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服到癱軟

作者:簡欣華

今天刊出的兩篇作品,是台灣網友「欣華」寄來的新作品,是繼去年《毒蜘蛛》後的最新作品!在這再次感謝她對小站的支持!

如果有朋友想轉載這篇作品,請保留此段或注明轉載自搜性情色小說,謝謝!- 搜性者 2017.05.27

注意:本文涉及人獸交情節,不喜勿看!

記念逝去三十年的家犬哈利

我名叫吉新畫,台灣屏東客家人,那年廿六歲,因為屬狗,乳名就叫做狗狗,所以後來竟會和家犬哈利發生性關係,冥冥之中,好像有些預兆,讀過二年大學財稅學系,二年前透過父母安排結的婚,婚後就沒有再讀了,隨夫定居桃園龍潭,老公姓白,職業是科技公司業務經理,算是個空中飛人,全年百分七十幾是搭機走在世界各地,我則在同家企業做財務,我倆琴瑟恩愛,床第十分完美,唯一的缺憾是他出差太多,常常留我一人空對孤燈,我又不甚愛外向,亦不愛與同事交往,又沒有生孩子,我下班後一人,只能獨自在家做做家事看看電視和上網看Youtube,及住家附近溜溜狗。

如果是在這以前,人犬交這樣的事情我真是連做夢想都想不到,甚至還會覺得人犬交很變態,很髒很噁心。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那次老公出差太久,我耐不住寂寞,在網路上看到這個議題有關的文章,竟然色心大動,就對牠有些注意。主要是那幾天我空閨寂寞,又遇到牠的首次發情期,它那根東西常常有事沒事就伸出體外,看到是真的很大,誘我瑕想,以前也曾見過狗狗發情,但這是我所見過狗狗中的最大的,在我身邊走來幌去,難免令人砰然心動,幻想它如果進入我身體時,一定會把空虛的我塞得好滿好滿,整天看到這條肉棒,在我面前伸出縮進,想到這里下腹一陣發騷,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癱了…最後竟不能自拔,和自家裡的大公狗哈利玩起了人犬交。

情形是這樣的,最近我老公因為公司新產品上市,身為MarketingManager的他,工作就特別忙碌,更是經常世界各地出差,所以我近日只能一人在家,家裡這條名叫哈利的大丹公狗,相處日久很懂人性,有45kg多, 二年多前買來才是一條幼犬,用來顧家的。在家中二年,牠由一隻二公斤的幼仔,竟長成能搭在我肩上比我還高的成年巨獒,渾身潔白的短毛,摻上全身黑班,雄糾糾,氣昂昂,煞是漂亮,老公出差時,家中就由大公狗陪伴及保護我。那時我雖然也寂寞,但卻從來都沒有起心動念想過什麼人犬交。

去年,有一次他在國外出差,卻生病發燒回家,在家時,換我幫老公整理行李,在他盥洗包內,發現有一個暗夾層,里面有五、六個保險套,才知道,老公跑遍了全世界,也肏遍了全世界,對我不忠實,憤怒之下很想找個方法出出氣,但我一介家庭主婦小女子,只能想想而已。

直到去年9月份的一個晚上,天很熱,我老公出差已經一個月了,還不回來。開了空調,獨自睡在偌大雙人床中,真的是寂寞我得不行了,特別衝動,又想到他的保險套,我就心頭上氣,就在家開了電腦,上網翻翻一些圖片看,偶然看到人和動物性交圖片,竟然引起我有種莫名的興奮,心裡想著哈利襠中有這麼大的一支狗屌,用牠代替老公,和牠性交也許是很爽的吧……不但殺癮,而且一吐心中怨氣,就起了心動了報復之念。

