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

此時,我也氣喘如牛,就是一陣狂抽猛插,因為我也感到自己難以堅持很久了,彤彤的小穴也就是我的死穴。隨著我大力的抽插,本來是很結實的大床也咯吱咯吱亂響,彷彿像是在向我們發出抗議似的,我也一邊祈禱著,千萬別壞了,到時候怎麼給老婆交待啊。

" 啊……死……丫頭……你……踩死我……好了……。啊……我……受不了……啊……啊啊……啊……".

看到彤彤也快了,我抽插得更加迅速,希望彤彤能在我之前結束,否則還不要被她們給笑話才怪。

" 啊啊……老師……啊……你……啊……更粗了……啊啊……頂到彤彤……的花蕊了……啊……彤彤……好美啊……老師……啊……"

我也禁不住跟著彤彤呻吟起來,我可是很少呻吟的,因為呻吟需要力氣,這樣就不能將全部的力量放在肉棒上了,但是彤彤這麼大聲的叫喊,讓我不禁想表達幾句自己的意見:" 彤彤……那你的小穴……是不是只對……老師開放啊?……你喜歡這樣……嗎?"

" 喜歡啊……以後……彤彤……的小穴……是……老師的了……老師一個人的了……永遠……也只讓……老師………一個人干……啊……又頂到花蕊了……我就像老師……的……一條……小狗……跟著你……啊……彤彤……芸芸"

彤彤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了,她已經成了我的一條小狗了,成了我的寵物了,所以我對這個寵物也更加寵愛起來,發揮著自己最後的餘熱。

" 老師……再重一點……彤彤……要快活死了……啊啊……要上天了……啊啊……" ,彤彤突然身體顫抖,小腹上挺的最高,小穴努力的含吮著肉棒, "呼……彤彤……老師……要來了……" ,花蕊嫩肉收縮,收縮,收縮,一股強烈的陰精噴射出來,擊打在龜頭上,然後回落又擊打著彤彤花蕊的嫩肉。強烈的快感不斷的衝擊著我,我感覺到高潮即將來臨,鼓起餘勇做最後的衝刺。

彤彤在相面漫無目的的亂扭著,口中嬌吟道:" 老師……趕快……射……進來……全部射到……裡面來……"

陰精過後的小穴改變了剛才只顧收縮的節奏,開始一收一放,劇烈的擠壓著我的大肉棒,強烈的快感讓我再也無法忍受,龜頭最後一次重重的擊打在彤彤的花蕊上,然後渾身一顫,肉棒在她的小穴裡劇烈的抖動著,馬眼一張,陽精激射而出,射得彤彤身體再次劇烈的顫抖,陰精也再次噴射出來,瞬時又達到了高潮。

我艱難的看著肉棒插在小穴的樣子,突然感到彤彤的小穴不能盛載如此多的淫液、陰精和陽精,已經要往外溢出了,我連忙將還在射著精的肉棒往外慢慢拔出,給小穴內的液體留出足夠的空間,當肉棒射完精抽出的時候,彤彤的小穴幾乎裝滿了,從外面就能看到小穴裡面的液面,乳白色和透明液體交匯在一起。

" 啊……啊……老師……你射得好多……啊……射死彤彤了……啊……" ,這麼長時間,彤彤只是享受著快感,絲毫沒有感到四肢被捆綁的痛苦,我都有些憐惜了,高潮過後的疲憊讓彤彤幾乎是被繩子拉著踩才沒有倒下去。

" 芸芸,給彤彤把繩子解了吧?"

可是,彤彤馬上說道:" 等會,等會,小穴裡的精液暖暖和和的,把小穴都裝滿了,我喜歡這種感覺,老師,你去洗澡吧,我等一會才起來。"

芸芸感到自己再次徹底失敗了,氣憤的拉著我就往浴室去了,小姑娘生起氣來,一句話都不說,我也很疲憊,倒樂得清靜。

過了盡半個小時,等我們都洗完了,彤彤才讓我把她放開,小穴中的精液和淫水就如洪水般外湧,很是壯觀,連芸芸都感歎自己小穴不能裝下這麼多的東西,可是看她一股躍躍欲試的樣子,我知道以後這樣的機會少不了。嘿嘿!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7 --干遍室內的每個地方!

