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兩個表妹

還真是體貼,我剛站起來,樂茜就幫忙給我脫,一條短褲和兩條內褲都被樂茜抓在手裡,「姐夫,短褲也粘糊糊的,我放在旁邊吹吹,你先光著一會,」樂茜惡作劇地把我的短褲放到了另一邊,我可是光著屁股,有不敢過去拿。

「小茜,趕快給我短褲,會有人看到的,我又不是暴露狂。」

「沒事,沒事,兩邊有我和姐姐當著,我們都往你身上靠一點,而且這裡光線這麼差,沒有人發現的。」小茹也加入了整我的行列。看來現在是不可能把短褲要回來了。

我也沒有辦法了,就兩隻手摟住樂茹和樂茜的腰,把她們都往我身上拉,靠緊一些都能多檔住一些吧,幸好這個小電影廳本來就是為尋找激情的男女偷情用的,所以昏暗得走路都是摸索著前進,誰還有心思看你的小動作。

「兩個小美女,既然讓你的姐夫我都脫光了,你們應當都滿足了吧。現在姐夫也有一個要求,你們也給我把短褲和裙子脫了,光著屁股坐在這裡,諒解你們是女的,准許把短褲和裙子搭在腿上遮住,怎麼樣,姐夫的要求不過分吧?」

「姐夫,我們都是任你宰割的小羊羔,都聽你的,姐姐已經交待了,你可要照顧好我們這對小羊羔哦,要不然可有你好受的。」

「還提你姐姐,你們早就沒有把我當姐夫了,是不是在你們心目中我是你們的情夫啊?姐夫當你們情夫夠不夠格啊?」

當我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兩個小美女都脫得只剩下唯一一件上衣了,光滑的兩隻白嫩的大腿跟我同樣光滑的大腿貼在一起,隨著某個人的輕微動作就互相磨擦著,那個刺激讓我心癢癢的,一個多小時前才發射過的雞巴有開始發硬了。

我已經忘記兩個小美女是我老婆的表妹了,或者是故意將這一點忘記,即使她們偶爾冒出樂怡的字眼也對我沒有絲毫作用,看來兩個小美女今夜是厄運難逃了。

我的兩隻手分別在樂茹和樂茜的屁股上撫摸,有時候還將手指頭伸到兩片屁股中間的股溝中間磨擦幾下,由於大家都是坐著,所以不可能摸的很下。但是,當我幾次磨擦樂茜股溝的時候,她就輕輕地抬起屁股,這樣我就順利地將手掌完全伸到了樂茜的屁股下面,中指頭正好處在她兩片屁股中間,指頭快速地在股溝中掃動,刺激得樂茜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每當我指頭劃過樂茜屁眼的時候,她扭動的動作幅度最大,很明顯這種刺激最大了。

當我的指頭再次碰到樂茜的屁眼時,我並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往裡面戳進去了一點點,樂茜屁眼周圍的環肌立即收縮,把我的指頭緊緊吸住,力量很大,我竟然挪動不得。

「姐夫,你又在動我的屁眼,你是不是特別喜歡我那裡?每次你的指頭頂在那裡,我都特別的緊張,又感到很刺激。我也要摸你那裡。」

樂茜學著我把一隻手伸到我屁股低下,我微微抬起屁股好方便她行動,她的小手在屁股上來回地撫摸著,最終將目標定在我的屁眼上,其實那裡是我最敏感的地方,比雞巴被撫摸還敏感,隨著樂茜手指在屁眼上輕輕頂的動作,她每往裡面頂一下我全身就顫抖一下,雞巴也被刺激得更加硬了。

當樂茹發現我們在玩這個遊戲的時候,連忙加入了我們的陣營,我的兩只手分別伸到兩個小美女的屁股低下,不停地用指頭去戳她們的小屁眼,樂茹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刺激,強烈的快感讓她用力地抓著我的胳膊,咬著嘴唇忍受屁眼傳來的刺激。

