼張開,大量的精液激射而出,轟擊著樂旋小穴深處的花蕊嫩肉。

" 哦,老公,你射了好多哦,射死我了,我可不吃藥哦,我給你生兒子好了,濤濤,要不要給弟弟,舒服死了,好燙哦……"

" 對,爸爸,轟死媽媽好了,給我一個弟弟,爸爸,我也給你生個兒子怎麼樣?"

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完,我再也支持不住了,連忙歪倒在床上,深深的呼吸著,疲憊的感覺讓我全身癱軟,肉棒如融化的雪糕軟踏踏的耷拉著腦袋,毫無生氣。

樂旋保持著跪立的姿勢,濤濤還是躺在她下面,當然已經停止了對乳頭的挑逗,後恢復一會才對樂旋說道:" 大騷貨,對了,還有你小騷貨,都要吃藥,真要給我生兒子啊!"

" 爸爸,媽媽已經給我吃過了!"

" 老公,我可是說了不吃的,我計算好了,今天還是安全期,沒有問題的,反正不吃藥,如果老天真讓我懷上了,我就敢生。"

" 真拿你們沒辦法,我要睡覺了,累死了!" 說著就閉上雙眼,竟然真就睡著了,看來真是被她們母女給搾乾了。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9 --夾著尾巴的兩匹狼!

好在把濤濤和樂旋都搞得爽透了,晚飯後才輕輕鬆鬆的看了一會電視,再好好休息,樂旋一晚都緊緊抱著我,因為還有兩天我就要回樂怡老家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手機就響了,一看又是彤彤的電話:" 老師,很忙哦,快點來!"

樂旋倒是以為真的很忙,連忙做好早餐吃過後就催促我早點過去,還叮囑一定要回來吃晚飯,誰知道呢,出去了就我說不了算,在家也是我說不了算,女人的力量無窮啊,尤其是這些漂亮的女人。

估摸著我已經離開這邊家了,彤彤的電話又來了:" 喂,色鬼老師,我和芸芸在你這個家裡,你直接過來好了,實驗室沒有什麼事情,你先不要過去了,如果不趕緊來,我就把你家鬧翻天!" 我這才後悔不該把鑰匙給她們,現在有把柄抓在她們手中,就得聽她們指使了,只能聽命過去了。

我拿出鑰匙開門,卻從裡面反鎖著,看來這個家已經是她們當了,我自己反而進不去,只能按門鈴叫門了,門輕輕被打開,彤彤探個頭看了看,才讓我進去,好像防著盜賊一樣認真。

進去一看,兩個騷女連一點衣服都沒有穿,怪不得開門那麼認真,要是一個不認識的人,當然要立即行動穿衣了。

" 兩個美女,開裸體舞會啊,一點衣服都不穿,看來是騷的不行了。"

兩個異口同聲的說道:" 是啊,就等著你呢,色鬼!" 兩個人突然轉過身去,背對著我,高高的翹著屁股,我才有驚人的發現,兩個人的後門都插著一枝寬扁的螢光筆,插了半截進去,外面露著半截,被菊花口緊緊的夾著,就像兩個艷麗的小尾巴。

" 這是幹嗎?好像兩個夾著尾巴的狼哦。"

" 就是兩匹狼,怎麼啦,幾天肯定吃定你了,看你怕不怕!"

" 誰的鬼主意?肯定是彤彤了!"

" 才不是呢,今天可是芸芸的主意,我都有些奇怪,那麼淑女的芸芸竟然玩這個,不能理解!"

" 芸芸,是你?哪裡學來的?"

" 網上看的啵,今天可是有四個洞哦,看你能不能應付過來,看看我們能不能把你給吃掉,我們可是夾著尾巴的兩匹狼哦,哇哇……,怕不怕" ,芸芸學著狼叫,對我坐著鬼臉。

媽的,這麼刺激的場面,我還能不刺激的興奮起來,肉棒立即向她們行禮,將褲子高高的頂起,雨傘就撐起來了,不過現在還不會下雨。

" 芸芸,過來我看看!" 芸芸轉過身體高高翹著屁股,放鬆菊花口嫩肉,我拔出螢光筆,鼻子湊到洞口聞了聞,很香,好像是沐浴液的香味,看來樂怡給我買的昂貴的沐浴液遭殃了。

看到洞口被撐得開開的,我就伸進一個指頭,才口部被螢光筆插過的地方,很順利的就深入了,但是再進去的時候,就感到很緊窄,用力才擠了進去,芸芸連忙故意夾著菊花道的嫩肉,緊緊的擠壓著插入的手指。

彤彤從後面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衣服脫光了,雙手就抓住了挺立上翹的肉棒,一上來就是急速的套弄,兩個人明顯是合夥來對付我嗎,看來今天還真不好交差哦,要相好對策才行。

" 彤彤,你的小手我已經享受過很多次了,小嘴可還是處女地哦,給老師舔舔!"