大戰過後,彤彤和芸芸又如姐妹一般相好,還是彤彤的身體好,被如此虐待般搞了半天,還精神飽滿,我和芸芸都很驚訝,她還和芸芸一起做晚飯,吃過晚飯,兩個美女倒是通情達理,催促我趕快回去,安慰家中的兩個女人。

" 好吧,這是大門和下面樓門的鑰匙,不要丟了,還有,不要帶很多人回來,最重要的一點,不准帶男人回來,知不知道?"

彤彤馬上表示意見了:" 我們又不是你老婆,難道是你小妾不成?我們就要偷人怎麼啦?我偷芸芸,芸芸偷我,行不行呢?"

" 彤彤,你現在可是我的小狗哦,是我的寵物了,我不將你送人,你可是不准亂跑的哦!"

彤彤突然裝作古代丫鬟的樣子,微微彎下腰,雙手交叉向下:"奴婢遵命,主人!"

" 去你的,我走了,晚上好好收拾一下,把床單和毛毯洗了,來,一人親一個!"

隨著兩聲" 唧唧" 的親吻,我就打開門走了,反正也不遠,突然發現自己很疲勞,這樣回去豈能對付兩個女人,今天一定要矇混過關,就走進旁邊的一個酒吧裡,匆匆灌了兩瓶啤酒,再回去。

我喝酒很上臉,所以當我回到那個家中的時候,樂旋第一反應就是:" 又喝酒了,也不知道少喝點,濤濤,給爸爸那些酸奶來!" 於是她們母女兩把我好好侍侯了一番,打開熱水我沖洗一番,就上床了,她們母女兩一邊挨著一個,我也高興的抱著她們,雖然兩個女人的小手不斷在肉棒上努力著,可是絲毫沒有起色,最後也就放棄了。

我也感到濤濤很失望,連忙在她小臉親吻了幾下:" 濤濤,爸爸明天不上班,在家陪你和媽媽怎麼樣?"

" 爸爸,真的?!" 說著就在我臉上狂吻一番,然後捲縮在我懷中睡覺,臉上滿足的笑容。

樂旋也抬起頭在我臉上親吻了一番:" 老公,你真好!" 然後從背後抱著我,睡覺了。

第二天,她們都起得很早,濤濤小嘴在我嘴唇和臉上親吻了很久才放開:" 爸爸,我和媽媽先去洗澡,給你做早餐,你再休息一會,一會見!" 說著,兩個女人就出去了,外面雖然陽光燦爛,但早晨睡覺更舒服,昨天的疲勞雖然恢復了,但還是要為今天的戰爭做好戰前準備工作,就是再睡一會。

好像又睡了很久,也不知道這兩個母女洗個澡要這麼長時間,我的肚子都有些餓了,這時候樂旋和濤濤才將早餐給我端了進來,竟然有煎牛排、雞蛋和牛奶,我在她們小臉上各吻了幾下,就開始吃了起來,這是什麼樣的生活啊。

剛吃過飯,手機就響了,樂旋和濤濤頓時緊張起來,她們當然是害怕電話又會將我交走,我打開手機就發現是彤彤的電話,我故意輕松的接著電話:" 喂,是實驗室啊,有事情嗎?"

彤彤一聽到" 實驗室" ,當然就明白現在有人在旁邊,就說道:" 劉老師,今天您來不來實驗室,我們有事找您?"

" 哦,王彤啊,這樣,今天我答應不上班的,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我明天早點過去!" 一聽到我今天不去實驗室了,樂旋和濤濤重重的噓了一口長氣,濤濤連忙結果電話,就捲縮到我懷中。

我這才發現濤濤只穿著睡衣,身體上卻傳來那股洗液的氣味,看來剛才樂旋已經給濤濤清洗過了,我在轉頭到樂旋身上,同樣有那股洗液的氣味,怪不得她們母女洗澡要這麼長時間,原來在為我做準備,看來今天又是艱難征戰的一天,有兩個堡壘要攻陷,還是很艱難的哦!