「小茹,你要是不想忍受就小聲地叫出來,不要跟自己的嘴唇過不去嗎!」

「姐夫,那個感覺好奇怪喲!你頂在上面的時候,我全身都哆嗦,我自己都感到全身硬邦邦的,好奇怪的感覺呀!」

「全身都硬邦邦的,那你那對軟軟的乳房是不是也硬邦邦的啊?」

「也很硬哦,讓你感受一下,」說著就解開了我唯一一件短袖襯衫的扣子,然後樂茹將自己的襯衫往上卷,將一對雪白的乳房就貼在我左邊的胸膛和左臂上,還左右擺動著身體讓乳房在我身上磨擦,「姐夫,是不是還很軟啊?」

「還是很軟啊,只是你的乳頭已經變得很硬了,看來屁眼對你的刺激真不小,」說完就將中指頭在樂茹的屁眼上快速地又戳又轉,樂茜興奮得將一對乳房在我胸膛上拚命地擠壓、磨擦,「姐夫,姐夫,慢一點,快一點,啊,姐夫你的手指往裡面去一點,啊,……」

樂茹的屁眼收縮得比樂茜厲害多了,但舒張開的也大,所以我的指頭插入的也比樂茜深,我知道樂茹和我一樣,是屁眼敏感性的,所以我一直賣力地戳著,突然當我的指頭插入的時候,樂茹重重地坐在我手上,手指插入了大半,強烈收縮的環肌緊緊包圍著指頭,「姐夫,我不行了,我已經有了高潮了,你刺激我屁眼,竟然能讓我高潮,我的小妹妹裡面已經流了很多水水了,已經流到椅子上,水水順著大腿流淌的感覺很舒服。」

樂茜對屁眼的敏感度沒有樂茹高,所以在發現樂茹已經興奮得流出了淫水後,就拉出我撫摸他屁股的那隻手放到了她的雙腿間,她的敏感區很正常,就在她的肉穴裡面,當我的手指頭剛剛接觸到她的外陰唇的時候,她就敏感地抖動了幾下身體。

暫時放緩了對樂茹的刺激,抽出了她屁眼裡的指頭,只是輕輕地撫摸她的屁股,樂茹也在剛剛高潮過後很滿足於這種輕微的刺激。我將目標轉移到樂茜身上,真是一心不能二用,目標始終只能有一個。

樂茹一隻手撫摸著我的背,一隻手已經開始套上我的雞巴,那已經是硬邦邦的;而樂茜還沒有享受到,所以不停地刺激我的屁眼,另一隻手隔著衣服揉搓自己的乳房,一對乳房被她揉捏得不斷改變著形狀。

我用指頭先輕輕地捻動樂茜的外陰唇,然後將一個指頭慢慢地在她的穴口中間抖動,樂茜就扭動著屁股企圖跟隨我的抖動,淫水已經在分泌了,穴口已經明顯地濕潤了起來。樂茜加大了我屁眼上手指的力度,這同時刺激了我,我立刻將半個指頭插入到樂茜的肉穴裡,開始輕輕地挖著肉穴四周的穴壁。

「姐夫,你的手指好厲害啊,再進去一點,對對對,……姐夫,啊……我又流水了,啊……,姐夫,姐……夫,我……我……感到裡面……有個地方……在不停……不停往外流水……流水,那種感覺好……好舒服啊!啊……」

「樂茜,你的指頭也弄得姐夫很舒服,你再進去一點,對對對,小茜,要不要我再往你的小穴裡面插進去一個指頭,那會更刺激哦?」

「好好啊,你想怎麼樣都行,啊,兩個指頭更舒服了,姐夫,再往裡一點,啊……啊……,姐夫,你……你摸到哪裡……哪裡了?……有個地方被你……被你摸的最舒服……啊……我控制不了裡面的水水了,姐夫……是不是已經流出來了?」

