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花飛飛的味道

雖然只等待了幾秒鐘,我卻覺得時間好長,終於,我的龜頭感覺到了一個濕滑溫暖的所在,是飛飛的嘴唇。我擡起頭向下看去,飛飛正在用她肉感的雙唇含著我的龜頭,慢慢地上下滑動,另一隻手握住我的肉棒底部緩緩的上下套弄,真是一幅讓人血脈賁張的圖像。

飛飛逐漸的加深了每次吸入的長度,而且速度也開始加快。伴隨著她的小嘴上下吸吮發出的嘖嘖水聲,飛飛的一頭長髮也在輕輕飛揚。我舒服呻吟起來,飛飛歪著腦 袋看著我,彎彎的眼睛裡充滿了笑意,她吐出我的肉棒,舌頭舔了一下嘴邊的口水,色色地對我說:「我是不是應該保留一點,免得讓你太感覺到我的好,會離不開 我咧……」

昏,我已是欲罷不能,也不敢接她的話,就直接用手按住她的小腦袋瓜,擡起我的腰,又往她的嘴邊送去。

飛飛嘻嘻一笑,用手握著肉棒上下搓動,然後低下頭,這回就直接張開嘴咬住了我的蛋蛋,哦,這可是從未有過的體驗啊,只感覺她咬著我的蛋蛋,牙齒來回輕咬,舌頭也在我的蛋蛋上來回打轉,那種酥癢的感覺立馬讓我全身收緊,肛門也在隨著她的動作不停收縮。

飛飛歪起頭,像吃雪糕那樣,雙唇含住肉棒,從上到下來回的吸咬,舌頭也時不時的吐出來劃弄著我的敏感部位,那種觸感,猶如夏夜裡清風徐來,那種刺激,則又猶如波濤一浪接著一浪,讓我享受不已。

我只顧著自己享受,飛飛可不依了,她直起了身子,板著臉:「你都不誇獎下子人家嗎?我可是下了蠻多功夫的咧,我不來了……」

這關鍵時刻怎麼能不來了,我連忙好言相勸,由衷的讚美加上許諾第二天陪她去民眾樂園吃必勝客,才讓她噗哧一聲笑出來。

飛飛笑道:「哪個稀罕撒,我逗你的……」

嘿嘿,必勝客是明天吃,今天嘛,你還是得吃我的肉棒咧。

飛飛探下頭,張開嘴咬住我的小弟弟。咦,怎麼還在往裡吸?這回厲害了,都快頂到了她的喉嚨了,原來這就是口交中深喉,龜頭直感覺到了一個其極溫軟濕潤的所 在。而且,由於龜頭了刺激飛飛的喉嚨深處,讓她喉嚨會本能的產生抽動,更是帶給我的龜頭蠕動的感覺,馬眼一陣陣地發麻。這一陣子的刺激立馬讓我又尾骨酸 癢,要頂住啊。

唉,真是要感謝飛飛以前那個男朋友,把她調教的如此功力,轉念一想,心底又泛起一絲酸意,竟在暗暗的妒忌那個男人,要是我有他那種好事,能遇到如此尢物的女孩子多好啊,唉……男人真是一種奇怪的動物。

飛飛可沒有閒著,她此時加快了節奏,一隻小手在揉搓我的兩個子孫袋,一隻小手握住肉棒根部快速套動,小嘴更是加速上下吸吮,伴隨著嘖嘖的水聲,我的肉棒上沾滿了她的口水和我的淫液。這小魔女時不時還會擡起頭來,帶著色色的眼光看著我,真受不了她,明知我頂不住你了呀……

我臉上的肌肉開始緊繃,雙手一起抓在飛飛的頭部兩邊,開始幫她飛快地上下吸吮,我的腰部也迅速地向上頂,恨不得頂進她的身體裡。飛飛知道我就要射了,她用手扎掙起來,兩眼看著我,微微搖著頭,眼神中帶著一絲抗拒和哀怨。

我沒有說話,用一種更哀怨的目擊者光注視著她,雙手更用力的帶著她的腦袋在我的肉棒上深深吞吐。飛飛的眼光溫柔下來,沒有再抗拒我,又用手握住我的肉棒快速搓動,每一下都讓我的小弟弟頂到了她的口腔深處,越來越快……