我平時就喜歡裸睡,所以很快濤濤的小手就伸到了她的目的地,握住了我還是軟著的肉棒,但是經過一晚的休息,肉棒已經很敏感了,在濤濤的挑逗下,慢慢的就站立了起來,濤濤也越發興奮了,嬌軀在我懷中扭動不停,當然是在暗示我應當有所行動了。

我隔著紗質的睡衣,雙手就按在濤濤的雙乳上,小姑娘,半年來,乳房越發長大了,原來我一隻手握住綽綽有餘,現在才能剛剛握住,乳頭也越發大了,有她媽媽樂旋的一半大,攆捏起來很有質感,不像半年前那樣豌豆一點大小,雖然別有一番風味,但是不是能引起我的慾望。

" 濤濤,你這麼豐滿,在學校裡是不是有很多男同學喜歡你啊,有沒有吃你豆腐?"

" 那些男同學,一個個像賊一般,老是偷看我,不過我在學校可是很凶的,不過有一個男人我很喜歡,還經常讓她摸的!"

" 啊""啊" ,我和樂旋都不禁大叫了一聲。

濤濤連忙笑道:" 那個男人就是爸爸你了,我說的是男人,不是男同學,真沒大腦,你們兩個。" 真的,剛才我真是沒有注意到她將男同學改成了男人,讓我嚇了一跳。

" 你這個小壞蛋,竟然敢開爸爸的玩笑!" 說著,雙手就在濤濤的乳房上有力的揉搓起來,濤濤立即在我懷中扭動著身體,呻吟著:" 爸爸,重一點,好舒服,你幾天沒摸了,好舒服,爸爸,摸我的乳頭,是不是比以前大了!"

我可不願意睡衣擋住了乳頭的質感,一把就拔掉了濤濤的睡衣,雙手各捏住一個乳頭,就半輕半重的攆捏起來,乳頭越發鼓脹了,濤濤受不了刺激,小嘴就貼到我肩膀上,伸出舌頭在肩膀上和我的脖子上舔起來,活像一條小狗一般,最近我怎麼老喜歡將女人比作小狗呢,肯定是彤彤幹的好事,以後真是要好好戲弄加虐待她一番,反正她喜歡嗎。

突然濤濤叫了一聲:" 媽媽,你怎麼摸我的下面,人家的小穴可是爸爸專用的,你不能摸。" 可是當樂旋真的將小手從濤濤雙腿之間拿出來的時候,濤濤有叫著:" 媽媽,你不要拿走,你摸的好舒服,不過不能進去,裡面可是爸爸的,對不對,爸爸?"

" 是的,裡面才是爸爸專用的,媽媽摸的你舒服不舒服啊?"

" 舒服,爸爸,你捏我的乳頭,媽媽,你捏我的小小陰唇,上下都很刺激,都重一些,哦,爸爸,我流水了,很多哦,又流了,媽媽,有沒有流出來?"

" 你流了那麼多,當然出來了,真是個小騷貨!"

" 那還不是你這個大騷貨和爸爸這個大色鬼培養出來的,你們可是要負責人的我,爸爸,我要你安慰我下面,小穴裡面癢,用你的肉棒安慰濤濤吧!"

我伸手在濤濤的小穴口摸了一下,已經被樂旋挑逗的很興奮了,當我一根指頭進去的時候,小穴肉緊緊的夾著指頭,不斷的蠕動,我怎麼能讓指頭這麼享受呢,我坐在床上:" 濤濤,你騎上來!"

濤濤高興的爬了起來,扶著硬棒的肉棒,屁股下沉,忍受著粗大肉棒進入時的脹痛的感覺,一坐到底,肉棒就全部進去了,龜頭緊緊的頂著她花蕊的嫩肉,中央嫩肉就不斷吸吮著龜頭,讓我不禁冷戰連連。

" 濤濤,爸爸跟你玩個新花樣,想要嗎?"

" 好啊,好啊,什麼樣的新花樣我的喜歡,因為你是爸爸嗎?"