「你早就流出來了,還沒有高潮就比你姐姐整個高潮過程流的還多,真是一個騷女!」說完加速了指頭在樂茜肉穴裡面抽插和摳挖的動作,每次都插得較深,我都隱約感到了樂茜肉穴裡面的那層膜了,看來這個騷貨還真是保留著處子之身呢,那豈不是便宜了我這個大色狼。

想到這些我就更加興奮了,雞巴不自覺地抖動了幾下,樂茹可能是感到了這個抖動,套弄雞巴也加快了些。但是最讓我興奮的還是樂茜在我屁眼中的手指頭,隨著她自己快感的加劇,也幅度和力度大了起來。

「姐姐夫,你太厲害了,茜茜的小穴再也不想離開的你手指頭了,啊……啊……姐夫……你又摸到那個地方了,我……我……好……姐夫,……你用指頭……就要把我……我……捅死了,……我還要……你……你的……雞巴呢……怎麼辦?……算了,你就用手指頭……捅破……破……我的……處女膜……膜好了」

「小茜,你真的還是處女嗎?讓我摸摸你的處女膜看看!」我故意逗樂茜,同時把手指插得更深,直頂她的處女膜。

「姐夫,我真的是處女啊,你摸到我的處女膜了嗎,我特意為你保留著的,你不是問我你是不是我心目中的情夫嗎?就是的,我就是把處女膜專門留給你的,你想不想要啊!啊……姐夫,你又摸到了……好舒服……水水……黃河氾濫了……我禁不住了……」

「姐夫,我……我……要死了……啊……,」頓時感到樂茜肉穴某處猛烈地射出了陰精,打在我手指頭上,滾燙滾燙的,伴隨著氾濫的淫水,很快就流到了椅子上。

在樂茜高潮噴射的時候,她的一根手指頭完全插入了我的屁眼,還在裡面使勁地攪動,這讓我興奮不已,除了插在樂茜肉穴裡的指頭劇烈抽動、摳挖外,另一隻手迅速繞過樂茹的腰緊緊抓住了樂茹的一隻乳房,用力地揉搓、捻捏著,以減輕屁眼傳過來的快感,最後還是從龜頭眼裡冒出了一點點液體,不知道算不算精液,但只是差一點就噴射了。

幸好沒有噴射,否則老子豈不是要精盡人亡。

「姐夫,你捏得人家乳房好痛啊!姐夫,你雞巴頭上冒水了噎,原來你一樣也高潮了,可是怎麼沒有噴出來呢,你每次都是很厲害的噴出很多來的,是不是還沒有很爽啊?」說著惡作劇地猛套我已經在開始發軟的雞巴。

「小美女,那還不算真正的射精,只是有點興奮而已,你姐夫要是真的噴射起來,你表姐的大肉穴都裝不下去,你們兩個的小穴加起來都不行,小瞧你姐夫,真是自不量力,什麼時候總有你好瞧的。」

「誰怕誰,我們兩個還怕你一個不成,表姐一個人就把你搾乾了,我們可比表姐又年輕有有力,你還不要成人干。哈哈哈…………」兩個小美女竟然肆無忌憚地笑了起來,簡直是對我的蔑視嗎。

動作的反擊的是最厲害的,我隔著衣服抓住樂茹和樂茜一人一隻乳頭,就又捻又捏,「小鬼,誰厲害呀?」

她們也不說話,同時捲起自己的上衣,同時將乳房壓在我前胸和胳膊上,同時扭動身體,同時讓四隻乳房在我身上磨擦,除了投降我還能作什麼,已經沒有比這個更厲害、更溫柔的反擊武器了。投降是唯一的出路,同時享受著這無邊的溫柔刺激,一隻手撫摸著一個人的乳房四周,因為乳頭都頂在我身上。

老婆的兩個表妹5(電影院的角落下-今天還是留著你的處女膜)

已經都有過高潮的兩個小美女,沒有那麼容易被挑逗了,還不停地挑逗我,「姐夫,剛才你那樣真的不叫高潮啊?那你沒有高潮豈不是不舒服?你想不想更爽一些啊,我們很樂意幫忙的。」