終於,尾骨的酸麻感越來越強烈,我的胸腔裡開始發出低吼聲,來了!我一把按住飛飛的小腦袋瓜,把小弟弟插進了最深處,伴隨著我身體的每一下抽動,無數的精蟲爭先恐後地衝進了飛飛的小嘴深處……

低沈的喘息聲……鬧鐘的滴嗒聲……

我的大腦終於從高潮時的一片空白恢復過來了,輕輕地籲出一口氣,我擡起頭,呵呵,飛飛仍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眼睛緊閉,小嘴依然緊緊地含著我的已是半降旗狀態的小弟弟。我一樂,笑出了聲,飛飛側起臉,張開眼斜瞄著我,一臉的苦象,那模樣別提多有意思了。

她看我在笑,嘴裡唔唔起來,我明白她的意思,連忙從身邊抽出了紙巾遞了過去。飛飛一把搶過紙巾,飛快的把嘴巴「噗」的一聲撥離我的小弟弟,含著我的精液湊到紙巾跟前,這才一低頭……

贊贊贊,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從飛飛的下唇緩緩地流下,像一條粗粗的白線落在了紙巾上……

我默默地欣賞著飛飛處理完,才開了腔:「嘻嘻,這可是高蛋白,怎麼不喝下去啦……」

飛飛一把揪在了我的大腿上,疼啊。「我才不喝咧,我可從來沒有同意我男朋友在我嘴裡這個的,要不是看著是你……算了……嗯,這玩意味道真怪……」

我又嘻嘻一笑:「習慣就好啦……」

飛飛撲了上來,壓在我身上,拳頭象小雨一樣落了下來…… 濃濃的睏意,也在伴隨著我和飛飛的輕聲嘻鬧悄悄地湧來,終於,不知不覺中我們都沈沈地進入了夢鄉……

咦,我怎麼聽到有人在開我的房門?我連忙睜開眼,誰啊?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眼前,啊,怎麼是莎莎?我的女朋友!看來她正打算給我一個驚喜,臉上還著一絲笑容,可是這笑容正在迅速地凝固……

我還光著身子咧,正準備起身找件衣服披上,突然想到,我的身邊,正躺著剛剛和我肉戰一晚,同樣正赤裸著肉體熟睡的飛飛啊……我頭腦一片空白,第一反應,趕快找被子蓋住她的身子,怎麼,被子也不見到了?

完了,我只覺得天旋地轉……

莎莎怎麼好像什麼都明白了,用一種悲憤卻又冷冷的眼神,看著目瞪口呆的我,只說了一句:「你好啊,你怎麼對得起我……」轉身摔門而去。

我終於反應過來,從床上一躍而起,不,我不要失去莎莎,我要去追回她…我一腳跨下床,啊,怎麼回事,沒有落到地板上,一腳踩空了,怎麼床下面是黑不見底的懸崖?我緊緊地閉上了雙眼,大叫著摔落了下去……

我猛地一抽動,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天花板,怎麼回事……哦,原來是個惡夢,我慢慢地閉上了眼睛,讓自己狂跳的心慢慢地平靜了下來。唉,嚇死我了,連忙告訴自己:假的假的,不是真的,是個夢啊。

唉,怎麼會做這樣一個夢?我怎麼也無法從剛才的夢境中脫離出來,難道這真的會發生嗎?這是讓在暗示著我正在一條錯路上越走越遠?夢境中,莎莎轉身離去那一剎帶給我心中的沈重一擊卻那麼真實……天哪,這一切千萬不要發生在我身上……

嗯,胳膊好酸,我側過頭,一睜開眼,哈,飛飛這丫頭還在熟睡中。她的頭緊緊地壓在我的肩膀上,兩手緊緊抱著我的右臂,秀髮鋪在她的肩頭上,隨著她輕輕的呼吸慢慢地起伏……

剛才還在為夢境驚魂未定的我,注意力這一下子就被這人間美體所吸引……

我的眼光在飛飛胸部停留良久,在她潔白的乳房上,頂著兩顆像葡萄乾一樣的乳尖,再加上粉紅色的,像草梅一樣的乳暈,構成了一幅讓任何一個男人都會無限聯想的畫卷。

盈盈一握的小蠻腰,哦不,想到昨天晚上她在我身下扭動的樣子,應該稱之為水蛇腰,飛飛的細腰沒有一點多餘的脂肪,真難以想像腰身如此標緻的她,居然會生得一對如此肥美挺拔的豐乳。