我就拉著濤濤的雙腿放到我腰部,她配合著雙腳夾在一起,纏繞著我的腰部,然後我慢慢爬起來,將濤濤的身體全部抬起來,她的胯部就緊緊的頂著我的小腹,肉棒緊緊的插在裡面,我向前頂著小腹,將濤濤彈起落下,就在她小穴中抽插著。

濤濤被這樣的姿勢吸引了,大叫著:" 爸爸,你真會搞,每次都這麼重,濤濤要被你搞死了,哦,爸爸,再重些!"

我慢慢跨下床,抱著濤濤在臥室中走著,同時保持著有節奏的抽插,肉體的撞擊讓臥室響徹著" 啪啪啪啪" 的聲音。

我將濤濤頂在牆上,猛烈轟擊一番,她淫水更多了,叫喊也更大了:" 哦,爸爸,太美了,爸爸,淫水流出來了。" 我也感到從濤濤小穴流出的淫水隨著我的大腿往下滴。臥室鋪了地毯,我連忙抱著濤濤走出臥室,來到客廳。

我將濤濤頂在沙發的背上,讓她身體壓在沙發背上,然後握著她的雙腿,又是一番大力的抽插,幅度更大,淫水被破擊著四周飛濺,發出" 噗哧噗哧" 的聲音,幸好是皮沙發,否則真是不好清洗了。

濤濤突然奇想,喊叫著:" 爸爸,到書房,到書房!" 我也不知道濤濤為什麼突然提議到書房,但哪裡不都是搞,我就再次將濤濤的雙腳放到腰後,抱著她的屁股,一邊抽插著,一邊走進了書房。

書桌上全是濤濤的書本,我站到椅子上,將濤濤壓在滿是書本的書桌上,猛烈的抽插起來,隨著每次抽插,總有一兩本書掉下去,書本掉在地上發出" 啪啪" 的聲音,卻是沒有我小腹撞擊濤濤屁股的聲音大,何況還有淫水的" 撲哧" 聲呢,淫水流了很多,很多書本都被淫水浸濕了。

" 爸爸,我的書,以後怎麼看啊,同學們一定會聞到上面淫水的味道,爸爸,不管它了,大力抽插我,搞死我算了!"

" 濤濤,我們上衛生間去!"

來到衛生間,我將濤濤頂在浴缸上,再次抱著她的雙腿,讓她放開,然後就每次盡根的抽插起來,經過這麼多房間的循環,濤濤的小穴開始大力的收縮起來,小嘴想喊卻似乎沒力一般,只是大大的張開著,急促的呼吸著,小穴劇烈的收縮幾下,濤濤使出最後的力氣喊了出來:" 爸爸,濤濤來了,死了,哦……嗚嗚……哦哦……出來了……死定了………啊……"

一股陰精就噴射出來,澆灌在龜頭上,哎呀!我快要射了,可是濤濤不是準備好了後門嗎,我連忙抽插肉棒,先停留在外面,讓它降降溫,濤濤頓時感到一片空虛:" 哦,爸爸,你抽出來了,裡面好空哦,哦,爸爸,全流出了,啊……" 我一看下面,淫水加上陰精幾乎成了一條線,往下流淌著,在地面上積聚,幸好不是在臥室,否則地毯怎麼處理啊!

乘濤濤還在高潮之中,我猛一用力,降鼓脹的不行的肉棒一下就插進了濤濤的菊花洞中,雖然樂旋已經給濤濤處理過,但是這麼大的肉棒一下就全部插入了,還是讓濤濤感到了無邊的鼓脹:" 啊,爸爸,好脹哦,也不說一聲,就全部插進來了,那就抽插啊,不要讓我的高潮停下來!"