我已經分不清那隻手該屬於誰的,只感到一隻手在撫摸我的背,一隻手在撫摸我的屁股,一隻手抓住了我半軟不硬的雞巴,最後一隻手在玩著我雞巴下面的肉蛋。我也懶得管哪是誰的手,她們應當更懂得怎樣分工吧。

我也認為僅僅從龜頭上溢出一點液體不能叫作精液,因為我的雞巴在她們合力的刺激下又開始起立了,而且沒有絲毫疲軟的感覺,證明它還有繼續戰鬥的力量。

「姐夫,你的小雞雞又站立起來了,對了,站立起來就應當叫作大雞雞了,姐姐你的小穴能不能裝下去?」

「去你的,我又沒有裝過。姐夫,你想不想要我,我可以給你裝裝看呢,說不定可以裝下去的,女人的小穴收縮性很強,小茜,你說是不是?」

「對對對,沒錯,姐夫,你想誰先試一下?」嘴上說的那麼好聽,但發現她們兩個都一股玩笑的語氣,就知道她們在故意挑逗我,所以我倒沒有真的上當。

「兩個大美女,你們姐夫可是正常男人,再這樣,我可今天就把你們給解決了,你們姐姐回來又真的把我給殺了不成,說不定我們還可以四個人睡在一張床上,順便讓我比較一下是你們姐姐久經沙場的肉穴厲害呢,還是你們兩個初上戰場的小嫩穴厲害。」

「好啊,好啊,哇,姐夫你的雞巴又硬邦邦的了,是不是想到我們姐妹三個同時服侍你,你就很爽啊?那只是想像而已,如果真的實現了,你豈不爽上天了?記得你上天的時候,不要忘了我們啊!哈哈哈哈……」

我的雙手在四隻乳房上輪流地揉捏著,在嘴巴上戰勝不了她們姐妹的陣營,只有在行動上補救了,用力地捏著四個乳頭,柔軟的乳房上硬硬的乳頭,每次撫摸乳房都會將乳頭壓向一方,手掌過後,乳頭就自己彈回去,伴隨著雪白的乳波,霎時好看。

「姐夫,你的龜頭好大喲,表姐能容得下去嗎?第一次表姐是不是很痛啊?」

「怎麼,你們姐夫還是很厲害吧。你表姐的小穴也很小啊,但女人的肉穴都有很強的收縮性,所以女人是不會害怕大的,反而是小了才沒有勁呢。」

「那姐夫,我和小茜誰的小穴大,能不能容下你的雞巴?」

「我又沒有試過怎麼知道,不過要知道你們誰的小穴大嗎,自己放到一塊比比不就知道了。我摸摸看,」說著就將雙手轉移了目標,將指頭輕輕地插入兩隻小穴的穴口,來回的打著轉,逗得兩個小美女都跟隨著轉動屁股。

「姐夫,你都摸了這麼久了,我和姐姐誰的小穴大?」

「嗯!感覺,只是從洞口上感覺,好像小茹的要大一些。」

這下惹惱了小茜,「誰說的,我自己摸摸看,」說著就將手指在小茹的肉穴口中摸了幾下,再在她自己的肉穴口上摸了幾下,「姐夫,明顯是你偏心嗎,我哪裡比姐姐的小了,至少是一樣大?是不是姐姐許諾給你什麼好處,你就偏心,我看你一直都偏向姐姐,對不對?」

「那你們自己去比吧,好好一樣大好了,沒話說了吧,」雙手又轉移到她們的乳房上。

「那不行,你必須參加當裁判,」小茜說完就站了起來,裙子也丟到了一邊,自己一隻手分開自己肉穴的陰唇,一隻手扶穩我的雞巴,就將屁股下坐,我和小茹還沒有反應過來,小茜就把龜頭套進了她的肉穴口,但也只僅僅進去一個龜頭,就再也不能進去一步,處女的穴還真緊。小茜還試圖往裡套一些,但乾澀疼痛的感覺讓她放棄了,她自己抬起屁股,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姐姐,該你了,我可以把姐夫的整個龜頭套進去,看你能套進去多少,如果不比,就是你輸了,你就要承認你的小穴比我的小。」原來她們竟然還用我的雞巴來驗證到底誰的小穴大。