彤彤立即轉到前面,裸背靠在芸芸腿上,就將肉棒含了進去,我沒讓她用舌頭舔龜頭,就往裡用力一插,龜頭就頂到了裡面,幾乎整個肉棒都插了進去,彤彤被我粗魯的動作插得咽喉有些哽咽,但由於腦袋被芸芸的屁股擋著,想退也退不出去了。

我不管彤彤的感受,快速抽插幾下,彤彤才慢慢適應過來,肉棒就沾滿了口水,我有節奏的抽插幾下,每次都將龜頭退到彤彤的嘴唇口上,在小嘴裡抽插了二十幾下後,我像前面一樣將龜頭抽到彤彤嘴唇的位置,但並沒有插回去,而是突然將肉棒上抬,一下就插入到芸芸的菊花洞中,芸芸立即" 啊" 的大叫一聲:" 老師,你怎麼這麼粗魯啊,也不提醒一聲,脹死了!"

彤彤一直在等著我再插進她的小嘴裡,這才發現肉棒已經不見了,一臉的失望,我和芸芸故意用四條腿將彤彤夾在中間,我就不管芸芸菊花道的鼓脹,大力抽插起來,每次抽插雙腿都緊緊的壓在彤彤臉上,把她的小臉都擠變形了。

很快芸芸就適應了肉棒在菊花洞中的抽插,看是向後迎合著,這樣對彤彤的擠壓更加厲害,芸芸已經感到菊花洞被抽插的快感,開始呻吟起來:" 哦,老師,沒想到後面也被插的這麼舒服,脹脹的感覺好舒服,你可以使勁的插我了,再插深一點,哦,是不是全部進去了,插死我,插死我!"

彤彤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從芸芸那邊打開了缺口,從芸芸雙腿間穿了出去,可是她並沒有逃開,而是用自己的雙腿將芸芸的雙腿大大的分開,伸著兩根指頭就在芸芸小穴中抽插起來,抬起頭就含住了芸芸的一個乳頭,用牙齒咬著,芸芸就叫喊起來:" 彤彤,姐姐,不要那麼用力啊,痛啊……"

彤彤才不管她,她要報復,她的手指在芸芸小穴中快速的抽插,淫水就流了出來,看到芸芸被她報復著竟然很爽,她就更加用力的咬著芸芸的一隻乳頭,同時另外一隻手拉著芸芸的另外一個乳頭,用力往下拉,把那個乳房拉得長長的,知道乳頭頂到地上,彤彤就在地上摩擦著芸芸的乳頭,我發現那個乳頭鼓脹得更加厲害,好像要滴出血來一般的通紅的。

" 啊,彤彤,你虐待我,我喜歡,你越是用力我越是喜歡,你用力咬我的乳頭吧,咬下來都沒問題,乳頭在地板上摩擦得好舒服哦,彤彤,有沒有奶出來,有本事你給我擠出奶來,啊……舒服啊……老師,你插得好重哦……搞死我吧,讓我死吧,哦……"

彤彤已經分不清芸芸到底是舒服呢還是故意那麼說的,反正她是按照芸芸的要求更加加大了力度,一隻乳頭不斷在地上摩擦著,小嘴咬著另外一隻乳頭也往下拉,乳房本來就是垂直下掉的,這樣又和另外一隻那樣被長長來開,知道彤彤的頭貼到地上。

而插在芸芸小穴中的手指更加急速瘋狂的抽插著,被帶出的淫水四處飛濺,我也加緊了菊花洞的抽插,肉體撞擊的" 啪啪啪啪" 聲不斷傳出,我只能祈禱現在門外沒人經過,否則還以為我家在練習打靶呢。

突然,芸芸的菊花洞嫩肉劇烈的收縮,芸芸大叫著:" 老師,彤彤,你們折磨死我吧,插死我,捏死我,後面好舒服啊,彤彤,小穴好舒服啊,彤彤,乳頭痛的好舒服啊,哦哦哦哦,我……要……來了……死了……"

