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

王彤好像知道我在思索著什麼,就說道:" 哥哥,這不是我第一次,但是確實第二此,第一次是在高中的時候。"

怪不得小穴還這麼緊,高中到現在已經六七年了,如果是真的,她六七年沒有做過,高中的時候還小,還不具備充分的心裡準備,這一次也許才是她最企盼的。

" 哥哥,你來吧,彤彤裡面很癢了,等不及了!" 王彤這時候已經放開了,睜開雙眼慾火沸騰的盯著我,好像要把我吃了一般。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而且我也不希望說什麼,王彤已經將雙腿分開了,我扶著肉棒,將龜頭頂在王彤的小穴口上,正如剛才所說的,王彤的小穴是外寬內窄,所以沒怎麼頂,龜頭就自己滑了進去,王彤的陰唇迅速將龜頭包裹起來,害怕遺失了一般。

當半個肉棒插入進去了的時候,就感到穴道越來越緊了,王彤的眉頭也皺了起來,小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胳膊,牙齒咬著嘴唇,全身有些僵硬,無疑是有些疼痛了。

我連忙停止了前進的步法,伸出一隻手撫摸著王彤的頭髮,享受著窄小的小穴擠壓著龜頭的感覺。

王彤知道我憐惜她,很堅決的說道:" 哥哥,你全部進去,我受的了!" 說完馬上緊咬著牙齒,迎接著最後的挑戰。

我調整了姿勢,將她的雙腿上抬一些,腰部用力再往前頂,龜頭在緊窄的小穴中艱難的前進著,沒想到王彤的小穴比處女小穴還要緊窄,即使淫水潤滑,我還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將整個肉棒給插了進去,感到龜頭頂到了一團嫩肉,我就緊緊抱著王彤的細腰,另一隻手溫柔的撫摸著王彤的頭髮:" 彤彤,很痛嗎?"

王彤雙眼已經充滿了淚水,點點頭,又搖搖頭,可是全身緊崩的肌肉開始放鬆了,抓著我胳膊的雙手也放鬆了:" 哥哥,當然有些痛了,你等一會兒!"

我就這樣讓肉棒停留在王彤小穴的深處不動,她也主動的用雙腿夾緊著我,我能分出另外一隻手在她挺立的乳房上撫摸著,挑逗著鼓脹的兩個乳頭。

" 哥哥,我不痛了,動吧!"

我微微抽動幾下,發現王彤完全放鬆了身體,所以可以輕微的抽插了,但是每次抽出後再往裡插的時候,穴道還是緊窄的包裹著肉棒的龜頭,那個緊窄的程度只有濤濤的菊花洞可以比擬的。

突然,從王彤的小穴深處冒出了幾股淫水,她已經開始自己扭動著身體,屁股往後迎接著我的抽插,我也就放心的大幹起來,不只是小幅度的抽插了,而是全根抽出全根插入的頂送,緊窄的小穴迎接著大肉棒的進攻,淫水反抗著發出" 撲哧唧唧" 的聲音。

" 哥哥,用力來吧,彤彤可以了,哦,你頂得好深哦,哥哥,裡面流了好多水了,等一下我要給你洗床單了,用力,哦……"

不知道為什麼,我這個久經性場的老手,竟然有些經不住王彤緊窄的小穴對龜頭的擠壓,肉棒的感覺來得太突然了。

我不能自已了,抱緊王彤的雙腿,大力的抽插著,每次必盡根而入,肌肉撞擊發出" 啪啪" 的聲音,我喘氣如牛,王彤也香汗淋漓。

" 哥哥,你好厲害哦,插到了,又插到了……那團肉被插到最舒服……哦………你又頂到了……來吧……頂死彤彤吧……哥哥"

突然,感到腰眼發酸,龜頭被王彤緊窄的小穴嫩肉擠壓著不停使喚,馬眼就張開了,大股的精液就噴射出來,噴射出來,悲哀啊,我竟然首先就敗下陣來。

" 哦,哥哥,你射了很多,好燙哦,好……有勁………彤彤……哥哥……" ,彤彤突然大力的扭動著屁股,就感到她小穴開始劇烈的收縮," 啊,哥哥……。彤彤……也………來了……死了!"