「我是姐姐,還輸給你不成,套就套,」說著抬起光光的屁股,「姐夫,你幫我分開兩片陰唇好嗎?」

「不行,姐姐,不能讓姐夫動手,你自己分開,讓姐夫幫忙就是不公平。」

小茹就放棄了讓我幫忙的念頭,自己雙手分開陰唇,看著我的雞巴上翹,就瞄準了龜頭,屁股下壓,頓時就把我的龜頭和下面的一小節套了進去,看來小茹的肉穴確實要比妹妹小茜的大一些,這下小茜該心服口服了吧。

「姐夫,我不幹,姐姐的小穴確實比我的大,肯定是你這幾天偷偷的摸的,你現在就給我摸,我要比姐姐的大。」

突然聽到了嘈雜的人聲,抬頭一看,《大開眼界》已經放完了,與第二部電影《赤裸的羔羊》還有十分鐘的間隔,所以有人出去買東西吃、有人上廁所,甚至有人還往我們所在的角落走來,是一對年輕男女,可能是尋找角落方便行事。小樣,現在才來佔位置,也太晚了一點吧。

但總不能讓他們看到我下面是光禿禿的吧,「小茜,你快坐到我腿上來,把裙子蓋在腿上,別讓人發現我們都是光著下身的;小茹也靠近一些,不短褲遮住外側,不要洩光了。」

雖然小茹不願意小茜獨享我的大腿,但關鍵時刻還是很聽從地靠緊我。小茜當然是高興地跨坐在我大腿上,兩條腿大大分開地放在我大腿的兩側。

我們兩個都是光著下體的,而且小茜那麼大地分開自己的雙腿,兩片陰唇也就跟著分開了,肉穴口就挨著我的腹部,這種挑逗我的雞巴早就站立起來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雞巴到底有沒有軟下去的時候,一直被她們刺激著,哪有歇息的時間,看來這個雞巴長在我身上,也是一輩子勞碌的命了。

我的雞巴一抖一抖地,無規律地輕輕敲打著小茜的大腿根部、肉穴的四周,當然很多時候還直接打在她肉穴的內壁上。

「姐夫,你的雞巴到我的小穴裡去了,別讓它出來,我要它在裡面,在小穴裡面,好舒服啊,」說著就將屁股往下壓,肉穴口就將我的龜頭夾住、含住,樂茜在我腿上用力扭動著腰,帶動屁股左右,增加了肉穴口與我的龜頭之間的磨擦。

「姐夫,你的大龜頭磨擦著我的小穴口,堵的嚴嚴的,磨擦得好舒服啊,我從來沒有過這種美妙的感覺,怪不得表姐每天晚上都被你搞得大喊大叫,我也想喊出來,啊……」

「小茜,小聲點,有人過來了,坐著別動,」剛才那一對還是每找到地方,有不甘心地迴旋了一次,沒有任何進展就只能回去看電影了。

人還沒走遠,小茜就開始扭動全身,肉穴口重新在龜頭上磨擦著,小茜肉穴裡分泌的淫水起到了很好的潤滑作用,處女的肉穴套在自己的雞巴上,雖然只套進去一個頭,那個刺激還是沒法形容的,「小茜,你的小肉穴套得姐夫好爽啊,你屁股再往下壓一點,對,這樣龜頭就全部進去了,哎呀,你竟然還會自己收縮小穴口上的環肌,夾得姐夫好舒服啊,再夾再夾,哦!」