那幾天,也正巧逢上牠首次的發情期,整天在我腳前腳後,跟進跟出,鼻中常常嗚嗚撤嬌,引起我陣陣悸動,所以晚餐後將大公狗哈利帶到了我的臥室,心中有些忐忑,也有些莫名的興奮,開始時,我蹬下身試探性地,用手摸大公狗私處。剛開始它不太配合,我給了它一些牛肉後,它就比較溫順多了,我慢慢摸著大公狗那支毛茸茸的陽具,很快牠有所反應,伸出舌頭,直漟口涎,靜立不動,狗龜頭一下從毛鞘中伸了出來,伸出來的半截狗屌,攤在我手掌心裡,變成很大。大公狗可能瞭解了我需要什麼,一動也不動,溫順地讓我把玩它,摸了一會,我覺得很不好意思,而且又從來沒有玩過人獸交,又怕萬一惹毛了牠,反被牠咬一口,心里其實有一些怕怕的,不禁有些後悔,很想要趕哈利到臥室外面去,但牠竟然不肯走,半站著,兩支前腿抱著我大腿,做起了交配動作……不像話! 但我還是硬將牠趕了出去。

那一整晚我幾乎都沒睡著,牠不住地在寢室門外,嗚嗚吱吱地哭泣,【本文轉載自1000成人小說網(1000novel.com)】我心里非常茅盾,我的下腹很想叫牠進來,讓哈利爬到我背上,代替老公在後面臀部肏我。但我的理智又擔心和狗交配會懷孕,又擔心狗很髒,又告訴我這是邪惡的行為離經叛道,不為他人所接受。但是,整個晚上,腦海中和夢中,卻一直想著與狗狗打炮的景像,揮之不去,我的下腹也整夜在跟我鬧革命,膨漲的陰蒂騷癢不止,腦中所有的念頭,一直都不住地催促我放下身段,和狗狗交配,讓他的大屌快快進入到我下體內,用力磨擦殺癢,這可能也是因為老公那麼長久不在家,我真的是太寂寞,陰道太饑渴了吧!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其實都不是理智的幻想。

第二天晚上,我上網又查了些短文,及看到了國外人和狗性交的短片,又查到了文章說;人類和狗狗異種性交DNA不合,不可能懷孕等訊息,我下腹灸熱,及一直在分泌淫汁的陰道慾望,竟戰勝了我的理智,所我決定今天晚上,乘老公在千里之外,要放膽和哈利嘗試一下,即使不成功,也沒人知道,更沒什麼損失。晚餐後,我帶牠進了我的臥室,牠歡欣擺尾地跟我進來了,給牠準備好的一些不錯吃的東西,又用溼毛巾用力擦乾凈狗的私處,開始撫摸狗狗陽具外面的皮鞘 ,捏捏牠的睾丸, 叫牠躺在床上,肚子朝上,大公狗很溫順,伸出舌頭躺著一動也不動,尖尖長長的狗龜頭,很快漲大伸出了長滿狗毛的皮鞘,還一直在滴水,一會兒,好長一支狗陰莖也露出來了。

這時候我很緊張,因為從來都沒有玩過人犬交,也沒有碰過這樣粗大的屌兒和睾丸,就像我當初破處子身一樣緊張的感覺。但是高漲的性慾驅使下昏了頭,我感到自己下面也一直在冒水,鼻管呼吸沉重,聽到自己的心臟卜通卜通地狂跳著,手也有些顫抖,不甚聽指揮,雖然知道現在我已面紅耳赤,不復那個愛美端莊淑女形像,但衝動的性慾昇上了頭,盯看著那根鮮紅粗壯的狗鞭,卻又不禁春心蕩漾起來,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衝動得不能自已,很想把它含在嘴里,吸上幾口,而且箭在弦上已無法半途而廢,就不再猶豫了,咬咬銀牙,撩下去!