剛剛射過精的龜頭,即使處在脫敏的狀態,被王彤大股的陰精澆灌著還是兀自跳動了幾下,將最後剩餘的一點陽精擠了出來,與王彤小穴中的陰精、陽精和淫水混合在一起。

*** *** *** *** ***

" 彤彤,你的小穴太厲害了,我還是第一次這麼快就射了。"

" 哥哥,那喜不喜歡彤彤的小穴呢?"

" 喜歡,當然喜歡了!"

" 那以後我經常讓你操不就行了!"

也許是昨天晚上兩個人都沒有睡好,就餓著肚子,在疲憊中睡了過去,大概下午四點鐘彤彤先起床了,把飯菜重新熱好了,才讓我起來。

吃過飯,彤彤主動對我說:" 你回那個家去吧,你那個女兒濤濤明天要中考,你不是說她對你依賴很大嗎,那你就回去吧!" 她故意將女兒兩個字說的很重,當然是提醒我不要輕易的忘了她。

" 可是,彤彤,我……"

" 沒關係,只要你喜歡我就行了,我會收拾好這裡的,明天你直接去上班,我就把鑰匙給你!"

" 對,彤彤,你還沒有吃藥呢,我現在就去買!"

" 我已經買好了,也吃過了,等你現在去孩子都長大了!嘻嘻!" 說著彤彤竟然微笑起來,我才知道一場災難過去了,但後遺症還不知道怎麼解決呢。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2 --外面人很多!

一大早就起床了,和樂旋一起給濤濤準備早餐和考試用的東西,然後送濤濤去考試,樂旋這幾天請假在家,我也答應中午回去吃午飯。

濤濤精神很好,對考試很用信心,樂旋和我也就放心了,就是考的有問題,他媽的,只要花些錢,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了,這個社會就是向錢看。

我一進辦公室,研究生基本上都上班來了,臨近期末,大家都在電腦上寫課程論文,是研究生的一種考試形式,所以人很多。我跟他們打了招呼後,一推我裡間辦公室的門,已經開了,王彤已經給我打開了門,就發現辦公桌上放著鑰匙和一盒點心。

下面有張字條:你喜歡吃的綠豆糕,一會我來找你!

一看筆跡,就知道是彤彤的,不過綠豆糕味道還不錯,反正已經有肉體關係了,彤彤好像也沒什麼特殊過分的要求,我也就放寬心了,何必要弄得大家關係緊張熙熙的呢,何況彤彤的小穴真是緊窄,想到這些,下面的小弟弟都有反應了,真是一個問題。

由於在國外留學的時候,習慣了tea time的習慣,所以在我的研究生中也流行著這個習慣,到了上午十點鐘,就是大家休息的時候,喝茶、coffee、吃零食等就一股腦上來了,這個時候王彤閃了進來,並將" 請勿打擾" 的按鍵打開。

這也是我學習國外實驗室的做法,如果老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或者思考,就按亮" 請勿打擾" 的燈光,這樣就沒有人來敲門了,這個制度在我實驗室實行了幾年了,所以大家都自覺遵守這個規定。

" 沒有人發現你進來?"

" 沒有,有個研究生發喜糖,他們都出去了,對了,綠豆糕好不好吃?"

" 你一直記著我喜歡吃綠豆糕?因為牙齒的問題,已經很久沒有吃了,味道真不錯。"

" 那我這個人的味道怎麼樣?"

" 當然更好,不過就如豬八戒吃人參果,太快了,還沒有品嚐出細膩的味道來!"

" 那你要不要再嘗嘗,慢慢的品味呢?"