還是菊花洞比較緊,雖然大肉棒在裡面還能順利的抽插,但是遇到的阻力卻是比較大的,當然摩擦龜頭的力度也就大了,刺激也跟著加大,每次都要將濤濤的身體頂起來才能全部插進去,菊花道緊緊的包裹著龜頭,不斷的蠕動,我就知道自己很難支持很久。

我再次抱起濤濤,一邊努力的抽插,一邊往臥室走去,我要讓濤濤等一下有一個很好的休息場所,不要說這個小姑娘現在很興奮,但是等一會就會像一堆嫩肉半癱瘓下去的。

" 爸爸,好緊哦,裡面太脹了,你插得這麼深,小肚子都被你插穿了,哦,爸爸,搞死我好了,我喜歡你搞死我,再重些,爸爸,我小穴裡面還在不停的流哦,今天真是太多了,好像把前兩天積聚的都流出來了。"

我把濤濤放在床上,拔開她的雙腿,緊緊的抱著,讓她可以舒適的躺在床上,我就猛烈的進攻起來,每次插入她的菊花洞,她的身體都要挪動一些位置,不斷往床中間移去,然後我一下又把她給拉到床邊,再次猛烈的抽插,她的身體再往中間移,伴隨著肉體撞擊的" 劈劈啪啪" 的聲音,樂旋一直跟著羨慕的看著,她卻不去打擾濤濤,她要讓濤濤享受最好的進攻。

" 哦,爸爸,你插得好深哦,哦……。嗚嗚……。啊啊……。爸爸……重些……猛些……要來了……要來……了"

濤濤緊閉著小嘴,憋足了力氣,菊花洞的肌肉就緊緊的收縮著夾著肉棒,蠕動著摩擦龜頭,我就知道小姑娘已經再次上天了,我也沒有時間了,再次轟擊一番,菊花道再次收縮一圈,將我的龜頭夾著打開了馬眼,大股的精液就不由自主的射向濤濤的菊花洞深處,我射,我射,我繼續射……

" 嗚嗚……。啊……。啊……好多哦……多射點……爸爸,再……多射點……我裝得……下……好燙哦……舒服……死了……。"

隨著最後一滴精液射出,隨著濤濤的" 死了" ,菊花道才放鬆,肉棒兀自在裡面跳躍著,攪拌著裡面的精液一般,當肉棒漸漸變軟後我才輕輕的退出來,濤濤連忙喊道:" 爸爸,枕頭,把枕頭墊在我屁股下面,我不要你的精液流出來,我要吸收,我要吸收。"

我將兩個枕頭墊在濤濤屁股下面,就感到十分疲憊了,就躺在濤濤旁邊,看著她下體被高高抬起,滿臉帶著疲憊的笑容,剩下的就是樂旋為我們服務了,不知不覺就睡了過去。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8 --還是第一次射在裡面!

可能已經是中午了,樂旋喊我起床了:" 老公,老公,濤濤,起床吃午飯了,兩個懶鬼,自己舒服了還讓我給你們做午飯,我是不是很命苦啊!"

我這才悠悠醒來,濤濤還是光著身體捲縮在我懷中,小手還是沒有放過我的肉棒,一直都握著呢。我輕輕的在她乳頭上摩擦幾下,小姑娘才醒來,看了我一眼:" 爸爸,你真調皮!"

" 起床了,小鬼,敢說爸爸調皮,媽媽都做好飯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 對啊,怎麼肚子這麼餓呢,吃飯了。" 說著衣服也不穿,就跑了出去,幸好樂旋早有準備,將窗簾都拉上了,否則豈不要大洩春光不成。

" 濤濤,先去穿上衣服,否則不准你吃飯!"

" 為什麼?"

" 免得你又佔你爸爸的便宜,下午你爸爸可是我一個人的,我上午可是沒有跟你搶我,你下午給我乖乖的,從現在開始,你給我做個乖女兒,最多只能觀戰,別想撈好處!"

" 哼,小氣鬼媽媽!" 濤濤就撅著小嘴回臥室穿上了睡衣,舒坦的伸了個懶腰,才坐下來。我也穿上睡袍,是樂旋特意為我買的,她現在可是完全當我就是這個家的男主人了,所有衣物一應俱全,她甚至不喜歡我穿著樂怡給我買的衣服,吃醋大概都是女人的天性吧。

" 濤濤,坐下來吃飯!"

" 你怎麼不坐下來吃飯?"

" 我當然要坐下來吃飯,不過卻是坐在我老公腿上,看什麼看,現在他只是我的老公,不是你爸爸,羨慕吧!" 說著樂旋真的一屁股坐在我腿上,還向濤濤撅著嘴巴,炫耀一番。可憐濤濤只能眼巴巴的看著,小嘴哼了一聲,就拿起筷子吃飯。

" 媽媽,那是什麼菜?怎麼放在你和爸爸那裡,難道不給我吃嗎?"