「啊!」突然一陣疼痛從背上傳來,原來小茹很不滿意我僅僅和小茜唱對台戲,把她涼在了一邊,狠狠地在我背上掐了一把。

「哦!小茹,對不起嗎,來姐夫親一個,」同時就把一隻手伸到她的雙腿間,另一隻手從她襯衫的領口伸進去抓住了她的一隻乳房,兩手同時動作,又是輕輕摳挖小茹的嫩穴,又是左右揉搓她一對豐滿的乳房。我探索到她穴口上方的一個肉豆,是女人的陰蒂,樂怡很敏感,我就嘗試看看小茹敏不敏感。

我來了個突然襲擊,兩個指頭對準肉豆,突然用力捏住和捻搓,頓時小茹就受不了啦,「姐夫,你摸到我什麼地方了,我好想撒尿哦,突然有一股想撒尿的感覺。」

「是你小穴上的一個肉豆,很敏感吧,看來你和你表姐很相似嗎!」

「姐夫,對,你趕快捏那個肉豆,我喜歡那種想尿尿的感覺,啊……姐夫,你……你的……指頭……太厲害了,茹茹受不了啦,啊……趕快捏呀……就是那個……那個肉豆,肉……豆,我……姐夫,我……我裡面好癢,……你把指頭伸進去吧,」突然小茹自己將手指頭捏住了那個肉豆,自己捻搓起來,替代了我的指頭。

很明顯,是想我的指頭髮揮更大的作用了,我就將指頭深深地插入小茹的肉穴,兩根指頭深深的插入,每次都頂到她的處女膜,有時候還故意在她的處女膜上磨擦幾下,很輕微的磨擦。

「啊……姐夫……姐夫……茹茹……茹……被你搞得……癢死了……癢啊!你把手指在……在……肉穴……周圍的……的壁上挖……你摳……你挖……啊!姐夫,我……我……死………………了」,一股,或者是兩股液體,打在我手指上或者其他地方,我已經分不清了,因為小茜突然反過手抓住我的肩膀,猛烈地搖著。

不要以為小茜是吃醋了,「姐夫,我也不行了,啊……姐夫……你的……龜頭上……怎麼好……好像……長了……了刺,我……我好爽啊!…………姐夫,我……我來了,」突然屁股猛然下沉,一股液體就打在我龜頭上,然後小茜就靠在懷裡急劇的大聲踹氣。

「你們兩個都滿足了,那我呢,我還差那麼一點,誰來幫幫我啊!」

「小茜,你下去,該我來了吧,今天什麼事情都讓你了,快點到一邊去休息去,」說著就把小茜推了下去,像剛才比誰的小穴大那樣,自己分開陰唇,就要往我雞巴上套。

小茹的肉穴其實比小茜大多了,加上剛剛高潮噴射淫水的濕潤,竟然一套就把我半個雞巴給套進去了,我立時就感到龜頭頂在小茹的處女膜上,我連忙抓住小茹的屁股,阻止了她的進一步動作。破處還是很痛苦的,我可不想小茹在這個破爛的環境中獻身,周圍一點應急的東西都沒有。

「小茹,不要,會很痛的,我們回去再要,如果你真的想讓我作你的第一個男人的話,好不好?」

小茹感激地看著我,「姐夫,你一定會是我第一個男人,而且是我心中最愛的男人。可是,姐夫,你要我現在怎麼幫你解決呢,我用嘴巴怎麼樣,我有個同學偷偷告訴我她曾經用嘴巴幫她哥哥解決過,而且她第一次也是送給了她哥哥的。」

「小茹,你真的願意給我口交,看到你這麼性感的小嘴,早就想插進去了,來,那給姐夫好好的吸吸。」

小茹坐到一邊,埋頭下來,一下就將肉棒含進去大半,可是也只能含住一大半,然後用舌頭舔著肉棒的四周,或者出來一點舔龜頭。小舌頭跟她的小穴一樣柔軟,舔著我龜頭上的那個小眼,讓我不禁連續打了幾個冷顫。