" 不行,這是辦公室,他們一會就都回來了。"

可是彤彤根本沒有聽我的話,逕直走到我背後的窗戶旁,將窗簾拉了下來,就從後面抱著我的脖子,小嘴就在我脖子上親吻,慢慢轉到正面,小舌頭就在我臉上和嘴唇上摩擦著。

我當然不會示弱,扶著她的頭就反擊起來,很快兩條舌頭就糾纏在一起,發出" 沭沭" 的聲音。

彤彤轉到我正面,她穿著一條齊膝蓋的裙子,就把裙子一拉,就跨坐在我腿上,裡面可是就只穿著一跳小小的內褲。

" 哥哥,我今天的內褲可是白色的哦,專門為你準備的,你看看!" 說著,彤彤就拉上裙子,露出裡面的T back內褲,狹小的內褲根本難以包裹住彤彤豐滿的小腹和屁股,而且襠部小穴對著的地方還特意做成了透明的處理,所以整個小穴口都能清楚的看到。

" 彤彤,你穿這麼色情的內褲,是不是故意來引誘我了?"

" 你還要我引誘嗎,你下面的小弟弟已經起來了,頂在人家股溝裡了呢,想不想現在就要?"

" 不行,他們一會就回來了,萬一你叫出來,不就被發現了,那就是大問題了,對不對?" 也許彤彤也認為我說的有些道理,放棄了企圖,再次緊緊的抱著我,四片嘴唇有粘在一起摩擦著,很快陸續研究生都回來了,我和彤彤就更加小心了,避免弄出大聲音來。

後面談話我們的聲音都很小,有時候就是從口型上分辨出對方說什麼。

" 我要你摸我的乳房,乳頭翹起來了,我喜歡你逗她們!" 輕輕的說著,彤彤就將T 恤衫脫掉了,絲織的胸罩裹著豐滿的雙乳,中央的乳頭激突著,讓我忍不住就用指頭隔著胸罩在上面撫摸著或者划動著。

彤彤一隻手已經拉開了我褲子的拉鏈,伸手進去,隔著內褲撫摸著肉棒,然後改成緊握著套弄,讓肉棒越來越硬棒,被內褲約束著很不舒服。

彤彤解開了我的褲帶,我配合的抬起屁股,她就一下連內褲都脫到了膝蓋部位,兀自跳躍著的肉棒就被彤彤的雙手抓住了,輕輕的套弄起來。

我也不甘示弱,從後面解開彤彤的胸罩,一隻手就在光禿禿的乳房上揉搓著,另一隻手伸到她的胯下,將她的內褲襠部撥到一邊,手指就直接挑逗著陰唇嫩肉,然後一根指頭就插了進去。

" 把我的內褲脫了,被你都弄成一條線了,壓在股溝裡不舒服!"

脫掉彤彤的內褲,她有些惡作劇的將龜頭拉著往她胯間送,本來說好的不作的,但是鬼使神差的,龜頭一下就被彤彤套進了小穴口中,被小穴的嫩肉包裹著,我當然也就不想出來了。只希望彤彤現在不要過分,這樣停頓一會就適可而止,也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可是彤彤身體靠在辦公桌上仰著,開始扭動著屁股,肉棒就被她一節一節的往裡套,後來大半個肉棒都被她的小穴給吞食了,露出外面的因為角度問題,任由彤彤怎樣努力都沒有進去。

研究生辦公室突然有人問道:" 彤彤哪裡去了?我還給她拿了幾顆喜糖呢?"

聽到外面的聲音,彤彤竟然一點都不害怕,屁股扭動著更加劇烈了,小嘴張開,舌頭在嘴唇上輕輕的舔著,一幅蕩婦的樣子,嘴裡微微發出" 嗯……啊……" 的聲音,極力壓制著肉體的亢奮讓彤彤漲紅著臉蛋,滿眼的慾火從雙眼中噴發出來,她竟然喜歡這種壓抑的刺激。