芸芸竟然在虐待中達到了高潮,而且這麼迅速,彤彤突然抽出手指,陰精就直接從花蕊中央噴射出小穴洞口,擊打在我腿上和地上,再被反射回去,飛濺著散向四周。

彤彤並沒有放過已經高潮的芸芸,兩隻手都集中到乳房上,捏著兩個乳頭,將乳房向兩邊最大來開,讓後迅速往中間撞去,兩個乳房就撞擊在一起,發出大大" 砰" 的聲音,兩個乳房劇烈的顫抖著,可是沉浸在高潮中的芸芸並沒有發出反對的聲音,這倒讓虐待她一會的彤彤覺得沒有意思,才放過芸芸,我也乘機拔出了肉棒,因為這時候芸芸的菊花洞嫩肉鬆開了,我連忙拔出來,否則很難堅持先去。

一切刺激都結束後,芸芸好像失去了支持,全身突然軟啪啪的攤倒在地上,一點生氣都沒有,應當是虛脫了。

肉棒在空中停留了一會,我將彤彤抱著放在茶几上,高高抬著她的雙腿,將她菊花口上的螢光筆拔了出來,接著就插到她小穴中,對於小穴這個筆太小了,竟然被全部塞了進去。

我可不管什麼螢光筆了,肉棒在裡菊花洞口幾十厘米的地方開始加速,插向彤彤的菊花洞,一插到底,但是彤彤經過芸芸剛才的演習,已經做好了準備,努力穩固著身體,向後頂著屁股,整個肉棒就淹沒在她菊花洞中。

一上來我就大力的抽插,經過芸芸的菊花洞,我的肉棒已經不需要什麼挑逗了,已經很興奮了,需要的就是大力的插入、更大的摩擦,小腹撞擊著彤彤的臀肉,發出" 啪啪" 的聲音,也喚醒了攤倒在地上的芸芸。

芸芸慢悠悠的爬起來,雙手在乳房上撫摸了一會,現在才感到雙乳被彤彤虐待的很痛了,芸芸走到彤彤頭那邊,看了看,然後就跨坐到彤彤的身上,將她兩個乳房擠到中間,就坐在乳房上,雙腿跪在茶几上,就扭動著身體,壓搾著彤彤的雙乳。

" 啊……脹死了……乳房要爆了……洞洞也脹死了,你們兩個把我脹死好了……" ,彤彤勉強的在茶几上扭動著身體,可是前後都被鉗制著,她活動的幅度實在有限。

芸芸在上面大力的擠壓著彤彤的雙方,我看到乳房被壓得扁扁的,雪白的嫩肉被壓著向四周分散,很細的血管都清楚的顯現出來,可以想像乳房現在的鼓脹程度。

芸芸將指頭插到彤彤小穴中,才發現裡面藏著一枝螢光筆,芸芸收回指頭,手掌按在小穴口上,就用力的按著彤彤的小穴口,來回的摩擦,螢光筆當然就在彤彤小穴中往裡插,往四周亂鑽,淫水就隨著芸芸手掌的四周冒了出來,看來小穴分泌的淫水真不少。

" 啊,天哪,我的兩個乳房和兩個洞洞都脹死了,老師啊,等一下螢光筆會不會卡在裡面那不出來啊,插死我了,重些,重些,好深哦!"

我和芸芸都賣力的進攻者,就看到彤彤的小腹肌膚有白轉成微紅,然後轉成通紅,劇烈的起伏著,她的一雙手上升,抓到了芸芸的兩個乳頭,就往後拉,於是彤彤和芸芸都用力對付著對方,四隻乳房不斷被虐待著,可是彤彤的小穴還在芸芸手中,當然處於下風了。

突然,彤彤的雙腿亂踢:" 快點,老師,啊……快點……哦……芸芸……重些……。要死了……啊……快了……。哦……。死了"

和剛才彤彤對付芸芸一樣,這次芸芸也同樣對付著彤彤,當彤彤要到高潮的時候,突然移開雙手,沒有封堵的小穴,劇烈的噴射著陰精,陰精推動著螢光筆,突然,螢光筆從小穴中飛了出來,我連忙一偏身體,才讓開了飛出的螢光筆,螢光筆飛出好幾米遠才重重的砸在防盜門上,幸好不是廚房的玻璃門,否則豈不是要粉碎。