「小茹,你的小嘴好厲害喲,」我輕輕地抓住小茹的頭髮,另一隻手握住她的頭,然後有節奏地將她的頭往下壓或者上提,小茹也很高興地配合著。有時候幾乎頂進了小茹的咽喉,有時候頂在她臉蛋的內側,龜頭被軟肉磨擦。

「小茹,你的嘴巴跟你的肉穴一樣厲害,姐夫,姐夫不行了,」受到我語言的刺激,小茹更加賣力地套弄我的肉棒,一隻手撫摸我的肉蛋,另一隻手就不自覺地伸到了自己的肉穴上,她還是忘不了捏捻那個肉豆給她帶來的一股想尿尿的快感。

「小茹,姐夫要射了,你讓肉棒出來吧,不要射到你嘴裡!」

「姐夫,你等一下,」說著小茹立刻站了起來,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分開陰唇,將我馬上就要發射的肉棒套了進去,龜頭緊緊地抵在她的處女膜上,頓時一股股精液就狂風暴雨般打在小茹的處女膜上,應當不至於射破她的處女膜吧。

「姐夫,你射了好多,還那麼猛烈,怪不得表姐每次都裝不下,姐夫,不行了,要流到外面了,怎麼辦?」

我迅速地掃視了一下周圍,「小茜,小茜,趕快幫忙,把那兩條內褲抵在你姐姐肉穴外面,不要讓精液流得我滿腿都是,那可不像你們噴的陰精,白糊糊的。」

小茜用內褲緊緊地圍在雞巴周圍小茹的肉穴下面,精液和小茹的淫水就流在上面。也許是兩個小時內連續發射兩次的原因,發射後雞巴迅速軟化,沒有雞巴阻擋的肉穴口,乳白色的一團液體就傾瀉而出,幸好有小茜抓著的內褲接住了,否則要流得我滿腿都是,就是流到椅子上,也要被打掃衛生的人罵死。

「姐夫,今天可是舒服了吧,」小茜將滿是精液的內褲放到鼻子前聞了聞,「呃,姐夫,好大一股味道啊,不對,怎麼好像有一股尿味,姐夫是不是你在姐姐小穴裡尿尿了?」

「沒有啊!」我把頭轉向小茹,就見到她狠狠地低著頭,「姐夫,是我尿的,當你射精的時候,我就禁不住尿出來了。」說著把目標轉到小茜身上,「就你鼻子尖,我才尿了一點點,你就能聞出來了。」

「好了,好了,只要你們都高興就行了,管她是精液,還是淫水或淫尿呢,對不對?」

「哎呀,別看了,我們回去吧,或者去吃東西,我感到很餓,是又餓又累,真是被你們給搾乾了。」

小茹還是比較害羞,「去吃東西,怎麼穿衣服啊,都是濕漉漉的,我還沒有內褲呢。」

「我穿自己這條,」小茜抓住上面那條接滿精液的內褲,「上面全部是姐夫的精液,我讓她自己跑到我的小穴裡去,說不定還給姐夫生個白胖小子呢!哈哈哈……」

小茹白了小茜一眼,就望著我。

「那小茹就穿我的內褲好了,我在公交車上也在上面射了不少,你穿著說不定也給我生一個白胖小子呢。我自己就只能獻身了,穿過短褲了事,等一下有人劫色,你們可要英雄救美喲!」

還是電影院外面的空氣好啊,我猛吸幾口,想驅散一些全身的疲憊。

「吃大娘水餃怎麼樣?這裡的大娘水餃種類很多,有些在別的地方還吃不到,姐夫可要點一些什麼狗鞭、牛鞭、驢鞭水餃吃吃,哈哈哈!」

「那好啊,有沒有什麼狗穴、牛穴、驢穴水餃可以吃啊,你吃了那些鞭,我們不吃一些穴,怎麼給你斗啊,哈哈哈!」

吃完水餃,打的回家,大家連澡都沒洗,脫光了就躺在床上睡覺,兩個小美女也乘我不注意躺上了我和樂怡的床,三個赤裸的身體就靠在一起睡著了。

頁: 1 2 3