由於彤彤靠著辦公桌,屁股努力的往下抵,我的雙腿承受了很大的重量,僵持一會後就感到有些酸麻了,忍不住挪動了一下屁股,誰知道這樣一動,正好對準了彤彤小穴的位置,肉棒就再往裡面捅了一點,龜頭就緊緊的被夾在彤彤肉穴的最深處,軟軟的嫩肉蠕動著摩擦著龜頭。

" 啊……" ,肉棒盡根進去之後,彤彤終於忍不住叫了一聲,聲音雖然不大,但我還是很害怕被僅有一牆之隔的其他研究生知道了,連忙抓起散落在辦公椅旁邊彤彤的內褲,就塞進她的嘴裡。

彤彤就要去拔掉嘴裡的內褲,我連忙按住她的雙手,順勢就抽插幾下,小穴一受到挑逗,彤彤就不去管小嘴裡的內褲了,雙手抱著我的脖子,就自己套弄起來,我也配合的將雙腿併攏,方便彤彤瘋狂的下壓。

被內褲堵著小嘴的彤彤,只能從咽喉中發出輕微的悶呻吟:" 唔唔……嗚嗚………哦……"

看到彤彤這麼敏感,又這麼興奮,我將嘴巴湊到她耳朵旁邊道:" 彤彤,你真是個騷貨哦,昨天還沒有滿足,是不是想老師的肉棒猛插你的小穴啊?" 這個時候,我竟然喜歡上老師跟學生的這層關係了,帶著這層關係,隱隱約約有一種近似於亂倫的刺激,讓我更加的興奮。

彤彤連忙不斷的點頭,雙眼水汪汪的看著我,似乎在乞求我快點猛烈的轟擊她。

" 跪在椅子上,彤彤,讓老師從後面插你!"

彤彤連忙起來,讓肉棒暫時從小穴中脫離出來,讓後自己趴在椅背上,跪在椅子上,屁股高高挺起,還不斷的搖擺著,我連忙上去雙手各握住一片雪白的臀肉,往兩邊分開,這樣小穴口也跟著分開,穴口的嫩肉還一開一合著,夾道歡迎肉棒的進入。

我要給彤彤猛烈的轟擊,龜頭對準小穴口,停留在裡穴口五厘米的位置,扶穩彤彤的屁股,腰部大力前頂,龜頭加速衝向小穴,一下就插進了肉穴的最深處,這麼猛烈的轟擊讓彤彤連同椅子都不禁移位了,如果不是我跟得快抓得緊,彤彤都差一點被轟下辦公椅了。

彤彤不斷的搖擺著頭,高高翹起屁股扭動著往後頂,同時上身卻又往椅背上壓,彤彤竟然要讓椅背摩擦她的乳房,那個嬌嫩的乳房怎能讓粗糙的椅背來摩擦呢,我連忙分出一隻手就抓住了兩個乳頭,同時揉搓起來。

彤彤轉過頭,亢奮的看著我,喉嚨裡發出因為興奮而模糊的呻吟聲。

我用力拉著彤彤的乳房往後,然後肉棒大力的抽插,但是每當我的小腹要撞擊上彤彤的臀肉的時候,我趕緊減速,否則肉體撞擊的聲音還不傳的很遠,這當然讓彤彤很不滿足,當我肉棒插入的時候,她努力的往後頂著屁股,希望我能貫穿她的小穴一般。

彤彤外寬內緊的小穴嫩肉不斷的包裹摩擦這龜頭,加上現在一牆之隔的外面就是我的研究生,他們說話的聲音我們清晰可見,好像我們就是當著他們的面在狂交一般,這更加增加了刺激,讓我和彤彤都感到意外的興奮。

還好,今天我忍受的時間比較長,沒有像昨天那樣,竟然比彤彤先射了,那真是一個男人的恥辱。

突然,彤彤反過手來抱住了我,上身斜斜抬起,屁股努力的往後頂,幅度越來越大,就發覺彤彤的小穴深處開始收縮,收縮的範圍從內向外不斷的傳遞,最後緊緊的壓搾著整個肉棒。

開來彤彤就要高潮了,我衝破小穴的巨大阻力,大力的抽插著,這樣艱難的繼續了十幾下,彤彤的小穴劇烈的收攏而不鬆開,龜頭被嫩肉壓制著,我也抽插不得,就感到一股大量的陰精從彤彤小穴深處噴射了出來,澆灌在龜頭上,由於龜頭被壓制著,馬眼張開,我甚至感覺到陰精從馬眼中倒灌進了我的肉棒中去。