就在彤彤小穴高潮的時候,菊花洞劇烈的收縮,我連忙使用最後的力氣大力衝刺了幾下,龜頭就不停使喚的顫抖起來,馬眼被菊花洞嫩肉擠開,大股的精液就噴射出去,一股一股,每噴射一股,彤彤的全身都不自覺的顫抖一下,小穴中的液體也被擠壓著冒出一點:" 哦,老師,你今天射了好多,射死我了,好燙的精液哦,爽死了……"

射完精,我連忙拔出肉棒,脫離戰場,讓兩個美女互相虐待著對方的乳房,我倒是為那四個豐滿的乳房可惜,這樣虐待,以後還能不能保持堅挺,看來以後要禁止她們這樣對待乳房了,否則以後我摸起來豈不是不爽了。

倒是我一脫離戰場,彤彤先放開了芸芸的乳房,被拉長的乳房彈了回來,迴盪幾次才安靜下來,芸芸也無趣的從茶几上爬了下來,一屁股坐在地上,雙手輕輕的撫摸著兩隻乳房,上面佈滿了通紅的指印。

再看看彤彤的乳房,一直被壓扁著,芸芸下來後,停頓了一會才慢慢的回收,回收,過了很久才恢復到一個乳房的形狀,她也雙手輕輕的撫摸著,看來兩個人的乳房都被虐待的不輕,兩個SB嗎!

何必呢!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10--兩個小時的飛機!

跟彤彤和芸芸兩個騷女大戰了一番,可能是彼此都被對方給虐待的有些痛了,一天下來都沒有找我麻煩,我就乘機到實驗室巡視了一番,把研究生叫到一起,佈置了一下實驗室安全事項,告訴他們我要離開一個月左右。

再回到家中,彤彤和芸芸拖著疲憊疼痛的身體做好了午飯,吃過後,我把她們一個一個抱到床上,好好安撫了一番,輕輕的撫摸著四只被虐待的乳房,告訴她們我後天就要回樂怡老家了,讓她們多多照看一下實驗室。

下午我就要回到樂旋那邊的家了,臨走是還是將鑰匙留給了她們一把,不過告訴她們要注意安全,不准隨便帶人到我家來,不要太招搖,當然不要把我家搞成豬圈是最重要的。

我要離開一個月,兩個美女當然很不願意,她們都是剛跟我不久的,不過她們都能理解人,所以並沒有製造很大的麻煩,當然少不了對她們好好的愛撫一番,一直高到下午快六點了,樂旋打我的手機,我才被放出門,兩個美女依依不捨的,我恨不得再回去好好服侍她們一番,可是她們很累,我的小弟弟也不願意了,我只能快速離開。

我剛走到校門口,就看到樂旋的車子:" 喂,這邊,這邊!" 在外面樂旋當然不敢稱我老公了,但她不願意叫我名字,所以就餵了。上了車,濤濤就撲到懷裡,好在並沒有發生什麼,我很累了,所以就平平穩穩回到那邊的家了。

今天,樂旋和濤濤去買了很多東西,當然大部分是樂怡和她父母的禮物了,晚上和第二天飯菜非常的豐盛,樂旋想通過一天就把我灌胖一點,因為兩個星期的亂七八糟的生活,讓我有些消瘦了,當晚和第二天是我沒有任何性行為的日子,也不錯,偶爾吃吃她們娘兩的豆腐或者被她娘兩吃豆腐,很融洽的一家三口。

然後就是出發了,樂旋不斷囑咐濤濤要照顧好我,反而沒有囑咐我照顧濤濤,看來她也知道老家還有好幾個女人等著我去餵飽呢,然後又是塞給濤濤一瓶避孕藥,囑咐濤濤一定要按時吃,看到樂旋把事情都安排得這麼仔細周到,我都很感動了,雙手就在她乳房上隔著衣服摩擦了一番,樂旋雖然滿臉通紅,但並沒有提出要求,當然她在開車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了。

揮揮手,我和濤濤上飛機了,樂旋看著我們消失,當我最後一眼看著她得時候,她好像竟然流眼淚了,在她心目中我和濤濤就是她的丈夫和女兒,也是她的一切,看來必須通過一個巧妙的方法給樂怡表明真相了,否則我兩面跑,豈不是要累死。

東航的飛機,現在人並不多,何況我和濤濤都坐的是公務艙,樂旋給我們買的來回票,她們公司給報銷的,我當然願意花費了,由於是淡季,公務艙人很少,也不用按座位坐了,濤濤故意選了角落的兩個靠在一起的座位,由於正值中午,所以飛機上天後,大家都戴上眼罩睡午覺,我也一樣。

可是,濤濤突然坐到我一把椅子上,小手就放到我胯上,輕輕的撫摸著,我可是嚇了一跳,這可是在飛機上,雖然人不多,但畢竟有人在,連忙握著濤濤的小手,嚴肅的道:" 濤濤,幹什麼,不要亂搞,快回自己的座位上去!"