公犬的臀部很小,但二支後腿卻十分緊緻有力,我將肥肥壯壯的狗鞭捏了一會,雙手捏了又捏、搓了又搓狗睪丸,仔細看清了一下它的長相,尖尖長長的三角形,就極像一支尖錐,通紅通紅地充滿了血,專門為肏雌性動物的陰戶設計,看著、看著愈發引起我性慾衝動破錶,離床開亮了臥室大燈,頓時房中亮如白晝,這時我已渾身發熱,大汗淋漓,心跳不已,我將空調調到最強,脫光了週身衣服,紮起頭髮馬尾,就坐到床沿邊,我怕哈利的前爪刮傷我,特地找了一雙短襪給牠前腳套上,而且用橡皮筋將它固定住,吐了一口唾液在掌心中,塗在自己陰戶口潤滑一下,坐下叉開雙腿,叫哈利舔我。大公狗竟很懂人性,長長刺刺的舌頭,撐開我下體的裂縫,猛舔我的陰道口,大陰唇,小陰唇,舔得我很舒服,淫汁泌泌外流。這時大公狗又抱住我一條腿開始開始做交配動作,我摸著它的小弟弟,現在它漲得更長更大,是大到真嚇人的那種地步,其實自己心中也沒有底氣,無法確定,我陰道究竟能不能容納這麼一支大傢伙插進來,不試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很激動,決心破釜沉舟一試,我很怕他起情時咬掉我的乳頭,又將胸罩帶上,伸手在胸罩內用力捏自己的奶頭,我很快斜躺在床沿,打開大腿,大公狗就站在床下,前腳搭在我大腿的內側,床沿,更認真地舔我,用舌頭舔我臉頰和頸部,牠下面就用肉鞭東一下、西一下的插我。

狗屌久久找不到入口,亂插一通,牠急了鼻子吱吱叫,我伸手抓住了它的陰莖,引導它進入了我的陰道口,尖端才插入,他用力順勢一頂,這么粗大一支狗屌,順著我分泌的淫液,竟整支連根"噗"一下,不用半秒,輕易地就插到了我子宮口,這種刺激,我全身頓時一陣渾身一凜,不由兩手緊緊抱住哈利上身,嚥了一口唾水,夾緊了陰道,正面迎戰。

進來了!終於進來了,已成事實了,沒有退路,也沒有很悔藥可以吃了,腦里轟然一聲巨響,無比的快感,感到血液在我頭上嗡嗡作響地流過,腦中像萬馬奔騰一樣只想要性愛,無比的快感,我更激動了,緊緊抱牢狗頭,手肘撐住床鋪,我細細的廿三吋細軟柔腰,快速地前後擺動臀部反應,迎合他的抽插,很快,大公狗前腿趴到我胸口左右兩側,認真地工作起來,我們養這隻大狗已經二歲了,相處日久,已很懂人性,身形跟老公一樣高大,我撅起陰部,大公狗的巨屌進去之後,就開始快速運動,是真的很快,要比老公快很多。他像發了狂似的,一直在我的陰道衝撞,太厲害了,我滿眼閃星,有些難以招架,我從來不曾經歷過這樣的狂風暴雨般粗暴的性愛,我只有雙手緊緊抱住他狗頭,大腿夾緊屏聲靜息不動,聽任牠發狂似的摧殘,但大公狗帶給我的爽感,也是從未經歷過,幾乎讓我癱軟,連續高潮了好幾次,感到子宮不停地抽搐,陰道好像不停地噴出淫水泛濫,但狗屌皮鞘上的剛毛一下下的扎在我陰蒂和陰唇,倒是很刺痛,這一樁,卻不是很舒適。