女人的大腿,是我最喜歡枕靠的地方,我不喜歡太瘦的女人,太骨感,其實並不太能讓男人享受。昨晚雖然我們做愛的時候,我把她的兩腿頂在我的肩頭,卻並未仔 細欣賞,現在細看,才發現正是屬於我中意的那種類型,皮膚細嫩,肉感飽滿,在做愛時一定可以有力地環住男人的腰部,但是卻一點也不讓人覺得粗壯。

我正想微微起身往下欣賞飛飛的美足,一動卻把飛飛驚醒了。

飛飛鼻腔裡發出微微地唔唔聲音,揚起頭來,一雙醒眼朦朧地看著我,再擡起手把她的頭髮往後順了順,才輕輕地問我:「你醒了……幾點了?」

對啊,幾點了,我還要上班,我趕緊找到手錶,一看七點多了,連忙起來穿衣服。飛飛還慵懶地倒在床上,我知道她最近沒有帶團的安排,時間可以自由支配,正在 休假,所以說告訴她,讓她接著睡覺,我要去上班,下午我請假再回來陪她。然後匆匆地洗漱完畢,又衝到床邊,在飛飛的身上揩足油水,這才在飛飛的嬌罵聲中得 意而去……

工作之事,既然與風月無關,自然按下不表。向領導請好了下午的假,上午休息時間一到,就衝出辦公室,向停車場衝去。我想既然打算陪飛飛玩一玩,就跟同事借了他的轎車,這樣行動方便一些啦。開足馬力,就向家飛奔而去……

吼吼,一進我的房門,就看見飛飛還光著身子,正斜靠在床頭看著電視咧。她一見到我進來,就一枕頭飛過來:「這長時間才回來啊,我都快餓死了……」哈哈,連忙把她拉起來,侍候她穿好衣服,等她洗漱完畢化好妝,我們才嘻嘻哈哈地上車直奔民眾樂園去也……

民眾樂園正如某歌所唱,「是時髦班子裝衫的廣場」,這裡有它最多的美女帥哥,有它最多的新奇玩意,有它最多的時尚服飾……我們先在「必勝客」裡飽餐一頓, 然後又在民眾樂園裡的眾多商舖裡穿進穿出,買了一大堆零食,還給飛飛買了一件上衣和牛仔褲。飛飛自然是興致勃勃,我可是兩腿發酸,一直玩到了下午四五點, 這才上車打道回府。

一回到家,我就把自己狠狠地摔在床上,不想動了,好累啊。這女人啊,天生都是走路的能手,當然只限於逛街購物啦。要不然她一回到家,一點不顯累,先就找出剛買的新衣服,一邊唱著歌一邊換上,在鏡子前照來照去……

「你說這衣服漂亮嗎……」

我嘿嘿一笑:「當然漂亮,不過你不穿衣服更漂亮……」

飛飛扭過頭對我瞇起眼睛甜甜地笑了起來,我一下子差點沒被她電暈過去,還沒回味夠,飛飛已經撲上床來,把我按在了她的身子下,雙手就往我的腋下撓去,自然我也「正當防衛」,兩人把剛才的疲憊丟到了腦後,就在床上嘻鬧了起來……

撲騰了半天,飛飛終於力氣不支,身子一歪就倒在我身邊,四肢大開,對著天花板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我可還有力氣咧,我爬起來,正打算反擊了,眼睛卻被飛飛那隨著她大口換氣的節奏,正在大幅度上下起伏的胸脯吸引住了。

飛飛正閉著眼休息,並不知道我已打算轉換作戰的方式了。我的一隻大手,慢慢向著她高聳的乳房按了下去……飛飛身體微微一震,「昨天晚上還沒有搞夠呀,現在又亂動心思啦……」

我乾笑了一下,「是呀,我又不是柳下惠,再說你這麼誘人,這麼可愛…」

飛飛慢慢地睜開了雙眼,水汪汪的,帶著讓人憐愛的眼神。她舉起雙臂,緩緩地抱在我的脖子後面,輕輕地對我說:「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什麼?喜歡我了?不會是愛上我了吧?我可是有主的人了哦,沒容我多想,飛飛慢慢地把我向她的身子拉了下去,雙眼輕輕地閉上……