濤濤掙脫幾下看不成功,另一隻手就伸過來,一把抓住了下體的肉棒不放:" 不行,他們都知道我是你女兒,怕什麼呢,要我放,除非讓我坐你腿上,女兒坐在爸爸腿上總不過分吧!"

" 可是,這是在飛機上呢!"

" 飛機上怎麼啦,現在是平飛,沒有問題。" 說著,濤濤就放開我的肉棒,分開雙腿就坐了上來,她把裙子的後擺來起來,這樣她就是隔著內褲坐在我腿上,好在大家都在午休,我也就隨她為所欲為了,沒辦法,太嚴厲了,激起了小姑娘的脾氣,可能會更壞。

何況,我也很喜歡濤濤柔軟的臀肉在我腿上摩擦,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情境特殊,我該死的肉棒竟然硬了起來,上翹著就頂到了濤濤的股溝中,濤濤連忙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滿臉的笑容,好像她的計劃成功了一樣,看來她是故意來挑逗我的,讓我難堪加難受,真是個小妖精。

突然濤濤的小手伸到自己的裙子裡面摸索了一番,我也不想知道她到底幹什麼,我乾脆迷著眼睛睡覺,可是一會濤濤突然塞了一個東西到我手裡,我打開眼罩一看,竟然是她的小內褲,而且襠部還潮潮的。

" 濤濤,你幹什麼,趕快穿回去!"

" 爸爸,可是你很喜歡哦,你的肉棒好像越來越硬了,一直頂著我的,不要擔心,我自有分寸,你別管就是,戴上眼罩裝睡好了!"

我也實在沒有別的好辦法,只能裝睡,就感到濤濤屁股挪到了一邊,輕輕來開我褲子的拉鏈,小手就伸了進去,慢慢的撥弄著我的內褲,我竟然感到小姑娘的想法很刺激,竟然微微抬起屁股,讓她順利的把我的內褲拔了下去,到大腿上。

濤濤小手在肉棒上套弄了幾下,然後屁股要正坐上來,微微抬起一下屁股,小穴口找到肉棒的龜頭,用力往下一壓,竟然將肉棒給套了進去,拉拉裙子將周圍遮住,就坐著不動。

幸好她時間掌握的好,這時候一位空姐進來了,送果汁的,看到濤濤坐在我身上,就拍拍我的肩膀,我一下就緊張了,但濤濤輕輕掐了我一把,我才恢復鎮定,對空姐輕輕說道:" 我女兒有些暈機,她害怕,你就讓她坐我腿上,降落的時候我會讓她回自己座位的!"

空姐看看濤濤,發現雖然很豐滿,但臉部還是一個大孩子的模樣,濤濤還故意要了一杯橙汁,空姐也知道現在有些家長對孩子很溺愛,所以也見怪不怪了,囑咐一聲要主意安全,再看看其他顧客,發現大家都在閉目養神,就退出了公務艙。我這才長長的噓了一口氣,可是濤濤好像一點也不緊張,還輕輕的笑著,好像我那麼緊張有些小兒科一般。

空姐一走,濤濤就想著法子扭動身體,一會拿果汁,一會那耳機,一會那畫報,然後馬上又放回去,但這些動作讓她的身體左右前後擺動著,肉棒就在濤濤小穴內摩擦著,龜頭一直頂在深處的花蕊嫩肉上,加上場景的特殊,我竟然感到特別的興奮,禁不住往上輕輕的頂著。

見到我積極的回應,濤濤就戴上耳機,裝著聽音樂,身體左右搖擺,屁股輕輕的起伏,肉棒自然就在她小穴中小幅的抽插起來,開始還很刺激,可是幅度總是太小,後面就沒有什麼味道了,肉棒甚至有軟下去的趨勢,濤濤當然也感到肉棒的硬度有些變化了。

濤濤突然從我腿上滑到一邊,連忙將我的肉棒塞到褲子中,也不給我穿上內褲就拉上了外褲的拉鏈,然後湊到我耳邊說道:" 我先到衛生間去,左邊那間,你一會就來,輕輕敲門,一連五下,我就會開開讓你進來,現在人不多,沒有問題的。"