大約有十分鐘,我仍在高潮中,只感覺狗狗就不動了,我抬了幾下臀部,催促他出力繼續。他竟反身下了床,他的狗屌牢牢地把我拴住,將我往地上拖,我不捨得它滑出去,就一起滾下了床,爬在冰冷的地板上,但牠就拔出了狗屌,撲爬在我背後,改從後面插進了我,我承受不住牠的体重,向前撲倒下去,雙膝著地爬在地板上,牠拼命地將整支大狗屌。從我背後插了進來,又在陰道中快速地衝撞我敏感的子宮口,不過狗毛卻不再會再扎痛我,我爽快得不行,發狂似的大聲呻吟,心臟猛跳,身上不停出汗,子宮一陣陣的抽搐,陰道一直出水,這時我感覺有個堅硬的東西硬塞進了我下面,而且開始在膨脹,低頭一看,我的私處脹得好大好緊,恥部出現兩顆凸凸的鼓起肉塊,不知是什麼玩意,很像牠連睪丸都送了進來,從一傍的穿衣鏡中看到的我自己,雪白粉嫩的女兒體,有這隻大狗牢牢地撲在我背上,二者合為一體,牠的臀部一直在用力衝刺,我爬在地板上,蓬頭垢面,滿頭大汗,連我一頭秀髮而也汗濕淋漓,不成人樣,恰似一只人形的母狗,在奮力地配合做著接受繁殖小狗的工作。哈利牠大約又衝插了我十幾分鐘,突然掉頭向後,變成二人屁股相對相聯,二個頭顱方向相反,一人一狗靜止爬在地上喘到不行,牠就停止抽插,全身不動.但卻仍用牠的龜頭在我陰道里攪動,熱熱的狗精液不停地在灌溉我的子宮,我既舒服得一下子癱軟在地床上,陰道口卻又被不知什麼硬物漲得發酸發痛……

即使哈利已經不動了,但我仍呼吸急促,心跳不止,腰部臀部還是機械性地前後擺動,有些停止不了,可是讓我惶恐的事情發生了,現在既然下腹漲痛,牠又完事了,我的慾火也就應該消了,我很想早些將他的狗屌拔了出來,但不管我怎樣試,牠的狗鞭竟然怎麼也無法從我的私處裡拔出來,試了多次都不成功,我驚惶失措,把我嚇得快要哭了,但又不敢叫鄰居救助,我只有和狗狗,屁股對著屁股,在房內趴在地上耗著,默默的祈禱,『這一定不是事實,這是夢幻,我不可能做出這種荒唐事的,快醒來吧,新畫』!

大約僵持了四十多分鐘……驚惶得不知所措,心中一直害怕和後悔,我為什麼會這麼胡塗,做出這種羞人的事,天亮後被人發現,不知會有什麼結局。

還好,最後終於順利落幕,軟化了,它自己滑了出來,虛驚一場,還我自由。

經過這一番折騰,我有一些食髓知味,就越發一連撩下去,又和牠做了五個汗水和體液交融的夜晚,我雖然累慘了,也爽斃了,倒是哈利,仍是毛色涮亮,精神奕奕,兩眼有神,站得筆直,跟前跟後,不時對天大吠幾聲,偶而對我的腿上,抬腿撤尿,似乎在宣示主權。直到後來,牠的發情期有些過去。

不過,有一個問題,哈利即使發情期己過,卻變成常會在晚上跟我進入臥房,又愛把我撲倒到在床上,嗅我的襠部,伸出半截狗屌,隔著衣褲亂肏,完全不懂遮掩,害得我白天也不敢帶他到公園去溜狗。

接到電話,老公要回來了,哈利假如還是常常如此,一定會穿綁,情急生智,沒辦法,前一天,我將哈利送到寵物醫院去寄宿,告訴老公說牠有些寄生蟲的問題,需要住院治療。

晚上,老公跟我做愛,但他經過長途飛行,有些疲倦,也可能在國外精囊使用太頻繁,陰囊內存貨不多,表現得有些力不從心,只是應付公事。我也不太在乎,聊勝於無,假裝瘋狂享受。反正他有他的海外逍遙陰道,現在我有我的另僻別途小徑,精神上已互不相欠。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聊勝於無』我心中安慰自己。

第二天,我帶老公到寵物醫院去看牠,龐大身軀的牠,被關在一隻剛能容身的小鐵籠子里,看到我們就一直嗚嗚哭叫,掙扎著要衝出籠子,但是牠的確很乖,沒有向我老公告狀,說我誘姦了牠,有些始亂終棄。

回家前,我心中暗暗地向牠說:『忍耐幾天吧,還有四天等我老公走了,就放你回家吃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