我的嘴唇和她的嘴唇咬在了一起,我們都在仔細地用唇齒探尋著對方,我漸漸地用力,一步一步地把飛飛的舌頭吸進我的嘴裡,然後就像品嚐百樂寶的雪糕那樣品嚐著這人間少有的美味……

飛飛的雙手,慢慢地伸到了我的腰部,把我的襯衣從皮帶里拉出來,一邊和我濕吻著一邊幫我解著鈕子和皮帶,我配合著她,三下兩下就把自己脫得精光,又用幾乎 是粗暴的動作飛快地把飛飛剝成了一隻小白羊,飛飛輕輕捶了我兩下: 「新衣服呀,弄壞了我可讓你賠我……」沒說完話,她的小嘴就已經被我的吻堵上了。

飛飛的乳房在我的雙手的揉搓下,已經更加地聳立了起來,吹彈可破的皮膚下,血液已經充實了她的每一條血管,讓她的雙峰更富彈性。而她的乳頭就像是青藏高原 上的珠峰一樣挺立著,我抵抗不住這個美景的誘惑,一低頭就大嘴吸吮了上去,飛飛身子一抖,伴隨著她「啊……」滿足的一聲輕呼,雙手按在我的頭上,微微用力 壓著。

我張開了一隻大手,緊緊地抓著飛飛的另一隻乳房,收攏,放鬆……一次一次,指尖也在一下下彈動著她的乳頭,乳房在我的擠壓下變化著一個個異樣的形狀;飛飛 在我的唇齒與大手的雙重攻擊下,顯得非常受用,她時而無聲,時而輕嘆;雙手或在我的頭髮裡用力按摩,或伸在空中無意識的揮動,就好像想要抓住那些看不見 的,在空氣中飄動的快感一樣……

我伸出舌頭,在飛飛的乳尖上撥弄幾圈,再慢慢地向她的下體划去,隨著我的舌尖在飛飛細嫩的皮膚上滑動,飛飛全身都微微地收縮,她輕叫著:「啊……好癢啊……哦,你怎麼舔下去了?做……做什麼呀……」

我依然專注著我自己在飛飛身上的漫遊,現在終於遊到了飛飛肥美的陰阜。我擡起了頭,欣賞著她那茂密的黑色叢林和正湧動著愛液的小穴。飛飛見我沒了動靜,奇 怪地仰起頭,看著我正在全神關注著她的隱匿之處,頓時嬌羞不已,馬上緊緊地閉起兩腿,嗔怪我:「有什麼好看的,不要看啊……」

我呵呵一笑:「好啦,不看就不看了,還不行嗎?」

用手輕輕地重新拉開飛飛的雙腿,她那肥美得像一隻鮑魚的陰部,又躍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不再多想,低下頭,張開嘴,就把飛飛的陰蒂輕輕地含住了。沒想到,飛飛突然啊地叫了起來,雙手用力地向我的頭推來。我嚇一跳,「怎麼了?」

飛飛支起身子,驚惶著看著我:「你在做什麼……」

我一呆,「怎麼?你以前男朋友沒有幫你這樣過嗎?」

「沒,沒有,每次都是我幫他……他不喜歡太多接觸我那裡,除了那個的時候……好像他總覺得我那不乾淨,我……」飛飛聲音低了下去。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他男朋友有潔癖,每次只管自己爽了,唉……我看著飛飛,靜靜地說:「我不會那樣,我想像你服侍我一樣來對你,讓你也體驗到那種快感,體會到全心全意為對方服務的感覺……」

飛飛聽我說完,眼睛裡亮亮的,閃動著我讀不懂的光芒,然後才慢慢地閉上眼,緩緩地躺下去。她的雙手舉了起來,輕柔地按在我的頭上……

「啊……啊……」飛飛激盪的聲音又在房內響起,我輕輕地咬著飛飛的敏感部位,嘻嘻,我現在還沒有直接刺激到她的陰蒂,她都這麼大的反應呀?好,讓我來給她點更爽的……

我支起身子,大姆指輕輕地拉起了覆蓋在飛飛陰蒂上薄薄的苞皮,哇,一顆粉紅的,黃豆般大小的陰蒂露了出來,我用手指沾了點口水,輕輕地一撥,飛飛呀的一聲叫了出來,全身猛烈地一震,哦,連她的陰道口都緊跟著幾下收縮。真厲害,反應好大……