我沒有提出反對,因為我喜歡這樣,看到濤濤進去了,我將她的小內褲塞到小挎包中,拎著挎包就過去了,在衛生間的門上輕輕的敲了五下,門就打開了,我再看看四周,沒有人注意,我輕輕推開門就進去了。

衛生間實在很小,而且有一股味道,但是在飛機上的刺激,讓我和濤濤都感到非常的興奮,濤濤連忙再次拉開我褲子的拉鏈,小手套弄幾下,肉棒就更加硬棒起來。

" 爸爸,快點插,時間不能太長!" 說完,濤濤拉出幾張衛生紙墊在馬桶上,就撅高著屁股,我連忙雙手捏著她的臀肉,兩邊分開,肉棒頂在小穴口上就往裡插,好在濤濤知道不能喊叫,否則這麼直接的插進去,在家裡她肯定高興的大叫起來。

既然時間不多,我就大力抽插起來,但是又要保證不能跟濤濤的臀肉撞擊發出響亮的聲音,好在濤濤的小穴不是太深,我還是能夠將龜頭頂到她的花蕊嫩肉,這讓濤濤很亢奮,屁股四周搖擺著,後頂著,迎合著肉棒的抽插。

濤濤努力的夾緊雙腿,這樣小穴顯得更加緊窄,我抽插的摩擦也更大,刺激當然也來得更快,濤濤轉過頭來來著我,小臉因為憋著不喊叫而通紅的,汗水直流下來,背部的胸罩帶已經濕透了,小嘴作出一些形狀,意思是讓我更猛烈一些。

我也就加大了力度,雖然能控制肉體不大力撞擊,可是小穴淫水越來越多了," 唧唧" 的水聲還是不可避免的,濤濤唯有緊緊夾著雙腿,讓水聲盡量小一點,抽插雖然很順暢,但是摩擦卻絲毫不小,小穴裡的淫水越來越多,順著濤濤的大腿往下流淌著,最後被她的絲襪給接住了,否則還不是要積聚在地上。

濤濤努力往後頂著屁股,這麼樣的激戰,讓我們都感到莫大的刺激,很快濤濤的小穴就開始不自覺的收縮起來,一開始幅度很小,濤濤沒想到刺激來得這麼突然,還試圖控制,可是後來她徹底放鬆了,因為這是在飛機的衛生間裡,我們都不想持續太多時間。

突然,濤濤的小穴大力的收縮起來,緊緊的吸吮著肉棒的龜頭,我也知道她要來了,就快速的抽插著,就在我快速的抽查中,濤濤的陰精噴射了出來,她的雙腿都跟著顫抖起來。

即使陰精澆灌在我的龜頭上,我也沒有絲毫停頓,我要射出來,再繼續抽插了幾十下,連續抽插的幾十下,龜頭就一酥麻,馬眼張開,精液就射了出來,我原想不會太多,可是當射出來的時候,卻越射越多,我也不想控制,過多的精液就隨著濤濤的大腿流下去,把她的絲襪都打濕了。

濤濤忍不住輕聲道:" 爸爸,是不是很刺激啊,你今天射的真多,比以前每次都多,喜不喜歡在飛機上做啊!"

我沒有理會濤濤,射精完後,馬上就拔出肉棒,乘機從旁邊抽出很多衛生紙,堵著濤濤的小穴口,很快衛生紙就濕透了,我趕緊換,直到將濤濤小穴中流淌出來的淫水精液吸乾,才拿出挎包中的內褲,濤濤連忙接過去。

濤濤看到我的肉棒上還是濕漉漉的,就用她的小內褲在上面擦拭了一番,也不管內褲很濕了,就穿了回去,再幫我把內褲穿上來,拉好外褲的拉鏈,然後在我耳邊說:" 爸爸,你先出去,我整理一下,就回去!"

我打開衛生間的門,幸好外面沒人,濤濤連忙在裡面鎖上,我就輕輕的走會座位,一會濤濤也回來了,沒想到在飛機的衛生間裡這麼刺激,也虧得濤濤想的出來。

" 爸爸,喜歡嗎?"

" 嗯,很舒服,可是以後不要這麼幹了,萬一被發現了,多難堪啊!"

" 是的,爸爸,爽過了還說這個話,真沒勁!" 然後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就回自己的座位了。

真是個騷女,都是我調教的,不就兩個小時的飛機嗎,就忍受不了要搞一次。

後面的日子就是在樂怡老家過的,當然跟小姑媽、樂茹、樂茜、樂萍還有濤濤的性事不斷了,暫且在本系列中不表。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