" 這個菜只能你爸爸吃,是我特意給爸爸買的牛鞭,給你爸爸補的!"

" 哼,賴皮,早上怎麼不給爸爸吃,現在給爸爸吃,當然是為了自己下午好爽了,還不是利用特權。"

" 不利用特權行嗎?你上午讓爸爸那麼勞累,媽媽當然痛惜他了,補好好補補,你爸爸怎麼能不停的為我們服務呢,是不是,老公?"

" 是是是,不就是讓我搞翻你嗎,不吃牛鞭一樣讓你脫一身皮,不過吃吃說不定更好,哈哈哈!誒,裡面好像還有什麼中藥,對不對?"

" 對啊,保證你滿意就是了,這可是是食補哦,我可是費了一番心思的,快吃,吃了再去睡一覺,讓旋兒好好服侍你就行了。"

可憐的濤濤,在桌子的另一邊孤零零的,午睡樂旋也沒讓她進臥室,當然是怕她捷足先登了,樂旋就拉著濤濤在客廳看電視,我倒是睡了一個多小時,就做了一個好夢,夢見玉皇大帝的皇妃下凡來,正在給我舔吸這肉棒,肉棒當然不自覺的硬棒了起來,一陣激爽,龜頭馬眼就冒了一些液體出來,我也爽快的醒了過來,就發現肉棒被樂旋含在嘴裡,漆黑的頭髮隨著腦袋的上下不斷的移動而飄逸著,原來夢中的皇妃就是她啊。

再從她的裸背看過去,就看到濤濤已經將手指插在她媽媽的小穴中抽插著,小手還拍打著樂旋白嫩的屁股,發出輕微的" 啪啪" 聲,小嘴還不停的問著:" 媽媽,舒不舒服啊?"

樂旋小嘴正在努力工作著,只能勉強發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字眼:" 嗯……舒服………舒服……插快點………哦……" ,指頭的抽插還發出一些" 噗哧" 的聲音,一想就知道樂旋的小穴已經是氾濫成災了。

我也受到了感染,就頂著小腹往上,配合著樂旋小嘴的套弄抽插起來,樂旋這才翻眼看看我,發現我已經醒了,立即吐出肉棒:" 老公,你真能睡,我都套了快十分鐘了,你才醒,快上來吧,我等了幾天了。"

" 好啊,你趴在床上!"

樂旋跪倒在床上,高高的抬著屁股,我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趴下去!"

樂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以前總是喜歡她跪著搞,今天怎麼一上來就讓她趴著,雖然很疑惑,但樂旋還是乖乖的趴著,我就趴在她背上,將肉棒龜頭就頂在她菊花口上,洗液的氣味很濃,看來她中午又清洗過一次。

發現我首先就將龜頭頂在後門上,樂旋連忙轉過頭來:" 老公,你不先搞前面嗎?"

" 不,今天從後門開始," 說著,沒有任何提示,猛一頂入,就頂了進去,樂旋連忙" 啊" 的叫了一聲:" 死鬼老公,也不提示一下,就全部插入了,如果不是潤滑的好,豈不是要被你插破了。哼!"

" 那又怎麼樣,我今天就要插破你,我插,我插!" 然後就大力的進攻起來,我全身緊緊的壓在樂旋背上,用力的將雙手從她身體底下插進她的胸脯下方,抓住兩個被壓扁的乳房就揉搓起來,肉棒當然是不停的在菊花洞中進進出出,小腹拍擊著臀肉,發出響亮的" 啪啪" 聲。

" 老公,你怎麼這麼猛啊,是不是我給你吃的牛鞭很厲害啊?你下面是不是長了個牛鞭了,你插在我菊花洞裡面的是不是就是一個牛鞭啊?哦!好脹啊,你插得太深了,今天真要被你插破了才行,你插破好了,插破,插破……" ,樂旋喊著,努力將屁股上頂,迎接著我猛烈的轟擊。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