我忍受著劇烈的射精刺激,享受著小穴的緊緊包裹和嫩肉蠕動的摩擦,高潮過後,彤彤的小穴才放鬆,我當然不能等待了,抱緊她的屁股,就大力抽插起來,我也顧不了什麼聲音了,有誰會想到現在辦公室裡發出的聲音會是肉體撞擊造成的呢。

彤彤高潮後疲憊的整個上身都趴在椅子上,但是屁股卻努力的高高翹著,方便我急速大力的抽插,隨著" 啪啪" 的肉體撞擊聲和" 噗哧噗哧" 的抽插聲,我發覺自己也快了,彤彤的這隻小穴太讓我以外了,我甚至有些責怪自己怎麼現在才跟她做,這麼好的小穴、這麼漂亮的女人、這麼美好的身材,我竟然冷落了如此之久,真是大大的不應該啊!

我努力的最後衝刺一番,隨著最後一下的最深插入,我緊緊的抱住了彤彤的身體,龜頭就一陣陣酥麻,馬眼張開,大股的陽精就奔瀉而出,衝向了她們嚮往的小穴中。

滾燙的精液讓彤彤不禁全身顫抖著,憑著僅有的力氣扭動著屁股,往後頂,有意的收縮著小穴深處的嫩肉,將最後一滴精液都擠壓了出去。

彤彤這才扯掉小嘴裡的內褲,輕輕的說道:" 老師,你今天才叫兇猛,彤彤爽快死了,現在喜歡彤彤了吧?"

" 彤彤,你的小穴還真是緊,是不是一直都能保持這麼緊呢?"

" 那要看老師你保養的怎樣了,你天天插總是要鬆一些的,不過最裡面的那段應當能一直保持緊窄的,是不是讓你很爽啊,老師?喜不喜歡彤彤的小穴啊?"

" 當然喜歡了,你還是第一個讓我不堪一擊的小穴哦,看來以後就要多多借助你的小穴鍛煉了!"

" 鍛煉?鍛煉了幹嗎?去搞更多的女人?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我慢慢抱起彤彤,然後自己坐下來,將彤彤放在我腿上,但一直沒有讓肉棒從小穴中滑出來,彤彤也用心的收縮著小穴緊緊的夾住著肉棒,但是由於她收縮小穴,精液就被擠壓了出來,彤彤連忙用她的內褲去擦拭,很快那小小的T back內褲就濕漉漉的一團了。

" 老師,你今天射得真多!"

" 是你流得多,淫水加陰精,說不定比我射的還要多。"

" 你的多……"

" 你的多……"

……

門外又傳來嘈雜的聲音,一看已經快十二點了,門外有人道:"彤彤幹嗎去了?都要去吃飯了,好了,不等她了,我們走了!"

再等一會,人都走了,安安靜靜的,彤彤才脫離我的身體,將濕漉漉的內褲穿了回去:" 濕漉漉的,不舒服!"

" 那你先回宿舍換了再去吃飯!"

" 下次要在你這裡留兩條備用,真是不舒服!"

*** *** *** *** ***

由於外面沒有人,我和彤彤的聲音也大了,可是當彤彤將我辦公室的門打開走出去的時候,她驚愕道:" 芸芸,你還沒去吃飯?"

聽到洪淑芸在外面,我心裡就是" 咚咚" 兩聲響,也連忙走了出去,洪淑芸紅著臉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彤彤一眼,就起身走出去了,什麼也沒說,但是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了。

" 沒關係,我去搞定!" 彤彤說著還在我臉上吻了一下,就追了出去,希望她能搞定好了!

頁: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