再接再厲,我伸出了舌頭,低下身子就舔了上去。想到她第一次接受這種刺激,沒有太劇烈的動作,只是輕輕地用舌頭頂端一下一下地劃弄著飛飛。飛飛顯然還是被 這樣的快感衝擊得無所適從,嘴裡的喘息伴隨著一聲聲的叫喚,不絕於耳,兩隻小手在我的腦後施加著力量。只是不知她是讓我輕點,還是要更加強烈的刺激呢……

低強度的攻擊持續了一段時間,我決定加強力度。

我一隻手向飛飛的上盤--乳房抓去,一把握在手中用力揉搓著;另一隻手則開始摸索著飛飛的小穴,哇塞,一手的水呀!她的愛液就像噴湧而出的潮水,流過了飛飛的肛門落在床單上,肥臀下濕透了一大片。

我併攏了兩根指頭,慢慢地撥開飛飛的陰唇,沾染上她的淫液,然後輕輕地往飛飛的陰道深處插去。飛飛的屁股也隨著我手指的進入慢慢地擡起來,完全進去了,她的陰道緊緊地吸住了我的手指,溫暖,濕潤……飛飛就像憋了半天的氣一樣,長長地呼出了一口……

我等她稍一平靜,手指立馬就開始插動,每一下,伴隨著「咕吱咕吱」的水聲,都會帶出更多的淫液,伴隨著「咕吱咕吱」的水聲,嘴巴當然更不能閒著,我張口嘴,把飛飛整個陰蒂含在嘴裡,用牙齒分出陰蒂,舌頭用足了力圍著陰蒂碾磨打轉,時不時還用牙齒直接輕咬……

飛飛這時卻反而卻不再叫喚,只在「嗯……嗯……」的低聲呻吟,我暗自奇怪,擡眼望去,飛飛雙眼緊閉,柳眉豎立,牙齒緊緊地咬住了下唇,臉上一副苦苦忍受的表情。兩手一左一右抓著床單,好像要把床單扯破……

我明白,嘻嘻,她正在享受這平生第一次的強烈快感,這就是痛並快樂著?

節奏在慢慢地加快,手指在飛飛陰道內飛速進出,響亮的水聲充斥著整間房屋,我的舌頭也加大了刺激的力量和範圍,每一次都從陰道口一直舔到陰蒂上,再上下左右翻弄陰蒂,牙齒輕咬嘴唇猛吸。稀稀拉拉的聲音和手指抽插的聲音交響於耳……

我正在欣賞著這種奇妙的「音樂」,突然感覺到飛飛緊緊包裹手指的陰道開始逐漸收緊,全身也開始微微地顫抖。她不再保持沈默,開始輕輕地叫喚起來,不過不是一個音節一個音節的叫床,而且像練嗓子一樣,低低地「啊……」了起來。

幾秒種過去了,飛飛「啊……」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尖,整個身子都開始抽動,兩隻手撕扯著床單,時不時地擊打著席夢思。

我的舌頭開始用最快的節奏在飛飛的陰蒂上用力撥動,胳膊就像汽車發動機的活塞一樣急速地帶動手指在飛飛的陰道里進進出出,淫水像雨水一樣地翻飛出來……

只聽著飛飛「啊……」的尖利叫聲在最高音處嘎然而止,屁股也不再上下擡動,高高地挺立了起來,她的全身都在激烈地抽動,小腹上的肌肉和高聳的乳房隨著抽動也在劇烈地顫抖,陰道也將我的兩根手指緊緊地咬住……我停了下來,一動不動,靜靜地欣賞著……

真不知過了多久,飛飛的肉體才終於從緊繃的狀態慢慢地舒緩下來,抽動的頻率越來越來慢,高高挺起的屁股慢慢地落在了濕漉漉的床單上,剛才還恨不能要把床單撒破的雙手也漸漸鬆開,無力地癱在了身邊…..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